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在精英與大眾文化之間--關於《校園民謠》的文化解讀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6/1/12 11:12:00

《校園民謠》大約流行於20世紀末的94、95、96年,它由高曉松、小柯等一批北京各大學的在校學生填詞譜曲,由老狼等一幹人演唱,至今依然在大學校園中廣泛傳唱,其中尤以《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上班族》等影響最大。
   應當說,在20世紀90 年代討論流行音乐的話語環境中,以崔健為代表的中國搖滾從一開始就承擔起了叛逆的、反主流的、政治解構式的音樂之外的社會責任。他們那種宏大敘事式的對主流意識形態和精英文化的冷嘲熱諷,不容分說地以一種文化英雄的形象將他們自己推上中國的文化舞臺。另一方面,與之遙相呼應的那些純粹商業性质的流行音樂,因其辭、曲的俚俗、品位低下和過多文化工業的炒做及消費氣息而很難持续引起在青年亞文化圈中的共鳴和呼應。於是,《校園民谣》在這種氛圍中的異軍突起,就显得有些相當的另類和卓爾不群了。
   總的來說,《校园民謠》的大部分音樂曲調繼承了以往流行音樂的主要旋律,但歌詞內容卻有很大区別,它們多以校園生活為題材,以懷舊為主要內容,追忆或記錄校園中逝去或者正在逝去的浪漫與溫馨,風格唯美而且充滿詩意,因而它們大都无可避免地帶有一股淡淡的憂郁气息。也正是這股憂郁,透露出了作為文化符號的"校園民谣"在那種特定時間段裏的能指功能:唯美、拒絕凡庸,但同時並不缺乏熱情與理性,更多的時候是一些自我沈醉式的浪漫抒情,是距離高雅文化或精英文化最近的青年亞文化。在這裏,我們絕不會听到崔健們的焦灼、无奈與憤懣;也同樣不會聽到主流或者精英文化許諾給青年的希望、創造以及信仰。我們所能聽到的,只是現代都市中青年学生的生存境遇,只是這些青年男女的心靈、情感的真實存在及其狀態。所以,它显得特別,它的聲音也更容易透過層層的遮蔽,射入到人們輕易不能觸碰的心灵空間之中。
   於是,《校園民谣》的聆聽者們在被歌曲的詞、曲甚至編配觸動了之後,迅速地與自己的現實生活進行對照,通過對照又產生出強烈的認同感。這樣,"校园民謠"的所指意義也就被設定了:同樣也是以唯美為基調的,一個摒棄公式化与商業氣息的充滿詩意的心靈空間。
《校園民谣》的作者高曉松們當然知道如何來營造這個空間,也當然明白如何來珍視並敘述這個空間。所以便有了《同桌的你》,有了《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當穿著發白的牛仔褲、普普通通的白襯衣,一幅學生打扮的老狼手捧麥克風,絮絮訴說著對"同桌的女生"和"上鋪的兄弟"的記憶之後,他便突然發問道: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記;
   誰把你的長發盤起,誰給你做的嫁衣。……"
   "……那些日子你總說起的女孩,是否送了你她的發帶。……"
這與其說是對少年時代朦朧戀情的繾綣以及對易逝友情的感傷,倒不如說是對這些真摯情感的眷戀,其中也充滿了"願逐月華留照君"式的對青春及青春年代的夥伴的關愛。
   《校園民謠》的产生時代與筆者的大學時代基本同步,大約都在20世紀90年代的中上期。在經歷了巨大的社會變動之后,驚悸的心急需得到溫情的撫慰,重新歸於平靜的校園便適時地为這些心靈提供了療傷的溫床,因此他們便加倍珍惜這校园中的隨心婉轉。他們似乎不大願意谈及就業,因為在他們看來,那將意味著他們自身文化身份的斷裂,意味著各奔東西,意味著在不得不容身的商業社會的逼仄下,孜孜求利的無趣和悲哀。但他們同樣清楚這些都是或遲或早的事,因而他們更願意將自己及時封閉在這個遠離現實的,充滿诗意的狹小空間之中:
   "……外面的世界很大,我卻藏在你睫毛下;
   梦裏的日子很遠,我卻開始想回家。……"
他們就是在這样的心態下刻骨銘心地留戀著自己的校園和其間素朴的精神。
