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衛·李嘉圖的貨幣數量理論

論文類別:證券金融論文 > 期貨市場論文
上傳時間:2006/2/12 13:08:00

提要:首先,本文考察了金塊論爭的背景——十九世紀初英國的狀况,並簡要介紹了李嘉圖的特點,其次,詳細闡述了李嘉圖對當時貨幣制度的一些政策建議及其貨幣數量論的觀點,其中我們將看到很多當代貨币的影子,充分體現了貨幣理論的連续性。

关鍵詞:李嘉圖 貨幣數量論  英格兰銀行

Abstract: At first,this paper has reviewed the historical background of gold bullion controversy ---the economic status of England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In additional, it has presented the points of Ricardian analysis method; At last,it has set forth David Ricardo’ s policy suggestions to coinage and his viewpoints of Quantity ory of Money, we will see the shadow of some model money theory problems.



Key words: Ricardo Quantity Theory of Money Bank of England  



一、引言

李嘉圖作為一個活跃的經濟學家的生涯僅僅持續了14年(1809-1823),最初便是以一個货幣理論家的身份出現的。從1809年到1813年,他的經济學著作——出版物和通信——主要處理的是那個的貨幣論爭,李嘉圖的貨幣思想在這一段時間內基本形成。

由於拿破侖的戰車不停地在歐洲大陸上馳騁,英国被迫於1793年向法國開戰,為維持大陸上的盟國和自己部隊的軍事支出,政府大規模的向英格蘭銀行[1]透支,使該行的金銀储備不斷流出,成為私人財產。於是英格蘭銀行在1795-1796年間一再緊縮紙幣發行,結果造成流通手段不足,迫使政府不得不發行國庫券以減輕壓力。由於波那巴勢力的擴张,英國軍費支出不斷增加,終於在1797年二月間引起了對英格蘭銀行的擠兌,為防止整個銀行系統陷入危機,英國於是年5月頒布“樞密院命令”暫時中止了英格蘭銀行用黃金贖回它所發行的銀行券的義務,原打算6月即告終止,結果一直拖到1821年。英格蘭銀行在這一段時間內獲得了大量发行不可兌換紙幣的權力,流通中的紙幣大大的超過了实際的貨幣需要量,導致紙幣貶值,即英鎊匯率下降和用紙幣的金价上升。在限制兌換的最初兩年黃金的價格還維持在法定平价,到1799年開始上漲,1804年又差不多回到了正常水平,一直持續稳定到1808年。但在1809年金價又開始急劇上升。第一次金價的上漲曾經引起了很多爭論文章,其中包括桑頓的《紙幣的信用》,同样地,從1809年開始的這次黃金漲價也引起了金价問題的論戰。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金塊主義”和“反金塊主義”的論爭,李嘉圖是金块主義的代表人物,1809年8月29日他在晨報上匿名發表了他的第一篇論文《黃金的價格》,當時並沒有引起什么人的註意,在這篇文章中,他指出,紙幣貶值和價格上漲的原因在於英格蘭銀行發行的紙幣(银行券)過多,金塊的升水即證明了这一點,他竭力主張恢復原先的金本位,“我竭力希望我們能及时回頭,恢復我國通貨原来久已存在的健康狀態,因為離开這種狀態就會產生現有的危害和未來的破壞。”[2]接下去他又寫了一本書《金塊價格的高昂使銀行券貶值的證明》,1810年1月初出版,立時洛陽紙贵,引起了轟動,到1811年四月已發行了4版。以後,他的關於貨幣問題的論著主要有:1811年他根據對《晨報》的三次投稿,1811年《答伯贊科特先生對金價委員會報告的观感》,1816年《一個既經濟又安全的通貨建議》以及《經濟學及賦稅原理》第27章“論通貨與銀行”。但後來(自1813年後)他认為貨幣在經濟中的作用有可能被誇大,在他看來,產品總是由產品和服務來購買,貨币僅是實現交換的媒介,所以他後期的經濟學研究將註意力从貨幣和銀行問題轉到了價值理論,偶爾涉獵貨幣理論也主要是對當时具體問題的論述,但是其货幣思想基本上沒有什麽變化。

