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信息處理與現代漢語輕聲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漢語言文學論文
論文標簽:現代漢語論文
上傳時間:2011/11/28 9:24:00

  論文關鍵詞:信息处理 現代漢語 輕聲
  論文摘 要:轻聲是現代漢語中很有特点的一種語音現象,同一個詞有可能读原調,也有可能讀轻聲,但讀原調和輕聲,詞性和意思都不一樣。這些現象通過表意體系的漢字無法顯示出來,這給信息處理帶來了很大的麻烦,也是信息處理過程中面臨的一大難題。
  輕聲是現代汉語中很有特點的語音現象。它有獨特的性質和功能,但在信息處理的過程中又有一定的缺陷。
  一、輕聲的性質
  關於輕聲學術界有三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輕聲是一個獨立的調位;另一种認為輕聲是一種特殊的变調;再一種觀點認為轻聲屬於輕重音。
  徐世榮等認為輕聲是一個獨立的調位。徐世榮在《试論北京語音的“聲调音位”》一文中指出:“北京语音若按實際調值來說,有兩大类,一類是正常音節裏的‘正常聲調’;一類是弱化音節裏的‘短弱聲調’,就是一般所說的‘輕聲’。”
  羅常培、王均等認為輕聲是一種變调。許多現代漢語教科書采納了這一觀點;“變調说”在國內比較有影響。羅常培、王均指出“如果聯系漢語所有的方言來看,應該認為輕聲也是變調的一種。”
  厲為民等認為輕聲屬於輕重音系統。指出“漢語存在詞重音,情形與英、俄兩種有詞重音的語言相類似。”“重音念得不對,有時會引起誤會——一部分同形詞因重音位置不同具有不同的意義。例如: ′dui tou (對头,名詞):dui ′tóu(對頭,形容詞),′tiao li (調理):tiao ′lǐ(條理)”。
  我們認為輕聲不是四種聲調以外的第五種聲調。這是因為輕聲的音高不起主要作用:首先,所有的輕聲字都失去了其固有聲調的音高調值,也正是由於這个原因,才被視為輕声。其次,輕聲字的音高不固定,往往隨著一個音節的音高而變化。這就使得輕聲字本身沒有穩定的音高值,因此,輕聲字的時長很短,音量很弱,音高往往帶有模糊性。由此可見,輕聲的音高不起主要作用,輕聲不是一個獨立的調位。
  輕聲也不是一種變調現象,例如:“黨委”中的“黨”由原来的上聲變為陽平,“一樣”中的“一”由陰平變為陽平,變調一般是受後一個音節的聲調影响,前一個音節聲調變化,但變化後的聲調仍然保持四聲的區別特征,而輕聲往往是受前音節的影響,後一音節的聲調變得既短又輕,輕聲的聲調則失去了四聲的區別特征。
  輕聲應當被看作是輕重音系統中的輕音。趙元任先生把普通話輕重音分為三級:對比重音、正常重音和弱重音,認為輕聲屬於弱重音。林燾先生也認為“音高在聽辨北京話輕音音節時所起的作用远沒有音長重要” “音長在聽辨北京話輕重音時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林茂灿等的聲學實驗也證明“在普通話輕聲字音中,介音和主要元音都以較大幅度離開其在四聲字音中的位置,並向央元音方向移動,而元音尾,[n]尾和一些[η]尾有丟失的倾向”這種變化,與英語、法語、德語、西班牙和瑞典語的弱讀音的“元音縮短”很相似。可以認為,普通話輕聲也具有“元音縮短”現象,它自然屬於輕音現象。由此可見,把輕聲看為輕重音系統中的輕音是較為合理的。
  二、輕聲的作用
  輕聲有区別詞性和詞義的作用。有两種情況:
  1.讀輕聲和原調,同形的詞,詞性和詞義都不同。例如:
  大意:dàyì 名詞,表示大概的意思。例如:“文章大意是這樣。”
  大意:dàyi 形容詞,形容粗心,不細心。例如:“你太大意了。”
  精神:jīngshén 名詞, 指人的意識、思維活動和一般心理狀態。例如:“精神可貴”。
  精神:jīngshen 形容詞,形容表現出來的活力。例如:“老人很有精神。”
  運氣:yùn qì 動词,把力氣貫穿到身体某一部分。例如:“一運气能感覺到疼痛”。
  運氣:yùn qi 名詞, 指命運。例如:“他的運氣很好。”
  2.讀轻聲和原調可以區分字形不同的詞。例如:
  蓮子:liánzǐ 指蓮的種子,例如:“我愛喝蓮子粥”。
  簾子:liánzi 用布或竹子等做的有遮蔽作用的器物。例如:“門上掛了一个簾子。”
  蛇頭:shétóu 蛇的頭部。例如:“這只蛇頭是黑的。”
  舌頭:shétou 指辨味、幫助咀嚼和發音的器官。例如:“他把舌頭咬了一下。”
  三、普通話常見的輕聲詞語
  普通話中常見的輕聲詞语一般有一定的規律,主要有以下幾種:
  1.助詞“的、地、得、著、了、過”和語氣詞“吧、嘛、呢、啊”等。 例如:
  我的、迅速地、熱得很、拿著、看了、去過、好吧、好嘛、你呢、是啊。
  2.部分單純詞中的叠音詞和合成詞中的重疊式的后一個音節。例如:
  猩猩、餑餑、媽媽、星星、坐坐、勸勸、催催、講講。
  3.構詞后綴“子、頭”和表示群體的“們”等。例如:
  桌子、辫子、木頭、石頭、我們、他們。
  4.名詞、代詞後面表示方位的語素或詞。例如:
  桌子上、臉上、山下、前面、前邊、教室里、箱子裏。
  5.动詞、形容詞後面表示趨向的詞“來、去、起來、下去”等。例如:
  起來、過去、出去、上去、熱起來、拿出來、跑過去、走回去。
  6.下面詞語裏加著重號的字一律讀輕聲。例如:
  來來去去、打打鬧鬧、黑不溜秋、胡裏糊塗、傻不楞登。
  7.有一批常用的雙音節詞,第二个音節習慣上要讀輕聲。例如:
  巴結、巴掌、包袱、本事、編輯、扁擔、別扭、玻璃、薄荷、簸箕、不是、裁縫。
  蒼蠅、柴火、稱呼、出息、畜生、刺激、聰明、湊合、耷拉、大方、大爺、大意。
  大夫、耽擱、燈籠、嘀咕、地道、地方、地下、東西、動彈、豆腐、对頭、多少。
  哆嗦、耳朵、翻騰、分析、風箏、高粱、胳膊、疙瘩、工夫、功夫、姑娘、故事。
  棺材、官司、規矩、閨女、哈欠、含糊、核桃、合同、狐貍、葫蘆、胡同、糊塗。
  四、信息處理與輕聲
  由於輕聲能区別詞性和詞義,再加上漢字是表意性的文字,不直接表音,所以,輕聲現象通過表意性的漢字表現不出來,這給人們朗讀帶来了很大的麻煩。特別是習慣轻聲,由於人們把握不准的話,不知道該不該讀輕聲,有的讀不讀輕聲,意思不一樣,例如: 转貼於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1.他這種助人為樂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2.老張年齡那么大了,但顯得很有精神。
  3.這篇文章的大意我明白。
  4.你太大意了,以后可要小心哪!
