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思想軌跡初探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馬克思主義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秦亞君
上傳時間:2011/11/24 10:34:00

摘要: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類思想運動是一個辯證的發展过程,是一個從實踐到認識,再從認識到實践,這樣一個無限循環的發展過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的一個偉大創举,它也同一切人類思想运動一樣,並不是一蹴而就,同樣也經歷了曲折的辯證發展過程。本文擬對這一過程的思想軌跡进行初步探究。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思想軌跡
    一、從蒙昧的啟蒙者到感悟的探索者
    1921年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標誌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和運用有了“物質武器”。
    中國共產黨從建黨一開始就旗幟鮮明地把实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作為自己的奮鬥目标。然而,中國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既不同於十月革命勝利前的俄國,也不同於當時發達的歐洲國家,在中國這種資本主義發展還很微弱,遭受外國帝國主義和國內封建主义壓迫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條件裏,如何將馬克思列寧主義運用於中國,年輕的中國共產黨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一)啟蒙者的蒙昧
    陳獨秀早在“五四”運動時期,就認為輸入馬克思主義是為了革命的需要,否則就是“把學說弄成了装飾品”,因此,他大聲疾呼:我们生在這解放的時代,大家只有努力在實際的解放運動上做功夫,不要多在名詞上說空話。由此可見,陳獨秀從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時就比较註重應用那種可貴的唯物主義態度和求實精神。
    1922年,陳獨秀在黨的一大開幕式的講話中也說:“青年人研究馬克思,要防止脫離現社會的政治经濟狀況。”特別是在黨的三大前後,陳獨秀發表文章指出:在半殖民地的中國,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都處在帝國主義和軍閥的统治下而不能發展。因此,當前最急需的是進行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民主的國民革命,而不是社會主義革命。陳獨秀的這些觀点,對於幫助黨員提高认識,克服黨內存在的關門主義傾向,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然而,作為在中國傳播馬克思主義啟蒙者的陳獨秀,盡管在一定程度上看到了中國革命的特殊性,并且提出了“國民革命”這一概念,這可以說是中國共产黨人運用馬克思主義探討中国革命的最初理論成果。但由於對中國國情缺乏深刻的了解和認識,脫離了工人農民的斗爭實踐,導致他不能正確地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来分析中國社會的實際情況,制定出符合中國革命的正確战略策略,以致在大革命时期犯了右傾機會主义的錯誤。
    (二)探索者的感悟
    中國共產黨從成立那時起,就聚集了一批真正的求真務實的馬克思主義者。積極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思考、實踐著如何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理论來解決中國革命的問题。在黨成立的初期,在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探索者中,首先應該提到的是瞿秋白。
    瞿秋白是在中國共产黨成立初期一貫主張並積極倡導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的代表人物。瞿秋白1920~1923年間就赴蘇俄系统地了解到了馬克思主義的實踐,並善於把馬克思主義的革命理論和俄國革命的實踐結合起來。1925年4月他在《列寧主義概說》這篇文章中對於中国共產黨人正確理解和掌握馬克思主義,結合本國實踐運用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提供了非常寶貴的啟示。
    在中國共產黨人探索以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革命的艱難歷程中,思维最清晰、旗幟最鮮明的就是毛澤东。
    1925年,毛澤東根据列寧關於民族殖民地的革命理論,科學地分析了當前的時代特征和中國的社會狀況,撰寫了《國民黨右派分離的原因及其對於革命前途的影響》一文。在文中明確地指出,在當前的時代條件下,民族資產階級實現自己一個阶級統治的國家的企圖,是完全行不通的。他在比较了過去的革命和當時革命的不同歷史背景後認為,两種革命的性質完全不同”,現时的中國革命不同於以前的了,現在革命的前途是“建設一個革命民眾合作統治的國家”。也是在這個時候,毛澤東撰寫了《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這篇馬克思主義巨著。文中他依據唯物史觀關於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經济地位決定政治態度的基本原理,對中國社會各階級的狀況及其對待革命的態度作了全面系統而又深人細致的科學分析。
    在這篇文章中,毛澤東自始至终貫穿著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從中国的社會實際出發,而不是從马克思主義原有的結論出發。為了準確地描繪出這種局面,毛泽東不僅對中國社會各阶級乃至各個不同階级內部的不同階層作了階級分析,而且用運動的、發展變化的觀念分析了各階級對待革命的不同態度,從而,明確闡述了中國民主革命的對象、領導者、同盟軍以及如何對待中产階級等一系列政策和策略,為中國新民主義革命奠定了理論基礎。
