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與提升—從《陜西故事》看“情景再現”在紀錄片中的功能

論文類別:新聞傳播學論文
論文作者: 相裏林 南金娟
上傳時間:2013/2/7 11:02:00

摘 要:作為影像表達的有效方式之一,“情景再現”的功能已經得到了業界的普遍認可,如何將“情景再現”恰當地運用於紀錄片創作一直是長期爭論的焦點。本文將從筆者《陜西故事》創作的切身體會入手,分析“情景再現”在紀錄片影像表達、敘述功能、主題表現、審美價值四個方面的功能。

關鍵詞:紀錄片;情景再現;《陜西故事》;

一、引 言

真實地回溯歷史與關照現實,蘊含大量的知識信息與深度的社會思考,紀錄片因此頗受推崇,但關於“情景再現”是否能在紀錄片中使用的爭論卻長期存在。值得慶幸的是,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人在紀錄片是否可以用虛擬的“情景再現”手法表達真實的歷史這個問題上躊躇了。“情景再現”作為紀錄片眾多制作手段中的一種,它本身並不會動搖紀錄片的真實性。誠然,“情景再現”是一把雙刃劍,須善加利用,在紀錄片中的使用更是如此,否則,失去歷史根據和現實基礎地隨意發揮,不但會將整部片子弄巧成拙,還會使觀眾失去對紀錄片的信任,但如若能合理、恰當利用。“情景再現”不僅能夠加強和豐富紀錄片內容的表達,還將提升整部作品的內涵和審美。

陜西廣播電視臺歷時一年,走訪千裏攝制的《陜西故事》,也抱著謹慎與求實的態度大膽嘗試,在拍攝過程中運用了“情景再現”的手法來加強對時代背景的烘托和人物、事件的刻畫,且取得了較好的效果,成為本片的一大亮點。筆者結合此次拍攝實踐的具體體會,也認識到“情景再現”對紀錄片的表達和提升確有裨益。

二、讓畫面說話——加強影片的影像表達

紀錄片從電影膠片到數字電視的轉變都是以畫面和聲音為媒介,以聲畫造型為傳播方式再現和反映生活的一種屏幕藝術形態,作為人類文化的載體之一,紀錄片的重要使命就是要努力把各種文化形式、文化內容都用影像的方式表達出來。然而,在傳統歷史類題材紀錄片口述加圖片資料的單一敘述中,如果去掉語言就只剩下歷史遺跡、建築和風景照片,這些影像實際上只是充當了聲音的簡單附庸,處於基本“失語”狀態。“情景再現”的運用為打破這種狀態提供了一個有效渠道,它以其自身的影像化語境,使紀錄片中的影像擁有了獨立的語言地位,加強了影片的影像表達功能,讓紀錄片在面對歷史文化題材的時候也能夠堅持“讓畫面說話”。

為了做到“讓畫面說話”,讓影像承載更多的信息,紀錄片的編導們費盡苦心地在“情景再現”的實踐中尋找出路。例如《陜西故事》中有一段再現楊礪病逝後宋真宗冒雨徒步至其靈前悼念的歷史場景,這段“情景再現”運用了“寫意”的手法,用心設計了在雨天泥濘小路上行走的腳步。雖然再現的場景中並沒有出現人物的臉龐和神情,僅僅是通過雨聲、腳步、燈光的處理完成了對事件的描述,僅僅幾秒時間卻突出展現了宋真宗對宋朝第一狀元楊礪不以狀元自傲品德的敬重和他們之間的深厚情誼,可謂是“讓畫面說話”簡潔而又生動的一例。

進入新讀圖時代,觀眾要求紀錄片不僅僅要鏡頭好看、觀賞性強,而且還要給人一種“進入”歷史事件的感覺,“情景再現”的運用恰好給紀錄片營造一種可感知、可體驗的影像化語境。

三、縫合歷史斷點——完善影片的敘述功能

“情景再現”是電視工作者面對歷史缺憾的一種無奈的選擇。客觀地說,“情景再現"之所以能在紀錄片中找到生存土壤,最根本的一條就是原始影像資料的匱乏,這一點在歷史追溯回眸類的紀錄片中表現得尤為突出。歷史類紀錄片要將文獻記載下的歷史鮮活、生動地展現出來,對歷史進行重新敘述,然而,歷史卻如同一個寡言少語的老人,給我們留下的往往是只言片語的文字記載,甚至往往幹脆留下一個個歷史斷點。歷史不可重來,重新拍攝過去發生的事件顯然不可能,在這種完全不能再補拍到任何相關的影像資料素材的情況下,我們只有通過嚴謹的史料考證,將影片涉及到的關鍵性和核心性事件通過情景再現的方式展現出來,使影片對整個歷史事件的闡釋完整、連貫。

