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經濟新聞的話語迷思

論文類別:新聞傳播學論文
上傳時間:2011/9/2 23:18:00

 【摘要】新闻敘事話語本身存在著極大的“合理想象”空間,這種經過“合理想象”而形成、強化的迷思往往被人們當作常識接受。經濟新聞以系統化、學科化的“客观”描述把資本的權力化裝成科學规律的自然結果。房產新聞順應了这種邏輯,暗含著發展與投資的迷思。對迷思進行分析、反思與還原雖然看來是不識時宜的但卻又是十分必要的。
  【關鍵词】話語;迷思;經濟新闻;房產新聞
    
  一、導言:問題與方法
  
  我國地少人多,土地资源國有,這決定了房、地在我國具有準公共產品的性質。九十年代以來,隨著住房的福利供應制度逐步走向商品化和市场化,並一躍而成為当下中國經濟的支柱产業和國民經濟各項指標的貢獻大戶,房、地的準公共性喪失。
  而隨着住房等房產被過度市場化,亦隨着對中國經濟“潛龍在淵,一躍九天”的狂熱暢想,包括房地產新聞在內的經濟新聞也陷入了發展和投資的迷思,這既反映在新聞內容中,也反映在媒體業務與房產商的合謀行為中。
  這種現象引起了人們的關註並有少量研究出現。比如,對不同媒體組織房地產議題的框架特點進行分析[1],對媒體组織看房團、介入房地产營銷等具體業務操作流程進行揭示[2],從而提示人們應该如何堅持和培養媒體從業者專業主义精神、如何辨別報紙軟新聞等等。在尚付闕如的情況下,這些研究彌足珍貴,但其缺陷是:“很難找到大量的新聞文本段落……。作為社會分析,依然停留在非常膚淺的宏觀層面;作為新聞分析,它們又带有印象主義色彩。它們更多的是在叙述新聞事件而不是分析新聞”(2003:P.7)。也就是說,這些分析尚未涉及結合傳播政治經濟學對具體新聞文本做話語分析,也沒有考虑到經濟新聞的特殊性,以及房地產行業本身的特質。
  而分析之欠缺和不透徹似乎是源於方法論的僵硬。新闻學的奠基石采用了符合論的真理觀——新聞是什麽?是對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道。於是,記者和新聞媒介自賦的使命就是對那個外在的“事實”進行发現和報道,於是新聞分析就成為探討觀念和“事實”是否符合以及如何符合的問題。但一旦細究這個看來一目了然的新聞傳播過程,就會發现它有極大的含混性——它可以告訴人們什麽被傳播了,卻無法告訴人們為什麽這些被傳播的語句的這些含義被傳播了,而那些含義被忽視和遺忘了;它可以盡量用詞客觀、準确並誠心正意地告誡人們要努力杜绝偏見,但對於深潛于流行的傳播邏輯和範式中的偏見卻無能為力;它可以一眼洞穿經濟、政治等權力對傳播機構的控制,但卻在發現隱藏於一切傳播者主體及其話語中的權力方面力不從心(2007:P.1)。
  因此,要更深入地進行新聞分析,必须轉換研究方法,而“话語分析”就是可供選擇的有力分析工具之一。
  話語分析的關鍵概念和過程就是“迷思”和“反迷思”。費斯克認為迷思(myth)是某個階級在特定語境中的產物,其運作的主要方式就是掩蓋其歷史性,模糊這種含義的起源,将歷史自然化、神秘化,把迷思所呈現的意義當作自然而然的而非歷史化、社會化形成的產物(2003:P.119-120)。而海登•懷特也有類似表述——“轉义(troping)行為就是從關於事物如何相互關聯的一種觀念向另一种觀念的運動,從而使事物得以用一種語言表達,同時又考虑到其他語言表達的可能性……。转義行為是話語的靈魂。因此,沒有轉義的機制,話語就不能履行其作用,就不能達到目的”(2003:P.3)。因此,話語分析者就是揭露被隱藏的历史及其在政治社會中的作用,就是“反迷思”。迷思由此得以反轉。
  通過各種互文編織出來的“資本”與“發展”的話語已然成為我們這个時代的常識,媒體參與、強化並重構了這種常識。本文將直接面對房地產新聞報道的文本本身,采用话語分析的方法試圖對其中的話語迷思及其運作做一番微观透視。
  