    關於農民的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必須正視和解決的重大問題,這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所擔負的核心任務。为此,毛澤東撰寫了《中國農民問題》和《國民革命與農民運動》兩篇重要文章,答復了當時党內外對於農民革命鬥爭的種種責難,毛澤東他認為,農民問題在中國革命中的重要地位,是由中國的具體國情和農民的實際地位決定的。毛澤東的結論是:“農民問题乃國民革命的中心問題,農民不起來參加並擁护國民革命,國民革命不會成功。”
    這些探索与研究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符合中國的实際情況,為毛澤東思想的形成奠定了重要的基石。這一時期毛泽東關於中國革命的思想既是毛泽東新民主主義革亨理論发展的邏輯起點,也是毛澤東關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思想發展的逻輯觀點。
    二、跨越教條主義
    (一)教條主義的樊籬
    1927年大革命失敗后,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人民革命鬥爭進入到了最艱苦的年代,革命形勢轉入低潮,然而中國革命的客觀基礎依然是深厚的,中國仍然需要進行一場徹底的反對帝国主義和封建主義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因此,中國革命进入到了中國共產黨獨自領導的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八七”會議後在中國共產党的領導下,舉行了南昌、秋收、廣州等起義,積極開展武裝鬥爭。然而,這時以瞿秋白為主要負責人的中共中央錯誤地估計了形勢,不顧主客觀條件,盲目地認為黨應當匯合各种暴動發展成為總暴動,出現了“左”傾盲動的情緒。
這些錯誤的判斷,不僅违背了中國的資產階級分類的實际,而且也違背了中國民族資產阶級具有兩面性的歷史實際,均表明了瞿秋白在理論上並未搞清楚資產階級民主革命至社會主義革命如何轉變的问題,無產階級領導的民主革命與資產階級領導的民主革命的聯系與區別問題。正是這種指導思想上的錯誤,直接影響了黨在土地革命戰爭初期的戰略策略思想。瞿秋白作為繼陳獨秀之后的黨的主要領導人,雖然有较為系統的馬克思主義理论知識,但由於缺乏用馬克思主義這一科學的認識工具,對中國的政治經濟情況進行系統的观察和研究,從而對中國革命的復雜性和特殊性認識不够,以致犯了“左”傾盲動的錯誤。
    (二)自由王國的跨越
    毛澤東為了解决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運用這一從未觸及過的重大科學問題,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理論智慧沖破了教條主義的樊籬和障碍,向著自由王國的彼岸跨越。
    秋收起義後,毛澤東於1927年率領黨领導下的第一支工農武裝向井冈山進軍,不但建立了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而且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及时總結井岡山的經驗教訓,在理論上把這一實踐概括為“工農武裝割據"。並於1928年1O月發表《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麽能夠存在?》、《井岡山的鬥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著名論文。回答了當時革命面臨的最迫切的問題——共產黨能不能在農村站住脚。文章科學地分析了中國的政治經濟狀況、鬥爭形勢及主客觀條件,指出小块紅色政權為什麽能夠存在。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文章從理論高度提出以農村為中心,要求黨把工作重點由城市轉向農村,從而標誌著不同於“城市中心论”的新的戰略思想——農村包围城市道路理論的初步形成。
    事實證明,毛澤東提出實行工農武裝割據、走农村包圍城市革命道路的理論,就是反對把馬克思主義教條化,把共產國際和蘇聯的經驗神圣化,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從中國情況出發的勇于創新的產物。毛澤東鮮明地提出“反對本本主義"和“中國革命鬥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誌了解中國情况"的口號,表明以毛泽東為代表的一批中国共產黨人開始自覺地思考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問題,體現著一種深邃的理论思維的覺醒。
    毛澤東在《實踐論》和《矛盾論》中這一系列哲學思想的提出,不僅有力地抵制了流行於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錯誤傾向,極大地解放了人們的思想,煥發了人們理論思維方面的创造力,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奠定了堅實的哲學基础,更加明確地指出了前進的方向。
    總之,毛澤東關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命題的提出,既是對黨的歷史經驗進行深刻反思的必然結論,也是對馬克思主義本質屬性深刻認識的思想結晶。在他的理論思維中,馬克思主義中国化包含了兩個方面的科學含義:一個方面是要“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應用於中國的具體環境”,既要使馬克思主義“在每一表現中帶著必須有的中國的特性,按照中國的特點去應用它",又要“通過一定的民族形式”來實现。另一個方面是“使中國革命豐富的實際馬克思主義化", 也就是“對革命實踐的一切問題,或重大問題,加以考察,使之上升到理論"。就是要把中國革命中的豐富的實際經驗升華為理論,充實、丰富、發展馬克思主義,形成有“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的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
    三、從理想的迷茫到回歸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黨的幼年時期,遭受到了教條主義的嚴重阻礙,毛澤東思想的形成和發展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認知達到成熟的根本標誌。然而,實踐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認知的深化也是曲折的,在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全面開始之後,馬克思主义的中國化經過再次的迷茫後,才又走上了勝利的坦途。
