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中國當代工筆重彩畫的色彩變革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藝術理論論文
論文作者: 呂長娟
上傳時間:2009/2/2 9:21:00

  內容摘要:上世紀以來,隨著西洋藝術的湧入,中國畫變革的問題爭论愈演愈烈。文章結合中國当代工筆畫的現狀與發展環境,分析了該畫色彩理論的發展演變,提出要更新觀念、擺脱困境、加大拓展步伐。值得研究的是現代日本畫發展過程中所體現的創造精神和独特民族風格,包括繪畫技法,而不僅僅只是作品本身的形式。此外,中國深厚的傳統資源也應重新認識和挖掘。

  關 鍵 詞:工笔重彩畫 日本畫 色彩理論
  
  一、中國當代工筆重彩畫的困境
  
  在近年來的中國畫改革中,由於文人写意畫的高度程式化及其特定寓意的約定俗成,寫意畫的改造和突破舉步維艱。相對而言,工筆重彩畫在宋以後較少受到重視,其發展落後於文人水墨的寫意繪畫,因此在造型和色彩方面,還存在著一定的拓展領域。這也是20世紀80年代後,工笔畫在中國畫壇復興的歷史背景。20年過去了,工筆画的發展腳步逐漸變慢。畫家們發现,在日新月異、資訊發達的今天,工筆畫的進一步發展,面臨著新的問題。對於經过嚴格訓練的畫家來說,當造型不是主要問題時,色彩便是工筆畫變革的一個主要突破口。
  为充分發揮色彩的表現力,中國畫家們一方面對傳統绘畫審美觀念進行再認識、再拓展;另一方面對西方色彩觀念進行借鑒,於是促成了現代工筆重彩畫的產生。日本重彩畫的發展,為中國畫的發展創新提供了有益啟示。一時間,中國畫家们對此傾註著極大熱情,試圖在较短的時間裏,完成振興中國畫的历史使命。但當前一些中国重彩畫作品無論是在材質、技法還是形式上,與現代日本畫的美學標准均無太大區別,甚至有些作品缺乏靈氣和韻味,並陷入過分工藝化,制作過於講究。這种繪畫方式和制作模式,是否能將中國畫引向健康發展的道路,理論界意見不一。本文試圖以研究日本畫發展模式作為借鑒,来觀照中國當代工筆重彩画的發展趨勢。
  在中國繪畫發展史上,文人畫主宰了中國畫壇近千年。在文人畫理論推動下,水墨畫取得了很大發展,与此同時,本具倫理意味的色彩在古代繪畫上的表現沒有得到足夠重视,“絢爛之極,歸於平淡”“運墨而五色俱”等倡導水墨畫表現的觀念、色彩處於輔助地位。文人水墨燦爛的千年也是色彩相對“黯淡”的千年,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傳統繪畫發展過程中的局限。如何解決这些問題,筆者認為,加強對近現代日本畫變革和發展的進一步分析研究,深入认識色彩在中國畫中的美學價值,發扬並利用古代中國關於色彩的資源,適當吸收外來藝術和民間藝術在色彩應用上的有益經驗,建立現代中國畫色彩理論体系,是目前中國畫發展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二、現代日本畫对中國當代工筆重彩畫的影響
  
