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繪畫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6/7/13 9:00:00

本文是寸月軒主人1997年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百年美術"助教進修班學習時撰寫的結業論文。全文刊載於《美術觀察》1998年第8期第58頁至61頁,原題為《技寄於道 藝以傳情--析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發表時題為《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此文得以發表應特別感謝我的導師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李樹聲先生、薛永年先生和《美術觀察》美術學欄目主持黃遠林先生。 

  一
  提起龐薰琹的繪畫藝術,常被歸入現代主義藝術或裝飾繪畫藝術之列;雖有一部分學者談到龐薰琹對中西藝術的融合,常專指其後期作品。筆者以為:就龐薰琹整個繪畫藝術道路來看,他對中西繪畫的融合自20年代留法時萌生,到40年代基本成熟,線索清晰,毋庸置疑。情況究竟如何?只要全面地剖析其繪畫藝術道路的發展、演進,答案自然水落石出。
   二
  首先,我們從其早期所受教育入手,來考察是哪些因素促使龐薰琹接受現代主義繪畫的影響?
  龐薰琹1906年6月20日(光緒32年4月29日)出生於常塾虞山鎮一個世家,1921年初考入一所教會學校--震旦大學⑴學習四年法文及醫學。1925年8月乘法輪“波爾加”號赴法留學。富足的家庭,嚴格的早期教育,在一定程度上使龐薰琹留法前對當時中國社會震蕩、藝術變革情況了解不多,無論是康有為的中國畫衰敝論,還是陳獨秀的美術革命對他基本上沒有產生影響。
  赴法初期經徐悲鴻介紹龐薰琹入敘利恩研究所學習。眾所周知,徐悲鴻當年曾在此學習,為何他沒有象徐悲鴻等人選擇寫實主義藝術,而接受現代主義藝術的影響?事實上徐悲鴻赴法胸有成竹,不僅熟悉中國畫壇,對西方繪畫也有一定的了解。並抱有明確的目標。這已被眾多學者所論證。1917年徐悲鴻赴法前曾赴日考察。在各種流派中,中村不折、藤島武二及黑田清輝等以西方寫實技法表現東方文化題材的作品對徐悲鴻影響尤深(有學者認為其《田橫五百士》、《奚我後》即受此影響)。與徐悲鴻等人比較,龐薰琹赴法則不然。他曾謙虛地說“我去法國學習時對西洋美術史知道得很少,其它文藝修養也很差,學習也不踏實。所以到了巴黎既想學繪畫,又想學音樂,還想學文學,沒有一定的主張,浪費了很多時間。”⑵那時他對音樂的興趣很大甚至於超過了對繪畫的愛好,曾一度“想棄畫學音樂”⑶若不是有人勸他說:既學繪畫,又學音樂、文學不妥;若不是繼續學音樂就必須動手術——他的手指略短——很難說他會走上一條怎樣的藝術道路。後來即使他下決心放棄音樂專學繪畫,仍無法擺脫西方繪畫潮流的影響。用他自己的話說“象我這樣一個學畫青年,不受當時潮流影響是不可能的。有時我去盧浮爾博物館,坐在維納斯像前,一坐一兩個小時。面對這樣的雕像,我的心象被微風吹拂的湖面,清澈、安靜。可是當我走進另一些畫廊,我的心就著了火。”⑷他認為藝術學習中,依靠老師教導只能占30%,自學可占30%,而在朋友間得到的益處最少也要占40%。1926年春,龐薰琹在盧森堡公園畫風景時,一位波蘭人見他所用的顏色多數是從顏料瓶裏擠出來直接使用,提出作為一個畫家,每一筆都應該自己在調色板上調出來。色彩最能表達畫家的感情,瓶子裏擠出來的顏料不表達什麽感情。從此以後,龐薰琹始終根據這一原則作畫--每一筆顏色都自己在調色板上調配。青年畫家馬奈卡茨見龐薰琹總在臨摹,提出用很多時間去臨摹是不值得的,盧浮爾那麽多名畫臨得完嗎?即使臨摹了幾百張,臨得很象也只能學到一點技術。用筆去臨摹,不如用眼睛去看,用腦子去想。把它們的優點找出來,記在心裏,以後就可以不受任何人影響,也不受任何畫派的約束畫出自己的風格來。這些對龐薰琹早期的繪畫創作影響極大。值得一提的是1927年常玉⑸對他的影響。龐薰琹原來計劃在敘利恩學習兩年,然後再去巴黎美術學校進修兩年,受到常玉的堅決反對。常玉勸他離開敘利恩去格朗歇米歐爾畫院。在巴黎潮流的影響下龐薰琹一步步走向了現代主義藝術道路。
