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馬克思晚年哲學創新的思想升華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馬克思主義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王東
上傳時間:2011/11/3 10:04:00

 [關鍵詞] 晚年筆记;唯物史觀;世界史觀;《资本論》
  [摘 要] 馬克思留下的晚年筆記群是一個巨大的理論寶庫,對這些笔記群的考察有利於我們更好地把握馬克思晚年思想的理論內容和精神實質,更深入地了解馬克思晚年思想所實現的哲學創新。晚年馬克思既沒有放弃、中斷《資本論》的写作,更沒有處於“慢性死亡”,而是在認真考察、全面系統研究世界發展新形式的基礎上,深化和拓展了唯物史觀理論,將自己的理論上升到世界史觀的高度,實現了重大的哲學创新。

  一、馬克思晚年之谜——
  国內外代表性觀點
  
  研究馬克思晚年的思想,首先我们要對馬克思晚年時間進行界定。大部分學者將馬克思晚年定位為最後10年,筆者赞同這種說法,並作了適当的放寬——將1871年巴黎公社失敗之後馬克思的思想歸為晚年思想。馬克思在這個時期沒有成型著作,也沒有定稿文字完成和出版,只是留下了大量的筆記群、文本群。長期以來,人們對馬克思晚年筆记的價值和意義重視不多,而且嚴重低估了其重要作用和歷史地位,代表陸觀點主要有:
  以梅林为代表的蘇聯和國內流行的看法是“慢性死亡論”,認為馬克思晚年中斷了他的研究和創作,處於一種慢性死亡狀態。梅林在《馬克思傳》第十五章“最後十年”中講道:“馬克思生命的最後十年曾被稱为‘慢性死亡’,但这是過分誇張了。”這裏梅林沒有完全否定馬克思的晚年,但是隨後梅林指出,“正當政治地平線上到處都豁然开朗——而這對馬克思來說總是最重要的事——的時候,暮色卻日益迫近馬克思本人和他的家庭。……從1878年起,他就沒有為完成他的主要著作而工作”。“馬克思比他的妻子只多活了十五個月。但是在這整個期間,他的生活只不過是一種“慢性死亡’。”因此,梅林將馬克思1878年以後的思想歸於“慢性死亡”狀態。
  以勞倫斯·克拉德、諾曼·萊文、凱利等人為代表的西方馬克思學者的“放弃中斷論”,即所謂晚年馬克思中斷放棄了《資本論》的研究和創作,回归並轉向了經驗人類學,是对原有唯物史觀的超越,與唯物史觀可以說是一種斷裂和分離的關系。凱利曾明確提出:馬克思晚年“開始对人文科學的一個更大的領域發動新的進攻,正因為被這一興趣所吸引,馬克思才未能——或許他從未打算完成他的《資本論》”。
  還有一種西方馬克思學流行的看法,即認為馬克思思想在《1844年經濟學哲学手稿》達到頂峰。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於20世紀30年代問世,引起了西方學界的莫大興趣。德國右翼社會民主黨人朗茲胡特和邁耶爾在他们主編的《卡爾·馬克思歷史唯物主义早期著作集》中,以《國民經濟學和哲學》力題發表了這份手稿。朗茲胡特和邁耶爾在為發表這份手稿寫的序言中認為,它表明马克思理論的真正核心是異化而不是阶級鬥爭,這是馬克思的智力充分发揮威力的唯一文獻。更有甚者,比利時社會主義者亨·德曼在《新發現的馬克思》一文中斷言,“就這種从事創作的質量而言,馬克思的成就的頂峰是在1843年和1848年之间。不管人們對他後來的著作評價多麽高,但是在這些著作中卻表現出創作力的某種衰退和削弱,即使作了最英勇的努力,也並不總是能克服這一點。”馬克思這時才26歲,思想理論的建構處於起步階段,過分擡高其地位是不適宜的。
  除上述三種觀點,多年來我國流行的主要觀點是馬克思的唯物史觀的創立,即哲學創新階段在19世紀40年代完成,50、60年代主要完成《資本論》,創造了剩余价值學說。這些觀點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從根本上是错誤的,缺少對馬克思全面、深入、縱向、整體的研究,實質上,馬克思的19世紀40年代是其哲學創新初步完成階段,《資本論》和《1857-1858經濟學手稿》(以下簡稱《1857-1858年手稿》)等是哲學創新的第二階段,晚年筆記是哲学創新的第三部曲。他們研究的前提是馬克思晚年沒有發表成型東西,實際上馬克思的創作方式有論著、手稿、筆記、書信四种,而晚年的主要著作形式是筆記。客觀上存在著的馬克思晚年的筆記群、文本群。要求我們應深入挖掘馬克思的思想精髓。
  