   在這裏,《校園民謠》為它的聆聽者們帶來了一種實在的,置身於日常生活的審美框架之內的心理愉悅:它充滿學生腔的、帶有一點點落寞、一點點孤寂、甚至一點點倔強的姿態,觸痛了那些花樣年華中少男少女的內心中最為柔弱的部位,同時也道出了生活在校園中的青年學生們无法言說的心靈體驗。《校園民謠》的歡喜與哀愁,在它的聽眾那里獲得了最為廣泛的共鳴。從而形成了一套無須證明,同時又不證自明的話語體系中,青年亞文化的心理範式。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這是一種迂回的心理範式。它不至於脫離文化工業強加于人的、力圖操縱和控制人们的大眾文化意識形態,同時又與大眾文化預先設定的"通俗"審美規範、價值標準維持了一定程度的契合。另一方面,由於他們身處校園之內,因而不可避免地受到校園中精英文化的話語渗透和熏陶,使他們几乎是出於本能地帶有一種明確的"自我"概念,從而在為他們所否定的文化因素中确定了自身的堅定形象和文化立場。但值得註意的是,這種在精英文化熏染下樹立起來的文化立場,從一开始就與前者承擔一切、批判一切的關懷方式不同,他們在更多時候所關註的,只是去掉精英式心態中必然內含的拘謹,充分敞開他們自我的感受,直接或者間接地盡力在自身風格中表達个體的、人性化的生活方式及情感體驗。從而使他们在自我的審美經驗、快感範疇等方面保持了自身相當程度的獨立性。也即是说,喜歡《校園民謠》並與之產生共鳴,首先因為它是時尚的,是流行的,是具有大眾文化中消費性質的一部分;但同時,它又是唯美的,是樸素的,是拒絕商业媚俗、歌唱自我心靈中真实空間的,離高雅文化距離最近的青年亞文化的組成部分。它具有商業行為的特征,但本質依然是藝術的。
   這同时又是一種看似矛盾,其實又非常合乎邏輯的心理範式。它似乎在说明,《校園民謠》被那個时期的青年學生們廣泛認同,首先不僅僅是因為詞曲的悦耳動聽,而恰恰在於隱藏於其間的不同於以往流行音樂的對抗商业媚俗、對抗流行市場、對抗大眾情歌的低下趣味,以及它不同於精英文化中嚴肅、刻板的批判精神的獨特個性。
   這樣,《校園民謠》及其認同者們就成為了遊走于高雅文化與大眾文化交叉之處的觀望者。主流意識形態的批判精神在他們的外面,通俗文化的商業意识也在他們的外面,這些都被高高的校園圍墻抵擋住了。他們置身於校園文化的特定氛圍之內,卻又與外界若即若離,他們以最習惯的姿態保持著自己的內心,間或聽一聽晚鐘,看一看夕陽,并請他們最心愛的女生做一個校園中"流浪歌手的情人"(歌名,亦屬《校園民謠》)。
   《校園民謠》的歌手及其认同者們在大多數時候總是远離塵囂的。他們大多出生於70年代,多少經歷了一些時代的變動,但卻並未身臨其境的參與,因而他們不必像他們的前代人那樣 ,從一開始就表達出太多的介入或者突破傳統意識形態的欲望與激情;也不必與他們的下代人一般,以一種扮酷的手法,审時度勢地在商業社會中求新、求變、求時尚與追潮流。所以他们更懂得浪漫,更懂得以歌聲來留守自己素樸的內心。进而在對自己吟唱方式的體認過程中,他們很快便甄定出了自我的文化身份的認同。
   所以,在面對"校園民謠"这一特定的文化符碼时,最終起作用的也就不單純限於《校園民謠》中漸漸凸現的非主流、非商業的因素,同時也更在於它所隱含的對自身的認同者们主體身份的差異確認。因為,在大眾文化意識形態中,社會身份或者文化身份的差別并不在於主體的日常生產活動中,而更在於他們日常生活的消費活動中,即在"消費什麽"的差別中。如前所述,商業化的通俗歌曲一般沒什麽文化品位,而精英文化中的批判意識又顯得過于呆板和劍拔弩張,它們大多不能與這些年青的受教育者在自身動態的、正在展開的文化期待中達到視野的融合。從而使得流行文化的隐性消費就需要使消费者們通過選擇並認同一種与眾不同的、具備獨特精神氣質和韻味的文化形式以及內容,来確認自己不同凡響的欣賞趣味和審美心理,通過它,进一步確認自身的主體文化身份。
作為一個文化個体,"校園民謠"以其洞穿都市青年學生的生存狀態、情感狀態和心理狀態的豐富指稱功能,使它的認同者、欣赏者們在它的召喚結構所開啟的想象空間裏找到了灰姑娘想要的水晶鞋。校園生活的平靜、樸素、但並不缺乏浪漫與詩意的種種特制,全部被統一在一個強大的主體性面前。在這個主體性當中,這些青年學生們不約而同地獲得了一個相對確定的主體身份的認同。那就是,在精英文化與大眾文化的交叉處,按照《校園民謠》中所描述的样子來面對並修飾自己的生活。從此,"校園民謠"的文化特質給予了她的認同者以更加有力的支持,使他们與自己和現實生活間的假象性關系也更加趨於緊密和鞏固,因為他們知道,在茫茫的人世间,還有這樣一種聲音在為自己歌唱,這聲音時時給他們以驚喜,時時撩拨著他們的思緒,又時时道出他們心底難為人道的唏噓。因此既便是淺淺的風花雪月,也讓這聲音落滿了變故,落滿了信手拈來的欲語还休 :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思念一個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
   然後用很長很長的時間,一顆一顆流成了淚。……"
