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傳統民間打擊樂的音樂藝術特征初探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標簽:音樂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上傳時間:2009/1/8 11:37:00

  歷史與傳统是難分難解的。傳統音樂文化作為一種文化現象來看,它和歷史一樣,是一種動態的嬗變、延续和積累的過程,同時也是人类不同歷史時期具有特点的社會因素,是“活”的人的行為的積澱。在研究傳統音樂時,必须把歷史的、近代的、現代的傳統音乐包括在內。因為中国音樂文化本身就是中國歷史社会的產物,它是在社會長期形成的音樂文化;中突中和挑戰中產生、形成和發展的,是適應中國社會歷史發展而引發的文化心理、文化結構和社會價值觀念一次又一次的更新。作為古老而傳承不斷的中原音樂文化,是中國傳統音樂文化的一個細胞。它的萌生、形成、發展與衍变,是中原一帶的地理環境、氣候條件、文化傳承、歷史沿革等因素,為其提供了凝重而深厚的底蘊,並在統一的传承下做多樣化的選擇。同时,我們有長達8000多年的文明史,在這漫長的歲月裏,除了各地方文化相互交流、融合、滲透外,也給中原區域內積累自身的音乐傳統,強化自身的地域風格提供了充分的時間和空間。在這样歷史和自然條件下,一方面是源遠流長、底蘊深厚的中原文化;另一方面由於地理、语言、鄉情、民俗、戰事、災荒等因素的影響,醞釀成了小的地域性文化。由此形成了中原音樂文化發展、衍变的既統一多樣,又和而不同的鲜明特征。
  音樂文化的淵源關系只是一種“血緣”聯系,是一种基因留傳,而不是像出土文物那樣是原樣保留,所以我們今天聽到、看到的絕不是葛天氏之樂、漢魏古樂等音乐版本。由於歷史上,中原一帶是兵家必爭之地,朝代更替,時事變遷,戰亂與自然災害频繁。所以,無論任何一種文化都難以在這塊土地上占主導地位。但凡是優秀的傳統文化都具有與时俱進的品質,這就是随著時代變化而不斷變化的實際,就是不斷發展和創新的強大生命力。
  打擊樂,作為中原一帶主要的民間器樂演奏形式之一,覆蓋整個中原大地,打擊樂班社星羅棋布,几乎村村都有,並且歷史悠久,根基深厚,代代相传。中原民間打擊樂的演奏風格粗獷豪放,渾厚蒼勁,熱情潑辣,富有氣勢。
  
  一、民間打擊樂的狀況及組合
  
  中原一帶的民間打擊樂在群眾中流行最廣,社團組織最多,群眾也最喜愛。打擊樂歷史非常久遠。相傳在原始社會,人類的祖先就以木棒、石塊等物相擊發出各種聲響,以此追趕、驅散野獸,並獲取獵物維持生計,同時也以此抒發情感。據周代的周禮地官載“鼓人……以雷鼓鼓神祀,以靈鼓鼓社祭,以路鼓鼓鬼享①。”又據三國誌《弥衡傳》記載彌衡“擊鼓骂曹”的典故,可見打擊樂初用於祈神祭祖,鐘鼓齊鳴以飨,而後進入宮廷之中,成為筵宴儀仗之樂,后又進入軍中,成為操練布陣、進攻退守發號施令的重要手段,通常就有“擂鼓助戰”“鳴金收兵”之說。當打擊樂重又流入民間,才使它真正成為萬民之樂,与人民群眾的歡騰喜悅息息相關,雖然歷經滄桑,但它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並且隨著社會歷史的发展,民間打擊樂也在不斷地發展、變化和改進。
  民間打擊樂在中原一帶口曠銅器社”俗稱“大銅器”,這是民間“社火”的一種稱謂。這個名稱是由樂隊的奏領樂器名稱都稱為“大”而來的。樂隊組成以大鐃、大鑔、大鼓為主奏樂器,以小鼓為領奏樂器。大鼓也叫墩子鼓,鼓面直徑可達1米以上,鼓身高為500毫米左右,有鼓架支撐,周围一人敲擊或幾人敲擊。大鐃大鑔為響銅制作,大鑔也稱鈸。“鈸”約在南北朝時期由印度傳入我國,據記载:“天竺者,起自张重華據有涼州(公元346—353年)重四译來貢男伎,天竺即樂焉。……樂器有……銅鈸”等九種②。宋代出現鐃,“銅鐃,浮屠氏所用浮漚,器小而聲清,也俗謂之铙。”③據史料記載鐃、鑔大小形制基本一樣,流傳至今有了新的變化。大鐃口面直徑約65厘米,中間隆起部分為水泡形,發出的聲音渾厚、深沈,在打擊樂旋律中它是主奏樂器。大鑔直徑為40厘米,中間隆起部分大,約占镲直徑的1/2。它發出的声音響亮,是民間打擊樂中的骨幹乐器。其他配套樂器大致有小堂鼓、大鑼、手鑔、小鑼,還有弓子鑼、肘子鑼、老叭、三眼沖等,樂器件数不定,樂隊人數不定。大的銅器社多約有100人至150人,少的也有10至20人(因為同時可使用數副鐃、鑔,數人擊鼓,弓子锣、肘子鑼也無固定數量)。“弓子鑼”是用长約200厘米、寬約5厘米的軟竹篾,制成弓形,一端插入演奏者的背後腰間,一端用雕刻的龍頭裝飾,龍頭下掛上大鑼,左手扶之,右手敲鑼。演奏時,樂手走起舞蹈步伐,擊鑼以單一的節奏型敲擊,弓子鑼走在大乐隊的前面,作為引导。“肘子鑼”是用長约70厘米、直徑約3厘米的木棍上端安裝一個架子,掛上大鑼,架子上以各種神話、戲曲人物作裝飾,其打法和作用同“弓子鑼”一樣。“老叭”又叫長喇叭,長約2米,金屬制作,上細下租,上端吹口是杯狀,下端是喇叭状,音量大,發音粗獷,但不能吹奏旋律。它是在打擊樂演奏開始前或在演奏高潮時,排列幾人一同吹奏渲染气氛。“三眼沖”是生鐵鑄造的三個长20至25厘米的鐵筒,並作铁箍箍在一起,下端有一把柄,裝上自制火藥,在演奏前或演奏高潮時,點燃起爆,以示演奏開始或是烘托情緒。過去傳統戲里有許多唱詞描述的都是這種氣氛,如“府門外三聲炮花轿起動”等。
  
