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另類音樂現狀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標簽:音樂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袁越
上傳時間:2006/6/16 8:56:00

有許多1994年後出國的人很關心中國的另類音樂。他們知道崔健是誰,經歷過“唐朝樂隊”、“黑豹樂隊”的興盛,目睹過被称為“魔巖三傑”的張楚、竇唯和何勇的突然雄起,喜歡過以老狼為代表的所谓校園民謠。他們出國後,馬上被諸如專業住房獎學金之類的俗事兒纏住了身,沒別的心思想別的事情了。可某一天他們在看《世界日报》國內娛樂版的時候可能會突然問自己,中國的另類音乐現在怎麽樣了?本文就試圖對這个問題作一個簡要的回答。
  在本文中,“另类音樂”是指不被主流音乐和媒體接受的音樂種類,其內容總是隨著時代的變化而不斷變化著,二十年前很另類的港臺音樂現在已經和黨八股式的晚會歌曲(還有所謂“公益歌曲”)一樣成了主流音乐,它們控制了整個中国流行音樂的格局。本文中我把所有遊離於這一體制外的音樂種類都叫做另类音樂。
  由於政府對媒體的嚴格控制,國內流行音樂的種類比國外要少多了,稍微“不合口味”的音樂就上不了廣播电視,更別說參加各類影響面很廣的晚會了。從某種意義上讲,這一障礙對另類音樂的發展未尝不是件好事,因為它們在上不了電視的同時,也擺脱了大眾口味對它們的左右。不過,最近一二年有越来越多的另類音樂開始嘗試進入主流市場。國內權威的《音像世界》雜誌甚至從今年開始,每月出兩個不同的版本,一本叫“In”,專門介紹國內外的另類音乐!但願最近國內的這股“另类熱潮”對繁榮中國的音樂市場能起到積極的作用。
  說起中國的另類音樂,十年前只有傳統搖滾樂這一類。這幾年情況大不相同了,許多音樂人開始尝試新的音樂種類。下面我將分類介紹近幾年出的幾張較為出色的另類音樂唱片。

  第一類,傳統搖滾樂。這種在十年前很另類的音樂現在大有通俗化的趨勢。國內以“零點”為代表的搖滾樂队正在呼應著臺灣的伍佰,为一直較為“陰性”的中國主流音樂插圖配上一些硬漢形象。在這樣的背景下,下面要介紹的這幾張專輯就顯得尤其可貴。

  一,許巍《在别處》(1997)。這張專輯裏的所有歌曲均出自長相很陰柔的許巍之手。他的歌詞寫得特別憂傷,讓人觉得這個人就快要絕望得自殺了。比如在那首出色的《我思念的城市》裏,許巍唱到:

  我思念的城市已是黃昏
  為何我總對你一往情深
  曾經給我快樂,也給我創傷
  曾經給我希望,也給我絕望
  我在遙遠的城市,陌生的人群
  感覺著你那遙遠的憂傷
  我的幻想……

  我每次聽到這首歌時,都會不自覺地想起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那個我曾經十分熟悉的城市。
  在音樂上,這張專輯的成就是令人驚訝的。幾乎每一首歌曲的曲調都非常好听,非常唯美。《超載樂隊》的吉它手李延亮在這張專輯裏有出色的表現,但更值得一提的是制作人張亞東。現在已是華語樂壇紅人的張亚東貢獻了不少神來之筆。我認為它應該是1997年中国樂壇的最佳專輯。聽過它之後你一定會對中國搖滾樂產生一種全新的感受。

  二,李傑《誰都看見了希望》(1997)。與《在別处》相反,這張專輯充滿了樂觀明亮的色彩。專輯文案稱李傑是“中國第一個具有後现代主義傾向的音樂人”。但在聽完這張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的專輯之後,你絕不会把李傑和那個叫 後什麽……”的古怪名詞聯系在一起。
  這張專辑裏的歌都寫得很美,很飄,歌詞也沒什麽晦澀难懂的地方。它的與眾不同主要表現在配器上。裏面不但有傳統搖滾樂常用的吉它貝司鼓這“老三樣”,還大量使用了MIDI,以及中國鑼鼓、笙、笛子、塤、琵琶、嗩吶等民樂樂器,再加上李杰那幾乎可被當作一種樂器來看待的清亮的嗓音,以及他很有民族韻味的婉轉的唱法。这些元素被和諧地結合在了一起,使得這張具有鮮明時代感的唱片同時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可惜這張极具創新精神的專輯在當時的中国既沒有得到主流社會的肯定,也没有贏得正在對歐美另類朋克音樂模仿得十分起勁的前衛青年的好感。但我預言這張唱片的意義總有一天會被人們意識到。

  三,子曰《第一冊》(1997)。《子曰》是北京的一個三人樂隊,以主唱、詞曲兼貝司手秋野為核心。這張專輯的出版本身就是一個奇跡,因为裏面有多首意義深刻而又“敏感”的歌曲。比如第一首《乖乖的》,歌詞講一個當兒子的很想跟爹爹說說心裏話,可每次還沒張口,爹爹就會往儿子嘴裏塞一塊糖,然後就教育兒子要珍惜老子拼了命才掙到的好日子。可兒子還是有話要說,結果就挨了老子一個大嘴巴!最後兒子終於憋不住了,說出了一句大實話:“爹給我的那塊兒糖啊,它亚根兒就不是甜的!”這首歌還有個有趣的特點,就是秋野在模仿“爹爹”講話時用了誇張的天津方言,他顯然是在嘲弄這個“爹爹”,以及其他所有操著方言的 “爹爹”們,其效果是相當明顯的。
  在另一首更絕的名叫《大樹》的歌曲裏,秋野描述了一個北京隨處可見的大院”,院子中央长著一株巨大的槐樹。院子裏的人全都仰仗這株大樹生活。可有一天天氣突變,電閃雷鳴,大樹搖摇欲墜,終於顯出了本來面目,這时秋野唱到:

  這個院子的周圍住的可都是我至親的家屬
  生存到今日全依賴於这株可靠的大樹
  現在才看到它竟隱含著異端且如此的恐怖
  如今想鏟除卻太难了後悔怎麽不在當初呢?

  聽到這樣巧妙的歌词真是一種快感。
  獨裁统治和新聞自由固然是一對敵我矛盾,但對於藝術創作來說,思想钳制和創作自由則更象是一對聚了吵,分了想的歡喜冤家。嚴格的新聞管制雖然干擾了藝術家的創作自由,但這种幹擾有時卻會造就出優秀的作品來。沒有这種管制,許多歷史上絕妙的好作品就失去意義了。臺灣過去出了個羅大佑,現在则只能出伍佰。而中國大陸的藝術家在這方面實際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應该好好利用。
  在革命根據地編快板的那叫宣傳隊,而留在大上海宣传革命思想的才是藝術家。

  第二類,布魯斯。港臺雖然也有不少人在唱布魯斯,可那都是現在流行的所謂“節奏布魯斯”(R&B)。下面要介紹的幾位大陸藝人唱的是經典的布魯斯,這類音樂很少有港臺藝人染指。這到底是因為香港臺灣的老百姓日子過得太舒服了,還是什麽別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一,鮑家街43號《鮑家街43號1,2》(1997,1998)。這支樂隊的成員大部分來自位於北京鮑家街43号的中央音樂學院,很自然地,他們的音樂也以技巧見長。他们97年出的那張《1》是中國第一張具有純正布魯斯味道的專輯,這首先得益於主唱汪峰那中國男歌手中少有的低沈粗獷的嗓音,樂队吉它手龍隆那出神入化的技巧更是為這張專輯添色不少。該專輯裏的多首史詩般的長歌尤為出彩。其中,“晚安,北京”是近幾年來中國樂壇少有的力作。歌中唱到:

  我將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著國產壓路機的聲音
  伴著傷口迸裂的巨響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這首充满悲觀情緒的歌曲似乎唱出了一部分大陸青年的心聲,當年在許多“另類青年”中受到狂热的崇拜。
  嚴格地說,“鮑家街43號”的音樂除了幾首歌外並不是純粹的布魯斯,而是有著藝術摇滾的風格。在他們的第二张專輯裏這種傾向更加突出,裏面非但找不出多少布魯斯的影子,而且大多數歌曲如果稍微軟化一點的話就会變成出色的流行歌曲。結果這張专輯遭到另類青年們的一致诋毀。其實他們只要仔細研究一下鮑家街43號”的歌詞就會發現,這支樂隊骨子裏沒有一點受壓迫的黑人的影子,他們是一群對現實不滿的知識分子,在他們的呻吟聲中充滿了知識分子特有的清高(如那首《李建國》)。他們為了表現布魯斯的憂郁,有意識地創作了幾首頹廢的歌曲,把自己描繪成徹頭彻尾的失敗者。可他们沒有意識到,真正的布魯斯式的悲傷都是帶有一點苦中作樂的味道,是受壓迫的小人物們一種機智的反抗,其本質更象是電影《活着》裏葛優為皮影戲的伴唱,或者是候寶林在相聲《改行》裏描繪的那些被迫改行的戲曲藝術家們在賣菜時即興的吆喝。從這一點上說,“鮑家街43號”樂隊對布魯斯的模仿只是形式上的。

  二,杭天&樂隊《我的心是油炸的蠶豆》(1999)。這才是一張真正具备布魯斯精神的專輯。主唱杭天本來是一名外地來京的大學生,畢業後開始在京城的酒吧裏賣唱。後來他迷上了布魯斯,並沈溺其中四年,终於出了這盤帶子。整张專輯在音樂上極富韻味,演奏者都很有功底。不過最值得人們註意的是專輯裏的歌詞。杭天站在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立場上,唱著普通老百姓最关心的事情,歌曲裏充滿了來自民間的智慧,來自人民的心聲。請聽他唱的這首《我希望》:

  我希望,我們能用努力,改變生活
  我希望,大家的後門都一樣多
  我希望,外地人和北京人長得一樣
  我希望,淘氣的孩子不怕爸爸的腿
  我希望,女人能自由地拒絕男人的嘴
  我希望,我能不再喊爺爷萬歲
  我希望,沒人能夠呼风喚雨
  我希望,我能随便發點牢騷,安慰自己
  我希望,所有人能住上暖氣樓房
  我希望,飛鴿和寶馬别互相罵娘
  我希望,大學生的母親們,能把帳還清
  我希望,真誠比名氣,更让人感動
  我希望,公正比權利,更有力量!

  象這樣讓人聽後拍案叫絕的歌曲還有许多,其主打歌“比比爸爸”還上了內地許多地方的流行音樂排行榜。我真希望這样的專輯今後不再屬於只有少數人才欣賞的另类音樂。我個人認為這是中國1999年度最佳專輯。

  三,节奏之犬《節奏之犬》(1999)。這是一張讓人驚訝的唱片,因為她聽起來絕對不象是中國人作的。該樂隊是一直活躍於京城酒吧的一支布魯斯樂隊,鋼琴孔宏偉,吉它埃迪,薩克斯手金浩以及鼓手貝貝都是響當当的人物。但最令人驚訝的是主唱兼貝司手張嶺,他曾留學澳大利亞,整張唱片裏他全部用英語演唱,不但發音十分地道,而且他的嗓音還具有老黑歌手們獨特的沖勁兒。你若放這张唱片給美國人聽,我保證沒人能聽出這是“美的因拆吶”。這批人如果到了美國,他們也一定能在这裏的酒吧裏生存下來。
  不過,这張唱片有兩個不足之處。其一,裏面有多首歌曲引用了美國爵士樂史上的一些經典曲目的動機,但沒有在內頁裏註明出處。其二,裏面幾乎所有的歌詞都是他們自己創作的,但顯得嫩了點兒。不知為什麽,雖然已經有很多華語歌手寫過或唱過英語歌,但英文水平大多不高,我能想到的只有臺灣的齊豫與大陸的蔚華這兩為位女歌手能算是優秀,其余都只是將將及格而已。

  第三類,朋克樂。九十年代中後期北京出現了一批朋克樂隊,他們從形式到內容都對老搖滾作了一次徹底的顛覆。媒體管他們叫“北京新聲”。至於為什麽這些樂隊大都選擇了朋克,分析起來很有意思。
  眾所周知,朋克樂起源於七十年代的英美,是一批不被社會所接受的邊緣青年們發泄不滿情緒的一種手段。很多人都認為朋克的特色就是反抗,但我認為事實並不是這么簡單,搖滾樂一開始也是充滿反抗色彩的,但兩者之間有着很大的不同。
  我認為朋克樂有兩個独特的地方。第一,朋克樂反技術,一種說法是,你只要會彈三個和弦就可以上臺演出了。第二,朋克樂反商業。這兩點相輔相成。朋克樂本來就是边緣青年人用來發泄的,用它來賣錢不就褻瀆了朋克精神了嗎?既然朋克樂只是用來发泄的,誰還會自找麻煩,整天練琴?朋克的這兩個特點一綜合,你就不难明白為什麽當初幾个著名的朋克樂隊都沒能維持下去:一出名,朋克的特點就必然會喪失,而真正的朋克樂隊都應該是你我不知道的。所以,朋克乐自身的特點決定了它沒法走出這個怪圈。
  北京的朋克樂队也是這樣。首先,他們都不是“無產階級”,有相當多的人甚至出身於富裕家庭。他們投身音樂完全是尋求刺激。那麽還有什麽比簡單的朋克更能吸引他們的嗎?另外,還有相當多的人組樂隊是要出名,朋克樂能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進入角色,當然成了這批人的首選。他們總是一边在酒吧裏反抗著一切,一边積極地尋找唱片商。一旦被签,他們立刻就開始排練,創作,以期唱片能賣個好价錢。所以,大部分的北京朋克都立刻走上了“流行朋克”(這個詞是典型的Oxymoron)的道路。但是,這種角色的矛盾並不妨礙一批出色唱片的誕生,也不應該妨礙我們去欣赏它們。作為聽眾,有時對藝術家分析過頭往往就會失去樂趣了。下面我就介紹兩張很有代表性的朋克唱片。
  一,地下嬰兒《覺醒》(1999)。這張唱片裏的朋克十分“正宗”,音樂簡單而富有沖击力,歌詞似乎在否定生活中的一切。你要是喜歡真朋克,這張唱片是首選。“地下嬰兒”其實上是高幸高陽兩個人的樂隊。這兄弟倆出身富裕家庭,沒有(不用)工作。他們都染了一頭金發,平時不是騎著摩托车在北京街頭呼嘯而過,就是在家唱朋克過癮。他們是北京新朋克的代表人物。相似風格的樂隊還有“蒼蠅”,“舌頭”和“盤古”等。
  這張專輯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打歌一反常態地講究起旋律來。這首名為“覺醒”的歌曲非常出色。歌詞是這樣的:

  讓我徹底安靜
  好象社會離我已遠
  不再有語言
  不再有人煙
  再讓我徹底爆炸
  我要把我的熱血
  都通通拋在這旗幟上面

  它到底要說什麽,還是你自己體会吧。

  二,麥田守望者《麥田守望者》(1998)。這是另一類走流行路線的朋克樂隊的最佳代表。他們的音樂有股英國味兒,吉它短促而清亮,節奏快而機械,演唱則相對含蓄。他们的歌詞也有一些不痛不癢的憤怒,但更多的是反映當代青少年那種既要反抗,又沒什麽“沈重” 的使命感的游戲態度。比如那首著名的“無题”,你說它在唱什麽?

