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公眾輿論的變化

論文類別:新聞傳播學論文
論文標簽:社會輿論論文
論文作者: 黎妮
上傳時間:2013/2/7 11:05:00

摘 要:在《公眾輿論》一書中,沃爾特·李普曼為我們描繪了一幅輿論懸於虛空大地的圖景,認為公眾輿論是不可能的。但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和傳播環境的變化,公眾輿論正在一步步地走向可能,並對人們的社會生活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關鍵詞:公眾輿論;互聯網;刻板成見;擬態環境;

一、引 言

1922年,美國著名新聞評論家和作家沃爾特·李普曼寫下了《公眾輿論》一書,被列為傳播學的奠基之作,開啟了輿論學的大門。它第一次對公眾輿論做了全面的描述,分析了阻礙公眾接近真相的種種因素,首次提出了“擬態環境”和“刻板成見”的概念,也引發了後來人對議程設置這一理論的研究。如今,雖已過去將近一個世紀,但此書影響未消,我國的許多傳播學者也對此進行了解讀,如黃旦在《輿論:懸在虛空的大地?》一文中從一個宏觀的角度對整本書進行了評述,而姜紅在《輿論如何是可能的?》闡述了李普曼所認為的輿論發生機制,還有一些學者就書中的關鍵概念“擬態環境”和“刻板成見”進行了深入的分析,此外還有對書中所蘊含的議程設置思想和報刊的運行過程進行了解讀。

但在新的傳播環境下,在網絡廣泛普及的今天,我們有必要對公眾輿論進行更多的思考,找尋其存在的特征和意義。

二、李普曼筆下的公眾輿論

“公眾輿論”一詞最早出現於盧梭的《社會契約論》,作為啟蒙運動的代表人物,盧梭認為,“公眾輿論是理性公正的,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具有不可動搖的權威地位,因此理性的公眾輿論最終可以主導政府決策。[1]”但李普曼對此卻進行了反思並持有相反的意見,他用了整整一本書的內容來討論這一概念,雖沒有下任何明確的定義,但卻告訴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公眾輿論是不可能存在的,在他看來,當下的公眾並不能自發的形成真正的輿論。

就輿論的主體而言,其應是公眾,“公眾是由社會中占大多數的具有獨立自主意識的人組成的。[2]”但在李普曼看來,人們除了具有一定的獨立思想之外,還有著根深蒂固的刻板成見。對此他有著非常的經典的描述:“多數情況下我們並不是先理解後定義,而是先定義後理解。置身於龐雜喧鬧的外部世界,我們一眼就能認出早已為我們定義好的自己的文化,而我們也傾向於按照我們的文化所給定的、我們所熟悉的方式去理解。[3]”這表明公眾並非是理性的個人,他們會受到所處社交圈子內文化的影響,也會受到先入為主的成見的影響。另外李普曼也明確的說道:“其特點是先於理性被投入應用。這是一種感知方式,它在我們所意識到的信息尚未經過我們思考之前就把某種性質強加給這些信息。[3]”這指出了一個事實,公眾習慣於帶著成見去看待任何事物,如果看到的完全合乎他們的預想,成見就會進一步加強。因而,固有成見保護著公眾,在它們的防衛下,公眾能夠很輕松地融入所在的社交圈子,也能讓他們繼續感受到所處的地位是安全的。

在描述公眾輿論的客體時,李普曼引入了“擬態環境”這一概念。他認為“一個人對於並未親身經歷的事件所能產生的唯一情感,就是被他內心對那個事件的想象所激發起來的情感。[3]”真正的現實環境太龐大、太復雜,人們不得不在能夠駕馭它之前使用比較簡單的方法去對它進行重構,但“偶然的事實,創造性的想象,情不自禁的信以為真,這三種因素便會產生一種虛假的現實。[3]”使得在社會生活的層面上,人對環境的調適是通過“虛構”這一媒介進行的,因而即使重構得再精確,也不等於是真正的現實。

至於輿論本身,由於輿論面對的是一些迂回曲折、看不見摸不著而又令人困惑的事實,而且根本不可能一目了然,因此,不同見解組成的公眾輿論變得模糊不清。在李普曼看來,那些帶有刻板成見的人在面對擬態環境中的事物所做出來的反映,也是那麽的不真實,所以,公眾給輿論只能是“他人腦海中的圖像——關於自身、關於別人、關於他們的需求、意圖和人際關系的圖像……這些對人類群體或以群體名義行事的個人產生著影響的圖像,就是大寫的輿論。[3]”

