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的偏差與誤解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美術論文
論文標簽:美術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請聯系更改
上傳時間:2013/1/14 10:08:00

美術”對藝術偏差與誤解

內容提要:“美術”這一學科名稱,在中國已存在和使用了100年.做為一個專門學科,無論是正式的書面表達還是口頭表達,在中國都明確指向視覺藝術或造型藝術,體包括:繪畫雕塑、建築和工藝四大門類.這已經是家喻戶曉和熟練使用的詞語和概念。

做為一門學科,“美術”這一名稱不論是學術研究機構和專業團體,還是藝術教育及普及、出版傳播和商業等領域,在冠名的使用上都已成為不可替代的學科名稱。但由於“美術”和“藝術”做為一百年前從西方輸入的外來語它們都源於同一英文單詞“art”,在正式的書面表達和對藝術文獻原文的翻譯上存在著普遍混亂現象,而在西方及世界許多國家的辭典解釋和實際運用中,“art”從來就沒有象中國一樣把它明確指向表示“視覺藝術”或“造型藝術”的概念範疇。從語言學和詞源學的角度來看,顯然是不嚴謹、不科學的。盡管在具體的語境中使用我們並不在乎它的含混性,也從未出現過大的歧義,但問題在於中國的視覺藝術所面臨的藝術發展狀況和現實與100年前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全球經濟文化一體化和信息社會迅猛發展的大背景下,中國當代視覺藝術和藝術教育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加之“美術”本論文由整理提供與正處於困惑中的“美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美術”做為一個專門學科名稱不論從具體使用的科學性,準確性及應用性上顯然已無法承載它所涵概的範圍和當代藝術的發展狀況。  
因此,有必要對“美術”這一學科概念及它的使用進行一次全面、徹底的疏理,使它從中國100年對藝術的誤讀與偏離中解脫出來,踏上科學和健康的發展軌道,這已經是當代中國藝術和藝術教育所面臨的緊要問題。
  
一  

“美術”一詞來源於英文“art”,再往上溯,英文“art”又是來源於拉丁語的“ars”。當代出版的由牛津大學和商務出版社主編的《牛津現代高級英漢辭典》(1987年版)是這樣對“art”進行解釋的:   ① 美的事物的創造和表現;藝術,如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兒童藝術、風景畫藝術等。   ② the fine arts;美術,包括繪畫、雕刻、建築、音樂、舞蹈等。   ③想象力及個人鑒賞比精確計算更為重要的事情;人文學科,如歷史文學、教學演說等。   ④詭計、詐術、巧計、策術、魔術、妖術。   從《牛津現代高級英漢辭典》的解釋中,顯然未將“art”指向今天我們所理解的視覺藝術或造型藝術,而“the fine arts”(美術)則包括了繪畫、雕刻、建築、音樂、舞蹈等各個藝術門類。而英國的《大不列顛百科全書》對“art”這一條目又是這樣解釋的:   “用技術和想象力創造可與他人共享的審美對象、環境或經驗。藝術一詞亦可專指習慣以所使用的媒介或產品的形式來分類的各種表現方式中的一種,因此,我們對繪畫、雕刻、電影、舞蹈及其它的許多審美表達方式皆稱為藝術。”  
“藝術亦可進一步特指一種對象、環境或經驗作為審美表達的實例。例如我們可以說“這張畫或壁毯是藝術”。傳統上,藝術分成美術(the fine arts)本論文由整理提供與語言藝術兩部分。美術(the fine arts)一詞譯自法語“beaux-arts”,偏重

純審美的目的,簡單說即偏重於美。“   從西方對“art”的詞語解釋來看,將“art”做“美術”(the fine art)解,是一個涵概面很廣的形容詞性質的詞語,即:美的藝術。而未指向包括:繪畫、雕塑、建築及工藝四大門類的視覺藝術或造型藝術。  

