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後殖民視角下的殖民傳播

論文類別:新聞傳播學論文
論文作者: 吳飛楊席珍
上傳時間:2011/9/2 22:38:00

 【摘 要】本文試圖從傳播學的視角研究殖民這一政治現象。在殖民定义的基礎上推出殖民傳播的概念,并對它的特征做出探索性的分析。作為殖民的主要方式,經濟上的擴張主義、軍事上的武力幹涉、思想上的意識形態控制、傳播上的時空秩序開拓,它們相互勾連,形成統一性的殖民體系。在後殖民的當下,殖民方式發生转型,赤裸裸的暴力殖民转向隱形的溫柔暴力。换言之,資本主義以傳播的方式達到殖民的目的,轉型的前提是傳播技術的發展使然,或許這正是後殖民時代的新殖民策略。
  【關鍵詞】殖民;殖民傳播;資本主義;權力差距;意識形態
    
  帝國的影響力和治理模式,已经發生了較大的變化。以美国為例,其影響力雖然仍然以其武力和經濟實力為基本依托,但文化的滲透則更具有穿透力。這是一個全新的殖民模式時代,需要新的理論視角對這一新的模式進行深入的透視和分析。
  以往我們對殖民研究是以政治和經濟分析为主要切入口的。帝國主義的軍事扩張、政治駕馭和經濟掠奪,往往是政治論詰和實踐的主要關心對象。[1]上個世紀70年代末期,以薩義德的《東方學》為起點,西方文學界開啟了一扇新的窗口重新認識殖民。近幾年,中國的文化研究領域亦興起了殖民和後殖民研究的热潮。在後殖民的語境下,對殖民的批判和研究,不僅是對歷史的理性反思,也是對当下的縱深檢視。從傳播學的角度看,殖民不僅是一種政治現象,也是一種傳播現象,在殖民的過程中,傳播始終處於在場狀態。本文擬從傳播學的視角闡释這個命題,希冀獲得新的理论發現或收獲。
  
  一、殖民與殖民傳播的內涵與外延
  
  所謂殖民,是指資本主義强國以軍事、政治、經濟和文化等手段向不屬於自己的领土以及居住在該領土上人民的征服或勢力擴張。殖民具有如下特征:首先,殖民是力量(power,即權力)懸殊的结果,強國憑借力量的懸殊針对弱國進行擴張和征服。根據美國學者約瑟夫.S.奈的觀点,力量(權力)可以分為硬力量(hard power)和軟力量(soft power);而且,隨著時代的發展和技術的進步,力量(權力)會出現轉化和變遷,當前,軟性的同化權力比起硬性的指揮權力更加重要。權力正變得更少強制性、更趨無形化。[2]其次,殖民的主體是強國,強國是特定的資本主義國家及其發展高級階段的帝國主义國家,這是由資本本身的擴張性決定的。世界歷史上的殖民活動肇始於早期資本主義國家在十五、六世紀的海外擴張。再次,隨著技術工具的發展,殖民方式趨向復雜多樣。軍事、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在表現形式上是殖民的手段,在過程上它們共同構建了殖民的總體框架。在殖民活動中,綜合運用多種殖民手段的同時表現出一定的偏向性,这些殖民手段在不同的殖民階段具有不同的側重點。最後,殖民的對象既包括不屬於自己國家的領土,也包括居住在該領土上的居民。早期的殖民是以赤裸裸的领土侵占為主要表現特征,侵占領土是為低价或無償攫取該土地上豐富的物質資源。隨著民族國家的紛紛獨立,後殖民時代的殖民活動從公開轉向隱蔽,殖民從明目張膽的領土征服轉向对居住在該領土上人的思想控制,人取代領土成為後殖民時代的殖民新目標。
  從殖民的定義可以看出,殖民意味著一種擴張,意味著對不屬于自己的空間的征服和占領。當然,随著人類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空間的外延更為廣泛。空間不限於傳統的物理空间,還包括人類自身的精神空間和信息技術發展帶来的虛擬空間等。殖民的擴张和征服通常有一個相互之間的力量差(power distance)為前提,這種力量差正是誕生權力的來源。權力的差距使得世界並非處於均质的平面上,呈現出權力的高地和窪地。權力的高地形成權力的中心,賦予主体中心化的優越位置,窪地成為权力的邊緣地帶。殖民表現為由中心內核向四周邊緣的膨脹,是一個由內而外的有方向性的運動,形成主体對客體的單向的壓制性运動,而非雙向對等的互动。
  殖民過程的征服和占領新空間的实踐離不開殖民傳播活動,殖民擴張本身就表現為傳播的外在特質。殖民與傳播形影相隨。所謂殖民傳播(colonial communication),就是指殖民者為實現殖民之目的而實施的信息传播活動,這是以殖民為目的或帶有殖民傾向的信息傳播活動。殖民的表現形態呈現多样。殖民傳播配合殖民者的殖民活動並貫穿殖民全過程,在不同的時期,殖民活動側重點不同,殖民傳播的手段表現出差異。
  殖民傳播有廣义和狹義之分。廣義的殖民传播是指為達到殖民目的所采用的幾乎所有方式的信息傳播活動,包括人際傳播、組織傳播和大眾傳播等。值得说明的是,這裏的人際、組織和大眾傳播只是為達到殖民目的作為傳播方式出現的,並不改變殖民傳播是以國家為主体層面的實質。具體說來,組織傳播中包括文化交流、開辦學校、宗教活動等,大眾傳播既包括書籍、报紙、雜誌等印刷媒介,同時包括電子媒介的廣播、電影、電視、互联網等。人際傳播是指殖民者作为個體與殖民地人民的個體之間的傳播。狹義的殖民傳播仅指殖民者為實現殖民目的借助大众傳媒進行的傳播活動。
  
