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典型理論來解釋一詞多義

論文類別:英語論文 > 語言文化論文
論文作者: 李書卿 楊靜
上傳時間:2009/12/7 9:26:00

  【摘 要】一詞多義是人類語言的普遍現象,是人類對社會不斷認知發展的結果,體現了人類認知發展的過程。對一詞多義现象研究歷來很久,本文從認知語言學上,典型范疇理論,及其典型範疇理論下的隱喻和轉喻機制對一词多義現象進行了初步探討。根據典型範疇理論,語義範疇也是由多個不同義項組成的,各個義項地位不同,具有典型的義項和邊緣義項之分,其各個義項之間呈現出家族相似性;且語義範疇由典型義項為中心向邊緣義项成放射狀輻射,其中,隱喻和轉喻在語義拓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關鍵词】典型理論 一詞多義 中心義項 邊緣义項 家族相似性範疇理論
  
  1 引言
  語言随著人類社會的發展而產生發展和變化。起初,詞都只有一個意義,但隨著時間的發展一個詞就被賦予了更多的意義,从而產生了一詞多義現象。一词多義現象(polysemy)是指一個詞語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相互聯系的義項。多義現象是人类對客觀世界認識不断範疇化和概念化的結果,也是人类對一個語言形式的核心意義擴展的結果。本文將通過認知語言學的典型范疇理論(the prototypical category theory),隱喻和轉喻為基礎,來分析語言上的一詞多義現象。
  2 範疇化和原型理論
  人們把世界上相同的或相識的事物从認知上歸納在一起,并賦予同一語言符號,這就形成了範畴,其過程就稱為範疇化。認知语言學上的範疇跟傳統的范疇理論有著很大的區別。在傳统範疇理論看來,一個范疇中的成員必須滿足某個范疇中的所有特征,如果它違反了其中一個或幾個特征就被剔出這一範疇成員的地位。此外,結構主义語義學家認為,確定語義範疇的標準是充分必要的語義特征,即判定一個詞是否屬于某個語義範疇就是看它是否具備了該語義場的充分必要語義特征。而近代哲學家L.Wittenstein經過研究發現了传統範疇理論的不足,並提出了家族相似性理論(Family Resembalance)。他認為範疇的成员不必具有該範疇的所有屬性,而是AB、BC、CD、DE式的家族相似關系,即一個成员與其他成員至少有一個或多個共同屬性。範疇成員的特性不完全一樣,他們是靠家族相似性來歸屬於同一範疇。而範疇没有固定的明確的邊界,是隨著社会的發展和人類認知能力的提高而不斷形成和變化發展的。如F.Ungerer et H.J.Schmid在“An introduction to Cognitive Linguistics”舉的“game”一例中,“遊戲”範疇,包括多中遊戲,有的遊戲只是為了娱樂,沒有輸贏;有的遊戲需要運氣,有的需要技巧,有的需要勇氣,也有是遊戲兼而有之。然而隨著科學和社會的進步,新的遊戲產生了,遊戲的范疇也發生了變化。如90年代的電腦遊戲和網絡遊戲的出现並有新成員加入了遊戲的范疇,是該範疇擴大了,其特征屬性也更复雜了。
  而Labove和Rosch在家族相似理論基礎上提出了原型理論(Prototype theory),成為認知語言學範疇理論的核心思想。根據原型理論,在同一范疇中,成員的地位是不同的,即成员代表該範疇的程度不一樣,有中心的、典型的成員和邊緣的、非典型的成員之分。其中心的典型的成员即是範疇的原型(prototype),而其他成員具有不同程度的典型性(degree of typicality),比如麻雀就比企鵝更屬於“鳥”的範畴。此外,他們認為典型成員和邊緣成員只是相似程度的不同,典型成員具备所有或大部分該範疇的特性,而邊緣成員只與典型成員具有很少的一部分相似屬性。因此,范疇的邊界是模糊的,某甲認知對象可能完全成為一個範疇成員,而某乙對象可能部分劃在該範疇之內;其中甲範疇成員和乙範疇成員之間可能存在某點或多點相似,因此,範疇應該是構成一個連续體。其中,典型(或原型)範疇理論的基本观點有以下幾點:
  (1)範疇的確定是憑借典型特征,而不是有充分必要條件來建立的;
  (2)范疇成員有典型和非典型之分,彼此之間有典型程度差異;
  (3)範疇成員之間存在相似性和共同的特征,且夠成一個連續體;
  (4)範畴的邊界是模糊的。
  3 一詞多義與原型理論
