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和聖母“成就”了一個男人——觀話劇《薩勒姆的女巫》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作者: 吳杏士
上傳時間:2008/8/12 10:23:00

摘要:《薩勒姆的女巫》是美國著名劇作家阿瑟·米勒創作的重要劇作。本文先對本劇的主題做一簡潔陳述。整部話劇好似一場遊戲,起因非常簡單,但引起的後果卻让人大跌眼鏡。本文主要展示妖精艾比蓋爾的作為及其原因;伊麗莎白的聖母形象及她的弱點;以及在這兩個女人夾縫中普羅克托所做出的人生选擇。並對他的這一人生選擇做出我的評述。

關鍵詞:妖精 聖母 普罗克托 人生選擇

《薩勒姆的女巫》是美國著名劇作家阿瑟·米勒创作的重要劇作。2008.6.20,我們有幸在上戏劇院看了由年輕導演呂巖導演的《萨勒姆的女巫》。這部话劇我以前從沒有看過,一開始對它並沒有報很大的期望,結果,感覺卻非常的好!這種好包括了兩點:首先是劇本的好,那種矛盾沖突的不可調節令人心醉;其次是舞臺的設計與演员的表演非常的好,那氛圍、那服裝、那布景、那人物的充滿激情的表現,令人情不自禁的進入到戲裏,感受人物的痛苦與掙扎。

故事起因是簡單的,1692年的春天,在薩勒姆小鎮上,少女們受不了禁欲主義的規範,在森林裏盡情舞蹈、嬉戲。少女的放浪形骸被一些居心叵測的人看到,說她們魔鬼附生,要被絞刑,在這樣的情況下,人人自危,謊話連篇,互相誣陷。故事後果是嚴重的,很多人被绞殺。在全劇當中,有一條主要的線索,就是少女艾比盖爾因愛生恨,為得到有婦之夫普羅克托,指認其妻伊麗莎白为女巫。普羅克托為救妻子,與艾比蓋爾對簿公堂,反被诬陷為魔鬼代言人而入獄。普羅克托在生命與良心之間苦苦挣紮,最後選擇了良心,使自己的生命價值得到提升。    
一、妖精的動人心魄

我給少女艾比蓋爾下了一個定義:妖精。這在現實生活中不是一个好詞匯,但在藝術中卻絕對是一個表現力、生命力十足的詞匯,這表明,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喜怒哀樂,有七情六欲,但她更喜歡極端的表现出來,不顧死活,不顾後果。這樣的人猶如美女蛇,被她愛被她恨的人都得小心了(愛越深,恨越切),她們的報復心極強。

在中外文學作品中,都有妖精的动人蹤跡。在古希臘悲劇《美狄亞》中,美狄亚為報復丈夫負心,亲手殺死了自己的孩子。在曹禺話剧《雷雨》中,繁漪是一個情欲被压抑,患有歇斯底裏癥的人,她得不到的,她就要毀滅她,最後,周萍、鳴鳳、周沖都死了,雖然原因也許全不在繁漪,但直接原因卻是。美狄亞、繁漪都是有自我意識的女人,但艾比盖爾只是個少女,才十六歲,不能完全具有自我意識,有人肯定會這樣說,怪我的定義太苛刻。首先,我承認艾比蓋爾确是一位少女,她有少女的天真浪漫,在充滿靈動的森林裏,她和其他少女一樣盡情跳舞、盡情嬉戲,充分享受著屬於她們的青春歲月。她是美麗的,舞臺上的她,在緊束的頭發上紮著素雅的头巾,穿著綠色的長袖长擺的裙子,她的衣著是素樸的,但擋不住的魅力依然從她的身上散发出來。

