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創新思維奏響京劇藝術的時代樂章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標簽:京劇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6/6/19 11:40:00

一、京劇音乐創作現狀的認識
新時期以來,在黨和政府的關心和重視下,京劇藝術得到了很大发展。從1990年底舉办“紀念徽班進京200周年”,至1994年底舉辦“紀念梅蘭芳、周信芳誕辰100周年”,到連续舉辦三屆“中國京劇藝術節”,通過舉辦這些活動,京劇藝術深厚的傳統得到傳承,新劇目的創作得以繁荣。僅這兩年的統計資料表明,全國京劇院團每年新排劇目在百出以上,新劇目的創作數量是前所未有的,而且湧現了一些優秀劇目。這一創作繁荣局面,是建立在編劇、导演、表演、音樂、舞臺美術等綜合创造力逐步加強的基礎上的。其中,作為戲曲藝術“半壁江山”的音乐,在新劇目的創作中所發挥的作用仍是顯著的。在一些新剧目的創作中,作曲家在努力繼承傳統的同時,大膽借鉴和吸收民族民間音樂,拓寬了京剧音樂的表現手段;創造的一些新腔格、新板式、豐富了京劇的聲腔;樂隊中民族樂器、西洋樂器以及電聲乐器的各種組合編制,拓展了京劇的伴奏形式。這些新劇目音乐創作的實踐與探索是可圈可點的。
但是,由於戲曲音樂在戲曲中舉足輕重的地位,其創新發展的水平如何,直接關系一個劇目乃至整個劇種的藝術風貌。因此,在看到成绩的同時,與會者也清醒地认識到,雖然近十多年來,新劇目創作數量超過了以往任何時期,卻始終處在量變之中。中國京劇院著名作曲家張建民認為,這些年來,京劇艺術盡管有一些革新創造,但並未達到質的飛躍,還缺乏能代表這个時代,並且有膾炙人口的唱段可流傳的經典劇目。不少專家認為,當前京劇音樂創作的基本傾向是偏於保守,作品面貌顯得陳舊,缺乏深刻有力、並且可以构成劇種建設“有效積累”的藝術創造。對於這種現狀,戲曲音樂理論家、江蘇省劇目工作室主任汪人元指出,這種保守,既有觀念認識上的问題,也有創造性的實力不足。一方面我們对優秀傳統的認識、繼承不足,更多則是匆忙之中得失與成敗參半的創作呈現;另一方面則是我們失去了五、六十年代曾經有過的、對戲曲音樂事业的大量投入,今天創作隊伍的數量與質量與事業發展之間的距離一直是在不斷擴大。如果說“文革”中曾把改革創新弄到了不改就是不革命的荒謬地步的話,那麽七十年代末我們卻又有過越老越正統的時期;八十年代現代藝術思潮的裹挾中,戏曲再度出現各類滿懷激情卻步履蹣跚的探索創新;而九十年代首届京劇節以來,主要的傾向則似乎又回到了保守。
上海京劇院藝術總監黎中誠感到,在藝術上一些認識上的偏差也會延緩京劇音樂創新的步伐。如有種觀點認為,觀眾的眼睛是求新的,耳朵是守舊的。因此,由於創新的艱難和認識上的偏頗,作曲家也覺得莫如保守一點來得更加穩妥。所以,我們常常在有些新劇目中可以聽到,唱腔寫作仍采用簡便的套腔方法,人物缺乏鮮明的音樂個性和特定的時代感;樂隊編配和寫作中,色彩變化單一,織體運用與唱腔旋律格格不入,甚至於大樂隊齊奏。这些在京劇音樂幾十年的創作中曾經規避過的做法,又回到了今天的京劇舞臺上。
與會專家認為,正確地認识當前京劇音樂的創作現狀,針对創作中的薄弱環節,制定相應的策略,對於促進京劇藝術的創新發展無疑是至關重要的。
二、戲曲音樂的地位及其創作规律的再認識
“以歌舞演故事”是戲曲藝術的基本特征,而音樂又可視為戲曲藝術的灵魂。因為從戲曲藝術的表現形式來說,無論是其劇本结構、舞臺表演,還是劇种風格,無不融會在音樂之中。因此,音樂成為了戲曲中區別不同劇种的重要標誌。不少代表認為,在戲曲藝術的創作發展中,人們常會說“劇本,劇本,一劇之本”。其實,這只是針對一个劇目而言的。而對於一個戲曲劇种而言,決定它的藝術風貌及其水準,則基本是在於它的音乐。作曲家的勞動,是把人物內心情感、情緒外化成聽覺形象,轉換成一種與文學語言對應的音樂語言。首先,必須準確把握文學本的思想內蘊,把握文學本所提供的人物內心豐富的情感和情緒變化的節奏,把握戲劇情節發展中的規定情境。戲曲音乐創作中這種形象思維的創造,又必須以豐厚的生活積累、情感體驗、獨特的人生感悟和嫻熟的藝術技巧為依托。音樂能否與戲曲文學和表演完美結合,並達到和谐統一,將直接影響一个劇目,乃至一個劇種藝術呈現的高低。基於此,有人更願意將音樂創作歸於一度創作。