  这兩組句子,分別都有两個“精神”和“大意”,但在每一个句子中只有一種讀法,前一個讀原调,後一個讀輕聲。聯系“精神”和“大意”前后的詞語,就可以理解句子意思。
  但是,像下面的句子:
  5.到一個新的地方分不清東西。
  6.這是你的不是?
  7.他們一直打冷戰。
  8.那兩个是小王的兄弟。
  9.他實在不會說那種话。
  10.那個人很像大爺。
  這些句子例5中的“東西”裏的“西”讀陰平,“東西”表示方位,指東邊和西邊。當“西”讀輕聲時,“東西”指的是物品。例6中的“不是”裏的“是”讀去聲時,“是”為動詞,“不是”表示否定。當“是”讀輕聲時,“不是”表示錯處、過失。例7中的“冷戰”中的“戰”讀去聲時,“冷戰”指他們雙方之間進行的無聲較量。當“戰”讀輕聲時,表示因寒冷或害怕渾身突然發抖。例8中的“兄弟”裏的“弟”讀去聲時,“兄弟”指的是哥哥和弟弟,當“弟”讀輕声時,指的是弟弟。例9中的“實在”裏的“在”讀去聲時,“實在”是形容詞,表示很老實、本分,当“在”讀輕聲時,“實在”是副詞,表示的確的意思。例10中的“大爺”,當“爺”讀阳平時,“大爺”指的是不好好劳動、傲慢任性的男子,當“爺”讀輕聲時,表示是伯父或尊稱年長的男子。
  這些詞語在句子裏會有兩種讀法,兩種理解,而且單獨就一個句子而言,兩種讀法、兩種理解都成立。我們人工閱讀或說話時,要準確地理解其中的意思,只有聯系上下文去理解。那么,這種現象在計算機信息處理時,就遇到了困難。在一個句子裏,讀原調和輕聲,所表示的意思都成立,這是由於輕聲的緣故構成的歧義句。這種現象給人工閱讀帶來了麻煩,需要再联系上下文去理解意思,當然,計算機要理解這些句子的意思就更困難了。也正如亢世勇說的“尽管信息處理專家運用了規则排歧、統計概率排歧或者兩者结合起來等多種方法进行排歧,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種方法、一種系統能夠彻底解決這個問題。”
  因為,目前,計算機完成了“字處理”,在“詞處理”和“句處理”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比較多。例如:词的切分問題,詞性的標記問題,也就是說讓計算機面对真實文本自動進行詞的切分和詞性標記。其中詞的切分這一项,是字處理突破後中文信息处理所必須突破的又一個核心問題,是必須要闖過的第二道难關。從20世紀80年代以来,計算機學界和漢語言學界联手攻克詞的切分這一難關,20多年來,都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研制了一些相应的軟件。到目前為止,計算機自動分詞,正確率可達到90%到95%,剩下的5——10%的詞的切分問題,難度也比較大。其中就包括歧義句的詞的切分問题,當然也包括由於輕聲引起的歧義现象。對於歧義句的理解,我們運用增加、替換詞語,或聯系上下文理解意思。這又涉及到“句處理”的問題。句處理的主要內容是,怎樣使計算機理解自然語言(現代漢語)的句子的意思,又怎樣使計算機生成符合自然语言規則的句子。由此可見,“句處理”所需要的語言知識,將是一種涉及到語音、語義、語法、語用等多方面的綜合性知識。而且,“句处理”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排除歧義的問題。科學家们正在努力攻克這一难關,爭取早日突破信息處理中的一大瓶頸問題。
  參考文獻:
  [1]徐世榮:《試論北京語音的“聲調音位”》,《中國語文》,1957.7。
  羅常培、王 均:《普通語音學綱要》,商務印書館,2002。
  厉為民:《試論輕聲和重音》,《中國語文》,1981.1。
  林 燾、王理嘉:《語音學教程》,北京大學出版社,1992。
  林茂燦、顏景助:《普通話輕聲與輕重音》,《語言教學與研究》,1990.3。
  亢世勇:《面向信息處理的現代漢語語法研究》,上海辭書出版社,2004。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析信息處理與現代漢語輕聲》其它版本

漢語言文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