二、貨幣數量論的概念

貨幣數量論這一概念并不像看上去那樣簡單明了,貨币理論中的很多爭論都因對这其含義的不同理解而產生,因而有必要首先給貨幣數量論下一個精確的定義。我們将堅持這一理論的經济學家分為廣義的數量論者和狹義的數量論者。前者認為在其它條件不變的情況下,貨幣數量和價格水平存在著正向的變化關系,但並不要求嚴格的比例關系,從這一意義上說,對這一理論持批判態度的經济學家並不多,比較突出的有桑頓、西尼爾和馬克思[3]。後者則認為在其他条件不變的前提下,貨幣數量和價格水平遵從嚴格的比例關系,具體地,我們將這種嚴格意義上的數量論定義為:一、貨币數量是一個自變數——外生於經濟体系,特別是它通常不受價格和實際交易額的;二、流通速度是一種由制度決定的已知數,它變化很緩慢或根本不變,完全不受到價格和交易額的影響,而由信用制度的和公眾的習慣所決定;三、交易——或者說產出——與貨幣的數量無關,只是由於巧合,两者才會一道變動;第四、貨幣數量的變化,除非由同一方向的產出變化所吸收,否則會機械的影響所有價格,而不問貨幣的種類(紙幣和金屬貨幣)及增加額的多少,也不問它首先沖擊的是哪一個经濟部門——貨幣數量的減少也是一樣。持這種嚴格意義的货幣數量論者也不多,李嘉圖便是其中最有代表性者[4]。

在具體分析之前,有一點值得引起註意:數量論描述的是貨幣數量和一般價格水平的關系,經濟学一般用價格指數的方法來描述一般價格水平的變化,但是李嘉圖的時代還沒有價格指数,他也不認為一般價格水平是一個有意義和可衡量的量[5]。所以他主要用金塊的升水表示貨幣的貶值,即用金塊相對於紙幣價格的上升來描述價格水平的變化。

三、李嘉圖的貨幣數量分析

1、貨币量和產出的關系

從一開始李嘉圖便是一位嚴格的貨幣數量論的倡導者,並且是最堅定的貨幣數量论者之一。這種嚴格的數量論成立的一個必要條件是货幣的需求彈性為無窮大,任何數量的貨幣都將被經濟體系吸收而不會過剩,即“到了實行限制銀行兑換硬幣的條例時,對纸幣發行過多的抑制就完全消失,······,銀行願意贷款時,總會有借款人存在”。[6]對此,李嘉圖的推理如下:[7]貨幣數量的增加首先会降低利率[8],而利潤率是不會变的,因為它決定於實際的生產要素。[9]從而对貨幣數量的需求之大是难以限定的,因為:“對銀行的貨幣需求,由使用這筆貨币所取得的利潤和貸款者願意借出錢来的利率之間進行的比較来決定。如果他們收取的利率比市場利率為低[10],不會有什麽錢借不出去。如果高於市場利率,那麽向银行借款的便只有奢靡浪費的紈绔子弟了。”[11]因而額外追加的貨幣就會為較高的價格水平的商品流通所必需。價格上漲到一定水平之後,由於貨幣不再過剩,利率會提高到原先的利潤率的水平上來。貨幣數量的變動最終只影響了價格水平。在李嘉圖看來,上述理由適用於(可兌換黃金的和不可兑換的)紙幣和黃金,因而貨幣不會過剩的原理總是成立的。只是黃金的過剩和紙幣的過剩所影響的範围不同,如果所流通的是黃金和白銀,其數量的任何增加會散布到全世界去,如果所流通的是紙币,則他只會散布在發行這種紙币的國家內。