  然而,龐薰琹雖然受到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的影響卻時常提醒自己是一個中國人應該逐漸擺脫巴黎各種畫派的影響。他在為一位南錫女鋼琴家畫像時便用了中國畫的筆法,著意使人能看出是一個中國畫家的油畫。回國前,一位權威評論家對他說,中國是有著優秀藝術傳統的。你回去學習十年,以後你來巴黎辦展覽,不請,我也幫你寫文章。這句話為龐薰琹指明了從藝的方向,使他認識到從哪種土壤裏長出的芽,也只能在同樣的土壤上生長、開花、結果!這是他對法國古典繪畫、現代繪畫進行比較、研究、探索、實踐後得出的。可見龐薰琹的中西融合藝術道路是在留法時萌生,且在留法時便進行了探索。
  如果說上述探索還是初步的嘗試,那末1930年回國後龐薰琹埋首於中國畫畫史畫論畫作的研究則試圖更主動、深入地了解傳統。1932年發表於《藝術旬刊》上的《薰琹隨筆》雖然是1930年的讀書雜感,卻反映出他的一些藝術觀點及追求。他寫道:“我國古今好的作品我們應該研究;世界各國好的作品我們也應該研究,但是不一定呆板板地模仿。”“我想,我們不妨盡量接受外來的影響,憑它們在我們的神經上起一種融合作用,再濾過我們的個性來著作、來創作。”“畫家要有自我,不應該有什麽派別的成見,派別只是一種束縛、一種障礙,創作時應該將一切棄之腦後,誠實地說出當時想說的話。”他還寫道“畫家應該站在社會中觀察社會,站在人生中觀察人生、觀察一切。畫家應該認識社會、認識世界,使自我站在時代之上。”⑹在這裏龐薰琹不僅提倡中西融合,而且主張藝術與社會結合,反映時代風貌。他說“我回國的主要目的是想研究中國的傳統繪畫……對西方的現代繪畫,我既不同意照搬,也不同意一筆抹煞。”他的油畫《屋頂》,黑白二色,加些褐色、土黃,幾乎整個畫面的江南民房頂,充滿了江南民間風情。後來,法國駐上海領事柯克林見了此畫,興奮異常“一再強調這樣的畫,西方畫家是畫不出來的”⑺這句話道出龐薰琹的繪畫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存在一定的差異,這種差異不是不及西方現代主義藝術,而是更勝一籌(至少在那位領事看來是這樣)。
   三
  那麽,當時龐薰琹的繪畫作品怎樣?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有沒有區別呢?赫伯特·裏德在《西方現代繪畫史》中指出:現代藝術雖然有其復雜性,但也具有統一的形象,使它與以往的繪畫迥然不同,如保羅·克利所說,這個傾向就是不去反映物質世界而去表現精神世界。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尤其是抽象藝術在內容上脫離自然物象和社會生活,把藝術變成“純技巧”的研究或作者思想情感的“自我表現”;在形式上高度抽象化;在效果上使人感到朦朧、恍惚、晦澀,往往不易為人們所接受。日本著名美術理論家三宅正太郎曾指出“歐洲的現代藝術由於沒有將內在的靈魂和感情具象化,所以說並非能夠真正得到廣大市民的理解和贊同。如一位英國女畫家所說‘英國一般市民就對現代藝術持懷疑和否定態度,因此,搞現代藝術只是藝術家圈子內進行的。”⑻這種只能在象牙之塔中進行的藝術,怎能用以觀察人生、觀察社會,認識社會、認識世界呢?
