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馬列主義早期傳播與中共哈爾濱組的建立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馬克思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崔貴海
上傳時間:2012/1/19 11:46:00

  哈爾濱在中國悠久的歷史中,是一個年青的城市,它的形成和發展走了一條与其他城市迥然不同的歷史。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沙俄以聯合制日為誘餌,誘迫清政府簽訂了《中俄密約》,攫取了在東北修築和經營中東鐵路(也稱東清鐵路、東省鐵路)的特權。1898年6月,沙俄以哈爾濱為中心,分东、西、南部三線,同時開始相向施工。並以哈爾濱為發端,加速了對哈爾濱和鐵路沿線地區鐵路屬地的擴张和殖民統治的進程。沙俄殖民者把中東鐵路管理局设在哈爾濱,作為東省铁路的建設中心和總埠。從此,哈尔濱由一個古老的城鎮,演變为沙俄侵占的殖民地城市。
  哈爾濱近代產業工人最早出現於19世紀末,中東鐵路開工建設,在哈爾濱沙俄等外國資本主義的工礦企業,在旅俄華工中,在中國官僚資本和民族资本企業中產生了一批近代產業工人。一般認為,十月革命後,馬克思主義才開始在中國传播。事實上,在十月革命前,马列主義就由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尔什維克組織)直接傳入中國,長期飽受帝国主義欺侮的哈爾濱產業工人,最早接觸到馬克思主義,較早地覺醒。哈爾濱鐵路產業工人和旅俄華工最早接受到俄國革命的影響,並與在華俄國工人鬥争相結合,在俄國布爾什維克領導下,中國工人、俄國工人和革命的護路士兵與沙俄殘余势力的鬥爭就一直沒有停止。
  哈尔濱與俄國毗鄰,位於東北北部又在西滿、南滿鐵路的交匯點上。由於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交通條件,以哈爾濱為中心,貫穿西伯利亞的中東铁路成為馬列主義在中國早期傳播特殊便捷通道,稱之中國革命的“紅色之路”。中東鐵路火車一響,給哈爾滨送來馬克思主義。馬列主義通過多種渠道和多種途徑傳入哈爾濱,馬列主義的傳播比國內其他地區、城市都早和廣泛。
  一、哈爾濱鐵路產業工人是傳播馬列主義的主力軍
  中東鐵路修築后,在中國的山東、河北以及東三省招募大批中國工人外,鐵路當局還從俄國國内招募了一批俄國工人,據1916年統計,被招到哈爾濱的俄國鐵路員工達一萬余人,加上從事其他職業者約有三、四万人。
  沙俄在修築中東鐵路的同時,在哈爾濱松花江左岸,建設了組裝和修理機車車輛、鐵路器材的中東鐵路哈爾濱臨時總工廠(1907年改為哈爾濱總工廠,也稱三十六棚總工厂、中央機械廠,即哈爾濱车輛工廠的前身)。總工廠于1907年正式投入使用,設有11個分廠,有中俄工人2000人左右,其中中國工人1600人左右。这部分工人除了被招募来的破產農民和手工業者外,還有來自天津北洋機器局和吉林機器局的工人,他們成為工廠的技術骨幹,而且團結性也比較強。這個工廠是當时東北北方產業工人最集中的大工廠。哈爾濱鐵路機車機務段(俄語音譯“地包”,現扶順街一帶)有1500多名工人,其中有一半兒是俄國人。加上部分鐵路總工廠的工人,形成了哈爾濱最早的產業工人隊伍。
  從1898年到1911年,哈爾濱鐵路、機械制粉、機械卷煙、電業、電車、航運工人以及生產規模較小企业的印刷、紡織、鐵工業工人等產業工人總數達2萬余人。隨著哈爾濱工業企業的发展,到1930年前後產業工人增至9萬人左右。同期,手工業工人發展到2.5萬人左右;產業工人總數达10萬人上下。哈爾濱的工人階級隊伍已經具有一定規模。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工人阶級從誕生起就富有強烈的反抗性、革命性和鬥爭性。
