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及其功能

論文類別:醫藥學論文 > 醫藥學其它論文
論文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9/3

問題的提出
理學家們發現,人们經常以社會類別知識為基礎進行社會判斷和推理。其中,刻板印象是最常見、影響最大的一類社會類別知識集合。大量事實表明,我們對一個人形成印象時,总會激活和使用與其相關的某類成員的信息[2~5]。這一過程的優点是我們只需較少的心理努力,就可對某一靶子迅速形成一个清晰的前後評價一致的印象;而這種加工優勢效應說明,對某一靶子的刻板印象表征本身具有一種內在的一致性,這就为對其迅速形成一個清晰明确、前後評價一致的印象提供了基礎。然而,在對某一社会群體的刻板印象表征中,往往同時包含有矛盾的、相互傾軋的刻板化信息。另外,社會知觉者對評價一致性的需要已成為很多社會心理學理論的一個核心假設[8,9]。同時,大量事實也表明,知覺者更偏好於对他人形成評價一致的印象[10~13]。如果對某一靶子的刻板化表征本身充滿着矛盾,那麽在特定情境下,它又是如何幫助人們對該靶子迅速形成一個評價一致的印象呢?
Quinn等人對這一問题作了初步探討,結果表明:在刻板印象的表征中,信息是按照效價一致的原則組織的,即積極信息與積极信息組織在一起,消極信息與消極信息組織在一起[14]。但他們僅選取了兩個中性效價的刻板標簽進行研究,因而不能全面地對以上問题作出解釋。如果對某一群體存在很強的積極或消極的刻板印象,那麽刻板印象的內容是否還是依照效價一致的原則組織的?在特定的情境下,不同的效價又是如何起作用的?
本研究采用回憶—練習範式的变式(即將自由回憶任務改為再認任務)和再認範式探討上述問題。經典的回憶—練習範式会產生一個非常典型的練習—抑制效應(retrieval-induced forgetting effect,即RIF效應):練習一些信息會增强對這些信息的回憶,但同時也會抑制對與其同範疇的其他未練習信息的回憶[15,16]。Anderson和McCulloch闡述了這种範式對於理解表征結構的作用,他們發現:在學習階段指導被试對範疇與樣例間的關系進行聯想會減少練習所導致的抑制甚至遗忘,即那些在概念上與練習信息整合在一起的未练習信息會避免受到抑制。這說明,由各種緊密聯系的成分組成的知識結構會消減抑制作用。而刻板印象就是按照這種結構進行表征的。大量研究表明:刻板印象能夠促進信息整合,並且這種整合能够靈活地解釋與認知靶子有關的其他信息的特征;如果刻板印象能夠促進整合,並且如果這種整合能夠減少抑制,那麽當有一個激活的刻板印象引導信息整合,則這些信息會較少受到抑制[17]。Dunn和Spellman利用回憶—練習範式研究社會信息加工過程中的抑制機制,他们發現,平行抑制的程度受類型表征中各特征聯系的緊密程度的影響[18]。Anderson等人的研究說明表征結構的多樣性會產生不同程度的抑制過程[15~17]。
本研究以積极、中性和消極三類不同效價的职業刻板印象為實驗對象,試圖對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及其功能進行深入的探討,以期更全面地檢驗如下假設:不論刻板印象的效價如何,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是一致的,即積極信息與积極信息整合在一起、消極信息與消极信息整合在一起;该模式在社會認知過程中起着一種平行的促進一抑制作用。同時,本研究进一步探討在社會信息加工過程中出現的促進和抑制效應,是否受到知觉者從記憶中提取信息與當前註意信息效價一致与否的調節。具體假設是:知覺者註意焦點的信息,其回憶將會被促進;而非註意焦點信息的回憶將會被促進或抑制,這取决於它們與焦點信息的效價關系,分兩種情況:(1)在刻板印象未激活的情況下,所有非註意焦点的信息都會受到抑制(即出現典型的RIF效應)。 (2)在刻板印象激活的情況下,又會出現如下兩種情形:對於刻板型信息,若效價不一致,则會受到抑制,若效價一致,則非但不會受到抑制,反而會被促進;而對於非刻板型信息来說,不論其效價如何,既不會受到抑制也不會被促進。
2 方法
利用VB6.0編程,所有被試在計算機上完成本次實驗。
2.1 被試
從西北師范大學隨機抽取本科生288名,137男,151女;文科139,理科149;年齡19~24歲。
2.2 實驗材料
通過預測獲得3個維度的职業刻板印象範本。具體地,积極維度的男性與女性兩類职業標簽分別是外交官和空姐,中性維度的兩類職業標簽分別是厨師和文秘,消極維度的兩类職業標簽分別是包工頭和歌廳小姐。每個職業標簽對應一个與其相符的姓名和24個特質词。其中,這24個特質詞分別由6個積極刻板特質詞、6個消极刻板特質詞、6個積極非刻板特質詞和6個消极非刻板特質詞組成,最後一共形成144個“姓名—特質詞對”。其中,用以構成詞對的姓名和特質詞是通過預測被試對於6類職業的刻板印象而得到的姓名和形容詞集合中挑選出來的。
2.3 實驗設計
采用3(职業效價:積極、中性、消極)?(標簽:有標簽、無標簽)?(練習靶子的性别:男、女)?(練習刻板詞的效價:積極刻板詞、消極刻板詞)的組間實驗設計。因变量為舊詞的正確再認率和平均反應時。
2.4 实驗程序
