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藏傳美術的發展與教學的思考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美術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阿旺晉美
上傳時間:2006/5/31 10:05:00

  具有悠久發展歷史的藏族傳統美術(以下簡稱“藏傳美術”),從四、五千年前的表現形式,色彩運用等比較單一的巖畫,陶器圖案到描繪簡单的故事情節及謎語圖,又發展到表現具有深奥哲理的苯、佛內容即人、神、鬼、各種傳記,說法圖等。就畫风而言,從全盤引進其他民族的表現形式,逐步發展形成有諸多風格流派的,本民族特有的表現方法,並成為這個幾乎全民信奉一種教和人們在他們的腦海裏定了格的,規範化的,嚴規戒律的,甚至是公式化的藝術形式,從而成為該民族固定的造型藝術风格,而且被外界所逐步認同。特別是這種造型藝術的传授方式從幾千年來一直為父傳子或家教式一躍搬進高等学府的講臺,並且與現代教育方式得到了接軌,也倍受国內外學者關註。廣大美術工作者從事研究繼承工作至今,將如何發展藏族美術,如何既保持優秀傳統又與時代同步,在藏族美術發展歷史長河中留下这一代人的“印記”問題也同時尖銳地擺在他們的面前。
  目前藏傳美術的現狀
  本世紀五、六十年代以來隨著社會的大變革,我區与周邊地區和國家的交流日益增多,特別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人們的思想觀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與內地及國外的交流從開始到深入,大量信息的互换,使得有機會把本民族的文化藝術介紹到其它地區和國家的同時把別人的各類文化藝術得以介紹和引进,從而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一個多彩的世界,在這個多彩的世界面前,我們的藝術家們,畫家們,學子們反过來都在對自己民族的造型藝術進行著重新思考,重新認識和重新定位。
  目前藏傳繪畫領域中持有不同觀念的基本可分為三種類別,第一種為:堅持完全徹底地固守沿襲幾千年的傳統模式,把它當“佛语聖旨”而決不可更改,這一部分人基本為傳承某一派別風格的藏畫專家及他們的弟子們,他們的作品也處在民間收藏為主兼以不同需求而流傳的範圍,並具有一批支持擁護和持同樣見解的追隨者。第二種是持折中觀念的,他們認為:如各類佛,菩薩等主題部分还是應按照傳統規律而保持下去,其它表現世俗類的各種題材可應按画家個人的願望和能力而進行變动,這一部分人受到過系統的藏畫傳統教育的同時又接觸了國內外及其它畫種,他們的作品在保持藏畫傳統繪制方法的基礎上或者在人物造型、背景、陪襯物的表現上吸收写實技法(如吸收素描技法、國畫技法等等),或者用傳統風格技法來描繪風格,故事等現實題材作品,此類作品基本上處於大眾所能接受的範圍內。第三種是持比較激進的觀念,這一部分画家認為不管是佛類,菩薩還是附屬人物,景物等所有的内容都可改變(甚至包括佛祖在內)按作者自己所能表現最佳效果及最理想化為標准外不應受這樣或那樣清規戒律所束縛,他們是完全接受了现代美術教育(包括國畫、油畫等),同時他們針對性地對藏族傳統美術的審美觀念,造型特色規律等進行研究,並把自己經分析為可取的部分溶入到個人的作品當中,用完全不同的視角及表現手法創作作品(也就是所謂的當代宗教畫及当代宗教畫家)。此類作品屬於現代革新性而展現出一个全新的民族造型藝術發展領域。
  同樣在現代美術教育領域中把傳統藏族美術得到較正規和科學地傳受繼承的同時如何進行藏傳美術的教學改革问題也越來越突出地表现出來,其發展路子与觀念如上所提,各有不同。當然学術觀念不同的存在是非常正常的事,從古至今不相同,至未來也會一直不同下去的。可是關鍵問题是某些保守的、過於禁固、顧慮重重的觀念的存在,嚴重制約著產生真正按照藝術規律從事的思想和作風。如不盡早澄清和破除的話,會直接阻礙藏傳美術的事业發展,也很難解決目前大學生的藏傳美術作品與社會上的家教式教育培養出來的學生的作品相差無幾,很難體現出受到現代高等艺術教育後各方面素質與視野廣闊的印跡。因此我认為解決這一系列問題歸根结底關系到目前的美術教育學術思想是否需要來一個大解放的問題,關系到如何理解藝術本質的問題,關系到迷信與宗教,宗教與藝术間的關系如何處理,關系到現成的藝術模式如何隨時代发展同步推進的問題。
