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園畫傳》在中國的影響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作者: 劉越
上傳時間:2011/2/22 9:34:00

《芥子園畫傳》是中國歷史上影響最大的美術教材,也是對日本影響最大的美術書籍,但是究竟它在中國繪畫史以及在日本繪畫史上起過多大作用,還沒有人做過系統的研究。因為《芥子園畫傳》從康熙年間流傳到今天,版本眾多,從發行量上已經無法統計;而且與日本熱衷於此書相比,我們國內的反映比較默然,只有少數畫家、學者寫過相關的文章。在大多數國人的眼裏,《芥子園畫傳》就是一本繪畫教材,對中國畫家來說,即使最初學畫時,用過此書,但成名之後,也絕口不提,有的還會嗤之以鼻。啟功先生就曾抱怨過,有不少畫家出自《芥子園》,可成名之後諱莫如深。所以很難找到《芥子園畫傳》對中國畫家影響的相關線索。我們只能從各家對《芥子園畫傳》的評論中,窺見一些真貌.
此書雖已流傳三百多年,但在這期間,很少有人開口贊賞,清代誇獎《芥子園畫傳》的畫家,較早的有松年的《頤園論畫》:……近所傳之芥子園畫譜,議論確當無疵。初學足可矜式。先將根腳打好,起蓋樓臺,自然堅實.
根腳不固,雖雕梁畫棟,亦是虛架強撐,終防傾倒.
近現代學者只有余紹宋、王世襄、王伯敏等對《芥子園畫傳》的評價較為公允:……井井有條,所摹諸家成式及所附說明。俱簡要甚便學人揣摩。惟說明有采古人成說者,有出於自撰者未曾分別註明,稍嫌含混。五卷為摹仿各家畫譜,近代上海石印本有增廣畫譜一卷,殊不足觀可以存而不論……此書由淺入深,實為學畫山水者入門捷徑,故通行最廣,裨益初學,良非淺鮮.
乃歷來論畫之書,多不稱述。著錄家,亦無及之者.
即畫徵錄畫史匯傳諸書,俱不言概曾輯此譜。此因我國學人,往往喜鶩高深玄妙之理論,不屑為淺近明顯之書,已成錮習,不僅畫學一端為然。故如此佳書,人鹹淡為視之,甚且鄙淺,以為不足道。實則初習時,未常不乞靈於此編。得魚忘筌,豈通人所宜出此。余故為表而出之.
王世襄對《芥子園畫傳》的評價則頗為中肯、詳盡.
他在《中國古代畫論研究》中除了對《芥子園畫傳初集》的版本作了詳細描述外,還特別針對圖式、文字、體例、目錄四個方面,論述他對《芥子園畫傳》的看法.
就圖式而言,他將《芥子園畫傳》與其他畫譜做了比較,認為“芥子園畫傳之能成為吾國之最完備山水畫譜者,圖式使然也。其質與量,鹹非其他畫譜所能企及。”這一點從與其他畫譜的對比中可以看出:墨跡畫譜,如龔半千之《畫法冊》,顧若波之《南畫樣式》,設無今日一影印之法,其傳不廣,可置勿論。托之於梨棗者,如《費氏山水畫式》、《鄭績畫學簡明》,皆遜於畫傳遠甚.
以量言,半千《畫法冊》僅十數禎,《樹木山石畫法冊》亦不及四十禎。(疑原為卷式後改裝為冊者)即安節以後各山水譜,鹹不及畫傳之半。專就點葉及點景人物兩類比較,龔冊不過七八式,而畫傳幾四倍之。周履靖寫意人物約二十式,而畫傳有百數十式之多。況有其他門類,如界畫、禽獸、器具等等.
……吾深信安節每見一古人名跡,每自經營一稿,必思及其中景物有無為《畫傳》所未備者,以便隨手增補,積久而成,故能完備若是也.
其中還涉及到對《芥子園畫傳》性質與功能的評價,他認為此書的性質主要是教材,教人學畫之用,並不是學術書籍。學畫者臨摹參閱此書,不必考證圖式的真假淵源。能臨摹佳稿,為己所用就可以:或問曰:圖式既無確實根據,焉得稱為有價值之畫譜。吾曰,不然,當視其用途而別。後人若取畫傳作畫學上考證之用,必舛誤百出。至於學者之臨摹,與此斷然為二事。何則,安節所列各式,縱與古人不似,頗能自具面目。學者得佳稿便可仿效,奚必問其為唐為宋,究屬某家哉?就《芥子園畫傳》的文字而言,王世襄認為雖帶有臆測的成分,但也不愧為清代畫法之佳構:即使安節無畫傳之作,將其解說匯集成一論述之作,亦不愧為清代畫法之佳構,可與他家一角短長。各法之前,時有總論,每式之端,復多附說.