  二、作为話語的經濟新聞
  
  (一)新聞敘事的結構特征及其所對應的話語功能
  新聞主題表述的結構特点是將最重要的信息放在最先的位置——新聞標題闡述事件最為顯著和突出的要義,接下來的導語充實主要事件,正文補充細節或背景,整體呈“倒金字塔”式。這種結構不仅適用於整篇新聞,而且也適用於新聞中的每一個主題段落。因此,按照事件重要程度安排信息位置的新聞,直接呈現給讀者的便是一個先入為主的事件圖景。讀者在閱讀、理解新聞的標題、導語的過程中,便在積累對此新闻事件的“前理解”,而在“面對事實本身”的復雜性時往往予以选擇性遺忘和自我服務歸因。
  再有,新聞主題不斷通過直接與間接引用而呈現,亦即文本的互文性,“文本回應、重新強調和重新加工過去的文本,并通過這樣的工作致力於創造历史,致力於更加廣泛的變化過程,也致力於預測和試圖構成以後的文本”(1995:P.4)。互文性既存在於同一個話語空間中——不同話语類型的轉換。比如,廣告向新聞的转換,這種轉化過程往往体現著隱性的權力關系;互文也具有歷史性,即歷史地吸收過去建立的文本。“這些陳述在參與者看來是理所當然的東西,它们支持著話語的連貫性。”(2003:P.22)“幫助人們參照熟悉的活動與熟悉的風格和形式對新的話語做出理解”(1995:P.54)。
  這種認知上的處理和加工過程必然與事實存在種種微妙而關鍵的差异——哪些文本(話语)之間可以形成互文鏈,哪些不可以形成互文鏈,形成什麽樣的互文鏈等問题都是爭鬥的場所和後果,由語境所决定。
  為中國人所熟知的典故“庖丁解牛”完美地註釋了新聞話語的認知特點。让-波德裏亞在《莊子的屠夫》(2006:P.187)一文中指出,正如庖丁的刀子必須超越飽滿的、实在的、可以被任意切割并被外在表象所統一的肉身形象,去認識那些構成身體的空無的連接和空無的結构,不切割這頭牛占据的被感官證實的空間,而是依照節奏和間隙的內在逻輯組織行動,才可能依照身體自身的韻律解構身體。同樣,话語也需要從看似空無的形式之中才能獲得構成自身的空無之處的意義。基於此,閱讀者從清楚明晰卻固有極強方向感的新聞標題、導語中,從其字里行間留有的令人浮想聯翩的空间中,無意識地接受著某種形式的安排,將對文本的理解納入一種被事先安置完備的話語體系中。
  這,就是新聞的話語功能,亦即,在無數似有實據的話语中,在新聞凸顯而多孔的文本中制造著各種不為人察的迷思,而這些迷思潛移默化地成為人們認知的某种前提性條件, “新聞報導的多層級的結構特征決定了讀者只能得出如此的新聞解释框架”(2001:P.187)。
  (二)經濟新聞話語的迷思
  經济新聞可分為四種類型,即市场新聞(特指普通消费市場)、產經新聞(以產業經濟和区域經濟為主要內容)、財經新聞(以投資者為核心受眾)和政經新聞(往往涉及一个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安全和政经大局,通常亦可以將其視為一个政治問題)。
  雖說經濟新聞的報道角度取向不一,但常見的是四種類型之間的相互交叉和滲透。如一篇涉及到房產的新聞,無論記者從何種角度入手进行報道,其中都會既牽涉到購房者(包括有剛性居住需求的買房人、房產中介和開發商)、房產市場、社會穩定因素。而且,其關鍵著眼點就是有关於價格等數據的信息——一般都須對某種商品、投資品、公共設施等的價值進行分析、解釋和预測。從話語的角度而言,四种類型彼此的互文性使新的文本類型及話語秩序得以衍生。