    (一)理想的迷茫
    隨着中國建立起了社會主义基本經濟制度,中國共產黨面临著一個嶄新的歷史課题,那就是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這對中國共產黨人來說確實是一个嶄新的歷史課題。在當時看來,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向世界上的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學習。蘇聯的社會主義經济模式的顯著特征是:單一的公有制形式,高度集中的计劃經濟。蘇聯的這種社會主义模式,有利於集中和調動全國的經濟政治力量,特別適應蘇聯當时在迅速發展重工業的需要,為反法西斯戰爭奠定了坚實的物質基礎。正是在這種體制下,蘇聯用短短十多年時間走完了資本主義國家用了50年甚至上百年時間才走完的路程。正因為此,毛澤東提出 “以俄為師”。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根據毛澤東的提議,在黨的八大二次會議上通過了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其理論和實踐应該說是充滿了正確與錯誤的矛盾。這種嚴重失誤表現在發動“大躍進”運動和大办人民公社上面。
    “大躍進”運動正是貫彻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精神的产物。毛澤東力主的“大躍進",其初衷是想以超常規的方法發展經濟實力,用各種戰爭經驗处理建設中出現的新問題。如在经濟建設中忽視甚至排斥經濟规律,過分相信人的因素,過分强調發揮人的主觀能动性;在經濟建設時期忽視法律手段,熱衷於依靠群眾去運動,用發動大規模的、疾風暴雨式的階級鬥爭的方法,解決人民內部矛盾。這種經驗主義的最終結果必然導致不顧客观條件的主觀主義。
    而毛澤東力主的“人民公社化”,則是要用超常規的方式對生產關系進行變革,想通過人為地提高所有制公有化的程度,使中国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正是這種理想主義的迷茫导致實際生活中以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和“共產風”為主要標誌的“左"的錯誤嚴重泛濫,國民經濟遭受嚴重的破壞。這種脫离國情、超越階段、盲目的體制變動,大大妨礙了社會主義生產力的發展,禁錮了社會主義經濟的活力。
    綜觀毛澤東晚年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陷入困境,從認識論的角度看,歸根結底是他在理論上存在著兩個誤區:一是把歷史唯物主義等同於階級鬥爭。歷史唯物主義認為,階級的存在僅僅同生產發展的一定的歷史階段相聯系。而毛泽東在社會主義時期擴大對階級鬥爭的錯誤估量,最終釀成了“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的災難。
    二是在某些方面把空想社會主義當做科学社會主義。毛澤東試圖尋找一條更快的發展道路,卻每每陷入超越社会發展階段的空想之中;他試图馬上消滅貧富差別,卻不得不擱浅在“共同貧窮”的大漠之中;他試圖通過一次次的政治運動來推動社會的大進步,結果却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以階級斗爭為綱"的錯誤理念之中。反思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風雨歷程,我們可以真切地看到,毛澤东的探索,不論其成功,還是失誤,都代表著一個時代中華民族的思想水平,都是那個時代馬克思主义在中國社會主義事業中的歷史命運的真實寫照。它留下的是一份值得我們繼續探索和思考的從中可以吸取深刻经驗和借鑒的思想財富。
    (二)理性的回歸
    毛澤东是最早在黨內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而恰恰又是他本人在晚年探索中的失誤,给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帶來了又一次危機,使全黨全國全社會深深陷於一種新的教條主義的樊籬之中,思想僵化,唯心主義和形而上學猖獗,從而把馬克思主义中國化推向了絕境。正是在這種危難時刻,中國政治舞台上出現了一個偉大的身影,那就是鄧小平。是他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程重新拉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而且在新的历史時期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新的歷史性飛躍。
    在鄧小平看来,堅持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正確方向,首先就要實事求是,反對本本主義。為了沖破“兩個凡是”這種新教條主義的束縛,為毛澤東思想正本清源,為全國人民沖破迷信、擺脫僵化、解放思想掃清障礙,為中國社會找出光明的出路,鄧小平以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大無畏精神,率先向“兩個凡是”進行了堅決的鬥爭,旗幟鮮明地支持和指导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重新肯定实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标準的馬克思主義觀点。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国化的認知發生第二次歷史性飛躍的邏輯起點。在此次會議主報告中,鄧小平闡發了一個極其重要的理論觀點,那就是只有解放思想,才能堅持實事求是,馬克思主義才能發展。為此,他極力呼籲全黨來一次思想大解放,為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繼續推向前進開辟了更加廣闊的道路,奠定了更加堅實的思想理論基礎,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二個偉大理论成果——鄧小平理論的形成、豐富和發展提供了強大的思想動力。