  二、理解馬克思晚年筆記的一把钥匙
  ——《資本论》體系構想
  
  馬克思所留下的晚年筆記群是一个巨大的理論寶庫,对這些筆記群的考察有利于我們更好地把握馬克思晚年思想的理論內容和精神實質,更深入地了解馬克思晚年思想所實現的哲学創新。這些筆記群、文本群篇幅特別大、理論空間特别大、獨創性特別大,而且对當今時代的現實意義特别大。然而,由於筆記本身數量龐大、內容繁雜,再加上其探索性、實驗性的特点,國內外學者的研究還是零散的、片斷式的,對於整體馬克思晚年筆記與《資本論》的關系、各個晚年筆記之間的關系等重要問題涉及很少,馬克思在晚年筆記裏關註了什麽新的問題,思想有什麽新的發展,提出了什麽新的概念等,這是我們必須要研究並厘清的。
  完成《资本論分體系的構想,是理解马克思晚年筆記的一把鑰匙。馬克思《資本論》通常被當做一部一卷本或四卷本的著作。實際上,這種流行看法並不準確,無法反映馬克思《資本論》相關文本的多樣性、豐富性、復杂性,也無法反映馬克思用幾乎一生心血創作《資本論净的特殊性、艱巨性、歷史過程性。馬克思之所以沒有最後完成整個《資本論》的創作,是由於在漫長而又斷斷續續的經濟學研究和經濟學著作的寫作過程中,他為了完整而又科學地表达自己的思想理論,在占有大量材料的基礎上作了大量筆記群,並多次改變自己的寫作計劃。為此,我們提出“《資本論》创作文本群”的新概念,利用荷蘭阿姆斯特丹国際社會史研究所收藏的《馬克思手稿和讀書筆記目錄》,MEGA2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提供的某些新的學術信息,將馬克思創作《资本論》過程中留下的文本簡單明了地梳理如下:
  1 《資本論分相關論著七部——馬克思本人,或經恩格斯修改後公開發表的各卷論著:1849年發表的小冊子《雇傭勞動與資本》、1859年發表的《政治經濟学批判(第一分冊)》、《資本論(第一卷)》(1867年、1872年、1883年、1887年、1890年)、《資本論(第一卷法文版)》、1885年經恩格斯加工整理的《資本論(第二卷)》、1894年經恩格斯加工整理的《資本論(第三卷)》、作為《資本論》第四卷的《剩余價值學術史》(1905-1910年,1954-1961年)。
  2 《資本論》六大手稿——創作《資本论》過程中寫出的手稿:按創作過程來把握,1867年《資本論》第一卷出版前,主要有《1857-1858年手稿》、《1861-1863年手稿》、《1863-1865年手稿》三大手稿;《資本論》第一卷發表前后,主要是發表後,