  经濟新聞話語最顯著的迷思在於:它將特定歷史之中的經济事件構造成為一種符合經濟学知識和經濟規律的事件,或某種符合公眾長遠利益的事件,巧妙地隐藏和掩蓋特殊權力與利益的需要,模糊了事件的起源。有故意為之者,也不乏在不知內情的情況下機械地進行著被慣常的話語操縱的報道的經濟新闻工作者[3]。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美國經濟學者詹姆斯•布坎南指出,政治經濟實際上是一種利益的沖突與協商的過程,但人們卻習慣性地將其視為如天文、生物等一般的含有明顯規律的科學,為其綴以“學”字(1989:P.54)。在福柯那裏,任何組成“科學”的“话語構成”的過程取決於三要素——學科、談論和作者,三者组合構成了一種機器,創造出關於“科學”的“真理”,這個真理分別在該領域和更普遍的基於整個文化的意義上排斥和譴責一切不符合“話語構成”的事物。不難看到的是:在當下房地產市場中廣大消費者的意願和要求在輿論上雖占據上風,但更具有排斥性的“真理”卻是由政策制定者、經濟學者們、新聞學者們以及媒體共同談論而成的资本控制的話語。
  2009年春節晚會後驟紅的藝人刘謙的魔術表演,正是對一整套经濟新聞“話語構成”的精彩隱喻——一套奇妙的魔術之奧秘不過隱藏在道具的移動與手法的变換之中,這套把戲明明是被公開展示,觀眾們卻並未見到偷天換日的任何蛛絲馬跡,還因自己的“被骗”而興奮異常——观眾並不是因洞悉魔術的秘密而歡欣,相反,因整個魔術表演過程的神秘氛圍,或許也包括魔术師的迷離、鬼蜮的眼神,觀众如癡如醉不能自已。經濟新聞話語也如同魔術表演一般,被一種學科化了的五花八門的語言道具所包裝,人们被引至異彩紛呈卻無關大局的外在热鬧表象,絕然見不到那些早已存在却難得一見之事理,見不到是誰在操縱局面,是誰獲得相應的利益,只能見到一幕幕高超的表演,并為之嘆服叫絕。
  事實上,這種以追求發展與市場自由為名的经濟學話語也在很大程度上掩蓋著经濟學科的歷史性本質。
   (三)經濟新聞本體的悖論
  經濟學被稱作社會科學中的數學,但它實際上並非如它所宣稱的那樣精確。比如,一項貨幣政策或財政政策要花多長时間才能生效?事實上,受诸多影響生效的難以計量的變量的影響,政策生效往往是延時的、模糊的和不確定的,甚至是難以預料的(2008:P.397)。比如,預測可能導致情況和結果的變化。大眾傳媒向經濟社會中的人們轉達了權威性的預測,人們從這些預測中第一时間見到曲線可能的趋勢,於是采取相應的行動。即,媒體通過向大眾發布預測性的信息去改變用於預測的信息存量,反之又偽造和成就著这個預測本身。
  例如,一篇有關中石油的正面報道中預測其股價會漲,這可能會令更多的人购買其股票,股價自然也會隨之攀高。然而,我們如果確定知道某支股票在未來一年的走向,它一定不會再按照這个格局發展的。這是個悖论:預測未來改變了未來,因为采取行為、創造未來的人们讀取了這些規則。而經濟新聞本身可能就具有那種使預言成真的能力,因為它自己參與了事態的变化。因此,經濟新聞並不可能達致客觀,甚至常常發生現實結果与事前的預測之間存在極大偏差的情況——當然這些並不完全由新聞文本對事件的參与所致,但確實不可忽視這一因素的存在[4]。
  另一方面,新聞專業化程度提高也導致經濟新聞文本與事件本質間存在距離,專業主義的表達方式往往是名詞化,“它將過程和行為轉化為狀态和對象,並將具體轉化為抽象,……,將局部的、短暫的条件實體化為一種固有的狀態或特征”(2001:P.167)。比如,见諸諸多房產報道中用于描述政府新近出臺的房產政策規劃的“房產新政”一詞,所傳達出的言外之意無外乎:至上而下的政策最近剛剛發布,將對參與市場的主體具有強烈刺激作用。用百度搜索“房產新政”,其結果多達154萬條,而“相關搜索”一欄所羅列皆為某時某地的“房产新政”。可見,至少那些影响了廣大市民的思維方式的都市報紙都在如此進行著同一種语義上的歸納行為[5]。比令讀者产生視覺疲勞更嚴重的後果是,這種做法在強行將復雜的經濟事件简化,動輒把一種個別的、偶然的、個人的觀察夸張地構造成一個普適的、必然的、公共的現象。其理由也大概在於對社会生活及其利益分布的幹預欲望。誠如福柯所理解:知識意欲正是擴展、分裂、調遣知識和權力,來達到社會控制的目的。這種意欲是一個排斥系統,它是一種匿名的形態多變的力量,它自私地為自身的實用目的尋求知識。但是,這些由於私利推動的知識意欲偏偏扯起“真理”的虎皮並“惦記著它的最後目標——剿滅”(1993:P.6)——把不符合這個“真理”的一切腐蝕、掩蓋掉。
  