  我們不妨從上述三個方面對龐薰琹的繪畫進行一番考察和比較。從內容上看,龐薰琹的繪畫藝術不但沒有脫離社會生活,變成純技巧的研究和自我情感的純粹表現,而且常著意介入社會生活。從形式上看龐薰琹的繪畫作品雖未能象古典寫實繪畫那樣令人幾欲走進畫中,卻也未如現代主義藝術那樣高度抽象、不可卒讀。如其《地之子》是有感於1934年江南大旱、土地龜裂、民不聊生,用幾個月時間創作的一幅油畫作品。畫面上一個僵硬的孩子橫躺在一個農民模樣的男人臂上;男人一手扶著孩子一手握拳;孩子的母親靠在丈夫肩上,掩面而泣。他們穿戴整齊,體質健康。拉長的和樸素的人物形象,簡化的形體描繪,強調了一種被壓抑而又平靜的人物感情。色調的裝飾性也增強了作品的表現力。從效果上看,這幅《地之子》展出時盡管掛在樓下陰暗的過道處,卻吸引了眾多觀者,受到人們贊揚的同時,也招致統治者的不滿。作品幾乎成為禁品,不準在報刊上發表。甚至淞滬警備司令部還準備逮捕他。這樣的作品難道人們不能理解嗎?可以說《地之子》與徐悲鴻《田橫五百士》等作品有著異曲同工的社會功效(陶詠白語)。比較而言,龐薰琹的作品更直接針砭時弊、面對人生。這一時期龐薰琹的繪畫作品固然帶有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的烙印,但在內容、形式及效果上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都存在著顯見的差異。從某種意義上說龐薰琹的這些作品從一定角度反映了社會現實,表達了作者的藝術追求和大眾心聲。這些差異隨著龐薰琹繪畫藝術的發展不是縮小了,而是逐漸擴大,並最終形成其中西融合繪畫藝術的獨特面貌。
   四
  試想是哪些因素造成龐薰琹的繪畫與西方現代主義繪畫之間距離,促使他最終擺脫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的束縛呢?
  決瀾社時期是龐薰琹現代主義繪畫的重要時期。從1932年10月17日舉行第一次展覽到1935年10月在第四次展覽中落幕,決瀾社僅存在三年時間。在社會上產生了一些影響。正如龐薰琹本人所言“象投進一塊又一塊小石子到池塘中去,當時雖然可以聽到一聲輕微的落水聲,在水面上激起一些小小的花,可是這石子很快落下,水面又恢復了原樣。”⑼何以如此?首先,在決瀾社成員中僅有龐薰琹留法、倪貽德留日、張旋留法,其他成員此前如果說接觸過現代主義藝術,也只是借助一些印刷品。即使龐薰琹自己也不無謙虛地說自己“對祖國的藝術沒有研究,對西方的現代派繪畫也一樣沒有認真研究。”⑽毋庸諱言,科學技術的引進一般較為直接,文化藝術的借鑒則很難直接照搬,只能有選擇地吸收、融合。雖可用外來技法進行創作,卻必須豐富、充實本民族的藝術精神,適應人們的審美需求。這就必須知己知彼:一方面需熟悉和了解西方繪畫藝術的長短得失;另一方面要研究和分析本民族傳統藝術的精華和糟粕。對於身處內憂外患頻仍,科技、經濟落後國度中的眾多青年來說這兩方面的修養無疑都是不夠的。其次,現代主義藝術發端於西方現代工業社會,是西方社會經濟、科技、文化、藝術發展的必然結果。一個現代主義藝術家應是生活在現代工業社會中的現代人。正如淮南的橘到了淮北便成了枳一樣,離開現代工業社會的環境和土壤,現代主義藝術家失去了生活的基石,很難產生現代主義藝術家應有的情感和創作激情。沒有現代工業社會培育的現代主義藝術的參與者與欣賞氛圍,可以想象要創作出現代主義藝術作品是多麽艱難。龐薰琹曾在《薰琹隨筆》中寫道:“猴子喜歡學人的種種動作,有時學得很神似,但是猴子總是猴子,人總是人。