  二、殖民傳播的特征分析
  
  殖民傳播活動從空間和时間兩個向度確保殖民的顺利實施,以秩序規約了殖民空間的穩定性和時間的持久性。殖民傳播具有如下典型的传播特征:
  殖民傳播是以殖民作为目的的有計劃的傳播活動。人類的傳播活動從來不會是無目的和無計劃的。就是說,人類的傳播活動是在一定意識的支配下,表現為一種有目的的、有動機的和有對象的互動。傳播活动的發生、運行、終止的全部過程,無不帶有明顯的或隱蔽的目的性和計劃性。[3]殖民傳播也不例外,它是一種有意識有計劃的傳播活动。殖民的終極目的是殖民者為了獲取自身的利益之需,殖民傳播活動是配合殖民過程以實現殖民目的,其目的表现出或顯明或隱蔽的特征。為了達到特定的殖民傳播目的,殖民傳播活動通常需要制定詳細的實施方案,並根據該方案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傳播活動。
  殖民傳播的傳播主體與傳播客體處於非對等的傳播位置。作為傳播者的殖民者處于積極主動的位置,是傳播的主體,是強勢的。從傳播的内容、傳播的步驟到傳播的效果可能都是傳播者預先安排的,傳播者甚至從一開始就操縱了傳播活動的全過程。作為被殖民對象的傳播客體是弱势的,處於被動的位置,很難發出自己的聲音,有時甚至是被操縱或壓抑的。殖民傳播主體與客體之間在傳播力量方面存在著懸殊,決定了殖民傳播是一種非對稱性的傳播。主客體之間的傳播不是建立在公正合理有序基礎之上,而是建立在以傳播實力為基石的強權邏輯上,表現為殖民者對被殖民对象的強勢單向傳播。
  殖民傳播是特定主體对於針對特定客體實施的傳播活動。殖民傳播的主體是懷有殖民目的並根據該目的制定传播計劃並實施傳播活動的特定傳播者。殖民傳播的客體是作為明確或潛在殖民對象的傳播活動接收者。
  殖民傳播的主體和客體均涵盖三個不同的層次,包括個人、組织和國家。在殖民傳播中,國家是最終的傳播主體,国家的殖民傳播目的通过各種組織來實施,組织是通過人來最終完成殖民傳播。本文探討的殖民傳播主體是資本主義國家,它是所有殖民傳播活動的發起者、殖民传播計劃的制定者,國家的意誌始终體現在殖民傳播的全過程,殖民傳播的最終目的是實現資本主義強國對弱國的空間侵占。
  殖民傳播是特殊的跨國傳播和跨文化傳播。殖民传播的主體是國家,殖民傳播屬於跨國傳播和跨文化傳播的範畴。但殖民傳播具有或明或暗的殖民目的,不是一種正常形態的跨國傳播和跨文化传播,這是特定主體針對特定客體的跨國傳播和跨文化傳播,或者說是一種畸形的跨國傳播和跨文化傳播。

