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視覺的規訓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作者: 寇國慶 黃來明
上傳時間:2006/1/18 17:07:00

[摘要]權力通過各种途徑展開對個體的規訓,福柯在《规訓與懲罰》中展示了不同時代权力對個體的規訓,其中視覺的規訓有著不同的形式。社會的發展並沒有促进個體的自由,而是規訓得更加徹底,這其中視覺的規訓起著重要作用。
〔Abstract〕The power disciplines inpidual in every ways.In the “Discipline and Punish”,Foucault shows we the power disciplines inpidual in different periods,the discipline of Visual has different forms here.The freedom of inpidual didn’t grow with the society advanced.The discipline became stronger,the role of visual is important.
[关鍵詞]權力;規訓;监獄;視覺
〔Key Words〕power; discipline; prison; visual

米歇爾·福柯在其著作《規訓與懲罰》(Discipline and Punish)中展示了權力對個体規訓的不同方式,從從不放過自己捕獲物的絞刑架到執行全景敞視主義的現代監獄,從精神病院到學校,從瘋人院到教堂,從降臨在肉體的死亡到被代之以深入靈魂、思想、意誌和欲求的懲罰。“馬布利明確徹底地總結了這個原则:如果由我來施加懲罰的話,懲罚應該打擊靈魂而非肉体。”[1]福柯指出在中世紀權力對個體的規訓大多借助於各種儀式加以展示,其中最為主要的就是王權的加冕仪式、封禪儀式以及對於敢於挑戰王權的終極懲罰—絞刑、斬首示眾,以及對於輕微挑戰者所施予在身上或脸上的烙印。王權的權威與合法性並不是不證自明的真理,其中需要知識分子在意識形態上加以辯護以及各種儀仗程序的演示。在西方王權往往需要教会的授受,需要隆重的加冕儀式。在中國這種儀式程序同样必不可少。葛兆光在〈〈中國思想史〉〉中談到西漢的國家意識形態的確立:“漢初叔孫通制定儀式,使朝廷上下尊卑秩序得到清理,也使皇權得到確認,漢高祖從此體会到了皇帝威力加被四海的尊嚴;漢文帝時博士諸生奉命撰寫《王制》,把天下分為九州一幹七百七十三國,構想一個地域關系分明,管轄領屬清晰,朝聘、貢奉、法律、生產、祭祀的責任與權利都極其明確的理想秩序,使國家的觀念得以加強,也使君主意識到了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可能,……漢武帝時赵綰、王藏倚靠竇嬰、田 等權貴,請來了申公,擬建設明堂,把明堂作為諸侯朝見天子、象征天子威權的中心,並以巡守、封禪、改历、易服色等一系列計劃,使天子的合法性和權威性得到真正的確立。”[2]王權在通過各種儀式建構起自身的合法性的同時,對敢於挑战王權的各種違規行為加以整饬和羞辱。烙印在中世纪的歐洲得到了廣泛的運用,但實際上烙印已經在其他地方存在了幾千年。在耶穌問世前三千年,巴比倫法律中就涉及烙刑,那時是用于懲罰誹謗己婚婦女或教士的人。希臘人、羅馬人和諾曼人也都曾用過烙刑。“中世紀,臉上或身上的烙印显示出一個人所犯的罪。‘R’代表搶劫犯,‘B’代表亵汙神祗者,‘S’代表奴隸,‘SL’代表煽動誹謗者,‘F’代表制造事端者——因擾亂教堂而獲罪的人。”[3]中國古代的懲罰歷史同樣毫不遜色,我們在小說《水滸傳》中常常看到這樣的描寫,林沖遭高俅陷害,誤入白虎堂,“斷了二十脊杖,喚個文筆匠刺了面颊,量地遠近,該配沧州牢城”(第八回),武松鬥殺西門慶,犯了法度,也是“脊杖四十,取一面七斤半鐵葉團頭護身枷釘了,臉上免不了刺了兩行金印,叠配孟州牢城”(第27回),宋江殺了阎婆惜,因知縣恩寵,“把宋江脊杖二十,刺配江洲牢城”(第36回)。在西方權力對個體的懲罰最严酷的形式是釘十字架。“让人死在十字架上的想法從腓尼基人那裏傳給了希臘人,亞述人、埃及人、波斯人和羅馬人。當羅馬人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的時候,這種死亡方式被視為最屈辱的。羅馬人認為只有奴隸和最壞的罪犯才可以被这樣處死,對一般人則采取別的方法,而不必承受這種侮辱下的痛苦。”[4]《水滸傳》中写到兩處斬刑法場,一處是斬宋江之江州法場:“將宋江和戴宗前推後押,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團團槍棒圍住,……只等午時三刻,監斬官來開刀”(第十四回)。