歷史劇中拿破侖雖然穿著拿破侖的衣服,說拿破侖活著時所說的話,但是總只是一個演員,而不是拿破侖。何況是表現藝術家自我的藝術?”⑾再次,從社會政治角度來看“藝術不可能脫離國家民族而孤立存在,它不是隨民族覺醒、振興而獲得新生,就是隨民族淪落、滅亡而沈落”⑿決瀾社等眾多美術群體的解散,不言而喻是時代選擇的結果。盡管每個人都有自主性,但每個人又都生活在大的社會歷史背景下。所有的藝術家、所有的藝術作品都必須放在其所處的時代中進行考察才能找到相應的位置。這極大地損傷了那些不合潮流的天才藝術家;極大地損傷了那些確有創造性、但又不得不在這個時代被淹沒的藝術家及其作品。這是無可奈何的。
  決瀾社落幕後,為了生計龐薰琹不得不離開上海,輾轉杭州去北平任教。從某種意義上說,決瀾社的解散是龐薰琹繪畫藝術道路的重要轉折點。其後,對中國傳統裝飾紋樣的研究是促使他最終擺脫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束縛的重要原因。三十年代的中國,一個油畫家除了到學校去教學以外,幾乎沒有其它的謀生辦法。1936年9月應李有行先生之聘,龐薰琹赴北平藝專任教。不是受聘於西畫系,而是受聘於圖案系,這使龐薰琹有機會接觸到裝飾紋樣。藝術事業,尤其是美術在封建社會常常被認為是“壯夫不為之事”;而裝飾紋樣則更屬於“畫續之事”為歷代“名士”所不屑。所以世代相傳並在我國文化史上占據重要地位的裝飾紋樣很少有人去整理。20世紀二十年代後,一批有誌於振興民族文化、民族藝術的誌士開始了多方面、系統的整理研究。龐薰琹即是其中骨幹之一。1939年起龐薰琹著手研究中國古代裝飾紋樣。從中他認識到祖國文化藝術的博大精深,感到作為一個中國藝術家認識祖國文化遺產是多麽必要。因此盡管聞一多等人不贊成龐改變先前的繪畫風格,但“事實上做不到”。
  抗日戰爭爆發後,龐薰琹到了雲南,在中央博物院研究文物。這期間他通過與菜農、屠夫、花匠的接觸和交往,了解到人民生活的疾苦,也體驗到窮鄉僻壤純樸的民風,增進了他與鄉民的情感。特別是後來他不辭辛苦、想方設法深入到“地無三尺平,天無三日晴,人無三分銀”的貴州少數民族地區收集民間裝飾資料,對其中西融合藝術思想走向成熟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貴州之行龐薰琹不僅收集到了600多件花邊,而且收集到從頭到腳的全套服飾。三十年後,日本學者鳥居龍藏說有些圖案他那時都沒有搜集到。在回憶這段經歷時龐薰琹不無感慨地說“我過去完全沒有想到民族民間工藝這樣豐富,同時它能表現出如此高的藝術水平。”那些山裏姑娘,沒有什麽繪畫基礎,更沒有受過什麽專業技術訓練,90%以上沒有出過哪個縣,90%以上沒有上過學。她們沒有什麽底樣,也不需要底稿,拿起針來憑著自己的想象,根據傳統的裝飾結構,繡出各式各樣的裝飾圖案,雖不全是上品,但決不會有廢品。因為她們尊重自己的勞動,愛惜這些來之不易的布。“這種群眾中潛在的藝術智慧,對我觸動很大。從那時起我決心要想盡辦法為群眾多做一點有益的工作。”⒀從1940年到1946年間他創作的主要作品有:
  白描《母與子》、《歸來》、《吹笙》、《跳花》、《賣炭》、《收地瓜》、《賣柴》、《收桔》、《汲水》、《持鐮》、《縫補》、《脫腳休息》等。
  水彩《捕魚》、《趕集》、《垂釣》、《跳花》、《暢飲》、《割稻》、《洗衣》、《笙舞》、《捉魚》、《車水》、《小憩》、《喪事》、《射牌》、《情話》、《收割》、《黃果樹瀑布》、《雙人笙舞》、《桔紅時節》等。