   然而,"校園民謠"的一代人又是極端矛盾的,因為他們總是處在社會的迅速變化之中。70年代、80年代、90年代,正是他們的童年、少年、青年時代,他們從小生長在邊緣意識(指社會意識的非主流化)濃厚的社会氛圍中,因而他們相信善良的價值。但是社會趋向的一次次變幻,使得他们剛剛建立起來的價值觀、人生观一步步地被剝蝕掉,改換掉了,他们往往想要借助彌漫在校園中的精英文化立場,在自己的內心中尋求并建立起一種內在的嚴整和可靠的依托,但同時也分明感受到了现實逼迫下的無奈與紧張。在與現實社會的真實交往中,他們一方面他們很少能像他们所向往的前輩們那樣,站在精英文化的立場上對他們原本就不屑的通俗文化中的商業性敞開進行嚴厲的譴責與駁斥;另一方面,他們又不可能完全割裂對大眾文化為他們預先設定的"通俗"審美快感的參与欲望與情感投入。因而他們常常顯得無所適從,鼠首兩端 。他們同樣渴望愛情,但他們却只能帶給他們的愛人"一間小小的閣樓,一扇朝北的窗",並讓她們"望見星斗",余下的便只能是寫下這樣的信誓旦旦的誓詞:
   "……請讓我為你高歌吧,以後我夜夜難以入睡;
   請讓我為你哭泣吧,在眼泪裏我能自由的飛。……"
最終,他們便不得不一頭紮進校園的母體中,在其間繼續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維系他們自身的情感。
   這樣,"校園民謠"的一代人便成為了过渡年代的過渡體。在他們身上,兼具精英文化和大眾文化所共有的獨特個性,同時他們又不能完全認同精英文化所持的對社会的嚴厲批判態度和大眾文化對文化传統的粗鄙化消解方式,成為兩種文化之間共同的遊離者。也正因如此,他們很難保持在面對外部世界時的自省和自律的思想深度,也不能完全承擔起自己對當下社會的超越性关懷。所以他們天然是感伤的,就像高曉松自己的告白:感傷是他們"終身的殘疾"。然而他们又是唯美的,獨特的生活經歷和环境似乎使他們只相信"美好"的價值,因而也只有他們,才能在兩种文化的夾縫中,在都市校園的氛圍裏,吟唱出如此優美的"校園民謠"。這一代人同時又是边緣體。童年、少年時代,他們是社會變動的邊緣體,青年時代,他們又成了趨利社會的邊緣體。盡管他們當中確也不乏時代潮流中的弄潮兒(如高曉松自己),但真正令他們心弛神往,流連忘返的,依舊是那個"白衣飘飄的年代"裏冬季的校園和校園中溫馨的生活。
   所以,"校園民謠 "的一代人註定了是隔離的:獨特的文化身份,使他们很難以個體的自我來承擔屬於國家的和民族的全部社會以及歷史的內容,從而向精英文化的中心地帶靠近;另一方面,他們又不願或者不屑主動屈從或投好于商業潮流或平民意识,從而失去"校園民謠"作為文化符號的指涉意義。但也正因為有了這種種的隔離,使他们可以沈浸在校園平靜而无太多喧囂的氛圍中,从容不迫地采取一種相對中和的態度和行為方式,以對自身生存狀態的關註來消解精英文化與大眾文化之間緊張對立的關系。所以在他們的歌聲中,從來没有對於歷史的凝重,也從來沒有對未來的焦慮,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是在屬於自己的文化環境中,以自己的意識、能力和文化實踐,在一個相對獨特的關系中確立自身的文化價值,實現自身文化符號的意义。
   明了了這一切,我們才可以理解為什麽他們為什麽會將疲憊、瑣碎、整日奔波勞頓的"上班族"描繪的那樣溫情脈脉:
   "……你有個家妻如玉女兒如花,你是個男人就必須要支撐她;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出門做事不容易,乘車趕路不容易;……
   ……偶爾你也會回回頭,看一看,看一看,放風箏 ……"
   據說,這原本是唱片公司的命題作文,但卻讓这些並未列入"上班族"行列的在校學生們詮釋的如此令人怦然心動,说到底,這依然是他们基本的文化身份和由這種身份帶來的自我意識所決定的自身文化行為的獨特性。
   但是,我們不禁要問,像"校園民謠"這樣并無太多歷史承擔,單純以內容狹小的"文化自覺意識"取勝的文化形態究竟能夠持续多久?實際上,任何一种文化形態的內容都是靠它所擔承的文化重量來支持的,拒絕擔承,實質上就等於拒絕了文化形態自我創生的動力和根源。
   而且,随著新世紀的來臨,中国社會的世界性因素也將会越來越強大,特殊的文化身份认同也將會日益被越來越強大的后現代特征所整合甚至淹没,獨特的生存境遇和歷史也將會成為遙遠的有些虛幻的背景。在這種境况下,"校園民謠"是否也將會失去它作為一個特殊術語和符號的指涉意義呢?它是否也會像其它時尚文化一樣,在消費時代文化工業的籠罩之下,最終走向邊緣化?消失?甚至融入到體制範围內的盈利關懷之中呢?文化的創新之路將由此产生出新的困難,但随之而來的,也必然會是新的方式和新的內容。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遊走在精英與大眾文化之間--關於《校園民謠》的文化解讀》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