  同属東方文化圈的現代中國繪畫與日本繪畫,有著類似的受西方文化沖擊的遭遇。因而中日兩國民族繪畫的現代進程,有著許多相似之处。從康有為的“日本已盡力講之,當以郎世寧為太祖矣。如仍守舊不變,則中國畫學應遂灭絕。”①急切呼籲中西合璧的激烈言行,到徐悲鴻的“中國畫改良”論;從李可染的註重寫生、深入生活來改造中國畫,到李小山的“中国畫窮途末路”論的極端言論;從吳冠中的“筆墨等於零”,再到張仃的“守住筆墨底線”等等。這些現象深刻地表現出,我們同樣面臨著如何正確地吸收外來精華,發展中國民族繪畫這一不可回避的課题。
  日本明治時代著名美術史論家大村西涯在其著作《中國美術史》中写到:“日本文化,在中古時代以前,由中國所輸入,即美術史之年歷,亦僅中國1/3,故其作品,渲染中國之色彩最濃。印度雖為古代文明國,自有其獨創之風格,然自唐代以後,佛教寂滅,艺術亦漸趨消沈,延至近世,彼都有誌之士,反須向中國探求,衰頹之象,概可想見。故敘述東亞之藝術,只須注重於中國,即能‘纲舉目張,不涉枝蔓’。”②從歷史上看,日本文化由中國輸入,由此日本畫也保留了一些唐宋繪畫的技法特點。時至今日,中國工筆重彩畫家在努力尋找繪畫語言的突破時,也註意到東鄰的日本繪畫,並开始受到日本畫的影响。同屬於東方藝術體系的日本畫,在“二戰”以後经歷了重大的轉變過程,发展至今,已經完成由接近中國文人水墨畫風格向現代日本畫的轉變。日本畫現代化的經驗,無疑为我們提供了可供借鑒的他山之石。更為重要的一點是,日本畫自學習隋唐工筆重彩的繪畫技法後,一直沒有失去註重色彩的傳統,並在繼承中國繪畫技法的基礎上進行了大量的色彩研究與開發,尤其是冠之曰“日本畫繪具”的“巖繪具”——矿物質顏料已被豐富、發展到包括天然礦物、人造新巖、泥绘具、顏料等多種類型。其中僅天然礦物顏料和人造新巖這两類,品種就多達幾百種,每一種顏色又按粗細的程度分成十多個色阶。反觀中國畫領域,宋代之前植物顏料尚未出現之際,中国畫的顏料主要為礦物質的石色。直到文人水墨畫興起並迅速成為畫壇主流之時,傳统的石色才逐漸衰隱或退居到民間繪畫領域。然而,也就在這一興一衰之間,一些寶贵的中國畫顏料制作以及使用方法相繼失傳,一個“畫家有七十二色”的豐富的中国畫色彩世界,幾乎萎縮成了只有裝在錫管中的十二色顏料。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即使在中國畫創新呼声極高的80年代),這種令人扼腕的衰退尚未能引起中國畫家足夠的重視。就此點而言,日本畫觀念和材料的发展,確有值得我們借鑒之處。
  