一處是斬盧俊義之大名府法場:“石秀在樓窗外看時,十字路口,周回圍住法場,十數隊刀棒刽子,前推後擁,把盧俊義綁押在樓前跪下”(第62回)。在這裏,我們不能把公开處決僅僅理解為一種司法儀式,这也是一種政治儀式。以傳統占統治地位的儒家文化看來,如果逾越了“禮”所規定的嚴格界限,也是不應該的;法律正是社會等級的嚴格規範,是王權對個體的規訓。象林沖誤入白虎堂,這逾越了為其規定的嚴格界限,這就是犯罪,府尹道:“林沖,你是個禁軍教頭,如何不知法度,手執利刃,故入白虎堂?這是該死的罪犯”(第八回)。而不考試是否造成傷害,甚至不考慮是否破壞了现存統治,何況宋江、盧俊義的罪行是公然與王權做對。宋江是酒後在潯陽樓題了反詩,而卢俊義的罪行則是勾結梁山賊寇,來攻打大名府。因此,“公開處決雖然是一種匆促而普遍的形式,但也屬于表現權力失而復得的重大仪式之列(其他儀式有加冕儀式、攻克城池後的國王入城仪式、叛民投降儀式)。它在眾目睽睽之下對使王權受辱的犯罪施展無堅不摧的力量。其宗旨與其說是重建某種平衡,不如說是將膽敢蹂躪法律的臣民與展示權力的全权君主之間的懸殊對比發展到极致。”[5]因此,懲罰不能被認為是對傷害的補償,甚至不能用這種補償來衡量。在懲罰中,总有一部分理應屬於君主。而且,既使在懲罰與補償相結合时,懲罰仍然是用以消滅犯罪的最重要因素。這樣。屬於君主的部分己不再那麽單純。一方面,它要求對他的王國所受到的侵害做出補償,這种侵害值得重視,因它逾越了一個人的本份,從而成為一种無序因素和有害榜樣。另一方面,它也要求君主对他個人受到的冒犯進行報復。更为重要的是實施懲罰使王權的鞏怖主義的權力展示可以對不服從的個体加以規訓。
規訓與懲罰在現代社會似乎己變得溫文爾雅和仁義道德,而且還披上了科學的外衣。監獄長、臨護官、精神病專家代替了劊子手。這些官員的工作涉及對人們的檢查和评估。他們約見、觀察犯人,并對之進行分類和分析,寫出报告並分類歸檔,所有这些工作者都是為了制定最合適的的罪犯懲罰和改造方案。處在此類規訓權力的實施背後的是正常化過程。檢查和評估的目的是認定罪犯背離正常人的實質和程度,制定最有效的糾正其犯罪行為,恢復其正常行為能力的方法與途徑。
福柯深受尼采的影響,在《規訓與懲罰》中同樣揭示了權力與知識之間的關系:“權力制造知識,權力與知识是直接相互連帶的;不相應地建構一種知識領域就不可能有權力關系,不同时預設和建構權力關系就不會有任何知識。”[6]
規訓權力的進一步发展體現在設計建造監獄的過程中融入了新的監視方法。在福柯看來,由19世紀功利主義哲學家傑裏米·邊沁設计的“圓形敞視監獄”集中反映了这一新的發展趨勢。這所圓形敞視監狱是一所圍繞主軸建造的環形建築,它可以使看守看見犯人,而犯人看不見看守。這种設計的目的是促使监犯相信他們一直處於監視之中,不管事實是否如此。這種監獄設計影響了英國從19世纪早期開始的監獄建築,可是福柯接下來認為這些過程可以被推廣到監獄范圍以外。
因此,圓形敞視監獄渐漸成為現代社會主要特征的一種暗喻。其他各種官僚政治機構也同樣具有監督的職責。警察和安全機构巡查公共場所,監管私人資產。中小學和大學具有監督教育和鑒定民眾教育程度的作用。主管公共衛生和社會福利的當局和部門對公民的福利支出進行廣泛的記錄。政府稅收辦公室檢查我們是否纳稅。所有這些監督行為都得到了先進的計算和視頻技术的有力支持。這些先進的技術扩大了監視和控制個人行為的機會,也擴大了獲取個人信息的範圍、機會和靈活性。
福柯在《規訓與懲罰》中闡明的主題不是一般的權力問題,而是考察權力——知识造成的“支配技術”,尤其是现代規訓技術。因此,在一定意義上,福柯是對資本主義“现代性”、“合理性”的“技術性格”的揭示與批判。現代規訓技術與有效性使人類陷入無法逃遁的權力——知識羅網。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西方人文主義者同樣在批判現代社會對人的異化。“在馬克思·韦伯看來,現代性從根本上講是工具理性的膨脹,手段有效性己成为決定一切的了。韋伯認為,資本主義的基本特征是所謂理性化的勞動和生產組織。理性化的組織实質上是一種新的權力和支配手段。韋伯稱之為“科層化”。福柯和韋伯一樣,對人類的命運懷有一種深刻的悲劇感。韋伯把工具理性的勝利和過度膨脹看作是歷史進步及其巨大的代價。福柯則把權力關系看作萬變不離其宗的人類社會结構,權力——知識形態有歷史斷裂和改變,但無所謂進步而言”。[7]