  三、房產新聞的話語分析
  
  (一)納入發展語境的房產新聞
  加拿大學者簡•雅各布斯曾在其影響力巨大的城市規劃著作《美國大城市的死与生》中一針見血地指出:“好的住房就其本身只是住房而已。當我們試圖說明好的住宅建築能夠創造良好的社會或家庭這樣的奇跡時,这其實只是虛張聲勢而已,實際上我們只是在自欺欺人。”她還進一步將這種特殊的自我欺騙稱為“通過磚塊拯救的教義”(2006:P.29)。
  不幸的是,最近十幾年來,“通过磚塊拯救的教義”正被狂熱信奉和追隨。各種商業與住宅樓盤的建設被視為現代化之必要環節,城市發展與社會進步和房地產建设的關系則被議程設定者有意或無意地名詞化了,以既成概念和常識的形式植入了媒體的慣常用語和社會的普遍的認知邏輯之中。如建設和經營房地產業的公司被冠以“發展商”、“開發商”之稱呼,海量的相關新聞給人無比深刻而牢固的印象。
  發展一詞的原意為“事物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低级到高級不斷上升的運動變化過程”,國家領導所提出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等類似說法也一時把發展置於峰口浪尖。將此概念與房產建設聯系起來,隱喻意义是:通過建設房子,可以推進生產力的進步,可以促進社會經濟的發展,而具體的“發展”又直接體現在各種指標性的數據上。
  與發展相似,開發一詞意為“通过研究努力,開拓、發現和利用新的資源”,將此概念與房產建設相聯系,便意味著以土地為對象進行的勞動,將會使片片荒芜之地成為改善人們物質生活的富饒之地。在新聞中若無特殊說明,“開發商”即意指房产商,似乎開發其他自然資源便生來不如開發土地蓋房子那樣擁有改善人們生活的魔力。
  於是,“發展商”和“開發商”成為了“當代神話”——能夠帶動社會經濟整體進步。哪怕這些企業的財富積累過程令人們頗有微詞甚至質疑,但人們依然相信,房地產會促進城市发展,而隨著城市大踏步發展人們又將得到更實惠的回報。雖然稱呼之肇始已不可考,但神話成為了常識,已足以将房屋建設與建設者和經济發展的光環與榮耀相連。顯然,這個神話集中放大了房產建設的能量。
  這種發展和進步的光環还將一系列分散的相關事件重新組装起來,成為它們的共同邏輯,同时成為人們每次接受新的文本之前的“前概念”。如一篇敘述某集團拿地的新聞,暗示著某地塊未來的发展與升值的預期,暗示著某地塊附近的居民將得到更多的實惠。而房价下降則被某些人預測成了“国家災難”[6],在評論中呼吁百姓買房以度過金融危機。
  而事實上,與土地和稅收密切相連的房地產業決然離不開土地和稅收的直接控制者——地方政府,土地招標高價拍賣的收益以及房產稅收占據了地方财政收入的絕大部分,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財源”;而且,房地產發展又是地方政府打造“政績工程”的有力工具。這一“名利双收”的產業,使得地方政府自然成为其快速發展的強力“發动機”。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房地產業究竟起到多大的社會經濟效應?簡•雅各布斯在《城市與國家財富》一書中曾以美國田纳西河流域開發計劃失敗的例子告訴我們,相关產業並不因僅有辦公及生產設備轉移到某個空間,就能夠順利地轉移过去(2008:P.89)。也就是說,房地产固然可以為國民經济部門轉移和發展以及為人們的居住提供場所做出貢獻。但是,繁榮同時需要諸多完善的基礎設施和服務配套,若在不動產所在地周圍缺乏相關的人力物力,再多的房屋也不能帶來因為多產業的良性循環而帶來的經济收益。因此,房產導致地方经濟繁榮的說法更顯蒼白。