  僅從這些作品的標題上便不難看出他對社會現實和民眾生活的關註。對於民間裝飾藝術的濃厚興趣,使得龐薰琹獲得了一把開啟民族藝術的金鑰匙。一個善於思考、勤於實踐的藝術家,當他溝通了土與洋、古和今的藝術之後,必然會大徹大悟,在藝術上更為成熟。
   五
  龐薰琹中西融合的繪畫藝術究竟怎樣?我們不妨通過他的作品具體考察。《貴州山民圖》系列是龐薰琹創作的一組工筆重彩畫。這些作品反映出他在繪畫藝術上新的思考和探索。作品描繪西南少數民族生活和勞動的不同的場面,表現他們的願望和愁苦。畫家十分熟悉筆下對象,具有嫻熟的藝術技巧。他把西方的寫實素描技巧融進中國畫的情趣之中。作品中人物似有幾許淡淡的哀愁,生動地傳達出時代的情緒。他用浪漫的色彩再現了柔和、淡雅的貴州景色,低矮的茅屋、與鮮艷的民族服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將傳統國畫的蘭葉描與鐵線描合用,線條結實有力而有韻致。顯然已與決瀾社時期的作品不同,和留法時期的作品相比更有變化。不論白描、淡彩或水彩畫均趨於寫實而賦有裝飾性。多年的磨練使他的創作更具中國氣派,在使用傳統與現代繪畫的表現手段上,也更為嫻熟。蘇利文先生評價說:“與他的許多同事不同,他不滿足單純的臨摹,而是把題材作為出發點,創作出一種結構合理、令人滿意的《貴州山民圖》。”⒁
  在風景畫上,龐薰琹所作的中西融合也不容忽視。他曾說:“我對風景畫沒有太大興趣。我在巴黎時雖然畫過幾幅風景,但是沒有畫好”。後來去過一些地方,“有許多好風景,我也一張風景都沒有畫。我並不後悔,因為今天的攝影技術完全可以把美好的風景照下來。”⒂這種思想顯然受到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影響。隨著龐薰琹藝術思想、藝術創作的發展,他對風景畫的認識也在發生變化。1947年龐薰琹自上海去廣州時,因洪水沖斷了粵漢橋,便輾轉去了廬山。安定的生活、幽靜的環境使他拿起畫筆,一個月裏創作了小幅10幅、大幅2幅廬山風景。這些作品用水彩畫在絹上。畫家把歐洲油畫的構圖及色彩層次與中國繪畫的筆法、意境相結合,不著意表現,而是生活體驗和創造積累的自然流露。其中《霧》一作,描繪煙雲籠罩下的樹林,雲遮霧障,朦朧而清秀;《雨》一作則是畫家坐在窗前畫窗外景色--正值風雨綿綿,雲兒入窗穿堂而過之景,可謂其得意之作,珍藏多年。
  此外,龐薰琹以花為題材的繪畫作品對中西融合的探索也極為鮮明。瓶花,是許多畫家都涉及過的題材。畫家們常常集中描繪花的豐富色彩和欣欣向榮的生命感。插花的瓶子因為無關緊要而很少付出較大的心力去刻劃。這自然可以,因為畫家的認識主體是花而不是瓶。但龐薰琹對花付出極大的熱情和心力去表現的同時,對花瓶往往也十分著意去描繪,精細入微地描繪它的紋樣、質地、色澤等。花瓶上所刻的花紋與插在瓶口的花卉相對比、映襯,色彩和諧、形式穩定,充滿寧靜之美。整個畫面構圖飽滿,幾乎將空白趕到畫外,顯示出蓬勃的生機。這些作品與其早期繪畫已相去甚遠,顯得更典雅精致、平淡超脫。他把痛苦和艱辛留在心底,把美好和歡樂展現給世界,具有一種超脫的寂寞。與林風眠的《花》相比,林的重彩濃墨似沈郁的重重嘆息;龐的輕描淡寫似悠揚的夜曲,又似輕歌吟唱;一個是“葷菜”,一個是“素食”(陶詠白語)。相比之下龐的素食更具東方文人的藝術修養和藝術追求。
  通過上述具體作品的剖析,對龐薰琹繪畫藝術道路的闡述,其中西融合的繪畫藝術風貌已清晰地展現出來。一千四百多年前劉勰在《文心雕龍》中論述了文學要保持活力就必須隨時代變化的道理。他說:“文律運周,日新其業。變則可久,通則不乏。趨時必果,乘機無怯。望今制奇,參古定法。”這似乎是對這位藝術家經驗的概括。