 殖民傳播是一種非等對的傳播。傳播雙方,無論作為個體还是作為群體,總是存在於特定的社會空間之中,並且通過差异在某個關系空間中占有的相對位置而存在。這個傳播雙方共同存在的社會空間是各种力量關系的空間,其實是各種類型的資本構成的巨大權力場。傳受雙方支配的特定資本的差異導致權力的懸殊,在這個存在權力差距的社會空间中,傳播雙方之間的資本占有情況和關系類型往往影響著傳播的方式、内容乃至效果。
  殖民傳播是建立在傳受雙方力量差距基礎上的傳播活動,从一開始就是不對等的傳播,這或許正是後殖民時代國際社会中很多窮國越來越窮而富國越來越富的歷史根源之一。
  殖民傳播總體是負面性的傳播。常規形态的國際傳播和跨文化傳播通過交流達到互補,實現雙贏之局面,傳播雙方均獲得良好的正面傳播效果。殖民傳播的性質、目的和非對稱性等特征決定了殖民傳播對被殖民對象將造成負面的甚至破壞性的影響。殖民傳播可能會給殖民地傳播新知識,改變落後觀念,引入新科技。但當殖民地成為殖民者掌控的空間並成為殖民者獲得利益的來源時,這樣的殖民传播正面價值顯然是為殖民者自身利益服務的。這種強势單向的殖民傳播往往造成被殖民对象在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多方面处於附屬地位,淪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殖民傳播的主體、空間與秩序
  