 另一方面,在眾多國內媒體經濟新闻的敘述中,房地產业與建築業的指稱界限模糊。眾多城市的都市報爭相開辟“房產專刊”,專門提供房屋相關的信息,其中不乏建築業的相關報道。如講述在房產市場驟冷狀況下建材裝修商百安居的困境的新聞《百安居兩道坎》[7]、在奧運之前地板業是否已開始走下坡路的新聞《行業大洗牌循序漸進 地板業“拐點”之说難成立》[8]等等,建築業均以房地產業下遊的地位自居,且均置於房地產版面。版面本身就意味著“房地產業”既指在土地上規劃建設與出售房屋,也指與之相關的生產過程;也透露出如下互文關系:房地產的的確確帶動著相關下遊產業,因此十分重要。
  在房地產對地區經濟增長貢献的一片樂觀許諾聲中,也有些許反對意見。如《房地產業不入振興規劃更顯地位特殊》[9]、《蕭灼基:建設小康房地產業地位重要》[10]、《房地產業地位惹爭議 放棄支柱談何容易》[11]。但由於其過于含糊和復雜,加上房地产發展主義之合法性超然于新聞媒體話語之外,新聞媒體上的爭辯也成了機會主义詮釋的溫床:房產商發表的看法永远是漲,如潘石屹、任誌強;建設部的官員專家、各大學房产中心的教授也清一色看漲。而對這種發展模型持批判態度的反對者,則被打成為頑固的“反進步分子”,或只顧地方特殊利益,不顧國家大局的“保守力量”,因而很快被消音遺忘。
  再有,房地產与社會發展聯動的敘述還通過生產標簽,將那些即將被納入開發区的農民和城市平民化約、建構成為“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借機撈取錢財的人”等。例如一篇講述上海強制拆遷的新聞——《上海最牛釘子戶被拆掉》[12]采取了如此的敘述方式:“在執行強拆過程中,胡某及家人情绪異常激動,其妻采取過激行為,爬上屋頂,手持汽油桶,欲澆身自焚,試圖以要挟手段來阻擾……這次拆違,是城管大隊自2001年成立來……實施的首例強制拆除案件”。新聞的敘述者站在城管大隊的角度,用“自焚”、“要挾”、“阻擾”一類反社會及違反道德的形容词描述“釘子戶”不配合拆遷的過程,同時衬托大隊執法的艱難,以及解决強制拆遷難題的效率。而旁觀者網友則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這一“最牛釘子户”的故事:“周圍都是高樓,他们不肯搬。強拆時老板娘一桶汽油澆在身上,和N多人對峙兩次……最後一次对峙的時候消防車、救護车、警車嗚嗚嗚沖過去。”“对峙”一詞意指對抗過程,弱者“釘子戶”主動與強者執法大队對抗,則延伸出一種冷峻而悲情的英雄主義氛圍。另外,網友使用“N多人”的網络習語表述了在前一個文本中所缺失的執法者的形象,这個形象無疑是N對一的那個N,強弱之勢明顯,隱含意是弱者被逼采取極端手段。
  新聞話語中的被拆遷戶,被建构成為應該被管理、教育和規訓的對象,實質上是服從於權力和資本的調配。相应的,強制拆遷則因此擁有話語合法性,強制執行者成为秉持城市發展原則的代言人。這種一邊倒的充滿偏見的叙述,代入人們的思考方式,進一步強化著城市發展就要拿地和拆房、人們要服从城市發展的思維模式,甚至一些被拆遷戶也接受並認同了这種關於城市發展的意識形態,并期望著搬入被安置的新居[13]。
  (二)房產新聞話語中的房產投資性
  將房地產納入社會經濟發展的語境的同時,人們對房地產業的回報本身的預期不斷升溫,经濟新聞話語中的房產因而具有投資保值的特性。