2.4.1 標簽操縱——刻板印象激活階段 首先將被試按职業效價隨機分成3組,再将每組被試按標簽隨机分成2組。指導語為“这是一個關於‘社會記憶’的一個學習任務,你將會看到兩個人的名字,其中有一個人對自己的职業作了真實地描述,另一個人對自己的職業未作描述,請你努力記住每個姓名並對所描述的職業的特點進行想象。”接下來按標簽分成的兩组的指導語有了不同,目的是激活每組被試僅對其中一個靶子的刻板印象,例如一组的指導語為“李睿峰說他是一位外交官,劉雅娟對她的職業未作描述”;另一组的指導語為“劉雅娟說她是一位空姐,李睿峰對他的职業未作描述”。
2.4.2 學習階段 給被試隨机呈現與前一階段所看到的姓名有關的所有姓名—特質詞對(48個)。每個詞對呈現1s,間隔0.5s後呈現下一個詞。指導語要求被試努力記住所呈現的每個姓名—特質詞對。
2.4.3 回忆練習階段 從積極和消極兩个方向的6個刻板特質詞對中各随機選3個進行回憶練習。指導語為“請你根据剛才看到的姓名—特質詞對,回憶并將所呈現的殘缺詞(如:劉雅娟——自___)補充完整,並將補全後的詞出聲讀出來,每個詞呈現 3次。”按拉丁方原則呈現殘缺词對,每個詞對呈現2 s,間隔0.5s後呈現下一個。每组被試先後按練習靶子的性別和練習刻板詞的效价隨機分成4組進行回憶練習。因此,總的來說,被試被隨機分成24組,一半在刻板印象激活的條件下進行回忆練習,另一半在刻板印象未激活的條件下進行回憶练習。
2.4.4 分心任務 3分鐘的連連看小游戲,目的是破壞被試的長时記憶效應。
2.4.5 再认階段 分心作業後,馬上进入該階段。在學習过的48個詞中補充24個未學習過的特質詞,將72個詞隨機呈現给被試。指導語為“下面将隨機呈現你剛才見到的兩個人名,接著會呈現一些形容詞,这些詞有的是用來描述其特征的,有的不是。請你根據回憶迅速按鍵做出反應(D鍵代表‘是’K鍵代表‘不是’)”。姓名呈現1.5s,間隔0.5s。之後開始呈現形容词,先呈現10個詞作為練習。第一個人名及相關形容词呈現完之後,間隔2 s,開始呈现第二個人名。
2.5 因變量的記錄方法與数據處理
被试所報告的特質詞若是前面學習過的且與人名相匹配,則記錄為正確。將正確回憶的每個特質詞歸為以下9類中的一類,見表1。
表1 因變量在兩個觀測指標上的記錄方法
再認靶子類型         正確再認率       反應時首要靶子         P :練習過的刻板特質詞     P-rt(Primary target)     P-SC:未練习的與P 效價一致   P-rt1             的刻板特質詞             P-SI:未练習的與P 效價不一致 P-rt2             的刻板特質詞             P-NC:未練習的與P 效價一致   P-rt3             的非刻板特質词P-NI:未練習的與P 效價不一   P-rt4             致的非刻板特質詞控制靶子         O-SC:與P 效價一致的刻板特   O-rt1             質詞(Other control target) O-SI:與P 效價不一致的刻板   O-rt2             特質詞             O-NC:與P 效價一致的非刻板   O-rt3             特質詞             O-NI:與P 效價不一致的非刻   O-rt4             板特質词
註:首要靶子(Primary target)指對其部分特質進行了回憶練習的靶子;控制靶子(Other control target)指對其特質沒有進行回憶練習的靶子。
采用SPSS13.0對本实驗的數據進行統計处理。
3 結果與分析
3.1 分組變量效應檢驗
對職業效價、有無標簽、練習效價和練習性別這四個分組變量進行MANOVA檢验。結果發現,職業效價的主效應在再認率指標上極其显著,F(18,512)=4.221,p<0.001;有無標簽的主效應在兩类觀測指標上都非常顯著:再認率指標上,F(9,256)=4.815,p<0.001,反應時指標上,F(9,256)=3.723,p<0.001。這兩個分組变量是本研究所關註的焦點,在下文中將會對它們的效应作詳盡的分析。在此,主要探讨練習效價、練習性別以及組间變量的交互作用對觀測變量的影响。結果顯示,練習效價的主效應在两個觀測指標上均不顯著:在再認率指標上,F(9,256)=1.113,p=0.354,在反應時指標上,F(9,256)=1.604,p=0.114;練習性別的主效應僅在再认率指標上顯著,F(9,256)=2.167,p=0.025;有無標簽和練習效價的交互作用顯著,F(9,256)=2.518,p=0.009,練習效價和練習性別的交互作用極其顯著,F(9,256)=4.061,p<0.001,職業效價、練習效價和練習性別三者的交互作用顯著,F(18,512)=2.074,p=0.006,以上顯著的交互作用僅體現在再認率指標上。其他交互作用都不顯著。
對練習性別進行Univariate檢驗發现,出現的顯著差異主要體現在P-NI和O-SI這兩類因變量上,检驗結果分別為F(1,264)=10.506,p<0.001,F(1,264)=4.332,p=0.038;事後多重比较發現,在這兩類因變量上出現了相同的趨勢,即對女性靶子的正確再認率均高於對男性靶子的正確再認率。