三、互聯網時代的公眾輿論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來,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網民人數的迅速增多,網絡越來越成為大多數人發表意見的平臺,由於網絡媒體本身其傳播方式的復雜性和交互性,使得網絡上出現了各種不同的聲音。陳力丹曾將輿論定義為:“輿論是公眾關於現實社會以及社會中的各種現象、問題所表達的信念、態度、意見和情緒表現的總和——其中混雜著理智和非理智的成分。[4]”據此,如果要給網絡輿論下一個定義,我們暫且可將它定義為:網絡輿論就是公眾在基於網絡這個平臺上所表達的對於現實社會中各種現象、問題的信念、態度、意見和情緒表現的總和。它的主體是所有能夠接觸到網絡的公眾,客體依然是來源於現實社會中的某些現象和問題。

在互聯網迅速普及的今天,在一定程度上它已經使公眾輿論成為了可能。這具體表現在:

(一)輿論主體——公眾已日漸成熟

目前,我國的網民人數已經超過四億,網民們公開發表意見的各種論壇、博客、微博、輕博等也伴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進步而得以產生,正是這種新的技術,“把人類社會及其多樣復雜的各個部分連成了一個新的世界,使人類的連接方式和社會關系發生了巨大變化。[5]”由此,在新的傳播環境下,作為網絡輿論的主體,網民們呈現出新的特征:

1.公眾的意見表達願望增強

互聯網傳播的自由性使得網民們幾乎可以就任何新聞事件或社會問題發表或交流意見,所發表的意見屬“陽春白雪”也罷,屬“下裏巴人”也罷,只要他有意見表達意願,都可以表達出來進入到網絡空間。這使得在現實生活中沈默的大多數找到了表達的渠道,有可能變成互聯網上的活躍分子。

2.刻板成見的作用正在減弱

互聯網的發展使得“地球村”這一構想成為可能,這也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傳統媒體時代的人們很難走出固有的社交範圍,也很難直接接觸到地球另一端的事件,但互聯網擴大了人們的交際圈子,它可以讓人們接觸到不同的思想觀念,也可以直接了解到其它地區發生的事件,它消弭了橫亙在人與人之間的地域界限,也讓更多的人獲得了身份認同感和歸屬感,不同的文化之間開始有了交集,一些舊有的成見因為有了新的思想的影響而逐漸消逝,因而,從某種程度上說,互聯網使得固有的成見正在減少,作用也在慢慢減弱。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3.意見領袖的身份變化

在傳統媒體時代,意見領袖多為記者、名人等擁有大眾媒體話語權的人,普通人很難在大範圍內發出自己的聲音,但在互聯網時代,這一情況正在改變,尤其是在微博上,平民草根的聲音借助這一平臺得以迅速擴散。以新浪微博的“作業本”為例,他只是一位普通的青島市民,但他目前的微博粉絲數量已達到377萬,其言論的影響力絲毫不亞於知名人士。此外,公共知識分子借助微博也放大了自己的聲音,獲得了一大批粉絲的追捧,使得意見領袖的組成更加多元化。

所以說,做為輿論主體的公眾,已逐漸走向清醒,雖然離理性與自覺尚還有一段距離,但更應該欣喜地認識到,有了更加接近真實的環境和途徑,少了些許的幹擾,公眾更容易發出屬於自己的呼聲。

(二)輿論客體——媒體格局正在改變

1.互聯網改變媒體格局

互聯網作為“第四媒體”,它的出現成功地改變了人們對世界的看法,影響了事件的傳播方式,但這還不足為奇,“新新媒介”的出現,徹底地改變了原有的媒介格局。新新媒介是指互聯網上的第二代媒介,於21世紀被普遍應用,如博客網、維基網、臉譜網、推特網等。對於這類媒介,保羅?萊文森給出了十分具體的界定:“第一,消費者即生產者;第二,其生產者多半是非專業人士;第三,個人能選擇適合自己才能和興趣的新新媒介去表達和出版……[6]”現在,大眾對這類媒介的使用已駕輕就熟,他們也逐漸從信息的消費者變成了生產者,改變了自己的被動局面。

2.由主導媒介模式逐漸轉變為多元媒介模式

英國傳播學者麥奎爾在關於媒介權力的討論中,認為“通常存在著兩種相互對立的模式,一種是主導媒介模式,另一種是多元媒介模式”[7]。主導媒介模式傳播由統治集團決定的關於世界的有限的、統一的觀點,受眾被迫要接受所提供的對世界的看法,而沒有太多批判反應的余地;而多元媒介模式允許差異和不可預知性的存在。當下的傳播環境正是一個趨向於多元媒介模式的環境,廣播、報紙、電視、互聯網等媒體齊頭並進,與之相伴隨的各種思想、理念也在不斷地輸入到人們的頭腦之中,因而,人們在認識這個世界時,有了更多的方式,也有了更多不同的角度,這對於他們認識真實世界是非常必要的。