  以《房地產時報》2007年7月2日一期頭版要聞的一篇新聞為例:《市民抗通脹心理勝於求資產增值 保值客紛紛進樓市》,新聞中以CPI漲幅的數據及通貨膨脹的預期為理由,提出“從投資增值到保值的過程,將吸引很多人進入房产市場”,又使用“普遍規律”導致某種結果的推論性語言对房地產市場進行了描述及預測:“房地產是保值並適度增值的產品,這是全球普遍規律。正因為國內投資渠道狹隘,而通貨膨脹越來越明顯促使許多想保值的居民紛紛將資產進行轉换。”而文末發表觀點的專家華偉則把房產將會升值的原因歸結為“流動性過剩在過去兩年中沒有發生根本轉變,現在矛盾更加突出。證券市場風險提高,銀行和證券公司中大量過剩貨幣必然要找安全途徑。”即與證券等其他投資品相比,房產可被視為相對安全的資產;而股市和樓市使用著同一種語言,也暗含著楼市與股市皆為系統性的投資市場,且互相牽掣連為一體。這從大量新聞標题可以看出,常用字眼如“過熱”[14]、“优勢漸顯”[15],“地價成房價攀升風向標”[16]、“以稀為貴”[17]、“淡季不淡 再創新高”[18]、“止跌回升”[19]、“持續走強”[20];在上篇新聞正文之下,另有一篇“相關鏈接 樓市PK股市”的小文,分別列舉出看好樓市與看好股市的六條原因,另一些諸如“股市大幅震荡 樓市再度興旺”[21]等文章標題將“樓市”與“股市”並置,並且将樓市的觀點置前,即暗示著在當下,樓市比股市具有更好的投資潛質。
  在這篇新聞文本中,大多數的原因分句都是金融学的聲音,如“通貨膨脹”、“指數”一類學科化概念,而這種貌似精確的論述和顯得合理而可信。但其論斷的闪爍其辭體現在:一方面提到“房产保值且適度增值是一种普遍規律”,另一方面又說“目前流動性過剩帶來房產增值”。吊詭的是,我们卻不說:“經濟增長是一條普遍規律”(因為經濟周期是客觀存在的),卻偏說“房产增值”是一種“普遍規律”。現實中的房產增值構建了“經濟增長”的神話,而這神话又反哺了房產,使房产升值的話語具有了合法性,鞏固了它作為穩定的投資品種的地位。
  金融學科中常用的关於曲線的“推移”、“上升”、“下降”等話語,一般都在缺乏主詞的情況下被使用,造成了經濟系統是一個純技術性的、沒有主體參與的機械世界的圖像。其意識形態原因則是模糊了後面调控的行為者,模糊了最本質的因果關系及責任。在這個被簡化的前提裏,價格和商品數量外的社會存在消失了,或被界定為“外在的”條件,而這“外在的”條件通常不會在經濟學的話語中得到反映和詮釋。而且,在既有的學科規訓下,少許泡沫正意味著經濟的繁榮,才能稱得上發展。報道最后作為總結的專家發言,往往也要面對來自自身專業的限制——如果提出反對意見,則削弱了自身学術的權威。
  事实上,許多公開發表的民意调查皆顯示,居民自住的消費性需求大於投資性需求,或者表達為剛性需求未徹底釋放。而見諸報端的投资性話語依然在為房產投資主體制造着充分的合法性。“房價由需求決定”包括在供求理論當中,作為這一常識的延續,人們同時也接受了名詞化的“需求”當中對廣大的需要購房自住的消費者的排除,充斥在房产新聞中的金融學“科学”話語並未真正邀請所面對的讀者參與到消費活動之中,而是將他们視作社會心理的基石,在上面建構了一層房產投資的合理性。即便是著重民生消費的都市報,也常使用投資性的語言描述房產業,圍繞著房价上漲做文章,在房產的遊戲中強化資本的“鬽影”。
  房產類的经濟新聞,在以一種独特方式將房產市場顯現的同時,也改變了人們對它的看法。通過大量投資性的措辭和詞匯,使原本正常供給人們以用於各式多樣生計的房屋,被看似合理地放到投資品種的地位,被約化為一種能够“錢生錢”的方式。通過一套狹隘的投資價值語言,房产類的經濟新聞令人引起的聯想是,炒作樓房雖然使房價升高,卻是合理的和符合價值規律的,卻也是符合當今關於“發展”的話語构成的。
  