  三、西方色彩理論對當代中国工筆重彩畫色彩理論的启示
  
  19世紀,歐洲印象派在光學理論的基礎上,建立了客观的色彩理論,將光線引進了画面色彩之中。之後塞尚開始了純畫面色彩推移与建構的努力,高更開始使用象征性的色彩,凡·高更將色彩的主觀性和表現性推進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之後的康定斯基、蒙德裏安又將色彩推向了完全的抽象,色彩尤新。時至今日,西方的色彩理論系統已是十分完備並成為整個繪畫理论中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相比之下,中國的色彩理論卻有些“發育不良”。
  在進行工筆重彩畫實踐的同時,有一個問題有待解決,那就是原有的中國畫色彩理論系統已經不能滿足現代工筆重彩畫的發展要求,傳統的色彩理论只是從顏料設色的技法基礎上的宏觀理論,而對於色彩性質、心理效應及視覺規律等方面却缺乏深入細致的科學研究。由於缺乏正確的理論指導,目前的色彩使用又處在這樣的情形中,即一種是色彩毫無節制的濫用,另一種是盲目套用日本畫的一般色彩理論的色彩方法,使色彩與中國畫的形式不配套,有如人體器官移植中的排斥現象,抵觸時有發生。因此,探討現代工笔重彩畫革新的內在因素,必然涉及到中國畫色彩觀念的革新問題。對傳統色彩發展脈络的梳理,以及在全方位觀照中來探討它的現狀和走向,也正是我們提出重建中國画色彩理論的必要性之所在。
  中國傳統繪畫對色彩的認識、研究與運用,隨著各代的歷史沉澱、經驗積累,在不断地傳承中發展形成了一整套的審美規範和理論體系。从世界美術背景來看,它自成一格,以獨特的表現形式與技巧,創造了為世所矚目的繪畫藝術。統觀傳統繪畫,研究古代畫論,都清晰地反映出,中國古代畫家是講求主觀表現的運色造型,不以肖似為終極追求目標,而是以主觀情感的抒发為依據,圍繞著傳統的審美要求去實現主觀性和審美規定性的特點。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以上分析了中國繪畫色彩觀及其運用,其特點是鮮明的。從其擇色的强調主觀這方面來看,它拋棄了客觀的限制,而進入了自由的用色抒心寫意的意象境界,由此而帶來的長處是肯定的。但同時也應當看到,中國傳統繪畫在色彩上的審美規定與形式規範,又產生了另一方面的束縛,即导致的是畫家對色彩世界的直覺與感受在表現上的缺陷。在作畫時是要使畫家的感受去適應技法和已有的範式,其結果同樣不能使畫家的感受去适應技法的已有的模範,同樣不能更好地表達畫家的“意”。因此,可以說中國傳统繪畫在色彩的表現上雖拋開了客觀的限制,但又有著因主觀規定而引發的表現上的不自由。
  所謂色彩變革,並非以全盤否定中國傳統色彩為代價,這裏便涉及到一方面要有對中國傳統繪畫的色彩再發現、再認識、再弘揚的優勝劣汰的過程;另一方面要有对西畫及近、現代日本畫的色彩觀保持清醒的認識,借鑒什么、如何融合等問題需作更深層次的思考,進行有選擇的借鑒。
  工筆重彩畫中強化色彩的表現力,對西畫或日本画色彩的有選擇的借鑒,也就会對傳統中的某些文化含量有所減弱,甚至是對已有的審美觀念有所背離。但以發展的眼光來看,所謂守舊、因襲,其實就是什麽都不想放棄,其結果只能是沒有新创造。由於社會的進步,人們審美的多樣化,也必然要求現代工筆畫家重視色彩,沖破单一的審美模式,適應當代人的視覺感受。色彩的變革必然會引起中國工筆重彩畫在觀念與语言上的變化,帶來工筆重彩畫的新樣式。
  1.色域的拓展
  顏料品種的極大豐富,打破了傳統繪畫用色的相對单調,也使畫家的創作用色變得得心應手。分析古代工筆畫作品,就会發現古代工筆畫所擁有的顏色數量相對比較少。但是,由於近年來對日本顏料生產技術的引进以及國內專家與生產廠家的研究開發,顏料在品種與数量上都大大增加,大量的间色色系,為畫家作画提供了方便。畫家可根據自己的感受與畫面的需要,去選擇顏料的粗細質感、冷暖色相、深淺層次。除此之外,水彩色、水粉色、丙烯色也被畫家所使用。因此,在色彩的種类與色相的選擇上有著較大的自由,從而增強了畫面的色彩效果。
  2.註重感知,追求色彩表現的充分