對有無標簽與練習效價的交互作用進行簡單效應檢驗,結果發現在有標簽情況下,積極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654)要高於消极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635);而在無標簽的情況下,则出現相反的情況:積極刻板詞練习組的正確再認率(M=0.623)低於消極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635)。
對練習性別在另外兩個因素(职業效價和練習效價)水平组合內的簡單效應檢驗結果表明,練習性別只有在職業效價的第一個水平(積极職業)與練習效價的第一個水平(积極刻板詞)的組合內簡單效應不顯著;在其他所有水平的組合內,練習性別的簡單效應都顯著。進一步多重比較的結果表明,在積極職業維度,男性消极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634)高於女性消極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604);而在中性職业維度,女性積極刻板詞練習组的正確再認率(M=0.604)高於男性積極刻板詞練习組的正確再認率(M=0.591),同樣,女性消極刻板詞練習组的正確再認率(M=0.629)也高於男性消極刻板詞練習组的正確再認率(M=0.595);在消極職業維度,女性積極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740)也高於男性積極刻板詞練習组的正確再認率(M=0.649),但男性消極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706)卻高于女性消極刻板詞練習組的正確再認率(M=0.674)。
以上諸多效應是值得註意的,但本研究更關註的是9類因变量在不同效價的刻板印象及刻板印象激活與否的情況下所出現的各種效應,接下来將對其進行具體分析。
表2 不同效價職業上P 与O-SC項目在兩類觀測指標上的平均數及標準差
職業效價     正確再認率     反應時         P    O-SC   P-rt   O-rt1積極職業 M 0.7778 0.5851 57.02 59.77     SD 0.2402 0.1979 14.28 16.13中性职業 M 0.7604 0.5920 58.42 60.86     SD 0.2452 0.7240 16.68 21.32消極職業 M 0.8611 0.7240 55.51 61.75     SD 0.2033 0.2279 21.60 21.27
註:P 表示首要靶子練習過的刻板特質詞,P-rt表示對這些特質詞的反應時;O-SC表示控制靶子與P 效價相同的刻板特質詞,O-rt1表示對這些特質詞的反應時。
3.2 練習項目的回憶情況
對首要靶子練習过的刻板特質詞(P )和控制靶子的與其效價相同的刻板特質詞(O-SC)的回憶進行Repeated Measures檢驗,其中職業效價為被試間因素,靶子類型為被試內因素。結果發現職業效價的主效應僅在正確再認率指標上非常顯著,F(2,258)=17.467,p<0.001;靶子類型的主效應在再認率指標上極其顯著,F(1,258)=68.757,p<0.001,在反應時指標上也很顯著,F(1,258)=7.061,p=0.008;兩者的交互作用在兩個觀測指標上都不顯著。如表2所示,在不同效价的職業上均表現出對 P 的正確回憶率高於對O-SC的正確回憶率,對 P 的再認要顯著快於對O-SC的再認。由此說明對某种效價刻板特質詞的回憶練習,必然会促進對這些信息的回忆加強,在三種效價的職業上都表現出這種回憶练習效應。
3.3 未練習項目的回憶情況
對未練習項目的回忆是本研究所關註的焦點,分以下兩種情況進行探討:
3.3.1 刻板印象未激活條件下的回憶 對練習靶子未標簽條件下的回憶進行Repeated Measures检驗,職業效價為被試間因素,靶子類型(首要靶子、控制靶子)、特質類型(刻板词、非刻板詞)和效價類型(與P 效價一致、不一致)為被試內因素。結果發現:職業效價的主效應僅在正確再認率指標上顯著,F(2,141)=7.565,p<0.001;靶子類型的主效應在再認率指標上顯著,F(1,141)=5.493,p= 0.02;在反應時指標上非常顯著,F(1,141)= 18.329,p<0.001;特質類型和效價類型的主效應不顯著;靶子類型與特質類型的交互作用在再認率指標上非常顯著,F(1,141)=25.555,p<0.001;在反應時指標上顯著,F(1,141)=5.479,p=0.018;被試內因素的其他交互作用都不顯著;所有與職業效價有關的交互作用都不顯著。
對职業效價在再認率指標上進行多重比較,結果發現消極職業與积極職業、中性職業存在顯著差異,積極職業與中性職業之間的差異不顯著,如表3(下半部分)所示,被試對消極職業的正確回憶率(M=0.6732)最好,其次是對積极職業的正確回憶率(M=0.6007),對中性職業的正確回憶率(M=0.5747)相比而言最低。
表3 三类效價職業上靶子類型的平均數及標準差(M、SD)