3.“擬態環境”逐漸明晰

互聯網寬松的準入條件,迅捷的傳播速度,廣泛的覆蓋範圍和它的匿名性、交互性、自由性等特征,使得公眾能夠更加接近事實的真相。李普曼曾這樣比喻新聞機構:“它像一道躁動不安的探照燈光束,它把一個事件從暗處擺到了明處再去照另一個。[3]”或許我們也可以將互聯網比作是一道光束,與傳統的新聞機構相比起來,它具有更自覺和更深入的特征,比如近年來流行的“人肉搜索”。或許網絡不足以向我們展現事實的全部真相,照亮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但是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它所挖掘的深度和廣度都已遠遠超出了人們的預期。

另外,由於互聯網的彌散性特征,使得要想在網絡上控制住某一信息不被擴散是十分困難的,雖然互聯網面對的審查力量依然十分強大,但在這種博弈當中,我們看到公眾的需求總是占據上風,所以網絡中凝聚的巨大的民眾力量一起把互聯網培養成了最敢於也是最能夠與以政府為主導的審查力量相抗衡的媒體。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互聯網使得公眾更加接近事件真相,也更能幫助人們認清生活於其中的這個世界。

(三)網絡輿論——日益活躍

作為意見本身的網絡輿論,因為有了逐漸覺醒的公眾和一個更能接觸真相的途徑,因而逐漸從虛空走向實處。近年來,無論是網絡輿論發生的數量還是質量較之以前都有了明顯的進步,越來越多的公眾致力於尋找真相。

1.互聯網引領輿論潮流

從“鄧玉嬌案”到“周老虎”、“欺實馬”,再到“李剛門”和“藥家鑫案”,可以看到在互聯網上公眾逐漸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判斷,並將這些意見匯聚成一種公意,一種力量,從而對事件本身產生影響。如果說上述事件還有傳統媒體在推波助瀾,指引公眾前進的方向,那麽隨著微博等自媒體的興起,越來越多的熱點事件呈現出先是在微博上走紅,再由傳統媒體加以跟進的局面。以溫州動車事故為例,微博中發布的事故信息的內容和傳播速度大大超過了傳統媒體的報道,在某些方面甚至出現了傳統媒體的缺位。所以說,在當前的傳播環境下,互聯網尤其是一些新新媒體充當了輿論的風向標,引領著輿論的潮流。

2.傳統媒體的議程設置作用削弱

曾經,報紙電視做為大眾獲知信息的主要來源,牢牢地控制著大眾媒體,影響著人們的所思所想。但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人們獲知信息的渠道越來越多元,也更易發表自己的見解,所受傳統媒體的影響力度也越來越小,甚至在有些時候,在對待某一件事情上,傳統媒體的立場與互聯網上的論調形成對立的兩面,如學者張頤武在談到2012年倫敦奧運會時,這樣說道:“在本屆倫敦奧運的全過程中,中國的互聯網還是相當公道的,它在很大程度上矯正了輿論的方向,使得輿論的主流趨於中道和理性。對開幕式的評價如此,而當羽毛球女雙的問題被激烈抨擊,許多主流媒體都參與抨擊時,網民覺得她們卻有不當,卻懲罰過度,這也矯正了主流媒體的選擇,公道自在人心。”這一評論反映了在某些問題上網絡輿論與傳統媒體的對立,沈默的大多數人有了自己的主見。

但我們也不能忽視互聯網上的聲音並不全是理性而客觀的,有的偏激刺耳,有的以偏概全,尤其是微博等新新媒體,由於發布信息的便捷性和言語的碎片化,導致它們成為了語言暴力、非理性化情緒和謠言滋生的土壤,這就需要進行正確的輿論引導,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促進輿論的進步。

四、結 語

通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互聯網對公眾輿論的影響是深刻的,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輿論發生的主客體條件,使得公眾輿論已漸漸地走向了可能,但互聯網作為新興傳播媒介的弊端也在日益暴露中,如何使網絡時代的公眾輿論走向正途,除了如李普曼所說,需將希望寄托與於社會精英階層外,更多的是需要每一位網民能夠剔除內心的成見,以理性和自覺去了解事實的真相,然後再依據理性和真相表達出公正的意見。這樣形成的公眾輿論的質量才會逐漸提高,也才會構建出更加明晰而和諧的社會。

參考文獻

[1] 馮希瑩.簡析盧梭與李普曼公眾輿論思想[J].天津社會科學,2011(3).
[2] 姜紅.輿論是如何可能的?——讀李普曼《公眾輿論》筆記[J].新聞記者,2006(2).
[3] (美)沃爾特·李普曼著.閻克文,江紅譯.公眾輿論[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4] 陳力丹.輿論學——輿論導向研究[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99.
[5] 蔣宏,徐劍.新媒體導論[M].上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06.
[6] (美)保羅?萊文森.新新媒介[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1.
[7] (英)丹尼斯?麥奎爾.大眾傳播理論[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互聯網時代公眾輿論的變化》其它版本

新聞傳播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