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碰撞與交融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音樂論文
論文作者: 奉建
上傳時間:2009/9/12 10:20:00

  摘 要:儲望華先生改編的钢琴曲《二泉映月》把鋼琴和二胡兩種截然不同的樂器所表現的音樂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真正意义上實現了中西方音樂的碰撞和交融,使它的藝術定位達到空前的高度。研究和发展民族器樂與鋼琴以及世界音乐的結合對創造我國的新音樂具有深遠的意義。
  關鍵詞:碰撞;交融; 《二泉映月》;藝術定位   
  自幼習琴,一路沿著拜爾、巴赫、車爾尼……走過來,聽的、唱的、弹的、想的全是歐洲大師們的音樂,已經習慣用歐洲音樂審美標準去衡量音樂水平的高低,曾經一度小瞧過自己本民族的器乐作品,也包括中國鋼琴作品。隨著高等師範鋼琴教學的不断深入,使用中國鋼琴曲的機率大幅度增加,在接觸了大量優秀中國鋼琴作品的同時也使自己對其漸漸有了一些新的感悟。近幾年,在“歐洲音樂中心”、“後殖民文化現象”的批評聲中,高師教育工作者開始思考中國鋼琴教學的發展方向和高師鋼琴的出路。
  作曲家黎英海先生曾說過:“中國的音乐教育,無論專業音樂院校,還是中、小學以及業余音樂教育,都應把中國自己的音樂放在重要而恰當的位置上,讓孩子們自習樂之初就開始接觸中國民族民間音樂,進而對中國音樂有个基本的、感性的認識,而且還要有美好的感受。……中國鋼琴曲末得到應有的重視。……推廣普及中国音樂,應該是每個音樂教師(包括鋼琴老師)義不容辭的職責。”[1]
  鋼琴家鮑蕙荞老師也講到:“本民族演奏家不去演繹自己民族的作品,其它民族的演奏家也很难做得那麽好。……因為我是中國人,我才會理解這些作品,盡管這些作品還在一個發展阶段,但你一定要用中国人的審美觀點去理解,去把它們推出來。”[2]
  在我所學習和彈奏過的中國鋼琴作品裏,也不乏有讓人回味、印象深刻之作,儲望華先生改編的《二泉映月》,便是其中之一。樂曲所具備鮮明的民族特點、流暢優美的旋律以及深沈壓抑的氣韻都讓人百聽不厭,越聽越喜歡。筆者认為通過對該樂曲進一步的分析解讀,並且舉一反三、觸類旁通,是作為一個演奏者在加深中國鋼琴文獻風格的理解,掌握其特殊彈奏技巧並展示民族精華內涵過程中理應首當其沖做到的重要步驟。
  