  俄國十月革命前,俄國的革命者不斷到哈爾濱開展活動,對產业工人產生了很大影響,從此,中俄兩國人民開始建立了革命联系。1905年11月,在哈爾濱俄國工人中建立了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工人團的布爾什維克組織,活動主要在中東鐵路哈爾濱臨時總工厂。這個組織的負責人舒米雅茨基(後擔任共產國際遠东書記處負責人)當時化名西林,在總工廠以車工作掩護,開展革命活動。此後,在俄國布爾什維克領導下,先後建立了哈爾濱臨時總工廠和鐵路印刷廠等俄國職工聯合會組織。1907年在哈爾濱召開工團代表會议,選舉產生了由7名委員組成的“中央委员會”,對外以“俱樂部委員会”的名義公開活動,统一領導哈爾濱和中東鐵路沿線各工會組織的革命鬥爭,並在中國工人中開展了系统的宣傳工作。
  1907年1月9日,是俄國革命二周年紀念日,哈爾濱中東鐵路工人為反抗沙俄侵略暴行,舉行罢工集會,約占四分之一的中國工人参加了罷工和集會。同年4月,總工廠機車分廠的中國工人吳泰,在工人中宣傳俄國工人每年都紀念“五一”節的情形,發動中國工人也紀念“五一”節。5月14日(俄歷5月1日),哈爾濱的中東鐵路中俄工人,在松花江江北江心島(現太陽岛一帶)集會,紀念“五一”國际勞動節,許多學生、市民趕去參加,有萬余人參加紀念大会。會上提出了反對剝削压迫,改善生活待遇,實現8小時工作制而鬥争的口號。這是中國工人第一次慶祝自己的节日,在中國工人運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1912年2月,俄共(布)黨員納姆·格裏戈裏耶維奇·布爾特曼被派到哈爾滨,在中東鐵路工人中進行革命活動。1921年初,共產國际遠東書記處成立後,在哈爾濱設立了駐滿聯絡处,負責人為阿勃拉姆松,兼哈尔濱和中東鐵路地區俄共(布)的領導,做了大量的革命宣传工作。
  為了團結中國工人和俄國工人共同行動,俄國布爾什維克,經常在中國工人中進行聯絡和宣傳動員工作。舒米雅茨基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們不僅與中國工人联系,在他們中間有計劃地經常進行工作。不僅幫助他們提高覺悟,而且還培養他們成為中国人民反對清朝專制的先鋒隊”。
  1917年11月7日,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最早得到勝利消息的哈爾濱和中東鐵路沿線的鐵路工人,並為之歡呼。中東鐵路俄國工人、护路隊士兵,在俄國布爾什维克領導下,成立了工人士兵蘇維埃,組成臨時革命委員會,決定從中東鐵路白俄局長霍爾瓦特手中奪權,後由於中國當局和各国駐哈爾濱領事館的幹涉,這一計划沒有實現。但俄國工人、革命的士兵與沙俄殘余勢力的鬥爭一直沒有停止。11月12日,在哈爾濱的俄國布爾什維克發布了《告滿洲全體公民書》,號召在東北地區的俄國僑民和中國工人:堅決支持彼得格勒工人士兵蘇維埃全俄代表大會的決定,支持他們對資本家和地主前臨时政府的鬥爭。這一號召,首先得到哈爾濱的工人和俄國革命士兵的支持,11月20日,秋林洋行的全體職工舉行了罷工。11月20日,中東鐵路工人和革命的俄國護路隊士兵召開代表大会,會上通過了《承認蘇維埃政權的決議》。
  1918年2月28日,在俄國布爾什維克领導下,中東鐵路職工代表大會在哈爾濱召開,討論了中國工人的組织問題,號召“團結和聯合中國工人,為反對蘇維埃國家的敌人,同敵人而鬥爭。”在其影響下,哈爾濱總工廠的中國工人建立了第一個工會——三十六棚工業維持會(1919年改稱三十六棚工業維持會)。這個工會初建期間,與俄職工聯合會一起,领導中東鐵路哈爾濱總工廠工人在反對沙俄殘余勢力的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從1918—1920年間,中東鐵路中俄工人对盤踞在中東鐵路的沙俄殘余勢力和白匪軍以及外國幹涉者,掀起了4次全路大罷工。