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宗教雕塑文化審美瑣談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宗教文化研究論文 雕塑論文
論文作者: 周月娟
上傳時間:2006/5/31 10:02:00

  摘要:藏族宗教雕塑的歷史、品類和题材,並闡明撰寫本文的目的和意義:用審美的眼光观照藏族宗教雕塑文化,再現宗教雕塑的藝術魅力,挖掘其蘊含的豐富的人性色彩。

  西藏雄踞中國西部,以“世界屋脊”聞名於世,獨特的地域、歷史等因素造就了她與眾不同的文化,其中,藏族宗教雕塑文化可以視為高原文化的重要體現。
  早在新石器時代,藏族先民們已經能夠制作渾厚、敦實的陶器,並且紋飾刻畫生動,線條粗獷;石器和骨飾磨制細潤、造型精巧。這些工具飾物已經凝結了先民們的審美意識,開辟了藏族雕塑藝術的先河。由於自然環境的惡劣和認識事物的局限性等因素,藏族先民們相信萬物有靈、崇拜自然神靈和祖先圖騰,他們要把自己觀念中的形象即心象表現出來,以供养和膜拜,寄托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於是進一步促进了最初的造型藝術——繪畫和雕塑——的產生與發展。
  藏族的宗教雕塑品類繁多,技法多樣,數量浩大,題材广泛。歸納起來,其主要有圓雕和浮雕兩種,多采用銅、石、泥、金、銀、玉、木、骨等材料,此外,酥油塑也是藏族獨特的一門藝術,色彩豐富、觀感細膩。藏族宗教雕塑在技法上除了一般的鑄、雕、提、包、鍍、嵌等外,還采用了敲击方法,使做工獨特精細。在數量上,藏族宗教雕塑簡直數不勝數,廣泛分布於寺院、家庭、神山、路口等地。僅據《中國藏族石刻艺術》一書載:玉樹州結石寺周圍的“嘉樣嘛呢堆”除去大量損失外,據說仍存有石刻25亿塊之多。另外,藏族宗教雕塑題材十分廣泛,無論神魔鬼怪、法王名士,還是蕓蕓眾生、各種器物,都收攏於此,浸潤了藝术家們的心血和情感。
  藏族宗教雕塑文化如此之豐富,其外象和內涵的藝術魅力之大,吸引了無數人對她的關註,本文僅从審美的角度來觀照藏族宗教雕塑文化,以探究他們出自人民艺術家之手的外象和內涵的藝術魅力及人性精神。
  一、用心靈點燃希望的燈
  藏族宗教雕塑數量之大,实在令人驚嘆。西藏各處寺院無異於宗教雕塑的收藏館,大大小小的雕塑作品令人目不暇接;大多數藏胞家中也供奉着若幹雕塑,虔誠地寄托了他們对生活的美好向往。走出寺院和家庭,在神山、路口等地,你仍然可以看到大量的磨崖造像和嘛呢石刻。藏族宗教雕塑單從其數量浩繁就足以令我們感受到一種视覺的沖擊,精神的沖击,在別的國家或地區,你很少能看到如此普遍、數量如此之大的宗教雕塑。
  藏族人民何以能創造如此豐富而生命力持久的宗教雕塑文化呢?何以能克服重重困難,不知疲倦地創造這一偉大的藝術呢?
  我認為,這和他們的生存環境以及由此產生的民族心理有密切的關系。藏族先民們生存在環境惡劣的雪域高原,他們和其他民族一样,以自己的思維思考着自身和宇宙世界。他們由敬畏、恐惧自然進而崇拜自然、圖騰和神靈鬼怪,他們相信萬物有靈,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各種自然物都有魂靈,人一不小心就會觸怒神靈鬼怪,給自身招來麻煩和災難。比如在山口大聲喊叫和劇烈震動會引起雪崩,藏族人民由此認為这是觸怒了山神,規定了諸如过山口不許大喊大叫等禁忌,並且严格悟守,不容冒犯。在這樣重重禁忌的包圍中,人們生活得謹慎而壓抑。為了尋求精神上的解脫,他們借助雕塑和其它藝術形式,為自己營造了一個被拯救、被釋放的氛圍,他們把信仰和精神通過自己的一雙手演化成可感的形象,對其進行膜拜、祈禱,以樸素的善待觀念“討好”並娱樂神靈,希望以此感動神靈,得到佑護,不受傷害,虔誠地寄托了自己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西藏宗教雕塑的大量創造還與藏族人民的一種觀念有著密切關系。他們深信,每多刻一尊造像,多刻一遍經文,就是對佛的一層虔誠,就是多修了一份善業,彌補了一份過失,來世可以不受地獄之苦,而進入佛國天堂,擁有自在富足的幸福生活。他們正是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創造著、積累著、“修行”著,把自己的理想都融進創造之中,以偉大的精神、堅韌的毅力,把理想飛升於神国,用心靈點燃希望的燈。
