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席勒繪畫作品中線條的運用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繪畫論文
論文作者: 汪洪洋
上傳時間:2011/3/14 16:05:00

【摘要】線條可以流露出畫家的情緒和性格,而企圖掩飾他們也決非易事。學會用純粹的線條形式表達某種心態,在我看來,也是一個畫家需具備的能力。線條是席勒畫作中重要的傾訴語言,也是最能抓住我思想的工具。他對線的運用就像他對人心理的把握一樣是赤裸的,毫不留情的,甚至讓人刺痛和揪心,也就是這種“揪心之感”驅使我去了解席勒,了解“線”這種繪畫語言的獨特魅力。
  【關鍵詞】線條;情緒;藝術表現;藝術創作
  
  在幾年的教學中又喚起了我對造型基本元素的理解。在進行繪畫創作中我一直在思考幾個問題,如何去理解造型藝術的最基本因素——點、線、面,如何將社會環境和藝術創作聯系在一起,如何抓住受眾心裏最柔軟的那一個點,引起人們的強烈共鳴,在某種意義上席勒的繪畫作品是解開我多年疑惑的一把鑰匙。
  一、席勒的作品風格及用線特點
  席勒繪畫作品最顯著的特點是銳利敏感的線條表現以及有著變異和幾何結構的帶有壓抑感的形象。他的作品不滿足於象征主義繪畫的唯美、感傷和 神秘主義,而采取了一種更為粗獷、奔放、無所顧忌的藝術形式和創作態度,作品具有強烈的表現主義風格。席勒善於描繪非靜態的人物和景物,無論是什麽樣的形態都像處在驚恐不安狀態,恐懼與絕望的威脅交織成可怕的陰影,始終籠罩著他的作品。
  席勒繪畫作品以厚重、簡潔、隨意的線條表現最原始的欲望沖動,表達從傳統形態向現代形態過渡時西方人的焦躁不安,他的畫表現了他的頹靡、恐懼、幻想,以及殘忍的自我折磨,繪畫人物經常畫在空白的底子上,有時只勾出輪廓線,並把人體拉長變形。他冷俊的線條令人震顫,作品中粗重的線條強調清晰的外輪廓,然而在焦躁的畫面中我們又可以明顯地體味到他對線條的熱情以及對人類精神狀態的關註。
  二、席勒繪畫作品中線的情感表達
  席勒作品中對於水平線的運用不多,只是在其情緒比較穩定的極短的一段時間內運用了相對多的水平線。水平線具有靜止和安寧之感,並且可以起到分割畫面和穩定畫面個作用。席勒這一短時期的作品中雖然運用了較多水平線,但畫面傳達出的並不是一種純粹的寧靜感,而是處於一種情感壓抑下的戒備狀態。他的風景畫感覺擁擠不堪,像一個精神不安的人暫時得到了撫慰,以後遲早還會爆發一樣。
  如果說水平線在席勒的筆下變得不安起來,那麽曲線就更是席勒有力的傾訴語言。曲線被進一步強調時,畫面就變成為強烈的感情表現。用曲線支配的空間代表著幻想的宇宙或不安的漩渦。因此,無論對畫家還是對觀眾都能制造出不平靜的感覺狀態。說到“不安的漩渦”我們首先想到的可能會是後印象派畫家凡·高。從繪畫的角度凡高直接影響了席勒。雖然他們表現風格不同,卻在赤裸的呈現自我中得到了升華和觀眾的認同,是完全的自我情感表達。他們以最簡約和最個性的方法畫畫,不滿足於表達所看到的的事物,把我們帶到他們的痛苦心靈之中,用漩渦形和波浪形的筆觸來表達他們內心激動的風暴。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席勒的繪畫作品中富有挑釁性的人體和情欲場面揭示了當時人們的心理,畫出了人們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或者說是在當時受到嚴厲打擊和禁止甚至在道德輿論領域人們都不敢提及的事。讓人們有種心理暗瘡被戳中、心裏秘密被偷窺的感覺。其正如魯迅先生所言:“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而對於席勒這些情感的傳達,他找到了適合的、有力的、另人震顫的表達工具——“線”。他的線條極盡瘋狂毫不修飾,展示著人類的本性和不可預知的巨大潛能,在自我宣泄中釋放出巨大的藝術能量。席勒的線條是直接的也是神秘的。人們常把線條認為是連接兩個點之間的連續符號。其實線條可以通過想象來形成。只要給出起點和結束標記,中間在給些暗示,想象力自己就會去填補其余的空白。這種方法使觀者得以參與創作的過程。想象的線條還能夠突出氣氛、增加深度。在席勒的作品中比較常見的是對於面部和手的詳細刻畫而省略身體的其他部位。或者只選取身體的某個部位進行描繪。這樣很容易將觀眾拉入他的作品、拉進他的情感旋渦,讓人們不自覺的順著他時而省略時而抽搐的線條進入畫中人的精神世界。用“痛並快樂”著來形容他的這種線是不為過的 。
  三、從席勒繪畫線條中得到啟示
  回想自己的作品之所以引不起觀眾的共鳴,之所以流入平庸,之所以不能搶占人的視線,最起碼在用線上可以得到一點啟示了。自己的繪畫作品用理性的思維進行分析,是不斷提高自己的一個有效的途徑。因為藝術本身就是一個從感性到理性,在從理性到感性的不斷循環的過程,也是對社會不斷感悟的過程。
  我的作品沒能引起觀者共鳴的癥結所在,主要是因為無法擺脫束縛進行完全的自我情感表達。無法理性面對人的生老病死,也不敢去面對。我把自己偽裝成一個理性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或許席勒的心理更為健康一些,他敢於面對精神病院的瘋子,敢於面對人類赤裸欲望的本性,敢於描繪自己對於死的看法,敢於“說出”自己痛苦、抽搐、掙紮、敏感的心理。或許也正因為我們這種“情感偽裝”使得自己不敢將“線”這種傾訴語言發揮到極致,直到退化到無法應用這種語言。
  保羅·克利有句名言“用一根線條去散步”。 “線”這種最基本的造型語言,是我們最初接觸繪畫就在運用的一種語言,但也是表達力最強,最富深度的語言。我喜歡並欣賞席勒作品中的線,我一直在被他作品的線條指引著。但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更應該有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尤其是在今天眾多藝術品充滿視線,“煥然一新”更是作品生存的方式。在努力感知和吸收席勒作品中優秀的元素的同時,我也在堅持並尋找著屬於自己的表達方式。我更關註中國“線描”中的“養分”,而有意忽略西方油畫中的縱深感。希望我們都能在線的表現中體會,在線的表現中找到自己的表達方式。

  

參考文獻


  [1]邵大箴.圖式與精神[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9.12
  [2]張夫也.外國美術史[M].長沙:湖南大學出版社.2004.8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議席勒繪畫作品中線條的運用》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