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傳播學論文寫作的規範化問題

論文類別:新聞傳播學論文
論文作者: 本站會員
上傳時間:2003/3/30 16:35:00

摘 要 本文歸納了近年中国大陸新聞傳播學碩士和博士論文中存在的九類問題,介紹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對於社會科學成果的一系列評估標準。作者認為,新聞傳播學碩士和博士論文需要借鑒這一評估標準,以提高論文質量。中國大陸的大學新聞傳播院系要求論文以發表在“核心期刊”上、獲獎、來自較高的课題級別等等作為學術評價標準,是存在缺陷的,不能全面證明論文的價值。
  關键詞 學術論文 評估標準

  近年中國大陸招收新闻傳播學研究生的數量急遽增長,重點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招收碩士研究生的數量,已經與本科生相當;而研究生导師,即使破格提拔,增长也是有限的。初帶研究生的生手導师較多,如何保障研究生的教學質量,特別是畢業論文的水平,已經成為一個现實的問題。這裏談談常見的論文写作中問題,以及評估論文学術水平的標準,交流一下,供同行們討論。

      新聞傳播學碩士和博士論文中存在的九種問題
  我近年評閱碩士和博士論文近百篇,存在的問題可以歸納為以下九種:
  一,將論文寫成教材或普及讀物。雖然處於學習階段,但碩士、博士論文無論如何属於學術論文一類。而現在一些論文,有的很像教材,將某一論證对象從定義、重要意義開始說起,方方面面都講到,講完了,文章也就結束了。有的很像普及讀物,對某一別人的研究成果(特别是外國的),方方面面做了介紹,介紹完全了,文章也就结束了。有一篇關於探險報道的碩士論文初稿,從什麽是探險、什麽叫探險報道、探險和探險报道的歷史開始寫起,然後是詳盡的關於探險報道的寫作要領、註意事項,直至采訪時要穿什麽衣服等,全寫到了,相當全面。寫完了,文章結束。另一篇關於世界性通訊社的博士論文,敘述了各大通讯社的歷史,只在各章最後有一數百字的段落“論證”幾句,論文就算寫完了。沒有提出自己的新觀点、新發現,也沒有研究的新視角。這樣的論文每年所展比例不小,是需要重點解決的问題。
  二,將論文寫成了工作經验總結或理論宣傳文章。可能有的作者在讀研前是做宣傳工作的,或者担任領導幹部的文字秘書,这種工作經歷使得作者寫的論文,文字流暢,話語是成套路的,诸如:在……形勢下,在……領导下,為了……,以……为基礎,以……為指針,做到打實几個重點……、突出幾个……、落實幾個……等等。讀了文章,好象在喝白開水,除了有些詞句漂亮外,實際上并沒有提出新觀點、新發现、新視角。例如有一篇關於輿論監督的論文,作者為了在第一章顯示論證的理論性,三個小标題分別是:輿論監督是……生命、輿論監督是……旗幟、舆論監督是……保證。但是輿論監督本身到底是什麽,反而沒有說出来。因為作者真心誠意地以为,這就是“理論”論證,報紙上理论版確實盡是這類“理論文章”,有些還是級別較高的黨政領導人的文章。有一篇論述某報紙论文,本來是可以寫成學術论文的,但是作者陷到這個媒體里太深,進去出不來了,沒有站在客觀的立場用學術眼光來观察問題,當談到這家媒体存在的意義時,小標題是“……的理論意義”,內容是黨和国家主要領導分別為该單位的題詞。作者誤以為,高級領导人題詞,就是“理論”。
  這種情況與中國大陸的新聞工作一定程度上等同於宣傳、商業公關與新聞報道混同有關,每年在論文中這種類型的所占比例也較大。除了學生的問題外,這與部分導師本身就在具體的新聞工作領導崗位,对於學術研究不夠熟悉也有關。因此,需要強調區分學術研究论文與政治宣傳、企業公關文章,有時它們都叫“理論”,但所指在本質上是不一樣的。
  三,論文中缺乏基本的學科基礎理論知識。一些論文,分析太缺乏本學科和其他人文-社會科學的基本理論知識,仍然在使用諸如“任何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要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中学時代學的大眾哲學常識,來“分析”問題。不能說他們說的不对,但是實在沒一點學術研究的味道。這種情況到了寫论文的時候再糾正,已經晚了。這反映出研究生的學科基礎理論教育較為薄弱。从入學就應加強學術理論思維的訓練,將文科的基礎知識打牢,真正懂得什麽叫“研究”。
  四,論文的理論前提不可靠或是錯誤的。這種情况一旦出現,即使行文、具體論證和结構不錯,由於論文的立論不成立,全盤皆敗。例如一篇論述古代文論對现代寫作啟示的論文,将韓非談到“文章”如何的一段文字作為“綱”,展開來寫。顯然,作者誤將引文中的“文章”的概念理解為現在的“文章”(先秦文獻中的“文章”是“文采”之意)了。這個理論前提一錯,後面再怎样寫都沒什麽意義了。另一篇論文,阐述輿論學的發展歷史,談到18世紀西方第一部使用現代“輿論”概念的著作,根據別人的介绍,將作者對輿論的划分(“公意”與“眾意”),抄寫中誤為“眾意”與“民意”,沒有再看原著,就論證起這兩個抄錯的概念含義如何不同。一開頭就出現這種理解錯誤,後面的論述自然跟着錯。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這與學術研究存在不同意見是兩回事。不同學術争論是正常的,但是基本的事實,包括事實本身和發生的時間、地點和公認的原因,總要正確。理論前提起碼能夠自圓其說,也就是能夠“成立”,不然就沒有共同的討論基礎了。
  五,把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作為理論依據。不少作者在討論論文的基本概念時,並沒有理論根據,常把字典、詞典作為論據,試圖證明什麽。我們寫的是學術論文,不是小学生學習一個字詞時查字词典那種情形。為了理解一個概念,論述中可以涉及這個詞匯的語法構成和意義解釋,但這只是这個基本學術概念的技術性解釋,讀者將等待著關於这個概念的真正學術性闡述。然而,常常查了字詞典後,關於基本概念的解釋就算完成了。現在新闻傳播學文章中常出現“××性”的概念,創造和使用很隨意,缺少科学內涵,這是造成論文學術價值評价低下的一個重要原因。
  六,不會寫緒章。任何文章总要有一個開頭,學位論文的開頭通常要求有一篇緒章(叫序、序言、前言、绪論、緒章等等均可),這篇緒章的任務是交代自己的選題、論文的主攻方向、文獻檢索過程和情況(即前人這方面已經做了些什麽)、自己的論文在哪些方面有所创新(或所有整理)、使用的研究方法、論文大致的结構,以及其他需要說明的關於論文的問題。但是現在不少论文的緒章,寫什麽的都有,或是感谢之類,或者是發表感想,像散文而不是論文。對緒章提出一定的規範要求,就是逼著作者必須考慮自己是否做了文献檢索,論文是否提出了新觀點。
  七,忽視論文最後的“