  二、用心靈創造人性的美
  藏族人民用心靈創造了宗教雕塑的外象和內蘊的美,閃耀著人性的光輝。
  <一>人的理想的全力塑造
  藏族宗教雕塑藝術中對諸佛及其相關形象的刻畫,依據其形象属性和面部表情,可劃分为三大類:諸佛與菩薩之“靜相”、護法與明王之“猛相”、外道鬼魔之“怪相”。諸佛、菩薩類細目下視,慈祥含笑,或坐或立,優雅端莊,和諧靜穆,令人一見便覺親切、親近,愿意皈依佛門。護法、明王類則與諸佛、菩薩類完全不同,怒目圓睜,咬牙切齒,臂膀挥動,雙腿叉立,表現出伏誅鬼魔的威猛、英武,令人望而生畏。外道鬼魔類被諸佛化身踏於腳下,或仰或臥,蜷縮扭曲,雖然渺小,但卻透露出在強大壓力下對於生的渴望,其中尤以掙紮者最富有代表性,他們的身體呈現各種欲掙脱控制的外張形態,肌肉扭曲,面部變形,透露出对自由的強烈渴望和追求,很容易使人聯想起著名的雕像《被縛的奴隸》。
  藏族藝術家如此全力塑造三類雕像的神韻,其中必然深深地隱含了他們自身的豐富情感和理想。佛教是“救苦救難”的,於是在塑造諸佛和護法等造像時,他們讓菩薩慈眉善目,表現出大度睿智,撫愛众生。讓護法、明王英武威猛,氣勢奪人。這都表現了他們對於美好世間的向往,對於美好人性的渴慕以及對醜惡的無限憤怒和憎恨。他們希望能有一個慈悲神奇的人物引領他們走向幸福生活,能在他們困難時以智慧和神力解救他们擺脫苦難,能將世間的醜惡消灭幹凈,戰勝邪惡。藏族人民就是這样將對真善美的執著追求寄托在諸佛及明王的塑造上,將人類的理想異化在神靈的身上。正如費爾巴哈所說:“宗教是人的隐匿的寶藏的莊嚴的揭露,是人的內心深處的思想的自白,是人的愛的秘密的公開自承”。对於鬼魔的塑造,則更多的突出了藝術家們自己的人性精神和藝術表現力。鬼魔造像沒有定規,藝術家完全憑自己的豐富想象賦予形象以抗爭和追求自由的精神。鬼魔的塑造源於宗教教義表現的需要,但同時卻為藝術家們提供了一個施展想象和創造力的廣闊藝术空間,因此鬼魔形象雖然渺小不足道,但卻閃耀著藝術家的人性光辉,透露出對壓迫的反抗的張力,凝固了藝術家對於抗爭的理解,對于自由的熱烈歌頌和向往。
  (二)凝固的生命流動
  藏族宗教雕塑中還有一種很獨特又很普遍的雕塑,那就是喜金剛。喜金剛造型各異,尤以雙足多臂的最具有舞蹈性、靈動性,《西藏佛教密宗藝術》一書第63页的喜金剛就是一個典型。此尊金剛圓雕雙腿斜跨,16臂中兩主臂擁明妃,其余14臂在側面很有節奏地漸次展開,小擘略向上屈擡,手则平伸,與大臂平行,呈三段折形,造像十分优美,富於韻律感。明妃左腿斜立,右腿盤繞於金剛腰間,左臂环繞金剛脖子,右臂斜向上舉,全身充分伸展,飛揚流暢,其造型之優美、生命之舒展和生命氣息的泊泊流動盡展眼前。金剛14臂依次上揚屈伸,很富有節律,極象現代舞蹈中的一個動作,即多人排成一個縱隊,從不同角度伸出雙臂,造成一種奇幻而富有韻律的舞蹈效果。久視金剛造像,仿佛他的手臂也在上下浮動,優雅而有節奏;明妃則以其舒展圓潤的身姿奪人心魄,腰身全象一個美女,左腿與右臂均伸直,且處在同一條線上,更增加了她身材的修長、動作的舒展大方,透露出一種无拘束的生命氣息。
  藏族艺術家們在塑造這些優美的雕塑時,並沒有只把它們當作抽象的神靈來對待,而是全身心地註入了自己的情感和精神,他們本民族那種生於廣闊天地、天性舒展飛揚的氣息也融入了宗教雕塑之中。另外,由于他們很早就已經使用了漂亮的真人作模特,其作品也就更多地充滿了人的氣息和世俗的韵味。西藏宗教雕塑在藏族藝術家的手下更多地點染了人的色彩,復出了他們民族的生命流動和飛揚情緒。宗教雖然異化了藏族人民,但是藏族藝術家们也用心靈創造了美的、輝煌的宗教藝術。
  (三)人的尺度的集中體現