  夢中蝴蝶無法捕捉
  夢象羽毛一樣墜落
  夢無題,也無日期
  恍惚之中的誘惑
  美麗它可望不可及
  在眼前,卻遙遙無期
  我走走,我停停
  這轉動的世界
  讓我想你的模樣和一個什麽樣的自己

  這歌詞一點也不朋克,倒象是一首朦朧诗。
  真正使這張專輯成功的是它的旋律。裏面有不少歌曲的旋律都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奇妙的美。就象這首“無題”,每次我聽它時都会希望音樂不要停下來,因為它實在太美了。制作人為了追求朋克那種短小的特點,硬是只讓它延續了不到四分鐘,糟踏了一首好歌。
  “麥田守望者”在換了吉它手之後於2000年又推出了一張新的专輯。這張名為《Save as…》的專輯徹底擺脫了朋克的影響,聲音變得完全流行化了。歌曲的旋律依然好听,可那股青春的氣息則一点也找不到了。不過我想這可能正是他們當初想要作的。
  與“麥田守望者”乐隊風格近似的還有“清醒”,“花兒”和“新褲子”等一批流行朋克樂隊。他們都標榜自己不關心政治,只是在“玩兒”。他們的歌词也都極力試圖貼近當代青年人的生活,把諸如計算機、電子遊戲機、談戀愛、上网和逛舞廳等通通唱進歌裏。再對著代溝罵上幾句,一群沒心沒肺的所謂新新人類的形象就會立刻出現在聽眾眼前。
  這群北京新聲音樂人當中,樸樹有點特別。聽完他於1998年出的那張名為《我去2000年》的專輯之後,你肯定不會相信這些歌都是他一個人寫的。這裏面有淒美到極致的“那些花儿”、“召喚”,還有另類到骨子裏的“New Boy”、“活著”,甚至還有一首俄羅斯風格的“白樺林”,似乎他是在設法討好每一個人。如果他真是這麽想的話,那他成功了。樸樹現在已是中國最紅的歌手之一,而且還和国際著名的華納唱片公司簽了約。可我想他沒那麽老谋深算。這些看似自相矛盾的歌曲反映的其實就是這個性格孤僻的樸樹,以及許多象他這樣的新新人類的真實的內心世界。這張唱片的成功恰恰是因為它準確地把握住了时代的脈搏。

  第四類,電子音樂。在當今歐美流行歌壇,電子音樂越來越火。这首先要歸功於計算機的普及,以及舞廳正迅速地取代酒吧,成为新新人類的休閑場所。在中國,這兩個條件在大城市裏也都具備。其次,電子音樂不適合現場表演這一特點曾經是阻礙它在歐美普及的重要原因,可中國聽眾本来就不習慣聽現場,接受起來反倒更容易。所以說,電子音樂在中國應該有很大的市場。
  影響中國電子音樂發展的最主要原因是合格藝人的缺乏。他必須是既懂音乐又精通計算機的全才,這樣的人在當今中国還很少見。幾年前只有王勇結合中國傳統樂器和電子合成器制作的那張《往生》可算是一例。但近幾年國內出了幾個這樣的人材,他們作出的音樂已經具有國際水平了。

  一,超级市場《模樣》(1998)。這支來自北京的名不見經傳的樂隊一出手就迎來了滿堂彩。整張專辑以純電子音效加上經過特殊處理的模糊的入聲為主,其電子手法不見得特別专業,但卻恰到好處,許多歌曲都具有濃厚的迷幻色彩,相當“Haunting”。最出彩的是,專輯裏幾乎所有歌曲的旋律都很好聽,作成流行歌曲的話也一定能成功。1999年乐隊又出了一張名為《七種武器》的專輯,其音效極具現代感,奇特中透出幾分詭異。歌曲虽然整體上不如上一張唱片出色,但仍不乏優秀的作品。這两張專輯值得大力推薦。

  二,王磊《春天來了》(1998)。王磊是旅居廣州的四川人。多年來一直堅持用簡陋的四轨機作著完全個人化的音樂,唱著流浪異鄉的外地人的苦悶。形容他的作品有一個字最貼切:邪。比如這张唱片,王磊包辦了词曲編唱奏錄混監等幾乎所有的工作。在音樂上他大量使用鼓機和合成器等電子設備,音响效果十分摩登。歌詞方面則充滿了王磊式的黑色幽默,似乎來自民間,可又透著股痞勁兒。比如這首標題歌曲,歌词如下:

  春天已來了,交配的季節已到了
  我看见你笑了,你的笑把我吃了
  好久沒有愛了,没愛的身體病了
  你是治病的一副藥,提濃(膿?)解毒就見效

  再比如,在一首名叫“四川方言”的歌裏,王磊用正宗的四川方言,在激烈的電子鼓點伴奏下,“說”了一首歌,描繪了一個四川三口之家吵架的情景。那些非四川聽眾會覺得很滑稽,可我想這首歌是會让一個出門在外多年的四川人想家的。王磊再一次讓我們體會到方言的無法替代的力量。
  關於電子音樂,我還要補充一句。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音樂人開始在編曲中使用合成器,采樣器等電子設備,比如崔健的《無能的力量》,竇唯的《山河水》等。但在這類音樂中電子音只是起了點綴,或者省錢的作用,主力還是吉它等真樂器。所以它們不能算作是純電子音樂。

  第五類,新民歌。近幾年來,有越來越多的音樂家開始探索中國民歌的出路,他們有的從和聲方面,有的從曲調方面,更多的人則從歌曲內容方面开始探索,試圖尋找一條中國民歌現代化的道路。張廣天是這方面的先驅者之一。下面介紹幾張新民歌的代表作品。

  一,張廣天《現代歌曲專輯》(1993)。這張專辑大部分歌曲的制作都是失敗的,張廣天太過刻意地尋求專業性,結果把原歌的棱角都磨平了。但這個缺點遮不住歌曲本身的光芒。張廣天首先是一個詩人,他寫的歌词人文色彩濃厚,同時又充滿激情。他同時又是個天才的作曲家,他寫的曲調都非常上口,有股濃濃的中國韻味。這张專輯當年沒有多少人聽到過,今後几年內恐怕也不會有什麽起色,但我敢打賭說,這張專輯,或者说是這些歌曲的光輝遲早會被人們发現。
  最近幾年,張廣天開始涉足戲劇界,為轟動京城的戲劇《戀愛中的犀牛》和《格瓦拉》寫配樂。他的政治觀點越來越左傾,越來越激進。但他並不是在附和政府,而是站在他認為的人民的立場上對时事進行批評。當今中國社會其实十分需要這樣的批评。
  他的新創作在数量上不是很多,但質量絲毫不亚於當年。請聽他創作的歌曲《福音》:

  你們父親他走了可是他还要回家
  他把鑰匙交給了你們中間的那個人
  他為你們分派好了各自的工作
  他留下了吩咐要你們照看你們自己
  也許現在他正在回家的路上
  也許今天晚上他就會把門敲开

  你們是鹽卻不鹹,你們是燈卻不亮
  你們誰也看不見
  你們是血卻不紅,你们是劍卻不鋒利
  你們誰也不在乎
  你們是樹不開花,你们是花不結果
  你們誰也無所謂
  你們是人不相愛,你們有爱不追求
  你們誰都不相信
  就象這樣靜無聲息已經過去了幾千年
  就象這樣人去人來沒有什么根本改變

  你們其中那些虛心的人有福了
  這是因為神聖的天國是他們的
  你們其中那些哀慟的人有福了
  這是因為他們將獲得最大的安慰
  你們其中那些渴望愛情的人有福了
  這是因為他們將得到永恒的生命