  從歷史和主流看藏傳美術
  我認為藏族傳統美術出現清規戒律和程式化的傾向其實是近代所形成的現象(我所指的近代是從藏民族繪畫藝術產生發展的整個長河而言的)。綜觀藏傳美術發展史實际上也是不斷變化和革新的,從完全照搬其他民族的方式方法到逐漸進行消化的過程。即如從尼风畫派(十一至十三世纪)到久吳崗巴派(公元十三世紀)到勉、欽、噶兒赤派(公元十四至二十世紀)等等。又如,關於藏傳造像量度問題本人與著名藏傳繪畫大師安多·強巴交淡後所知:它可能完整於勉拉·頓珠(1400年)時期,而其根據往前推至“工巧之王”比首揭摩,這是目前學術界較一致的看法。在西藏中世紀後期(14—16世紀)後藏不少地方已產生了地方畫派而且是大師雲集,他們在吸收總結前人的繪畫造像技藝的基礎上,大膽地把本土藏式繪畫語言巧妙地揉進,在此基礎上也產生了真正意義上的本土化各類畫派(勉塘畫派和欽則畫派等),從而象征著西藏本土绘畫的成熟。特別是勉拉·頓珠嘉措不僅畫藝高超,在繪畫理論上亦頗有建樹,並編著有闡述绘畫、雕塑理論,後來在藏族美術領域中深受影響的名作《造像度量如意寶》,成為勉派造像遵循的標准,並在17世紀發展出的新的繪畫流派——新勉畫派的廣泛傳播,甚至其藝術樣式代表著西藏本土繪畫主流風格一至延續至今,直到它後來走向程式化傾向。
  我們可以断定早先藏民族的造型藝術表現形式也沒有目前這種嚴重的模式化,就從西藏佛教史上第一座寺院——桑耶寺(约762年)的興建和繪塑寺內各類佛像過程就能有力地證明那時的藝術創作還是很有註重表現藝術風格個性化的一面,當時塑、繪家加才布向國王請示佛像的造型用印度樣還是漢樣時赤松德贊說:“我認為如果用西藏的風格,此地的人們更容易接受和信仰,因此无論如何也要照西藏樣塑绘”。後來根據藏王的建議,下令從藏民百姓中挑選體形最好的庫達參等四名模特兒塑了觀音萨巴赤、馬頭明王、度母、具光天母等像(但大的度量比例上當時是根據《舍利子問答要點》及熱那热吉的《註釋》而成)。但如今沒有哪一个藏傳畫家在繪制菩薩時參考什么人物,難道古人能用的好方法如今我們為什麽不能使用,這些更是值得深思的現象。
  關於藏傳美術造型量度與廣大群众的認可問題
  藏傳美术造型創作空間的解放問題本早已有爭論,只是近來由於改革開放的大氣候,美術創作隊伍的團体化,專業化及國內外广泛交流的諸多條件才被正式、大範圍、深入地進行討論。由于藏傳美術如同其它所有藏族文化門类一樣與宗教有著千絲萬縷的联系,因此其改革發展問題不同於其他民族的藝術而有其特殊的復杂性和難度。其中在傳統教育中特別強調的是“對佛像等的比例量度進行變更或不準確,那是極大的犯罪,作者在來世會受到各種報應”說法及對此進行大的改變,能否會被廣大群眾所接受的思想障礙等為兩個較突出的例子,也是藏傳美術改革路上的兩个最大的“攔路虎”。而對于這些問題就象前面所提到的:最終關系到如何理解藝術的本質,關系到迷信與宗教,宗教與藝術之間的关系如何處理的問題。對“藝術”一词的定義應是:通過塑造形象来具體反映生活,表達作者思想感情的一種社會意識形態,是一定社會生活反映藝術家頭腦中,再經過加工創造而成的(《學生辭海》第613頁),從國內外宗教藝術歷史發展足跡中不难看出,宗教與藝術是內容与形式的關系,從來都是互相借用,互相補充發揮,從而達到各自的目的。但往往這種關系變成一方成为另一方的附屬或“俘虜”时它自身的生命力也將大大地被折扣。要想把这兩方面的關系處理好應首先解決你對宗教內容的理解是教條的還是辨證的,一但這個關鍵問題得到解決的話那么其它就好辦多了。伴隨著這个問題可不可以把我們的視野再深入一步,再擴大一步來說明,尋找答案。