參考文獻

”。往往有這种情況:論文的“

參考文獻

”沒幾篇,但是文章卻提出了大膽的假设,說得頭頭是道。這是由於知道得太少,膽子越大的緣故。這樣的论文中通常矛盾很多、別人(但是作者不知道)已經論述過的東西較多(但是往往有明顯漏洞),可是作者自己感覺良好。
  “

參考文獻

”不是論文的形式主義的部分,而是論文的有機組成部分。它可以考察作者在寫作這篇文章時看了哪些東西,這些東西是否本學科的代表作,也可以從側面考察學生的治學態度是否嚴謹。如果一篇論文的“

參考文獻

”沒有開列出幾篇東西,已開列的也不是代表作,而且編排沒有規範,那麽一定程度上可以判斷,這篇論文的水平高不了。
  八,非必需地引证和論述自己導師和可能評議论文的老師的論著。如果恰好論文涉及導師的研究領域,而且導师確實在這方面有獨到的觀点,學生引證是正常的。但是现在有一種不好的現象,即不少論文的選題與導師或其他相关老師的研究沒有直接聯系,或者他們的論著並不是學界的代表作,學生卻千方百計要引上幾段,有些引證的內容就是大白话,誰都會說,甚至連导師論著中的“俗話說……”都引上了。
  關於非正常引證的動機是復杂的,F.索恩(Thorne)曾归納了六種非正常引證的動機,情況如下:為阿諛某人引用;以自詡為目的引用;為相互吹捧而帶有偏見的引用;為支持某一觀點牽強的引用;為維护某一學術研究派別利益的不正常引用;因迫於某種壓力的引用。[1]
  無論出於何種原因,這類非正常引用不可能反映與研究對象的真實聯系,最終影響论文分析結果的客觀性,玷汙學術研究
  九,寫作中缺少“假設論敵”的意識。於是,寫作時只考慮有利於自己觀點的一面,有意無意地回避不利於自己觀點的材料。這很容易被別人抓住作者論證中的缺口。如果每論述一個問題,自己多想想,別人會就這個问題給我挑什麽毛病,如果每一个問題在寫作時都這樣自我提問,文章就會論證得較“圓”,逼著自己治學嚴謹些。