  現代工筆重彩畫家的追索意象,更加傾向於直觀化,在用色表现物象時,強調真切的感知。更多地對客觀自然因素的關註,其實是一種觀念上的轉變,也是使作品區別於傳統繪畫套路的前提。然而,講註重客观因素,並不能狹隘地理解為以色彩去寫實,而是旨在用色彩去表現畫家對客觀的感受,不受制於传統中的太多主觀規定和前人的经驗,用色充分地體現物象結構的變化關系,而不是依賴某種程式去描繪,改變了“以固有色為主”或“隨類敷彩”的設色處理模式。
  3.設色技法的創新
  由於畫家對“五色令人目盲”這一戒律的掙脫,深信色彩“雅淡”一格之外的其他表現,形式有著更大的創造空間,以色彩為重要表現手段的工笔重彩畫得到大力發展。傳統的設色技法已不能滿足現代画家對自身審美思想的表达,於是,前所未有的诸如:厚塗、堆積、沖漬、噴灑等技法應運而生,這些手法的兼施並用豐富了画面的色彩效果,提高了作品的表现力。
  4.講究色调,創造新和諧
  講色調即是對畫面色彩的整體傾向性的把握。面對色彩紛呈的客觀世界,現代工筆重彩畫家不会只是“以色貌色”,而是希望通過對色彩的統一调配,表達更為深遠的意蘊,實現更高境界的追求。色彩既是表現客觀的物質手段,又是體現情感、塑造意境的媒介,所以畫家往往刻意於色彩、色調的經營,画面因色調的不同產生不同的意境,或黃調的醉人,或紅調的熱烈,或綠調的清新,或亮调的明快,或灰調的優雅……画家在著色時,物象的固有色退居次要,關鍵是要能以某種主調統領畫面,創造新和谐,營造出一定的意境之美。
  因此,色彩就成為中國畫革新的一個重要的方面。在世界美术發展史上,西方繪画以印象派的出現為標誌,发生了繪畫由古典向现代的轉型。日本繪画也是由水墨畫逐漸過渡到强調以色彩為主要表現手段,從而形成了現代日本畫的新樣式。中國繪畫史上,宋元之後文人畫重墨色輕彩色的色彩观,使中國畫處在一种失去與世界繪畫對話的孤立發展狀態中,並且歷經了漫長的過程。近代對於中国畫色彩觀的革新問題。徐悲鴻、林風眠以及陳之佛等人也作過多方面的探索與研究。徐悲鴻以西方古典寫實素描融匯於水墨之中,“墨分五色”已在追求形體結构之中漸漸消解了;林風眠則把漢唐與民間美術之風格和西方表現主義繪畫糅為一體,在彩墨的構成中,追求視覺的張力和詩意化的表現。而將陳之佛與徐、林二人相提,看似與通識有异,但就其色彩運用的成就而言,陳的大幅面工筆花鳥之作渲染出的色彩气氛,“很註意色相、光度、純度的相互關系以及调和對比,主輔分明的形式法则”。③顯然我們不能小視陳之佛在復興中國畫色彩表現方面所起的作用。但可以說,他们在不同程度上沖破了“固有色”和“墨分五色”的傳統色彩觀的藩籬。尤其是林風眠,在探索光、色、墨的關系中早已深刻指出:“對於繪畫的原料、技法、方法應有绝對的改進,像不再因束縛或限制自由描寫的傾向。”④這位在當時一意孤行的拓荒者,終於在今天有了眾多的後來人,並不是偶然的。當然,前輩大師的探索,雖已觸及中國畫色彩表現的薄弱環節,但因歷史的局限以及科學技術發展水平限制等因素,關於中國畫色彩观的更新問題,在理论和實踐上均未全面展開。時至今日,現代工筆重彩畫的崛起以及廣大工筆畫家對色彩的研究與實踐,重譜唐宋以後斷裂的重彩畫歷史的新篇章。這種對色彩表現上的重視,是對長久以來重墨輕色歷史的覺醒,對中國工筆重彩畫的演進,更具有重要意義。
  
  註釋:
  ①康有為手書.萬木草堂藏花木“國朝畫”部分.美術論集.第4輯,人民美術出版社,1986,第3頁.
  ②大村西涯.中國美術史.商務印书館,民國十七年七月出版,第3頁.
  ③陳之佛.陳之佛畫集.江蘇人民出版社,1981.
  ④林風眠.中國繪畫新論.亞波羅.第7期,1929.

  參考文獻:
  [1]牛克誠.中国繪畫樣式與風格歷史的展開——色彩的中國繪畫. 湖南美術出版社,2002.
  [2]平山郁夫,高階秀爾.世界中的日本繪畫.日本.美術年鑒,1994.
  [3]吉岡堅二.日本畫技法.日本美術出版社,1974.
  [4]野地耕一郎編著.日本畫:純粹和超越—— 從90年代的視點來看.日本東京練馬區立美術馆.
  [5]陳心撇.综合材料——材料與繪畫.上海書畫出版社,2005.
  [6]胡偉.繪畫材料的表現藝术. 黑龙江美術出版社,2001.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議中國當代工筆重彩畫的色彩變革》其它版本

藝術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