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重大金融危機對我國商業銀行風險管理的啟示

  論文關鍵詞:重大金融危機 商業銀行 風險管理 操作風險
  論文摘要:文章通過對近三十年來重大金融危機的分析,得出危機發生前的一些典型特征。在歷次重大金融危機中,商業銀行都遭受了巨大的損失,面對危機,商業銀行怎樣更好地穩健經營是頭等大事。通過重大金融危機帶給我們的啟示,使我國商業銀行在風險管理過程中更加成熟,並提高商業銀行抵禦信用風險、市場風險、操作風險以及突發性事件引發的系統性風險的能力。
  一、金融危機概述
  所謂金融危機,是指起源於一國或一地區及至整個國際金融市場或金融系統的動蕩超出金融監管部門的控制能力,造成金融制度混亂,主要表現為所有或絕大部分金融指標在短期內急劇的超周期變化,其結果是金融市場不能有效地提供資金向最佳投資機會轉移的渠道,從而對整個經濟造成嚴重破壞。金融危機往往與金融風險不斷累積但並未集中爆發的金融脆弱性緊密聯系,二者通常被統稱為金融不穩定。
  從歷次金融危機發生的表現形式看,可以將金融危機劃分為四大類:貨幣危機、銀行危機、資本市場危機和混合型危機。
  通常,貨幣危機是指對某種貨幣購買力或匯兌價值的投機性沖擊導致貨幣幣值的急劇下降,而當局為維護本幣幣值的行為又迅速地耗盡外儲備。如1992~1993年歐洲貨幣體系危機就是典型的貨幣危機。
  銀行危機是指實際或潛在的銀行運行障礙或違約導致銀行中止其負債的內部轉換,儲戶對銀行喪失信心從而發生擠提,銀行最終破產倒閉或需要政府提供大量援助。20世紀9O年代中期的13本和東南亞危機中的各個國家就曾發生大批金融機構的經營困境和破產倒閉。
  資本市場危機主要是指股票市場危機,表現為大量拋售股票,造成股票指數的急劇下跌,如20世紀90年代日本的經濟衰退就是從股票危機開始。
  實際中的金融危機越來越表現為多種危機的混合形式,難以嚴格區分為哪一類,並且在不同類型之間不斷演變。典型的混合型危機如日本的經濟衰退和東南亞金融危機,都是貨幣危機、資本市場危機和銀行危機互相交織在一起。
  本文主要研究了近三十年來發生的重大金融危機,主要是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美國儲貸協會危機、1997年開始的亞洲金融危機和2007年開始的美國次級貸款危機。
  (一)2O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美國儲貸協會危機
  儲貸協會危機是由市場風險引發,市場風險與信用風險交織在一起,導致銀行危機的典型案例。美國儲蓄貸款協會建立與20世紀30年代,當時正值經濟大衰退時期,失業問題相當嚴重,許多人無力購買房屋,房貸儲蓄協會便為解決此問題而成立,以互助方式互相周濟。長久以來,儲蓄貸款協會深入美國社會各個角落,成為一般民眾主要的存款去處和借款來源,因此被譽為美國的社區銀行。早在20世紀60年代以前,在儲蓄貸款協會的放款中,房屋貸款因金額較大,為減輕借款人的還款負擔,故多為長期借款。另外,利率一般為固定貸款利率,儲貸會以吸收的存款支持其長期貸款。但在利率自由化以後,市場利率大幅波動。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以後,美元短期存款利率直線上升,而儲貸會原有的長期固定利率抵押貸款收益卻仍然維持不變,結果許多儲貸會賬面利潤大幅下降,甚至出現嚴重虧損。此外,2O世紀80年代末9O年代初,美國房地產價格大幅下跌,房地產貸款的違約率由1988年的2.25猛增到1990年的6.54%,造成大量的不良資產,是儲貸會本來就不平衡的資產——負債現金流雪上加霜。相當一部分的儲貸會因喪失支付能力而破產倒閉,造成了嚴重的金融信心危機。之後,美國政府動用了1300~1800億美元清理破產儲貸會帶來的遺留問題。
  (二)亞洲金融危機