轉貼于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留下的分卷式的、再研究式的《資本論》三卷手稿,有《資本論》第二卷手稿、第三卷手稿、第四卷手稿(唯有此手稿,主要包含在1867年第一卷發表以前写成的《1861-1863年手稿》中)。
  3 為創作《资本論》而作的七大組讀書筆记:(1)為《資本論》最初手稿作鋪墊的40年代經濟學筆记26本;(2)為《资本論》第一手稿作鋪垫的、經濟學方面的“倫敦筆记”24本;(3)為《資本论》第一手稿作鋪墊的、東西方世界歷史發展的“倫敦筆記”19本;(4)1859-1863年7月,馬克思又寫了為《資本論》第二大手稿《1861-1863年手稿》作準備材料的7個筆記本;(5)1863-1865年,為寫作《資本論》第三手稿《1863-1865年手稿》,馬克思又做了4本筆記,主題是工資、利潤、地租等經濟學基本範疇和基本理論、英國工人與農業經濟等問题;(6)1867-1869年,《資本論》第一卷最終完成與正式出版後,馬克思一度立即着手為《資本論》第二卷、第三卷出版作準備,做了7本經濟學筆記,主题是勞動與資本、貨幣與市場、科學與農業、貿易與危機、股份制與股票市場等经濟學重大問題;(7)1870-1875年,由于巴黎公社、第一國際、病痛困擾等問題,馬克思《資本论》創作的晚年高峰期,围繞這個大主題,馬克思又寫了10組筆記、47個筆記本。它們既屬於《資本論》文本群,又屬於晚年文本群,更準確地說,應稱為晚年馬克思為創作“《資本論》续篇”而作的讀書筆記或準备材料。
  4 馬克思、恩格斯等人關於《資本論》的書信有400多封。馬克思之成為馬克思,就是由於他從1843-1883年獨立研究了40年,是一個統一的过程,《資本論》體系構想是其一以贯之的思想創新,也是馬克思理論創新的一個主題。馬克思從开始上大學時就養成了系統做讀書筆记的習慣,這些筆記大都緊密地圍繞一定的主题,從而可以把它們看作是有計劃和思考周密地進行研究的準备材料,值得我們進行深入研究。馬克思在1858年11月12日致拉薩爾的信中,談到《政治經濟學批判》指出,“它是十五年的、即我一生的黃金时代的研究成果。”這說明馬克思从1843年就進入自己一生研究的黃金時代,開始了自己思想体系創立的過程,為《资本論》的寫作準備材料,并且延續一生。
  由於晚年馬克思沒有成型著作和定稿文字出版。這些筆記中蘊含的重要理論創新所體現的意义和價值就尤為重大。晚年馬克思为了深化擴展對《資本論》的研究,為了給《資本論》續篇的寫作準备材料,一方面做了大量經濟學方面的筆記,另外還做了土地所有制、國家、世界市場和世界歷史等相關方面的大量筆記,主要包括:一是國家與文明起源筆記(學界常稱之為“人類学筆記”);二是追溯資本主义與世界市場歷史起源的世界歷史筆記;三是《哥達綱領批判》及研究西方社會發展道路的筆記;四是俄國與東方社會發展道路的筆記。这四大筆記,力求上升到世界市場、世界歷史高度,重新審視資本主義的起源與發展過程,以及東西方社會的起源和發展道路。它們之間不是孤立並存的,而是構成一個有機整體,並且和《資本論》一起構成一個更大的藝術整體,這四大筆記,貫穿著一個共同的思想主旨,就是努力完成《資本論》體系的構想,力求上升到世界市场、世界歷史高度,重新審视資本主義的起源與發展過程,以及東西方社會主義的起源和發展道路,與其說晚年馬克思笔記標誌著《資本論》創作的中斷與放棄,不如說馬克思晚年這四大筆記,標誌著《資本論》研究的深化擴展和直接繼续。
  