    在世紀之交的重要時期,以江澤民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領導集體,高舉馬列主义、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的旗幟,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事業征途中,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認知又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江澤民不但强調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要同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而且突出地提到要同時代的特征相結合。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他說:“在當代中國,只有把马克思主義同當代中國實践和時代特征結合起來的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別的理論能夠解決社會主義的前途和命運問題。”他在解釋鄧小平理論之所以能夠成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發展的新階段時說:“鄧小平理論堅持用馬克思主义的寬廣眼光觀察世界,對當今時代特征和總體國際形勢,對世界上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成败,發展中國家謀求發展的得失,發達國家发展的趨勢和矛盾,進行正確分析,作出了新的科學判斷。"
    進人21世紀,世界政治格局的變動,要求中國共產黨能夠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保障國家的安全和穩定;要求中國共產黨融會一切文化的優秀成果,發展馬克思主義,創造嶄新的文明。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正是中國共產黨人面對2l世紀的變遷和挑戰,把馬克思主義與當代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征相結合的產物,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認知達到一個新高度的重要標誌。胡錦濤2003年7月1日在“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理論研討會上指出: “‘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堅持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观和方法論,創造性地運用它们分析當今世界和中国的實際,為我們在新的時代條件下運用辯证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認識和把握社會發展規律,更好地推進我國社會主義事業作出了新的理論概括。”
    黨的十六大以來,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党中央在繼承和發展党的三代中央領導集體關於發展的重要思想的基礎上,在借鉴國外發展經驗與適應新時代發展要求的基礎上,提出了科學發展觀等一系列战略思想,進一步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發展觀。科學發展觀是對黨的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关於發展的重要思想的继承和發展,是馬克思主義關於發展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集中體現,是同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既一脈相承又与時俱進的科學理論,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理论成果。
    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過程中,中國共產黨的新一代領導人用發展的眼光看待馬克思主義,善於發揚理论聯系實際的學風,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和時代特點緊密地結合起來。也只有這样,才能開辟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新天地,這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認知上的重大突破。我們堅信,中國共產黨人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認知上已經有了八十多年的思想积澱,在今後的認知征途上,必將不斷實現由必然王國向自由王国的飛躍。

參考文獻


[1]陶德麟,何萍.馬克思哲學中國化:歷史與反思[M].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
[2]周連順.探索、出路與啟示——毛泽東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M].人民出版社,2009.
[3]鄭永廷.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發展概論[M].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
[4]郭建寧.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国化的當代視野[M].人民出版社,2009.
[5]瞿秋白文集編寫組.瞿秋白文集(政治理論篇)第3卷[C].人民出版社1991.
[6]呂貴,袁秉達.新中國發展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
[7]鄧小平著.鄧小平文選第一至三卷[C].人民出版社,1994.
[8]江澤民.論“三個代表”[C].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思想軌跡初探》其它版本

馬克思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