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琵琶演奏的中和之美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作者: 孫寧
上傳時間:2009/9/12 10:42:00

  【論文關键詞】:琵琶; 樂器
  【論文摘要】: 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歷史,無数的文化瑰寶淵源流傳,為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儲蓄了强大的精神力量。而素有單个民族樂器表現力之"王"美稱的琵琶,更是以其豐富的演奏技巧、技法,寬廣的音域,清脆明亮的音色成為瑰寶中的精品,流傳至今已經有近兩千年的歷史。在琵琶發展的歷史長河中,歷代琵琶演奏家、作曲家和制作工人們在实踐中不斷對其進行改進,使其音响富有金石之聲,鏗鏘美妙;其演奏指法表現力強且丰富繁多。由於許多優秀傳統樂曲的积累反映了各個時代的生活風貌,它便成了一件能文能武、能古能今、能中能西的乐器。尤其是它典雅而又大氣的一面,更能使人產生共鳴,倍感親切。
  
  文章將通過作者对琵琶演奏作品的感悟及理解,對其演奏過程中的中和之美作出具体闡述。
  
  1. 中和思想
  
   中國人自古就推崇陰陽、天地、自然的和諧之美,音乐當然也不例外。中国傳統音樂審美的根本思想之一"和"是中國儒家思想中庸之道的重要體現,在中國传統音樂美學中處於重要地位。《尚書》中曾記載說:"……詩、歌、聲、律、音的和諧是一種自然的和谐,它的最終目的是達到神人以和的境界……"。以和為美,以和为貴,推崇陰陽之和、天地之和、自然之和的和諧之美在中国音樂作品中處處透露。
   琵琶演奏家劉德海先生正是秉承了儒家思想的精髓,並把中和的思想在琵琶演奏的二度创作中加以運用及發展。他曾經說過:"當前,有些演奏家較多機會接觸’前卫’新潮音樂,演奏不谐和的噪音和稀奇古怪的音響,因過分’熱衷’而有可能疏遠甚至丟掉了樂器最美的’中和’之聲,導致耳朵失灵美感失聰。在二級撞擊中不能回歸到’中和’狀態而走偏走斜,這是非常可惜的。"②他主長琵琶演奏應追求"天、地、人"融為一體的最高境界,他提出:"萬物對立、统一的’中和思想’,取兩極之中,以中為立足點,一分為三,合三為一,在矛盾沖突和缓解的三相(左-中-右)互動中,頻繁的回馈信息,從差異中尋找新的美,尋找新的行動。這就是以中為歸宿,以中平衡兩極的’中和思想’。"③但同時他也認為:"以忠君順王為歸屬的’孔孟之道’在二度創作中應修正;缺乏個性的’完美’,無疑對藝術是一種抹殺。""’中和’不同于甘居中,避免沖突的靜态式的傳統中庸觀。现代意義上的’中和’以共存、共榮的寬容姿態縱觀全局,別立新宗,抗争求存。"④
  
  2. 美的享受是中和之本
  
   音樂演奏如果要感染別人,首先要感染自己。琵琶樂曲创作中的"美"也是數不胜數,比如:《十面埋伏》中的大氣之美,《霸王卸甲》中的悲壯之美,《塞上曲》的柔韌之美,《天鵝》的高雅之美,《童年》的無憂之美,《天池》的田園之美,《大浪淘沙》中的淒涼之美等。正是由於琵琶这件古老的民族樂器能把這些不同風格,不同意境的美表現得淋漓盡致,所以它才會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一个簡單的例子,在日常的長輪練習中,我們首先要理解和掌握正確的輪指方法,之後我們可以想象五個手指分別代表五顆相同的珍珠,而輪指就是把五顆相同珍珠連成一條平滑曲線的過程,其中"珍珠"表示每根手指發出的聲音要圓潤飽滿強调顆粒性,而"平滑曲線"則代表輪指的連貫性。通過這樣的心理暗示之後,我們就会從心理上追求發音流動、線性的美感,逐步加強其均勻度、顆粒性、連續性等局部技術的深化聯系,達到聲音與技術的完美結合--点線結合,寓於其中。同時也摆脫了技術訓練的艱難性和枯燥性。然而,技術訓練最根本是為了在樂曲中的運用,比如《春雨》第二段的輪指處理,為表現出音乐抒情、柔美、線性的特點,要求采用自然流暢、聲音通透、圓潤的轮指。這時可以采用技、氣、情同步思考,當音樂感覺獲得後,再控制輪指,避免單純強調技巧,結合音樂的歌唱性,從而把樂曲更好的表現出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3. 演奏中"無"中生"有","有"中生"無"的中和思想
  
