對於現代漢語詞綴問題的思考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現代漢語論文
論文作者: 宋延媛
上傳時間:2011/10/3 0:29:00

摘要:在現代漢语中,詞綴是爭議最大的語法單位之一。從上世紀中期到現在,各家都發表了各自的看法,詞綴的确定原則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即使是同一個判定標準,各家的理解也不完全相同,由此出現了词綴劃分混亂的情況。這給我們學習詞綴,判定哪些是詞綴帶來了很大的困難。為此,通過研讀和分析各家的觀點,就词綴的定義、性質和現代漢語中“綴”的分類提出了一些學習後的結論,並據此對《語法講義》中的詞綴進行了分析。
關鍵詞:詞綴;定義;性質;分類
    在《語法講義》中,朱德熙先生認為 “初”、“第”是前綴,“們”、“著”、“了”、“過”是後缀,並把“著”、“了”、“過”作為動詞後綴进行了詳細的講解,但很多學者認為這些都應該是助詞,不能算作詞綴,我也認為不应該將他們看作詞綴。要弄清楚他們是否為詞綴,首先應该弄清楚什麽是詞綴,詞綴有什麽性质,然後才能識別他們,判定他們是否為詞綴。在这方面的討論很多,我提出一點自己的看法。
    一、什麽是詞缀
    下面比較各位學者對詞綴的定義:
    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另有一类不成詞語素同別的語素組合成詞時,位置是固定的, 只表示一些附加的意義, 又叫詞綴。”[1]張斌《新編現代漢语》:“表示附加意義的語素,叫做词綴。”[2]胡裕樹《现代漢語》:“詞綴是附加部分,只表示某種附加意義。”[3]呂叔湘在《汉語語法分析問題》中認為:“語綴(詞綴)就是語义上完全虛化的不獨立语素即黏著語素, 它不僅是词根的附著成分, 也可以是詞或短語的附著成分。”[4]張靜《汉語語法問題》認為“詞綴是加在詞根上面表示附加意义或語法意義的詞素, 这種詞素很抽象, 永远不能以原義獨立成詞, 構詞時位置固定, 有的只能放在詞根之前, 有的只能放在詞根之後。”[5]
    各位先生對詞缀的定義還有分歧,但在位置固定和意義虛化這兩點上看法一致,所以有必要對詞綴的性質進行分析。
    二、詞綴的性質
    (一)詞綴的位置固定。
    許多學者對詞綴進行過研究,對詞綴的性質,怎樣鑒别都有一些分歧,但在詞綴位置固定這一點上意見是一致的。朱德熙先生在《語法講義》中说:“詞綴都是定位語素,因此所有的不定位語素,我們都不把它看成是詞綴。”[6]朱亞軍认為:“詞綴必須是定位的虛詞素,它只能放在其他詞素之前或之後, 如‘老’、‘阿’、‘初’、‘兒’、‘子’、‘头’等。表示實在意義的詞素在构詞時,其位置靈活多變,既可出現在其他詞素之前,也可以出現在其他詞素之後。”[7] 例如“自”,既可以在另一語素之前,如“自愛、自救、自殺”,又可以在另一語素之後,如“私自、獨自、擅自”,都是“自己”的意思,可見“自”不是词綴。例如前綴“阿、老”,不單獨成詞,永遠附著在詞根語素之前;後綴“子、兒、頭”,也不單獨成詞,永遠附著在詞根语素之後。
    (二)詞綴的意義虛化。
    雖然一直以來將意義的虛化作為判斷詞綴的一個重要的標準,但意義虛化的程度並沒有一個嚴格的標準,帶有很大主觀性,這就造成了各家對是否将意義虛化作為詞綴的判定标準這個問題有了很大的分歧。馬庆株、楊錫彭、胡裕樹等學者都不否認詞綴含有一定詞匯意義,認為詞缀不一定意義完全虛化。也有學者認為應該從嚴定義詞缀,將意義的完全虛化作為判定詞綴的一個標準。向烈认為意義虛化是詞綴的主要特征,它只表示次要的理性意義、感情色彩或附加的語法意義。朱德熙先生也認為詞綴与詞根成分只有位置上的關系,沒有意義關系,我認同這一觀點。我们只有從嚴定義詞綴,將意义完全虛化作為判定詞綴的一個必要條件,才能排除主觀性,正確識别詞綴,減少當中的不確定性。
    (三)詞綴是附加式合成詞的構詞成分,是语法平面的一個構詞法單位,不能歸入基本復合結構類型。
    詞綴屬于附加式構詞方式,是“词根+詞綴”的構詞结構,但定中、聯合、述賓、狀中、述補、主謂等結構类型都屬於復合式構詞方式,必須滿足“詞根+詞根”的結構。朱德熙先生在《語法讲義》中提到:“真正的詞缀只能粘附在詞根成分上頭,它跟词根成分只有位置上的关系,沒有意義上的關系。”[6]這就表明,词綴只能與詞根結合構成新词,不能構成詞組。所以如果一个語素和一個詞根語素構成的詞,滿足基本復合結構類型,這個語素就不是詞綴,反之則是語素。例如
