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畫特有的藝術形式美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國畫論文 中國畫論文
論文作者: 王瑤
上傳時間:2009/2/5 15:11:00

 中國畫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優良的傳統,在世界美術領域裏獨樹一幟,自成體系。中國畫是用中國傳統的绘畫工具,按照中國人的審美觀點進行創作繪畫而成的。传統的中國畫不講焦点透視、明暗光線,不拘泥于物體外表的肖似,講求“以形寫神”,追求一種“妙在似與不似之间”的感覺,多強調抒發作者的主觀情趣。
  中國畫是運用絹和宣紙作畫,特別是生宣紙的滲性,更加發揮了特有的筆趣和墨彩。在用墨方面亦如用色,古有墨分五彩之經驗,亦有惜墨如金的畫風,自由揮洒,酣暢淋漓;用筆方面,使用毛筆的尖錐,講求粗細、疾徐、頓挫、轉折、方圆等無窮變化,奇妙的效果,以表現物體的質感;在敷色方面也有自己的講究,所用顏料多為天然礦物质或動物外殼的粉末,耐風吹日曬,經久不變;意境方面追求自然、含蓄、深沈,樸素淡雅的畫面配以中國書法,題诗落款,再押署印章,彰顯出中國画的特點,“詩、書、畫、印”的結合完美構成。
  詩書画印的結合,是中國畫特有的表現形式,融多種藝術為一體,相互辉映。其相互結合是中國畫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是文人畫家登上畫壇后才具有的現象。當繪畫還是工匠們的專職時,詩書畫印是独立的。東漢至北朝,雖有蔡邑、顧愷之這樣的文人畫家,但並无詩書畫印結合的作品。唐朝、五代的文人畫家雖多,也没有詩書畫印結合的實例。北宋後期,許多文人畫家活躍畫壇,如苏軾、文同、王晉卿、米芾等,倡导詩書畫印結合,並且身體力行,為詩書畫印的完美結合奠定了基礎。到元代迅速發展,詩书畫印結合的藝術形式為画家們普遍采用,乃至明清兩代,詩書畫印結合的藝术形式日臻完美。以下筆者談談詩書畫印如何在國畫中的結合。
  
  一、詩画結合
  
  詩畫結合包含著兩層意義:一是画本身沒有題款,但充滿詩意,可謂詩畫意境結合;二是畫上题詩書款,詩畫相配,相得益彰。詩畫作為兩門藝術,各有其長短。“畫”表现事物比較直觀、具體、真實,便於領略,但它受時間和空间的限制,只能選取瞬間靜止狀态。而“詩”則不同,它可以寫事物在不同時間、不同地点的發展變化,容量比較大。二者的結合,使靜止的畫面動起来,空間拉長,容量立刻膨脹开來。繪畫史稱唐代王維是詩畫結合的創始人,他說自己是“宿世謬詞客,前身應画師,不能舍余習,偶被世人知。”蘇軾說:“味摩詰(王维字)之詩,詩中有画;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王維是“詞客”和“畫師”合為一體的人。在蘇东坡的贊賞之下,王維被視作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代表人物。
  五代兩宋畫家多數不在畫上題詩書款,偶或有之,亦在石隙樹縫间,以防損傷畫面,破坏畫面構圖。李公麟善诗書,但畫面極少題詩書款。唯蘇東坡習慣用大行楷題款,或跋語三五行,書畫一體。李唐、馬遠、李嵩、夏珪、梁楷诸名家在畫上則無題詩,只有在邊角不起眼處簽署姓名年月而已。元代開始,每画必題詩書款,明清則更甚。故宋蘇軾說:“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詩不能盡,溢而為書,變而为畫。”元人對詩畫關系認识更深入一步,楊維楨雲:“東坡以詩為有聲畫,畫為無声詩,蓋詩者心聲,畫者心畫,二者同體也。納山川草木之秀,描寫於有聲者,非畫乎?覽山川草木之秀,敘述之無聲者,非詩乎?故能詩者必知畫,由其道無二致也。”(《東維子集》卷十一)。
  詩畫的结合,相互生輝,如宋朝馬遠的《雪圖》,畫的是雪後大地批上了銀裝,明月寥廓,萬籟寂靜,一行征鴻,幾聲櫓響,上下呼應,蘊含著無限的詩情,可謂畫中有詩。如古人的詠雪詩:“輕輕壓疊向風加,襟袖誰能認六葩。高岫人迷千尺布,平林天與一般花。橫空絡繹雲遺屑,撲浪翩翻蝶寄槎。公子樽前流遠思,不知何處客程賒。”這首詩把漫天大雪,雪後難行寫得有聲有色,用現實形象加以夸張地描寫,詩歌可以得心應手,繪画卻難以描繪。
  畫上題诗書款,還可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一幅精美的山水畫或花鸟畫,讓人較難猜透作者的心思或想表達的意境,但通過畫上的題诗書款,人們就易領会作者的意圖。宋徽宗趙佶的繪畫尤其是花鳥畫作品,經常有禦制詩題、款識、签押、印章。詩詞一般題在屬於精工富麗一路的畫作上,如《芙蓉锦雞圖》軸,左下角秋菊一叢,稍上斜偃芙蓉一株,花鸟錦雞依枝,回首仰望右上角翩翩戲飛的雙蝶,順著錦雞的目光,導向右邊空白處的詩題:“秋勁拒霜盛,峨冠錦羽雞;已知全五德,安逸勝鳧翳。”全圖開合有序,詩彌補了畫未盡之意,畫因詩更顯圓满。這首詩題,實際上已巧妙地成了画面構圖的一部分,從中可以見出趙佶對詩畫合一的大膽嘗試和顯著成就。畫上的題字和簽名一般都是用他特有的“瘦金体”,秀勁的字體和工麗的畫面,相映成趣。從而使北宋末年的繪畫走向一個註重画外情韻的表現途徑。 转貼於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有的畫中題詩書款,意在阐明畫理,幫助讀者理解畫家的藝術風格,如元代畫家倪瓚,為張以中画竹,畫上題曰:以中每愛余畫竹,余之竹,了以寫胸中逸氣耳,豈復较其似與非,葉之茂與疏,枝之斜与直哉!或塗抹久之,人视以為麻為蘆,仆亦不能強辯為竹,真沒奈覽者何!(《清閣集》)清代揚州八怪之一鄭燮(鄭板橋)為竹石畫作題詩: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來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其題詩書款更強調了畫中意境,體現了畫家的思想境界。
  