從上面数量說的第三條可以看出李嘉圖實際上采用了充分就業的假說,從而否定了貨幣數量的增加與產量水平的任何聯系。但是一件有趣的事是,他也承認工資變化粘性的存在,認為货幣工資隨著價格的變化所作的調整是緩慢的,因此,價格的上漲會引起實際工資的下降,使更多的勞動者就業,从而同意貨幣數量的变化會產生實際的影響,然而,李嘉圖認為價格變動所產生的这種影響只是暫時的,而且是微不足道的,將為儲蓄下降的影响所抵消。因為那些有著固定的工資和年金收入的階級以及那些有著高儲蓄傾向的階級的實際收入將相應下降。因此,總的說來,李嘉圖堅持貨幣是不會引出产品來的觀點。

2、開放經濟中的貨幣問題

李嘉圖所坚持黃金在國際間的分配和貨幣自动調節原理是其持嚴格的貨幣数量論的最好證明,他認為全世界的貴金屬是根据流通的需要按照一定比例分配於各個國家的,這种分配比例取決於各國的實業和财富,從而取決於各國的支付數目和頻率。這樣分配的貴金屬在所有的國家都具有同樣的價值,因而不存在貴金屬的進口和出口。當在一國發現金礦或增發紙幣時,貨幣價值會相應低落,這時,有一部分硬幣將被出口,直到那個國家和其他國家的貨幣價值重新達到均等[12]。在這兒我們將發现一件極為有趣的事,一方面,由於存在上面所說的貨幣價值的“国際間的纏結”,一國貨幣量的變化將導致貴金属國際間的再分配,從而這種變化所造成的本國的價格的上漲依賴於他國的貨幣政策,即使其他國家的貨幣政策保持不變,增發貨幣對本國價格的影響也會使极其微小的。另一方面,李嘉圖的嚴格數量論又認為银行可以通過控制貨幣发行量任意調節貨幣的交换價格和商品的價格,貨幣量和商品价格存在嚴格的比例關系。矛盾顯而易見!在這兒要保證他的數量論成立必須假設各國發行銀行所实行的政策完全一致,[13]或者在一個不存在那種“國際間的缠結”的孤立經濟中討論問題。其實李嘉圖正是這么做的,在他給Bosanquet答復中的一段話可以證明這一點。“讓我們假定有一種使貨币不能有利地被出口的情況——讓我們假定歐洲各國都用貴金屬以进行它們的流通,每一個國家都根據英格蘭銀行相同的原理同時設立一家银行······”。[14]

3、保持貨幣價值穩定的方法

正是因為李嘉圖持有這種嚴格的貨幣數量論,而且認為通貨膨脹導致了不正常的財富分配,不公正地幹擾了各階級之間的關系,所以他極力反對限制法,認為“我們通貨的所有祸害都是由於紙幣的發行過多,由于給了銀行一種危險的權力,讓他可以隨意減低每一有錢者的財產價值,並通過提高糧食和每種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使受領國家年金的人以及所有因收入固定而不能從自己的肩上轉嫁其任何部分負擔的人都受到損害。”[15]因此,李嘉圖主張最好的貨币制度應建立在價值變動最小的貨幣本位的基礎之上,作為一種理想的货幣本位,它必須符合以下條件:在任何時候包含同樣數量的勞动;必須用與一切其他商品完全相同的固定資本和流動資本的組合生产出來;它的生產所使用的固定資本的持久性和流動資本的報酬率必須與生產一切其他商品都相同。[16]由於這種理想的本位難以找到,故李嘉圖只好采用了權宜的解決辦法,如果能夠假定黃金的生產總需要同量的勞動並且在黃金的生產中使用兩類資本的比重接近於大多數其他商品的生產中所使用的平均水平,那麽黃金就可以用作一種大致的價值不變的尺度,所以他主張恢復金本位制,最終成為金塊論者的領袖。