  認知語言學家認为概念是人認識世界的產物,是對现實世界的本質反映,是對一類食物進行概括的符號表征。而且概念的形成是以認知范疇為基礎的。概念是詞義的基础,詞義概念在語言中的表現形式,詞又通過概念來反映世界上的事物或現象。随著認知的發展,概念將不断被擴充。這就是說,原有概念不斷被擴充,形成一個更大的語義範疇。根據認知語言學,詞義屬於語義範疇。隨著詞範疇的不斷擴大,其詞義也將不斷的發展变化。
  语義範疇也是原型範疇,其義項成員具有不同等的地位,而是具有中心的、典型的義项和邊緣義項之分。其中心義項就是原型義項(prototype meaning),被認為是语義範疇最具代表性的義项,往往是人們最早認知习得的,也是語言符號初现時具有的最早或是“直接”意義。(趙艷芳,2001:84)語義範疇是圍繞原型意義向外擴展的。其擴展方式是一種放射形結構,即語義由中心義項通過認知機制(隱喻metaphor或轉喻metonomy)不斷向周圍辐射,從而初現新的边緣意義(non-prototypical meaning非典型意義)。下面用“head”一词來看原型理論在一詞多義現象的解释。“head”的原型意義為“身體的前端部分”(top part of the body),後圍繞这個中心意義擴展為“事物的頂端”如 the head of an arrow;後來又逐漸擴展為“首腦,首長或是一個組織機構的領头人”如the head of college,the head of a delegation;后來進義不擴展為“重點,要点”,如 the head of a discussion;the head of a passage;後來還演化成為“才智,智力,或有才能的人”,如 use your head;the company needs several heads。從上面不難看出,“head”其它義項都是通過隱喻或轉喻的認知機制對其原型義項進行的拓展。
  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通過認知機制从原型意義而來的義項不能提升到原型意義地位。相反,由於社會文化和語境的不斷發展变化,有些詞的原型意義會逐渐淪為邊緣的、非典型的義项,而原來一些邊緣的,非典型義項將會轉化為中心的,原型意義。比如PEN一詞,最初來自於拉丁語,其原义為“羽毛”。由於當時的人們用羽毛當作書寫工具,所以pen成為書寫工具的名稱。後來由於新的书寫工具不斷出現和其形狀的多樣化,於是pen的語義範疇也擴大了。隨著社會的變化發展其原型意義也發生了變化,由原來的“羽毛筆”轉化為了今天的“钢筆”。這也正說明了語義範疇也具有原型意義和邊緣意義之分,各個義項之間是具有不同的地位,而是圍繞原型意義成輻射状不斷擴散,其中各個義項之間具有明確的二分法,而是與原型意義具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認知詞匯語義學通過原型理論和範疇理論運用於一詞多義的分析,其主要結論是:
  (1)語義範疇不能以充分必要特征來進行二分;
  (2)語义範疇圍繞原型意義呈現出放射性的鏈狀結構,其中各个義項之間表現出不同程度的家族相似性,即語義結構呈現集合和重疊意義輻射集;
  (3)語義範疇成員具有不同的地位,並不是每一個義項成員都可以代表該語義範疇,而只有原型意義最能代表該语義範疇;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4)語義範疇邊界具有模糊性,隨著社會文化變化發展和語境的不同,範疇的擴展其边緣變得越來越模糊,並出现與其它語義範疇交叉現象。
  4 原型理論下隱喻和轉喻对一詞多義“原型意義”的認知拓展機制
  傳統語言學將隱喻和轉喻看作語言形式上的修辭,是语言裝飾的手段,因而只是修辭學,文學和文體学研究對象。而認知语言學認為隱喻和轉喻是人們對抽象概念認識和表達的強有力的工具。人類社會的不斷發展進步,認知能力的斷提高,對世界的認識不斷加深,使得要求語言要不斷的擴展來實現對人類的需求。这樣就需要非常豐富的語言來表达,而對於抽象的事物現象将是一籌莫展。人的大腦不是具有無限的容量,而是具有很强的創造力。它能借助於已知的事物和語言符號認知和命名新的事物——其中主要是指隱喻和轉喻認知機制。通过對已有符號和事物進行隱喻和轉喻來認知新的,抽象的事物,這也是符合“省力原則(least of effort)”和语言的“語言的經濟原则”。因此,隱喻和轉喻是一詞多義的拓展機制。
