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星海抒情獨唱歌曲創作探析

論文類別:文學藝術論文 > 藝術理論論文
論文標簽:歌曲論文
論文作者: 黃雪生
上傳時間:2014/6/15 20:27:00

摘 要:抒情獨唱歌曲是作曲家們經常涉足的一個創作體裁,由於其篇幅的相對短小,風格的抒情悠揚,受到人們的特別愛戴。在冼星海的眾多創作體裁當中,抒情獨唱歌曲占了一小部分數量,但是這一部分歌曲的傳唱率頗高。這些抒情獨唱歌曲濃縮了冼星海的創作精髓,具有很高的音樂審美價值。它們體現了冼星海在音樂藝術創作上的形象化、鄉土化、雄壯美、細膩化。在抗日戰爭時期創作的這些歌曲,特別富於愛國主義情懷,受到較高的贊譽。本文試圖對冼星海這一時期產生的抒情獨唱歌曲進行探析,希望更全面地解讀冼星海的聲樂作品。
關鍵詞:抒情歌曲;形象化;鄉土化;雄壯美;細膩化;職稱論文
冼星海是中國近代音樂史上為數不多的創作體裁廣泛、作品成果豐富的作曲家之一,他的作品至今仍是我國音樂的民族瑰寶,被人們廣泛流傳。解放後至今,文藝界對冼星海及其作品的研究產生了一次又一次的熱潮,理論成果非常豐富,提升了人們對這位偉大作曲家的認識高度,樹立了他在我國音樂界崇高、不可動搖之地位。
冼星海抒情獨唱歌曲的創作大多數在他從回國之後,至前蘇聯之前的這個階段。雖然在數量上不多,但它們在冼星海創作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抒情獨唱歌曲是一種聲樂體裁,類似於普通的藝術獨唱歌曲,篇幅短小,結構凝練。和普通獨唱歌曲不同的是,它們貼近現實生活,反應時代強音,更講究情感的宣泄,情緒的表達,旋律更為悠揚,曲調朗朗上口。冼星海的抒情獨唱歌曲大致分成兩類,一類是純抒情性的藝術歌曲,如《夜半歌聲》、《熱血》、《江南三月》等;一類是富有戰力的反抗外敵侵略的革命歌曲,如《黃河大合唱》中的《黃河頌》、《黃河怨》等。他所創作的抒情獨唱歌曲一般有以下四個特征:形象化、鄉土化、雄壯美、細膩化。
一、形象化的音樂特征
在冼星海的抒情歌曲中,常常以革命群眾或生活中的普通人為創作對象,他是繼聶耳之後又一個註重音樂形象刻畫的作曲家。正是從這種認識出發,冼星海的音樂既能充滿深刻的表現力,又可以使得深刻性與易解性達到融合。作品常用鮮明、生動、通俗、易懂的音樂語言以及清晰、規整的構思來完成作曲家對形象化的追求。
在上文對歌曲《黃河頌》的分析中,筆者提到過,這首歌曲就是冼星海註重形象化創作的典型力作。冼星海在創作《黃河頌》旋律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困難,當時他曾對別人說:“《黃河頌》太難寫了,我譜出了三個,但一個也不能令我滿意。今天我又寫了一整天的《黃河頌》,到現在還沒有完成······我一定要創一種既有中國民族新風格特點,又能表現新的時代情感的頌歌旋律。······昆曲是有些旋律帶點頌歌味道的,但不能表現出黃河的偉大戰鬥氣概。”1現在看來,冼星海的躊躇是因為冼星海找不出能夠刻畫黃河形象的旋律,黃河既浩瀚又宛轉,總的說來又很壯麗,集眾多特點於一身著實給創作增添了難度。不過,最後在作曲家的努力下,一條既雄偉又剛強的旋律還是出現在他的筆下,黃河的體態和性格、精神,都在《黃河頌》的旋律中展現。
冼星海的形象化創作手法在對大自然美好風光的描繪時也表現得十分非常惟妙惟肖。如在《江南三月》中,三段歌詞分別呈現了蝴蝶紛飛、柳葉長垂、油菜花開等自然環境的景象,作曲家在音樂上靈活的以附點節奏為素材,以平緩的旋律進行為形象刻畫手法,描繪了這些自然景象靈動的氣息,對初春之時萬物蘇醒、大地回春的環境做了精準的勾勒。再如《二月裏來》,歌曲歌頌的是抗日根據地人民群眾努力生產、自給自足的生活景象,作曲家對於這樣的畫面也做了恰當的處理,旋律走向和節奏安排以及藝術處理都盡可能滿足了人民積極的生活態度,以及對抗戰必勝的堅定信念。我們在演唱這首歌曲之時,眼前仿佛呈現了一幅革命根據地的老百姓生產勞作的圖畫。
二、鄉土化的音樂特征
在冼星海的抒情獨唱歌曲中,十分註重對民間音樂素材的使用,他可以根據不同作品內容和形式的要求加工改變民間音調,使之符合自己作品的藝術風格,創作了許多非常富於民族特點而又富於不同個性特色的歌曲。關於民族音樂形式,冼星海說到:“民族形式是反映某個民族歷史、傳統、生活、習俗的方式,是形成民族特有的風俗與氣派的一種東西。”他還進一步指出:“重視民族形式問題還能提高一個民族的自信心,能激發人們的愛國主義熱情。”2因此,在抗日戰爭時期,他提出“民族形式的被尊重,無疑是發揚民族的自尊心也就是一切藝術都不應該忽略的一點。”3正是這種指導思想,令冼星海的歌曲具有濃郁的民族氣息和地方特色。
《二月裏來》是冼星海創作於1939年的《生產大合唱》中的一首分節歌曲。這首歌曲具有濃郁的南方民間小調的色彩,采用了我國五聲音階創作,屬於降A宮調式。歌曲的旋律舒展流暢、線條委婉,感情細膩而真摯,具有清新的民族風格。
譜例一