  夜色已降臨
  先知的手在墙上晃動
  留下了至理名言

  真希望能尽快聽到他的新專輯。

  二,黃金剛《吟唱生涯》(1995)。黃金刚是一個流浪歌手,曾去西藏新疆旅行、賣唱。他的歌曲明顯地是站在普通老百姓的立場上,為老百姓創作的。這張專輯在制作上與張廣天的那張有同樣的毛病,但歌手的真誠還是非常讓人感動的。黃金剛在北京遇到張廣天後,兩人曾一起探討過漢藏語系民歌的发展問題,但不知為何沒了下文。
  近來张廣天又在北京發現了一批新民歌手,如楊一、何力、洪啟、丁东傑和馬爾木江等。據說他们正在醞釀一張合集,準備集體在世人面前亮相,讓我們拭目以待。

  第五類,女性歌手。總的來說,中国女歌手中走另類路線的不多,所以單列為一類。

  一,蔚华《現代化》(1995);《酸雨》(1999)。蔚华原是個英語播音員,後改玩搖滾。自1995年的那張《現代化》開始,她又走上了類似美國所謂创作歌手(Singer-Songwriter)的道路,創作了一批反映女性內心世界的歌曲。兩張專輯的伴奏部分都由北京的一批老資格的錄音棚樂手負責,水平很稳定。值得一提的是她創作的英文歌曲,遠比所有中國男歌手們写的都好。

  二,朱哲琴《阿姐鼓》(1995);《央金瑪》(1997)。這兩張專輯走的是新世紀音樂(New Age Music)的路子。音樂很飄,有種遠離塵世的清高。《央金瑪》稍微識了一些人間烟火,因此更具可聽性。總的來說,這兩張專輯的水平之高,幾乎可以說是超前的。非常值得推薦。

  三,劉索拉。她以前曾是古典音樂作曲系的學生。當年以一本《你別無選擇》轟动中國文壇。來美國后劉索拉迷上了布魯斯,並嘗試用中国民樂的手法演繹布魯斯。從1996年的《中國拼貼(China Collage)》到1999年的《纏(Haunts)》再到2000年的《六月雪(June Snow)》,她漸渐在西方爵士和先鋒音樂(Avant-garde)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劉索拉的音樂大多沒有歌詞,她把自己的嗓子當作樂器,自由地營造各種氛圍,渲染歌手起伏不定的情緒。她又十分重視對中國民樂的使用,請來國內知名的琵琶高手吳蠻為她的“嗓子樂器”伴奏,兩人一起为西方人營造了一個獨特的東方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在眾多試圖打入西方音樂市场的中國音樂家當中,只有寥寥可數的幾位獲得了真正的成功。國內倒是有不少搖滾樂隊曾去国外演出,但要說真能讓老外掏腰包的還得说是朱哲琴和劉索拉。现在臺灣有個流行歌手李纹正在全力向美國主流市場進军,但她走的是流行的R&B路線,要和美國本土的歌手争市場,難度不小。我能想到的就這三位歌手而已,她们都是女性!
  最後,我要為大家介紹一張比另類還另類的唱片。這就是胡嗎個于1999年出的唱片《人人都有個小板凳,我的不帶入二十一世紀》。對,你沒理解錯,這個人就叫“胡吗個”。他是鄂西山民的後代,大學畢業後來到北京,有一搭沒一搭地幹過几個工作,曾有段時間極其苦悶,把自己關在租來的小屋裏多日,出來後話都幾乎不會講了。後來他找到一個女朋友,靠她救濟,得以專心寫歌,終於出版了這麽张奇怪的專輯。
  胡嗎個在專輯裏自彈自唱,沒別人幫忙。他的吉它水平明顯聽得出是自己琢磨出來的,透著股野氣。遇到需要增加一點音色時,他會吹两聲口哨,僅此而已。初聽時你可能會把這張專輯歸於民謠一類,可是我卻認為它離民間音樂還有十万八千裏遠呢。
  專輯裏面的八首歌曲的最大特色是它們的音樂。這些音樂完全沒有規矩。幾乎每首歌都沒有固定的節奏,沒有常見的和弦。旋律都是由一段段短小動機組成,胡嗎個根本沒有興趣對它們加以發展、变奏,他完全是在自言自語,對別人是否能欣賞一点也不在乎。打個比方說,大多數流行歌曲其實都有其內在的規律,一個稍微懂点音樂的人很快就會找出其節奏型(如4/4拍子)、結構型(如AAB)、調式(如D大調)、動機或和聲的規律等。一個不懂音樂的人往往在听了幾遍後就能夠跟著哼哼,或者不自覺地在腦子裏預测歌曲的變化。可對於胡嗎個的歌,這些東西都不灵了!你可以在聽過十遍後還是沒法預知下一個音符是什麽!听完這張唱片後,你會突然發現,聽了這麽多年專家作的音樂,我們的腦子裏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欣賞模式,这些模式已經極大地限制了我們的音樂想象力!
  在歌词方面,胡嗎個也是毫不顧及歌詞或者詩歌的一般規律。他寫的詞都不壓韵,長短也都不一樣。最絕的是這些歌詞的視角,它們完全是一個外地人進城打工者的内心活動,沒有一點掩饰。請聽下面一段歌詞(選自歌曲“部分土豆進城”):

  隔壁住著一個怪怪的、沒有惡意的文化
  他說我勤勞勇敢善良樸实沒有欲望
  他拿出一本寫了很多字的練習本給我看
  又放一些不太好聽、很吵的歌給我聽
  他說那是在贊美我们,他說他就是我們
  可卻要把笑容墊在屁股下面的椅子上
  又提到“虛偽”什麽的,還說了一些城市的壞話
  好多词我都聽不太懂,只好歉歉地說:
  “這個,我說不好!
  這個,我實在說不好。”(重復七遍)

  屋頂上的那只大花貓,她有福氣、有陽臺
  可以抱著這個城市的戶口整日睡覺
  真想把她娶過來,搖身一变上街去
  看到一個二層的小陽樓,像我家剛蓋的新房
  我競楞愣的走了過去,把門的大姐遞給我一張
  手紙 說 三毛錢 一位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以下用各種曲調和情绪把最後一句重復N次)

  輸入完這段歌詞,我自己一讀,發現原歌的韵味一點也沒有了。仔细一想,毛病是出在胡嗎個的演唱上。他用一種帶點儿口音,卻又不完全是方言的發音方式演唱了所有的歌,僅僅是這一點,一個打工仔的形象就会立刻出現在聽眾眼前。胡嗎個又一次向我們展示了方言的獨特魅力。
  如果你仔細分析这張專輯,你會發現一個矛盾的地方。還以上面這首歌詞為例。作者為自己的普通老百姓身份感到自豪,可老百姓誰會去聽這樣的歌呢?胡嗎个的履歷表上從沒有一句提到他曾在什麽地方演出過,他的表演方式從没有得到過聽眾的認可,他實際上就是他自己剛剛諷刺过的那個文化人!可要說他的聽眾是文化人的話,那麽他的那些通俗到極點的歌詞又是写給誰的呢?他是要讓我们這些文化人去同情那些打工仔呢?還是憐憫他們?這張唱片真是充滿了迷。
  總之,這是一張完全不同於其他任何唱片的專輯。硬要歸類的話我也只好把它歸在先锋音樂的名下。其實我这麽分析來分析去絲毫沒有意義,胡吗個就是在逗我們玩呢。說到好玩,这張唱片倒是有一個中文流行歌曲少有的特點:滑稽。许多歌曲我每次聽都會大笑不止。你要是自認為還比較勇敢的話,快去买一張來聽聽看吧。