靶子類型       積極職業       中性職業       消極職業       正确再認 反應時 正確再認 反應時 正確再認 反應時首要靶子 M 0.5799 72.9219 0.5538 69.1146 0.6528 66.7448     SD 0.1589 24.0701 0.1885 21.5101 0.1623 30.6014控制靶子 M 0.6215 59.2604 0.5955 59.7813 0.6936 61.4167     SD 0.1642 10.7111 0.1667 13.6761 0.1572 21.7286總體   M 0.6007 66.0911 0.5747 64.4479 0.6732 64.0807     SD 0.1282 15.4345 0.1375 14.5337 0.1194 20.0386
對靶子類型進行多重比較發現在兩個觀测指標上首要靶子與控制靶子均存在顯著差異,結合表3(上半部分)可以看出被试對首要靶子的正確再認率(M=0.5955)低於對控制靶子的正確再認率(M=0.6369),对控制靶子的反應速度(M=60.1528)顯著快於對首要靶子的反應速度(M=69.5938),在三類效價的職業上也都表現出這种效應,即對首要靶子的未練習特質的回憶明顯低於對控制靶子的未練习特質的回憶。
對靶子類型和特質類型交互作用進行簡單效應分析,結果發現(參見表4無標簽部分)再認率指標上:在首要靶子水平,刻板詞與非刻板詞存在顯著的差异,表現為刻板詞的正確再認率(M=0.5660)低於非刻板詞的正確再認率(M=0.6250);而在控制靶子水平,盡管刻板詞與非刻板詞存在極其顯著的差異,卻表現為刻板詞的正確再認率(M=0.6748)高于非刻板詞的正確再認率(M=0.5990);在反应時指標上,表現出與再认率指標同樣的趨勢:即在首要靶子水平刻板詞的反應速度(M=71.7778)比非刻板詞的反應速度(M=67.4097)慢,而在控制靶子水平刻板詞的反應速度(M=58.3750)比非刻板詞的反应速度(M=61.9306)快。
為了更加精確的檢驗假設,對兩類靶子的特質類型、效價類型各自匹配後進行配對t檢驗,結果見表5。表5表明在對首要靶子的刻板印象未激活的條件下,兩種觀测指標上均顯示出對控制靶子刻板特質詞的回憶優於對首要靶子刻板特質詞的回憶(結合表4無標簽部分,可看出O-SC>P-SC,O- SI>P-SI,O-rt1<P-rt1,O-rt2<P-rt2;而對非刻板特质詞的回憶,兩類靶子幾乎无顯著差異。
表4 有無標簽條件下特質類型、靶子类型和效價類型匹配後的平均數及標準差(M、SD)
                     S                   N有無標簽 效價類型       P-         O-         P-       O-             再認率 反應時 再認率 反應時 再認率 反應時 再认率 反應時無標簽   C   M 0.5729 73.01 0.6771 56.86 0.6308 68.14 0.6123 65.33         SD 0.2679 56.06 0.2223 16.66 0.2502 33.36 0.2538 41.82       I   M 0.5590 70.55 0.6725 59.89 0.6192 66.68 0.5856 29.09         SD 0.2589 35.18 0.2294 23.51 0.2582 58.53 0.2870 24.92有標簽   C   M 0.7268 56.63 0.5903 64.73 0.6192 63.49 0.6041 60.21         SD 0.2482 12.77 0.2429 21.63 0.2346 25.57 0.2461 20.50       I   M 0.5451 69.06 0.6574 57.68 0.6389 66.08 0.5995 63.88         SD 0.2342 38.82 0.2388 17.37 0.2406 27.92 0.2496 57.08
註:S为刻板特質詞,N為非刻板特质詞;P-為首要靶子,O-為控制靶子;C表示與練习過的刻板特質詞效價一致;I表示與練習過的刻板特质詞效價不一致。
表5 刻板印象未激活情況下靶子類型配對t檢驗結果
觀測指标           t   p再認率   P-SC-O-SC   -3.853 0.000       P-SI-O-SI   -3.996 0.000       P-NC-O-NC   0.669 0.505       P-NI-O-NI   1.087 0.279反應時   P-rt1-O-rt1 3.309 0.001       P-rt2-O-rt2 3.521 0.001       P-rt3-O-rt3 0.668 0.505       P-rt4-O-rt4 2.655 0.009
注:P-SC~O-rt4所代表的意義參見表1注。df=143。
3.3.2 刻板印象激活情況下的回憶 同樣,对練習靶子有標簽條件下的回憶也進行重復測量方差分析,結果同樣發現被試间因素即職業效價的主效應僅在再認率指標上顯著,F(2,141)=5.891,p=0.003;被試內因素即靶子類型、特質類型和效價类型的主效應都不顯著;被試間因素與被試内因素的交互作用中,只有特质類型與職業效價的交互作用在正確再認率指標上顯著,F(1,141)=12.768;p<0.001;其他與职業效價有關的交互作用均不顯著;效價類型與靶子类型、特質類型的交互作用均顯著;它們三者的交互作用在再認率指標上非常顯著,F (1,141)=29.719,p<0.001;在反应時指標上也很顯著,F(1,141)=8.176,p=0.005。