《陜西故事》通過對《詩經?大雅?綿》中相關記載的細致挖掘,重現了周人來到渭河平原西部建設家園的歷史場景。場景通過周人耦耕,婦女、小孩打水,眾人夯土築墻等場面的編排,展現了一幅周人勤奮、堅強、自信地建設家園的生動畫面。這段場景的再現也非常重視宏觀場景重現與微觀局部暗示的結合。例如,通過拍攝多個石錘有節奏地先後落地這一細節,用明快地動作節奏巧妙地展現周人朝氣蓬勃、信心滿懷的精神風貌。此外“情景再現”的部分還特意使用燈光和背景虛化處理,並加以“情景再現”字樣識別,在將遠逝的歷史情境營造出強烈的“現在時”時空感的同時,又不會使觀眾產生迷惑,可以說,“情景再現”的運用對這段歷史的敘事起到了一定的支撐作用。

由此可見,“情景再現”運用得當不僅可彌補缺乏歷史影像資料的不足,而且能使存留的少量零碎歷史遺跡顯得連貫而生動,能使沈寂的遠古人物和歷史場景鮮活起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刻畫情感世界——突出影片的主題表現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史學記載都摒棄了人們的歷史情感,所以,紀錄片無法完整重現的除了遠逝的歷史時空,還有歷史人物無法琢磨的內心世界。然而,人物的內心世界對於我們理解和感知歷史確又是至關重要的,每個人實際上都是通過歷史情感與自我情感的互動來理解和感知歷史的。“情景再現”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紀錄片難以把內部心理表現出來的困難,它所搬演或扮演的不僅僅是客觀的歷史場景,還能在一定程度上再現主觀的情境,表達必要的情感。

《陜西故事》是一部以人物為線索,記錄陜西歷史,展現陜西精神的歷史類紀錄片,人物情感世界的刻畫對於這部影片來說是至關重要的。除了背景解說和聲音渲染之外,本片也嘗試用“情景再現”的方式刻畫人物的情感。例如,在對康海人物性格的刻畫上,影片設計了康海夜行匆忙拜見的背影和冰冷的牢房鏡頭,這兩個鏡頭不僅敘述了在官場剛正不阿,藐視權貴,不登太監劉瑾之門的康海,卻為了獄中好友李夢陽,深夜拜謁劉瑾,後遭受牽連入獄的歷史事件,也通過拜見劉瑾時匆忙的腳步和在獄中挺直的背影等細節處理讓我們對康海重情重義的形象和剛烈率直的性格有了一個直觀的把握。
“情景再現”對人物情感世界的刻畫必須借助觀眾的心理聯想來實現,它需要創作者與觀眾互動地完成整個傳達過程,這既需要創作者凝練出恰當的意象,又需要觀眾充分發揮想象力,人物情感的刻畫對創作者和觀眾提出了雙重要求。就《陜西故事》的創作而言,我們雖然進行了有益的嘗試,然而,必須承認:在如何更加恰當地使用“情景再現”,對人物情感世界進行更加深入、準確的把握這一問題上,是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五、求實藝術創作——提升影片的審美價值

四川大學教授歐陽宏生說:“紀錄片的審美價值正受到人們越來越多的關註和重視。人們在接受紀錄片是藝術的同時,也就接受了紀錄片是有審美價值的,且必須像其他藝術一樣,把審美作為最高使命和最高境界,通過美的建構提升精神創造生活。缺乏審美價值的作品必然是拙劣的且很快會被社會淘汰,其認識作用教育作用都無從說起……”。由此可見,審美價值應該是紀錄片追求的最高境界。

“情景再現”也為紀錄片的這一追求做出了貢獻。一部成功利用“情景再現”的紀錄片首先具備了形式美,作為編劇、導演精心包裝呈現給觀眾的作品,好的場景畫面構圖,演員服裝、道具以及身形、動作都會帶給影片形式上的美感;一部優秀的紀錄片也是在運用鏡頭語言敘事、抒情、追憶,為的是營造一種美的意境,帶給觀眾美的享受,在努力引發觀眾的共鳴。進一步來講,歷史文化紀錄片自身的價值在於它不僅僅是對歷史的展現和回顧,更蘊涵著普遍的生存價值和道德意義,從而引起了觀眾普遍的情感體驗和審美感受,這些情感體驗與審美感受便是人文關懷的一種體現。

《陜西故事》作為展現陜西歷史、文化傳統的專題紀錄片,通過講述陜西大地上湧現出的歷史和現代人物的典型事跡,意在展現古老三秦大地上自古迄今、不絕如縷的創造力和進取精神,這種對“德禮、愛國、智慧、堅毅、進取、人文”優秀品格的頌揚也既是具有現實教育意義的人文關懷。

如何讓“虛擬”的“情景再現”完美地實現紀錄片的“真實”訴求,這是時代向紀錄片人提出的新要求,在這條探索的道路上我們努力著……

參考文獻

[1] 歐陽宏生.紀錄片概論[M].成都:四川大學出版社,2004.
[2] 萬秀鳳.讀圖時代?真實性?紀錄片的革命——談紀錄片“情景再現”現象[J].電影評介,2006(20).
[3] 仲博.電視紀錄片“真實再現”手法的理論研究[D].東北師範大學,2008.
[4] 尹新,陳秀霞.紀錄片《敦煌》情景再現手法的運用[J].青年記者,2011(1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表達與提升—從《陜西故事》看“情景再現”在紀錄片中的功能》其它版本

新聞傳播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