我們可以從上面的譜例看出,歌曲的結構短小,是由承上啟下的四個樂句組成,一般的江南民歌也都是這種結構模式特征。旋律沒有大的起伏和跳動,基本上在五度之內上下波動,也顯示了南方民間音樂含蓄、內斂的性格。節奏上附點音符的使用增添了愜意之感,哼唱起來更有朗朗上口的輕松愉悅,而這首歌曲比較特殊之處在於句尾長音的停頓總用裝飾音來修飾,巧妙而銜接自然。
不僅是《二月裏來》這首短小的歌曲具有強烈的鄉土特征,《黃水謠》這種長大的抒情歌曲中也蘊藏了強烈的民族氣息。《黃水謠》由三個樂段組成,其中第一樂段,無論從調式調性還是轉調手法上看,都彰顯民間音樂風格及民間音樂創作手法。
譜例二

這首歌曲第一樂段建立在E宮調式上,但旋律的第一句卻讓人在調式上產生B徵的感覺,而從第二句開始,歌曲就慢慢地向E宮調式過渡,這種轉調手法類似於民間移調,不用特定的和弦模式,通過音與音的自然銜接,不露痕跡地將音樂過渡到同宮系統的其他調式當中。旋律上的起伏比較大,這一點又與陜北地區民間音樂的地方特色相關,陜北民歌向來以高亢、率真見長,而筆者認為,《黃水謠》的這段旋律之所以采用起伏大跳的旋律手法,除了描繪黃河翻滾流淌的氣勢之外,也包含著陜北民間音樂的性格特征,歌曲中的鄉土化特色展現的清晰明朗。
冼星海歌曲的鄉土化特征,不單單體現在旋律的安排上,在節奏節拍的處理方面也體現著民族特色,有很多歌曲的節拍經過多次變化,如《黃河頌》從2/4到3/4,再到2/4,最後變成4/4,這種節拍變化類似於我國民間音樂靈活的板式變化,充滿了濃郁的民間鄉土感。