哈尔濱及中東鐵路沿線的中俄工人,全路大罷工使中東鐵路完全癱瘓,特別是發生在1918年9月的第二次大罷工和1919年7、8月的第三次大罷工,使幹涉蘇俄革命的協約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軍列不能發出,切斷了對白俄軍高爾察克的後勤供應,有力地支援了蘇俄紅軍在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区的鬥爭,使蘇俄東方戰線发生了歷史性的轉折,蘇俄紅軍進入了西伯利亞。同時全路大罷工沈重地打擊了沙俄殘余勢力對哈爾濱和中東鐵路沿线的統治。發生在1920年3月的第四次大罷工,將把持路务17年之久的中東鐵路管理局总辦霍爾瓦特趕下臺。在哈爾濱产業工人運動影響下,其他行業工人罷工鬥爭也此起彼伏、連綿不斷,達百余次。

 在這期間,旅俄華工大批回國,也促進了馬列主義在中國北方的傳播。旅俄華工是沙俄侵华政策的產物。從1898年到1900年7月,據有關史料統計,至少有20萬华工分布在伊爾庫茨克、布拉戈維申斯克(海蘭泡)、阿穆爾尼古拉耶夫斯克(廟街)等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沙皇政府為彌補勞力不足,又掀起一次招募華工的高潮。1906至1910年,約有55萬華工到達俄國,除一部分留在中東鐵路做工外,大部分進入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区。十月革命前,有近100萬華工到達俄國。其中先進分子同俄國工人一起參加了一系列的罷工運動,有了一定的革命覺悟。
  俄國十月革命,使廣大華工目睹了俄國工人求得自身解放的光明前途。旅俄華工和俄國工人經受共同的壓迫、共同的階級利益而走到一起了。旅俄華工在現實鬥争中感悟到,求得自身解放就得向俄國革命學習、“走俄國人的路”的結論。
  俄國十月革命后,中俄斷交,旅俄華工聯合會根据廣大華工的要求,曾與蘇俄政府談判華工回國问題,當時北京政府唯恐華工回國帶來過激思潮,設法阻撓华工回國。但仍有數萬計的華工通過中東鐵路陸續回国,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留在哈爾濱謀生。這些華工回國,不仅壯大了哈爾濱的工人隊伍,而且還成為馬列主義的宣传員,促進了工人階級的覺醒。哈爾濱各界民眾如沐春風般,較早地感知到了這场革命思潮的到來。
  旅俄華工不僅帶回了《旅俄華工大同報》、《華工醒世報》、《社會警鐘》等報刊和大量宣傳十月革命的書籍,這些書籍在哈爾滨流傳後,給工人階級以很深的影响,而且還將親眼目睹、親身經歷和親自聽到的有關俄国革命和馬列主義思想,傳播給周圍的人。旅俄華工接受馬列主义比全國各地在“五四”運動前后出國勤工儉學的青年知識分子接觸到馬列主義還要早,他們傳播馬列主義從開始不是為了探求學理,而是為了求得自身解放接受马列主義,傳播馬克思主義。旅俄華工這一特殊群體,通過各種途徑與國內的革命者聯系,共同播撒革命的火種,成為一支传播馬列主義特殊的隊伍,並在溝通共產國際幫助中共建黨方面起到了重要的橋梁作用。
  這期間哈爾濱的工人運動,無論在規模和覺悟上,在東北乃至全國都有相當大的影響。哈爾濱工人階級以自己特有的組織性和鬥爭的堅定性成為革命的主要力量。這一時期的罷工鬥爭,為支援十月革命和鞏固年轻的蘇維埃政權做出了贡獻。在國際工人運動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二、哈爾滨一批具有先進思想的知識分子最先接受和傳播馬列主義
  隨着俄國十月革命對中國的影響和“五四”運動的爆發,哈爾濱湧現出一批新文化和新思想以及具有初步社會主義思想先進知識分子,積極倡導、热心傳播馬列主義和社会主義思想。著名教育家鄧洁民(黑龍江賓縣人)是先進知識分子中的傑出代表。鄧潔民是天津南開學校學生,後留學日本,1917年回國。1918年4月,在哈爾濱道外二十道街創辦的一所私立學校。東华學校(現市第二中学)是早期傳播馬列主義的重要基地之一。他贊成列宁的主張,具有改革思想,立誌把華東學校辦成“兼重德、智、體三育,以養成愛国精神,陶鑄濟世能力,培植社會中堅人才”的搖籃。
