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淺論秦漢時期瓦當和畫像磚上的鳳鳥紋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作者: 劉東紅
上傳時間:2011/12/3 12:53:00

代寫論文網:     鳳是中國神話傳說中的神鳥,是不存在的虛擬生物,大量的文獻資料表明,在原始時代,中國南方稻作民族以"鳥"為圖騰。鳳鳥是禽類美化的象征,是在鳥圖騰的基礎上,融合原始時代多個不同氏族所崇拜的自然物的特征,集大成之美而成的。
    秦汉時期是統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權封建國家建立與鞏固的時期。這个時期的鳳鳥紋飾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之中,在藝術性、技術、材料等方面均有創新,取得了實用与審美的統一。鳳鳥形象是人們从生活中提煉、概括、總结、創造而形成的對主觀美好願望的象征。我們可以从瓦當和畫像磚上看到,古人用简練概括的手法創造的鳳鳥的凝練和雄渾相結合的造型,體味秦漢時期藝人們的開闊胸襟和高超的造型技藝。
    瓦當
    瓦當是建築物上的實用裝飾件,其功能是擋住屋檐前面筒瓦的瓦頭,瓦當的形狀在戰国時期以半圓為多,而到秦漢时期則改為圓形了。作為建筑之用的秦漢瓦當上的鳳鳥,起著裝飾和美化的作用,鳳鳥的形態是經過高度的概括和提煉的,因為它要適合於圓形的瓦當,離人們的視線比較远,細部看不清楚,因此瓦當的圖紋往往簡潔明快,顯得古拙洗煉。這種鳳形(即朱雀)一般是單相,處於環形的瓦當邊輪中間,在這15~20平方厘米的小天地中,伸展它那優雅的姿態。
    我國目前發掘的历史上最大的瓦當是秦始皇陵發現的夔鳳纹大瓦當,呈大半圓形,直径6l厘米,高48厘米,人們稱之為“瓦當王”。瓦當的瓦面碩大,紋飾對稱,夔鳳相間,长喙卷曲如鉤 ,尾部上下彎曲,古樸遒勁,结構嚴謹。承襲了商周以來青铜器紋飾的傳統技藝,具有強大的艺術感染力,堪稱我國古代陶雕中之精粹。  
    隨著陰陽五行學說的流行,漢代建築上廣泛应用象征四方守護神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紋瓦当,朱雀代表著南方,是鳳的別称。《春秋孔濱演圖》:“鳳為火精、在天為朱雀”。帛畫、壁畫、磚刻、瓦當、石雕和漆器繪畫上都出现了鳳的形象。這些作品大多追求動態美,鳳的造型也更趋向寫實,雙翼以張開為多,羽毛鱗狀也開始出現,鳳的姿態也更為生動奔放,或昂首佇立,或大步跨躍,或展翅高翔。這種新风的開創,使鳳鳥顯得秀丽生動,充滿生機勃勃的活力。在細部刻畫上,可以在自然界的禽鳥中找到依據,如足的形態比以前更為拉長,有的很纖細,形似鶴足。冠羽也和孔雀之冠類似。這段時期鳳鳥的形態以厚重的大面、奔放有力的弧線和精巧的點,構成了鳳的主調,特別是東漢後期,一些鳳鳥的形象在体現古拙美的同時,隱隱地透露出一種健壯美来。
    漢代著名的朱雀紋瓦當,朱雀處於環形的邊輪中間,構圖簡潔、單純,均衡而有變化,朱雀在圓構圖中被雕刻成“勁翮翹尾捷足"的藝術形象,寓美於古拙之中,朱雀的頭部和尾冠翹起,伸延向上,一足獨立,一足擡起,口銜一珠,鳳翼張舉,中間是一太陽,象征著它是南方之神,並以幾縷尾羽填補空間,既表現了朱雀的華美多姿,又表現出一種欲將飛騰的氣勢美。