  寫了這麽多,我發現國內這幾年實在是出了不少好唱片。在音像市場被盜版搞得焦頭爛額的時代,中國音樂家們能有這樣的成績,確實難得。更為可贵的是,國內音樂家在那樣严酷的環境下,竟能創作出這麽多想象力豐富的另類音樂作品,大大領先於港臺。作為一個大陸人,我不能不為他們感到驕傲。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有許多1994年後出國的人很關心中國的另類音樂。他們知道崔健是誰,經歷過“唐朝樂隊”、“黑豹樂隊”的興盛,目睹过被稱為“魔巖三傑”的張楚、竇唯和何勇的突然雄起,喜歡過以老狼為代表的所謂校園民谣。他們出國後,馬上被諸如專業住房獎學金之類的俗事兒纏住了身,沒別的心思想別的事情了。可某一天他們在看《世界日報》國內娛樂版的时候可能會突然問自己,中國的另類音樂現在怎么樣了?本文就試圖對這個問題作一個簡要的回答。
  在本文中,“另類音樂”是指不被主流音樂和媒體接受的音乐種類,其內容總是隨著时代的變化而不斷變化著,二十年前很另類的港臺音樂現在已經和黨八股式的晚會歌曲(還有所謂“公益歌曲”)一樣成了主流音乐,它們控制了整個中國流行音樂的格局。本文中我把所有遊离於這一體制外的音樂種类都叫做另類音樂。
  由於政府对媒體的嚴格控制,國內流行音樂的種類比國外要少多了,稍微“不合口味”的音樂就上不了廣播電视,更別說參加各類影響面很廣的晚會了。從某種意義上講,这一障礙對另類音樂的發展未尝不是件好事,因為它们在上不了電視的同时,也擺脫了大眾口味對它們的左右。不過,最近一二年有越來越多的另類音樂開始嘗试進入主流市場。國內权威的《音像世界》雜志甚至從今年開始,每月出兩個不同的版本,一本叫“In”,專門介紹國內外的另類音樂!但願最近國內的這股“另類熱潮”對繁榮中國的音樂市場能起到積極的作用。
  說起中國的另類音樂,十年前只有傳統搖滾樂这一類。這幾年情況大不相同了,許多音樂人開始嘗試新的音樂种類。下面我將分類介紹近幾年出的幾張較為出色的另類音樂唱片。

  第一類,傳統搖滾樂。這种在十年前很另類的音樂現在大有通俗化的趨勢。國內以“零點”為代表的搖滚樂隊正在呼應著臺灣的伍佰,為一直較為“陰性”的中國主流音乐插圖配上一些硬漢形象。在這样的背景下,下面要介紹的這幾張專辑就顯得尤其可貴。

  一,許巍《在別處》(1997)。這張專輯里的所有歌曲均出自長相很陰柔的许巍之手。他的歌詞写得特別憂傷,讓人覺得這個人就快要絕望得自殺了。比如在那首出色的《我思念的城市》裏,許巍唱到:

  我思念的城市已是黃昏
  為何我總對你一往情深
  曾經給我快樂,也給我創傷
  曾經給我希望,也給我絕望
  我在遙遠的城市,陌生的人群
  感覺著你那遙遠的憂傷
  我的幻想……

  我每次聽到這首歌时,都會不自覺地想起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那個我曾經十分熟悉的城市。
  在音樂上,這张專輯的成就是令人驚訝的。幾乎每一首歌曲的曲調都非常好聽,非常唯美。《超載樂隊》的吉它手李延亮在這張專輯裏有出色的表現,但更值得一提的是制作人張亚東。現在已是華語乐壇紅人的張亞東貢獻了不少神來之筆。我認為它應該是1997年中國樂壇的最佳專辑。聽過它之後你一定會對中國搖滾樂產生一種全新的感受。

  二,李杰《誰都看見了希望》(1997)。與《在別處》相反,這張專輯充滿了樂觀明亮的色彩。專輯文案稱李杰是“中國第一個具有後現代主義傾向的音樂人”。但在聽完這張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的專輯之後,你絕不会把李傑和那個叫 後什麽……”的古怪名詞聯系在一起。
  這張專輯裏的歌都寫得很美,很飄,歌詞也沒什麽晦澀難懂的地方。它的與众不同主要表現在配器上。裏面不但有傳統搖滾樂常用的吉它貝司鼓這“老三样”,還大量使用了MIDI,以及中國鑼鼓、笙、笛子、塤、琵琶、唢吶等民樂樂器,再加上李傑那幾乎可被當作一種樂器來看待的清亮的嗓音,以及他很有民族韻味的婉转的唱法。這些元素被和谐地結合在了一起,使得這張具有鮮明時代感的唱片同时具有濃郁的民族特色。可惜這张極具創新精神的專輯在當時的中國既沒有得到主流社会的肯定,也沒有贏得正在對欧美另類朋克音樂模仿得十分起勁的前衛青年的好感。但我預言這張唱片的意義總有一天會被人們意識到。

  三,子曰《第一冊》(1997)。《子曰》是北京的一個三人樂隊,以主唱、詞曲兼貝司手秋野為核心。這張專輯的出版本身就是一個奇跡,因為裏面有多首意義深刻而又“敏感”的歌曲。比如第一首《乖乖的》,歌詞講一個當兒子的很想跟爹爹說說心裏話,可每次還沒張口,爹爹就會往兒子嘴裏塞一塊糖,然後就教育兒子要珍惜老子拼了命才掙到的好日子。可兒子還是有話要说,結果就挨了老子一個大嘴巴!最後兒子終於憋不住了,說出了一句大實話:“爹給我的那塊兒糖啊,它亞根兒就不是甜的!”這首歌還有個有趣的特點,就是秋野在模仿“爹爹”講話時用了誇張的天津方言,他顯然是在嘲弄這個“爹爹”,以及其他所有操著方言的 “爹爹”們,其效果是相當明顯的。
  在另一首更绝的名叫《大樹》的歌曲里,秋野描述了一個北京隨處可見的大院”,院子中央長著一株巨大的槐樹。院子裏的人全都仰仗這株大樹生活。可有一天天氣突變,電閃雷鳴,大樹搖搖欲墜,終於顯出了本來面目,這時秋野唱到:

  這個院子的周圍住的可都是我至親的家屬
  生存到今日全依賴於這株可靠的大樹
  現在才看到它竟隱含著異端且如此的恐怖
  如今想鏟除卻太難了後悔怎麽不在當初呢?

  聽到這樣巧妙的歌詞真是一種快感。
  獨裁統治和新聞自由固然是一對敵我矛盾,但對於藝術創作来說,思想鉗制和創作自由則更象是一對聚了吵,分了想的歡喜冤家。嚴格的新聞管制雖然幹扰了藝術家的創作自由,但这種幹擾有時卻會造就出優秀的作品來。沒有這種管制,許多歷史上絕妙的好作品就失去意義了。臺灣過去出了個羅大佑,現在则只能出伍佰。而中國大陆的藝術家在這方面實際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應该好好利用。
  在革命根據地編快板的那叫宣傳队,而留在大上海宣传革命思想的才是藝術家。

  第二類,布魯斯。港臺雖然也有不少人在唱布魯斯,可那都是現在流行的所謂“節奏布魯斯”(R&B)。下面要介紹的幾位大陸藝人唱的是經典的布魯斯,這類音樂很少有港台藝人染指。這到底是因為香港臺湾的老百姓日子過得太舒服了,還是什麽別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一,鲍家街43號《鮑家街43號1,2》(1997,1998)。這支樂隊的成員大部分來自位於北京鮑家街43號的中央音樂学院,很自然地,他們的音乐也以技巧見長。他們97年出的那張《1》是中國第一張具有純正布魯斯味道的專輯,這首先得益於主唱汪峰那中國男歌手中少有的低沈粗獷的嗓音,樂隊吉它手龍隆那出神入化的技巧更是為這張專輯添色不少。該專輯裏的多首史詩般的長歌尤為出彩。其中,“晚安,北京”是近幾年來中國樂壇少有的力作。歌中唱到:

  我將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著國產壓路機的聲音
  伴著傷口迸裂的巨響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們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獨的人們