另外,如貨幣數量論所表明的,貨幣只是一種純粹的流通手段,為降低流通費用,1815年李嘉圖在《關於一種既經济又安全的通貨的建議》中还提出了一個著名的“金錠计劃”,主張采用銀行券兌換金錠而不是鑄币的辦法,使英格蘭銀行恢復現金支付。這將使英國回到金本位制,同時又以紙幣來作為實際支付手段。這樣“在外國的存款银行,金庫裏實際保持的金銀與他们賬冊上銀行貨幣的信貸有同樣多的數額,因此就有同商業流通量的全部數額一樣大的一筆閑置資本。而在我們的銀行,則會有數額相等於商業的要求所需要的叫做銀行紙幣的一筆銀行貨幣,同時銀行庫存的閑置資本卻不會多于銀行為了滿足偶爾對他們所提出的要求而認為必須以金銀保存的基金。”[17]以纸幣代替黃金,就是用最廉價的媒介代替最昂貴的媒介[18]。國家便可以不使任何私人受到損失,而將原先用於這一目的的黃金,全部用來交换原料、用具和食物,使用這些東西,國家財富和享受品都可以得到增加。[19]從而這一制度將接近於他對完善的貨幣制度下的定義:“當一種通貨完全由紙幣構成,而這種紙幣的價值,可与其所代表的黃金的價值相等時,這種通貨就處於最完善的状態。”[20]

4、關於中央銀行

李嘉圖堅持貨幣特別是紙幣应由政府發行而不應由私人發行,因为 “紙幣的全部费用都可以看作是鑄币稅”[21],只有國家具有這種收稅的權力。但是,自從有了英格蘭銀行以來,鑄幣或發行貨币的權力就不再為國家所壟斷,因為銀行同樣有權增加整個的通貨數量,英格蘭银行侵吞了大部分本應屬於國家的鑄幣稅。所以他主張剥奪英格蘭銀行的貨幣发行權,在他死前一年的夏天即1823年,他寫出了最後一部著作《建立国家銀行的計劃》,這個計劃是,设立一個國家銀行,将英格蘭發行貨幣的特权轉讓給該銀行,由它代表政府來發行貨幣。但是李嘉圖又擔心政府會濫用這種貨幣發行權,他曾不無憂慮的說:紙幣發行權操在政府手裏比操在銀行手裏似乎有更容易被濫用的風險。而且,“经驗證明,國家和銀行在握有不受限制的紙幣發行權以後是沒有不滥用這種權力的。”如何防止紙幣發行權的濫用問題一直困擾著李嘉圖,但在他的著作中找不到關於這一問题的確切的解決方法,在《原理》中他也只是籠統地說:“对於這一目的來說,最適當的方法莫過於使紙幣發行人擔负以金幣或生金塊兌现的義務。”[22]他在《計劃》中對這一問題進一步的論述認為,國家銀行應被賦予完全獨立于政府的自主權,扮演總銀行家的角色,它不能把錢直接借給政府,只能在公开市場上購買政府債券,從而有效的限制政府濫發貨幣的權力[23]。

從上述分析我們可以看出李嘉圖在貨幣理論領域所涉獵的問題是非常廣泛的,在他的著作中幾乎能找到我們能遇到的所有現代貨幣問题的有關論述。現代貨幣理论中的很多問題和李嘉圖相比除了在研究工具上,以及表述方法上有一些進步之外,還看不出有什麽大的突破。 :

大衛·李嘉圖,1977年中文版:《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一至四卷,商务印書館。

亞當·斯密,1972年中文版:《國民财富的性質和原因的》,商務印書館。

晏智傑,1998:《古典學》,北京大学出版社。

魏克塞爾,1959年中文版:《利息與價格》,商務印書馆。

斯皮格爾,1999:《經濟思想的成長》,出版社。

約瑟夫·熊比特,1992年中文版:《經濟史》,商務印書館。

吳易風,1988:《英國古典經濟》,商務印書館。

劉潔敖,1983:《國外貨幣學說》,中國展望出版社。

Mark Blaug,1978,Economic ory in Retrospect,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 英格蘭銀行是1674年創立的一家私营合股公司,旨在支持威廉三世對法国路易十四的戰爭為政府發行的公债創造了一個市場並管理公共債務。到十八世紀末,改行在伦敦地區獨占發行鈔票的權力,事實上成為英國的中央銀行。