  三、理解馬克思晚年筆記的核心
  ——《資本論》寫作計劃
  
  《资本論》是馬克思一生最重要的作品,其創作時間長達四十余年,而且最終也沒有全部完成並出版。這是由於馬克思精益求精的科學精神,力求對文獻資料的充分占有,以及在寫作過程中一再修改自己的寫作計划所致,最終只留下了《政治經濟学批判》第一冊和《資本論》三卷四冊的初稿。馬克思建构自己的經濟學體系,制定自己的寫作計劃,最初體現在1857年8月寫成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的尾聲處,可稱“五篇構想”。第一篇:一般的抽象規定;第二篇:構成资產階級社會內部結構的三大範疇:資本、雇傭勞動、土地所有制;第三篇:資產階級社會在國家形式上的概括;第四篇:生產的國際關系;第五篇:世界市場和危機。
  馬克思在1858年2月22日致拉薩爾的信中第一次修改補充了寫作《政治經濟學批判》的“五篇構想”,提出“六冊計劃”。“敘述(我指的是叙述的方式)是完全科學的,因而按一般意義來說並不違反警方規定。全部著作分成六個分冊:1 資本(包括一些緒論性的章節);2 土地所有制;3 雇傭勞動;4 國家;5 國际貿易;6 世界市場。”在1858年4月2日致恩格斯的信中,也談到要按照“六冊計劃”出版自己的著作《政治經濟學批判》,“下面是第一部分的簡單纲要。這一堆討厭的東西将分為六個分冊:1 資本;2 土地所有制;3 雇傭勞動;4 國家;5 國際貿易;6 世界市場”。
  晚年馬克思《資本論》創作構想在1875年之後特別是1878年後有一個重大调整:原來是以1862年底開始形成的《資本論》“四卷结構”為主,以“資本一般”範疇為主,適當吸收1858年“六冊構想”的總體框架;而到1878年後,馬克思虽然沒有放棄《資本論》四卷結構出版計劃,而在問題框架、理論框架、範疇框架上,卻在相當程度上向“六冊構想”復歸,从“資本——國家——國家之間的生产關系——世界市場和世界歷史”四大層次系統總體考察的高度,重新思考“資本一般”范疇的理論內涵,揭示當代現實的資本主義發展新趨勢、新特點、新規律。
  因此,馬克思晚年文本群的本質內容,是为寫出《資本論》續篇的四組讀書筆記,或叫四組準備材料,是為寫作“五篇構想”中的最後一篇、“六冊計劃”的最後一冊——“世界市場”做準備的。法國马克思學者呂貝爾認為,馬克思在1857年首次提出了《經濟學》“六冊結構計劃”以後,既沒有放棄這一計劃,也沒有對這一計劃作什麽重大的修改。馬克思已經完成和出版的《資本論》只是“六冊结構計劃”中的第一冊《資本》中的一部分,《資本論》是一本未完成的、不完整的经濟學著作,《資本論》“四卷結構”只是原來“六冊結构計劃”中《資本》冊的开頭部分。經過研究考察他指出,馬克思之所以没有按“六冊結構計劃”完成他的全部經濟學著作,并非是由於方法論上的原因,而是因為馬克思“采取了災難性地擴大研究范圍”的結果,是因為他把原先论“資本”的“小冊子”,擴展成了他自己一生都不可能完成的“幾大卷”。馬克思對文獻資料的嗜好成性和永不厭倦的摘抄,是他沒能完成經濟學著作的又一重要原因。呂贝爾的觀點對我們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但是存在著根本的缺陷,他將馬克思未完成《资本論》創作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的原因歸結為“采取了災難性地擴大研究範圍”的结果。就馬克思個人而言,充分的占有材料,不斷擴大自己的研究範圍是災難性的,但是對於研究世界歷史發展趨勢、資本的邏輯,馬克思擴大自己的研究範圍是必須的、必要的。
  世界歷史發展到今天,已經爆發了五次世界性的經濟危機,馬克思經歷了其中的兩次。第一次是在1856年,馬克思以此為基礎寫作了《1857-1858手稿》,“我現在發狂似地通宵總結我的經濟學研究,為的是在洪水之前至少把一些基本問題搞清楚”。第二次是在1873年,這個時期馬克思不斷擴展自己的研究,作了一系列關於世界歷史的筆記。馬克思所經歷的資本主義時代是變革的時代,是由近代古典形態、自由競爭的資本主义向現代資本主義發展的阶段。現代資本主義的顯著特征是現代資產階級市民社會與政治國家、國際貿易、世界市場、世界歷史更加緊密地联系在一起,我們必须搞清楚這個問題,只有這樣才能解決經濟危機的問題。因此研究世界歷史发展趨勢、資本的邏輯,馬克思擴大自己的研究範围是必須的、必要的,世界性的經濟危機是馬克思災難性地扩大研究範圍的實踐基礎。正如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二版跋中指出的,“在形式上,敘述方法必須與研究方法不同。研究必須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種發展形式,探尋這些形式的內在聯系。只有這项工作完成以後,現實的运動才能適當地敘述出來”。
  
