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列主義對於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理論思考與實踐探索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馬克思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周俊,胡猛
上傳時間:2012/1/19 11:42:00

    摘要: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研究始於馬克思恩格斯時期,在列寧時期得到繼承和完善,對其理論和實践的研究始終是無產階級政黨十分重視的黨建内容。原因在於黨代表大會常任制是完善黨代表大會的有效措施,也是發展黨內民主政治路徑。
  關鍵詞:黨代表大会;常任制;理論思考;實踐探索
  
  十七大報告指出:“黨內民主是增強党的創新活力、鞏固黨的團結統一的重要保證”,要“完善黨的代表大會制度,實行黨的代表大會代表任期制,選擇一些縣(市、區)試行黨代表大會常任制”。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歷史上,党的代表大會常任制經歷了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馬克思恩格斯開創了黨的代表大會年會制,列寧堅持了黨的代表大會年會制,並開創了黨代表會議制度,這些都為黨代表大会常任制奠定了理論思考與實践探索。
  一、馬列主義對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理论思考
  1.實行党的年會制的原因
  在國際共產主義运動史上,馬克思恩格斯開创了黨的代表大會年會制。馬克思恩格斯一直重視黨的代表大會的作用,認为黨的權力中心在黨的代表大會,而不在中央委員會。1847年的共产主義者同盟章程規定:“代表大會是全盟的立法機關”、“最高權力機關”,“中央委员會是全盟的權力執行机關,向代表大會報告工作。”“中央委員會得出席代表大會,但无表決權。”[1]在這裏,馬克思恩格斯強調了黨的代表大會的絕對權威地位,并主張以年會制的形式來发揮它的作用。共產主義者同盟章程規定:“代表大會於每年8月舉行。”[1]1847年6月的共產主義者同盟第一次代表大會確認了年會制的形式。
  而這种形式也並非馬克思恩格斯冥思苦想出來的,而是借鑒了现代民主政黨政治文明的成果。具体地說,這是參照了兩方面的歷史经驗。第一,1836年成立的德國工人的正义者同盟,其中央權力機關稱為人民議事會,地方組织為支部和區部,各级組織領導人任期都是一年,按盟章規定每年5月开會進行改選。1847年6月,正義者同盟改組為共產主義者同盟,決定每年8月召開代表大会正是繼承了正義者同盟每年5月開會改選的傳統。第二,英國工人於1840年成立“全國宪章派協會”,為爭取實現“人民憲章”而鬥爭。恩格斯稱宪章派為“近代第一個工人政黨”[2],該黨建有从中央到地方基層的組織,實行民主制的組織原則,從1840年到1848年先後召開了八次全國性的代表大會,集中各地工人代表的意見,商定協會的方针政策。
  2.实行黨的年會制的內容
  1847年,馬克思恩格斯是以按照科学社會主義思想的原則改組正義者同盟為條件才加入同盟的。同年6月2日,同盟在倫敦召开代表大會,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政黨——共產主義者同盟,討論和制定了《共產主义者同盟章程》。在他們參與起草的同盟章程中明文規定:“代表大會是全盟的立法機關”,“最高權力機關”,“中央委員會是全盟的權力执行機關,向代表大會報告工作。”“中央委員會同各總區部保持聯系,每三個月作一次關於全盟狀况的報告。”“中央委員會得出席代表大會,但無表決權。”[1]马克思恩格斯認為,黨代表大會既然是黨的最高權力機關,它就必須實行年會制,即每年召開一次黨代表大會。章程中第三十三條規定:代表大會於每年8月舉行。遇緊急狀況中央得召集非常代表大會。在共產主义者同盟第一次代表大會閉幕後,大会主席卡沙佩爾、秘書威·沃爾弗以大會名義給同盟盟員發出的通告信綜述了大會內容。其中說到:“大會沒有任何爭議就一致認為:必須重復召開在這裏首次召開的代表大會,定期地召開這樣的代表大会,並且在保留各支部批準權的條件下把同盟的全部立法權移交給代表大會。”[3]大會通過了馬克思恩格斯所主張的代表大會年会制的黨章草案。
