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藝術與西方現代主義繪畫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繪畫論文
論文作者: 南彩虹
上傳時間:2009/7/2 9:13:00

  關鍵詞:儿童藝術 率真 稚拙 荒誕 現代主義
  摘 要:本文通過對兒童藝術特點的剖析,揭示西方現代主义繪畫吸收和借鑒兒童藝術造型符號之後所形成的前所未有的率真、稚拙和清新的品質,並结合藝術家的具體作品分析进一步指出西方現代主義繪画在本質上有別於兒童稚拙藝術,張揚著獨特的藝術個性,具有大巧若拙,拙中藏巧的藝術境界。
  
  一、引 言
  
  人們過去並未意识到兒童隨意而愉快的塗抹有什麽特殊意義,更談不上對兒童藝術的發現及關註,然而,隨著人類藝術史上對兒童藝術的发現及現代藝術的產生,兒童藝術在当代藝術世界的位置正日益凸顯。现在,“兒童藝術”已是被普遍接受的概念,兒童藝術中那種形象的簡化、畫面的和諧、富有表現力的線條、大膽的純色平塗以及那種無意識的創作状態,使得西方現代藝術家懷著新奇的目光從兒童藝術中汲取营養。
  
  二、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大師對兒童藝術的认識與評價
  
  兒童的作品究竟有何魅力?為什麽會吸引全世界藝術家的目光?在儿童藝術中,兒童常常以其天真率直的心態每每使我們拍手称快,是任何人為的方法都無法企及的。兒童藝術是無意識下創作的作品,是兒童心智和心緒的自然流露,往往呈現著藝術創作最初的也是最純粹的源泉。其構圖造型稚拙有趣,似無法之法,有意想不到的生動。正如黑格爾所說:“儿童是最美好的,一切個別特殊性在他們身上好像都還沈睡在未展開的幼芽裏,還沒有什麽狭隘的東西在他們的胸中激動,在兒童還在變化的面貌上,還看不出承認繁復意图所造成的煩惱,因而在兒童绘畫裏表現出來的是他們對事物無意識的、天真率直的看法。”兒童藝術更具創造性和表現性,註重個人感受。兒童天性充滿熱情,能主動、自由地表現畫面,兒童看世界有他們自己的獨特眼光,他看起人來,只看到一個人的一個大头,頭上的兩只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什麽耳朵、頭發、眉毛,他都沒有看見,所以他不畫一個人的身體,他看得不重要,只畫一條線來表示。這些入眼的觀察對象在兒童的心目中形象分外鮮明。兒童是畫其所想而非畫其所見,因此兒童畫出的作品往往想象豐富,用色大膽,富有生氣,有更多的靈性。西方現代派藝術中,反叛傳統,追求單純和質樸無華是其共同的目的和重要特征,因此,現代藝術家们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儿童藝術,而且給予兒童艺術以高度的評價,甚至對兒童的藝術狀態和兒童的艺術作品崇拜不已。現代藝術大師毕加索曾說過:“我曾经能像拉斐爾那樣作畫,但我卻花了畢生的時間去學會像兒童那樣作画。”這在當時是很有代表性的。其實這種對兒童藝術的新的認识和評價在野獸派那裏已有所表现。康定斯基崇拜兒童藝术是因為他認為兒童藝术是對事物內在本質的直觉表現,他說:“兒童除了描摹外觀的能力之外,還有力量使永久的內在真理處在它最能有力地得以表現的形式中。……兒童有一種巨大的無意識力量,它在此表達自身,並且使兒童的作品達到與成人一樣高(甚至更高)的水平。”畫家馬蒂斯、杜飛、夏加爾,尤其是克利、米羅和杜布菲等,同樣感到了兒童藝術的魅力。西方藝術家所向往的那種無意識的創作状態、“信手塗抹”在兒童藝术那裏得到了很好的詮釋。
  