   琵琶樂器两千年的發展過程,實際上是一個吸納、綜合、舍取、繁衍的过程,一曲《十面埋伏》曾使得非華夏人為之動容。但現在作為民族樂器之"王"的琵琶,卻面臨著"曲高和寡"的尷尬境界,真正能夠感染世界的演出越來越少。對此,琵琶演奏家劉德海認為:"樂曲演奏的基礎是音色,而對基本音色的確立首先要從傳統的某種風格或特殊色彩上解脫出來。以尋求一個’无特色’的音響做起點,進而通過多种多樣的手段,創造更多更美的’色彩’。這就是演奏中的’無’中生’有’,’有’中生’無’的哲學辯證思想。"①例如:琵琶中最簡單的彈挑技巧卻是樂器的靈魂技巧。食指的彈陽剛有力,大指的挑陰柔秀美,這一阴一陽,一剛一柔的結合正是較之其他樂器所獨有的美。如果想要作出中和的音色,首先它的彈弦位置應該在復手至末品之間的二分之一處;其次右手保持大指在上,食指在下,大指輕搭在食指上方,其它手指微攏,握空心拳,成龍眼狀;最後用膠布以上至指尖約二分之一處與面板平面成45度角入弦。發音時,手腕輕微隆起向面板平面內翻,手掌心略微向外,以手指大關節帶動小關節,平均協調的運動,發出淡化壓弦感的自然之音,並以所彈的弦為軸心,形成一個左右平衡、循環連續的鐘擺運动。但是彈挑中的大指与食指運動也不是絕對的在同一點上,而是存在細微的音色差別,正是這種差別才使它們形成相對統一的狀態,才能獲得聽覺上的美感。彈挑是琵琶技巧中最基本的結合,但卻既簡單又復雜。它看似是简單的兩根手指的運動,但其實却是肩、臂、肘、腕和手指各個部分贯通協調的運動過程。就像踢足球一樣,表面上看來是腳的運动,但實際上卻是腰、胯、腿、腳乃至全身的運動,腳只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傳遞工具,琵琶技巧中的手指也就是一個傳遞工具。例如樂曲《訴》,这是一首速度慢、溫柔含蓄的文曲,是對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的千古絕唱《琵琶行》的描述。此曲作者以詩中所敘"自言本是京城女","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暮去朝来顏色故","老大嫁做商人婦"的悲慘身世為創作依據,卻擺脫了一般的敘事性手法,抒發了作者"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內心體驗。整個樂曲慢板部分彈挑的二度創作指甲入弦為偏下鋒,觸弦面積大,與弦约成平面,手腕動作夸張,發出的聲音具有厚、重、沈、散等特點,音色處理較暗,颇具古琴演奏神韻。同樣是這首樂曲的彈挑,快板部分的二度創作方法卻與前面大相徑庭。快板部分的彈挑要求右手手型成鳳眼狀,觸弦小於45度角,指甲淺於二分之一的入弦度,食指約為正鋒入弦,強調手指指力的清晰、堅挺,發出的聲音清脆、顆粒性好、穿透力強。同樣的樂曲、同樣的技巧卻采用不同的演奏方法正是音樂多樣性和審美需求多樣性的要求。
   但是對事物的感性認識往往是紛繁復雜的,如果我們想要把它上升為理性認識,實现認識的第一次飛躍,就必須對這些紛繁復雜的材料進行概括、提煉、總結,不能陷入一個雜亂無章的局面。統一與變化在琵琶創作中是一種相互依存、相互转化、對立統一的辯證關系。統一是基礎,變化是發展。應該在繁多中寻求基點與共性,在相对統一、規範的系統中尋求變化。
  
  

參考文獻


   [1] 李光華主編. 《劉德海琵琶藝術研討会文集》,中央音樂學院出版社, 第29頁.
   [2] 劉德海. 《一字篇》,中國音樂學院《校友》專刊, 2001.12.25第二版.
   [3][4] 李光華主編. 《劉德海琵琶藝術研討會文集》,中央音乐學院出版社,第30頁.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析琵琶演奏的中和之美》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