    1.桌子,獅子,袖子,刷子
    2.自覺,自動,自私,自发
    例1.中“子”就是詞綴,它黏着在前面的詞根上,位置固定,並且与前面的成分沒有修飾關系,所以是詞綴。例2.中的“自”明顯與後面的成分有修饰關系,應該是復合詞,而非词綴。
    (四)詞綴粘附于詞根上,屬於構詞法范疇。
    構詞法單位與構句法單位相對,構詞法中的單位是詞素,構句法中的單位是詞。詞素中的虚義成分是詞綴,詞中的虛义成分是虛詞。詞綴和虛詞是不同層次上的虛義成分。例如:
    1.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論語•子罕》)
    2.寒暑易節,始一反焉。(《列子•湯問》)
    例1.中的“忽”是形容詞,意思是急速;加上“焉”構成复音詞“忽焉”,變成副詞,意思是急速的樣子,使动作更形象。例2.中的“焉”是“始一反”的句尾語氣詞。它是構句法单位,是詞,也就是我們说的虛詞。例1.中的“焉”是詞缀,例2.中的“焉”是句尾語氣詞,它們的性質不同,所處的層次也不同。古代經史注釋家一直把它們視為同物,稱作“辭也”或“語助”,掩蓋了構詞法與構句法的區別,也掩蓋了构詞法意義與構句法意義的區別。
    呂叔湘先生在《漢語語法分析問題》中提到,有些語綴(主要是後綴) 的附著對象可以不僅是詞根或詞,還可以是短語,例如勞動模範們;還有劃入助詞的了、過、的等。把前綴、後綴總称為 ‘語缀’,就可以概括不僅是詞的而且是短語的接頭接尾成分,連助詞也可以劃入其中。
可見,吕先生所謂的“語綴(詞缀) ”就是語義上完全虛化的不獨立的語素即黏著語素,它不僅是詞根的附著成分,也可以是詞或短語的附着成分。目前很多學者將助動词也歸為詞綴,也就是將词綴等同於呂先生所說的語綴。但我認為嚴格意義上的詞綴應該是附着在詞根上的,《語言學綱要》中说:“前綴、中綴、後綴都是粘附在詞根之上的附加成分,所以它們又稱為前加成分、中加成分和後加成分。它們的作用主要是構成新的詞。”[8] 也就是說詞缀是粘附在詞根上的,是屬於构詞法的。那麽,語綴也就超出了構詞法的範圍了。
    另外,很多學者還提出了其他一些性質,比如語音弱化、能產性、单向高搭配性、標記詞性等等,但這些性質都不具有普遍性。以上我所歸納的四點性質是詞綴都具有的,對於判斷詞綴實用性更强。但並非具備其一就是詞綴或者全部具備才是詞綴,需要用這幾個性質進行綜合分析。位置固定,意義完全虛化,不能歸入基本復合機構類型,粘附於詞根之上是必要條件。
    三、現代漢語中“綴”的分类
    在現代漢語发展的過程中,單是“詞綴”這一概念已經不能很好的解決實际生活中出現的詞匯问題,如果將現代漢語的“綴”分為“詞綴”、“類詞綴”、“語綴”,很多問題就變得清晰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一)詞綴。
    綜合各位學者的定義以及以上對詞綴性质的分析可以得出,詞綴是意義完全虛化,粘附在詞根上表達語法意義或色彩意義的定位不成詞語素。
    (二)類詞綴。
    事物都處在發展變化的過程中,詞綴也不例外。漢語的詞綴多从實詞和實詞素虛化而來,都要經過從詞根到詞綴这樣一個變化過程,所以詞綴的意义虛化程度也處在發展變化的過程中,有的詞綴意義已經完全虛化,有的還帶有一定的詞匯意義。那么,那些結余詞根與詞綴之间的構詞語素怎樣處理呢?朱亞軍先生根據定位性原則,再結合語義的虛化程度,將漢語詞綴劃分為典型詞缀和類詞綴兩大類,認為典型詞綴除了具備漢語詞綴的基本性質之外,還有一個明顯的特點,那就是其詞匯義已完全消失,再也不能以其在合成詞裏的意義独立成詞或用作簡稱了。类後綴是漢語特有的語言現象,是指那些介乎詞素與詞綴之間的語言单位,它既不是十足的詞,又不是十足的詞綴。與典型詞綴相比,它或多或少地還保留著原來的詞匯意義。朱亞军先生提出“典型詞綴”和“類詞綴”這一對概念符合汉語實際,但這樣就使 “詞綴”成為了“典型詞缀”和“類詞綴”的上位詞,這就給词綴的判斷帶來了更大的困難。其實朱亞軍先生所說的典型詞綴就是嚴格意義上的詞綴,與類詞綴相区別,這樣就解決了那些意义沒有完全虛化的語素,將其劃入類詞綴這一類別中。在漢語中意義完全虚化的典型詞綴很少,占主体地位的是類詞綴,正如呂叔湘先生所說:“類詞綴的大量存在是漢語詞缀的第一個特點。”[9]