  二、演奏形式
  
  中原一帶流傳的民間打擊樂的表演形式有兩種。一種叫“起動鑼鼓”,另一種叫“場地(或開場)鑼鼓”。起動锣鼓是銅器社與“龍”、“獅”社班在運動時,藝人高喊“起動了”而來的。這時的打擊樂隊在“龍”,“獅”社的前邊,橫排5至7人縱行前進,“弓子鑼”“肘子鑼”10面、20面在前或分兩行排在樂隊的兩邊,很像古時的鑾駕,大鼓居中,板鼓前後指揮,表演節奏平穩,行進速度稍慢,曲牌套單一,但隊伍整齊,各組樂器輪番演奏,人員須按體力不時替換,聲音喧囂,气氛軒昂,十分壯觀。“場地(开場)鑼鼓”是到達一個新的演出點或是在原來固定的地點演奏而得名。這時,大鼓(無論是幾面)居中,板鼓(指揮者)可視情况而前後左右,其他樂器按種類橫排,或分成八字擺列(人員少時可圍成圓形)。開始演奏前,“老叭”高吹,發出渾厚、深沈的音響,“三眼沖”隨之而點爆,板鼓手以輕、重、緩、急擊鼓心(或鼓边)和剛、柔、徐、疾的手勢指揮樂队,發出一個個變化多端的信號。板鼓手在指揮時,不是單纯地指揮節奏,而是以他精湛的擊鼓藝術,飽滿的情緒,高超的組織水平,激發、感染、調動全樂隊的各種力量,一个氣勢磅礴、場面恢宏、氣氛熾熱、情緒激昂的精彩表演,得以充分展現。因為民間打擊樂產生於民間,長期流傳於民间,它是民間自發的業余藝術形式,從藝人員絕大部分是當地農民,沒有專業團體。長期以來,很少有專業音樂工作者對其演奏技法、樂譜去收集整理探討研究;所以,一直没有系統化、規範化的演奏技法和打擊樂譜的記載。現在的演奏都是根據前輩藝人口傳心授、演奏者的體會和習慣,加之合作者的配合默契,形成了地域性不成套的演奏技法。如大鼓演奏者在節奏的制約下,自己用鼓槌相擊,雙槌擊鼓面的各個部位,使其發出不同音色的鼓音,槌击鼓邊,雙槌對鼓邊刮奏等。兩人同擊一面鼓時,一手持鼓槌相擊,或是兩人、幾人在擊鼓時用舞蹈動作交換位置演奏,使整個演奏生動活潑,朝氣蓬勃。有些地方在演奏時還有飛鐃、飛鑔的表演。根據許昌市鄢陵縣82歲的民間藝人張宮生回憶(他本人就是飛鑔表演者),飛饒、飛鑔在古時候是作為武器戰場上用的,後來流入民間成了練功習武的項目,民國時期又把這個項目作為民間舞蹈進入了民間打擊樂的表演中。飛鐃、飛鑔用的樂器属中、小型的鐃、鑔,宜於表演。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打擊樂的結構形態及演奏曲目
  