  3.实行黨的年會制的意義
  政黨的特性可以高度概括為五點,即阶級性、政治性、組織性、民主性和前沿性。其中最重要的是民主性,這正是現代政黨區別於古代貴族政治組織和奴隸、農民政治組織的高明之處。由此決定了政黨政治也具有五個特性,即公開性、群眾性、競爭性、選择性和輪替性。政黨和政黨政治的出現,使政治鬥爭從秘密謀划、暗箱操作、突然襲擊、殘酷兇殺變為平等競爭、公開對陳、訴諸群眾、票箱定奪。可見,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進步和現代民主政治的體現。
  馬克思恩格斯認為,共產黨有科學的世界觀指導,是無產階級中最先進的部分,代表無產階級利益要求,代表人類社會發展方向。因此,民主應是共產黨發展的必要條件。在他們起草的《共產主義者同盟章程》规定:全體盟員一律平等,黨內一切事務都由盟員和代表大會处理。恩格斯也指出:“組織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員會由選举產生並隨時可以罷免,僅這一點就堵塞了任何要求獨裁的密谋狂的道路。”[1]马克思恩格斯所倡導黨的代表大会的最高地位,為各國社會黨所遵循,比如法國社会黨在《法國統一社會黨联合聲明》中指出:“在任何情況下,代表大會擁有最高裁決權。”[4]但是,根據路徑依賴理論,初始條件的思維與行動方式,鎖定了後來政黨組織发展的軌道。尤其把政黨组織發展的初始條件移植到不發達的、落後的、封建傳統文化濃厚的俄国與中國時,政黨組織就產生了與西方政黨不同的發展軌道。
  二、馬列主義對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實踐探索
  1.馬恩關於黨代表大会年會制的實踐內容與監督作用
  黨代表大會年會制的組織運行是政黨活動的方式之一,活動必須有一定的制度載體。《共產主义者同盟章程》中規定了代表大會是全盟的立法機關與最高權力機關,中央委員會是同盟的權力執行機關,每年都在黨代會上討论與黨有關的一切問題。具體表現為:
  黨代會每年確定執行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的所在地以及下次代表大會的開會地點,執行委員會受委托領導黨的日常事务。章程指出:“為了盡可能防止執行委員會獨斷专行,黨成立由11人组成的監察委員會。执行委員會未予考慮的一切申訴可提交監察委員會。同時,監察委員會應該監督執行委員會對日常事務的領導。”[5]1890年10月社會民主党組織在哈雷舉行代表大会,通過了新章程,明確了党代表大會是“黨的最高代表機關”,但是沒有關於監察委員會和仲裁委員會的規定,之後的歷次大會又對黨的組織章程做了重要修改與完善,“就涉及全黨的重大政治問題,就設立會給党帶來長期沈重財政負擔的黨的中央機構,就確定黨代表大會的議事日程和指定報告人,與執行委員会共同商討,並通過決議提出参考意見。”[6]通過這些規定,政黨的組織運行以黨的代表大會为制度平臺,組織結構設置防止权力集中,有利於組织橫向之間的制約與黨員群众的監督,基本形成了黨代表大會年會制的制度雛形,進而发展與完善了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黨代會制度。
  2.列寧堅持了黨的代表大會年會制並开創了黨代表會議制度