對職業效價在再認率指标上進行多重比較,出現了與刻板未激活條件下相同的结果,即消極職業與積極职業、中性職業均存在顯著差異,積極職業與中性職業之間的差異不顯著,同樣是被試對消極職业的正確再認率(M=0.6697)最好,其次是對積极職業的正確再認率(M=0.6024),對中性职業的正確再認率(M=0.5959)相比而言最低。為了進一步探討職業效價之間的差異,對職業效價與特質類型在正確再認率指標上的交互作用進行簡單效應分析,結果見表6。表6表明三類職業效價之間的顯著差異僅僅體現在對刻板特質詞的回憶上,對非刻板特质詞的回憶三類職業间不存在顯著差異。
表6 職業效價(A)與特質類型(B)的簡單效應檢驗
變異來源   MS   F     pA譈   0.504   12.768 0.000在b1水平 0.285 17.486 0.000在b2水平 0.001   0.054 0.947
註:這是在正確回憶率觀測指標上的檢驗;b1為刻板特質詞,b2為非刻板特質詞。df=2。
對靶子類型、特質類型和效價类型的交互作用進行简單效應檢驗,結果如表7中所示,對於刻板特質詞來說,無論其效價是否與練習过的特質詞效價一致,在再认率和反應時兩個觀測指標上,首要靶子(P)與控制靶子(O)間均存在非常顯著的差異;而對於非刻板特質詞來說,不论其效價如何,首要靶子與控制靶子間不存在顯著差異。
表7 靶子類型在特質類型和效價類型各水平組合內的簡單效應檢驗
觀測指標 特質類型 效價類型   F     p正確再認率   S     C   23.662 0.000             I   19.395 0.000       N     C   0.322 0.571             I   1.959 0.164反應時     S     C   15.755 0.000             I   13.675 0.000       N     C   1.941 0.166             I   0.202 0.654
註:每一個F檢驗都是靶子類型在特质類型與效價類型各水平組合內的簡單效應檢驗。S為刻板特質詞,N為非刻板特質詞;C表示與練習過的特質詞的效價一致;I表示與練习過的特質詞的效價不一致。Hypothesis df=1;Error df=141
為了更進一步揭示差异所在,同樣對兩類靶子的特质類型、效價類型分别匹配後進行配對t檢驗,結果見表8。表8表明刻板印象激活的條件下,在兩種觀测指標上均顯示出P-SC項目的回憶顯著高於O-SC項目的回憶;而對於P-SI項目的回憶,在兩種觀測指標上均顯示出P-SI项目的回憶顯著低於O-SI項目的回憶(結合表4有标簽部分,可看出P-SC>O-SC,P-SI<O-SI,P-rt1<O-rt1,P-rt2>O-rt2);對於非刻板特質的回憶,首要靶子和控制靶子之間無顯著性差異。
表8 刻板印象激活情況下靶子類型配對t檢驗結果
觀測指標             t   p再認率   P-SC-O-SC   4.877 0.000       P-SI-O-SI   -4.432 0.000       P-NC-O-NC   0.568 0.571       P-NI-O-NI   1.397 0.164反應時   P-rt1-O-rt1 -3.996 0.000       P-rt2-O-rt2   3.702 0.000       P-rt3-O-rt3   1.402 0.163       P-rt4-O-rt4   0.451 0.653
註:df=143
4 討论
本實验結果表明,不論刻板印象的效價如何,在刻板印象沒有激活的情況下,首要靶子未練習特質的回憶均受到了抑制。也就是說當集中註意於首要靶子的部分特質會抑制對該靶子其他特質的回憶;而且不論未练習特質的效價是否與練習特質的效價一致,均顯示出:與控制靶子未練習特質的回忆相比,對首要靶子未練習特质的回憶出現了典型的RIF效應。
然而,當刻板印象被激活時,結果發現:在兩種觀測指標上均表现出對P-SC項目的回憶顯著高於對O-SC项目的回憶,這說明對部分刻板特质詞的練習會促進與其效價一致的未練習的刻板特质詞的回憶,即出現了典型的促進效應。而對於P-SI项目的回憶,在兩種觀測指标上均顯示出對P-SI項目的回忆顯著低於對O-SI項目的回憶,這說明與練習過的刻板特質詞效價不一致的未練習刻板特質詞的回憶受到了抑制,即出現了典型的RIF效應。綜上所述,當有一个刻板印象被激活,練習部分刻板特質詞會促進或者會抑制其他未練習的刻板特质詞的回憶,這要依未練習刻板特質詞與練習過的刻板特質詞的效價一致與否而定。練習部分刻板詞不僅會促進所練習项目的回憶,而且也會促進與練習项目效價一致的未練習刻板特質詞的回憶;但與此同時,與練習项目效價不一致的未練习的刻板特質詞的回憶卻受到抑制。這是因為,當對某一靶子的刻板印象被激活,則對其刻板信息的优先組織,使得其他未練習的刻板型信息容易获得,但前提必須是這些信息的效價与所練習的刻板特質詞的效價一致;若效價不一致,則未練習的刻板信息就会受到抑制。此外,結果也表明對於非刻板特質詞的回憶,既不會被促進,也不會受到抑制。其原因是,由於與刻板印象無关,非刻板特質不會與刻板特質整合在一起,故這些信息的回憶不會被促進;同時,也是因為與刻板印象無關,非刻板特質不會與刻板特質相沖突,故其回憶不易受到抑制。
