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中國搖滾的人生哲學——靈魂似乎還活著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6/1/19 9:40:00

  關鍵詞: 搖滾樂 搖滾精神 獨立搖滾 人生哲學 生命意義
  “我不是什么搖滾的鬥士,我是一個生命的傾聽者,一個復述者,生命對于人是千姿百態的,有一天我會把它徹底地送回原處,深刻地傾聽它。”
            ——孫孟晉《與摇滾有關的日子》
  在大多數人眼中,搖滾這個名詞似乎成了庸俗,糜爛的替代語。在現今中國社會的主流人群中,搖滾是異類,是与西方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垮掉的一代”相當的地下群体。但是,從八十年代初中國搖滾起步,至今,它已走過了從熱浪到低谷終歸于平靜的過程。這些搖滚藝人的藝術態度和精神立場的獨特性,貫穿於他們的生活始終。從某種意義上说,這種獨特性中所包含的藝術價值與精神價值,足以上升到一個哲學的高度。
  一.音樂與精神
  1.你將如何搖滚?——問題的出現
  “我在意識的感召下咆哮著,合攏雙手,再次祈祷。”
            ——扭曲的機器《推動我》
  搖滾在中國已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符號。搖滚的特殊就在於它自身的肿脹和虛胖,它總是以一副高大,廣博,怒目但也慈悲的姿態現世。這种被哄擡而出的音樂文化形式遠远超出它本身的內容和內涵。崔健說过一句話,含義也在于此:“搖滾主要是一種娛樂形式,它的社會功能是別人強加的。”我們在看待這一社會現象时,社會背景總是被我們優先考慮。對於搖滾在中國發展今天這一現狀,無論怎樣标榜自己叛逆與顛覆性,依舊逃不開大的社會背景。
  搖滾在中國的奇特之處就在於它被當作一種手段,一個訴求平臺,一種社會異化下的宗教活動。无論在哪個國家,搖滾從未像在中國一樣經歷奇跡。這種奇跡,被賦予上一種信仰,註射進一種躍躍欲試的思想,成為社會中部分非主流人群的旗幟,燃烧律動在這個時代脈搏下。它傾诉著邊緣群體的苦難,人性的壓抑與渴求,反体制過程中的磨難與懷疑等等。
  在这種環境下,中國搖滾似乎已不是一種音樂形式,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張憤怒的臉,而音乐似乎已成了一個副產品,陳列於一腔怒火之上。
  在中國多數樂評人的眼中,當搖滾簡單地成为一種載體時,它的社會功能已在無形中被誇大了。PUNK(朋克)的風起雲湧和推波助瀾,造就了在中國搖滾界思想決定艺術還是藝術決定思想的大爭論。
  2.搖滾精神與搖滾音樂——靈與肉
  “現實像個石頭,精神像個蛋,石頭雖然堅硬,可蛋才是生命。”
               ——崔健《紅旗下的蛋》
  有時,我們在談論搖滾時往往不是在說一件事。A嘴裏的搖滾與B嘴裏的搖滾可能是飛鳥和魚的關系。摇滾就這樣被分成兩塊:搖滾音乐和搖滾精神。中國摇滾由此而衍變得撲朔迷離起來——它往往代表了社會某一層面的激流,而這種激流摻雜了太多激流上的人出於私心的考慮。毋宁說是為了中國地下唱片工業或是別的什麽,這種考慮大多基於對中國搖滾發展的擔憂,其動機是好的。在這方面就不細加追究了。
  而這一問題有些近似於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建設,而這一問題的討論又有些近似於“物質文明為先還是精神文明為先”的討論。這一問題在政治課中,馬克思辩證唯物主義的觀點已將其解釋詳盡了。無疑,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要同步發展,以尋求社會主義物質建設與精神建設的雙豐收。
