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嗎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馬克思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蔡萍 華章琳
上傳時間:2009/9/10 11:48:00

  [論文關鍵詞]生態危機;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西方馬克思主義

  [論文摘要]隨著全球生態危机的加劇,作為試圖把生態學和馬克思主義結合起來的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越來越受到國內外學者的重視與研究,但是在對生態学馬克思主義學科定位上存在著一個有待探討的理論問题:即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與西方馬克思主义的關系問題。文章認為生態学馬克思主義不屬於西方马克思主義,而是馬克思主義在當代西方發展的最新理論形態。
  
  人類雖然跨進了21世紀,但20世纪的生態債務卻猶如達摩克利斯劍依然懸在世人眼前。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生態危機不但没有消減的痕跡,卻有加劇的趨势。人與自然的和諧也就成為人類不懈追求的目標。作為批判了資本主義生產體系的反生態性、探討了人與自然正常關系的生态學馬克思主義顯示出了強大的生命力和國際影響力。研究馬克思有沒有生態思想、如何建構馬克思的生態思想、如何為當前日益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提供理想的理論和政治方案,成為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理論熱點。同時研究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如何批判當代資本主義生產的反生態性,生態學馬克思主义是如何批判、辨析、挖掘、建构馬克思的生態思想也成為國內外學者研究的理論熱點。但是許多學者在研究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理论時都認為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學派。果真如此嗎?如果不正確解決這個問題,就會極大地影響我們对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进一步挖掘,也不利於我們建設當代的馬克思主義。因此本文力圖闡述這個前提性的理論問題。
  
