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微博傳播機制初探

論文類別:新聞傳播學論文
論文作者: 梁芷銘
上傳時間:2013/2/7 11:22:00

【摘要】政務微博是最近幾年才興起的公共治理手段,是現代民主社會對公民知情權的一種網絡回應。當前,我國政務微博傳播機制存在著諸多缺失,需要我們從傳播主體、傳播內容、傳播媒介、傳播受眾以及傳播效果進行深入的分析和研究。

【關鍵詞】政務;微博;傳播;機制;

從理論上說,政務微博是隨著政府與公眾之間對信息公開的博弈而發生、發展的,其功能主要是用於發布政府信息,傾聽民聲,溝通民意,從而促進政府權力有序運行。從歷史發展來看,政務微博是政府機關利用互聯網絡發展、變革自身的最新工具,是繼政府信息上網、政府官方網站、政府信息化、電子政府、電子政務之後的最新信息傳播形態。隨著信息技術、數字技術的進一步發展以及民主憲政訴求的進一步增強,政務微博的傳播機制已經從原來簡單的微博信息發布轉變為“微討論”進而實現了“微施政”。可見,正視微博時代的政府傳播現象,對我國民主、憲政和法治建設進程具有相當重要的現實意義。

微博時代的政府傳播現象

歷史地看,人類傳播媒介的更新往往會引起傳播觀念和思想的嬗變。近年來,微博因其自身所具備的公開、及時和反饋性強等優勢,迅速成為政府傳播首選的一種新興媒介,它在政府系統中出現以及被廣泛應用,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傳統的政府傳播機制,形成了一些新的特點,並開始影響、改變政治上層建築、人們的生活習慣和社會交往方式。

當前,微博在中國政府的政務活動中方興未艾。新興的微博行為在短短的幾年時間裏已根植於中國龐雜繁復的網絡信息系統之中,開始影響、改變人們的生活習慣與交往方式。不僅如此,這波新浪潮“革命”還引發了中國社會生態的突變:微博行為從無到有並漸趨活躍,成為跨越國家上層建築與大眾凡俗生活之間的一座橋梁,悄然重塑著現代中國政務的形象,不斷改進中國傳統的官民互動方式,逐漸形成了一種新的網絡生態。因此,微博輿論場的出現和引起重視,改變了政府的傳統政務活動方式和觀念的變更,為數眾多的政府機構和官員個人紛紛試水網絡註冊微博,將其作為公布信息、了解民意、匯集民智和官民溝通互動的重要平臺。由於政務微博憑借短小精悍、傳播速度快、反饋互動性強等優勢,擴大了信息傳播交流和民意表達的渠道,日漸成為黨政部門公布信息、組織動員和調研民意的重要工具,在推動政治、經濟、文化發展方面起著重要的作用。同時,黨務機關和網絡話語釋放賦予了社會民眾一定程度的話語權,又改變了傳統人治型、法理型官僚行政權力運行自上而下的信息傳播模式。目前微博在各個行業都有分布,如公安、旅遊、宣傳、交通、司法、文教、市政、質檢、體育等政府職能部門。有報道指出,截至2011年底,廣東省政務微博在騰訊網上認證的有399家,其中黨政微博252個,官員微博147個。[1]政務微博的受關註程度也較高,2010年2月,廣東省公安系統率先開設我國首批公安微博群,並在開通後的3個月內,評論總數已超過3萬條,其粉絲總數逾10萬;2011年7月21日,成都市政府新聞辦“成都發布”官方微博粉絲突破100萬,成為國內首個粉絲破百萬的政務微博。