  鄧潔民在華東學校每周末向全校學生作時事報告,进行愛國教育。他還在學生中建立青年會、愛國會、講演會、季报社等團體;師生間还聯合組成國文學會、英文學會、體育會和新劇團等,廣泛开展各種進步活動,人們把東華學校称之為第二個南開學校。共同培养和造就了一批傾向革命、具有新思想、新知識的師生隊伍。
  當時協助邓潔民辦校的張西曼先生,是留俄學生,畢業后留在哈爾濱鐵路交涉公署工作。俄國十月革命前後,他曾多次赴蘇俄考察,接觸到普列漢諾夫和列寧的著作,回國后向東華學校師生介紹俄國革命經過和列寧主義。1919年7月,張西曼去北京大學和俄文專修馆任教,並同李大釗、陳独秀等組織了秘密的社會主義学說研究會,仍與鄧潔民和東華学校保持聯系。
  1918年7月,留日愛國誌士王希天從日本回國來到哈爾濱,投奔鄧潔民。王希天與鄧潔民都信奉基督教,同在日本留學时被推舉為中華留日美以會執事。當時,日本政府向中國段祺瑞政府提出了21條的無理要求,脅迫北洋政府签訂中日軍事密約,共同出兵西伯利亞,幹涉俄國革命,这激起了留日學生的義憤。作為拒约運動的領導人之一王希天來哈,主要是考察帝國主義國家出兵西伯利亞情況,探索俄國革命經驗。在哈期間,王希天经過認真考察和閱讀马列主義報紙、書刊,使他深受鼓舞。他大聲疾呼“基督教徒應接受社會主义洗禮”,稱他與鄧潔民的友誼為“馬克思與安格爾(恩格斯)二人自命呼”相約適當时機赴俄、德考察。
  鄧潔民为辦好東華學校,先後從關內聘请了一些進步教師,多數是天津南開學校畢業學生,有的是他的同期好友。如趙松年、霍占一和劉天佑等。另外還有北京各大學的學生。張昭德(又名張晉)是北京俄文專修館的學生,曾在北京參加社會主义學說研究會。畢業後,由张西曼推薦來哈爾濱,被鄧洁民聘為該校俄文教員。他到哈後仍与北京的李大釗、羅章龍、張太雷等保持聯系。在東華學校任教期間,與鄧潔民一起学習和研究俄文版的紅色報刊和马列主義著作,通過周末时事報告會向全校學生讲解。張昭德還與在哈爾濱的蘇俄团體和共產國際駐滿代表建立聯系,为一些赴蘇考察和工作學習的中国知識分子牽線搭橋。
  周恩來與鄧潔民的友誼是在天津南開學校讀書時开始的,以後一直保持聯系。1917年暑假,周恩來乘去沈阳看望伯父之便,專程北上來哈看望鄧潔民,對其籌辦东華學校給予熱情支持。
  1920年7月,因領導學生運動剛剛出獄,決定去法國勤工儉學的周恩來,臨行前再次來哈看望鄧潔民等校友。這次來哈已經接觸馬克思主義,並和馬駿等在天津組織了“觉悟社”的周恩來,在東華學校師生中發表演說,介紹“五四”運動情況。
  在中國大地上率先舉起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旗幟的,是李大釗。十月革命之后,他獨具慧眼,首先指出這個革命开辟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他說,一葉落而天下驚秋,听鵑聲而知氣運。我们應當有這樣的歷史眼光,努力地去適應此世界的新潮流。李大釗與邓潔民是同鄉,在日本留學時结為好友,一直保持聯系。中國共產黨建立前後一段時間裏,李大釗曾經介紹一些赴苏的共產主義者和共产黨員路經哈爾濱時到東華學校住宿或求助鄧潔民。例如,张太雷幾次赴蘇往返都住在東华學校,並由鄧潔民協助辦理出國。
  1921年5月,朝鮮共產黨在伊爾庫茨克舉行建黨大會,有許多朝鮮代表通過哈爾濱赴蘇,他們當中的一些人曾被安排住在東華學校,免受日本特務的迫害。東華學校曾一度成為中國共產黨赴蘇人員的落腳之地,成為早期馬列主義传播的重要基地。
  三、以哈爾濱為中心,中东鐵路成為中國傳播馬列主义的“紅色之路”
  18世紀末,在飛機還沒有被運用到民航的時代,中國通往蘇俄的交通路線很多,但哪條路線都不如走中東鐵路這条路線便捷。由於中東铁路的建成,使中國铁路與俄國的西伯利亞铁路相通、成為連接亚洲和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歐洲的重要交通要道。這條道路與中國革命先驱者和中國共產黨的建立了千絲萬縷的聯系,形成了一条通往蘇俄和共產國際的“紅色之路”。哈爾濱成为這條紅色之路的必經之地。這條红色之路早在十月革命前就已經形成,但真正發揮作用还是在十月革命以後。
