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驛站長》中的現實主義藝術特色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藝術理論論文
論文標簽:現實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吳生艷
上傳時間:2014/6/16 13:12:00

摘 要:《驛站長》是俄國現實主義文學中描寫小人物的開山之作,普希金成功地塑造了19世紀30年代現實主義文學中的典型 “小人物”。此後,俄國現實主義的作家們競相將這一主題發揮到極致。本文試通過對作品的藝術手法的探究來揭示其其中的現實主義的主要特色。
關鍵詞:現實主義; 典型性; 人民性; 悲劇性; 浪漫主義;職稱論文
19世紀30年代,俄國的現實主義文學逐漸登上了歷史的舞臺,作為反映現實,描寫現實的文學,它從一開始就帶上了濃厚的俄羅斯文學特有的色彩:反映現實,揭露社會矛盾,洞察人性,以期引導和改造社會成為俄國歷代作家的光榮使命。正因為此,在19世紀,俄國文學出現了所謂的“黃金時代”並最終躋身世界偉大文學之列。普希金是俄國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基人,他的作品中已經成功地反映出現實主義文學的創作特征和藝術要求。
一,典型性
典型性是現實主義文學創作的重要手段。巴爾紮克說:“典型指的是人物,在這個人物身上包括著所有那些在某種程度跟它相似的人物最鮮明的性格特征:典型是類的樣本”[1]。。不僅人物有典型問題,環境也有典型問題。
“連續二十年,我走遍了俄羅斯的東西南北,差不多所有的驛道我都知道,好幾代的車夫我都熟悉,很少有驛站長我不面熟;很少有驛站長我不曾跟他們打過交道。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所積累的饒有趣味的旅途見聞能夠問世。”[2]通過這段抒情議論,作者高度概括了像驛站長這樣的下層人民在俄國不計其數,而作者對他的典型化塑造,有利於增強作品的感染力,激起讀者情感上的共鳴。
在第一次到達驛站時,映入“我”眼簾的是“有那幾盆鳳仙花、掛著花布幔帳的床”,通過這個典型環境可以看出,維林和女兒冬妮婭過著安詳和幸福的生活,而此時的主人公維林也“五十來歲”,但“精神飽滿,容光煥發”,“綠色長禮服上用褪色的綬帶掛著三枚獎章”, “這小妖精看了我第二眼就察覺了她給我的印象,她垂下了淺藍色的大眼睛。我開始同她說話,她很大方地回答我,像個見過世面的姑娘”通過對父女倆形象的描繪,可以看出,父親為有人見人愛的女兒而如沐春風,而年幼的冬妮婭雖然美麗動人,但其長期所處的環境把她過早地催化成一個性心理早熟的姑娘,儼然失去了十四五歲少女該有的那種純真,在此作者除了對冬妮婭以後生活道路的選擇做了鋪墊以外,還暗暗地譴責了那個可惡的社會。
在與父女依依惜別之後的若幹年,“我”又由命運帶到了這所驛站,當我重新踏進房間時,“桌子和床還放在原來的地方。但是窗臺上已經沒有花,四周的一切都顯出破敗和無人照管的景象”今昔對比如此強烈怎使人不心生懸念:究竟發生了什麽?而看到驛站長“花白的頭發,望著他那好久沒刮胡子的臉上深深的皺紋,望著他那駝背”─——不能不感到驚奇,怎麽三四年的工夫竟會把一個精力旺盛的漢子變成一個衰弱的老頭。。在通過維林的講述,我們身臨其境,仿佛親眼看到了愛女被拐,尋女被驅單位整個過程。
而“我”第三次故地重遊又是過了許久之後,此時的驛站已經是物是人非事事休,而“我”也幾乎要欲語淚先流了。 “四周光禿禿的,毫無遮攔,滿眼都是木頭十字架,沒有一棵小樹遮蔭。有生以來我不曾見過這樣淒涼的墓地”這是可憐的維林艱辛一生的最後歸宿,向讀者展示了一個典型的俄國下層小人物的悲慘一生,激起了讀者的無限悲憫和同情,達到了悲劇的藝術目的。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人民性
一部俄國現實主義文學的發展史就是作家們從不間斷地描寫俄國社會現實,反映俄國人民疾苦的苦難史。正如杜勃羅留波夫所說:“文學要表現人民的生活,人民的願望。真實地反映出人民的生活狀況,寫出他們的貧窮和煩憂,同時也要正確表達出人民的美好和力量。”[2]作為貴族出身的普希金能夠在19世紀30年代拋棄其階級的局限而與普通大眾站在一起是相當難能可貴的,這也成為他是俄國現實主義奠基人的有力憑證。他的作品富有人道主義精神,體現了俄國現實主義文學的人民性。