政務微博傳播機制研究的缺失

“政務微博”現象是中國政府轉變職能、改革行政體制以及創新社會管理的結果。通過微博問政於民、問需於民、問計於民,有利於促進社會和諧穩定以及政府傳播渠道的拓寬。近些年來,信息的傳播活動從社會抽象的學理探討逐步走向以政府為主體的具體信息傳播活動分析,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並引起社會廣泛關註。很明顯,政務、官員微博的出現符合各級黨政部門設立新聞發言人,建立新聞發布制度以及適應“電子政務”、“信息化政府”的要求。然而對於社會研究者而言,這又造成了一個學科屬性方面的棘手難題,他們似乎難以對這種傳播現象進行恰到好處的歸類和確切無誤的定位。因為從傳播學上看,政府傳播是政府利用大眾傳播媒介所進行的信息傳播活動,而政務微博正是這樣一種傳播行為。但從行政理學角度,這也是一種政府行為,可將上述傳播行為視為行政管理職能的延伸與擴展,而這種行政行為不僅僅觸及了新聞傳媒領域,更是由此對公眾產生了“漣漪”效應,是政府信息傳遞給公眾的最新傳媒形式。由此可見,這一現象橫跨兩個學科領域,既可以將之置於大眾傳播的範疇裏檢視,也能以政府管理學的方法打量。但是目前對此研究的現狀卻由於政府傳播處於二者的交叉點上,這個交叉點因學科之間的壁壘,導致這個領域是研究者的“盲點”。因此,盡管以政務、官員微博為主體的政府信息傳播活動日益活躍,但這方面的現象認識和理論研究卻相對滯後。也有少數學者對政務微博的運行機制進行了初步探討,認為政務微博的運行有賴於法律保障機制、組織協調機制、溝通互動機制以及反饋評估機制的建立和完善。該研究主要是從政府管理的角度來審視政務微博,而無法站在傳媒的角度對政務微博的傳播機制進行媒介思考。還有些學者甚至預見到,政務微博的產生是一把雙刃劍,利用得好能夠促進政府體制改革,運用不當便會對政府改革有負面影響。鑒於此,我們認為,從行政管理與媒介傳播兩者相結合的層面上特別是從傳播學的角度對這種現象進行辨析探討,不僅及時,而且必要。

政務微博傳播機制的“5W”分析

微博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傳統的政府傳播機制和傳播理念,但從整體上看,政府傳播仍然具有大眾傳播的特征,具備拉斯韋爾“5W”模式中的所有要素,即傳播的主體、內容、媒介、受眾和效果。但也發生了兩個方面的變異,第一個是“把關人”的那部分權力由先前屬於大眾媒體位移至政府部門,政府取代大眾媒體成為信息的主導者和把關人。第二個是傳播過程中的五要素也相應地發生了一些變更。總體說來,對這兩個變異的觀察和研究對認識微博時代下的政府傳播機制都有一定的意義,但第一個變異屬於政府傳播的外部社會機理研究,而第二個變異是基於政府傳播本身而言的,具有本體的性質,因此對它進行詳細研究更能從本質上認識政府傳播機制及其形成、發展和變化規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傳播主體。在傳統意義上,政府傳播的主體是政府。政府是一類特殊的機構,國家權力機關通過法律程序賦予它制定政策、頒布法令、對外宣戰等權力。因此,發布信息的量、發布什麽樣的信息以及通過何種媒介發布信息都是由政府來主導和把關。但是,在微博語境下,信息是一種為大眾共享的公共資源,且由於信息傳播速度快捷、覆蓋面廣、反饋性極強,傳統意義上的政府傳播主體(政府)同時面臨來自傳播受眾方面的巨大影響,如雲南省委宣傳部副部長伍皓微博事件。2010年歲末其一則關於“拆遷”話題的微博引起強烈反響,網絡上一時板磚紛飛,伍皓無法承受,於2012年初在其微博上宣布:“本博改為只發宣傳信息,回避談個人的任何事情和個人觀點……”[2]該事件反映出政府傳播主體在網絡微博語境下出現的變異,這是政治權力運行方式由傳統人治型統治、近代法理型官僚行政向現代服務型民主行政發展的必然要求。這也說明在這個社會動向趨勢之下,任何忽略受眾的主體行為都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為在新媒體時代,信息傳播主體由一元走向多元,實現了“所有人向所有人”的社會化傳播[3],每個人都是傳聲筒和廣播源。
傳播內容。微博語境下,政府傳播機制過程中的傳播內容與傳統傳播機制無多大區別,主要有“指令性內容”“解釋性內容”“宣傳性內容”[4]。“指令性內容”如微博及時通告的緊急事件、重大災情的預警等,“解釋性內容”如湖南省衡陽市司法局官方微博針對正副局長互毆的情況解釋和通報,“宣傳性內容”如公安、氣象等與生活服務相關的政務微博發布的警務信息和天氣預報,還有就是作為一個集體行為的“微博雲南”、“昆宣發布”、“秘境臨滄”、“微博曲靖”等雲南微博集群,致力於地方政府特色宣傳。但我們也要看到,隨著中國政治文明和民主建設的加快與不斷進步,政府傳播的內容開始由行政“指令性內容”向政務公開的“解釋性內容”和生活服務的“宣傳性內容”轉變。更多的政府及其行政機關、官員已經意識到政務微博、官員微博的基本特征是發布有關公共事務信息,而不是一種簡單的行政告知行為;是主動的、藝術性的信息表達,而不是長篇大論的說教、隨心所欲的個人行為。