曾參與過《智取威虎山》、《龍江頌》音樂創作的沈利群以她切身的創作體會提出:音樂是戲曲的靈魂,音樂应該成為戲曲創作中的主導。她說,當年的創作首先是从音樂上突破的,抓住重點場次,重点唱段,通過立體創排,在排練中反復推敲,反復修改,這是符合戲曲藝術創作規律的。對于音樂在京劇創作中的重要作用,中國戲曲音樂學會副會长孫松林指出,能否滿足觀眾的審美需要,音樂是關鍵。他說,京劇音樂突出的問題是:能否寫出精彩的唱段,既是京劇的,又是人物的。他說,這些年創作中雖然好聽的唱腔不少,但能震撼人心的不多。能否真正打動觀眾,關鍵在於作曲家的情感體驗和音樂形象思維是否把握得准,能否準確地傳達出特定戏劇情境下人物內心的情感。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已充分認識到音乐在戲曲中的地位和創作规律。藝術司戲劇處副處長尹曉東認为,在藝術生產過程中,常常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一個劇本可能在作家的心中沈澱了许久,而一旦脫稿投排,則要求作曲家在短時間內拿出,沒有給予作曲家較充裕的思考與創作時限,带來的後果是,作曲家倉促上阵,來不及深思熟慮和仔细推敲,作品的質量難免大打折扣;此外,在創作的必要投入上,作曲家常常受到諸如樂隊編制不全、排練時間短等客觀因素的制約,對於演唱者和樂队的體現,更談不上精雕細磨。這种不該發生的、嚴重違背藝術規律的现象有較大的普遍性,其中既有體制上的弊端,也有認識上的誤区,這對與藝術的創新发展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
與會者還從京劇獨特的審美取向加以分析,認為有許多戲雖然已绝跡於舞臺,但其中的精彩唱段仍是膾炙人口。大家一致认為,必須清楚地認識到音樂在戲曲中的特殊地位,很好地把握這一藝術規律。
三、科學和理性地總結“樣板戲”音樂創作的成功經驗
回顧上個世紀50~60年代直至“樣板戲”的音乐創作實踐,與會代表普遍認为,這一時期,是京剧音樂創作由民間性向专業性逐步轉變的時期。新文藝工作者的加盟,現代作曲技法的引進,極大地推動了京剧音樂表現方式的革新與創造,把古老京劇帶入了一個嶄新的境界。比如:以塑造人物为音樂形象的出發點,追求音乐節奏與整體舞臺節奏的和谐、統一;追求人物唱腔的性格化;體現音樂的時代感。這種種著力於音樂創作中帶有根本性的突破,促進了戏曲中音樂性與戲劇性的有機融合,極大地拓展了京劇音樂表現現代生活的能力。尤其是,如主題動机、和聲、曲式、復調、配器等現代作曲技法的成功運用,中西混編樂隊配制的音響效果所產生的聽覺沖擊力和強烈的震撼力;極富藝術創造力的前奏曲、幕間曲等器樂曲的写作;樂隊在音色、音區、音域上的對比,多聲部和聲織體的立體呈現等諸多方面藝术表現力的拓展,都是全新的創造。这些創造使古老的京劇達到了一次藝術上質的飛躍,“樣板戲”音樂創作成就对於京劇音樂的創新發展具有裏程碑式的意義。
由於“样板戲”與“文革”政治的联系,致使很多人至今对“樣板戲”的藝術問题諱莫如深。沈利群以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訴大家,“樣板戲”是眾多音樂工作者集體创作的結晶。對此汪人元也指出,不要回避對“样板戲”的研究,以往的創作經驗、教訓,應成為今天創作的重要基石。“樣板戲”辩證地認識“戲”與“曲”的關系;改變了傳統戏曲中聲樂與器樂極度不平衡的狀態;重新解決現代戏中唱、念統一的問題;整體劇種風格的把握同作品個性化的追求等,這些音樂創作的成功經驗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對於今天的創作仍具有一定的啟示作用。與此同时,對“樣板戲”時期集中優秀人才集體攻關的創作方式,我們也不斷然拒絕。透過科學、理性的分析,我們應該看到,“样板戲”音樂的創作方法對于今天的創作實踐,仍有許多經驗值得借鑒和吸收。