  這首充滿悲觀情緒的歌曲似乎唱出了一部分大陸青年的心聲,當年在許多“另類青年”中受到狂熱的崇拜。
  嚴格地說,“鮑家街43號”的音樂除了幾首歌外並不是純粹的布魯斯,而是有著藝術搖滾的風格。在他們的第二張專輯裏這種傾向更加突出,裏面非但找不出多少布魯斯的影子,而且大多數歌曲如果稍微軟化一點的話就会變成出色的流行歌曲。結果這張专輯遭到另類青年們的一致詆毀。其實他們只要仔細研究一下鮑家街43號”的歌詞就會發現,這支樂队骨子裏沒有一點受壓迫的黑人的影子,他們是一群對現實不滿的知識分子,在他們的呻吟聲中充滿了知識分子特有的清高(如那首《李建国》)。他們為了表現布魯斯的忧郁,有意識地創作了幾首頹廢的歌曲,把自己描繪成徹头徹尾的失敗者。可他們没有意識到,真正的布魯斯式的悲傷都是帶有一點苦中作乐的味道,是受壓迫的小人物們一种機智的反抗,其本質更象是電影《活著》裏葛优為皮影戲的伴唱,或者是候寶林在相聲《改行》裏描绘的那些被迫改行的戏曲藝術家們在賣菜時即興的吆喝。從這一點上說,“鮑家街43號”樂隊對布鲁斯的模仿只是形式上的。

  二,杭天&樂隊《我的心是油炸的蠶豆》(1999)。這才是一張真正具备布魯斯精神的專輯。主唱杭天本來是一名外地來京的大學生,畢業後開始在京城的酒吧里賣唱。後來他迷上了布魯斯,並沈溺其中四年,終於出了這盤带子。整張專輯在音樂上极富韻味,演奏者都很有功底。不過最值得人們註意的是專輯裏的歌詞。杭天站在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立场上,唱著普通老百姓最關心的事情,歌曲裏充滿了來自民間的智慧,來自人民的心聲。請听他唱的這首《我希望》:

  我希望,我們能用努力,改變生活
  我希望,大家的後門都一樣多
  我希望,外地人和北京人長得一樣
  我希望,淘氣的孩子不怕爸爸的腿
  我希望,女人能自由地拒絕男人的嘴
  我希望,我能不再喊爷爺萬歲
  我希望,沒人能夠呼風喚雨
  我希望,我能隨便發點牢騷,安慰自己
  我希望,所有人能住上暖氣樓房
  我希望,飛鴿和寶馬别互相罵娘
  我希望,大學生的母親們,能把帳还清
  我希望,真诚比名氣,更讓人感動
  我希望,公正比權利,更有力量!

  象這样讓人聽後拍案叫絕的歌曲還有許多,其主打歌“比比爸爸”還上了内地許多地方的流行音樂排行榜。我真希望這樣的專輯今後不再屬於只有少數人才欣賞的另类音樂。我個人認為這是中國1999年度最佳专輯。

  三,節奏之犬《節奏之犬》(1999)。這是一張讓人驚訝的唱片,因為她聽起來絕對不象是中國人作的。該樂隊是一直活躍於京城酒吧的一支布魯斯樂隊,鋼琴孔宏偉,吉它埃迪,薩克斯手金浩以及鼓手貝貝都是響當當的人物。但最令人驚訝的是主唱兼貝司手張嶺,他曾留學澳大利亞,整張唱片裏他全部用英語演唱,不但發音十分地道,而且他的嗓音還具有老黑歌手們獨特的沖勁兒。你若放這張唱片給美國人聽,我保證没人能聽出這是“美的因拆吶”。這批人如果到了美國,他们也一定能在這裏的酒吧裏生存下來。
  不過,這張唱片有兩個不足之處。其一,里面有多首歌曲引用了美国爵士樂史上的一些经典曲目的動機,但沒有在內頁裏註明出處。其二,裏面幾乎所有的歌詞都是他們自己創作的,但顯得嫩了點兒。不知為什麽,雖然已經有很多華語歌手寫過或唱過英語歌,但英文水平大多不高,我能想到的只有臺灣的齊豫與大陸的蔚華這兩為位女歌手能算是優秀,其余都只是將將及格而已。

  第三類,朋克樂。九十年代中後期北京出現了一批朋克乐隊,他們從形式到內容都對老搖滾作了一次徹底的颠覆。媒體管他們叫“北京新聲”。至於為什麽這些樂队大都選擇了朋克,分析起來很有意思。
  眾所周知,朋克樂起源於七十年代的英美,是一批不被社會所接受的邊緣青年們發泄不滿情緒的一種手段。很多人都認為朋克的特色就是反抗,但我認為事實並不是這麽簡單,搖滾樂一开始也是充滿反抗色彩的,但兩者之間有著很大的不同。
  我認為朋克樂有两個獨特的地方。第一,朋克樂反技術,一種說法是,你只要會彈三個和弦就可以上臺演出了。第二,朋克樂反商業。这兩點相輔相成。朋克樂本來就是邊缘青年人用來發泄的,用它來賣錢不就褻瀆了朋克精神了吗?既然朋克樂只是用來發泄的,誰還會自找麻煩,整天练琴?朋克的這兩個特點一綜合,你就不難明白為什麽當初幾個著名的朋克樂队都沒能維持下去:一出名,朋克的特點就必然會喪失,而真正的朋克樂隊都應該是你我不知道的。所以,朋克樂自身的特點決定了它沒法走出這個怪圈。
  北京的朋克樂隊也是這樣。首先,他們都不是“無產階級”,有相當多的人甚至出身于富裕家庭。他們投身音樂完全是尋求刺激。那麽還有什麽比簡單的朋克更能吸引他們的嗎?另外,還有相當多的人組樂队是要出名,朋克樂能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進入角色,當然成了這批人的首選。他們總是一邊在酒吧裏反抗著一切,一邊積極地尋找唱片商。一旦被簽,他們立刻就開始排練,創作,以期唱片能賣個好價錢。所以,大部分的北京朋克都立刻走上了“流行朋克”(這個詞是典型的Oxymoron)的道路。但是,這種角色的矛盾並不妨礙一批出色唱片的誕生,也不應該妨礙我們去欣賞它們。作为聽眾,有時對藝術家分析過頭往往就會失去樂趣了。下面我就介紹兩張很有代表性的朋克唱片。
  一,地下嬰儿《覺醒》(1999)。這張唱片裏的朋克十分“正宗”,音樂簡單而富有冲擊力,歌詞似乎在否定生活中的一切。你要是喜歡真朋克,這張唱片是首选。“地下嬰兒”其實上是高幸高陽兩個人的樂隊。這兄弟倆出身富裕家庭,沒有(不用)工作。他們都染了一頭金發,平時不是騎著摩托車在北京街頭呼嘯而过,就是在家唱朋克過癮。他們是北京新朋克的代表人物。相似風格的樂隊還有“蒼蠅”,“舌頭”和“盤古”等。
  這張專輯还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打歌一反常态地講究起旋律來。這首名為“覺醒”的歌曲非常出色。歌詞是這樣的:

  讓我徹底安靜
  好象社會離我已遠
  不再有語言
  不再有人煙
  再讓我徹底爆炸
  我要把我的熱血
  都通通拋在这旗幟上面

  它到底要說什麽,還是你自己體會吧。

  二,麥田守望者《麥田守望者》(1998)。這是另一類走流行路線的朋克樂隊的最佳代表。他們的音樂有股英國味兒,吉它短促而清亮,節奏快而機械,演唱則相對含蓄。他們的歌词也有一些不痛不癢的憤怒,但更多的是反映當代青少年那種既要反抗,又沒什麽“沈重” 的使命感的遊戲態度。比如那首著名的“無題”,你說它在唱什麽?