  一、鋼琴曲《二泉映月》的藝術定位
  
  縱觀中國钢琴曲創作歷程,在上個世紀50、60年代,多以小曲為主,采用民歌、民間小調、時代歌曲的加花變奏手法连綴而成。雖不缺乏優秀之作,但同歐洲經典作品相比,無論是在曲目數量、藝術份量以及藝術影响力等方面均有差距。由中國音乐家協會編、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的《鋼琴曲集(1949—1979)》基本總結了這個時期的概況。
  在紀念建國40周年之际,由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編选出版的《中國鋼琴作品選》,在前言中明確了“較高專業水準的中國鋼琴曲集”的藝術定位。曲集中有多首中國民族器樂改編曲以及在國際、國内獲獎的新作,其中一些作品在國外得以傳播。《中國钢琴作品選》的出版如實展示出1990年之前中國鋼琴曲作品概況,但鋼琴曲《二泉映月》並不在作品選集之列。鋼琴曲《二泉映月》是储望華先生在1977年之前改編創作(初稿於1972年),於1978年個人鋼琴作品音樂會正式推出。時隔1991年出版已經有許多年頭了,編者未納入選集必定有充足道理:當年日本著名指挥家小澤征爾先生,在中央音樂學院聆聽二胡專业學生姜建華演奏《二泉映月》時,不由淚如泉湧,以下跪的姿勢聆聽完全曲。作為當代世界頂級音樂家,把這首二胡獨奏曲擺放到如此頂禮膜拜的藝術高度,這無疑彰顯出《二泉映月》的藝术價值,對於一個在“歐洲音樂體系”中心位置的交响樂指揮大師來講,可見其評價的份量。之後,美國出版了《二泉映月》唱片,以及吳祖強改編的同名弦乐合奏在國外已經成為了最受歡迎的中國樂曲。可見在世界樂壇上《二泉映月》所得到的尊重之大,藝術定位之高!
  雖然鋼琴曲《二泉映月》不是二胡原曲,但基本忠實于原著,保留精華又有所創新。中央音樂學院鋼琴教授楊峻先生講:“(二泉映月)成為一首用鋼琴演奏的、用鋼琴說話的、用鋼琴來感人的新的鋼琴作品”。通過鋼琴演奏让曲調中的悲憤迸發出來,使它成為具有交響性的,感情起伏更為強烈和明顯的樂曲,更接近現代人的審美習慣。楊峻先生看重鋼琴曲《二泉映月》在中國鋼琴曲中的份量以及藝術定位。他講道:“意境和韵味的表現,是彈好這首作品的難點。”[3]
  改編者儲望華先生学習過二胡,有著揮之不去的民族音樂情結和深厚的民族文化的底韻,他深知“這本來就是一個最純的中国民間曲調和一個最純的西洋樂感的結合”。改編后的樂曲做到了集“可弹性”、“可聽性”、“有練頭”為一體,並得到國內、國外同行一致認同。他說: “由於結構的長度以及原作內容內涵的深度,所以我把它定位為一首较高級程度的獨奏曲”。[4]
  筆者認為,改編鋼琴曲《二泉映月》不僅是儲望华先生所說,完成了中國民間曲調和西洋乐感相結合的問題,它還必須解決中西方文化以及兩种音樂體系的碰撞,以达到完美和諧與交融。在創作技巧上,如何既保持住原曲如泣如訴的旋律特色,又能盡情發揮鋼琴演奏技巧,以通過中、西審美雙重標準的檢驗,得到兩個音樂體系認可。鋼琴曲《二泉映月》同其它改編中國民族器樂曲的鋼琴作品一樣,在矛盾和碰撞中,成為了实踐成功的範例。不僅做到讓中國經典音樂同歐洲音樂接轨,更為中國音樂融入世界樂壇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在當前所知的中國鋼琴曲目中,《二泉映月》是唯一一首改編自二胡的樂曲,同改編自琵琶、古琴的樂曲相比較,難度似乎大很多。钢琴同中國彈撥樂器發音形式較为類同,同屬於擊弦式點狀發音,這同二胡樂器拉弦式線狀發音形式差別很大,加上中國弦樂所特有的音律、調式以及滑音、揉音等技法效果都在钢琴上難以仿效。因此如何保持中國音樂的神韻內涵,如何表述出壓抑、蒼勁的情感,成为了創作和演奏過程中需要深思熟慮的問題。據我所知,父輩中有多人多次用中国彈撥樂器移植彈奏《二泉映月》,都因難以達到預期的藝術效果,幾度嘗試又幾度放弃。
  用西方擊弦樂器演奏《二泉映月》,其難度更大,但儲望華先生卻取得了成功。成功就在於他将歐洲經典彈奏樂器,同中華民族音樂精髓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用世界各國熟悉的音樂語言和形式展示出中華民族文化的深邃內涵以及民族音樂的精、氣、神。這同樣也是“鋼琴中國化”和鑄造“鋼琴中國樂派”所面臨最為重要、最為困難、最為核心的任務。鋼琴曲《二泉映月》做出的成功嘗試,對中國鋼琴曲的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
  二胡曲《二泉映月》沒有华麗的音響和炫目的技巧,但在樂譜的字裏行间,灌註著凝重的民族氣韻。樂曲中如歌的旋律,是經歷了中華(音樂)文化5000年洗禮所孕育出的藝術瑰宝。鋼琴改編曲起點很高,乐曲本身就包含著很高的藝術價值,在欣賞和演奏該曲時不能用復調、和聲或演奏技巧的標準去衡量和對比此曲的難易,彈奏者应加深認識、嚴肅對待,任何輕视和草率的行為都是對作品的褻瀆。在中國鋼琴樂壇上,鋼琴曲《二泉映月》這類高規格的作品也並不多見,在已有的中國钢琴曲中應擺放到相當高的位置。
  