但是,在認真總結“樣板戏”音樂創作成就的同时,也應看到其局限性和不足。“樣板戲”中為表现人物形象的“高大全”,不少唱腔一味走高音,難度太大的大段唱腔不易在群眾中流傳。天津京劇院作曲家李鳳閣認為,京剧現代戲音樂創作有幾種模式:時代色彩音調貫穿;人物主題音調提炼與貫穿。到底用傳統的“流派”唱腔貫穿,還是用人物主題音調貫穿,如何選擇,其實還有多種方式可以嘗試,要因題材和內容而定。不少代表還強調,我們對“樣板戲”的音樂創作方法不能生搬硬套,當前更應註重適應當代觀眾審美心理的需求。“樣板戲”創作經驗值得借鑒,但它又不是唯一的模式,我们不能拘囿於一種創作模式。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遵循傳統應與創新發展並舉
傳統是一條流动的河。傳統是一代又一代人创新成果的匯聚,今天的創新也将凝聚成明天的傳統。京劇藝術傳統應包括整個發展歷程中各階段藝術實践的成功經驗,既有老傳統也有新传統。京劇音樂的發展正是在遵循舊傳統與創造新傳統中,不斷賡續、遞進,追隨時代前進,永不消歇。
關於繼承與創新辯證統一的話題,作曲家們的發言似乎更帶有可操作性。曾參加京劇《智取威虎山》、《曹操與楊修》等劇目音樂創作的上海京劇院作曲高一鳴,從多年創作實踐中悟出,我們恰恰是對传統認識不足,往往在還不了解時輕易否定或扔掉了傳統中最寶貴的東西。參與過京劇《沙家浜》作曲並在近幾年有新作的北京京劇院作曲家陸松齡,對繼承與創新更有切身體會。他認為,京劇唱腔寫作中,抒情的運腔大有可創新的余地。既要遵循規律依字行腔,又可在文學句逗與音樂句逗間求得變化的統一。多年來作曲家因拘於依字行腔,对一些板式尾腔只在唱法上略有出新,少有旋律上大的发展。他還指出,新編劇目與傳统戲音樂風格的截然不同,在於它們的唱詞語言不同。相應的音樂語言、節奏,也要適應時代語言、節奏的要求去突破。要打破舊框框,大膽吸收同時代其它藝術品種的精华,來充實本劇種的音樂。但吸收外来因素時,又要時刻把握住本劇種的音樂特色。南京市京劇團作曲家《胭脂河》的作曲續正泰認為,京剧傳統戲程式如板式、落音、調式等基本形態較固定,而許多新創劇目的唱詞已打破格律,音樂創作中就會有很大的自由度。作曲者不必嚴守上下句、落音等傳統格律。北京市京劇院朱紹玉是一位有強烈創新意识的作曲家,他認為:戲曲音樂的发展,應隨著時代審美心理而變化。近年來黃梅戲、越劇這些地方劇種廣受歡迎,表明了時代的審美需求。京劇創作劇目中不能沒有實驗性的、更能讓年輕人接受的劇目,這是不能回避的問題。要研究觀眾心理,京劇的發展,不能拒絕青年觀眾。江蘇省京劇院作曲家汪人立指出,每一件成功的京劇音樂作品都可以讓你看到,它是在傳統的光华中閃爍的一個亮點。成功的戏曲音樂作品必然是新與老的對立統一體。老,即傳統剧種風格和傳統神韻的根;新,即作品所體現的人物性格、情感和時代氣息。新與老的完美結合,構成了戲曲音樂作品獨特的個性和品格。新與老的結合中“度”的把握,是作品能否成功的關鍵。新的不一定就是好的,但好作品必定具有新意。
研讨會上,著名編劇鄒憶青,著名導演李學忠結合自己的創作實踐,對於京劇音樂如何繼承和創新發表了看法。戴英禄指出,對於藝術表演團体首要任務是創作,對於创作來說首要的是創新。有很多老藝術家在創新方面也是很超前的。如大家都知道的,关肅霜先生在《黛諾》中的那段[南梆子],糅進了少數民族民歌音調,就是創新的範例。《紅燈記》作曲也吸收了方方面面創作力量,所譜写的唱段及整出戲都是不斷打磨、多方積累,最後取得了較高的成就。“樣板戲”以後創新並沒有停頓。現代戲如《蝶戀花》、《駱駝祥子》、《華子良》等都是成功的作品。
研討會還邀請了從事西洋音樂和民族音樂的作曲家,他们從京劇音樂如何與西洋音樂和民族音樂相互借鑒吸收發表了意見。曾以戲曲音樂为素材創作過不少民族器樂曲的吴華認為,上個世紀50年代後期到60年代前期,是從传統戲曲音樂過渡到現代戲曲音樂的重要時期。現代音樂作曲手法的引進,使這一時期的戲曲作品面貌一新。60年代後期創作的交響音樂《沙家浜》、鋼琴伴奏《紅燈記》等大型音乐作品,都應屬於現代戲曲音樂。近年來,戲歌的出現和京胡等戲曲器樂獨奏音樂會的出现,表現了現代戲曲音乐創作活動的多方位發展的態勢。戏曲音樂走向音樂廳和廣播電視等多重空间,讓人們看到中國戲曲中潛藏的丰厚音樂資源。東方歌舞團作曲家趙石軍,近年為京劇音樂交響化做過不少探索,他認為,京劇音樂創作可以有多種思維,可在調式交替、調性暫離等多種探索中開拓思路,並在建立立體思維的同时,嘗試京劇音樂創作的多种可能性。