表現手法既寫實又誇張,这種氣勢昂揚,寓美於拙的鳳鳥形象是少有的。
    畫像磚
    畫像磚和畫像石是由瓦當上的圖飾和画像演變來的,一般常用在統治者死後的墓穴上。1974、1975年,陜西鹹陽秦都一號宮殿遺址出土的鳳紋磚,有立鳳、卷鳳和水神骑鳳三種。其中的一個鳳纹空心磚殘件,鳳的頭胸紋樣清晰,鳳昂首街珠,鳳眼圓睜,身体飾以各種條紋、人字紋以及圓珠紋,羽飾華麗,刻劃細密,神态生動,陰刻線條流暢有力。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漢代統治者尊崇儒家的傳統觀念,提倡“孝悌”,“孝”的重要表現就是厚葬。當時,“公卿墓前皆起石室,而圖其生平宦迹於四壁,以告後來”,民間也競相仿效。因為刻在磚石上的画要比墻壁上施彩的画更為耐久,因此石刻磚飾之風就逐漸興盛起來。
    西漢時期,四川、河南等地的漢代磚室墓的墓壁上出现了一種橫置的淺浮雕圖像的空心磚,表現形式為單線陰刻、減地平雕、減地平雕兼陰線、減地浮雕、沈雕等;一般用木模壓制,亦有直接刻在磚上,有的施加彩色。有方形和長方形等幾種,稱之為“畫像磚”。
    出土於四川成都畫像磚闕屋脊上的鳳紋,口銜寶珠,雙翼斜張,冠和尾羽用弧線勾勒,伸展有度、曲折奔放,脚部和雙翅采用直線,刚健有力,非常秀麗活潑,整個造型簡潔瀟灑,節奏感強烈,展現了漢王朝寬厚、雄健的宏大氣勢。洛陽周公廟出土的空心磚朱雀紋作回旋圓形裝飾,羽翼和尾翎均如葫蘆形;陰刻線條,简樸自然,猶如漢印。
    石刻是官僚豪富阶層厚葬風盛行的產物,這種石刻線畫使用特殊的工具和材料,以石代紙,以刀代筆,以線和面造型,這種有力的線和大块的面相互搭配,可以說是繪画與雕刻的有機統一,是一種特殊的造型藝術品,從而構成了汉代石刻鳳鳥的重要藝術特征。
    漢代的凤紋石刻藝術風格,不仅與充滿活力的時代脈搏相通,而且承襲了前代的精華,線條流畅雄健,簡練有力。鳳的形象都不是呆板的、靜止的,而是運動著,給人以自由、奔放的感覺和蓬勃向上的力量,
    四川西部的漢代畫像石中的鳳鳥形象幽雅秀美,渠縣沈君石闕上的朱雀昂首挺胸,圓目長喙,兩翼張舉,左腳獨立,右腳探舉,冠羽向前飄動,身形流暢,气宇非凡。渠縣和新津出土的石刻朱雀,尾部修長,翎羽畢現,顯示了高貴和威嚴的儀態。
    山東沂南出土的石刻朱雀紋頭上的“勝”和尾羽特別巨大,有如魚尾,線條均勻齊整,具有強烈裝飾風格。名聞中外的南陽画像石,雕刻技法多屬於剔地并施有橫豎紋襯地的浅浮雕,用粗勁的陰線表達畫像的細部。鳳的形象輕盈娟秀,線条運用剛柔得度,多作飞鳴起舞的動態,表现了“鳳飛鳴則天下太平”。獨具粗獷樸素風格的陜北綏德石刻鳳的形象也是粗胸闊尾,雄健有力;石刻刀法粗獷,不拘细微。
    秦汉時期在中國工藝史上處於一個興旺發達的歷史階段,這段時期的鳳鸟紋不僅沿襲了前代的紋饰風格,又開拓了新的纹飾設計思路,形成了獨特的工藝特征,出現了大批具有強大藝術感染力的作品。工藝傳承與變異的發展歷程,向人們展示了一個生機盎然、充滿激情的輝煌時代。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淺論秦漢時期瓦當和畫像磚上的鳳鳥紋》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