  隨著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迫切需要有一個世界性的无產階級政黨組織,對各國革命進行協調和指導。在列寧領導下,共产國際(又稱第三國際)於1919年1月在莫斯科成立。共產國際十分關心東方各國人民,特別是中國人民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鬥爭,同這些國家的革命力量建立密切的革命聯系,幫助建立共產党組織。此後經常派人到中國幫助建黨和宣傳馬列主义。
同時,中國的一些初步具有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為了學習俄國革命經驗,不斷從四面八方來到哈爾濱,然後通过中東鐵路奔赴蘇俄。
  最早與李大釗會見的俄共(布)黨員納姆·格裏戈裏耶維奇·布爾特曼,就經常通過這條紅色之路來往於蘇俄和天津之间,他1915年隨父母由俄国來中國,定居哈爾濱,在哈爾濱讀中學,早年從事學生運动。1917年曾在哈爾濱组織青年學生革命同盟,後改為青年共產黨支部,布爾特曼為該支部負責人。同年他加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爾什維克,不久調海參崴工作。1919年2月又被派回哈爾濱從事革命活動,其間,在哈爾滨中東鐵路工人中開展工作,“五四”運動後去天津,并與李大釗、鄧中夏等建立了聯系。
  旅俄華人楊明齋以共產國際代表團成員身份來华考察。楊明齋(又名楊好德),1901年到海參崴谋生,後參加俄共(布)領導的工人运動。十月革命後加入俄共(布),在海參崴以華僑聯合会負責人身份從事革命活动。1920年3月,共产國際決定派維經斯基率代表團來華,“了解中國國內情況,同中國革命組織建立联系,同時考察是否有可能在上海建立共產國際東南亞書記處”。楊明齋以維經斯基翻譯的身份一同來華,多次往返於哈爾濱。由共产國際派到中國幫助建黨的維經斯基(中國名字吳廷康)、庫茲涅娃(維妻)、斯托揚諾維奇、馬林、優林、達林、越飛、鮑罗廷、崔可夫等,都是通過這條红色之路到中國的,他們都在哈爾濱留下革命活动的印跡。
  1921年1月,共產國際遠東書記处成立後,在哈爾濱設立了駐滿聯絡處,擔任該處負責人的阿勃拉姆松也是哈爾滨長大的,曾擔任俄共(布)中央西伯利亞局東方部主任。駐滿聯絡处主要負責共產國際与中國共產主義者及其组織的聯絡工作,采取各種方式護送來往於中蘇之間的革命者。阿勃拉姆松還曾兼任对哈爾濱及中東鐵路地區俄共(布)組織的領導職務,做了大量的革命宣傳工作。
  1920年10月,最早以新聞工作者赴俄考察的瞿秋白和當時被譽為新聞界“釋迦牟尼”的俞頌華等人途中在哈爾濱滯留50余天。在哈期間,他们進行了新聞采訪活動。瞿秋白通過找在哈的俄國共產党人談話,采訪俄國職工聯合會會長,參加俄僑紀念十月革命三周年大會等活動,他在哈爾滨第一次聽到了《國际歌》,使他耳目一新。他在《餓鄉紀程》一書說:“在哈爾濱一個半月,先得共產党的空氣”。
  1921年春,张太雷受中國共產黨籌建组織的委派,去蘇俄伊爾库茨克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工作,中国社會主義青年創始人之一俞秀松參加共產國際第二次代表大会,都是路經哈爾濱去蘇俄的。
  中國共產黨誕生後,從1921年11月至1924年5月間,路經哈爾濱去苏俄的中國共產黨人有30多人,其中有:參加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的張國燾、王盡美、鄧思銘、高君宇、鄧培、林育南、夏曦等;參加共產國際第四次、第五次和第二次赤色職工國際代表大會的陳獨秀、劉仁静、王俊、李大釗、王荷波、彭述之和劉清揚等。李大釗參加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來去都在哈爾濱停留,住在同鄉王芳田在道外開设的宏昌茂雜貨店裏。李大釗還送給王芳田帶有列宁像和鐮刀斧頭圖案的苏聯建國銀幣作紀念。向王芳田介紹了蘇聯十月革命,經濟建設情况,並斷言中國革命非走俄國人的路不可。