  一、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嗎
  
  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最新理論形態嗎?換句話說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學派嗎?對這個問题國內學者一般持肯定的態度。如“國內外學者一致認同‘生態學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义’的一個分支學派,是‘西方馬克思主義者’根據當代社會的種種變化對馬克思主義的一種新的理論表達”。“生態學的馬克思主義是20世紀80年代興起的一種西方馬克思主義新形態。生態學馬克思主義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和方法,結合生態學的觀點,批判和否定了資本主義制度,認為資本主義制度是生態危機的根源。主張建立能維護生態平衡的、滿足新型需要的、人與自然和諧協調發展的生態社會主義。開辟了一條批判資本主義的新視角,這一思潮反映了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在當代歷史條件下的新思考,標誌著西方馬克思主義進入一個新階段。”“‘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70年代初以來形成的一個‘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分支學派……‘生態学馬克思主義’是戰後‘西方馬克思主義者’根據變化了的社會現實而對馬克思主義的一種新的理論表達。”……等等,不勝枚舉。國內外学者是否一致認同“生态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學派呢?只有理順了西方馬克思主義具體的含義後才能下最後的結論。
  按正統的西方馬克思主义來說,從西方有關的文獻中可以看出主要有兩種不同的使用方法:一種是柯爾施和梅勞·庞蒂的用法,即指以盧卡奇的《历史與階級意識》以來的與俄國(蘇联)的馬克思主義主要是指與列寧主義相對立的理論。這也就是西方人本主義的馬克思主義與蘇聯正統的馬克思主義的對立;另一種是以佩裏·安德森從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界定的所謂的第三代馬克思主義。首先提出和使用西方馬克思主義概念的是德國的柯尔施。柯爾施在《馬克思主義和哲學》中論述到:“所有歐洲左派馬克思主義者,所有在羅莎·盧森堡和弗蘭茨·梅林的理論傳統中培養起來的人,要進入俄國馬克思主義的潮流是這樣困難(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話),只有一種很膚淺的意識形态的理解……他借助某些历史的階級的因素來解釋西歐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理論和俄國布爾什維克的政治理論之間的沖突。但是他不知道,這些因素也是俄國馬克思主義和西歐馬克思主义之間在理論意識形態上的分歧的現實的並且更深刻的原因。”這裏柯爾施的“西方”指的是西歐,他所謂的西方馬克思主義指的是一種植根於西欧的馬克思主義,也就是他和盧卡奇所理解的馬克思主义。由此還可以推出,他之所以提出西方馬克思主義概念是要區別於俄國的馬克思主義,因為俄國當時被不少人視為东方國家。因此在柯尔施和梅勞·龐蒂那裏,西方馬克思主義指稱的是一種植根於西歐的、相對於俄國(蘇聯)的馬克思主義而言的一種馬克思主義。而在安德森那裏,西方馬克思主義指稱的也是一種植根於西欧大陸的馬克思主義,雖然它是相對於植根於東歐的第二代馬克思主義而言,但實際上也是相對於前蘇聯的馬克思主義,只不過他不認為前蘇联的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罷了。因此,從正統的西方馬克思主義含义來看,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應該不屬於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學派。從安德森給第三代馬克思主義即西方马克思主義的具體理論或精神實質概括中也可以得出這個結論。安德森認为,西方馬克思主義最根本的特征就是與當時的政治實踐相脫離,也就是理論和實踐相脫節。他們的理論主題由政治轉向哲學,特別是認識論中的方法論問題,语言越來越專業和難以理解。安德森在《西方馬克思主義探討》一書中提出:“西方馬克思主義越來越不把經濟或政治結構作為其理論上關註的中心問題,它的整個中心從根本上轉向了哲学。”
  但是綜观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的产生、發展、成熟都是與當代生態環境危機息息相關的,并且試圖為解決生態危機提供行之有效的理論方案、綱領。無論是格倫德曼和佩珀,還是奧康納和福斯特都批判了資本主義生產體系是當代生態危機的最主要的原因。福斯特在其專著《生態危機與資本主義》裏表達的一個中心意思是,“在維持生態系統與生物圈和維護資本主義所代表的快速無限的經濟增長之间,存在著一種固有的沖突。”20世紀90年代後期格倫德曼和佩珀則倡導“红色綠化”,而“紅綠结盟”是一種典型的政治實驗,“綠黨”參與政權更是西方政壇的一道亮麗風景線。所以從安德森的西方馬克思主義的內涵和基本特征中可以得出生態學馬克思主義不屬於西方马克思主義的分支流派,更不用說它是誕生於20世紀70年代,也不是西方馬克思主義分水嶺的60年代。“西方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理論思潮在理论上以阿多爾諾對總體性和同一性的批判為標誌,在實踐上以60年代末西方青年學生造反運动的失敗而終結。”同時從西方学者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的論述中也可以得出這個結論。1991年再版的《馬克思主義思想辭典》中對“西方馬克思主義”是这樣解釋的:“西方馬克思主義指的是本世紀20年代,源於中歐和西歐的一種哲学的和政治學的馬克思主义,對正在使俄國革命成果成為法典的蘇聯馬克思主義提出挑戰。前者後來被貼上‘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標簽,它把馬克思主義所強調的重點從政治經济學和國家轉向文化、哲學和藝術。”美國學者安德魯·萊文在《什麽是今天的馬克思主義》中說:“我在廣為接受的意義上使用‘西方馬克思主義’這一術语。‘西方馬克思主義’是由梅勞·龐蒂和安德森最早提出的……從政治意義上說,西方馬克思主義是同正統的蘇聯官方馬克思主義和西歐共產黨相對抗的,盡管在很多時候這種對抗不是公開的。從哲學意義上說,西方馬克思主義是依據大陸哲學和各種思潮(尤其是新黑格爾主義)而進行的有步骤地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重建。”因此,從西方學者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的論述中可以得出生態学馬克思主義不在西方馬克思主义的理論範疇內。可能有人會說阿格爾在《西方馬克思主義概論》中不是論述了自己的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理論嗎?其实只要認真研究阿格尔在論述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的內容和前面的內容就可以發現,盡管理論上和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论有一定的淵源關系,特別是他吸收了馬爾庫塞的“新感性解放”理論,但阿格爾把自己的理論(即生態學马克思主義)作為現代马克思主義的一種新理論,而不是西方馬克思主义的延續,繼承的是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理論和危機理論而不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文化哲學。他論述的是馬克思主義在西方發展的歷程,他研究的是西方的馬克思主义,西方馬克思主義只是其中主要的論述內容罷了。顯然內容的多少和理論的相關性並不能說明理論的包容性。無獨有偶,當代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者福斯特專門論述了自己的理論和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不同之處。“作為一种與眾不同的傳統,兴起於20世紀20年代的西方馬克思主義,以其在社會科學領域中发起反對實證主義的无情戰爭為特征,這使它不幸地付出了一個沈重的代價:傾向於在自然和社會之間制造一種裂痕,由此導致對關联生態學和人與自然共同進化的所有存在方面的忽視。”生態學马克思主義不屬於西方馬克思主義,還可以從他們之間的理論區別可以看出來。從地緣上看,西方馬克思主義主要局限於西歐,而生态學馬克思主義主要體現在北美,如阿格爾、萊易斯、奧康納、福斯特等;從主要研究的領域來看,西方馬克思主義主要進行的是社會文化哲學的研究,生態學馬克思主義主要進行的是自然、政治和經济的研究;從研究的基調來看,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论由於誇大了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的支配現象、由於對工人階級的一種不正確的認識,導致了一種悲觀失望的情緒。正如戴維·麥克萊倫所说:“在美國,該學派(指法蘭克福學派)完全脫離了革命工人階級的活動,這就更加滋長了政治上的悲觀主義和無可奈何的情緒。”雖然早期的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者忽视了工人階級的作用,把革命的希望寄托在新興的中間階級身上。但中後期的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者都肯定了工人階級的作用,都為變革資本主義制度進行了積极樂觀的設計,並且隨著“紅綠结盟”和“綠黨”的參与政權,其政治方案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因此,生態学馬克思主義不屬於西方馬克思主義。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在當代西方發展的最新理論形態
  