  二、解讀鋼琴曲《二泉映月》
  
  (一)曲名和曲意解讀
  眾所周知,《二泉映月》這一曲名是楊蔭瀏先生後來所加,曲名與樂曲內容並沒有明顯關系,甚至曲名與曲意也很難相合,按歐洲音樂體系習慣分析,這首樂曲應屬於無標題音樂范疇。泉水和明月屬寫景,如果硬性用情景交融或觸景生情的思维去解讀,也只可能是抒發那種閑情逸誌之情,如琵琶古曲《春江花月夜》或鋼琴曲《夕陽簫鼓》一樣可以讓人飄逸陶醉。而《二泉映月》的曲意是這樣的讓人呼吸沈重,使聞者有屈膝下跪的“斷肠之感”,筆者認為曲意決不是這個曲名可作解讀的。
  中國传統民族器樂曲曲名大都同曲意结合緊密,除了大曲名外,許多小段都配上相吻合的段名使聽眾和演奏者相對較容易地掌握樂曲內容。但是這些曲名如同漢語方塊字一樣多聲多義,可能同时派生出多種多樣的曲意解讀,也可能對演奏者或聽眾帶來完全不同的審美效果。在那個時代,阿炳的演奏是為了娱樂,用音樂給人們带來美好與快樂,在錄音時沒有著力悲憤情緒的宣泄,只是习慣性不可避免地將人生經歷的哀怨與憂傷流露了出來。樂曲中旋律表現得流暢優美,氣勢剛健渾厚,而悲憤的激情卻十分含蓄和壓抑。而後人的一些演奏中不斷誇張其哀怨情绪,甚至達到了催人淚下的程度,把《二泉映月》變成了憶苦思甜的代表作,把阿炳變成了舊社会苦難形象的化身。
   琵琶大師劉德海先生讲:“(阿炳)喝進的是苦水,流出的是清泉;‘每個音符充滿階級苦、民族恨’”,“阿炳音樂不說教”。[5]吳祖強先生改編的弦樂曲《二泉映月》就側重發揮其優美的旋律特質,把民族音樂的旋律美感發揮到了“華丽”的極致,向世界樂壇演绎中國音樂魅力,展示出阿炳貼近自然、詩意般的情懷,把阿炳的音樂從苦難中解放了出來。
  儲望華先生改編的鋼琴曲揚長避短,側重於氣勢方面的激情和音樂上的張力,充分應用了和聲、復調等复雜的作曲技法以及鋼琴音域寬廣、低音厚重的乐器特征,把阿炳含蓄压抑的激情迸發出來,在流暢而優美的旋律中,註入新的音樂元素和新的音響,把作品提升到一種民族精神或民族氣質的高度。作品表達出的阿炳不再是苦難的弱者形象,他的音乐理應得到新的解讀,钢琴曲《二泉映月》已經成為了一首源於原曲但又高於原曲具有新時代意義的偉大音乐作品。
  (二)速度的解讀
  鋼琴曲《二泉映月》用行板如歌(Andentecantabile)来規範速度要求。按行板要求應該是每分鐘90拍的速度,而樂谱則明確規定在每分鐘48-58拍,這個速度屬於(Largo)慢扳、廣板,明顯比行板偏慢得多,演奏者應解讀為慢板如歌較適合。這個速度標註的模糊,正體現出曲作者用欧洲音樂標準去界定中國民族音樂所必然派生出的審美矛盾,正是作者用這種方式化解矛盾的高明之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中國傳統音樂的速度不能從樂韻中完全单獨地分離出來。特別是這類情感起落鮮明的樂曲,往往隨著音乐情緒的跌宕起伏而產生力度、速度、節奏、音色等音樂元素的綜合变化,這並不止是單一的強弱、快慢,也包含音色明与暗,節奏棱角硬與软等綜合因素的變化。速度的彈性可能會達到每分鐘48-90拍的上下浮動。旋律進行的高潮和興奮點的地方,節拍速度可能緊湊到每分鐘90拍之上,而低潮或抑制點之處,節拍速度放慢至每分鐘48拍以下。而這種隨著音樂氣韻呼吸,徐、疾緊密連結在一起,用標準勻速不可能演繹出的特殊深邃韻味,往往是缺少曲作者那樣的民族音樂情懷以及深厚文化底韻的鋼琴演奏者最難以掌握的中國民族音樂精深內涵,在識譜初期可以沿著外國樂曲的弹奏習慣按譜制音,但是一但熟練後就應多聽二胡原曲演奏,劃分明確呼吸句逗,弄懂情感漲落规律,這種彈奏才不至於落到“畫虎类貓”的境地。
  (三)旋律的“音腔化”解讀