随著時代的發展,人們從日益繁重的勞動中擺脫出來,似乎擁有了更多的閑暇和自由,可在西方很多人文主義者看來,人們所承受的束縛和規訓卻比以往更甚,現代社會为人類預備的不是自由和自主,而是馴服和“鐵籠”。在當今社會,電視的規訓功能異常強大,我们知道電視上常常出現的体育名星、學術名星、政府高官、時装名模,所有這些所谓成功人士顯身說法,不厭其煩,就電視對大眾的規訓效果來說,真可謂是“寓教於樂”。其次,在現代社會,存在著福柯所謂的“全景敞視監獄”的同时,還存著有人稱之為的“對視監獄”;“我们也可以從另一視角考慮一下,全景監獄的歷史命運。托馬斯·馬蒂森創造了一句令人難忘的话語。他說全景監獄权力的導入標誌著許多人監視少數人的局面向少數人監視多數人的局面的根本轉變。在行使權力時,監视替代展示。在前現代時期,權力常常是通過讓平民驚嘆、恐惧和羨慕地觀望其榮華、財富和顯赫而強加於大眾之上的。如今,新的現代權力則喜吹躲在暗處,監視其臣民,而不想被他們監視。馬蒂森責怪福柯没有給平行的現代過程以應有的重視。即:新的權力的發展在於——恰恰相反——多數人(历史上人來沒有如此地多)觀看少數人。……而觀看者所觀看的極少數人是經過嚴格挑选的。被允許進入媒体的主要是那類在政治生活、私人产業和公共行政機構中大權在握的人。……當然,他指的大眾切媒介——尤其是電視——的倔起导致了與全景監獄並駕齊驅的另一權力機制。他又創造了一個十分贴切的詞語,把它稱作对視監獄”。[8]葛蘭西曾把在現代社會中占統治地位的文化稱為文化霸權。葛蘭西對民眾社會和政治社會做過有益的區分,前者由學校、家庭和民間社團這類自願的(或至少是理性的非強制性的)聯合體組成,後者由國家機器(軍隊、警察和中央政府)组成,其作用是對前者進行直接控制。當然,人們会發現文化仍運作於民眾社會之中,在此,觀念、機構和他人的影響不是通過控制而是通過葛蘭西所稱的積极的贊同來實現的。在任何非集權的社會,某些文化形式都可能獲得支配另一些文化形式的權力,正如某些觀念會比另一些更有影響力;葛蘭西將這種起支配作用的文化形式稱之為文化霸權。這种處於霸權地位的文化是政治上占統治地位的文化,對於這一現象,馬克思在《德意誌意識形態》中就有過論述:“統治階級的思想在每一時代都是占統治地位的思想。這就是說,一个階級是社會上占統治地位的物質力量,同时也是社會上占統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著物質生產資料的阶級,同地也支配著精神生產的資料,因此,那些沒有精神生產資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受統治階級的支配的。”[9]在當今社會,視覺媒體告訴你哪些是成功者,哪些是失敗者,告訴你成功者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聰明、努力和好的運氣,失敗者是因为他們愚笨、懶惰和沒有交上好運,它從不對這個現存制度提出質疑與批判。在西方馬克思主義批評家馬爾庫塞看來:“科學技術越发展,當代工業社會的意識形態就越具有控制性。社會可以借助各種媒介和輿論工具——無線電、電影、電視、報刊、廣告等加強對人們心理的控制與操縱,使人最终喪失那種人之所以成其為人的‘內在的自由。’這樣,人們把受操縱的生活當作舒適的生活,把社會的需要當作個人的需要,把社會的強制當作個人的自由,從而喪失了對現存制度的否定性”。[10]馬爾庫塞認為,當代工業社會由於科學技術的發展而成為一個“富裕社會”(相對於過去),但它同時又是一個“病態社會”。在《單向度的人》中,马爾庫塞認為,這個病態社會的最大病癥就是它使人變成了單向度的人,即喪失了對現存社会否定和批判的原則這一向度,而只剩下屈從於現存社会制度的向度。單向度的人喪失了合理地批判社會現實的能力,不去把現存制度同應該存在的“真正世界”相對照,也就喪失了理性、自由、美和生活的歡樂的習慣。人變成單向度的人是對人的本性的摧殘。在當今,對人性的摧殘和驯化過程中視覺對個體的规訓作用功不可沒。

註釋:
[1][5][6]米歇爾·福柯著. 劉北城 楊遠嬰譯.規訓與懲罰[M].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9.17,53,29
[2]葛兆光. 中國思想史[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1.257
[3][4](英)凱倫·法林頓. 刑罰的历史[M].太原:希望出牌社,2003,25,14
[7](英)阿雷恩·鮑爾德溫等著 .陶東風等譯. 文化研究導論[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251
[8](英)齊格蒙特·鮑曼. 全球化——人類的後果[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1.50-51
[9]馬克思.恩格斯 马克思.恩格斯選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52
[10]高華亮. 人文主義視野的技術[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96.67轉贴於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視覺的規訓》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