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中國畫筆線之“三氣”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國畫論文 中國畫論文
論文作者: 潘建莊
上傳時間:2012/4/1 19:45:00

論文網:     筆線,是中國畫造型中一種常見而重要的形態。中國画中所用的各種線描與皴法,都可以從筆線的形态分析上窺見其發生、繁衍與變革。现代繪畫對線造型的日益追求提醒我們重新審視傳統繪畫形式笔法效果的得失。基于此,本文試論其中“三氣”。
    中國畫註重用筆的原由,首先是造型中“立其形質”“各以全其想”“下筆便有凹凸之形”的功用所決定;它既是中國畫造型的重要手段與媒體,也是顯示作者創作心態、抒寫性情的重要表現過程。
    用筆如此重要的意義,但是當下中國畫壇有些作者卻未引起重視,尤其是對用笔後的筆跡效果的定位,顯得態度嗳昧或者無所用心。
    有的甚至認為既然是“墨戲”,何必那麽講究和刻意追求,還是“順其自然”為好,因此當今不少中國畫作品已不能以筆線的審美意義相論。
    一、筆線的骨氣
    我認為中國畫筆線的意義與价值首重“骨氣”,它貫穿在對形神的塑造全過程中。《爾雅》中說:“畫,形也。”這是我們先人对繪畫藝術最早、也是最為朴素的認識。同樣,“以形寫形、以色貌色”,“隨物成形,万類無失”等言論都包含了樸素的唯物主義觀點,進而“以形寫神”和“形神兼備”。縱觀古今佳構從中可知筆線對形神的表現只有依托“骨氣”才得到確立。缺乏“骨氣”的筆線是沒有意義的線條堆砌,它所表現出來的形象也斷然是沒有生氣的物象軀殼。五代荊浩在《筆法記》中曾將項容与吳道子的用筆作了生動的比較,他认為“項容……獨得玄門,用筆全无其骨。……吳道子筆勝於象,骨氣自高”。實際上早在荊浩之前的唐張彥遠在論畫六法中已提到這一問題。“夫象物必在於形似,形似須全其骨氣,骨氣形似皆本於立意而歸乎用筆。”沒有“骨氣”的用笔,縱使千筆、萬筆也难立住一筆,其筆線之意義自然無從言及。
    中國畫造型的筆線要有“骨氣”,更深一層的涵義還在於中國的藝術传統上“詩以言誌”與“畫如心聲”。中華民族是一個極其崇尚“骨氣”的民族,許多歷史上的誌士仁人為我們樹立了楷模。齊白石先生當年便有詩雲:“窮到無邊犹自豪,清閑還比做官高。歸來尚有黃花在,幸喜生平未折腰”,何等高風亮節的吟叹!1940年,北京淪陷時燒煤十分緊張,敵偽學院通知配煤給齊白石,他斷然拒绝了這種“照顧”,并且面對日本人嚴正告之“齊璜中國人,不去日本。你們要齊璜,可把齊璜的頭拿去。”這种堂堂正氣、凜凜豪气躍之白石先生的筆端,凝成一種難得的民族骨氣,從中可見齊白石先生的作品廣為人愛,與他做人的骨氣和藝術表現上的骨氣是相通共融的。
  
    二、筆線的意氣  
    中國有句成語叫“意氣風發”,即體現了精神的振奮和軒昂的氣概,也寓有和象征事物一種靈性、風動的活力,用以形容中國画的筆線形態,可以催之風生、助以風發、借之風行;使觀者也受到一種靈動的感染,去領略、感悟人生與藝術的深層意義。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蘇东坡有一個形象的比喻:“观士人畫如閱天下馬,取其意氣所到”,雖然這種天下馬對觀者來說,可能因其风馳電掣之速而難察皮毛之美,但是观者已被馬的雄俊神氣所折服。 古代士人畫之所以成為宋元後的繪畫主流,大概也正是這種藝術表现上的“意氣”征服了觀者的心!北宋沈括在《夢溪筆談》中提出“得心應手,意到便成”;元黃公望終日在荒山乱石叢木中“意態忽忽”;明人沈周也提倡“写生之道,貴在意到情適”。表明意氣在書画表現上的重要意義不容忽視。中國畫筆線的意氣,能化板滯凝涩為生動流暢、能破除表現上的束縛還作者以自由,創作時有“神間意定則思不竭而筆不困也”。
    三、筆線的神氣
    從藝術發生學的角度上講,線條在造型艺術中的運用,並非我們中國人所獨有,因為原始社會時期人類的繪畫形跡中,中西方許多巖画、洞穴壁畫都是以稚拙的線條表现的。不同的是我國隨著象形文字的出現、文字的書寫與繪畫的表现都以筆線的形式繼續發展、延續不斷,加上中國獨特的社會文化環境的培育,使这種具有中國意味的筆線成為書画藝術的共同表現基礎,與西方艺術造型上的線條意義、審美價值而經緯分明、分道而行,中国的筆線成了獨具審美意義的藝术形式,受到我們歷代畫家的珍重,而它藝術上的神奇性也使近現代西方現代藝術家矚目。
    奧地利现代著名畫家馬克斯.魏勒对我們宋元時期的作品情有獨鐘、神往不已。他表示“中國人卓越地将內在的東西和外在的東西恰當地統一起來,使我著迷”,“中國人擁有更純粹的形式”,“這種亚洲的觀念,是對歐洲观念無條件的補充”。巴爾蒂斯在北京舉辦畫展時,也深切地意識到“物象的背后,還有另外一種東西、一種眼睛看不到的,但可以用精神去感覺到的真實存在。中國古代大師之所以高明,能夠征服後人、征服我們,就在於他們捉住了這種東西,並且完美地把它們表現出來。”中國繪畫這種完善性、高度的精神性,很多時候就蘊藏於造型的筆線之內;這種“神奇之氣”成為我們民族繪畫藝術得以長期發展的生命力。
    作畫求形易、求神則難,因為神出之於心。北宋陳郁將寫心作為藝術追求的至高标準,後人之論難出其右。他認為“寫其形必傳其神,傳其神必寫其心。”近代中國畫大師黃宾虹也認為“山水畫乃寫自然之性,亦寫吾人之心”。他並以自己辛勤的畢生實践作為印證。他努力探求筆墨表現上的變化規律,化物象之實境为精神和心象的虛境。在艺術上實現與“造化同根,陰陽同候”的境界,作品之神奇使一般人瞠目結舌,而作品的神氣已燦爛於史。雖然黃賓虹先生曾自谦“我的畫很苦澀,不合時人口味”,“我的畫三十年後才能傳世”,但他的艺術精神已經通過自己独具美感魅力的筆線得以充分展示在世人面前,使我們能夠在他这種作品整體上既傳統而局部又非常現代;既具象又抽象、半抽象的藝術表現中前覓古人傳統,後得現代啟示;從現代山水画的發展趨向上可以預見,這種東方的筆線神氣將會澤益更多的藝術後來人。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議中國畫筆線之“三氣”》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