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債權與自由現金流效應分析——以廣東上市公司為例

論文類別:證券金融論文 > 債務市場論文
論文標簽:債權論文
論文作者: 呂靚
上傳時間:2011/8/8 10:59:00

[摘 要]本文結合公司治理和資本结構中的債權治理效应的相關理論,以銀行債權治理效应為視角,對我國銀行債權與自由现金流效應進行研究。全文以2004―2008年度我國廣東省上市公司為樣本展開实證研究,結果顯示:銀行債權未能從自由現金流途徑發揮正效应,對公司績效的促進作用不明顯。
  [關鍵詞]銀行債權 自由現金流效應 廣東上市公司
  
  一、引言
  自20世紀90年代我國建立資本市場以來,上市公司直接融資比例仍然偏低。2000-2008年《中國人民銀行貨幣執行報告》數据表明我國國內非金融機構貸款所占比重基本保持在80 %左右。可以說,目前我國上市公司的融资格局仍然是以間接融資為主、直接融資為輔。上市公司過度依賴銀行貸款,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以及控制的自由現金流從事損害公司價值而使高管受益的非盈利項目,從而導致過度投資等機會主義行為。上市公司可以通過自由現金流操控經營利潤以便影響銀行貸款融資決策,那麽銀行對這種操控自由現金流行為的債權治理起到作用了嗎?本文將以广東上市公司為例,進行實證研究。
  二、文献回顧
  有關債權融資和上市公司自由現金流的研究,可追溯到自由現金流假說(Jensen,1986)。該假說認為,當管理者利用自由現金流過度投資時,貸款作為債務能夠通過減少自由現金流來降低代理成本,提供了比其他外部融資更有效的監督作用(Diamond,1984)。国外相關實證研究比较多,John & Senbet (1987)通過研究發現,債務融资可以對經理人的過度投資問題起到約束作用。 Stulz(1990)認為銀行可以在債務中增加限定性條款以抑止過度投資。Richard Chung 等人(2005)研究發现自由現金流與操控性應計利潤顯著正相關,高自由現金流、低成長機会的公司更易於盈余管理;債权融資能緩和自由現金流對盈余管理影響。Richardson (2006)研究表明過度投資與自由現金流顯著正相關。國內相關研究主要集中在股權融资、自由現金流和過度投資的研究,而銀行債權對自由現金流約束機制的研究比較少。陳紅明(2005)從隨意性支出角度對自由現金流假說进行檢驗,發現自由現金流代理成本和“債務控制效应”在中國確實存在。沈紅波、張春和陳欣(2007)研究發現自由現金流越高的銀行貸款公告累計超額收益越高,表明自由現金流假說在企業融資行為中更具解釋力且銀行貸款具有一定的監控效率。
  三、實证研究設計
  1.研究假設
  根據上文債务融資治理效應的理論分析,我們知道,債權融資對公司的治理績效有積極的效應。在我國,債務主要由銀行提供,銀行給企業提供貸款,一般會對企業加以限制,從而促使企業提高經營績效,公司的銀行的貸款率應該與公司績效成正比。因此提出假設:銀行資產負债率與公司績效顯著正相關。
   2.樣本选取和來源
  本研究所選取的樣本範圍為在2004年至2008年间持續經營的滬深兩市僅發行A股的廣東上市公司。所取變量以五年數據的平均值計算。
  本文所使用的數据全部來自中國證監會網站(www.csrc.gov.cn)、上海證券交易所网站(www.sse.com.cn)以及國泰安CSMAR數據庫。
  經過篩選和剔除,保留了95家公司共475個樣本進行研究。本文的計算過程以SPSS17.O軟件來完成。
  3.變量選取和设計
  (1)績效指標用總資產收益率ROA。計算公式:凈利润/年末總資產。
  (2)銀行貸款負債率。銀行貸款按期限可分為短期貸款和长期貸款。
  (3)企業規模(SIZE)和成長性(GROWTH)。企业規模用企業總資產的自然对數作為衡量指標;成長性用稅前利潤增長率來表示。
  具體變量解释詳見表1。
  4.實證模型設計
  (1)ROA=C+β D +β size+β growth +£
  (2)ROA=C+β D +β D +β size+β growth +£
  ROA是績效指標、D 是銀行贷款類指標、β 、β 、β 、β 為系數,£為誤差項。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樣本數據处理和結果分析