  四、馬克思晚年的重大哲學創新——
  從唯物史觀到世界史觀的升華
  
  馬克思晚年遭遇了一系列不幸,但個人悲劇並没有影響他的理論創作,他的思想在這個時期達到新的阶段、新的高度。馬克思從中年到晚年,從不惑之年的《資本論》創作到晚年四大筆记的探索,思想發展的主導趨勢和基本趨向,是從以實踐觀為核心的唯物史觀,走向以世界市場為經濟原點的世界史觀、全球史觀,唯物史觀註重历史發展有機體中物質生產层面,世界史觀則註重總體性、系統性、有機性的思想。以世界市場為根基形成的世界歷史思想,既是《資本論》體系構想的最終邏輯歸宿,又是晚年馬克思在四大笔記中考察各種問題,尤其是重新考慮東西方社會主義道路的基本理論前提。這種以世界市场為基點的世界史觀、全球史觀,是马克思唯物史觀自身包含的题中應有之義,又是它自身發展中的新高度、新境界、新水平。當然,由於馬克思晚年身體健康不佳,加上各種各樣的事物纏身,他終究沒有完成《資本論》的創作,实現唯物史觀向世界史观的飛躍,但是在筆記群裏已經有了這個高度,並且确立了方向。
  青年馬克思的實踐觀和入學觀到中年马克思的《資本論》及其三大手稿中的唯物史觀和剩余價值學說、晚年馬克思的四大筆記及其全球史觀,這是马克思一生思想發展的三大階段。近年來不斷發現的歷史文獻,證據確鑿地說明:晚年馬克思自始至終沒有放棄完成《资本論》體系的最初構想,他為走向世界市場、世界歷史的全球史觀、整體史觀的思想高度,做出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乃至一次又一次的奮力搏擊與思想沖刺。晚年馬克思向人們展現的這一空前廣闊的理论空間,至今仍是富有生命力的生長點。
  晚年馬克思既沒有背棄唯物史觀,又並不處于慢性死亡,而是在認真考察、全面系統研究世界发展的新形勢的基礎上,深化和拓展了唯物史觀理論,上升到世界史觀,實現了晚年筆記的重大哲學創新,晚年馬克思注意到了當時世界發展的新形勢,即歷史向世界歷史进一步轉變,世界整體性進一步加強的發展趨勢,他不但認真考察、全面系統研究了有關這方面的情況,还依據最新的社會現实和歷史材料做了大量的筆記,这些筆記都是以唯物史觀理论和方法為基礎、為指导的,是對唯物史觀的運用、深化和擴展。
  1878年恩格斯發表在不倫瑞克《人民歷書》叢刊上的《卡爾·馬克思》一文,是馬克思在世期間正式發表的少有的一份非常珍貴、非常重要的文章。恩格斯提出了馬克思两個最為重要的理論創新,或称“兩大發現”:“第一點就是他在整個世界史觀上實現了變革”;“馬克思的第二個重要發現,就是徹底弄清了資本和勞動的關系,換句话說,就是揭露了在现代社會內,在現存資本主義生产方式下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是怎樣进行的。”馬克思在理论上的“兩大發現”,其中主要是第一個重大發現,實際上有兩種提法,甚至三種提法,有微妙差異。
  1878年《卡爾·馬克思》的提法是“世界史觀”;1880年恩格斯發表的《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的提法是“唯物主義歷史觀”:“這兩個伟大的發現——唯物主義歷史觀和通過剩余價值揭開資本主義生產的秘密,都应當歸功於馬克思。”1883年3月17、18日,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悼詞及其草稿的提法是“馬克思发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下面所闡述的內容實際上比較偏重於唯物史觀基本原理。馬克思第一個偉大發現究竟是“唯物史觀”,還是“世界史觀”,這两個提法從根本上是一致的,只是強调重點有微妙差異。多年以来,我們只註意到馬克思哲學上的重大發現歸結為“唯物史观”的說法,卻忽略了“世界史觀”這一提法,而后一提法卻更加生動、鮮明、集中反映了馬克思晚年思想發展軌跡——從唯物史观到世界史觀。
  並且,我們在相當程度上還可判斷出,把馬克思哲學上的主要創新,概括為“世界史觀”這個提法,既是恩格斯個人研究成果,同時也是與馬克思共同推敲的思想升華。因而,可以說,晚年馬克思文本群,標誌著馬克思哲學創新升華到一個新階段,其本質特征就是從唯物史觀发展到世界史觀。“馬克思六册構想——馬克思晚年文本群——恩格斯1878年《卡爾·马克思》”這三個文本相互印證了晚年馬克思思想從唯物史觀到世界史觀的理論升華、重大哲學创新。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五、马克思晚年思想的歸宿點——
  《資本论》邏輯
  