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旋律還是節拍,“鄉土化”特征在冼星海歌曲中的展現是多角度的。不難發現,冼星海十分擅長研究民間音樂的特征,並且能夠巧妙地將民間音樂音調運用在自己的歌曲當中,這種做法體現了作曲家的民族精神,也用實際作品向人們展現了他對我國民族音樂的熱愛和強烈的民族自豪感。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雄壯美的音樂特征
冼星海在紀念他的老師法國偉大的作曲家保羅.杜卡的文章中曾這樣寫到:“這導師的最大貢獻,除了雄厚的,富於偉大想象的作風,準確的表情,平衡而緊湊結實的曲體之外,他是被稱為”近代音樂的‘力’,我現在寫信來紀念他,正不知我國的音樂界,幾時才能把一點這個‘力’移植到我們祖國奄奄的樂魂裏。”4通過冼星海的文字,我們能夠深切體會到冼星海在音樂上的審美追求——力量,他對這種雄壯美的喜愛是與他所處的時代以及他本人人格中的雄壯美、崇高美緊密相連的。
冼星海的抒情歌曲中常常彰顯偉大的氣魄,雄亮、宏偉、充滿氣勢的音樂風格在冼星海作品中頗為常見。他當時所處在艱苦的抗日戰爭時期,當時急需有能夠鼓舞人心的音樂作品出現,於是他便創作了一些關於抗敵的革命歌曲,如《太行山上》就是這樣的作品。他認為:“只有民族性的壯氣,才能啟發整個民族的興奮。歌聲越是激昂悲壯,民族的前途就可以肯定是越來越有光明。”
通過觀察,筆者發現“雄壯美”這一藝術特征主要通過一下幾種創作手法來完成。
1、大跳音程構成的起伏性旋律。
在《黃河頌》中,一句旋律從d1進行到f2,一個十度的跨越立即彰顯大氣凜然的氣魄。而後,旋律經過幾個來回又恢復到e1,形成此起彼伏之感,渾然有力。譜例三:

2、由密集逐漸變為寬廣的節奏
讓我們看看《黃河怨》的例子,譜例六這一句的節奏先以6/8拍宣敘的特征密集地湧出,之後的3/4拍突然放緩,增強了頓挫及力度感,由快到慢、由密到緩,使聽眾感到了一種蓄勢待發的力量,為之後的爆發作了鋪墊······最後,“血”字上拖腔的使用,打破了一字一音的平穩感,擴大律動,直到“債”字6拍的出現,節奏放到了最寬限,大氣之感又展現得酣暢淋漓。
譜例四

3、賦予力量感的長時值尾音
與其他作曲家的創作特征不同,在演唱冼星海的抒情歌曲中,尾音的時值經常偏長,並需要演唱者賦予強大的氣息及力量,這類音符往往象征必勝的信念以及永不服輸的精神,一股雄壯的氣勢直沖而上。尤其在歌曲的結尾,這種長音頻繁出現,並且在一個較高的音區展現,形成慷慨激昂的高潮。
冼星海這種“雄壯”的創作風格不僅由於當時復雜的社會環境,冼星海人生經歷的坎坷與磨難也造就了他的意誌,使他的人格氣質中蘊藏著一種永不屈服的鬥爭力量。冼星海的學生李淩在回憶中談到:“對於打擊,星海是永遠也不願低頭······星海對於溫柔,或者說消極的哀怨、憂郁,好像沒有緣份一樣。”他的朋友馬思聰對他的印象是:“星海什麽都不怕,他是連學不好也不怕的······他的紀事是一連串的苦鬥······他有氣魄,有粗野的力,有誠懇的真情。”5的確,冼星海的作品除了體現宏偉磅礴的氣勢和勢不可擋的戰鬥精神之外,也仿佛在教育人們對待困難要有不服輸的拼搏精神,當挫折擺在眼前的時候,不是一味的哀怨,而是要從這種悲痛中挺起來,要從痛苦中獲得重生的力量。在冼星海的歌曲中,我們很少能聽見哀怨的小情調,那不屬於他對人生的理解和認識,雖然我們能夠找到這樣痛苦哭訴的音樂段落,但跟隨著的往往都是痛苦中的覺醒,音樂在嘆息之後總是呈現大段有力量的旋律,鼓勵人們重新崛起。從人生觀到社會價值觀,冼星海都秉承著一股堅忍不拔的力量之美,在他的歌曲中,永遠是壓不倒、戰不敗的雄壯之胸懷。
四、細膩化的音樂特征
所謂的細膩化表現手法在音樂學術界中沒有明確的定義,筆者認為,細膩化的表現最顯著的特征是用簡練的創作手段勾勒細致的藝術情感。在中外史上具有細膩風格的抒情歌曲曲庫中,大多采用的藝術手段都不是誇張、復雜的,樸實、含蓄的旋律、節奏和裝飾展現的藝術氣質才最湧入人們的內心深處。冼星海的歌曲《夜半歌聲》就運用了這種表現手法,這首歌曲處處讓人覺得細膩、委婉,耐人尋味。比如說在描寫夜半情景的時候,歌詞中寫到“風淒淒,雨淋淋,花亂落,葉飄零······”每三個字的旋律都表面聽起來感覺在同一音高上,這種做法恰到好處的勾勒了陰冷、潮濕、淒涼的夜晚,而我們仔細觀察譜例,會發現旋律並不是單一的在同一音高上反復出現,而是有向下二度的遊離(如“雨淋淋,花亂落”),這就是細膩的表現,正因為有這種小幅度的旋律運動,人性化的味道才流露出來。 歌曲《黃河之戀》是電影《夜半歌聲》的插曲,它被當作一首抗日救亡的歌曲在當時轟動了全國。救亡歌曲一般具有戰鬥精神,旋律果斷、剛烈,進行曲式的風格融入其中。這首歌曲的引子很有特點,是主人公向母親陳述的一句話,這句旋律有宣敘調的敘述特征,而結尾的四個字又帶出了悲壯的情感,旋律轉換成長線條的音調組合。
譜例五