  (一)殖民傳播的主體分析
  传播者是傳播活動的主體。传播者的主體身份似乎蘊含了某種權力因素,傳播主體內含的這種權力建立在福柯所說的以差異為基礎的相互關系之上,差異源自哪裏,源自培根所說的知識。知识與權力總是融合在一道,知識是一層薄薄的面具覆蓋在統治的結構上面,這種統治總是意味著壓迫、監禁,等等。[4]正如福柯所言,主體要麽是在被奴役和支配中建立起來的,要么是通過解放和自由的實践,[5]但離不開一定的規則和秩序作為基础。
  傳播主體并非自主天然形成的,它是關系的产物,是傳收雙方在傳播過程中依據特定的規則形成的,这個規則乃雙方的力量差,即建立在知識和技術基礎上的力量差。傳播主體是非客觀狀態传播空間中傳播活動的主導者,借助技術力量差制定了特定的傳播秩序在一定程度上約束傳播活動。
  作为殖民傳播的主體,资本主義國家在經過文藝復興、科學革命和啟蒙運動後率先進入新知識場域,這場知識變革不僅體现在開創性的科學發現,它還引领人們對事物和世界有了全新的認知。知識的差距打破了國际範圍的權力平衡,建立在知識差異基礎上的權力是殖民的前提。啟蒙運動引發思維方式的轉變,歐洲人在海外擴张中表現出強烈的歐洲中心主義的自信和霸權思維邏輯,這种思維邏輯主導的歐洲資本主義國家在海外擴張中不是以對等關系與他國交往。在這种以對他國支配和壓制為主要特征的非對等關系的傳播秩序中,資本主義國家獲得殖民傳播的主體地位。資本天然的擴張本性決定了掌握資本的主體在對外交往中必然不斷擴張,從中獲得新的資本的積聚並實現資本與權力之間的相互轉換。
  (二)殖民傳播空間與秩序
  傳播空間是在傳播過程中形成的,為傳播活動提供了外在的場所。它不是自然狀態的客观空間,而是一個有秩序的社會空間。傳播秩序是传播活動參與者共同遵循的規則,它規約了傳播的時間、地點、內容、方式和效果。作為主體人為建構的社會空間,傳播空間具有工具性特征。它是一種手段或者工具,是被传播主體使用的政治工具。傳播空間的秩序是建構的,功能是規劃的,服務於主體的某種戰略,意識形態掩藏在空間秩序之中。
  傳播空間與秩序都是传播主體的人為建構。傳播雙方存在其中並進行溝通的社會空间實際表現為一個非客觀的關系網絡,關系網絡構成傳播的秩序。海德格爾認為,在这個溝通過程中,世界作為主体間共有的生活世界背景始终處於在場狀態,[6]要麽作為一個規範秩序,籠罩在具有先驗前理解能力的主體頭上;要麽作为工具秩序,在相互客觀化的鬥爭中從主體自身那裏生產出來。[7]
  殖民傳播空間是發達資本主義国家信息生產與傳播的空間,意識形態不仅體現在空間秩序的構建上,也內含在信息內容之中。资本主義本身的擴張與繁殖,不僅通過地理入侵,也通過傳播空間來實現。殖民傳播空间與秩序是主體殖民的一種方案和策略,資本主義通過娛樂和文化實現對人的思想規訓。當人類進入信息社會,在技术力量的支撐下,信息具有子彈無法達到的滲透力時,傳播空間成為資本主義借助大眾傳媒開拓的殖民領地,並在此過程中建構了空間占領的殖民秩序。
  