  亞洲金融危機,又稱亞洲金融風暴,是指1997年發源於泰國,之後進一步影響到臨近亞洲國家,甚至全球貨幣、股票市場和其他資產價值的一場金融大危機。
  危機首先在東南亞爆發並波及港臺。自1997年初起,東南亞地區特別是泰國泰銖受國際投機者的攻擊,泰銖不斷走軟,最終不得不放棄固定匯率制,造成泰銖狂跌。接著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尼三國貨幣也狂跌。與此同時,泰國、馬來西亞、韓國、印尼與菲律賓短期資金大量進出。
  隨後危機蔓延至東北亞。從l0月底起韓元持續下跌,股市跌幅也超過40%。企業的大量倒閉使韓國銀行呆賬和壞賬劇增,到期應償還的外債卻越來越多。東南亞和韓國的金融風暴很快刮到了日本,使原本就不景氣的日本經濟愈益惡化。
  日本的股票價格和房地產價格在2O世紀80年代高速增長,但進入90年代,日本經濟停滯、股價急跌、銀行的不良債權膨脹,1997年又發生嚴重的金融危機,北海道拓殖銀行和山一證券相繼倒閉,1998年長期信用銀行和日本債券信用銀行面臨破產被收歸國有。從1994年至2001年,日本共有18家銀行經營失敗,被重組或破產;與此同時,另有131家信用公司和26家信托銀行經營失敗、被重組或破產。在1992~2000年,政府向經營失敗的銀行註資1O兆日元,向並購破產金融機構的銀行撥款13兆日元,回購不良資產4兆日元,累計出資27兆日元。
  在1997~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中,韓國亦發生了嚴重的銀行業危機,大量銀行破產或被並購,商業銀行的數量有危機前的33家減到2001年的21家,減少了1/3還要多。
  (三)美國次級貸款危機
  次級抵押貸款指銀行或貸款機構提供給那些信用等級或收入較低、無法達到普通信貸標準的客戶的一種貸款。這種貸款通常不需要首付,只是利息會不斷提高。
  美國抵押貸款市場的“次級”及“優惠級”是以借款人的信用條件作為劃分界限的。根據信用的高低,放貸機構對借款人區別對待,從而形成了兩個層次的市場。信用低的人申請不到優惠貸款,只能在次級市場尋求貸款。兩個層次的市場服務對象均為貸款購房者,但次級市場的貸款利率通常比優惠級抵押貸款高2%一3%。
  引起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風暴的直接原因是美國的利率上升和住房市場持續降溫。
  在前幾年美國住房市場高度繁榮時,次級抵押貸款市場迅速發展,甚至一些在通常情況下被認為不具備償還能力的借款人也獲得了購房貸款,這就為後來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的形成埋下了隱患。
  在截至2006年6月的兩年時間裏,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連續17次提息,將聯邦基金利率1%提升到5.25%,利率大幅攀升加重了購房者的還貸負擔。而且,自去年第二季度以來,美國住房市場開始大幅降溫。
  隨著住房價格下跌,購房者難以將房屋出售或者通過抵押獲得融資。受此影響,很多次級抵押貸款市場的借款人無法按期償還借款,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開始顯現並呈愈演愈烈之勢。
  伴隨著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的出現,首先受到沖擊的是一些從事次級抵押貸款業務的放貸機構。2008年年初以來,眾多次級抵押貸款公司遭受嚴重損失,甚至被迫申請破產保護,其中包括美國第二大次級抵押貸款機構——新世紀金融公司。同時,由於放貸機構通常還將次級抵押貸款合約打包成金融投資產品出售給投資基金等,因此隨著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愈演愈烈,一些買入此類投資產品的美國和歐洲投資基金也受到重創。