      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社會科學成果评估體系”
  鑒於以上存在的問題,我建議参照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些研究所采用“社會科學成果評估指標體系”[2],對學術論文進行較為科學的評估。若了解了其結構要素,我們在寫作論文時就會有一種學術標準进行自我衡量,以保證论文至少像個論文,多少有些創造性。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社會科學成果評估體系是由一系列指標構成的。首先考察論文的規範性。這裏的規範性,不仅指引證的規範,而是指研究者對研究資料的占有、分析深度、遵循學術引证規則這三方面的情況如何。是否充分占有資料,這本身就是論文的最大規範問題。不充分占有資料,特別是不占有最新的资料,無法保證觀點的創造性,有些結論可能是許多年前就已經有的了;或者造成论文低水平的重復。這种情況下當然仍舊可以寫上許多話,但這無論如何算不上有水平的論文。
  這三方面的論文“規範”,從一開始就將那些不占有研究資料而拍拍腦子隨意想出若幹“××性”,或隨意地從個别事例推出整體的文章,從學術論文中予以排除。資料的占有和分析,實質上是要求對前人的研究成果有所了解,或对現實有所了解,防止研究者因某些局限而忽略必要的事實,疏漏某些可能的邏輯關系。當然,這些關於論文的规範性考察,並不等於論文就具有科學性了,但是它會影響到論文結論的科學性;而且,規範的論文也能夠為後來的研究者提供較為清晰的學術發展脈路。
  第二,對论文的難度作出評估。假如第一關過了,可以認定算是學術論文了,那麽馬上就面臨第二個問題,即這篇論文實際付出的精力有多大?一般地說,付出精力大的研究,其成果的質量也較高。這裏的指标有兩項,一是論文的规模,一是論文的復雜程度。
  這裏的“規模”,不是指參與人數的多少,而是指研究本身所要操作的概念、事實要素或實證研究中的變量等的多少。需要處理的因素越多,規模越大;反之越小。這是考察作者研究能力的一種指標,並非文章越長規模越大。有時一篇論文並不长,但是需要很多論據,必須論證得當,它的規模就屬於較大一類。例如關於北京“新疆村”的研究論文,涉及人口、經營规模、材料來源、語言和文化生活、社會管理系統、雇傭關系、同胞關系、家庭、生育、宗教、民族政策、法治、饮食等等,必須處理這樣多的因素。因此,可以認定該项研究的規模較大。
  這裏的“復杂程度”,不是指涉及面大(有些選题涉及面較寬,但是邏輯關系簡单,分析起來並不困難),而是指需要處理的因素之間邏輯關系復雜。有些看起來不大的選題,如果其中要說明的各種關系較難把握,那麽應當說其復雜程度較高。例如“我國的地下色情產业”這個社會學選題,它似乎算不上重大選題,但是真正研究起來,要處理的各種因素间的關系非常復雜。關系越復雜,需要運用的知識量、知識深度、研究能力等的要求就越高。
  第三,對論文的研究成份進行評估。一篇論文,不一定完全是研究性的,有些成份屬于是在普及某些知識,或者僅僅提供了一些資料。根據智力对材料加工程度的差異,研究性質成份是指論文中提供了新的認識的那部分。
  因此,需要先对論文的研究成份的多少下一個判定,這裏提供了四種選择:25%、50%、75%、100%。看來還是简單了些,但重要的不是劃分研究成份占多少的討論,而是要在觀念上學會區分研究、普及、資料這三種不同的成份,努力使自己的論文增大研究成份。一般地說,碩士論文如果有50%屬於研究成份,可算是相當不錯的了。這裏需要說明:並非只要屬於研究成份就好,同樣屬於研究成份的部分,水平高低差異很大,這裏還要有其他的衡量標準。
  第四,考察論文的科學性,即可靠性。這需要根據對論文研究性、普及性和資料性成份所作的劃分,分別評估。如果確定成果全部或部分屬於研究類,就要首先對成果研究部分的科学性進行評估。這裏有五項標准。
  1,基本理論依據或前提的可靠性。提出這一對论文的基本要求,在於經常存在這樣的情況:論文中具體概念沒有發現不成立,論據也頗有力,論證不能說不嚴密,方法也有效,但是由於理論前提不可靠,實際上一切皆不能成立。例如若有人提出“太阳黑子活動決定經濟發展”的假設,这完全可以通過計量经濟分析證明該假設成立,而且在统計學上確有明顯性。但是這在經济學方法論上是完全错誤的,錯就錯在沒有可靠的理論前提。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概念使用的科學性(明確、嚴謹、有效)。概念是任何論文的基本單元,將概念的“明確、嚴謹、有效”要求聯系在一起,是針對這樣的情況:概念需要很好地反映特定事物的範围或本質,僅僅做到“明確”是不夠的。有的很明確的概念,不具備處理、解釋其定义範圍內事實的能力,不能有效地說明結論。一些文章中常見的脫口而出的一連串“××性”,就屬於這種情況。