傳播媒介。政府傳播媒介,是包括報紙、廣播、電視、網絡以及手機在內的各種大眾傳播媒介。在網絡尤其是微博等媒介出現以前,傳統的政府傳播媒介還局限於單一的媒介運用,即報紙、廣播、電視媒介還不能成為一個有機整體,形成視媒、聽媒和觸媒三者之間的融合,產生強大的信息傳播能力。但是網絡的出現特別是微博在當前社會的廣泛運用,逐漸改變了這一局限,政府傳播媒介的綜合性明顯增強。微博基於互聯網Web2.0技術,綜合3G和智能手機技術,可以進行圖片、音頻、視頻在電腦或手機上的上傳,將紙媒的文字、視媒的圖像、聽媒的語言等各種符號整合在同一平面,從而實現視聽觸媒三者的融合。政府媒介使用的渠道已經從單純依靠某一種傳播媒介走向多媒介甚至是全媒體融合,這也促使政府必須更為深入地研究各種媒介之間的共性與特征,研究如何發揮各種媒介之間的優勢以及傳統媒體和新興媒介之間的融通,以便更好地將公眾所希望獲知的信息以最便捷的形式傳遞開來。

傳播受眾。一般而言,受眾與傳播效果研究的關註點在於“媒介與文化的傳播對受眾的意識觀念有怎樣的影響、產生何種認同之類問題”[5]。傳統的政府傳播受眾與微博時代並無二致,主要是與之相關的人民大眾,包括社會各階層、各民族、各黨派、各種社會組織、群眾團體等。但也要註意到,每個時代政府因社會事務的著力點不同,政府傳播所假定的受眾對象也有所不同,如中國政府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對階級立場的極力強調,導致國家媒體機構所宣傳的重點區域是意識形態,傳播的受眾大多集中在工農階級。而在微博時代來臨的網絡社會裏,政府傳播的受眾又根據擁有資產多寡、知識盈貧、社會關系網的大小等因素,被不斷地分層。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在2011年兩會期間開通的微博,其受眾大都是擁有一定政治知識,並關註國家事務的一些知識群體。

傳播效果。任何一種傳播活動的完成都是以傳播效果的達到為終點,政務微博傳播也不例外。但與傳統政府傳播的效果分析通過公眾對政府指令的實際執行情況來檢驗結果不同,微博語境中的傳播效果分析更多地將註意力集中在受眾與主體的互動之上。也就是說,受眾能否通過關註、評論、轉發、私信、收藏等微博設置的反饋機制實現與政府的互動,才是政府傳播效果分析的關鍵,而不像傳統的政府傳播效果分析那樣,追求“是”或“否”的單向性、絕對性和權威性。因此,政務微博信息的發布非常講求藝術性與公共性的結合。試想,如此多的政務信息都必須首先經過精心篩選出政府希望傳播的公共信息,然後壓縮成140個字符的精練語言,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個藝術處理的創造過程。只有那些能夠吸引博友眼球的政務微博,才能在公眾當中廣為流傳並產生積極的互動,否則就失去了微博本身所具有的優勢。此外,從從事行政管理事務的政府自身來看,政務微博對政府職能轉變也產生了巨大的作用,“並且迅速地在社會管理創新、政府信息公開、新聞輿論引導、傾聽民眾呼聲、樹立政府形象、群眾政治參與等方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6]。

[基金項目:廣西教育廳科研項目“區域經濟合作中的政府法制協調與創新”(201106LX539)、“網絡審美生態系統的失衡與重構”(201106LX551)]

參考文獻

[1]蔣哲,郭琛.從“微問政”走向“微施政”[N].南方日報,2012-01-03(A06).
[2]車輝.官員微博的個性化之惑[J].民主與法制,2011(6).
[3]王學儉,劉強.新媒體實踐與馬克思主義傳播取向[J].吉首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2(1).
[4]程曼麗.政府傳播機理初探[J].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4(2).
[5]徐翔文化與媒介傳播中的虛假認同問題——基於文化研究的多維視角[J].吉首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1).
[6]梁芷銘.政務微博推動政府職能轉變[J].新聞窗,2012(5).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政務微博傳播機制初探》其它版本

新聞傳播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