  十月革命後,共產國際鉴於情報和交通聯絡的需要,在我黨地下黨組織的支持和幫助下,在哈爾濱建立了國際交通局。在哈爾濱及满洲裏、紮賚諾爾、密山等国境線地區續建了5個交通站和聯絡处。這對加強東北地區黨組織與党中央駐共產國際代表的聯系,起了一定的作用。
  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開,為保證中共“六大”代表安全赴蘇,中共中央指派中共哈爾濱縣委在哈爾滨設立了秘密接待站。前后接待、護送了40多位“六大”代表通過紅色之路去莫斯科。這一年春天,哈爾濱地下党就在哈爾濱道裏外國四道街14号,秘密地開始了護送中共“六大”代表的工作。縣委指派中共黨員李紀淵负責接待站的工作(李紀淵先後擔任共青團北滿地委書記、共青團哈爾濱縣委書记)此外,黨中央還派在中共中央婦委工作的楊之華(瞿秋白的夫人)帶著小女儿瞿獨伊從上海到哈爾濱,協助哈爾濱縣委完成接待任務。
  隨著中東铁路的修建,哈爾濱開辟為商埠,成了資本主義、帝國列強經濟競爭、政治角逐的大舞臺。哈爾濱逐漸演变成為一個國際性城市,各國政治、經濟勢力,纷紛湧入哈爾濱設立外國領事館。俄國於1907年1月最先在哈爾濱設立了領事馆。此後,日本、美国、西班牙.英國、德國、法國等19個国家陸續在哈爾濱設立領事館。有33個國家的16萬余外國僑民聚集這裏,最多時曾達20多萬人,甚至一度超過了居住在哈爾濱的中國人的數量。由於国際大都市的逐步形成,有相當一部分懂俄文的中國知識分子在哈爾濱工作和生活。所以,一些紅色的俄文報刊和書籍,成為傳播馬列主義的重要媒介。哈爾濱成為馬列主義廣泛傳播的中心。
  當時,在哈尔濱出版的俄文報刊最多時达到30余種,1903年全線通車時,哈爾濱出現了《哈爾濱公報》,1905年日俄戰爭後,沙俄被迫從我國东北的南滿撤退,即著手經營北滿,為此,陸續出版了多種官方俄文報紙。
  特別是十月革命勝利後,由於哈爾滨俄國工兵蘇維埃和職工聯合會的成立,還相繼出現了一些红色俄文報刊。人們當時把俄文报刊分成紅黨、白黨和中立三種。其中紅黨俄文報刊主要有:《勞动之聲》(哈爾濱俄國工人士兵苏維埃創辦)、《新生活報》(原為官方報紙,十月革命後轉变為紅色報紙)、《學生之聲》(哈尔濱學生聯盟創辦)、《前進報》(中東鐵路俄国職工聯合會創辦)、《南方社會主義革命者報》(全西伯利亞青年社會主義者在哈機關報)、《通報》(中東鐵路职工聯合會創辦)、《論壇報》(中東鐵路職工聯合會創辦)、《風聞報》(俄共(布)在哈創辦)、《回声報》(蘇俄在東三省的機關報)等10余種。這些報刊,由於經常宣傳革命真理,維护勞動人民的利益,使哈爾濱当局十分恐慌,有的報刊出版时間不長,即被當局以宣傳“過激主義”予以查封。
  《前進报》,1920年2月下旬,由俄國布路職工聯合會名義創辦的俄文報刊。该報經常發表俄國國内的工人鬥爭、工業建设和人民生活的文章,在哈爾滨有很大政治影響。1921年4月,哈爾濱中國當局以宣傳過激罪名,逮捕了該報主編海特,該報停刊。
  《論壇報》譯音《特里布那報》,是繼《前進報》停刊後第二個中東鐵路職工聯合會機關報,1922年8月後,因宣傳馬列主義曾被“告誡三次,處罰二次”。1925年4月22日,該報以中蘇關系為題。揭露“哈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埠要人,不乏與前俄帝制余孽親善,籍保護政治犯為名袒護白俄。”於是給该報加上“毀謗我中國三省官憲”的罪名。並指責該報經常“任便徑過激主義之詞,如打倒資本家,戰勝資本主義,均成共產國等”,該報被查封。
  除了在哈尔濱直接出版發行的紅色俄文報刊外,還有很多是由蘇俄國內出版的一些報刊和書籍,通過中東铁路傳遞和郵局投寄來的,也在哈尔濱民。間傳閱。因此,哈爾濱中國當局非常害怕這些宣傳共產主義的讀物。曾千方百計通過海关搜查,郵件檢查扣留銷毁。根據文獻記載,從民國十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至七月二十五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就扣留了書籍8種,報紙57種,雜誌27種,合計3157件。書籍中有《工人俱樂部》、《共产黨員之引導》、《共產革命》等,雜誌有《共產国際聯盟》、《東方之光》、《童子軍》、《共產教育》、《共產黨員的先導》等,報纸有《列寧真理報》、《工入報》、《莫斯科晚報》、《赤色報》、《共產青年真理報》、《消息报》、《紅旗報》、《阿穆爾真理報》、《蘇俄真理報》等。