  Jensen(1986)把“自由現金流量(Free Cash Flow,以下簡稱FCF)”定義為“企業現金中超過用相關资本成本進行折現後NPV>0的所有項目所需資金之後的那部分現金流量”。該FCF與會計意義上的自由现金流量(以下簡稱AFCF)不同,它難以進行度量。雖然在實證中,經常用AFCF來代表Jensen的FCF,但只有當公司無NPV>O的投資項目時这兩者才會相等。為此,必须配合其他指標(如投資機会、成長性)才能更好說明。一般情況,Tobin s Q是一個比較好的衡量指標,它是指公司的市場價值與資產重置成本的比值,當Q>1時,表示公司有好的投資機會,反之,則投资機會較差。但由於中國上市公司的現實情況,公司的市場價值難以客觀度量,而且重置成本的計量也存有太多主观因素,所以運用這指标時會有很多限制。為了克服運用此指標的限制,我們首先計算出AFCF,然後根據成長性指標對樣本分類,最後進行均值比較,以及參數的檢驗,從而做出判斷。
  分類的依據为:以成長性的均值为劃分依據,若Growth ≤0,表明公司沒有好的投資機會,稱作低成長類公司;若0.5>Growth >0,稱為中等成長性公司;而Growth ≥0.5,歸為高成長性公司。一般高成長性類公司的AFCF就不能當作Jensen所指的FCF,這裏只把低成長性類公司的AFCF當作是Jensen所指的FCF。若低成長性類公司的AFCF>0,且並不顯著低於高成長性類公司的AFCF,而且低成長性類公司數目很多,那麽我們就可以認定自由現金流問题大量而嚴重的存在著。
  至於自由現金流的代理成本的判斷,可以通過三類公司的績效指標和代理成本指標的比較來進行。績效指標反映企業的投資效率,一般投資效率高,則績效高,自由現金流的代理成本則小,反之,則相反;代理成本指标,反映公司組織效率和管理者利用自由現金流進行在職消費的情況,在職消费小和組織效率高,则代理成本低,自由現金流的代理成本則小,反之,则相反。
  从表2和表3的結果可以看出,除自由現金流指標和代理成本指標的均值t檢驗不顯著外,其它指標的差異至少在5%的顯著水平下顯著存在。從而可以得知,低成長類公司即使沒有較好的投資機会,而擁有的現金流較中等成長性、高成長類的公司都要高,所以它們的自由現金流AFCF就是Jensen的FCF。且占总樣本數達到47%,可見詹森的自由現金流嚴重的存在着。同時,低成長性公司負债率和其它類公司相當,這表明,拥有大量自由現金流的的低成长類公司並沒有充分發揮負債對降低自由現金流的作用。從總資產收益率指標和綜合績效指標P來看,低成長類公司要比其它類公司要低得多;再從代理成本指標比較,可以看出,低成長類的代理成本和其它類公司相当。代理成本相當,但績效卻低于其它類公司,這表明低成長類公司因自由現金流所引發的代理問題較為嚴重。
  根據上面模型的實證分析,可以看出,對於自由現金流方面,銀行貸款未發揮其應有的作用。銀行貸款治理未能從自由现金流途徑發揮正效应,對公司績效的促進作用不明显。

  

參考文獻


  [1]Jensen M C. Agency Costs of Free Cash Flow, Corporate Finance, and Takeover[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86, (76): 323-329.
  [2]Almazan.A and J.Suarez, “Managerial compensation and the market reaction to bank loans”,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16(2003):237-261
  [3]Diamond, Douglas,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 and Delegated Monitoring[J].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1984, (51): 393-414
  [4]王满四:負債融資的公司治理效應及其機制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6
  [5]鄧莉 張宗益 李宏勝:銀行債权的公司治理效應研究——来自中國上市公司的經驗數據[J].金融研究.2007,(1)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銀行債權與自由現金流效應分析——以廣東上市公司為例》其它版本

債務市場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