二  

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不論是“美術”還是“藝術”,這兩個專門名詞實際上都是從國外引進的外來語。直到中國清未洋務派運動對西方工業文明開始引進,中華文明幾千年的歷史,不論是書面表達還是口頭表達上都從未出現過類似英文“art”(藝術)或“the fine art”(美術)的概念表述和中文字樣。中國古籍中也只有“繪繢之事”、“刻削之道”、“錦繡文采”等類似術語的運用。   中國古籍中“藝”的概念與西方的“art”(藝術)在傳統的狹義表述上有共通之處,那也只限於“藝術”這一概念的技術層面,與我們今天理解的“藝術”或“美術”沒有直接的關聯,如古籍中,“??”等於“??”,意為種植之技。《說文解字》中說:“周時六??,蓋亦作??,儒者之於禮、樂、射、禦、書、數,猶農者之樹??也”。中國古籍中的“??”又等於“術”(?g),引伸為技術、技藝,這和西方“art”源於拉丁語的“ars”,泛指作學問和專司具有文化涵意的手藝工作很相近,此“藝術”表示一種可學的而非本能的技巧和特殊才能。實際上在古代的西方,象木工、外科醫生、烹飪術、建築術均包含在藝術中,藝術的全部形式大約有400余種。[1]這種對藝術的理解持續了相當長時間。  
古希臘時期,盡管創造了許多傑出的藝術品,但當時人們並不是用今天我們看待藝術的眼光看待它們,而是將其當作一種高超的技巧的結果。中世紀時期,藝術有兩種含義,一種以是文科藝術,包括:修辭、邏輯、格律和語法;一種是高級藝術,指算術、幾何、音樂和天文四大學科。這其中一些,在當時被稱為自由學科。然而,所謂自由學科並未包括繪畫、雕刻、和建築,很象中國古代周時的“六藝”學說。文藝復學時期,藝術是一種高超技巧的觀念又得以重新恢復,但是藝術家當時仍是被視為工匠。雖然達•芬奇等具有廣泛人文知識的全才式藝術家大量湧現,繪畫、雕塑和建築等造型藝術的地位得到了提高,但由於在他們的實際創造行為中,藝術研究與科學研究很難分開操作,並且又都是按著契約者的表現要求和完成期限來工作,因此仍未具備我們今天所理解的“藝術”或“美術”做為一門感性創造學科的特質。 &nb sp;
直到17世紀,藝術這一術語才有了我們今天所理解的含義,即“美學”上的意義。18世紀,法國著名的啟蒙學者狄德羅主編的百科全書中,藝術就包括了繪畫、雕塑、建築、詩歌和音樂,後來則進一步形成了優美的藝術(the fine arts)和實用藝術(applied arts)的區別,而所謂“優美的藝術”並不單純以技巧和實用功利為其特色,而是一種精神意義的“美”的藝術。這種觀念在西方一直延續至今。  
不論從今天辭典的釋義還是從東西方藝術歷史的發展史實來看,不管藝術是局限於技術的層面,還是純精神意義上的“美”藝術。西方先哲們難道是出於疏忽還是有意讓後人為難,竟從來沒有從空間、感性和媒介等特質上對藝術的種類進行說明和分類,或者確立一個叫做“美術”的學科概念。這也真叫中國人難免陷入困惑之中。  
實際上,在西方及世界各國通行的做法是把我們今天所理解的“美術”叫做視覺藝術。從書面文獻的表達和口頭表達,從學術研究機構到學術團體再到藝術教育,“art”始終是一個涵概諸藝術門類的總稱(這裏包括純精神性的“美術”(the fine art)本論文由整理提供也包括實用藝術及各類藝術的變體,從來沒有一個類似於我們指稱為視覺藝術的“美術”這樣一個名稱概念。在這一點上,世界各國只有中國把“art”即做“藝術”解,又做“美術”解,並應用於不同的學科範圍來使用。那麽中國人為什麽置本來屬於西方的學科概念在定義和使用上的事實與不顧?而在概念的運用上把藝術劃定為涵概各藝術門類的一級學科,把“美術”劃定為包括繪畫、雕塑、建築、工藝等視覺藝術的二級學科?這有其深刻而客觀的歷史原因。  