以上結論验證了本研究的假設,也與Quinn等人的研究結果一致。但是,本研究是從不同效價的刻板印象出發,對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及其功能進行了全面而深入的探討。結果表明,不論刻板印象的效價是积極的、中性的或消極的,其內容的组織模式以及該模式在社會認知過程中的功能都是相同的,即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都遵循效价一致的原則——積極信息與積極信息緊密的整合在一起,消極信息與消極信息緊密的整合在一起,該模式在社會認知過程中起著一种平行的促進—抑制作用。這一發現是對Quinn等人研究的一個完善。另外,本研究所采用的方法(將回憶—練習范式與再認範式相結合,並且把反應時作為一個觀測指標)相對於Quinn等人僅僅使用回憶—練習範式並且僅用正確回憶率作為观測指標有了很大的進步,從而更嚴謹地闡明了上述問题。
有人可能會認為,以上效應是一種常見的情緒啟動而非基於效價的促進和抑制,但本研究結果並不支持這一假設。在結果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於首要靶子的非刻板信息以及对於控制靶子的刻板和非刻板信息來說,不論其效價與練習信息的效价是否一致,對它們的回憶均表現出基本相同的水平,也就是說,在這些項目的回憶中都未出現促進或抑制效應。
此外,在本研究中還發现了以下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對職業效價的多重比較發現,不論是註意焦點信息還是非註意焦點信息,也不論刻板印象是否激活,均表现出被試對消極信息的回憶更好,这一現象再次驗證了社會认知過程中典型的消極偏見[19]。對有無標簽和練習效價交互作用的檢驗也發現,在沒有其他因素影響的情況下,被試更易記住消極信息,該現象也验證了人們在社會印象形成過程中對消極信息的偏好[20]。對練習性别的事後多重比較發現,人們更易记住與女性有關的特征;對職業效價、練習效價和練習性別交互作用的檢驗及事後多重比較也發現了同樣的趨勢,该現象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印象形成過程中註意的性別偏好[21]。
本研究對社會認知理论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它首次全面證明了當對某一靶子的刻板印象存在評價沖突時,促進和抑制過程能夠同時進行[22],這種效應在各種效價的刻板印象中都會出現。在刻板印象表征中存在的這兩種同時起作用的過程,是值得我們註意的——因為它暗示著在刻板印象表征中不僅包含用來描述某一社會群體的特征,而且更重要的是它還包括這些特征間相互聯系的一種模式——效價一致者間的聯系要比效價不一致者間的聯系更為緊密,故盡管在刻板印象的表征中同時存在积極和消極效價的內容,但刻板印象的表征模式所具有的促進一抑制机制會提供給知覺者評價一致的情境經驗。舉例來說,某種情境激活了知覺者對某靶子的一些積極刻板印象,這種刻板印象會自動化地促進其他的積極刻板信息的提取,然而同時也使得評價不一致的刻板信息的提取受到抑制。這一過程對社會知覺者來說至少有兩種意義:首先,促進和抑制過程的同時進行有助於知覺者避免對某一靶子產生矛盾情緒或態度,這是因為,認知系統通過對與註意焦點信息效價一致信息的激活,同時對效價不一致信息的抑制,避免了效價不一致信息与焦點信息競爭認知資源,並幹扰知覺者對效價一致信息進行註意的動機。最近幾年来,認知神經領域的研究者很強調抑制機制在認知系統中維持註意的重要性[16,23,24]。如上文所述,這種平行抑制機制能夠有效地避免知覺者對某一有爭議的社會群體產生矛盾的情緒或態度。其次,本研究為平行抑制機制在社会認知過程中的重要功能——知覺者只需少許努力就可以對復杂情境做出反應——提供了更合理的解釋。當知觉者在決定如何對某一靶子做出反應時,若積极信息和消極信息相互競爭影響判断和行為,這時促進一抑制機制的無意識進行則會消除這種可能的沖突。比如說,當情景因素使得知覺者集中註意於某一靶子的部分積极刻板信息,由於刻板印象的表征遵循效價一致的原則,因而會促進其它積極刻板信息的提取;與此同時,平行抑制机制也降低了消極刻板信息與積極刻板信息相對抗的可能性,從而減少了對信息加工流暢性的幹擾,最終使得知覺者很快作出一致的評價和行為反應。
毋庸置疑,盡管知覺者常常會對各種社會群體產生矛盾的情緒和態度,然而在特定情境下,當面對某一群體中的具体成員時,認知系統會自動激活效價一致的信息,同時抑制效價不一致的信息,由此可見,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及其功能有助於其它理論解釋諸如此類的矛盾情緒或態度。例如,在关於種族矛盾態度的研究中,經常用反應擴大理论解釋這種現象——知覺者傾向于通過對種族外群體成員產生一種比種族內群體成員更強烈的積极或消極的反應來減少知觉到的不一致[25],而本研究所強調的刻板印象的表征模式及其重要功能——平行的促進和抑制——為這一理论提供了依據。人們之所以在某方面會產生反應擴大,是因为在反應競爭過程中,情境因素能夠激活並擴大積極或消極信息,從而使得對某一群體的部分觀點支配知覺者的思想和行為。具體來說,在知覺者的記憶中,与當前註意焦點信息效價一致的刻板信息會被促進,但同時也使得效價不一致的刻板信息被抑制。這種以效價為基礎的信息表征模式使得知覺者所體驗到的積極或消极情緒很容易被擴大,因而自然會导致積極或消極的行為。需要進一步探討的是刻板印象的這種表征模式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被激活和抑制的?这些問題的解決將有助於進一步闡明社會認知和人際行為方面的许多問題。