  搖滾亦是如此。无疑,搖滾音樂和搖滾精神要同步寻求發展。無論是出於中國國情,或是現今搖滾人的精神狀態的考慮——搖滾,這種有別於其它主流音樂的特有音乐形式,必將在某種程度上發揮其音樂作用與精神價值——而這種價值的體現,正是靈与肉的完美結合體。我們需要既飽含摇滾精神,又唯美的搖滚作品。無論唱片公司或是唱片工業如何如何,樂隊的生命在於作品本身。而現在,搖滾音樂與摇滾精神正被生硬地剝離開來——本來靈肉合一的問題是不可一靈一肉的分開討論,但因為“國情”的原因,我們的靈肉卻往往是分割開來的。時而靈上肉下,時而灵下肉上,時而揚靈貶肉,时而揚肉貶靈——這就是中国搖滾的最大現狀,最亟待改變的現狀。
  二.在路上尋找靈魂——搖滾人的真理
  1. 獨立的人生信仰
  “有些人孤獨,什麽也不說,深懷自尊,默默前行。”
           ——AK-47《川流不息》
  在這些非主流的地下人群中,有憤世疾俗的“朋克”,有沈郁晦澀的“金屬迷”,有忠於另類音樂的黑暗分子——庞雜的人群,旨在維護摇滾的精神——那是所有人道不明但心中僅存的信念。但不可否認,幾乎所有的搖滾人總是基於一種考慮——獨立。這種獨立,將搖滾與其他的音乐形式分開,將搖滾上升到一種信仰的高度——這種高度幾乎成了所有搖滚人獨立的哲學基礎,無論是近似於尼采的虛無主義,或是流行於二十世紀中期的無政府主義,再或者達達,後現代等,無論什麽學说或理論,搖滾人總能以其獨立的思想把它們融進自己的人生哲學中。無疑,這將會形成一种晦澀的音樂——無論是音樂人獨立的制作方式,或是其獨立思潮,這些並不是那麽通俗易懂。而這些獨立音樂制作人,往往像所有精彩的哲學家一樣,沈湎於自己高深或病態的思想中而不能自拔,而這又造成了新一轮的音樂迷惑。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搖滾樂並不是主流人群可以接受的事物,而其独立的精神總讓大眾困惑。這種獨立,從音樂態度上來說,以一種DIY(Do It Yourself)形式存在,无論從詞曲到編曲到制作到錄音,一條線一氣呵成全由摇滾藝人自己完成,這無疑使作品的完成度極高,也更能反映出藝人最原始的思想;從生活態度上來說,獨立,這要求搖滾藝人要以其最具個性的姿態出現,這种個性不是表現在膚淺的服饰,而是,人,其維护生存的最原始的動機——那是一種對生命的信仰,一種自身的人生哲學。這在浮於表面的大眾音乐中是不多見的。而这些藝人所能做的,只是把这種信仰散播向聽眾,以實現他人靈魂的進化與自身的成長。
  無疑,搖滾的確具有其獨立與個性的一面了。這種獨立個性使主流對其望而卻步,使這群異於主流的人成為社會的边緣群體,而他們的音樂也在这層不能理解的個性中被冷漠了。他們孤獨著。
  2. 在獨立中尋求發展
  “孤獨的人是可恥的。生命像鮮花一樣綻開,我們不能让自己枯萎。”
            ——張楚《孤獨的人是可恥的》
  當一個人以嚴肃的態度來對待音樂,他所遭遇的不僅有當代藝術的一般困境,更有他所支持的音樂的特殊困境。面對強大的傳統,當代藝術反傳統的種種標新立异往往在傳統範圍內挣紮徒勞。有幸做出真正創新的藝術家,其後路程就更加艱辛,而結果,往往的,只有重復自己或索性放棄自己,妥協進社會腐朽的魅力中去。在這一点上,搖滾是最好的例子。
  一個优秀的搖滾人首先是一個有著獨特生命感悟的人,正是這種內在的獨特性才使他有可能在藝術上超凡脫众;與此同時,他的獨特的自我在某種程度上必須是大眾的代言人,它的靈魂的叹息與吶喊必須引起人內心強烈而廣泛的共振,如此,這種音乐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被认同音樂。在個性與共性之间,顯然存在著悖論——不但最個性的事物本質上是最不能被共性所承認的,而且共性本身也不可避免的會歪曲甚至掩埋真正個性的事物。這是一對矛盾,借用馬克思辯证唯物主義的觀點來解釋,兩者是即对立又統一的,或許某一天,兩者会向著自己的反方向發展,但矛盾依舊存在並將一直存在下去。
  所以,在每一個有個性並且不願放弃自己的獨立個性的搖滾人面前,道路一定是曲折的,前途是否光明則完全不可知。這或許就需要搖滾的人們在個性中尋求共性,在獨立中尋求支持,在非主流中尋求可主流的事物,使晦澀的搖滾樂成為真正意义上凈化靈魂的利器與思想哲學的音樂。發展是必然的,不在發展中爆發,就在發展中滅亡。這是固守自己搖滾信仰的每一個人必須經歷的過程——在獨立中尋求發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在社會矛盾中找尋生命意義