  晚年馬克思的思想軌跡,是以《資本論》邏輯為落腳點。以世界市場觀和世界歷史观作為出發點,從近代追溯到古代,從現實探索到未來,從西方擴展到東方,最后的歸宿點就是在批判黑格爾的基礎上,寫出唯物辩證法“大邏輯”,創建唯物辯證法体系。
  寫出唯物辯證法“大邏輯”,就是完成《資本論》的創作。要想完全理解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和《資本論》,就必須首先理解黑格爾的唯物辯證法。列寧在《哲學筆汜》中有一段警言:“不鉆研和不理解黑格爾的全部邏輯學,就不能完全理解馬克思的“資本論”,特別是它的第1章。”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將黑格爾逻輯學中辯證法的合理形式運用於政治經濟學研究,使得《資本論》邏輯的哲學底蘊同黑格爾的《邏輯學》有著深厚的內在淵源關系。18世紀50、60年代,馬克思在創作《資本论》時,作出第二個重大發現,特別是建構《資本論》邏輯體系時,与唯物主義地改造黑格爾《邏輯學》也有不可割裂的密切聯系。
  1858年1月16日馬克思致信恩格斯:“我又把黑格爾的《邏輯學》瀏覽了一遍,這在材料加工的方法上幫了我很大的忙。如果以後再有工夫做這類工作的話,我很願意用兩三個印张把黑格爾所發現、但同時又加以神秘化的方法中所存在的合理的東西闡述一番,使一般人都能够理解……。”這不是馬克思偶然闪現的思想火花,十年之後,1868年5月9日馬克思在致約瑟夫·狄慈根的信中再次表達了這一思想:“……一旦我卸下经濟負擔,我就要寫《辯證法》。辯證法的真正規律在黑格爾那裏已經有了,當然是具有神秘的形式,必須去除這種形式……”。恩格斯這樣評價馬克思的政治經济學研究,他能夠“从黑格爾邏輯學中把包含著黑格爾在這方面的真正發現的內核剝出來,使辯證方法擺脫它的唯心主義的外殼並把辯證方法在使它成為唯一正確的思想發展方式的簡單形式上建立起來。馬克思對于政治經濟學的批判就是以這個方法作基礎的,这個方法的制定,在我們看来是一個其意義不亞於唯物主義基本觀點的成果”。
  因此,“黑格爾《邏輯學》——《资本論》邏輯的哲學底蘊——蘊含在《資本論》中的馬克思唯物辯證法體系構想”三者是緊密聯系、不可分割的。馬克思哲學創新的歸宿點即完成《資本論》體系構想,創建唯物辯證法大邏輯。“我的辯證方法,從根本上來說,不仅和黑格爾的辯證法不同,而且和他截然相反。”馬克思在1868年3月6日給路·庫格曼的信中說到他的辯證法不同於黑格爾的辯證法,指出“我的闡述方法和黑格爾的不同,因為我是唯物主義者,黑格爾是唯心主義者。黑格爾的辯證法是一切辯證法的基本形式,但是,只有在剝去它的神秘的形式之後才是這樣,而這恰好就是我的方法的特点。”
  綜上所述,馬克思晚年思想是其思想發展的一個獨特而重要的阶段,並非如有的學者所言處於慢性死亡狀態,也並没有放棄中斷《資本論》的研究,大量晚年筆記的寫作正是馬克思按照“六冊結構计劃”為《資本論》續篇所做的理論努力。事實上,馬克思一生的思想是一貫性的,是一個“藝术整體”,哲學創新貫穿了马克思一生歷程,我们不應將整體的馬克思分裂開来,制造兩個馬克思乃至三個馬克思的自我對立論,这是站不住腳的。深入系統開掘馬克思晚年所作的筆記,有助於我們徹底弄清馬克思哲學创新的發展過程,真正領會马克思實現的哲學創新的思想升華,正確評價晚年馬克思的探索和理论貢獻。
  
  

參考文獻


  [1] 梅林,馬克思傳[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2] 唐納德·R·凱利,晚年馬克思與人類學[A]馬克思主义來源研究論叢[C],第8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7
  [3] 亨·德曼,新發現的馬克思[A],中共中央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馬克思晚年哲學創新的思想升華》其它版本

馬克思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