  四、殖民體系的要素分析
  
  殖民傳播是殖民過程中的傳播現象學範疇,探討殖民传播是為了揭示現象學背後的內在因素,以及內在因素與外在現象之間的必然聯系。殖民傳播是從傳播學的視角研究殖民這種特定的政治現象,但其研究離不開殖民方式的分析。
  最常見的殖民方式包括文化滲透、政治鉗制、軍事占領和經濟掠奪等。文化滲透、政治鉗制和軍事占領是為經濟掠奪服務的,經濟掠奪不僅是殖民的表現形式,也是殖民的最終目的。硬實力殖民是以軍事力量為后盾的武力征服,屬於傳統資源。软實力殖民以具有同化力的意識形態國家機器為基礎,反映的是信息傳播層面的殖民霸權。硬實力殖民呈強制性和外顯性,软實力殖民趨向於無形化和隱秘性。硬實力殖民更多的屬於軍事學范疇,軟實力殖民則總體屬於传播學範疇。
  英國著名社会學家吉登斯在《現代性的后果》一書中把資本主義社會看做是一個有著大量特殊的制度特征的體系,它包含四個基本的制度性維度:資本主義、工業主義、軍事力量和監督。在這四个維度中,經濟關系是基礎,它統領並支配着其他制度。四個維度之間形成一個循環互動的過程,其內在驅動力則是經濟體系内的資本的擴張本性。
  吉登斯的分析給本文的啟示是,研究殖民傳播不可脫離资本主義的總體性體系。他的研究提供了傳播現象與資本主義其它要素之間的聯系框架,並為這種關聯研究提供了一個可行的研究路徑。這一點與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具有殊途同歸之處。馬克思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研究上層建築必須從經濟基礎著手。作為上層建築一部分的殖民傳播現象,其內在根源無法脫離資本主義經濟基礎的窠臼。
  (一)經濟:資本主義擴張
  資本主義是一種生產、分配和交換的经濟制度,在這種制度下,財富的積累是私人(資本家)用於投資以達到獲取更多利潤的目的,其最大特征是生產資料私有制、市場競爭和利潤最大化。殖民傳播的目的歸根到底是資本家為了牟取經濟利益,經濟既是殖民傳播的终點,也是殖民傳播的起點。
  經济研究是研究資本主義和殖民理論的核心概念之一,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對經濟殖民作了非常精彩的描述:
  政治經濟學在原則上有兩種不同的私有制形式,一種以生產者自己的勞動為基礎,而另一种以剝削別人的勞動為基础。在殖民地,資本主義制度遇到生产者的反抗,這些生产者是自己勞動條件的所有者,以自己的勞動致富,而不是使資本家致富。當這兩種不同的經濟制度在殖民地產生對立的矛盾時,資本家憑借宗主國的力量,以暴力形式清除以自己的劳動為基礎的生產方式和占有方式。[8]
  换言之,經濟殖民是資本家在殖民地消滅以自己的勞動為基礎的私有制為前提,殖民地經濟制度的變革是經濟殖民的開始,為資本家的經濟掠奪掃清制度上的障礙。同時,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是以經濟私有化和雇傭產業工人為特征,這種資本主義秩序先天性地蘊含著階級之間的對立和鬥爭,對立階級的鬥爭勢必成為資本主義秩序必將產生分裂的內在根源。在對抗國內其他階級的過程中,當國家領土範圍內的资本發生短缺不足以滿足需求時,如何從國家疆界之外廉價地獲取本國的稀缺資本(或资源)以實現資本的原始積累,這成為早期的資本家進行海外殖民擴張的直接內驅力。
 在資本主義的不同發展階段,经濟殖民的形式不斷變遷,但其目標始終沒有放棄。在殖民的早期階段,殖民是以物理空間的侵入為主要特征,而突破他國的邊界藩籬依靠的是強制資本即硬力量為後盾,硬力量的領先是以科學技術的發展為原動力的,資本主義國家的這些技術優勢都是在以瓦特發明蒸汽機為标誌的資本主義工業革命期间率先完成的。伴隨早期的經濟殖民是武力幹涉下的空間爭奪,空間戰的結果是資本家將自己的權力延伸到一個本不屬於自己的領地,從而巧奪豪取該空間內的物質資源。
  在後殖民时代,信息技術驅動的經濟組織發生轉型,高度發達的互聯網和計算機讓跨國公司成為主要的經濟組织,不但信息在經濟組織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而且信息行業本身成為跨國企業。經濟与信息技術的結合讓生產和交換的各主要因素輕而易舉地突破了傳統的民族——國家的地理疆界,模糊了現實空間与地理空間的邊界,速度限制的突破让物理距離不再重要,帶来了傳統地理的終結。全球化時代的經濟殖民遵循的是一種新的规則和邏輯結構,資本主义生產和交換借助信息的力量繞过海關借道虛擬空間走向全球化。
  与此同時,民族——國家的地理邊防形同虛設,對經濟、文化的控制力逐漸下降,資本在獲取經濟利潤的同時也實現對文化的沖擊和思想控制,民族——國家主權日益走向衰落,新的世界權力以信息為中心在發達國家建立。
  (二)軍事:武力幹涉
  軍事力量是以科技為基礎的,資本家凭借強大的占有優勢地位的軍事武裝力量為後盾突破他國的地理疆域,在殖民征服中將自己的權力延伸到世界各地。軍事武裝是殖民者的硬力量,通常只有当經濟、政治和文化等其他軟力量無法獲得殖民目的时采用,或者與軟力量同时使用。在殖民時期,殖民者對東方的亞洲諸國、南北美洲、非洲和澳洲的殖民過程中,資本家赤裸裸地武力征服真實反映了殖民的血腥和暴力。殖民帝國通过公然的戰爭侵占領土,對殖民地進行直接的資源掠奪,全球殖民空間的開拓是以武力入侵為為主要手段。
  隨著民族——國家的覺醒,進入後殖民時期以来,資本主義殖民傳播出現新的转向。殖民傳播從空間觀念偏向時間觀念,從顯性走向隱秘化,公開的硬力量入侵讓位於各種形式的秘密的軟力量同化。今天的殖民霸权更多的需要順從、秩序和制定國際規則的主導權。[9]今天的殖民往往以意識形態(民主、人权等價值觀)為武器,進行思想扩張,甚至以意識形態為借口,發動局部戰爭,來幹涉一個國家的內政,把這個國家納入自己的體系。[10]