從西方的主流绘畫形式“油畫”而言,我們目前能見到的眾多優秀作品,特別是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很多都同樣為宗教題材和傳說故事,聖母聖子各類神像,聖经故事內容等如:《瑪利亞的誕生》、《受胎告知》、《最後的晚餐》、《創世紀》、《末日裁判》、《亞當與夏娃》、《維納斯》等等,雖然這些全都表現宗教题材,但在表現形式與手法上千變萬化,本來在這些作者中有信仰宗教的,也有不信仰宗教的,但他們的共同點是盡各自所能把作者所想要表現的內容和人物的“精神實質”充分地表達出來為目的的,把聖母形象大都表現得美麗、溫良、賢淑,已是人間母性的理想化身,而往往把基督·耶穌為高尚人格和具有光輝道德思想形象而表現。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等藝術大师們通過對耶穌及信徒的深刻描繪,告訴人們什麽是人道主義精神和善良人,對於真理、正義的熱爱與追求,渴望生命、智慧和力量,希望現實社會中也能出現象他們所塑造的那樣的英雄人物,能領導和喚起人民堅持正義,揭示與鞭挞社會邪惡勢力,並勇敢地與之做鬥爭,歌頌和热愛大自然,增加對人的信心,寄托作者對祖國命運的憂慮,從而實現自己的崇高理想等,當時的西方藝術家們一開始就沒有如同藏傳繪畫中表現宗教題材時的那種清規戒律,(比例、颜色等)對於他們來說取得了完全按艺術規律而發展的自由。
  就藏畫本身的發展足跡而言,是一個不斷發展,各类風格並存,停停進進,始终處在變換的過程,從上千萬年的藏畫藝術的形成發展長河中,由程式化繪畫傾向成為西藏半官方的一種繪畫樣式而处於統治地位的時間只不過短短一瞬間而已,對于廣大群眾能否接受的問題其實也不必過多擔憂,遠處不論,近來本人在許多群眾和場合进行了不同形式的觀察發現廣大群众的接受力和包容面比藝術家們所想象和預測的深廣得多,在眾多大型的寺廟到個人家庭的小經堂,从正規嚴肅的佛教活動重要場所到遍布各地,形式多样、活潑輕松的民間活动場地所供佛、菩薩、護法神等的造型風格,面貌美醜、時期和各種材料無所不有,而對於這些群眾是“一视同仁”,同樣視為聖物,並且在廣大信徒口傳中所說的一樣“只要有虔誠之心,狗頭也能發光”,說明心誠為主,外在形式並不是決定因素。对於作品賦予永恒的魅力和生命力,這才是藝術作品中的最高境界和標準,再者只要是通过人手所制的所有東西不可能達到像機器或电腦所完成的鄉系毫不差,這種要求是否也太違背自然規律。何況如:同樣的佛祖像,換一個地方就隨這個地方的人物形象特征而出現,西藏、內地、印度及尼泊爾等地的佛祖像不都是如此嗎?從內地、印度、尼泊爾等地處傳來的帶有強烈当地人物特征而未經過嚴格量度繪制的佛祖像不是也被藏族廣大信徒同樣擺在佛完中燒香磕頭,從來沒有受到任何以未按本地清規戒律繪制的理由而受到冷落。
  藏傳繪画大師安多·強巴在罗布林卡新宮內所繪他的著名作品《二勝六嚴圖》又是一個最具典型和說服力的例子之一,當時作者用了完全不同的視角,獨創性地,大膽地在創作該作品中的佛祖在內所有人物的造型等方面根本沒有采用傳統量度經中規定之法,甚至定中手勢,蓮花座等配物都全方位進行變動和取消,從而畫中的佛祖完全以一位慈祥親切,学識淵溥,平易近人的導師的形象出現,雖然那時他的大膽行為在因循守舊者的眼裏可能視為大逆不道和處於“白色烏鴉”的境地而受到議论嘲諷,但是該作品不仅被廣大群眾完全接受,並且成為藏傳繪畫發展史上產生劃時代影響和裏程碑式的不朽之作而廣為傳播。作者本人也以該作品為代表的一系列具有獨特面貌的创作和他的創新精神成為藏傳美術改革的先驅和公认的藝術大師。
  從中又一次有力地證明:問題的關鍵不在于廣大群眾能否接受的問題,而在于藝術家放下各種包袱,根据你要表現的不同內容,按照藝術規律和審美規律,全身心地進行創作的问題。在藏傳繪畫理論中对為什麽要制定各類量度比例的目的時稱:制定量度比例是為了“所表現的對象美化而定”和“為了防止變形失衡而定”。如果這樣,大可不必只走依靠規定的量度比例方法這個獨木桥,畫家為了使作品中的形象更加美化,更具特色而完全可以采取其它任何造型方法。因為目前普遍實用的量度畫法是當時制定者自己根據他們的审美情趣和他們自己認為這樣画才是最完善、最理想而規定下來的。但是每個人的审美情趣和每個時代的審美標準又是不相同的,其他人又可以根據自己的審美标準來描繪和發揮以外,根本不必要讓幾千年內所有畫传統藏畫的畫家都按照一種標準繪制,這就是我所說的完全違背了藝術规律,而走向了“復制型”及“模式化”的道路。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關於藏傳美術教學的思考与設想