  4.1隱喻
  隐喻是一種重要的認知模式,是新的語言意義產生的根源。隱喻的本質是概念化。人類長借助簡單的具體概念來認识抽象復雜的概念。也就是說隱喻是通過一個認知域內的經驗或範疇來了解另一個認知域內的經驗或範疇。隱喻中又一個重要概念是“映射(mapping)”。Lakoff提出隱喻是從一個比較熟悉。易於理解的始源域(source domain)映射到一個不熟悉,較抽象或較難理解的目標域(target domain)的過程。其中這種映射來自於两個概念,即始源域和目标域之間的“相似(similarity)”——即相似原則(principle of similarity):人們容易將相同或相似的東西用來互為比喻。
  下面以“face”為例來說明,隐喻對“face”這個英語单詞意義的拓展。
  (1)face of a mountain,face of a building,face of a watch.其中,始源域為:人的臉一直在身體的最外層,最容易被註意;而目標域為:實体都有表面和各個側面。從中可以看出,用人的“脸”映射為實體的表面。因此,“face”就具有了“實體表面”意義。(其中概念隱喻公式為:FACE IS SURFACE)
  (2)又由於臉上表情豐富多彩千變萬化,是人們心情的晴雨表,最容易引起別人註意。因此出現了像“she had a face like thunder” equals to “she looked very angry”;“you are a good judge of faces” equals to “you can judge a person’s character by the expression on his face.”等隱喻用法。因此“face”具有了“人的表情”的用法。(其中概念隱喻公式为:FACE IS EXPRESSION)
  此外,“face”還可以表示“尊嚴”,如,it is a matter of face,I’m shocked that you have the face to rest等等,在此就不一一列舉。從中可以看出,“face”的原型意义——“人或動物的臉部分”通過隱喻機制增加了“實體表面”、“人的表情”和“尊嚴”等邊緣義項。
  4.2轉喻
  轉喻也是人類認識世界的一種有效機制,當然也對詞義的擴展起到重要的作用。認知語言學認為,轉喻涉及的是一種“接近(proximity)”和“突顯(salience)”的關系。一個物體、一件事物、一個概念又很多的屬性,而人的認知往往更多的註意到其最突出的,最容易記憶和理解的屬性,即突顯屬性。(趙艷芳,2001:116)比如,一個人会有很多特征,但它的丹鳳眼最顯眼、最突出,於是它被叫做“丹鳳眼”。隨著詞語轉喻用法的日益固化,其轉喻部分意義也成為词義的一部分並被列入詞典中。因此,轉喻跟隱喻一樣,也對單義词向多義詞的拓展起著不可磨滅的积極作用。與隱喻不同的是,轉喻是相近或相关聯的不同認知域,一個突顯事物代替另一事物,如,“部分與整體”、“容器与其功能或內容”、“地名與機构”、“原因與結果”、“人名与作品”等之間的替代關系。如“國腳”代替著名足球運動员,“head”代替“智力”,“It is hard for me to read shakesphere”其中“shakesphere”代替其些的作品,“我需要幾個幫手”與“我們組织需要增加一些心血液”為“部分代整體”和“這是中央電視台從前方發回的報道”为“整體代部分等。
  下面以漢語的“头”為例來說明轉喻對一詞多義的解釋,漢語“頭”主要有以下語義义項:(1)(人的)頭部:如頭臉、頭骨等;(2)(動物)身體的最前部分;(3)(物體)頂端:山頭;(4)(動物、物體)數量,多指牲畜:一头牛;(5)頭發或头發式樣:寸頭等等。
  其中,(4)和(5)義項是臨近原則在起作用,即轉喻的作用。第(4)義項是由第(1)和第(2)義項轉喻而来的。“頭”是一切事物的重要部分,頭就可以代替整個事物(部分代整體),並且能成為量詞。頭發長在頭上,用“頭”轉喻指頭發或發式就順理成章了(整體代部分)。
  由此可見,跟隱喻一樣,轉喻對词義拓展也具有巨大的作用,因此对一詞多義現象也可以從轉喻得到解釋。
  5 “原型轉換”和“原型分裂”對原型意義的作用