三  

我們知道,由於中國古文的堅澀難懂,加之特定的傳統文化背景和思維方式與西方文化存在著巨大差異。19世紀末,中國人引進西方文化的時候在翻譯外來的人文學科概念和詞語上遇到了相當大的障礙。因此,中國早期的許多人文學者便采取了一種迂回變通的方式,從鄰國日本引入了大量的漢字詞匯,而這些漢字詞匯則是日本人對西方相關詞語的翻譯。這種詞語的輸入與19世紀末中國開始引進西方工業文明正好同步。而對於從未接觸過西方工業文明的封建中國,引進西方工業文明必須從學習和教育開始。於是西方的藝術學科也便同時輸入進來。  
1840年的鴉片戰爭使中國人幡然領悟到西方科學文化的強大,於是中國人開始重視科學,關註經世致用發展實業的實用知識。在“西學東漸”的理念下,中國西式的“新學”如雨後春筍般萌發出現。1867年,洋務派為推行“洋務運動”,開始大量引進西方技術,大舉開辦新式工廠和對西方技術進行學習和研究的“新式學堂”。由於“新式學堂”引進的數理化、醫學、生物、工學等科目大多與圖畫有關,(如算術要使用圖形,地理要使用地貌,醫學和生物則需要解剖圖與標本圖樣,工程建築更離不開建築繪畫與設計圖。)於是從科學和實業的觀點認識到“美術”為促進社會物質文明生產所具有的工具性價值。1902年創辦的我國最早的兩江師範學堂及後來的許多類似的實業學堂,都培養了大量的能“畫圖”的工藝人才,而這些學校則都是仿照當時日本高等師範學校的教學模式,並聘請日本教員來執教,教授的課程包括:西洋畫、用器畫、圖案畫、雕塑、解剖學及藝術史等課程。  
日本引進西方工業文明和技術,是在“明治維新”時期,比中國早三十多年,當時“明治維新”時期的歷史背景與中國非常相象。由於當時圖畫類的科目完全從屬於工業技術,是為了培養產業後備軍所需要的技能。日本人把本來屬於西方藝術科目下的視覺藝術表現稱之為“美術”則不足為奇了!事實上早在“明治維新”時期,“美術”的漢字詞語就已經出現在日本工業學校的教科書和教學中。那末是誰後來把“art”譯成“美術”兩個漢字?又是出於什麽具體的想法現在已無法做具體的考證。我們只能從當時日本從西方引進“美學”而把在西方本意為“感性學”的“aesthetics”譯成“美學”的原因上找到一些理念上的依據。[2](關於“美術”與正處於困惑中的“美學”糾纏不清的關系,本文作者將在另一篇文章中加以詳盡論述。)日本人肯定是把西方人將“art”做“the fine arts”(美的藝術)解的內容做了直接的漢字簡化翻譯,加之對西方傳統“感性學”的誤讀和理念上的偏差,在學科的概念使用上含混地加以運用直至後來恐怕是不得已而為之地加以延續並指向了與“圖畫”有關的視覺藝術了。  
不論是把西方的“感性學”譯成“美學”還是把“art”譯成“美術”,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不僅包含著詞源學上的誤讀,更表現了審美文化的偏頗,同時也表現出東方人片面狹隘的價值取向。這主要反映在東方人對外來文化的理解上通常只是以形式與方法兩方面介入和把握對象,即只吸收其技術及方法,而其思想和精神一般是不能考慮吸收的。中國的“洋為中用”的“用”字正是泛指技術與方法之意,而日本的“和魂洋才”的說法(意指“東洋道德、西洋藝術)與中國也是同出一轍。  
那未無論是日本的“明治維新”還是中國的“洋務派運動”,在一個急需西方的技術來增強國力的功利思想背景下,日本人把本來表示為純精神性和欣賞性的藝術,即“美的藝術”理解成“美的技術”並將“美術”的簡化詞語應用到工科的視覺表達上,這種誤讀和偏離顯然有其歷史的局限性。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  