 盡管哈爾濱當局實行嚴格查禁,仍有大量的紅色俄文報紙、雜誌和書籍流轉到哈爾滨,並且還能在哈爾濱的一些俄國人開的書店裏買到俄文版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著作。通過中東鐵路來往於蘇俄的這條紅色之路,不僅拓宽了馬列主義傳播渠道,而且也为中國共產黨的建立和發展作出了贡獻。
  四、東北地區第一個黨組織——中共哈爾濱组的建立
  1919年“五四”運動和1921年中国共產黨的誕生,改變了中國的命運,也震驚了世界。哈爾濱和全國一樣,革命形勢發生了根本變化。中國共產黨和以李大釗為首的北方區委非常重視東北地區工人運動的開展和在東北建黨的工作。
  1921年末,天津“五四”運动著名領導人之一、中共早期黨員馬駿(黑龍江寧安縣人)來到哈爾濱。馬駿也是南開學生,20年代初,曾多次來哈看望鄧洁民。1920年8月,馬駿借在東華學校兼課之機,向學生進行革命宣傳,介紹“五四”運動。他通過授課和組織演講會、報告会等形式,向學生宣傳反帝反封建和救國救民的革命道理。
  1921年11月,华盛頓會議簽訂的“九國公约”確認了美國提出的“各國在華机會均等”、“中國門戶開放”等帝國主義列強瓜分中国的侵略要求。消息傳來,哈市群情激奮。馬駿通過鄧潔民結識了进步青年韓鐵聲,在馬駿的啟發和指导下,韓鐵聲等於1922年2月首先發起成立了“哈爾濱救国喚醒團”,提出“喚醒同胞,群策群力”、“取消二十一條”、“反對國際共管中東路”等口号。隨後,工、商、學各界也都迅速成立起救國喚醒團,並組成了全市總部。2月10日,哈爾滨救國喚醒團等20余個团體在道外濱江公園召開市民大会,抗議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會後,群眾冒雪舉行示威遊行,高呼:“反對國際共管中東路”、“還我青島”、“取消二十一條”等口號。由華盛頓會議激起的哈爾濱市人民的反帝愛國鬥爭持續一年之久。
  1921年秋,中共北京地委派地委委員、中国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主任羅章龍到哈爾濱、綏芬河進行考察。罗章龍回北京後,向中共北京地委提出《關於東北工人的狀況和在東北建黨建工會的具體意见的報告》,認為北滿是東北工業中心地區之一,產業工人較多且集中,較早接受十月革命和馬克思主義影響,觉悟程度比較高,工人运動有一定基礎,建议派人到東北進行建黨工作。
  1923年“二七”大罷工後,中共北京地委根據羅章龍的建議,派負责北方鐵路工會工作的陳為人和京漢鐵路總工會秘書李震瀛到哈尔濱進行建黨、建團工作。當时《哈爾濱晨光》(以下簡稱《晨光报》)反映民眾呼聲,很受廣大群眾的歡迎。陳、李即與《晨光報》主辦人韓铁聲取得聯系,進入该報社並以記者身份廣泛與文化團体、知識界接觸,傳播革命思想,將《晨光報》作为宣傳反帝反封建軍阀的思想陣地。在陳为人、李震瀛等人的努力下,《晨光报》在較短時間內迅速發展,發行量剧增,在哈埠占居首位。同時,陳為人、李震瀛等還創立了“哈爾濱通訊社”,開展對廣大人民群眾的革命宣傳教育,為黨團組織的成立作了充分的準備工作。陳為人、李震瀛在開展革命宣傳工作中,先後發展汪潔曼、李鐵钧、馬新吾、陳毅可、劉天佑等5人為社會主義青年團員。1923年7月,成立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哈尔濱支部,汪潔曼任支部秘書。8月以後,中共北京區委和社會主義青年團北京區委分別派中共黨員陳作霖和團員彭守樸到哈爾濱工作,增強了黨團組织的力量。