參考文獻


 Wang P.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stereotype and the causeseffect construction of social context.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3, 26(4):738~739
(王沛.刻板印象與社會情境因果建構的相互影響.心理科學,2003,26(4):738~739)
 Allport G W. The nature of prejudice. Cambridge: AddisonsWesley, 1954
 Brewer M B. A dual process model of impression formation. In: Srull T, Wyer R eds. Advances in social cognition. Hillsdale, NJ: Erlbaum, 1988.1~36
 Fiske S T, Neuberg S L. A continuum model of impression formation, from categorysbased to inpiduating processes: Influence of information and motivation on attention and interpretation. In: Zanna M P ed.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sychology. New York: Academic Press, 1990. 1~74
 Macrae C N, Bodenhausen G V. Social cognition: Thinking categorically about others.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2000, 51:93~120
 Bodenhausen G V, Macrae C N, Sherman J W. On the dialectics of discrimination: Dual processes in social stereotyping. In: Chaiken S, Trope Y eds. Dual process theories in social psychology.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1999. 271~290
 Fiske S L, Cuddy A J C, Glick P et al. A model of (often mixed) stereotype content: Competence and warmth respectively follow from perceived status and competi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2, 82:878~902
 Festinger L.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Oxford, UK: Row, Peterson, 1957
[9] Heider F. The psychology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New York: Wiley, 1958
[10] Asch S E. Forming impressions of personality.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46, 41:258~290
[11] Bodenhausen G V, Macrae C N. Coherence versus ambivalence in cognitive representations of persons. In: Wyer R S ed. Advances in social cognition: Associated systems theory: A systematic approach to cognitive representations of persons. Hillsdale, NJ: Erlbaum, 1994. 149~156
[12] Hampson S E. When is an inconsistency not an inconsistency? Trait reconciliation in personality description and impression form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8, 74: 102~117
[13] Srull T K, Wyer R S. Person memory and judgment. Psychological Review, 1989, 96:58~83