中國人在19世紀末並不僅是從日本引進了西方的技術文明,許多人文學者亦曾接觸了大量的西方文獻,並在“新式學堂”裏也聘請了許多西方人來授課,那未中國人為什麽未加分辯和詳細考證就全盤照搬了日本人的觀念呢?這除了以上中國人對外來文化與日本人有著相同的功利色彩和狹隘的東方思想觀念外,語言上的障礙則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當今中國的人文學科70%的專門詞語都來自於日本的外來語,[3]以及在對西方文化的翻譯史上嚴復嚴譯後來敗給日本人的史實就是很好的證明。  
1900年,“百日維新”後在引進西方工業文明並大辦實業工廠和實業學堂的同時,許多人文學者也遠赴國外學習。這對於迫於經濟文化落後壓力下的中國也是一個迫不得已的選擇。最初是在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後的梁啟超之命東瀛,並不懂日文的他接觸了很多日文書籍。由於日文是由假名和漢字組成,他多少也能看個大概,後來回國之後,不懂日文更不懂西文的梁啟超在日本人的幫助 下譯了大量的西方文獻,其中許多詞語大都是日本人對西方相應詞語的翻譯。由於在中國古文裏很難找到相應的詞語,所以梁啟超只能原樣照搬日本人的翻譯了,並很輕易地把諸如:民主、科學、政治、經濟、自由、法律哲學、美學、美術一類詞介紹給中國讀者,已至延續至今。  
1901年,大學者王國維亦遠赴日本留學(東京物理學校),回國後在武昌農學校任譯授,並翻譯了大量的西方學術著作,其中大量的學術名詞都是從日本外來語直接借用過來的。盡管留學歐洲並深切了解西方學術思想的嚴復有其中國特色的譯法,但王國維則主張借用日本已有的譯語,強調新學語的輸入。一來他認為方便可行,二來避免了嚴復嚴譯中的“古雅”的“自我作故”。於是在王國維的大力倡導下,嚴復對西方思想的譯法敗給了日本人的譯語,從此日本外來語大量進入漢語之中,成為中國人日常語言和學術用語的重要組成部分,並在中國牢牢紮下了根。   中國最初對西方工業文明的引進,由於重視科學技術和物質文明生產的功利主導思想和狹隘的東方民族心理,在引入西方藝術思想的概念上,便造成了“美術”對“藝術”的第一次誤讀和偏離,把在西方直至當代一直被理解為具有“純審美”的精本論文由整理提供神特質內容的“美的藝術”限制在“美的技術”。 “美術”的概念和名稱並由此延續至今。   “新文化運動”時期,蔡元培等人開始意識到近代工業文明一味追求物質欲望與情感生活匱乏的弊端,於是把席勒極力推崇的古希臘所具的的完善人性的培養和中國傳統文化歷來註重人格的自然完美和關註精神陶冶的理念結合起來,並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思想,提倡美育才是吸收外來文化融會貫通的正確方式。這使中國的視覺藝術在繼續采納“新學”的同時,從“美的技術”又回歸趨向於“審美”的“美術”概念上來。但是,這種“以美育代宗教”,即以美育代替道德訓誡和人倫教育的思想從現在來看本身就是值得懷疑。它把本身具有“自律性”的藝術引導到社會倫理的層面上,這本身便違背了藝術發展的自身規律和做為一種感性文明的重要特征。實際上蔡元培先生對“美術”概念的進一步明確,當時也沒有把它限定於視覺藝術的範疇,他早期運用“美術”這個術語也包括了詩歌和音樂等諸多藝術形態,還是相當於今天我們理解的“藝術”的概念範疇。問題在於,新文化運動時的“美術”概念,從某種程度上對後來中國藝術的發展和對藝術的價值定位起到了一定的影響。即中國藝術一直以來無法擺脫的對政治、社會倫理、經濟和科學技術的依附性、工具性和功利性。而沒有將藝術導向感性文明的正確發展軌道,這便造成了“美術”對“藝術”的第二次偏離。