  四、結語
  
  正如查尔斯•纽曼所言“我們正處在那些我们只能詢問我們怎樣弄清楚常识的歷史關頭。”話語分析的重要意义正在於此。隨著現代學科日益分離,作为一種普遍的知識形态的政治經濟學在二十世紀逐漸瓦解。而當代相對狹隘的經濟學科的基本假設和思維方式經過經濟新聞的专業主義的結構化,作為经濟為中心的自然秩序話語呈現於媒体,所指向的卻是包含复雜經濟活動的現實社會。那麽經濟新聞的話語中被強调的和省略的是什麽,究竟構成人們的預設的是怎樣一些模式和概念?這些問題的确有著不可忽視的研究價值。然而由於各社會科學學科迫於树立自身獨立性的壓力,在它们之間所形成的門檻越來越高。尤其是包含著大量數理逻輯的經濟學,幾乎成為跨學科研究的禁區。而弄清包括在經濟新聞中的一切常識又必須采用跨學科的視野和方法。於是悖論不断出現,又迫切要求被瓦解。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注釋
  比如,崔佳、董天策:《報紙媒體房地產報道的框架分析》,暨南大學硕士學位論文,2008.5。
  比如,郝洪:《當報紙淪為房產中介》,《傳媒觀察》,2008.5。
  作者王昀於2008年10月至12月在《上海證券報》實習時,常聽記者們也談論著:“這些消失的財富到底去了哪裏?”新聞標題中“縮水”、“蒸發”等習慣性缺省主語的用法早已撥亂了人們的經驗。
  資深財經記者龐瑞锋在《財經新聞道》中曾描述過一位炒股的記者利用報道拉擡所持股票股價的事例。見《財經新聞道》,龐瑞鋒著,南方日報出版社,2008年6月第1版,P149。
  事實上,除都市報外,眾多財經報紙也如此操作,包括作者王昀曾经實習過的《上海證券報》。
  《社科院三學者當面激辯:房價降一半是國家災難》,見《第一财經日報》,2009年5月26日。
  見《21世紀經濟報道》,2009年4月21日。
  見《北京商報》,2008年4月17日。
  見《市場報》,2009年3月4日。
  見《中國房地產報》,2003年4月7日。
  見《每日經濟新聞》,2007年4月28日。
  見《南都周刊》,2007年3月26日。
  參见紀錄片編輯室所制作的紀录片《醜醜的家》,在故事主線之余亦反映上海新閘一帶長春坊裏弄居民拆遷前後的生活變遷。
  《房地產時報》,2007年7月2日,A3版。
  同上,2007年7月2日,B4版。
  同上,2007年7月16日,A4版。
  同上,2007年7月16日,A3版。
  同上,2007年7月9日,A4版。
  同上,2007年7月9日,A5版。
  同上,2007年7月9日,A5版。
  同上,2007年7月23日,A4版。
  
  

參考文獻


  
  [荷]托伊恩•A•梵•迪克.作為話語的新聞[M].曾慶香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3.
  胡春陽.话語分析:傳播研究的新路徑[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美]約翰.費斯克.傳播符號學理論[M].張錦華 譯.臺北:臺灣遠流出版社,2003.
  [美]海登•懷特《後現代歷史敘事學》[M],陳永國 張萬娟 譯,北京:社會科學出版社,2003.6。
  Norman Fairclough.“Critical language Awareness and Self-identity in Education”, in Critical Discourse Analysis:the Critical Study ofLanguage(London and New York :Longman, 1995).
  [英]諾曼•費尔克拉夫.話語與社會變遷.殷晓蓉譯.北京:華夏出版社,2003.
  [法]讓-波德裏亞.象征交換與死亡[M].車槿山譯.譯林出版社,2006.
  Chris Barker and Dariusz Gakasinski ,Cultural Studies and Discourse Analysis:A Dialogue on Language and Identity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 ;New Delhi :Thousand Oaks, 2001).
  [美]布坎南.自由、市場與國家[M].平新乔、莫扶民譯.三聯書店上海分店,1989.
  [美]保罗•海恩、彼得•勃特克、大衛•普雷契特科.經濟學的思維方式——經濟學導論[M].馬昕、陳宇譯.世界圖书出版公司,2008.
  [德]F.W.尼采.哲学與真理:尼采1872-1876年筆記選[M].田立年 譯.上海:上海社会科學院出版社,1993.
  [加]簡•雅各布斯.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M].金衡山译,譯林出版社,2006.
  [加]簡•雅各布斯.城市與國家財富[M].金潔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08.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中國經濟新聞的話語迷思》其它版本

新聞傳播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