[2] 《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一卷,商務印書館,1962年版,第21頁。


[3] 熊比特《史》第二卷,第489頁。如若深究,桑頓是否属於此類亦值得懷疑,如下文所述,他是最早貨幣數量通过利率而價格水平的人,只不过他又強調了強迫儲蓄的觀點,從而大大削弱了貨幣数量對價格的影響(關於這一點可參閱斯皮格爾《經濟思想的成長》第272頁)。其實唯一完全否定數量說的只有馬克思,他稱數量原理為“乏味的假說”。


[4] 另一位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詹姆斯·穆勒。


[5] 李嘉圖甚至在討论對外貿易的貨幣時,也只是比較本國和外國的個別商品的价格。


[6] 轉引自《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辭典》第三卷,第198頁。


[7] 在這里李嘉圖吸收了桑頓關於貨币與價格通過利率發生間接聯系的觀點。


[8] 李嘉圖沒有系統的利率,在運用利率這一術语時也比較混亂,經常長期利率和短期利率不分,在這裏的“利率”顯然是指短期利率,因為在長期中“我根本不認為利率為貨币之豐富和稀少所制約,而認為利率為除貨幣以外的資本部分的豐富或稀少所制約。”他在運用價值這個詞時也曾產生过同樣的混亂,但是我認為這種混亂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時的經濟學還處於初始阶段,沒有形成現在的具有確定含義的一整套术語,如果藉此而橫加指責,这對一位開創者來說也似乎過於苛刻。


[9] 在这裏李嘉圖實際上將利率视為的籌資成本,凱恩斯的關於利率與資本邊际報酬率的關系的理論,可能便是源於此處。


[10] 在這裏李嘉圖的市場利率指的是長期利率還是短期利率呢?看看下面一段話是有幫助的:“規定貨幣利息的不是銀行貸款時的利率(不管是五厘、四厘還是三厘)而是與貨幣的數量或價值完全無關的、運用資金所能得到的利潤率,无論銀行貸出一百萬,一千萬还是一億,都不能持久的改變货幣利率,而只能改變這樣发行出去的貨幣的價值。”(《經濟學及赋稅原理》中譯本,1962年版,第311頁)顯然這里所說的市場利率是指短期利率(劉潔敖误將此處之利率視為長期利率。《國外貨幣學說》第467页。)


[11] 《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三卷,商務印書館,1962年版,第311頁。


[12] 李嘉圖認為貨幣价值的下降,使足額的金幣成為最廉價的可出口商品,其大量輸出,導致了貿易逆差,所以貨幣貶值不是貿易逆差的結果,而是原因。


[13] 這是一個非常嚴格的假設,這裏所說的一致是指各國均依照國際均衡時所確定的貨币比例發行貨幣。


[14]《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一卷,商務印書館,1962年版,第64页。


[15] 《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三卷,商務印書館,1962年版,第27页。


[16] 其实李嘉圖一直都在尋找這麽一种不變的價值尺度而不可得,後來,斯拉法教授在這一問題上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17] 《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一卷,商務印書館,1962年版,第121頁。


[18] 这裏繼承了斯密的看法,認為金銀雖是必不可少的流通工具,但這種非生產性的流通費用代價高昂,“以紙幣代替這項金銀的大部分,使国家能把大部分這項死資財,變成活动的資財,變做有利於國的資財”。(《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商務印書館,1972年版,第295頁,本文作者註。)


[19]《李嘉圖著作和通信集》第三卷,商務印書館,1962年版,第308頁。


[20] 同上。


[21] 同上,第一卷,302頁


[22] 轉引自《帕爾格雷夫經濟學大辭典》第三卷,第200頁。


[23] 貨幣理論特別強调中央銀行的獨立性,甚至認為一國的通貨膨脹率和其中央銀行的獨立程度成正比。
下载论文

論文《大衛·李嘉圖的貨幣數量理論》其它版本

期貨市場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