五  

解放初至70年代末,由於政治的原因,中國的視覺藝術狹隘地獨尊前蘇聯的理念,西方發達國家的藝術理論與實踐受到堅決的抵制和排斥。由於明確地強調藝術的工具性,為政治和實用服務,使蘇式自然主義的藝術表現方式和職業技能第一的觀念全面統治了中國的藝術創作和藝術教育。同時,視覺藝術完全從藝術學科中分割出來,並確定了“大美術”的概念,將視覺藝術劃分為國畫、版畫、油畫、雕塑、工藝五大學科專業,並全面地推廣至中國社會及藝術教育、藝術創作領域。而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頻繁的政治運動和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國完全隔離於世界文明和藝術發展潮流之外,在批判“封資修”的口號下,實用功利的思想,甚至發展成完全為政治服務的“樣板戲”、“樣板畫”,藝術在感性、個性表現和創造性精神的本質特征完全喪失。這是“美術”對藝術的第三次偏離,也是最遠離藝術本質特征的偏離。  
改革開放以後,中國長期封閉的大門終於向世界敞開,國外特別是西方的藝術表現形態和思想蜂湧而入,藝術界逐漸認識到藝術的人文特征以及感性和創造性的本質。但由於歷史長期積澱的原因,強調職業技能和實用目的藝術體系和自然主義的藝術表現方法因廣泛的社會基礎仍處於主流地位。尤其在藝術教育上,徐悲鴻的法國新古典主義的寫實主義思想與前蘇聯的具象寫實教育體系在很大程度上使中國藝術創作和藝術教育工作者難以逾越。直至今日,許多大專院校及社會辦學的視覺藝術學科(甚至包括現代藝術設計學科)依然延續著這種所謂“美術基礎”的單一技能表現方式。而在藝術人才目標的培養上依然固守著嚴格的學科專業劃分及職業技能教育模式,缺少與其它藝術及相關學科的聯系與綜合,更缺少從人文性、主體性、創造性等藝術特征角度對藝術人才進行培養教育。  
這種偏離藝術本質特征,重技術、輕藝術的現象不知何時才能徹底改變!特別是從未來人才的發展、人文素質的培養和國際競爭的角度來看,值得每一位有責任的藝術工作者和藝術教育工作者警醒和深思,否則我們仍然會偏離在違背藝術自身發展規律和藝術本質特征的軌道上,而誤國、誤民、誤人子弟! “美術”時藝術的誤讀和偏離,究其歷史的原因難免讓我們感到震驚和沈重的歷史負擔,讓我們積重難返!從1898年梁啟超亡命東瀛開始翻譯西方文獻到1902年的“新式學堂”以科學和實業的觀點引進技能性的“美術”教育,至今已有100多年的歷史。如果100年前中國沒有日本這樣的一個近鄰,也許我們只能使用嚴復嚴譯的概念或根據我們自己對西方文化的研究和考證來理解西方思想及學科概念,並應用於藝術等領域。或者,一開始我們沒有把“art”譯成“美術”而是僅已譯成“藝術”或象西方一樣把我們理解的“美術”一開始就叫做“視覺藝術”,同時把研究人類感性文明的“感性學”不是譯成“美學”,不在單一的“美”的感性方式上留戀往返,那麽今天藝術的發展結果會是怎樣?再如果,我們沒有因為政治上的原因把前蘇聯“老大哥”請進門來而狹隘的獨尊其為政治和實用服務的理念,那麽結果又會怎樣?中國的視覺藝術的發展是否會像今天一樣面臨這麽多困惑而積重難返。這些問題不僅反映在我們的藝術創造和藝術教育領域,也反映在中國人文學科的方方面面。這個問題太大,越想越沈重,越想越可怕!同時,也是擺在中國人文學者,包括我們藝術工作者和藝術教育工作者面前的一個非常嚴峻的課題。  

參考書目:
《大不列顛百科全書》
《中國美術史》
《中日美術交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美術”的偏差與誤解》其它版本

美術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