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型對話中學習者語言水平與二語學習關系分析

論文類別:英語論文 > 語言文化論文
論文作者: 張薇
上傳時間:2012/11/27 9:47:00

摘要:通过定量研究檢測了在合作型對話活動中學習者的語言水平與他們二語學習之間的關系:48名不同語言水平的受试分為三組,即高~高水平組,高一低水平組與低一低水平紐,每组16人,每組8對;48名受試通過不同的組合方式完成5個步驟的合作寫作任務。结果顯示在合作型對話活动中,受試的語言水平對他們产出的相關語言片段和他們的二語學習有顯著影響,且受试語言水平越高,他們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越多,二语學習效果越明顯。

  關鍵詞:合作型對話;語言水平;相關語言片段;二語學習

合作型对話是指“說話者從事解決問題与知識建構等方式的對話活动”。l1](Ⅲ該類对話活動可使學習者通過可理解性輸出註意到自己現有中介語系統與輸入語料之間的差別,促進其語法结構更深層次的加工,从而有利於二語學習者語言系统發展。

  然而,在合作型對話中,學習者語言水平差異、社會經濟狀況、性別、动機、文化背景等等都會对二語學習效果產生影響。鑒于此,本文從學習者語言水平出发,通過定量數據分析在合作型對話中學習者語言水平與二語學習之間的关系。

  一

、相關文獻綜述从教學角度出發,面对不同語言水平的學習者時,教師通常將他們搭對或分成不同的小組。Storch的研究结果表明層級分明最高的組別(低水平組與中上水平組)與其他組別比較起來,在任務活動總的合作是最成功的,且層級不明顯的組別(低水平組與中等水平組)錯失了大量练習與獲取知識的機會o~2](P29-53)因此,語言水平差異是不能較好進行合作對話的主要原因。Leeser的研究著重於學習者語言水平對相關語言片段(LRE)的影響作用,結果顯示高一低水平組介於高一高與低一低水平組之間。[”Watanabe&Swain指出只要是在合作型語言交互活動中,學習者語言水平差異並非是同伴互助學習與二語學習的充分條件,而應注重交互活動的合作形式o[4](P121-142)Kim&McDonough研究證實了對話者語言水平越高,產出的具備詞匯意義的相關語言片段就越多,解決的相關語言問题也就越多。[53”嬲’总之,在合作型對話中,對话者語言水平是影響同伴互動、学習者二語發展的重要因素,需要结合我國現代大學英語課堂教學的實际情況進行更深更全面的探索。因此,本文提出兩个主要研究問題:一是合作型對话中學習者語言水平與之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關系如何?二是合作型對話中學習者語言水平与之二語學習關系如何?二、研究設計(一)受試。本研究受試為湖南某重點高校48名大一非英語專業新生,其中男生24名,女生24名,年齡相仿。根據他們高考成績與英語入學考试成績,他們分別遍入了A班與C班,即高水平與低水平班。

  (二)研究過程。本研究分為5个步驟,由於非英語專业學生一周僅有4節英語課,所以本研究持續時間为3周。步驟1:教師給每組受試一個規定的作文題目,受試當場相互合作完成即定作文,且寫作過程中受試不得借助任何工具書或求助教師,写作時間為4O分鐘,以此來作为每組受試的前測成績。

  步驟2:一位本族英語學習者即一名英籍外教修改了每組受試合作寫的论文,在修改過程中保持受试的表達原意,盡可能使原作內容、語法、形式等各個方面得體化、標準化。步驟3:教师將每組的原稿與修改稿發到每組受試手中,並要求受試討論比較兩個版本每一個不同點,包括具體的語言問題、譴詞造句、內容等,受试與搭檔之間的討論過程進行全程錄音。步驟4:與步驟1相似,教師再次將每组受試的原稿發到其手中,且要求他們將文章進行重寫,寫作時文章可做任何必要的改變,以此來作為每組受試的後測成績。步骤5:回憶式訪談,所有任務完成後,教師對每位受試進行了一對一访談,以分析每位受試对該合作任務的看法及合作方式的意見。

  三、研究結果37提高到後測的86,其次是高一低組,由前測的44進步到後測的71,低一低組的進步並不明顯,僅從前測63到後測的68。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研究討論