  當然,資本主義國家從來沒有放棄過發展軍事力量,強大的軍事實力依然是當前國際形勢下殖民的時間偏向的保證,是資本主義國家威懾前殖民地弱國的基礎,是國際談判桌上的重量砝碼。當殖民的時間傳播偏向因各種因素受阻無法實現時,空間控制還會重新擡頭,此時,武力征服還會借助各種名義粉墨登場,2001年開始的阿富汗戰爭和2003年開始的伊拉克戰爭便是最好的例證。
  隨著大眾媒體的发展和互聯網的出現,人類进入信息化社會,在暴力、金钱和知識信息的權力三角中,权力的重心逐漸從暴力和金錢轉移向知識的控制和信息的擴散。殖民的觀念也隨之發生转變,對知識和信息傳播的控制成為後殖民時代权力鬥爭的新戰場。殖民者憑借充裕的資金、先進的技術和丰富的實踐經驗操縱現代化大眾媒體,控制國際範圍的信息傳播權,主導國際輿論的風向標,形塑各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形象,獲取新形式的軟權力,将殖民帶入到一個新的階段。今天的殖民是以硬性指令式力量和軟性同化性力量齊頭並进,但在正常環境下以後者的滲透和控制為主,軟力量是后殖民時代殖民的常規武器;前者的硬力量成為非常態下对他國進行武力幹預的殺手鐧和終極武器。
  (三)思想:意識形態的規訓
  传播過程中知識的壟斷不僅在於对知識和信息本身的控制,也不僅在於對其傳播范圍和傳播對象的嚴格控制,更在於对整個思想和範式體系的控制。該體系決定了真理和知識的界定標準,對思維範式的控制是傳播過程中制造認同的心理基礎。如何制造認同,加强對殖民地的思想控制,獲得殖民地人民的認可,這是資本家在殖民傳播中從空間偏向轉為时間偏向面臨的一個現實問題。
  汤普森認為,在大眾媒體高度發達的社會,象征形式因技術手段結合資本的積累以空前規模生產和流通。資本家利用現代大眾媒體作為社會控制的新的機制,统治集團的思想可以通過這種机制得到宣傳和擴散,通过它來操縱和控制從屬集团的認識。[11]大眾傳媒是資本家維持殖民統治的有效機制,制造和傳播维護殖民統治的象征形式,形成具有社會粘合劑作用的意識形態。當然,這種象征形式植根于權力差距、資源分配不均和矛盾沖突等結構性的社會背景之中,這種意識形態是服務於殖民統治和不對稱權力關系的象征意義。
  從總体上講,意識形態是有秩序的觀念——一整套的通過技術化的媒介和人際交流而表达的價值觀念、方法論和假設。[12]這是在一定的政治經濟語境下的系統的觀念,體現了社會权力之間的關系。社會權力擁有者通過對公共信息中包含的日常生活價值理念進行处理,塑造出他們所需要的社會秩序和價值觀念,維護自己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意識形態通常借助大眾媒介和大眾文化的形式在日常交流和大眾傳播中滲透進大眾的日常生活,大眾媒介提升並延展了權力階層的秩序觀念,扩大其社會影響,使之變得合法並具有說服力。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意识形態也是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的一种重要手段,是馬克思理論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馬克思認為,統治階級的思維是在社會上占有統治地位的思維,那些在物質上占有統治地位的階级,其在精神上同時也占有統治地位。他從資本主義社會的阶級關系出發研究統治階級意識,階級關系的形成首先由經濟地位決定。
  根據馬克思的分析,意識形態是政治統治的工具,服務于權力,統治階級依靠意識形態制造社會認同的心理機制。正如霍克海默和阿多諾所說的,資本家通过大眾傳媒和文化工業生產和流通各種象征形式,人們在接收和消費這些文化产品時就會依附於社會秩序,認同于設計的形象。[13]人們在追求知識和真理的同時,却陷入了資本家編織的一張無形的傳播網,被拴在既有的社会秩序之中。
  意識形態是殖民過程中资本家通過大眾傳媒和文化工業生產出來的一種觀念體系,它掩飾了當前的階級關系,表達的是統治階級的利益,维護現有的殖民統治狀態。資本家在經濟上占据主導地位,控制了傳播機器,成為殖民傳播的主體。資本家借助傳播的力量開拓空間殖民和時間殖民,傳媒和信息文化的結合讓意識形態控制人的思想,逐步實現從領土的殖民化到人的殖民化。
  (四)傳播:時空秩序的開拓
  殖民離不開傳播,傳播是殖民的先決條件。在帝國範圍內,傳播網絡是確保帝國運行的組織機制。這種傳播機制保證個人、組織和國家之间信息聯系的能力,保證物質資源和產品在帝國範围的流通,維持社會控制的整合和穩定,從而維護龐大的殖民帝國共同體。
  知识的落差、科技的差距造成不同國家的傳播力存在悬殊。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由於技術的優勢在国際傳播網絡中往往處於中心地位,傳播力強。在全球範圍內,大多數信息從處于傳播中心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向處於邊緣的第三世界國家流動,廣大處於发展中的第三世界國家處於信息傳播的逆差狀態。今天的國際信息與傳播秩序就是這樣一種存在差序格局的全球傳播網絡,在這样的傳播格局中,國際話語權牢牢掌握在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手中,發展中国家在國際舞臺基於處於失語狀態,他們經常是被發達國家的超級傳媒機構代言的、被刻畫的、被傳播的。