  認知語言學家認為,“原型轉換”和“原型分裂”是一詞多義形成的原因之一。Ungerer和Schimd(1996:226)提出了多義詞構成的語義範疇中的“原型轉換”(prototype shift)和“原型分裂”(prototype splits)兩个觀點。“原型轉換”指一個範疇的中心特征發生了改變,即一個詞的中心義項慢慢變為該詞的邊緣義項,而原來某个邊緣義項由於社會變化發展而突變為中心或原型義项。“原型分裂”指原型從一般到具體的變化。下面我们用“coach”和“idea”兩個詞的意義變化和構成來解釋“原型轉換”和“原型分裂”在多義詞形成中的作用。
   “Coach”在被引入英語時,指一种較大的封閉式的四輪馬車,它内部設有作為並依靠馬做动力。那個時候的其主要為皇家的正要服務的。因此“state carriage”是“coach”的原型意義,而其它意義屬於從屬地位。隨著“coach”的廣泛使用,普通居民也開始廣泛的運用它作為叫他工具,因此到了十九世紀,“coach”的原型意義由原來的“state carriage”轉變為了“state coach”。但隨著科技的發展,鐵路的使用和發展使“coach”又富於了新的意義——“旅客車廂”,並逐漸進入了我們的認知範圍,很快這一意義隨著鐵路交通成為人們主要的交通工具而成為“coach”意義中的第二重要意義。到了二十世紀,長途汽车成為“coach”意義的原型。這種詞匯意義的原型转換不易被我們察覺,反而使我们決定這些意義是該詞本身所具有的很自然低使用。但究其認知根源,是由於這些意義的重要屬性在原型轉變的過程中保留了下來,比如“一種交通工具”,“四個輪子”,“內部設有座位”等。
  “idea”一词義項形成是“原型分裂”的一個很好的實例。從十五世紀到十八世紀時期的“idea”一詞的原型意義是“構想”、“思想”的意思,後來又增添了“信念”的意義,知道十九世紀它又具有了“靈感”和“目標”的意義。这些意義都變得越來越具體化,這正是“原型分裂”在多義詞中的作用。
  從歷時角度看,一詞的多個義項並存的共時表現是由原型义項通過“原型轉換”和“原型分裂”不斷變化发展而來的。
  6 結論
  一詞多义是人類認識世界而不斷的對世界的有效認知。通過認知語言学上的語義原型理論,隱喻和轉喻的認知機制可以對一詞多義現象有較好的解釋力度,其避免了传統語義理論中語義由一組成分必要属性來確定和結構主義語言学語義的成分分析方法的弊端。此外,語義原型理論對教學上對詞匯教學具有建设性的效果。它使我們認識到詞匯的教學應從語義的原型語義義項開始,逐漸擴展到其由隱喻和轉喻語义拓展機制得來的邊緣義項。这正符合了人類認知的發展機制。
  
  

參考文獻


  [1]赵艷芳.認知語言學概論[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2]Ungerer,F.& H.J. Schmid. An Introduction to Cognitive Linguistics. 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1996.
  [3]Taylor,John R. Linguistic Categorization:Prototypes in Linguistic Theory[M].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1.
  [4]Jackondoff,R. Semantics and Cognition. Mass:MIT Press,1983.
  [5]吳世雄,陳維振.論语義範疇的家族相似性[J].外語教學與研究,1996,(4).
  [6]揚忠,張紹傑.认知語言學中的類典型[J].外語教學與研究,1998,(2).
  [7]文旭.認知語言學的研究目標、原則和方法[J].外语教學與研究,2002,(2).
  [8]張輝.認知語義学評述.外語教學與研究,1999,(12).
  [9]胡壯麟.語言·認知·隱喻[J].現代外語,1997,(4).
  [10]陈維振.有關範疇本質的認識[J].外語教學與研究,2002,(1).
  [11]趙信彰.隱喻的兩种解釋[J].外語教學與研究,1998,(1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從典型理論來解釋一詞多義》其它版本

語言文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