  1. 信仰與社會暗面的沖突
  “诗人幻想著下一幕的開端,偉人籌劃著落幕前的遮掩。”
           ——木推瓜《哆嗦哆》
  這或許是人的共性問題。我們會在想象中勾畫一幅藍圖,卻被社會的现實擊碎,毀於一旦。這一問题在搖滾人民身上表現得尤为明顯。但似乎又有不同——搖滾人抨擊的大多是社會的暗瘡,這暗瘡不僅是一個社會的流血點,更是人性陰暗的病灶。這群搖滾人在批評與自我批評中尋求自我發展與人類精神发展,以尋求更準確的生命意義的诠釋。在散漫的郁憤中堅韌地尋求方向——生命本無答案,而搖滾,正要以獨特的人生哲學,實現其真正價值。
  以眼前的這支樂隊為例。木推瓜不只是像我們很多人那樣肆意噴灑热血,他們還埋首於悲劇的舞臺上——社會的舞臺,人性的舞台。這支樂隊身上似乎缺乏大煉鋼鐵的強悍搖滾意誌,缺乏征服欲與功利心,缺乏直接的政治訴求,缺乏道德,荷爾蒙和智商的優越感(那是人們心儀的東西),他們只是将內心的磨難百折不回地演示出來,決不是自憐,不是對個人情緒和青春傷逝的無限沈溺(那是人性傾心的情感),是悲憫和反抗,社會批判和自我拷問的混合,是人之為人的恥辱,脆弱,是一個粉身碎骨的人絕望但堅執的呼號。
  他們在矛盾著,在物欲与信仰間痛苦地執著。當人性的一切只能在物質的表面,當着一表面的追求將所有人的心囚禁起來,靈魂无法釋放,只能茍且於看見的溫暖的所有——沖突,郁憤的沖突——有夢,但在這世界是空的;那就好好地活,可他們也明白現實的虛妄。
  這一矛盾在中國許多樂隊的身上有著明顯的投影——無論是嘶號,呻吟,或是反抗,瘋狂,搖滾的人民只有揮舞著信仰的旗幟,在時代腐朽的风中探尋生命,以音樂感化,沖擊无知的人——那已成為他們存在的理由。
  2. 在沖突中領悟音樂,生命
  “要知道,生命是神聖的,生命中的每時每刻都彌足珍貴。……我渴望到更遙遠的地方去尋找我的生命之星。”
             ——克魯亞克《在路上》
  人怎樣才能獲得生命的真正意義?對於這個問題,似乎無法找到一個標準答案。這似乎牽涉到“信仰問題”——你為什麽而活?你活著的目的是什么?——而這是人生哲學的難題。搖滚人似乎將永遠陷於這個謎团之中。至少有一點可以確認,要懷着對生命這個個體本身本能的尊重,要懷著自身严肅的精神追求。而這種意義被賦上了兩層含義,一是物質追求,而是精神追求。
  如何看待藝術在社會存在中的地位與作用?歷史上,多數統治者視艺術僅為娛樂工具,或將其作為傳输自我統治理念的揚聲筒,亦有人定義其為滿足諸多人等口味需要的聲色菜肴。而实際上,藝術除了娛樂功用和對外部現存世界的直接反映外,它還具有傳播理念、解放思想和推动社會變革與進步的巨大力量。當然,許多人其實是深諳此道的,因此他們在現實中出於恐懼也常常將異己者逐出視野,以避免挑戰和相反力量的存在。不過,有一點大概是有些人還沒有完全想通的,那就是:有矛盾才有運動,有運动才有發展。失去了對立面,對任何事物來說都意味著衰亡。
    幾十年前,ROLLING STONE(滾石樂隊),BEATLES(甲克蟲乐隊)他們站出來的時候,是全世界政治、經濟都動蕩不安時,人們需要有一種聲音出來替大众說話,替大眾宣泄情緒,于是,他們找到了他們的生命與音樂的意義;幾十年後,中國的搖滚樂隊找到了物欲城市的病竈,人們需要一種清醒的声音,敲碎所謂的偶像,于是,他們也找到了他們的生命與音樂的意義。
  暫不去考慮這些意義的真實性與可靠性。作為一個搖滾藝人,在生命中尋找一种適於自己的方式,傾聽自己內在生命的呼喊——不僅是搖滾樂,任何一種藝術形式理應如此——這是音樂存在的理由,生命的执著。
  “當我們有一天消除所有的幻想與猜想,接近本質就會茅塞頓开。搖滾樂最理想的境界是夢想,而不是神話。”
             ——孫孟晉《重訪樹村,霍營》
  摇滾樂不純粹,因為“搖滚”就其詞源本意來说本身就代表了“樂與怒”的精神,就初步代表了反叛、破壞之類的事物;搖滾樂以其獨特的音樂形式深刻地揭示了並將永遠揭示著人生,生命。於是,我有了某種期待。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析中國搖滾的人生哲學——靈魂似乎還活著》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