他的創作已全然不同於18世紀羅蒙諾索夫式的對沙皇統治者的頌歌式的贊揚,更不同於卡拉姆辛在《苦命的麗莎》中感傷的嘆息,而是積極地暴露了身處底層的維林被損害和被侮辱的苦難境遇。但由於普希金所處的時代還不是俄國最黑暗恐怖的階段,所以維林悲劇性的人生既有社會的因素,也有性格中的缺陷。
作品中的人民性不光體現在作者站在人民的立場上替人民說話,更重要的是整部作品中深深浸透著作者對小人物的悲憫和同情,充滿著強烈的人道主義精神。如借“我”在省長的晚宴上受到了仆人的冷遇,和驛站長在接待來往旅客時所受欺辱的同命相連,呼喚人們對下層小人物要有一顆同情心,倡導人們之間相互理解,相互關愛,尊重人性,這種博愛之情在列夫托爾斯泰那裏得到了發揚光大。正是出於這種全人類的博愛精神,所以《驛站長》中圍繞著譴責明斯基的巧取豪奪致使維林失去精神支柱外,也從人性角度作了立體的思考,似乎維林,冬妮婭,明斯基每個人都有錯,但每個人所作所為似乎也都有合情合理的方面,並非是罪不可赦的。所以這種糾結的沖突為作品獲得了悲劇性的效果,這種沖突不光是社會的,也是人性亙古就有的沖突。從而使作品獲得了很高的美學價值。作為父親的維林理所當然要保護自己的女兒,避免她受到欺騙和拋棄;作為年輕漂亮的冬妮婭,她也有擺脫那種終日提心吊膽受人欺壓而躋身上層社會的願望。而對於身為驃騎兵的明斯基遇到了自己鐘愛的姑娘,雖然他的愛是出於對冬妮婭美貌的艷羨,但這也符合男性的求愛心理,似乎不該加以責備,他自信能給冬妮婭所要的幸福。我們似乎可以大膽地想象,所謂的“被拐”只是維林的一面之辭,他是從一個捍衛父權的家長的立場出發的。作品中《浪子回頭》的畫極富象征意義,這裏似乎表達了作者的一種心願:但願冬妮婭不像宗教典故中的浪子一樣混得山窮水盡才皈依父親。而編織作品悲劇性結果的正是這種人性的矛盾和糾結,而其中最主要的是父愛的被剝奪。維林因失去自己心愛的女兒而悲觀厭世,直至最終的毀滅,雖然作品獲得了悲劇性的美學效應,但作為宣揚人性和博愛精神的普希金是通過描寫小人物的不幸來實現自己的文學價值觀的。具有俄國民主革命的思想傾向。

19世紀是俄國文學開始真正發軔的時代,作為現實主義奠基人的普希金不可避免地在作品中保留了浪漫主義的痕跡,如較多的主觀抒情。這直接導致的是作者的感情過於外露,與處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契訶夫的作品的含蓄相比確實缺乏深度,但作為現實主義文學的奠基人他的貢獻是功不可沒。
結語:普希金的《驛站長》成功地塑造了典型環境下的典型人物,他的這種開創性為後來的《誰之過》、《被侮辱與被損害的》提供了哲理性的思考話題。在他之後果戈理筆下的《外套》和肖洛霍夫的《一個人的命運》雖各具特色,但都繼承了普希金創作中的光榮傳統。

參考文獻


[1]Е Е Сокрутенко. Рус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XIX века,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радянська школа 》,1965 г.
[2] 童慶炳主編.文學理論教程,高等教育出版社[M],2004.
[3] [4]李毓榛主編.20世紀俄羅斯文學史[M],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
[4]馬新國主編.西方文論史[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5]普希金.俄國短篇小說選[M],水夫譯,中國青年出版社,1984.
[6]朱光潛.西方美學史[M],人民文學出版社,1979.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驛站長》中的現實主義藝術特色》其它版本

藝術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