  3,論據(理論或事實)的可靠性和充分性。這裏的“可靠、充分”是對論據說服力的衡量標準。“權威人士”的話,可以作为輔助的論據,但不宜單獨作为論據,就在於它雖然通常是可靠的(這裏是指真實),但不能作為“充分”的論據。
  4,論證邏輯的嚴密性和完備性。這裏實際上涉及兩个標準,一是具體論證中要做到滴水不漏;一是論证的整體充分,沒有空缺。
  5,所采用的研究方法的可靠性和有效性。這裏的兩個標準,前者是指所采用的方法是科學的。例如考證某一事物為歷史上的第一,方法上就要保證是對全部資料進行了檢索和分析,而不是只依據部分資料得出這樣的結論;實证調查的推論,則不能超越原抽樣的總體範圍,否則便不可信。所謂“有效”,是指所采用的方法正好能夠說明作者要證明的論點。顯然,研究方法的科學性,不在於它是否復雜和新鮮,而在於能否有效地说明論點。
  當然,並非每種研究成果都適用于這五項,前四項一般適用於理論型論文;實證型論文需要重點考察第五項,而前幾項可能不全適用於對它的評估。
  第五,對論文的價值進行評估。這裏也包括五項標準。這是對該論文滿足主體需要程度的判断,包括論文對學術發展的貢獻程度----學術價值、論文對社會發展的貢獻程度----社會價值。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同行專家组可以對論文的學術价值提出若幹評估的衡量標準,但是社會價值是難以具體分解的,因為人文-社會科學論文不是“社會價值”需要的“主體”。因此,這裏涉及學術價值的前四項較為具體,关於社會價值的後一項相對抽象。
  1,問題提出或選題对學科發展的貢獻。某個學科的學術發展,提出問題本身如果帶有啟示作用,常常有力地推動學科整體的發展。為什麽說論文的選題很重要,原因也於此。
  2,所提供的新事實、新知識对學科發展的貢獻。這是針对某一類人文-社會科學的論文的,它們通過研究可以發現新事實或提供新知識,例如歷史學、社会學、經濟學、國際關系等方面的論文。新聞傳播學的論文中,有一部分也需要用這個標準衡量。
  3,所獲得的新認識新結论對學科發展的貢獻。這是針對另一類論文的,它們主要在觀念領域有所創新,提出一些新的觀點,對世人和學科有啟迪作用,例如哲學、文論、政治學、法學、方法論等方面的論文。新聞傳播的論文中,有一部分需要使用這个標準。
  4,所提供的分析角度或研究方法對學科建設的貢獻。這是針對所有论文的。我們很難要求每篇論文都能提出新观點、新事實、新知识。但不少論文的研究視角較為新穎,或者研究方法與眾不同,給人以啟示,那麽這类論文也應該肯定它對學術發展的貢獻。
  5,論文的社會價值。社會價值在這裏的含义是:對論文所取得的效益(包括經濟效益和社会效益)或作用的可能性作出綜合判斷。這只適用於純应用性的論文。
  一篇學術論文,如果在以上五項中有一項能夠作出一些貢獻,应該是很成功的了。因此,在衡量自己成果的价值時,要有自知之明,感覺在某一項可能作出些貢献,就努力在這方面下功夫,爭取有所收獲。全面追求“貢獻”或追求很大的“貢獻”,很可能結果是完全沒有“貢獻”。特別在自我感覺非常好時,更需要正視這五項衡量的標准。
  第六,關於論文中普及性成份和資料類成份的评估條件。普及性知識和資料類成份,並非沒有價值,但不應在學術論文中占主導,不然,就很難說是論文了。如果自己的論文中有普及性和資料類內容,也要盡可能使之可靠和嚴謹。下面是關於這兩方面的评估標準: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對論文普及性成份科學性的評估條件:1,對原成果概括和轉述的準確性。2,介紹闡釋的清晰性。
  對論文普及性成份的價值評估條件:1,對開拓学術視野的貢獻。2,對解决某一具體學術問題的貢獻。3,論文普及性成份的社会價值。
  對論文資料類成份科学性的評估條件:1,所提供資料的可靠性。2,資料選取的必要性和充分性。3,資料處理的科學性。
  對論文资料類成份價值評估的條件:1,对開拓學術視野的貢獻。2,对滿足學術研究需要的貢獻。3,论文資料類成份的社會價值。