但她又不僅僅是个少女,她有著常人難有的獨斷力:她指認黑奴蒂圖芭為魔鬼的代言人,在嚴厲的拷打與威逼下,蒂圖芭屈打成招,她又帶著其他的姑娘們开始“指巫”。 她指認其情夫普罗克托的妻子伊麗莎白為女巫,當仆人瑪麗被普羅克托說服到法庭上講出誣陷運動的真相時,艾比蓋爾表現得非常老道,她與其他的女孩學着瑪麗說話,以說明瑪麗是魔鬼附生,那九個人一聲比一聲大的重復,使人感受到言語的暴力,它能徹底摧毀人的意誌力,就如文革時期的狀況一樣,人只能無語,在這樣的情况下,人是渺小的,瑪麗也是渺小的,而艾比蓋爾是這些姑娘的首領,她懂得這些言語的力量,真是讓人驚心动魄的壓制,最後,瑪麗終於屈服了。在許多場景中,艾比蓋爾都鎮定自若,她利用了法律、宗教、人的固執與虛榮,實現了自己的目的。

我們知道,艾比蓋爾的性格形成是有原因的,幼年時,她亲眼看見父母的頭顱被砸碎在枕頭上,她懂得了狠心,殘暴,這也會使她更加神經質。从此,她寄居在她的舅舅家,她的舅舅在自己女儿受驚得病的時候說,你要註意你自己的名譽,說明舅舅家並不是她真正的家,她在这兒是孤獨的,受到種種限制的,一旦發生不利於舅舅家的事,自己將被拋到門外。孤兒的身份,寄居的處境,將形成她這样的性格:她孤獨、寂寞、無人關心,她急切的想得到愛,在愛面前,她是天真又溫柔的;另一方面,正由於想得到愛的心是那樣急切,當愛不再有或由愛生恨時,她的報復又是不擇手段,不顧後果,不講原則,是殘暴又極端的。

對於艾比蓋爾的這些做法,應該怎樣看待呢?一方面,從她希望得到愛、為愛情而這樣做,她是應該被原諒的,我們刚剛已說了她的童年遭遇与處境。她與普羅克托發生奸情,這是誰先誘惑誰的呢?要是艾比蓋爾先,是她急切的想得到愛,而不顧普羅克托已是有婦之夫,那她是妖精,她誘惑了他;要是普羅克托先,並對她做出了承諾,那艾比蓋爾雖是妖精,但是她是被騙的呀。她值得人同情,而世人總會把天平偏向通奸的男性一方。但,我們不得不指出她復仇的荒謬與無良知,她也許已經癲狂到只知道復仇與奪爱,而不認對象了,這是少女的任性,但後果是多麽的大呀,幾十條生命便沒有了,令人覺得“遊戲”是不能亂玩的,生命不是遊戲。

但在舞臺上,艾比蓋爾是多麽迷人的妖精啊,雖做了錯事,觀眾还是愛看她!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聖母的可敬但不可愛

普羅克托的妻子伊丽莎白的形象是典型的聖母形象。在她生病的時候,她丈夫普羅克托與女仆艾比蓋爾的奸情她一定是知道的,她的反應是辭退了女仆,而對丈夫並沒有提出嚴厲的指責,以至於丈夫反而倒過来說伊麗莎白不信任他,伊麗莎白反而成為無禮之人了,這可能就是她的性格:溫柔、賢惠、對丈夫過於寬容,從沒有真正生氣的時候。這種形象和中國廣大婦女的形象很相似。但有一點是不很相同的。她相信上帝。與真實的生活相比,她更信奉那虛无的上帝。丈夫臨刑時,她對丈夫的行為是贊賞的,認為只要“按你自己的意願去做”就行。完全不是真實的生活中所应表現出的感情,而更像圣母對蕓蕓眾生的教誨。

伊麗莎白的形象在藝術表現中無張力可言,充其量也是了更好的表现別人。在本劇中,伊麗莎白起到了推動故事情節發展的作用。她的丈夫為救她,而與法庭发生沖突,而發生生命與良心的對決等,最後被吊死。如果普羅克托是真愛自己的妻子,而那次奸情只是一次不堪回首的錯误,那情節的發展是正當合理的;普羅克托真的為了妻子而愿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嗎?我們看到,答案是否定的。              