  综上所述,歷史發展規律證明,藏傳美術的發展只是快與慢的問題,其停止發展是不可能的,目前的藏傳美術中定格造型形式做為民族藝術百花園中的一朵光彩奪目的“花朵”而存在,甚至繼续生根發芽下去是可能和必要的,但绝不能因為它的存在而制約和阻礙其它“花朵”的生長繁荣,那將是非常不幸的。在我系藏傳美術專業的教學也好、研究工作也好都應來一個大的觀念解放,大的方式方法改革,藏傳美术的教學與研究不僅搬上高等學府而且以全新的面貌,與民間或家教式復制型傳統方式拉开距離,從其藝術面貌、藝術表現空間、藝術檔次等方面再上新的台階,真正利用好大學裏人員集中,專業門類齊全,學術空氣活躍丰富等優勢,發揮出推動藏傳美術發展的生力軍作用。
  一、觀念的改變与解放應視為首要解決的問題,通過学術研討會、教研會、校內外各類交流等方式開展廣泛深入的大討論,特別是真正營造按藝術規律辦事的學術氛圍。排除各種思想顧慮與障礙,輕裝上陣,樹立“包括佛祖的量度比例在内的所有都可以變化、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審美標准繪制的”思想。
  二、加強理論研究工作,特別是藏傳美術中不同風格、不同派性特色的研究,以理論基礎建設做為強有力的後盾,藏傳美術自古以來在建設独立的理論體系方面是一個薄弱環節,(近年來我校的丹巴繞旦教授等在這方面做了劃時代的工作)。從而徹底扭轉藏傳美術重實踐輕理論的不正常現象。
  三、必須加強藏傳美術教學大綱與教学計劃的修改調整工作,因为該專業進入大學講臺時間才短短十幾年,在很多問題上会遇到新的難點和未知數,從而有待於經驗的積累和總结,隨時進行補充,相隔一段時期組織具有豐富教學經驗和創新思想的教师對現有教學大綱與教學計劃做相應的修改調整(而不必要等上面规定的某個時期)。從大綱和計劃中明確體現出藏傳美術內容的傳統與創新兩個大的方面,從而對教學有個明確的方向。
  四、在具體的教學內容上不應僅僅局限在勉、欽等少數派與畫風的学習上,而要補充對其它畫派,特別是早期和中世紀的美術內容的學習與欣賞,並不應局限在單純的繪畫中的人物上,在藏傳風景的表現及建築、工藝、雕塑等其它藝術門類的學习方面應加大力度,擴大學生的思路。
  五、大力加強西藏民間美術內容的學习研究,因為往往這些作品不受沈重的宗教內容的壓制,一般都比較輕松、自然、更具個性,千變萬化而广大學生更易接受和挖掘其寶藏為我所取。
  六、加強对其他民族繪畫的研究學習,尤其是對國畫的發展進步經驗值得借鑒,因為國畫與藏傳美术之間在表現方法和從進出“模式化”的經歷等各方面有許多相似之處,近代國畫的发展改革是突飛猛進和面貌千姿百態,以前國畫面臨的問題目前的藏傳繪畫也同樣面臨,所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總之,我系的藏傳美术專業是可以最先闖入現代教育行列、又最具競爭力、最權威和有著廣泛美好的發展潛力及機遇和挑戰共存的專業,只要有了各級领導的關懷支持、上下協力、本着對民族優秀文化藝術的深厚感情和创造精神,把祖先留給我們的文化遺產不是做為壓在我们身上的包袱,解開一切精神枷锁,站在前人的肩上展望未来,將呈現出藏傳美術發展的美好前景。我們必定能以不同于前人而留下我們這個時代特色的深深烙印而傳於後人。

  參考書目:
  《西藏繪畫》丹巴繞旦編著
  《西藏美術》張亞莎編著
  此文得到安多·強巴、丹巴繞旦两位專家的熱情指點,對此深表謝意。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藏傳美術的發展與教學的思考》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