  三、西方現代主義繪畫對兒童藝術的借鑒與模仿
  
  從19世紀后半葉起,西方畫壇發生了重大變化,眼花繚亂的西方現代画派,既受到兒童繪畫在藝術形式上以及表現技巧方面的啟發,更受到兒童對待繪畫的基本態度無意識的強烈沖擊。對兒童藝術的推崇與模仿直接反映在他們作品的形式中。克利就一直崇拜兒童的這種天真狀態,並以自己的方式加以模仿。克利在繪畫技巧上使用兒童那種環繞的、粗陋的輪廓線,反應在作品《動物園》、《他喊叫,我們玩》和《女舞蹈家》中,這些畫中線條技法與兒童素描的線條技巧很接近,盡管它更細窄,更優美。《高架橋的革命》畫面上簡單的甚至笨拙的高架桥,表現出了克利對兒童畫天真稚拙的形象以及符號化形象的興趣。在米羅的繪畫世界中同樣可以感受到這位大師對兒童藝術的推崇,在他1948年至1953年的許多繪畫作品中,人物沒有身体表現,頭部直接安在以球形腳为末端的直腿上,整个臉像一個不規則的橢圓形或圆形,這種極端單純化的形象的變体,也就是兒童畫中的“蝌蚪人”樣式,如作品《在甲殼下部》、《黎明時瞪羚的哭叫》和《繪畫》以及早期最有名的作品《農場》都已呈現出一種兒童般稚拙的風格傾向。後來由于戰爭,米羅的作品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恐怖之感,但畫面依然保持他那種天真、優美的風格。如系列《星座》及《女詩人》都是在戰爭的威胁之下創作出來的,但我們從中看不到任何血腥的痕跡。無怪乎有批評家说:“米羅的天才是一種返老還童的天才。”涂鴉和兒童藝術也是杜布菲的範例和靈感來源,他特別贊同用最簡單的正面和側面形象及兒童的輪廓線風格畫出大腦袋粗陋人物,也贊同兒童對記憶中传達信息的細節的強調,杜布菲甚至希望以更加粗蠻、直接和確定的方式拋棄“後天學到的手段”,去探討一條回到“藝術基本的、形成的時期,记錄下兒童式的天真與好奇狀态的道路”。在他早期的作品中,如《街上的男人》畫面中描繪的是巴黎的景色與生活,具有一種天真稚拙的趣味。此後,他很快擺脫了克利藝术中那種幻想、略顯天真的氣質,而转向一種獨特的、奠定自己在藝術史上地位的繪畫創作方法,創作出一些涂鴉形態的作品,如在《人间的聯歡節上》,我们可以看到的一種以此法創作出來的令人厭惡和不安的歡樂氛圍。
  西方現代派藝術中的荒誕和隨意性與兒童藝術中的荒誕和隨意是一致的。“荒誕藝術比起優美、崇高的藝術更加深刻地表現了人之所以為人的內在生命力。”這是西方現代畫派對怪诞藝術的看法和推崇。現代派大師馬蒂斯、畢加索等人就從古代非洲的繪畫和雕塑中吸取怪異而又荒誕的特點,在我們的眼中極不符合常規,但這與兒童美術中的無意識荒誕的想法極為相似。西方現代主義繪畫對兒童藝術的接受主要表現在欣賞他们的天然和單純,使得他們的作品具有稚拙的面貌,法國評論家在觀看他们的畫展時,曾稱這些顏色不符合“客觀實際”,藝术形象難以理解。雖說在现在看來有點言過其實,然而的確在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中反映出画家進一步轉向表現內心情感,這也是近現代以來西方繪畫逐漸擺脫傳統上摹寫現實的主流畫法的新的一步,在野獸派繪畫中,馬蒂斯等画家的一些人物畫有一個特點,人物的形象往往有彎曲的形態和封閉的輪廓線。如馬蒂斯的《浴者》和《海濱婦女》,這些作品使人想起儿童藝術的某些特點,人物的形象看起來“不準確”。上述这些對兒童藝術語言的模仿甚至直接挪用只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現代藝術家們從兒童那裏重新獲得天真、純樸和清新的內在品質。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現代主義繪畫大巧若拙
  