本研究目的是為了探討在合作型對话中,不同組合的學習者語言水平與之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二語學习之問的關系。Swain Lapkin[6](P99118)將相關語言片段定義為“合作型對话中學習者討論自身語言輸出、思考語言使用情況的任何对話片段。”相關語言片段是合作型對話活動中检測二語學習的重要標誌(Watanabe&Swain)。¨(n。“所以,本研究對各組受試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進行了全面統計,24組受試共產出172個相關語言片段,高一高組為91個,高一低組為7O個,低~低組為11個。也就是說,組合學習者語言水平越高,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也就越多,該結果與先前Leeser、WatanabeSwain的研究結果一致。[3](P55-81)值得註意的是,不同語言水平的受試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種類各不相同,其中高一高组、高一低組集中於語法類(比率分別為59.3與54.3),低一低組集中於詞汇類(64.3)o[4](P121-142)原因是因為本研究采用的合作型對話活動是寫作活動,低一低組受試由于語言水平相對較低,掌握的詞匯量不多,因此總是通過協商去回憶、尋找或探討出更恰當的詞匯去表達自己的思想觀點,然而高一高組、高一低組卻不徑相同,受试掌握的詞匯量較為豐富,因此他们將更多的註意力集中於對語法問題的討論。再者,就相关語言片段成功解決的類型而言,受試組合的語言水平越高,成功解決的相關語言片段问題也就越多,筆者進一步仔細研究轉換文本後發現在8組高一低組中,32個(60)的相關語言片段是高語言水平學习者提出的。然而低一低組未解決的相關語言片段占63.6,其中一部分是對話討論後受試發現却不能正確解決的,另一部分屬於未能發現解決的。因此本研究認為在合作型對話活動中,低語言水平學習者若與高於自己語言水平的學習者搭檔,產出的相關語言片段也就越多。換言之,在合作型對話活动中,由於低語言水平學習者語言能力發展尚未完善,因此他們受益於高於自己語言水平的學習者。這一結論為Leeser、Watanabe Swain的研究提供了有力證據o[4](P121-142)本研究在此基礎上還探讨了合作型對話活動中学習者語言水平與他們二語學習發展之間的關系。從各組受試前、後測成績來看,各組均有了显著進步。由於高一高組受試解決問題、分析問題的能力最強,因此他們進步最明顯,且當低語言水平學習者與高語言水平搭檔時的進步程度也高於他們搭檔同等水平的學習者。16名低語言水平學习者參與了本次實驗的回忆式訪談,14名(87)的低語言水平學習者願意與比自己語言水平高的人搭檔,也承認從中受益。不僅如此,48名參與本实驗的受試,45名(94)认為願意參加類似的合作型對话活動,且16名(100)高語言水平學習者也表示自己非常願意與搭檔合作,無論搭檔語言水平如何。另外,本研究采用的合作型對話方式也是解釋該現象的原因之一。與“信息溝”等活動不同,高、低水平需要彼此交換信息來完成任務,且在任務中各自合作承擔不同的角色,因此在活動中有更多的意義協商與信息交換,而合作寫作却與之不同,兩種語言水平學習者沒有即定的角色任務之分,高水平語言學習者無法解決的問题,絕大多數低語言水平學習者也较難解決。因此,該結果再次為低語言水平學習者受益之说提供了有力證據。

  五、结論

本研究證明了在合作型對話活動中:學習者语言水平越高,產出的語言相關片段就越多,二語學習發展也就越快,且不同語言水平學習者在合作型對話活動中可以相互學習、相互受益。學習者不僅受益於教師本身,也受益于同伴。因此,在現實英語課堂活動的具體運用和組織中,教師應清醒認識到在合作型對話活動中,同伴互動有益於二語學習,且學習者語言水平越高,受益程度越大。教師應根據學習者課堂具體表現,利用現有的教学研究成果指導課堂教學,恰當靈活地運用教學手段組織課堂同伴互動活動,最大限度地提高二語學習者語言水平,更好地為我國外語教學服務。

  參考文獻:

[1]Swain,M.FrenchimmersionresearchinCanada:recentcontributionstoSLA and applied linguistics.Annua1Re—view ofAppliedLinguistics.2000.[2]Storch,N.How collaborativeispairwork?ESL tertiarystudentscomposinginpairs.LanguageTeaching Research,2001(5).[3]I.eeser,M。J.Learnerproficiencyandfocusonform dunngcollaborativedialogue.LanguageTeaching Research,2004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合作型對話中學習者語言水平與二語學習關系分析》其它版本

語言文化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