  二胡是一種单旋律的樂器,演奏中充分發揮了民族旋律美質,而這种美質特點正是中國民族音樂第一美質。美國《今日世界》所著《美感失落—談現代音樂的“旋律萎縮癥”》一文中,對現代音樂出現的“旋律萎縮癥”給予抨擊,認為“旋律是人類文化進展的高度结晶,經過數千年,才從野人音樂進化成優美的音樂,旋律的萎縮是我們精神生活的日漸幹涸。”“一段優美的旋律,不論它是愉悅的、幽怨的,柔慢的抑或雄壯的,通常都能在欣賞者的心灵上引起共鳴,產生喜爱懷念歷久而不忘。”《二泉映月》是這樣一首用優美的旋律表述民族气韻的樂曲,這正是民族文化先進与文明的標誌。
  凡是經典而且經久不衰的鋼琴名曲都具備著優美旋律美質,無論創作和演奏技法多麽華麗而復雜,都必須围繞在旋律的第一美質上去發展變化。中國鋼琴曲大都能把握住民族音樂旋律特點,失去這特點世人將難以認可。钢琴曲《二泉映月》尊重了原曲旋律,推敲旋律的風格、韻味,運用倚音、顫音、琶音等多種手法,在竭尽全力地塑造旋律特質中顯得獨具匠心。
  世界各民族音樂旋律的生成往往同語言有着密切聯系。聞一多先生曾講過:“音樂是孕而未化的語言,语言是孕而未化的音樂。”由于語言的差異甚至方言的差異也可能造成音樂旋律的不同,這就是“基本音感觀念”的不同。沈洽所著《音腔論》中,對歐洲音樂與中國民族音乐“基本音感觀念”做了比较,固定音高與“音腔化”的“音过程”是最顯著的差別。中國民族音樂的旋律可在每一個音上做到包括音高、力度、音色的細微量變,形成曲線音感。而鋼琴是由固定音高的平直音構成,不可能達到像弓弦樂器上下滑音和音高微量波動的曲线音感。認真聆聽二胡以及民族器乐曲演奏,“音腔化”的音樂特点是最普遍、最為常用的。句頭句尾以及音符之间的連接,都離不開音高、力度、音色、節奏的“細微量變”,滑音、揉音比比皆是,旋律的行進同漢族語音及唱腔、聲腔化特點密不可分,掌握這些特點和規律對弹奏中國鋼琴曲必定有益。
  彈奏鋼琴曲《二泉映月》,應在旋律上多做文章。按旋律音腔化特點,尽量做到音色圓潤厚實,优美均衡,余音連貫。合理應用踏板,余音延長,前後首尾相接,避免音斷、韻斷、氣斷。用“音過程”的觀念認識倚音、裝飾音,猶如弦樂滑音一樣自然行進,不宜把倚音強奏。琶音也要為旋律服務,突出旋律音並讓發音粘連一点。這首樂曲從鋼琴技巧寫作角度来看,大量吸取了二胡的演奏特點,要求在演奏時手臂放松落下,手指應把每個音牢牢的控制住,使每個音與音都連貫起来。氣息要下沈,演奏非常深沈自然,作者深入挖掘鋼琴演奏的可行性,用具有鋼琴技巧特色的裝飾音、颤音、跳音、斷音、八度、和弦以及大連的復調手法和豐富的織體變化來模仿二胡特有的定把滑音、直線滑音、拉弓重音等各種演奏技術,使中國濃郁的民族特色在鋼琴领域得到了再次發展。在鋼琴上最难處理的就是音色控制和音樂流暢、气息悠長的問題。二胡作為我國的傳統拉弦樂器,其音色柔和、優美,擅長演奏歌唱性的旋律,技巧復雜、細膩、表現力很強,而钢琴卻是一種由西方傳入中國的西洋外來樂器,它雖有弦,但卻是用榔頭擊弦而發音的擊弦打擊樂器,每個榔頭击弦一次只能發一個音,且音與音之間幾乎不能連貫起來,這就對演奏歌唱性的旋律增加了許多困難,就要求演奏者應有良好的聽覺和手指技巧以及巧妙運用好每一次踏板,才能奏出那种朦朧的背景下,為了勾畫出分明的旋律線而必須發出的清晰聲音。
  要在鋼琴上演奏好這首樂曲,首先要求演奏者應有嫻熟的手指技巧以及良好的發音狀態,多練一些慢的、貼鍵的練習,用大臂重量完全掛到指尖,并由指尖扣緊、支撐,運用手腕柔軟的上下左右的帶動和連接的方法来完成力量的轉移,才能夠維持和保留這種音與音之間連貫平均、柔和、深厚、圓潤、平衡、統一的音色以此來表達那如歌如泣的音樂。在高潮段的大量八度與和弦也是一樣,在突出高音主旋律的同時,手架子堅固,靠身體和大臂把每個和弦推下去,力量送到底,才能奏出既結實又飽滿的聲音。当然並不是把這些技術問題都解决好了就能真正彈好這首樂曲,還要通過豐富的踏板變化运用以及在練習和演奏過程中细致,深入的挖掘它所表達的思想內容和所塑造的音樂形象,認真仔細去聆听,辨別和琢磨,用發自內心的感覺去體會這引人深思的音樂形象和思想內涵。
  