  1923年10月,陳為人、李震瀛、陳作霖建立了東北地區第一个黨組織--中共哈爾濱組(亦稱“中共哈爾濱獨立組”),陳為人為負責人。此時,哈爾濱有黨員3人、團員6人。中共哈爾濱組的成立標誌東北人民反帝反封建軍閥的鬥爭進入了一個由無產階級政黨領導的嶄新阶段,為災難深重的哈爾濱人民帶來了光明和希望。同年11月,陳為人、李震瀛創辦了“哈爾濱青年學院”,吸引很多青年工人和其他勞動者參加学習,為發展、壯大党團組織創造了條件。
  1925年10月8日,中共中央直屬的中共北方區執行委员會成立,李大釗任區委书記,領導包括東北三省在內的北方黨務工作。北京區委(兼北京地委)同時撤銷。為進一步加強對黑龙江地區黨組織的領导,10月,北方區委派剛從蘇聯回國的吳麗石到哈爾滨從事黨的工作。吳麗石到哈爾濱後,首先整頓了黨團組織,將5名黨員組成一個小組,由馬新吾任組長。之後,吳麗石、馬新吾以小工身份進入中東鐵路机車車輛總廠和鐵路機車機務段,在產業工人中開展工作,成立“東鐵青年協進會”作為黨领導工人鬥爭的公開組織,並在工人中先後發展張有仁、郎勛臣、賴永卿、王光錄等4名黨員,成立黑龍江第一個工人黨支部——由吳麗石任書記的中東鐵路工人黨支部。在此期間,唐山、鄭州、濟南陸續轉來姜文周、王麟書、劉金安、韓心怦、劉湘益等中共黨員,也在鐵路總工廠和“地包”分別成立了三十六棚和“地包”兩個黨支部,書記分別由馬新吾和姜文周擔任。吳麗石還在大中專學校中開展學生工作,先後發展中俄工業大學學生吳寶泰、高誠儒,以及醫科專科學校學生李作非、潘連山等入黨。黨組織除在工人、學生中加强工作外,還在店員、手工業工人以及婦女中也開展了大量工作,並在鬥爭中發展共青團員,成立共青團店員支部,支部书記為紀幼柏。還由進步女青年才鏡石等人發起成立“哈爾濱婦女協進會”,開辦女子商店,以此為陣地,教育组織婦女開展“爭取男女平等”、“拯救失業女同胞”等革命活动。
  1925年末,中共哈爾濱支部改組成立中共哈尔濱特別支部,吳麗石任書記,高洪光任技術書記(秘書)。1925年末至1926年初,又有共產黨员楚圖南、海濤、蘇子元、何安仁相繼到哈爾濱工作。此時,哈爾濱特支有三十六棚和“地包”两個支部、黨員20余人,主要分布在車輛廠、工業大學、政法大學、醫專等單位。哈爾濱特支隸屬於中共北方區委。
  1925年10月,中共北方區委決定,在工作基礎較好的哈爾濱成立北滿地委。1926年4月,中共哈爾濱特支书記吳麗石在馬家溝比樂街召开特支擴大會議,改組哈爾濱特支,成立中共北滿地方委員會(亦称哈爾濱地委),吳麗石任地委書記、高洪光任组織部長、海濤任宣傳部長。會议同時決定成立共青團北滿地委,團地委書記為楊韋堅(楊寧濤)。中共北滿地委領導長春以北、哈爾濱及中東鐵路沿線黨的组織,地委機關設在哈爾濱。
  1926年10月,中共中央決定東北三省黨組織由中共中央直接領導,任命吳麗石為中央駐東北特派员兼北滿地委書記。到1926年底,北滿地委已建立了一些基層組織。哈爾濱市有“地包”工人支部、三十六棚工人支部、大學生支部、皮鞋工人支部、警察支部、道外混合支部;中東鐵路沿線有雙城、安達、長春、吉林、牡丹江、橫道河子等6個支部。1926年11月,北滿地委有黨員73人,到1927年初,黨员已發展到130人。
  中共哈爾濱組成立時,還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政黨組織,但中國共產黨擁有馬克思主義這個最先进的思想武器。它所代表著中國社會發展的正確方向,代表著無產階級和廣大勞動群眾的根本利益。因此,它從誕生時起,就充滿着勃勃生機和活力,预示著光明和希望。中國共產黨領導哈爾濱人民的初期革命鬥爭,打击了帝國主義和封建军閥的反動統治,喚醒了廣大民眾,播下下了革命的火種。在鬥爭中,共产黨人得到鍛煉,黨的組织得到發展、擴大,使黨在人民群众中建立了基礎,並成為群眾運動的領導力量。為實現勞動人民擺脫被压迫、被剝削的狀況,开始了不屈不撓、艱苦卓絕的鬥爭。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馬列主義早期傳播與中共哈爾濱組的建立》其它版本

馬克思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