    (三)語綴。
    在研究詞綴的過程中,有很多學者將著、了、過等一些助词歸入詞綴,按照分析總結的詞綴的性質來看,助詞屬於構句法範圍,粘附於句子或短語上,雖然意义虛化,但都不能看作詞綴。很多学者之所以認為助詞是詞綴,源於呂叔湘先生關於語綴的定義。我认為構詞法和構句法屬於不同範疇,不能將其歸入一類。但是如果將助詞归入“綴”,就如呂叔湘先生所說“……連那些不安於位的助詞也不愁沒有地方收容了。”這樣看來,建立“语綴”這個類別是有必要的,我們将語綴定義為意義完全虛化,粘附在詞或短語上的不成词語素。這樣就可以使詞綴與語綴區别開來,並且對於詞綴性質的研究也就清晰了。
    由此看來,將現代漢語中的“綴”分為“詞綴”、“類詞綴”、“語綴”是有必要的,對我們研究現代漢語中的“綴”有很大帮助。
    四、《語法講義》中“詞綴”的問題
    在討論完詞綴的定义、性質和分類之後,再來分析《語法講義》中关於詞綴的一些疑惑就容易多了。朱德熙先生認為漢語的前綴有“初”、“第”、“老”。按照以上歸納的詞綴的性質, “老”是前綴,但“初”和“第”不是前綴。朱先生在說中寫到,“初——附加在數次‘一’至‘十’的前邊,表示舊歷每個月的前十天”,“第——附加在數次前頭表示序數。”[6]根據詞綴性質的第一、第二點,“初”的位置不固定且意义並未虛化,比如 “月初”、“年初”、“初一”、“初十”,并且“初”都表示一個月的前十天這個實在的意義。“第”雖然位置相對固定,但詞义並沒有完全虛化,还含有表示序數的意思,它是助詞,並非詞綴。
    另外,朱德熙先生還認為“們”、“著”、“了”、“過”是後綴,通過以上分析,我認為這也是不正确的。首先分析“們”,它可以用在代詞或指人的名詞後面表復數,比如“同學們”、“勞動模範們”,“們”就不符合只能黏著在詞根語素上這一性質,所以“們”应該是助詞而非後綴。再看“著”、“了”、“過”,正如周祖謨先生在《漢語詞匯講話》中说的,“‘們、著、了、过’之類都是詞形變化的附加成分,跟構詞成分不同。”[10]並且他們一般附著於短語之後,並不一定附著於詞根,稱他們為“詞綴”就不恰當,將它們稱作“语綴”更為恰當。
    對詞綴的定义、性質和分類進行研究之後,朱德熙先生《語法講義》中詞缀劃分的問題就得到了解決。但是词綴是現代漢語中一个十分復雜的語法單位,我只是通過對各位學者的研究成果的研讀,提出了對詞綴的性質和分類的看法,我認为將詞綴、類詞綴、语綴進行區別,是有利於我們對漢語中詞綴的深入研究的。

參考文獻


[1] 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2] 張斌.新編現代漢语[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8.
[3] 胡裕樹. 現代漢語[M].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1981.
[4] 呂叔湘.呂叔湘集.[M].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
[5] 張靜.漢語語法問題.[M].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7
[6] 朱德熙.語法講義. [M].商務印書館,2005
[7] 朱亚軍,田宇.現代漢語詞綴的性质及其分類研究[J].学術交流,2000(2)
[8] 葉蜚聲,徐通锵.語言學綱要[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9] 呂叔湘漢語語法分析問題.北京:商務印书館,1979
[10] 周祖謨.漢語詞匯講話[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7
[11] 曹翔.漢語詞綴的性質论略[J].焦作大學学報,2010(2)
[12] 朱宏一.漢語词綴的定義、範圍、特點和識別——兼析《漢語水平等級標準与語法等級大綱》的詞綴問題[ J ].語文研究, 2004 (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對於現代漢語詞綴問題的思考》其它版本

漢語言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