從宣敘轉詠嘆,細膩的情感不經意間流出,旋律在五度音程之間起伏徘徊,既包含著無奈的情緒又預示著反抗。由於歌曲後半部分激烈鬥爭的音樂風格,對比之下這一句引子更顯精致,韻味十足。
從多處細膩化的表現手法上看,冼星海不失為既擁有博大氣度,又擁有細膩情懷的作曲家,他對自己作品的創作態度,永遠是一絲不茍、精益求精的。
結語
冼星海的聲樂作品在當時具有廣泛的社會影響力,在抗日救亡情緒日益高漲的那個時代,冼星海的歌曲就像人們的精神支柱,只要唱起那些激動人心、鼓舞鬥誌的歌曲,就能找到希望的曙光,就能看到抗戰勝利的光明。
通過分析,我們可以清晰地認識到,冼星海的抒情獨唱曲都有較高的音樂藝術價值,這些歌曲在形象化、鄉土化、雄壯美、細膩化等多個層面都有突出的表現,難能可貴的是,這些特征經常會結合在一起,我們通常可以在一首作品中品味到多種感覺,這也是一般抒情歌曲所難以達到的意境;歷史地位上,由於冼星海的歌曲民族化、普遍化、世界化的音樂風格,得到了國內乃至國外的一致認可,形成了不可動搖的一面音樂史上具有英雄般氣質的偉大旗幟。到了21世紀的今天,冼星海的這些歌曲依然唱響在各種舞臺,經典的意義在於,可以沿著歷史的河流延續到未來。

冼星海不見得是我國音樂史上創作抒情歌曲數量最多的作曲家,但他的這些作品絕對在價值上有突出的意義,在歌曲中,抒發的是大情、大愛,而不是小情緒、小資調。大而不空,則表現在作曲家對每一樂句的仔細醞釀。正是由於本人博大的愛國主義胸懷,造就了抒情歌曲同樣具有的愛國主義藝術曲風。筆者深信,這些作品一定能在人類音樂的歷史足跡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註釋:
1 選自《冼星海全集》,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年。
2 參見《從文化學角度談冼星海審美趣味的形成》,羅小平,《音樂研究》1995年第3期。
3 參見《冼星海的音樂觀》,梁茂春,《音樂研究》,1985年04期。
5 參見《冼星海的歌曲創作》,李佺民,《人民音樂》1985年06期。

參考文獻


1、選自《冼星海全集》,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年。
2、參見《從文化學角度談冼星海審美趣味的形成》,羅小平,《音樂研究》1995年第3期。
3、參見《冼星海的音樂觀》,梁茂春,《音樂研究》,1985年04期。
4、參見《冼星海的歌曲創作》,李佺民,《人民音樂》1985年06期。
5、參見《冼星海在哈薩克斯坦音樂文化生活中的地位與作用》,巴德爾甘拜,《人民音樂》2000年第11期。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冼星海抒情獨唱歌曲創作探析》其它版本

藝術理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