  綜上所述,可以得出國內外學者并不全都(西方學者基本上是否定的觀點)認為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流派。生態學馬克思主義並不是西方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学派。國內很多學者把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看作是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分支學派至少有以下两個原因:一是我們語言、思維的習慣,習惯用中國馬克思主義和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二元論思維分析問題;一是“西方馬克思主義是一個有其特定的外延與内涵的概念,柯爾施、梅勞·龐蒂、佩裏·安德森等人早已給什麽是西方馬克思主義作過严格的界定。可目前我們國內對西方馬克思主義這一概念的運用極其混亂。有不少人把西方馬克思主義等同於西方的马克思主義。造成這種混乱的一個原因是,實際上目前西方從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不僅僅是,甚至可以說主要不是稱得上是西方馬克思主義者的那些人,而有一些人誤認為西方從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都是西方馬克思主義者,或者說,把西方各種對馬克思主義的研究都塞到西方馬克思主義這一籮筐中。這種誤解從反面向我們揭示出研究西方的馬克思主義,不能僅限於對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研究,有著從整体上研究西方的馬克思主義的“客观需要”
  生態學馬克思主义不屬於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範例,那屬於馬克思主義的哪个範疇?國內學者把西方馬克思主義之後的當代馬克思主義發展,也就是20世紀70年代至今的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劃為“後現代馬克思主義”、“後馬克思思潮”、“晚期馬克思主義”。“(1)以否定工業文明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一切文化形式為特點的‘后現代馬克思主義’,盡管這些理論家還自認為是馬克思主義者,但與傳統西方马克思主義根本異質的是,他們在根本上否定了馬克思主義哲學構架中最重要的原則,如生態學的馬克思主義和女權主義的馬克思主义。(2)不贊成馬克思主義,但卻認為承襲了馬克思的某種批判性遺產的西方馬克思主义,如以德魯茲、鮑德裏亞和晚期德裏達等為代表的‘後馬克思思潮’。他們是巴特、拉康和福科所開創的後現代思潮的理論主流,又不同於後現代右派的政治立場;他們激烈批评當代資本主義,又小心地與馬克思主義保持一定距离。(3)仍堅持馬克思主義哲學最基本的原則和根本觀點,並認為馬克思主義的哲學框架是後工業社會無法超越的,但策略地把資本主義的最新发展指認為‘晚期資本主義’或全球資本主義的‘晚期資本主義’。主要代表有傑姆遜、伊格尔頓和德裏克等。”生态學馬克思主義一直堅持馬克思的批判精神,應該屬於“後馬克思思潮”?但“後馬克思思潮”在大多數情況下專指法国學者開創和繼承的後现代思潮,因此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應不在此列;生態學馬克思主义被大多數學者劃為“後現代馬克思主義”,但後期即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生态學馬克思主義明顯不在此列中,如佩珀就把自己的生態社會主義和生態主義的无政府主義區別開來,把生态主義稱為後現代主義。“生態主义被灌輸了大量無政府主義的因素,而後者與後現代主义有著諸多一致,盡管它是一種舊的政治哲學。生态主義的紅色批評是把它推向一个更現代主義視野的尝試,包括:(1)一種人類中心主義的形式;(2)生態危機原因的一種以馬克思主义為根據的分析(物质主義和結構主義);(3)社会變革的一個沖突性和集體的方法;(4)關于一個綠色社會的社會主義處方與視点。”而北美的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者基本上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思想如當代北美著名的生態學馬克思主義者奧康納就曾經語重心长地告誡道:“作為結語,我想奉勸那些有進取心的、研究生態问題的經濟學家們要充分關註馬克思主義理論及其所具有的理論和實踐上的洞察力。同時我也想敦促更多的馬克思主義經济學家和社會科學家,运用馬克思主義的強有力的方法去對生態危機的根源作出闡釋。”他們更像是屬於“晚期馬克思主義”。因此整個生態学馬克思主義理論不能轻易歸於那一種馬克思主义流派,是一種介於“後現代馬克思主義”與“晚期馬克思主義”之間的最新發展理論形態。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在當代西方發展的最新理論形態。奧康納的理論最好地证明了這一觀點。奧康納認為资本主義的書寫模式依次是:政治法律、經濟、社會文化和環境四種。而環境的书寫模式是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最高書寫模式。因為環境的問題也就是政治法律、經济和社會文化的問題,是政治法律、經濟、社會文化發展與鬥爭的體現。因此解讀了环境的歷史,也就解讀了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歷史。16~18世紀資產階級的啟蒙思想是一种政治法律的書寫方式;18~19世紀古典政治經濟學和馬克思主義是一種經濟的書寫模式;20世紀20年代至60年代西方馬克思主義是一種社會文化的書寫方式;而20世紀70年代後形成的生態學马克思主義則是一種融合於政治法律、經濟和社會文化的環境书寫方式。因此生態學馬克思主義體現了當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最新方向。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生態學馬克思主義是西方馬克思主義嗎》其它版本

馬克思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