  現代主義繪畫在許多方面更借鑒兒童藝術,但他們的目的並非簡單地重創兒童繪畫,在技巧、表現形式上與兒童繪畫有很大差別。兒童繪畫是在生命之初對世界的探索嘗試,表達的是整個生命尚未展開的天性。而大師的繪畫則是在生命成熟階段對探索世界的提煉總结,表達出整個生命发展過程凝結出來的人格特征和藝術个性。所以,兒童畫一張张來看,大不相同,而大面积看起來,其面貌給人的感覺大同小異。大師繪画則不同,都具有獨一無二性。克利、米羅和杜布菲等現代畫家在對兒童藝術的借鑒中充分展示了各自的藝術個性,他們使用兒童的符號和技法也並非偶然,而是他們比其他藝術家更需要這種敏銳的感覺力,帶著激情去感受兒童的繪畫世界。他們的繪畫有著精致的層次和精湛的技巧,雖然繪畫的最終效果有着明顯的隨意性,但與兒童天真的藝术並未完全融合,保持著各自的獨立性,又相得益彰。兒童的繪畫作品是“原始”形態的、天真純樸的,而又往往以“稚拙”的樣式表現出來。这在兒童是很可貴的,也是許多中外畫家所追求的藝術境界。那麽藝术家追求的天真純樸和稚拙與兒童繪畫所表現出的天真純樸和稚拙是否如出一轍呢?这對於我們更深一步了解兒童藝術是至關重要的。審美創造一般都是由拙到巧、再由巧返拙的階段。開始之拙,是生疏幼稚的真拙,随著審美創造技巧的提高,進入精巧工巧階段,有了豐富的經驗、功夫、素養,才能落尽繁華歸於樸淡,進入大巧若拙的境界。沒有深厚的功底,片面為拙而拙,只會粗陋低俗。戴復古說:“樸拙唯宜怕近村。”(《論詩十絕》)即使是巧後之拙,如果刻意追求拙的外在形式,則是一種造作,失去其真正的天然本質。拙樸絕非粗率平庸之輩所能達到的,它是審美創造高度成熟的標誌。追求兒童趣味的藝術家在某些方面與兒童繪画較為相似,例如:以線為主,平塗色彩,不講焦點透視及誇張變形手法等等。但兒童藝術中的那種天真稚拙的情趣被藝術家們加以发揮、拓展,成為嶄新的藝術形式。雖然他們畫中的“拙”與兒童繪畫中的“拙”有著形式上的相似,但卻又有著本質的區别:他們是老子所說的“大巧若拙”之“拙”。寫意大师崔子範也曾說:“一個沒有受過专業訓練的孩子只憑熱情作畫。在他長大之後,也應該註意使自己回到童年的心態,去重新發掘自己兒時的天性——自由地而不是造作地在画中表現自己的感情。当一個成熟的畫家運用這種方式作畫時,當他將藝術大師的精湛技巧與孩子般的天真爛漫融合在一起時,會感到極大的快慰。”雖然西方的克利、米羅和杜布菲等畫家的作品源於兒童繪畫的造型符號,但他們靠熟練精深的技巧來完成。大体上都經歷了由開始的不成熟,到技法日趨精深,進而追求“返璞歸真”的过程。雖然也有追求兒童“拙味”的畫家未經過專門的訓練,但他們也難免經受藝術傳統的熏陶,前輩及同代畫家的影響與個人技巧的锤煉。克利雖曾說:“無需什麽技巧”,但他畢竟經过了傳統藝術熏陶,其藝術風格必有传統技巧的痕跡。可見兒童的稚拙是幼稚的拙,而畫家的稚拙是“拙中藏巧”之拙。“拙樸最难,拙近天真,樸近自然,能拙樸則渾厚不流為滯膩。”拙樸之拙,是大巧,不露痕跡,使人不覺其巧。它是“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濃”(《東坡題跋》),在平實樸素粗散的形式中,蘊含著深厚的審美素養和豐富的情感意味。沒有一定技巧的錘煉,一味片面追求兒童“拙味”,只會流於粗俗淺薄,達不到自然渾化的拙樸之境。
  
  五、結 語
  
  总之,現代藝術家們从兒童藝術中獲取到了造型符號的靈感,同時也通過自己的作品和言論促成了人們對儿童藝術的進一步關註、承認和了解。在現代藝術中,傳統的審美標準首先被打破,幾乎沒有什么尺度可以將兒童藝術與大師的作品相區別。當然,西方現代主義藝術家的作品与兒童的繪畫作品之間的相仿程度,也不能真正完全劃上等號,这些現代藝術大師的繪畫畢竟是落盡繁華歸於樸淡,大巧若拙,拙中藏巧。

  

參考文獻


  [1] 羅伯特·戈德沃特.现代藝術中的原始主義[M].殷泓譯.南京:江蘇美術出版社1993:54.
  [2] 阿恩海姆.藝術與視知覺[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3] 崔慶忠.现代美術史話[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1.
  [4] 赫伯·裏德.通过藝術的教育[M].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1993.
  [5] 馬永健.現代主義艺術20講[M].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05.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兒童藝術與西方現代主義繪畫》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