[14] Quinn K A, Hugenberg K, Bodenhausen G V. Functional modularity in stereotype representa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04, 40:519~527
[15] Anderson M C, Bjork R A, Bjork E L. Remembering can cause forgetting: Retrieval dynamics in longsterm memor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1994, 20:1063~1087
[16] Anderson M C, Spellman B A. On the status of inhibitory mechanisms in cognition: Memory retrieval as a model case. Psychological Review, 1995, 102:68~100
[17] Anderson M C, McCulloch K C. Integration as a general boundary condition on retrievalsinduced forgetting.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1999, 25:608~629
[18] Dunn E, Spellman B A. Forgetting by remembering: Stereotype inhibition through rehearsal of alternative aspects of identit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003, 39:420~433
[19] Baumeister R F, Bratslavsky E, Finkenauer C et al. Bad is stronger than good.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2001, 5:323~370
[20] Ito T A, Larsen J T, Smith N K et al. Negative Information Weighs More Heavily on the Brain: The Negativity Bias in Evaluative Categorizat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8, 75(4): 887~900
[21] Ito T A, Urland G R. Race and Gender on the Brain: Electrocortical Measures of Attention to the Race and Gender of Multiply Categorizable Inpidu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3, 85(4): 616~626
[22] Wittenbrink B, Judd C M, Park B. Spontaneous prejudice in context: Variability in automatically activated attitud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1, 81:815~827
[23] Houghton G, Tipper S P. Inhibitory mechanisms of neural and cognitive control: Applications to selective attention and sequential action. Brain and Cognition, 1996, 30:20~43
[24] Zacks R T, Hasher L. Directed ignoring: Inhibitory regulation of working memory. In: Dagenbach D, Carr T H eds. Inhibitory processes in attention, memory and language. San Diego, CA: Academic Press, 1994. 241~264
[25] Katz I, Wackenhut J, Hass R G. Racial ambivalence, value duality, and behavior. In: Dovidio J, F, Gaertner S Leds. Prejudice, discrimination, and racism. San Diego: Academic Press, 1986.35~60

下载论文

論文《刻板印象信息表征的模式及其功能》其它版本

醫藥學其它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