  加拿大著名傳播學家英尼斯曾在時間與空間兩個向度上探討傳播的控制機制,意识到傳播技術中隱含的權力傾向。他认為,穩定的社會需要時間觀念和空間觀念共同維持恰当的平衡,[14]所以人們不僅需要關心對廣袤空間的控制能力,而且需要關心對長久時間的控制能力。
  早期殖民傳播肇始於資本主義國家航海技術的進步、指南針的使用和對地球的空間認識,這些因素有利於人和物的空間遷移,有利於殖民者的空間地理擴張。作為一種新的傳播形式,印刷術的發明和推廣使用突破了符號體系的空間距離,促進了欧洲帝國協調而系統的扩張。正是印刷與航海的聯姻,使歐洲國家突破了地理的束縛,向“新世界”擴張。[15]遠距離傳播的物理技術以及符號體系的移动性突破以地域為基础的社會文化,實現和鞏固了宗主國對分散於世界各地的殖民地進行集中化管理,加強了對殖民地的規訓和治理,将物理和文化上處於分離状態的人們納入到殖民的统一空間範疇。
  當空間的開發告一段落後,時間就成了新的开發領域。殖民擴張和鞏固时期的交替,暗示著對控制時間或空间的興趣的交替。[16]資本家不滿足於物理空間的殖民擴張,分散化的空間控制依然受到時間的羈絆。這一點由電報開端的現代電子媒介完成,它不僅擴大了传播的影響範圍,更為重要的是,技術方式穩步持續的發展使信息可以脫離載体而獨立傳播——也脫離傳播對象而傳播, 把人的身体從物理空間的自然限制中解放出來。電子媒介壓縮了信息傳遞的時間,以時間的速度征服空間的距離。物理空間的距離失却了社會意義,傳統權力對空間的控制只剩下空間的“物質”軀殼,時間成為殖民的新的控制機制。現代電子大眾媒介挾裹信息與娱樂侵入到人們的私人空間,同时侵占了人們的時間,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
  伴隨地理终結的同時,現代大眾媒介開辟了一个全新的虛擬空間;最重要的是,处於現實空間的人的身體借助虛擬空间突破了地理疆域的限制。在计算機和互聯網組成的虛擬空間中,一種新的權力穿越時空,從遠方延伸到信息所能到達的世界各地,傳統權力趨於失重狀態。這種基於信息傳遞而非基於地域经歷的新的權力更加趨于無形化,並與受眾直接地面對面零距離接触。
  在信息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後殖民时代的殖民傳播偏向从空間走向時間,從物理空間轉向虛擬空間。速度征服了距離,權力獲得了新的延伸。以信息傳播為代表的國際软權力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以地理边防為藩籬的地方硬權力,包涵價值觀念的信息文化傳播試圖从思想上控制遙遠地方的他国人民,這就形成後殖民時代的意識形態的同化軟力量。
  