  中原民間打擊樂曲目的體裁或結构形態主要有三種:
  1.單曲體。如《倒上橋》、《四面镜》、《珍珠倒卷簾》、《狗嘶咬》、《三邊錘》等。這部分曲目一般都比較短小,又能独立成曲,演奏起來一氣呵成,多用重復、變奏手法,這是打击樂曲目中數量較多的一種。
  2.活络連套曲體。如《雙吐翠》、《鴛鴦詩》、《十樣景》、《硬十鏡》、《护心入鏡}、《黑虎下山》等,這部分曲目可以單奏,也可以連奏,但它不是按照固定套路排順序。這是根據打击樂手的臨時會意,由指揮者示意轉變其他曲目。這些曲目大部分是即興演奏,所以也稱“加花兒”,其時間可長可短,技巧可多可少,這要根据演奏的情緒而定。“加花儿”最能反映樂手們的演奏水平,民间藝人們也往往把他們最拿手、最有特色的技巧全用在上面。
  3.套曲體。套曲是由五首曲目或五首以上曲目構成,有的多至二十幾首。套曲的曲目名稱叫法不同,有的是以一首曲目命名,有的是冠以總名,以下還有分曲目名稱,有的則以數曲目順序冠名。如總名稱為《鑼鼓歌》的套曲,就是由21首不同曲名的打擊樂曲目組成的。即:《小起板》、《鳳凰三點头》、《青龍擺尾》、《蝴蝶飛》、《三出頭》、《壞家什》《找家什》、《雙開門》、《小蟲鬧竹林》、《雙蝴蝶》、《单蝴蝶》、《獅子滾繡球》、《二龍擺尾》、《雙鳳凰》、《鳳凰雙展翅》、《鳳凰单展翅》、《五擊頭》、《大起板》、《煞板》。曲目《九揭牌》就是從“曲一”到“曲九”,還有《九回》等套曲。
  还有以打擊樂套曲為伴奏,加之民間舞蹈,稱之為《銅器舞》,如《黑虎下山》、《當頭炮》、《麻雀闹》、《揭頭釘》、《十樣錦》、《青龍出海》、《莲花燈》、《串子》等等。根據樂曲的節奏與情緒變化,舞蹈演員自背弓子鑼,做出不同的舞蹈動作與畫面造型。這種《銅器舞》的表演還收進了《中国民間舞蹈集成》。
  
  四、民間打擊樂在民風民俗中的作用
  
  中原一帶民間打擊樂藝術歷史悠久,根基深厚,長期以來在民间廣泛流傳和發展著。由於歷史上的原因,很少見到對民間打擊樂的文字記載,但从《中國民間器樂曲集成》的收集中,發現了很多古老的曲目。它的記譜法是以“点、圈、x、杠”為符号記錄的手抄本。從一個地方看,民間打擊樂在這裏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
  民間打击樂之所以經久不衰,重要原因之一是它與當地傳統的民間风俗有著密切的關系。
  中原一带是中華民族文化的搖篮,是古代文明發祥地之一。各地鄉村至今還保留著具有深厚封建色彩的民間風俗。民間打擊樂作為一種風俗性的民間音樂藝术,也總是和這些民俗聯系在一起,每逢過年過節、廟會祭禮、喜慶喜期,都是要以民間打擊乐作開場、引路等。中原一帶民間打擊樂已是在這種社會背景下发展起來的,並在民間風俗活動中占有一定的地位。
  過去在民間古廟会上,少不了民間打擊樂的參與。古廟會指的是這一地方區域內为祭奠某一神靈如“天天廟”“凈音寺”“娘娘廟”等而舉行的祭禮活動。時间少者三天,多者五天。特別是第三天“正會”時,各個銅器班社都拿“精兵強將”,派出高手,組戰最佳阵容,演奏拿手曲目,使出渾身解數。他們比技巧,看誰的功夫深,打的花樣多。正是抱有這種信念,才促使他們用心鉆研,以提高技艺,這些也推動了民間打擊樂繁榮與發展。
  中原民間打擊樂在其他風俗娛樂活動中,也是必不可少的主角。到新春佳節、元宵燈節或喜慶丰收的時候,由一個地方邀請數個鑼器社,擺開陣势,爭相獻藝。有的伴著“舞獅子”“鬧龍燈”“撐旱船”“踩高蹺”等民間藝術,辭舊迎新,祝願五谷豐登,六畜興旺。

  註釋:
  ①《中國音樂史綱》楊蔭瀏著
  ②《隋書·音樂誌》
  ③《文獻通考》馬瑞臨著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中原傳統民間打擊樂的音樂藝術特征初探》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