  夢中蝴蝶无法捕捉
  夢象羽毛一樣墜落
  夢無題,也無日期
  恍惚之中的誘惑
  美麗它可望不可及
  在眼前,卻遙遙無期
  我走走,我停停
  這轉動的世界
  讓我想你的模樣和一個什麽樣的自己

  這歌詞一點也不朋克,倒象是一首朦朧詩。
  真正使這張專輯成功的是它的旋律。裏面有不少歌曲的旋律都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奇妙的美。就象這首“无題”,每次我聽它時都會希望音樂不要停下來,因為它實在太美了。制作人為了追求朋克那種短小的特點,硬是只让它延續了不到四分鐘,糟踏了一首好歌。
  “麥田守望者”在换了吉它手之後於2000年又推出了一張新的專輯。這张名為《Save as…》的專輯徹底擺脫了朋克的影響,聲音變得完全流行化了。歌曲的旋律依然好聽,可那股青春的氣息則一點也找不到了。不過我想這可能正是他們當初想要作的。
  與“麥田守望者”樂隊風格近似的還有“清醒”,“花兒”和“新褲子”等一批流行朋克樂隊。他們都標榜自己不關心政治,只是在“玩兒”。他們的歌詞也都極力試圖貼近當代青年人的生活,把諸如計算机、電子遊戲機、談戀愛、上网和逛舞廳等通通唱進歌裏。再對着代溝罵上幾句,一群沒心沒肺的所謂新新人類的形象就會立刻出現在聽眾眼前。
  這群北京新聲音樂人当中,樸樹有點特別。聽完他於1998年出的那張名為《我去2000年》的專輯之後,你肯定不會相信這些歌都是他一個人寫的。這裏面有淒美到極致的“那些花兒”、“召喚”,還有另類到骨子裏的“New Boy”、“活著”,甚至還有一首俄羅斯風格的“白樺林”,似乎他是在設法討好每一個人。如果他真是这麽想的話,那他成功了。樸樹現在已是中國最紅的歌手之一,而且還和國際著名的華纳唱片公司簽了約。可我想他沒那麽老謀深算。這些看似自相矛盾的歌曲反映的其實就是这個性格孤僻的樸樹,以及許多象他這樣的新新人類的真實的內心世界。這張唱片的成功恰恰是因為它準確地把握住了時代的脈搏。

  第四類,電子音樂。在當今歐美流行歌壇,電子音樂越來越火。這首先要歸功於計算機的普及,以及舞廳正迅速地取代酒吧,成為新新人類的休閑場所。在中國,这兩個條件在大城市里也都具備。其次,電子音樂不適合現場表演這一特點曾经是阻礙它在歐美普及的重要原因,可中國聽眾本來就不習慣聽现場,接受起來反倒更容易。所以說,電子音樂在中國應該有很大的市場。
  影響中國電子音樂發展的最主要原因是合格藝人的缺乏。他必須是既懂音乐又精通計算機的全才,這樣的人在當今中國還很少見。幾年前只有王勇結合中國傳統樂器和電子合成器制作的那張《往生》可算是一例。但近幾年國內出了幾個這样的人材,他們作出的音樂已經具有國際水平了。

  一,超級市場《模樣》(1998)。这支來自北京的名不見經傳的樂隊一出手就迎來了滿堂彩。整張專辑以純電子音效加上經过特殊處理的模糊的入聲為主,其電子手法不見得特別專業,但卻恰到好处,許多歌曲都具有濃厚的迷幻色彩,相當“Haunting”。最出彩的是,專輯裏几乎所有歌曲的旋律都很好聽,作成流行歌曲的話也一定能成功。1999年樂隊又出了一張名为《七種武器》的專輯,其音效極具现代感,奇特中透出几分詭異。歌曲雖然整體上不如上一張唱片出色,但仍不乏優秀的作品。這兩張專輯值得大力推薦。

  二,王磊《春天來了》(1998)。王磊是旅居廣州的四川人。多年來一直坚持用簡陋的四軌機作著完全個人化的音樂,唱著流浪異鄉的外地人的苦悶。形容他的作品有一個字最貼切:邪。比如這張唱片,王磊包辦了詞曲編唱奏錄混監等幾乎所有的工作。在音樂上他大量使用鼓機和合成器等電子設備,音響效果十分摩登。歌詞方面則充滿了王磊式的黑色幽默,似乎來自民間,可又透著股痞勁兒。比如這首标題歌曲,歌詞如下:

  春天已来了,交配的季節已到了
  我看見你笑了,你的笑把我吃了
  好久沒有愛了,沒爱的身體病了
  你是治病的一副藥,提濃(脓?)解毒就見效

  再比如,在一首名叫“四川方言”的歌裏,王磊用正宗的四川方言,在激烈的電子鼓點伴奏下,“說”了一首歌,描繪了一個四川三口之家吵架的情景。那些非四川聽眾會覺得很滑稽,可我想这首歌是會讓一個出門在外多年的四川人想家的。王磊再一次讓我們體会到方言的無法替代的力量。
  關於電子音樂,我還要補充一句。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音樂人開始在编曲中使用合成器,采樣器等电子設備,比如崔健的《無能的力量》,竇唯的《山河水》等。但在這類音樂中電子音只是起了點綴,或者省錢的作用,主力還是吉它等真樂器。所以它們不能算作是純電子音樂。

  第五類,新民歌。近幾年來,有越來越多的音樂家開始探索中國民歌的出路,他們有的從和聲方面,有的從曲調方面,更多的人則从歌曲內容方面開始探索,試圖尋找一條中國民歌現代化的道路。張廣天是這方面的先驅者之一。下面介紹幾張新民歌的代表作品。

  一,張廣天《現代歌曲專輯》(1993)。這張專輯大部分歌曲的制作都是失敗的,張廣天太过刻意地尋求專業性,结果把原歌的棱角都磨平了。但这個缺點遮不住歌曲本身的光芒。張廣天首先是一个詩人,他寫的歌詞人文色彩濃厚,同時又充滿激情。他同時又是個天才的作曲家,他寫的曲調都非常上口,有股濃濃的中國韻味。這张專輯當年沒有多少人聽到過,今後幾年內恐怕也不會有什麽起色,但我敢打賭說,這张專輯,或者說是這些歌曲的光辉遲早會被人們發現。
  最近幾年,張廣天開始涉足戲劇界,為轟動京城的戲剧《戀愛中的犀牛》和《格瓦拉》寫配樂。他的政治觀點越來越左倾,越來越激進。但他並不是在附和政府,而是站在他認為的人民的立場上對時事進行批評。當今中國社會其實十分需要这樣的批評。
  他的新創作在數量上不是很多,但質量絲毫不亚於當年。請聽他創作的歌曲《福音》:

  你們父親他走了可是他還要回家
  他把鑰匙交给了你們中間的那個人
  他為你們分派好了各自的工作
  他留下了吩咐要你們照看你們自己
  也許現在他正在回家的路上
  也許今天晚上他就會把門敲开

  你們是鹽卻不鹹,你們是燈卻不亮
  你們誰也看不見
  你們是血卻不紅,你们是劍卻不鋒利
  你們誰也不在乎
  你們是樹不开花,你們是花不結果
  你們誰也無所謂
  你們是人不相愛,你們有愛不追求
  你們誰都不相信
  就象這樣靜無聲息已經過去了幾千年
  就象這樣人去人來沒有什麽根本改變

  你們其中那些虛心的人有福了
  這是因為神聖的天國是他們的
  你們其中那些哀慟的人有福了
  這是因為他們將獲得最大的安慰
  你們其中那些渴望愛情的人有福了
  這是因为他們將得到永恒的生命