其圖式既有為前人所未有,其文字亦往往發前人所未發.
因為在印刷術尚未發達普及的時代,能夠參閱的資料有限,王概只能做到如此。即便晚明江南的書畫流通市場頗為興盛,部分畫家可以見到前代真跡,但是經過明清易代的戰亂,加之王概的畫家身份,都使他無法得見真跡,這一點,從王概的文集《山飛泉立草堂集》中就可以看出,當時能夠見到古代繪畫真跡有多難.
從體例而言,王世襄認為王概借鑒了龔賢的《課徒畫稿》,以臨摹難易,由淺入深作為標準:安節此譜之體例,以及材料之分配,得諸半千之法居多也.
一言以蔽之,安節於每類每法之中,編次之方法,未見有一貫之體例。為安節計,全依臨摹之難易為標準,方法由淺入深,一法也。按畫家時代前後而編次之,年代由遠而近,又一法也。此二法皆未經過安節采用。吾以為尤以後者為安適,樹法皴法,發展之經過,淵源之傳授,作風之嬗變,不待言而自明。若恐畫式難易錯雜,不便初學,不妨更列一表,告人先學何式,此習某家,別成系統,正可與時代之次序,並行不悖也.
從目錄而論,目錄與內容不合的地方甚多。王世襄疑似此目錄非王概所編,乃他人編制:畫傳目錄與內容不合者甚多,且有強為列名,一若作者之原意,未能了解者。頗疑安節著書時,原無目錄,而倩他人為之編制.
正是考慮以上幾方面綜合因素,他認為《芥子園畫傳》可以稱得上是我國最佳的山水畫譜.
……芥子園畫傳,總不能稱曰盡美盡善,終不失為吾國山水畫譜之最佳者。凡上所論各點,鹹不免春秋之法,責備於賢者。及觀他家畫譜,皆不及安節遠甚,轉自覺吾前之過於苛求矣.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此外,在中國畫家中,誇獎《芥子園畫傳》的更是寥寥無幾,即使稱贊也都是幾個以平民面貌出身的畫家.
比如齊白石(1863-1957),他最初是木匠,在中國的社會中屬於手工藝人,出身卑微的下等人,但他勤奮好學,通過臨摹《芥子園畫傳》,練就了一身看家本領。齊白石自述其學畫的經歷時曾明言:光緒八年(壬午•一八八二年),我二十歲。仍是肩上背了個木箱,箱裏裝著雕花匠用的全套工具,跟著師傅,出去做活。在一個主顧家中,無意間見到一部乾隆年間翻刻的《芥子園畫譜》,五彩套印,初二三集,可惜中間短了一本。雖是殘缺不全,但從第一本畫起,直到畫成全幅,逐步指說,非常切合實用。我仔細看了一遍,才覺得我以前畫的東西,實在要不得,畫人物,不是頭大了,就是腳長了,畫花草,不是花肥了,就是葉瘦了,較起真來,似乎都有點小毛病,有了這部畫譜,好像是撿到了一件寶貝,就想從頭學起,臨它個幾十遍。轉念又想:書是別人的,不能久借不還,買新的,湘潭沒處買,長沙也許有,價碼可不知道,怕有也買不起。只有先借到手,用早年勾影雷公像的方法,先勾影下來,再仔細琢磨.
想準了主意,就向主顧家借了來,跟母親商量,在我掙來的工資裏,勻出些錢,買了點薄竹紙和顏料毛筆,在晚上收工回家的時候,用松油柴火為燈,一幅一幅的勾影。足足畫了半年,把一部《芥子園畫譜》,除了殘缺的一本以外,都勾影完了,釘成了十六本。從此我做雕花木活,就用《芥子園畫譜》做根據花樣推陳出新,不是死板板的老一套,畫也合乎規格,沒有不相勻稱的毛病了.