  三、結論
  
  鋼琴作品《二泉映月》在創作上繼承了中國民族音樂的現实主義傳統,克服了原曲腔長、結構較為松散等不足之處,加強了它的音樂性,合理安排了樂曲的层次並在發展樂曲旋律的同時,力求保持本身所具备的民族風格,在二胡和鋼琴這兩種性能截然不同的樂器的表現手法上,作者充分运用鋼琴特有的各種演奏方法、作曲寫作技巧以及表現手段來豐富乐曲的內容,使原曲所具有的濃郁民族風格和演奏技巧盡最大可能地在鋼琴曲中得到再現和發展。
  我國民族音乐有著幾千年的優秀傳統,它在長期的歷史積累過程中,不论在創作表演和理論基础方面還是在音樂形象的塑造、表情達意的方式、音樂體裁形式等各种表現手法上都慢慢形成了獨樹一幟的民族特點,這些特點反映了中華民族的心理素质、文化傳統和審美觀念。因此,作為一個高師鋼琴教育者研究和發展民族音樂與世界音樂的结合可以讓自己對中國钢琴教育的發展方向和高師钢琴教育現狀具有更高更深層次的體會和理解,用民族音樂傳承給我們的學生。
  
  

參考文獻


  [1]蘇瀾深.黎英海先生訪談錄[J].鋼琴藝術,1999(10).
  [2]趙曉生.鮑惠乔女士訪談錄[J].鋼琴藝术,1998(3).
  [3]蘇瀾深.楊峻先生訪談录[J].鋼琴藝術,1999(2).
  [4]儲望華 .漫談鋼琴獨奏曲〈二泉映月〉[J].鋼琴藝術,1999(1).
  [5]劉德海.流派篇[J].中央音乐學院學報 , 1995(1).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碰撞與交融》其它版本

音樂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