  藏族宗教雕塑不完全是單純的雕和塑,它還包括了各種裝饰和色彩的運用。這一點更能體現藏族藝術家的自我人性。馬克思曾指出,人只能按人的尺度去觀照這個世界。在宗教雕塑中,藏族藝術家正是用世俗的情感和作為人的审美觀念創作了自己的雕塑作品。他們不僅使用金、銀、銅等金屬進行雕刻,而且还將貴重的瑪瑙、翡翠、绿松石等寶物鑲嵌在造像上,令其色彩絢爛、華光閃閃。除此之外,他們還以世俗的情感為宗教雕塑配備了飄帶、臂環、胸飾和珠履。在他们眼中,這些無疑是美的、貴重的,他們將這些奉獻給神靈,以表示對佛的虔誠,與此同時也創造了他們心目中的美。這樣的裝飾的確起到了美化作用,雕塑整體效果更加富有節奏,更加靈動,襯托出“佛國”的美好世界,蘊含著人的世俗情味。
  這也體现了他們熱愛自然、熱愛生命的一種情感。藏族人民長久地生存於單调的廣闊空間,生存於潔白的雪山之間,他們崇尚白色,同時更渴望用濃艷的色彩點染生命、豐富生活。於是,白色和其他艷丽之色便積澱於他們的審美意識之中。在創造中,這一民族特色也毫無保留地表現出來。他們把心底對生命和世界的熱愛全部傾註在了宗教雕塑身上,用心靈點燃生命的火焰,用心靈去欣賞這些燃烧的湧動生命之靈的偉大創造。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藝術風格的多樣性与圓暢性
  藏族宗教雕塑經歷了一個吸收中原和印度雕塑藝術精華,與本土藝術相融合的過程,因此,它的藝術風格在總体上呈現出多樣化的形態。根據藝術的發展過程,藏族宗教雕塑也可劃分為前後兩個時期:前期拙樸渾厚,后期繁榮發展階段則趨向細膩、絢丽和世俗化。
  藏族早期的一些宗教雕塑,線条粗獷、渾厚,富有力度,这既有生產力和鑄雕技術不高的因素,又與藏族的歷史文化和民族性格有關。在藝術不太繁榮的情況下,鑄雕技術和民族性格在藝術創造中居主導地位。沒有精雕細刻,線條就明顯粗放,有力度;藏族自古造就的純樸、粗獷和不拘小節的性格也十分鮮明地映照在他們的雕塑藝術上。
  在藏族宗教雕塑藝術不断發展完善的過程中,其藝術风格趨向了細膩、世俗和絢麗。後期的作品明顯精巧別致,線條流暢清晰,在工艺和風格上達到了很高境界。《中國藏族石刻藝術》一書第84頁的一尊石刻堪称佳品,人物造型姿勢優美,情感豐富細膩,全如一個凡人在嬉戲(前面已經提到過)。這裏主要談談它的線條和藝術風格。整個造像背後是圓形身光,與頭部一個圓的小型頭光相交。人物呈坐姿,頭向左側稍傾,以使全身籠在圓形身光之中,極為別致圓滿。臂、手、足線条柔和細膩,造型逼真,活靈活現,左手宛如從石頭中伸出一樣。帽了飄帶向後飛揚,停留於身光邊緣,翻卷的紋路清晰不亂,仿佛微風當面拂過,清爽怡然。衣服的紋路層層疊疊,清晰可辨,雖是石刻,卻有絲綢般的輕盈感覺。腿部衣服下垂,全如一團軟錦堆出了別致的皺紋。浮雕中巧妙地運用了線刻,使紋路逼真細膩,更添了人物的一分神韻。這尊石刻堪称藏族雕塑極富世俗情感、雕工精致細膩的一個代表。除此之外,現藏於薩迦寺的“降閻魔尊”圓雕更為精巧華美。包於其外的蓮花瓣可以開合,雕刻內容極為豐富生動,線条完全與早期西藏宗教雕塑不同,甚为精致、細膩,整個作品顯得華美絢麗,堪稱藝術瑰寶。
  藏族宗教雕塑雖然呈現出多樣的藝術風格,但大多數又都具有圓暢的特點。這和佛性圓滿有很大關系。在西藏的藝術理論著作《文經一疏》中對于身像圓滿有許多要求,比如身像縱橫要相等、牙齒排列齊密圓滿、關節圓美等。西藏宗教雕塑正是追求了佛的圓滿柔美,造像豐滿圓潤,尤其受唐风影響較深的雕塑,身材豐艘渾圓而不臃腫,就連足部等細節也颇具風采,腳趾圓潤如佛珠。
  藏族宗教雕塑中除了大量的“人物”外,還有很多雕刻細致精美的經文,有的甚至塗有色彩,掩於經石堆中,向世人展示人們对佛的虔誠和對自己創造的自豪。總之,藏族人們完完全全是用心靈創造宗教雕塑,用心靈點燃希望的燈,創造人性的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藏族宗教雕塑文化審美瑣談》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