   六
  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是漫長而又清晰的,可約略地將這一道路劃分為三個時期:一、接受西方寫實主義和現代主義藝術影響,又萌生擺脫其束縛的發生期;二、吸收中國傳統裝飾藝術及民間裝飾趣味,融合中西的成熟期;三、老當益壯,繼續前進的發展期。
  第一個時期龐薰琹先是在法國受到寫實繪畫和現代藝術的雙重影響,接觸、觀摩了不同時期、不同流派的作品,並進行了多方面的試驗和探索。卻始終牢記應逐步擺脫巴黎各種畫派的影響、要使人能看出是一位中國畫家的作品。他接受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的影響是短暫(1927—1930)而又有限的。“一方面練練手,同時也動動腦子”⒃而已。其中西融合的繪畫在留法時便已萌生並進行了初步的實踐。回國後,他對中國畫畫史畫論畫作的研究更明確了倡導中西融合,主張藝術與社會相結合的藝術思想。他說“我不明白為什麽畫國畫的人開口就要說這是誰誰的筆法……更不明白為什麽畫油畫的人要去死仿塞尚、仿雷諾阿、仿畢加索等等”。⒄他並不贊成簡單地模仿西方現代主義藝術。他參加決瀾社是希望借集體的力量在藝術上闖出一條路來。雖然這一時期他的一些繪畫作品帶有西方現代主義藝術的烙印,但是這些作品在內容、形式及效果上又都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存在著顯見的差異。第二個時期,決瀾社落幕後對裝飾藝術的研究及深入少數民族地區收集裝飾紋樣時與普通群眾的交往和相互理解,使他獲得了一把通向繪畫藝術殿堂的金鑰匙,大徹大悟的他拋棄了青年人只破不立的莽撞,用自己的畫筆把西方繪畫技巧融進中國畫、中國傳統裝飾繪畫的意境、情調之中,反映社會現實和民眾生活,傳達藝術家的藝術追求,歌頌生活中的美好事物。作品既具有歐洲油畫的色彩層次、構圖追求,又充溢著中國畫的筆法、意境和傳統裝飾藝術的淡雅與清新,賦有一派田園氣息。其中西融合的繪畫藝術達到了相當嫻熟、純凈的程度。第三個時期,龐薰琹因社會工作纏身,加之22年身處逆境,至七、八十年代的繪畫創作總體上是第二個時期藝術風貌的延續和發展。
  技寄於道,藝以傳情。從《地之子》到《貴州山民圖》系列、《廬山風景》系列、《瓶花》等,龐薰琹無不用他的繪畫作品揭露社會陰暗、反映人民疾苦、關註社會發展、關心人民生活,表達藝術家的思想感情和普通大眾樂觀向上、一往直前的生活態度。其中西融合的繪畫作品較之徐悲鴻用歷史故事隱喻現實更直接;較之林風眠將感情賦予畫面的運動和節奏之中更理性。他敢於直面人生、針砭時弊,在理性中追求賦有美感的畫面。他將痛苦和熱情深埋在心底,而把美好、秩序、和諧展現給世界。他用自己的藝術作品表達對現實世界的美好祝願,抒發對理性、秩序、和諧的期盼之情。如果說林風眠的中西融合是將西方現代主義繪畫與中國傳統繪畫結合的產物,那麽龐薰琹的中西融合則是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與中國傳統裝飾藝術和民間裝飾趣味結合起來。其作品有古典主義藝術的和諧、莊重與肅穆,有浪漫主義藝術的詩情,有寫實主義藝術的誠實,有表現主義藝術的空靈,有印象主義藝術的率真,更有文人畫的意境和裝飾藝術趣味。他的作品如悠揚的牧歌空曠而不哀怨;象一杯春茶馨香而不苦澀。他的作品將其本人對社會、人生、文化、藝術的理解蘊於其中,令人反復咀嚼而意猶未盡。這些都是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所不可期及的。