  夜色已降臨
  先知的手在墻上晃動
  留下了至理名言

  真希望能盡快聽到他的新專輯。

  二,黃金剛《吟唱生涯》(1995)。黃金剛是一個流浪歌手,曾去西藏新疆旅行、賣唱。他的歌曲明顯地是站在普通老百姓的立場上,為老百姓創作的。這張專輯在制作上與張廣天的那張有同樣的毛病,但歌手的真誠還是非常让人感動的。黃金剛在北京遇到張廣天後,兩人曾一起探討過漢藏語系民歌的發展问題,但不知為何沒了下文。
  近來張廣天又在北京發現了一批新民歌手,如楊一、何力、洪啟、丁東傑和馬尔木江等。據說他們正在醞釀一張合集,準備集體在世人面前亮相,讓我們拭目以待。

  第五類,女性歌手。總的來說,中國女歌手中走另類路線的不多,所以單列為一類。

  一,蔚華《現代化》(1995);《酸雨》(1999)。蔚華原是個英語播音員,後改玩搖滾。自1995年的那張《現代化》開始,她又走上了類似美國所謂創作歌手(Singer-Songwriter)的道路,創作了一批反映女性內心世界的歌曲。兩張專輯的伴奏部分都由北京的一批老資格的录音棚樂手負責,水平很穩定。值得一提的是她創作的英文歌曲,遠比所有中國男歌手們寫的都好。

  二,朱哲琴《阿姐鼓》(1995);《央金瑪》(1997)。這兩張專輯走的是新世紀音樂(New Age Music)的路子。音樂很飄,有種遠離尘世的清高。《央金瑪》稍微識了一些人間煙火,因此更具可聽性。總的來說,這两張專輯的水平之高,幾乎可以说是超前的。非常值得推薦。

  三,劉索拉。她以前曾是古典音樂作曲系的學生。當年以一本《你別无選擇》轟動中國文壇。来美國後劉索拉迷上了布魯斯,並嘗试用中國民樂的手法演繹布魯斯。從1996年的《中國拼貼(China Collage)》到1999年的《纏(Haunts)》再到2000年的《六月雪(June Snow)》,她漸漸在西方爵士和先鋒音樂(Avant-garde)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劉索拉的音樂大多沒有歌詞,她把自己的嗓子當作乐器,自由地營造各種氛圍,渲染歌手起伏不定的情緒。她又十分重視對中國民樂的使用,請來國内知名的琵琶高手吳蠻为她的“嗓子樂器”伴奏,兩人一起為西方人营造了一個獨特的東方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在眾多試圖打入西方音樂市場的中國音樂家當中,只有寥寥可數的几位獲得了真正的成功。國內倒是有不少搖滾樂隊曾去国外演出,但要說真能讓老外掏腰包的還得說是朱哲琴和劉索拉。现在臺灣有個流行歌手李紋正在全力向美國主流市場進軍,但她走的是流行的R&B路線,要和美国本土的歌手爭市場,難度不小。我能想到的就這三位歌手而已,她們都是女性!
  最後,我要為大家介紹一張比另類還另類的唱片。這就是胡嗎個於1999年出的唱片《人人都有個小板凳,我的不帶入二十一世紀》。對,你沒理解錯,這個人就叫“胡嗎個”。他是鄂西山民的後代,大學畢業後來到北京,有一搭沒一搭地幹過幾個工作,曾有段時間極其苦悶,把自己關在租來的小屋裏多日,出來後話都幾乎不会講了。後來他找到一個女朋友,靠她救濟,得以專心寫歌,終於出版了這麽張奇怪的專輯。
  胡嗎個在专輯裏自彈自唱,沒別人幫忙。他的吉它水平明顯聽得出是自己琢磨出來的,透著股野氣。遇到需要增加一點音色时,他會吹兩聲口哨,僅此而已。初听時你可能會把這張專輯歸于民謠一類,可是我卻认為它離民間音樂還有十萬八千里遠呢。
  專輯裏面的八首歌曲的最大特色是它們的音樂。這些音樂完全沒有規矩。幾乎每首歌都没有固定的節奏,沒有常见的和弦。旋律都是由一段段短小動機組成,胡嗎個根本沒有興趣對它們加以發展、變奏,他完全是在自言自語,對別人是否能欣賞一點也不在乎。打個比方說,大多數流行歌曲其實都有其內在的規律,一個稍微懂点音樂的人很快就會找出其節奏型(如4/4拍子)、結構型(如AAB)、調式(如D大調)、动機或和聲的規律等。一個不懂音樂的人往往在聽了幾遍後就能够跟著哼哼,或者不自覺地在腦子裏預測歌曲的變化。可對於胡吗個的歌,這些東西都不靈了!你可以在聽過十遍後還是沒法預知下一個音符是什麽!听完這張唱片後,你會突然发現,聽了這麽多年專家作的音樂,我們的腦子裏已經形成了固定的欣賞模式,這些模式已經极大地限制了我們的音樂想象力!
  在歌詞方面,胡嗎個也是毫不顧及歌詞或者詩歌的一般規律。他写的詞都不壓韻,長短也都不一樣。最絕的是這些歌词的視角,它們完全是一個外地人進城打工者的內心活動,沒有一點掩飾。请聽下面一段歌詞(選自歌曲“部分土豆進城”):

  隔壁住著一個怪怪的、沒有惡意的文化人
  他說我勤勞勇敢善良樸實沒有欲望
  他拿出一本寫了很多字的練習本給我看
  又放一些不太好聽、很吵的歌給我聽
  他說那是在贊美我們,他说他就是我們
  可卻要把笑容墊在屁股下面的椅子上
  又提到“虛偽”什麽的,還说了一些城市的壞話
  好多詞我都聽不太懂,只好歉歉地說:
  “這個,我說不好!
  这個,我實在說不好。”(重復七遍)

  屋頂上的那只大花貓,她有福氣、有陽臺
  可以抱著這個城市的戶口整日睡覺
  真想把她娶過來,搖身一變上街去
  看到一個二層的小陽樓,像我家剛蓋的新房
  我競楞楞的走了過去,把門的大姐遞給我一張
  手紙 說 三毛钱 一位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以下用各種曲調和情緒把最後一句重復N次)

  輸入完這段歌詞,我自己一讀,發現原歌的韵味一點也沒有了。仔細一想,毛病是出在胡嗎個的演唱上。他用一種帶點兒口音,卻又不完全是方言的發音方式演唱了所有的歌,僅僅是這一點,一個打工仔的形象就會立刻出現在聽众眼前。胡嗎個又一次向我們展示了方言的獨特魅力。
  如果你仔細分析這張專輯,你會發現一個矛盾的地方。還以上面這首歌詞為例。作者為自己的普通老百姓身份感到自豪,可老百姓誰会去聽這樣的歌呢?胡嗎個的履历表上從沒有一句提到他曾在什麽地方演出過,他的表演方式從沒有得到過聽眾的認可,他實際上就是他自己剛剛諷刺過的那個文化人!可要說他的聽眾是文化人的話,那麽他的那些通俗到極點的歌詞又是寫給誰的呢?他是要讓我們這些文化人去同情那些打工仔呢?還是憐憫他們?这張唱片真是充滿了迷。
  總之,這是一張完全不同於其他任何唱片的專輯。硬要歸類的話我也只好把它歸在先鋒音樂的名下。其實我這么分析來分析去絲毫沒有意义,胡嗎個就是在逗我們玩呢。說到好玩,這張唱片倒是有一個中文流行歌曲少有的特點:滑稽。許多歌曲我每次聽都会大笑不止。你要是自認为還比較勇敢的話,快去买一張來聽聽看吧。

  寫了這麽多,我發现國內這幾年實在是出了不少好唱片。在音像市場被盜版搞得焦頭爛額的時代,中國音樂家們能有這樣的成績,確實難得。更為可貴的是,國內音樂家在那樣嚴酷的環境下,竟能創作出這麽多想象力丰富的另類音樂作品,大大領先於港臺。作為一个大陸人,我不能不为他們感到驕傲。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中國另類音樂現狀》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