  二、书畫的結合
  
  中國畫的“書”(指書法)與“畫”由於工具相同,操作時又有許多共同之处,所以二者早已結下不解之緣。书畫的結合也包含兩層意思:一是畫家本人兼長書法,作畫时常常以書入畫;二是以書題詩寫款在畫面上,與畫面構圖協調。
  唐代張彥遠《历代名畫記》首倡“書畫同體”“用筆同法”,書畫均起源於象形,“書畫同體而未分,象制肇創而猶略,無以傳其意,故有書;無以見其形,故有畫”;“故知書畫異名而同體也”。他根據書畫家用笔有共同之處,說明書畫同法,後代的文人對張氏的理論,异口贊服。元代畫家更強調畫中的書法趣味,楊維楨說:“書與畫一耳,士大夫工畫必攻書,其畫法必書法所在。”(《東維子集》卷十一)。
  書與畫在某些方面是有相通之處,但二者畢竟是兩種不同的藝術門類,各有不可替代的某些特點。繪畫是以塑造完美的造型藝術為主,充實畫面內容為首任,書法則以其特有的風格,作為補充畫面的不足之處,使一幅國畫作品更加完美。
  
  三、印的結合
  
  印最初只是信物,北宋以前的画家作畫很少押印,一般只押鑒定人、收藏家的印記,這些印记並非畫面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至元代時期,水墨畫占壓倒優勢,朱文印章已不僅僅是信物標記,而成為畫家們作畫時不可缺少的構圖需求,並對畫面起到活躍氣氛的作用。有的印文本身就有含意。如王冕在畫上押署“文王子孫”印章,趙孟頫常在畫上押署“趙氏子孫”印章。明清兩代制印技術大發展,畫家對押署印章部位、大小及印文內容和印章本身的藝術形式都很講究。畫家根据畫面內容、風格的需要,押署形状大小不一的印章,使画面構圖更加完整,更加提高了觀赏價值。如文征明《清秋訪友图》,系青綠山水圖,畫面以石綠、花青染樹,以淡墨、花青、赭石暈染山巒,山澗水流清澈,在這古樸雅靜的環境中,好友二人在巖石旁青草坪上賦詩閑聊,其中红衣白裳,格外顯目,但以画面設色構圖看,“萬綠叢中一點紅”有點孤立。畫家在畫面右角題款處押署“征明”一方朱印,使畫面頓时生輝,與人物的紅衣裳相互呼應。
  依畫面構圖所需,押署印章也各有不同。以表达不同的畫面,體現畫家的風格,可選用不同的押印。印章有各種不同的造型,不規則的大小,內容上也形形色色,有姓氏章、名字章、壓角章、閑章等,均由畫家根據自己畫面所需,配上相關內容的印章,充實畫面內容,達到畫龙點睛的效果,這就是押署印章的妙處。
  詩書畫印的結合,需要畫家有多方面的文化修養,杜甫說過:“读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寫诗如此,作畫亦然。一幅好畫,配上相應的詩,又以畫風所需的書體寫之,洋洋灑灑,雙璧弥合,再押署適應的印章,互相取長補短,相得益彰,增加美感,豐富內容,在中國畫的結合中,創作出完美的艺術形式。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中國畫特有的藝術形式美》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