  更為嚴重的是,隨著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擴大至其他金融領域,銀行普遍選擇提高貸款利率和減少貸款數量,致使全球主要金融市場隱約顯出流動性不足危機。
  二、危機發生前的典型特征
  對各國危機前後經濟金融運行的現實情況進行深入分析,發現歷次危機發生前的一些典型特征,能為我們提供重要的借鑒和參考。
  (一)經濟持續多年高增長
  以亞洲金融危機前的東南亞各國為例,泰國、韓國和菲律賓三國國民經濟在1997年以前,已連續15年保持6%~8%的增長,其中1990~1995年,泰國GDP的平均增長率高達9.04%。
  (二)外部資金大量流入
  經濟的持續高增長以及相應的政策因素吸引了外部資金的大量流入。然而,外部資金是一把“雙刃劍”,在為一國經濟發展融資、進一步推動經濟繼續高速增長的同時,也使這些國家更容易受到反向資本流動的影響,尤其是在外部資金以流動性極強的短期債務和熱錢為主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危機前的泰國,為吸引外資推動經濟增長,也為了實現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宏偉計劃,迅速實施了一系列吸引外資和推進金融自由化的措施,鼓勵從國外以低成本借人美元,導致資金大量流入。1991~1996年,泰國等亞洲主要資本輸入國年平均資本流人390億美元,其中1996年達到770億美元,1997年上半年仍有310億,而到下半年已經變成資本流出54O億美元。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國內信貸快速增長
  在外部資金大量流入的情況下,各國又維持固定且相對較高的匯率,導致國內流動性明顯增多,推動銀行信貸快速增長。
  1981~1997年的十七年間,韓國、泰國和印尼等東南亞各國國內信貸的實際平均增長率分別高達13%、17%和25%,特別是自由化措施使外幣銀行貸款的獲得變得非常容易。
  (四)普遍的過度投資
  在外部資金大量流入和信貸快速增長的推動下,同時也是在對經濟持續增長的樂觀預期下,危機前各國普遍出現過度投資的現象,不但進一步吸引了外部資金的流入,而且,更為嚴重的是快速增長的對金融資產等虛擬經濟的投資迅速推高了資產價格。1986~1995年,韓國、泰國以及印尼等國的投資占GDP平均比例分別高達33.9%、36.3%和32.6%,1996年更是達到40%以上,導致電子、汽車等一些關鍵工業部門以及房地產出現生產能力過剩。
  (五)股票、房地產等資產價格快速上漲
  盡管危機前各國宏觀經濟都呈現出良好的發展勢頭,如高增長、低通脹,但實際上,由於過於樂觀的預期導致實際資本過度積聚,特別是大量資金轉向投機性強的證券市場、房地產市場,形成金融、房地產泡沫。如日本,經濟衰退前日經股價指數從1983年的8000多點起步,1986年即達16400點,年翻了一番,其後上漲速度進一步加快,1987年6月到達25000點,1989年底達~38900點的頂點。相應地,股票市值從1981年的81萬億日元劇增到1989年的527萬億日元,而同時期日本的GDP增長不到一倍,股票的市盈率已達到250倍的異常水平。土地總市值則由1981年不到GDP的一半上升至1990年相當於GDP的5倍,以至於當時有“賣掉東京的土地就可以買下整個美國”之說。
  (六)貿易持續逆差並不斷惡化
  國內資產和商品價格的大幅上漲,以及不恰當地長期維持較高的本幣匯率,危機前各國貿易狀況不斷惡化,逆差持續擴大,由此造成了對維持本幣幣值的信心喪失,同時對經濟的持續增長產生憂慮,使得經濟在外部沖擊面前不堪一擊。
  (七)貨幣普遍被高估