  註釋:
  ⑴震旦cathay,系中世紀西人中國的稱呼。
  ⑵龐薰琹《薰琹隨筆》,四川美術出版社1991年4月版,第126頁。
  ⑶袁韻宜《龐薰琹傳》,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1995年6月版,第35頁。
  ⑷同⑵,第132頁。
  ⑸常玉,旅法華裔油畫家,其油畫近乎水墨寫意,而形與色的構成方面仍基於西方造型觀念。
  ⑹同⑵,第6頁。
  ⑺同⑶,第69頁。
  ⑻三宅正太郎《東方與西方現代美術》,陜西人民美術出版社1990年12月版,第221頁。
  ⑼龐薰琹《就是這樣走過來的》,三聯書店1988年版,第181頁。
  ⑽同⑼,第173頁。
  ⑾同⑵,第3頁。
  ⑿王慶生《繪畫--東西方文化的沖撞》,北京大學出版社1991年11月版,第183頁。
  ⒀同⑼,第238頁。
  ⒁引自袁韻宜編《龐薰琹藝術研究》,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1991年9月版,第22頁。
  ⒂同⑼,第204頁。
  ⒃張道一《薰琹的夢》,引自《龐薰琹研究》江蘇美術出版社1994年版第29頁。
  ⒄同⑵,第4頁。
  
  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
  提綱:
  一、導言:綜述前人研究成果
  二、龐薰琹為何接受西方現代主義繪畫影響,又力圖擺脫它的束縛
  1.家庭背景及早期教育使他對當時中國畫壇現狀缺乏了解
  2.留法伊始,沒有明確的藝術追求
  3.在法國所受西方寫實主義,現代主義藝術的影響
  4.在接受西方現代主義影響時仍時時提醒自己要擺脫它的影響
  5.回國後對中國畫史畫論畫作的研究逐步確立其中西融合藝術思想
  三、龐薰琹早期繪畫思想與西方現代主義繪畫的差異
  1.西方現代主義繪畫的主要特征
  2.龐薰琹早期繪畫與西方現代主義繪畫的差異
  (1)在內容上
  (2)在形式上
  (3)在效果上
  四、哪些因素促使龐薰琹最終擺脫西方現代主義束縛
  1.決瀾社的夭折
  2.龐薰琹對中國傳統裝飾紋樣的研究
  3.深入少數民族地區收集裝飾資料
  五、龐薰琹的繪畫怎樣融合中西,作品的面目如何
  1.《貴州山民圖》系列
  2.《廬山風景》系列
  3.《瓶花》系列
  六、結語
  1.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的分期
  (1)接受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影響,又萌生擺脫其束縛的發生期;
  (2)吸收中國傳統裝飾藝術和民間裝飾趣味,確立中西融和藝術思想的成熟期;
  (3)老當益壯繼續前進的發展期。
  2.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將西方現代繪畫與中國傳統裝飾藝術和民間裝飾趣味結合起來,技寄於道,藝以傳情。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龐薰琹中西融合繪畫藝術道路》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