  總體而言,经濟、軍事、文化和秩序形成資本主義殖民的總體性架構,後两者屬於殖民傳播的範疇,伴隨资本主義殖民過程的傳播活動理應納入傳播學的研究視野。从傳播的角度研究殖民突破單一政治思維框架的影響,為學術界更為理性地研究殖民實踐活动提供了一條新的研究路徑。当然,研究殖民傳播不能無視经濟擴張和軍事幹預的歷史事实。尤其在後殖民的當下,雖然赤裸裸的暴力殖民從表面上暫時地退出了歷史的舞臺,但資本主義國家的殖民傾向性沒有消失。殖民從公開走向隱蔽,從暴力轉向“溫柔”,傳播技術的發展是殖民方式發生轉型的關鍵所在。在國際交流和跨文化实踐中,殖民傳播依然存在;借助新的技術手段,殖民傳播粉墨登場。研究殖民傳播的目的是在追溯歷史的同時認清當下,撩開傳播的面纱,讓殖民露出本真的面目。
  
  註釋:
  [1]羅永生:《導言: 解殖与(後)殖民研究》,載於許寶強、羅永生選編:《解殖與民族主義》,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4年,第1頁。
  [2][美]約瑟夫.S.奈:《硬權力與軟权力》,門洪華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107頁。
  [3]邵培仁:《傳播學》,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6月第1版,第33頁。
  [4]包亞明主編:《權力的眼睛:福柯訪談錄》,嚴鋒譯,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1月版,第147頁。
  [5]包亚明主編:《權力的眼睛:福柯訪談錄》,嚴鋒譯,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1月版,第19頁。
  [6]轉引自[德]於爾根.哈貝馬斯:《現代性的哲學話語》,曹卫東等譯,譯林出版社,2004年12月第1版,第173頁。
  [7][德]於爾根.哈貝马斯:《現代性的哲學話語》,曹衛東等譯,譯林出版社,2004年12月第1版,第369頁。
  [8]參見《現代殖民理論》,《資本论》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卷第25章,第833頁。
  [9]周柏林:《美國新霸權主义》,天津人民出版社,2002年6月第1版,第5頁。
  [10]王逸舟主編:《單极世界的陰霾》,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年10月版,第384頁。
  [11][英]約翰.B.湯普森:《意識形態與现代文化》,高铦譯,譯林出版社,2005年2月版,第3頁。
  [12][美]詹姆斯.羅爾:《媒介、傳播、文化》,董洪川譯,商務印書館,2005年11月版,第13頁。
  [13]轉引自[英]約翰.B.湯普森:《意識形態與現代文化》,高铦译,譯林出版社,2005年2月版,第115頁。
  [14][加]哈羅德.英尼斯:《傳播的偏向》,何道寬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年6月版,第53页。
  [15][美]詹姆斯.凱瑞:《作為文化的傳播》,丁未譯,華夏出版社,2005年8月版,第124頁。
  [16][加]哈羅德.英尼斯:《傳播的偏向》,何道寬譯,中國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6月版,第60頁。
  [17][英]齊格蒙特.鮑曼:《全球化:人類的後果》,郭國良、徐建華譯,商務印书館,2001年8月第1版,第14頁。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後殖民視角下的殖民傳播》其它版本

新聞傳播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