  此外,危機前各國還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貨幣普遍被高估,維持了相對較高的匯率。如日本在“廣場協議”的背景下,日元兌美元的匯價由1984年的251上升到1986年的160。泰國、墨西哥等國在危機前都選擇了釘住美元的匯率政策,導致本幣逐漸被高估。在這種政策作用下,逐漸造成了上述系列問題的積累。
  三、重大金融危機對我國商業銀行風險管理的啟示
  (一)增強商業銀行風險管理意識
  商業銀行是一個國家金融和經濟的核心,商業銀行經營的好壞直接關系著一個國家的經濟穩定。從上述的重大金融危機事件看,商業銀行在風險管理的過程中,必須增強風險管理意識。特別是隨著外國商業銀行和我國商業銀行相互間的合作與競爭不斷增加,我國商業銀行在國際金融領域不斷深入,嘗試著開拓海外市場。面對充滿機遇和挑戰的國際金融市場,我國商業銀行在投資過程中要不斷提高應對風險的意識。我國不少商業銀行在美國次級貸款危機中,都因投資了海外次級債券的投資失誤而蒙受了損失,這給我國進軍海外金融市場的其他商業銀行起到了警示的作用。要增強風險防範意識,進行相應的風險管理,配備專業的風險管理人員,這樣才可以在激烈的全球金融市場競爭中擁有較強的競爭力。
  (二)在各國監管機構的指導下,全面貫徹《巴塞爾新資本協議》,做好風險防範工作
  商業銀行以前在風險管理中只註重信用風險管理,而忽視了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鑒於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可能帶來的巨大損失,商業銀行業在關註信用風險的同時,必須將目光也投向其他兩類風險的管理。實施《巴塞爾新資本協議》,將三類風險同時納入資本監管的統一框架是我國商業銀行有效進行風險管理的必然選擇。
  (三)註重利用信貸資產證券化的手段來化解銀行風險
  在我國,目前商業銀行面臨的“短存長貸”問題,解決這一問題的重要途徑就是將已投放的貸款進行證券化,提前回收流動性,防止資產負債期限錯配所引發的流動性風險。雖然單個住房抵押貸款由於提前還款等因素使其現金流量不確定,而對於一組住房抵押貸款組成的資產池而言,由於統計規律的作用,整個資產池的現金流呈現一定的穩定性。商業銀行通過資產證券化將缺乏流動性的信貸資產組合成資產池,轉人流動性較好的資本市場,而轉出的資產也從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轉出。這樣,商業銀行可加速將金融資產轉化為現金,面臨的風險大大降低。
  (四)針對美國次級貸款危機的影響。商業銀行要全面清理損失。對所受影響做出全面預測,同時註重防範住房按揭貸款的風險。
  在我國,住房按揭貸款被認為是低風險的優質資產業務,成為了大力發展的主要業務。目前,我國各家商業銀行對房貸申請人的把關較為嚴格,也沒有像美國那樣針對信用級別低的客戶的次級貸款,從表面上看,我國住房按揭貸款的質量很有保障,但事實並非如此。首先,我國沒有較為完整的個人信用記錄和較為嚴格的個人信用評價體系。盡管中國人民銀行的個人征信數據庫已經啟用,但目前存在的個人住房貸款大都在之前發放,此外,個人征信系統處於起步階段,不少地方還需要完善。其次,我國房地產價格在過去幾年裏漲幅顯著,並非不存在泡沫。現在房價回調,不少地方就有斷供事件發生。再次,美國從事按揭貸款的信貸公司的經營模式與我們大不相同。對它們來說,業務的擴張主要靠按揭證券化來支持,並不是靠吸收存款來發放貸款。因此,到危機發生時,信貸公司實際上只持有它們發放貸款的一小部分。盡管我國商業銀行不發放次級貸款,但是假按揭貸款卻實實在在存在。假按揭由於根本沒有抵押的房產,其可能的損失率與美國次級貸款相比,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談重大金融危機對我國商業銀行風險管理的啟示》其它版本

金融研究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