 “核心期刊”發表、評獎、課題來源能否作為論文的衡量標準
  現在中國大陸有新聞傳播院系的大學,對教師的論文和硕士、博士論文的衡量标準中,發表在所謂“核心期刊”上,或者評委成員大多認為达到在這些期刊發表的水平,或者发表的東西獲得了什麽級別的獎,或者研究本身是某一級别的課題的一部分,會在論文的评價上給予特別看待。有的學校硬性要求論文必須發表在核心期刊上才能夠作為毕業、晉升的條件。新聞媒體給予了报道,往往也會加重對論文評价。這些衡量標準,在現在中國的國情下,是不科學的,也没有國家法律法規的依據。
  由於現有的国情,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論文的新聞報道或評價,以及課题來源等不一定來自科學共同體(指本學科最具權威的專家組)的判斷和決定;目前中國大陸的學術刊物是否“核心期刊”,並不是科學共同体公認的,它們的認定受到較多的非學術因素的制約;學術評獎中或多或少地存在非學術因素,某些有價值的論文,恰恰可能存在爭議,而評奖通常給予了爭議較小的;课題來源和級別只反映政府管理机構對社會科學的需求和導向,難以證明論文的學術价值;媒介的報道或評價不能反映論文的價值,因為記者的評價是非專業的。所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這一評估體系,暂時不采用這些間接指標。
  學術同行引用頻率本應當成为評價論文的重要標准,但鑒於目前中國大陸人文-社會科學界尚無社会科學引證系統(例如美國有《社會科學引證索引》),並且研究者尚未普遍遵循研究規范,現在暫時也沒有將同行引證作為評估標準。
  既然現在不少大學要求论文必須發表在“核心期刊”上、要求獲獎、要求較高的課題級別和媒介報道等等評價要素,论文的作者很難不去追求。但在輿論上,我們需要做一些工作,至少在認識上要清楚,這些標準是存在缺陷的,不能全面證明論文的價值。
  回過頭來再看這一社会科學成果的評估體系,也不是十全十美的。現有的評估指標體系可以解決一般情況下對論文的評估,效果是令人滿意的。但這要以社會环境整體寬松、人們的心態較为正常為前提。如果只允許一種意见存在並且人們都一致贊同這樣的做法,或者人們普遍地處於某種激昂和偏執的狀態,再完美的評估方案也會評出十分荒謬的結果,因為可能會出現密爾(J.S.Mill)所說的“多數的暴虐”現象[3]。另外,為了保证這一評估體系的公正,需要评委的數量相對多些。如果委員人員太少,每個評委的權重就會過大,自然影響评估的公正性。



[1]參见丁學東《文獻計量學基礎》,北京大學出版社1992年版
[2]參見蔔衛、周海宏、劉曉紅《社會科學成果價值評估》,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年版。
[3]參見密爾《论自由》,程崇華譯,商務印書館1959年版。

其他參考書目:
(1)馬克斯.韋伯《社会科學方法論》,李秋零、田薇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9年版。
(2)林學諦著《環境、交往與思維》,福建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
(3)金观濤、華國凡《控制論和科學方法論》,科學普及出版社1983年版。
(4)M.尼爾.布朗《走出思維的誤區》,張曉輝等譯,中央编譯出版社1994年版。
(5)金觀濤、劉青峰《論歷史研究中的整體方法/發展的哲學》,陜西科學技術出版社1988 年版。
(6)艾爾.巴比《社會研究方法》,李銀河編譯,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7)柯惠新等《調查研究中的統計分析法》,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1992年版。
(8)李茂政《論定性研究與定量研究方法論的相容性及內在聯系性》,《第二屆兩岸傳播媒體邁向二十一世紀學術研討會論文集》P169-180,南京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1999年編印。
(9)陳力丹《碩士論文寫作》,中国廣播電視出版社2001年版。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新聞傳播學論文寫作的規範化問題》其它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