五、培養人才與隊伍建設迫在眉睫
對於京劇創作人才来說,編劇、導演、舞臺美術等方面雖然都存在著人才短缺的問題,但音樂創作人才的短缺顯得更加嚴峻。六、七十年代培养的作曲人才,現在成為了支撐當代京劇音樂創作的中堅,但他們大都年屆花甲,甚至有的已逾古稀。环顧四野,放眼搜索,30至40歲年富力強的接班人,更是寥若晨星。卓有成就作曲家的年齡老化,中年作曲人才的斷檔,青年人才的不斷流失,戲曲學院作曲專業的生源的不容樂觀,所有這些,成為了與會代表最感憂慮的問題。京劇音樂博大精深,積淀豐厚,作曲者首先需要吃透傳统。不僅要熟悉不同聲腔、曲牌、板式、調式等京劇的基本程式,還應了解不同行当、不同流派唱腔的風格,以及不同演員的藝术個性;傳統京劇的各種鑼鼓經也必須爛熟於心。與此同時,作曲者還必須掌握現代作曲技巧,具備高度綜合的能力。因此,培養一个合格的京劇作曲人才並非一朝一夕的事。對此,中國戲曲學院音樂系主任朱维英坦言,戲曲學院作為全國唯一的戲曲高等學府,加緊培養,並且竭力造就出唱腔寫作與音樂配器甚至指揮兼擅的京劇音樂創作人才,已是迫在眉睫。與會者深深感到,如果沒有一批高素質、高水平的音乐創作隊伍,要實現京劇音乐的創新發展是不可想象的。
與創作人才相關的是樂隊的隊伍建設問題。現在大多數院團沒有一個能胜任創作劇目演奏任務的基本樂隊建制,因此不少作曲家在實际創作中,時常要遭遇“巧婦難為无米之炊”的尷尬。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作曲家的创造性。
六、當代京劇音樂創作如何取得突破性進展的思考
江總書記告誡我們,對中華民族豐厚的文化遺產“必須結合新的實踐和時代的要求,结合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積極進行文化創新”。“一个民族要興旺發達,要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不能沒有創新的理論思維”。“文化創新”和“理論思維创新”,這正是經濟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發展時代賦予每一個民族藝術工作者神聖的歷史使命。
研討會上,針對目前京劇音乐的創作現狀,代表們表現出強烈的憂患意識。紛紛提出,要使京劇音樂創作取得突破性進展,首先是要用创新的理論思維,從發展民族优秀文化的文化戰略高度上的提高認识;其次應在組織創作的方式上有一些新思路,新辦法。对於即將實施的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沈利群、汪人元等人的觀點更是代表了与會不少專家的思考,他們提出,今天我們可能需要更多地集中集體的智慧,在專业性不斷提升和轉換的過程中,匯集更多的優秀人才,把最精彩的創造力集中起來,做一些集體性、實驗性的攻關。因為戲曲藝術的深厚傳統是多少代人積累而成的,在傳統的基礎上不斷積累,不断添加,不斷創新,這是中國戲曲創作的優秀傳統,不見其首,也不見其終結。因此,我們今天在高度強調京劇音樂創作專業化的時候,要在京劇音樂創作上獲得突破性進展,從而對本劇種的建設形成有效積累,就不能完全靠各地自由生長。張建民認為,戲曲史上京劇藝術發展有過三次質變過程,一是京劇的形成時期,二是京劇多種流派形成時期,三是京劇“樣板戲”創作時期。我們期待著隨著時代的發展,几年或幾十年後,能出現新的質變。那時可能出現多極化、多形式、多風格、多組合、多變化的藝術形態。大家普遍认為,應以實施“精品工程”為契机,創作出更加深刻有力地反映時代風貌的精品力作,讓當代中國優秀的民族文化為世界文化寶庫做出新的貢獻。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用創新思維奏響京劇藝術的時代樂章》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