齊白石的這段回憶很是實在,對自學成才的他來說,《芥子園畫傳》的確幫了他的大忙,使他最終有了名氣。但與其他畫家不同,齊白石成名之後,始終保持著平民精神,無論是為人,還是畫風,都帶有普通人生活的情趣,所以在各種場合裏,他並不避諱談論通過此書受益多少,就算說出這個眾人皆知的秘密,也不會影響到他的名氣與畫價.
從康熙朝到民國的這段歷史上,那麽多畫家中只有齊白石一人曾公開評價《芥子園畫傳》好,比例之少,不覺讓人感覺詫異。一方面,以中國文人畫的傳統來講,從《芥子園畫傳》入門學習中國畫,並不是什麽正道,只有臨摹古畫,師法自然才是正道。所以《芥子園畫傳》一出,即遭到強烈的批評:筌侍禦江上畫筌一書,取忘筌之義,刻入知不足齋叢書,齊後湯都雨生,逐段分析,單行復刻,名曰畫筌析覽,欲學者範山模水,了如指掌。蓋侍禦當時,與虞山王子石谷,毗陵惲子南田,稱莫逆之交,參贊而成此書,不惜齒芬,曲盡精微,引人入勝,余謂畫不過寫胸中逸氣耳,若胸有成竹,反多疑忌。所謂盡信書,不如無書也。雖然,較王安節將峰巒樹木向棗梨間求生活,又奚啻天壤!前人畫譜,無佳者,蓋山水一道,變態萬千,尋常畫史,尚不能傳其情狀,況付之市井梓工乎?當與朱山人野雲言,畫之中可付梨棗者,惟人物、鳥獸、屋宇、舟車、以及幾榻器皿等……善學書者,要臨古帖,學畫亦然。士子若遊藝扇頭小景,即看時行畫傳,演習聯絡,再得墨韻滃淡之情,便可寄興。如欲入門成品,須多臨古人真跡,多參古人畫說。古人畫說,各有精義。古人真跡,其法俱在。善學者體味而尋索之,自能升堂入室.
可見在這些文人的眼裏,畫傳只是一種邪學惡道.
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後人翻刻臨摹次數太多,《芥子園畫傳》已然喪失了原貌,以至後來有人說它謬種流傳,敗壞了今日的中國畫:蓋自《芥子園畫譜》出,而舉一不反者,下筆輒如刻板。茲則寓規矩於微言,抉玄秘於片簡,矧又條分門析,法備詞詳,襟懷清曠者,自無不過目神會,應手功成。讀此固長於習譜也.
20世紀四大家中,黃賓虹對《芥子園畫傳》批評相當明確,在範景中先生的《黃賓虹與〈芥子園畫傳〉一文》中,記述了一段賓虹先生的言論,細陳他對《芥子園》的看法:古人學畫,必有師授,非經五七年之久,不能卒業。後人購一部《芥子園畫譜》,見時人一二紙畫,隨意圖抹,已覺貌似,作者即自鳴得意,觀者亦欣然許可,相習成風,一往不返。士夫以從師為可醜,率爾作畫,遂題為倪雲林、黃子久、白陽、青藤、清湘、八大,太倉之粟,仍仍相因,一丘之貉,夷不為怪,此畫法之不研究也久矣。要知雲林從荊浩、關仝入手,層巖疊嶂,無所不能。於是吐棄其糟粕,啜其精華,一以天真幽淡為宗,脫去時下習氣。故其山石用筆,皆多方折,尚見荊關遺意,樹法疏密離合,筆極簡而意極工,惜墨如金,不為唐宋人之刻畫,亦不作渲染,自成一家。子久生於浙東,入居富春、海虞山水窟中,當朝夕風雨雲霧出沒之際,攜紙墨摹寫造物之真態,意有不愜,則必裂碎不存,然猶筆法上師董源、巨然,自開新面,以成大家。白陽、青藤,皆有工整精細之作,其少年為多,見者以為非其晚年水到渠成之候,或不之重,無甚珍惜,後世因為與習見者不同,悉棄不取,故流傳者得其一二,見以為名家面目,如是而止,即如《芥子園畫譜》是已。自《芥子園畫譜》一出,士夫之能畫者日多,亦自有《芥子園畫譜》出,而中國畫家之矩矱,與歷來師徒授受之精心,漸即澌滅而無余.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芥子園畫傳》在中國的影響》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