三、兩位女性“成就”了一個男人

不管是作者還是導演的著力點都是普羅克托。他与艾比蓋爾雖發生了奸情,但伊麗莎白也承認,“那年冬天她病了”。而且情節的發展是普羅克托為救妻子而做了多方的努力,所以,他的越軌和他的越軌而死不承認都被原諒了。“他是一個為了妻子而不惜犧牲自己的偉丈夫”,我們會情不自禁的得出這樣的結論。但如果這樣認為,就太簡單了。其實,在無形之間,劇作的主題變了。變成了普羅克托在生命與良心之間的生死抉择。當法庭要他說明為什麽艾比蓋尔要指認伊麗莎白是女巫时,他不得不說出原因:他與艾比盖爾有奸情,艾比蓋爾嫉恨伊麗莎白而做出這樣的事。这真是石破天驚的一件事,雖然他們發生奸情也許已是公開的秘密,但說出來与不說出來是完全不一樣的,而宗教是禁止奸淫的,這是多大的諷刺呀!但奸淫只是坐牢,而充當魔鬼的代言人就是死罪。要想不死就必須在懺悔书上填寫自己的名字。


在這點上,很有必要做出分析:一方面,誰是魔鬼的代言人是誰都可以說的,不會考虑說的是否真實,是否有真實的證據,而正是那些虛假的證据便能要人的命。人在社会中是多麽的渺小啊!另一方面,只要在懺悔書上簽字便可以活命,便是忠於上帝了,不管这個簽字是多麽的勉强,還是因為不想死才簽的。可見,这樣的宗教這樣的法律是多麽的荒谬啊!最後,普羅克托在經過痛苦的生死掙扎後,選擇了死亡選擇了良心,在劇中有精彩的展現,是剧作的高潮部分。是的,生死是多麽重大的事,其他事錯了可以改,但死了便沒有生了。所以,凡涉及到死,壞人死了大家便不太恨他了,因為好好想一想壞人也有可怜之處;好人死了,那這個好人就差變成聖人了;普羅克托死了,他是為良心而死,更是偉大。但反過來看,那是怎樣的宗教,讓人死不讓人活的宗教;那是怎樣的法庭,讓人说謊話的法庭;那是怎樣的社会,人人自危,整個薩勒姆小鎮的人活在恐怖當中。社會糟糕,人心怎生安放,是個难題。我認為作者、導演的安排很好,但有時候又不免想到,對這樣的宗教這樣的法庭又何必太較真呢,用死贏得了所謂的聲譽,值得嗎?就是在懺悔書上簽字又怎樣呢?难道就表示你無良心吗,未必。對公正的社會你要認真、要講良心;對荒謬、虛偽的社會,你對自己講良心就可以了,對公正的事講良心,對那些無良心的人你再講良心,只會是犧牲品,並博得別人無关痛癢的所謂贊美。
            

四、小结

因為與艾比盖爾法發生奸情並離開她,而導致艾比蓋爾的報復,而指認伊麗莎白為女巫;為了救妻子,而導致自己被誣陷為魔鬼的代言人。從此,主題為之一变, 艾比蓋爾與伊麗莎白都成了使普羅克托的良心得到無限展現的烘托物。從不同的角度看,我們對普羅克托的死的價值的看法是不同的。我對他死的价值心存懷疑。但,無疑,這是一部好劇作。

參考文獻

⑴.喬宗玉 .癲狂世界的自我救贖——簡評《薩勒姆的女巫》[J].上海戲剧.

⑵.何西來,從小荷. 置於靈魂拷問下的人性——国家話劇院演出《薩勒姆的女巫》觀後[J].

⑶.湯衛根. 論阿瑟米勒《薩勒姆的女巫》的創作[J].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妖精和聖母“成就”了一個男人——觀話劇《薩勒姆的女巫》》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