  俄国社會民主工黨成立於1898年。因處於沙皇專制政府統治下,黨長期難以正常开展活動,所以列寧於1903年7月第二次黨代表大會召開前夕提交的黨章草案第二條规定:“黨的最高機關是党代表大會。代表大會由中央委员會召開(盡可能至少每兩年一次)。”[6]大会采納了這個意見,寫進了正式通過的黨章。在這次大會上由於對黨綱、黨章認識的分歧,黨內形成了布爾什維克(俄文意為多數派)和孟什維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克(俄文意為少數派)兩派,即革命路線派與改良路线派。1905年4月,布爾什維克單獨召開黨的三大,新黨章第二条就改為:“黨的最高機關是黨代表大會。代表大会由黨中央委員會召開,每年一次。”[6]即從1905年起列寧才轉而決定要實行代表大會年會制。1906年4月,布爾什維克與孟什維克兩派聯合舉行統一的第四次黨代表大會,新黨章依舊坚持“定期代表大會由中央委員會召開,每年一次。”[6]同年9月,列宁收到孟什維克“南俄代表會議”通過的組織章程,其中補充了這樣一條新內容:“黨的最高機关是黨代表大會,代表大會盡可能每年召開一次。”列寧十分高興,當即著文表明:“我們熱烈歡迎這一改進。”[7]然而,由於1905年俄國第一次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失敗,沙皇專制政府加强迫害,黨代表大會年會制無法堅持。盡管1907年4月在倫敦召開的五大通過的黨章仍然規定代表大會每年召開一次,實際上延至1917年7月才舉行黨的六大。
 1917年十月革命勝利、布爾什維克黨成為執政黨後,在列寧領導的頭6年,即使有過14個帝國主義國家的武裝入侵和國內激烈的內戰与叛亂,在腥風血雨的恶劣環境下,列寧始終坚持黨代表大會年會制,从1918年至1923年先後定期舉行了六次黨代表大會,即從黨的七大到十二大。如果說列寧的作法與馬克思恩格斯的設想有什麽不同的話,那就是把原定“代表大會於每年8月舉行”,改變為每年3、4月舉行。一年之計在於春。每年春天集中全党智慧,制定施政綱要,再提交全俄蘇維埃代表大會審議和具體化,變成為國家政权機關的決議,這是體現黨對國家政權機關領導的一種制度創新。
  列寧不僅堅持實行黨代表大會年會制,而且就如何開好黨代會、如何使黨代會充分發揚黨內民主、如何使黨代會成為黨的最高權力机關、如何切實貫徹執行黨代會的各項決議,作出了表率,進行了探索,主要有如下幾點:
  第一,每次黨代會都由列寧代表黨中央作政治報告和主要問題報告。列寧都不是照念長篇大論的事先寫好的書面稿子,而是按照提綱生動活潑地进行講解。1918年列寧在七大的报告中甚至有這樣一句插話:“大會秘書和速記員不必把這句話記錄下來。”[8]1923年要開十二大,列宁因病不能與會,還專門撰写並口述了《給代表大會的信》,这就是後來被稱為《列寧政治遺囑》的重要遺言。
  第二,列寧在他最後出席的十一大上的報告中指出:“作中央委员會的政治報告,不应當光談報告年度內做過什麽事情,而且應當指出報告年度內有哪些主要的、根本的教訓,以便正確规定我們下一年政策,從过去一年裏學到一點東西。”[9]因此,在黨代會上不能光是炫耀成就,歌功頌德,而要善於自我批評和開展互相批評。
  第三,在黨代會上有不同意见的自由爭論是正常的、大有好處的。然而在七大、八大、九大、十大上都出現了“左派”共產主義者、軍事反對派、民主集中派、工人反對派等派別活動。為此,列寧在十大上專門起草了關于黨的統一的決議,嚴禁黨內有組織、有綱領的派別活動,同時“決定要經常地出版《爭論專頁》和專門文集,力求就問題的实質來進行批評”,“也將繼續不断地采取一切手段並試驗各種新的辦法,來反對官僚主义,擴大民主,發揚自主精神”。[9]
  第四,為了加強對中央委員会的監督,1920年9月成立了中央監察委員会,它由黨代表大會选出,與中央委員會平行,向黨代会負責並報告工作。其職責是同黨內官僚主義、升官发財思想以及黨員濫用职權的行為作鬥爭,接受審理各种申訴和控告。列寧临終前還提出:中監委“應該不顧情面,應該註意不讓任何人的威信、不管是總書記還是某個其他中央委員的威信,来妨礙他們提出質詢,檢查文件,以至做到絕對了解情況並使各項事務嚴格按照規定辦事。”[9]
  實行黨代會年會制,對發揚黨內民主、推動蘇維埃的建設都起了重要的歷史作用。然而,實行黨代會年會制也有不足之处。黨代會年會制的目的是為了保證黨代會的絕對权威地位,保證黨代會是全黨的“權力中心”。但是,由於黨代會一年召開一次,在黨代會閉会期間,其權力中地位往往會被中央委員會或其他機構所取代。馬克思恩格斯就把“遇緊急情況中央委員會得召集非常代表大會”[9]作為年會制的彌补措施;列寧晚年也想用擴大中央委員會工人成分比重、建立黨的最高代表會議等辦法,來發展黨内民主、彌補黨代表年會制的不足,然而他還沒有想到實行党代會常任制。
  總之,黨代表大會常任制是馬列主義黨建學說的重要內容,是新時期中國共產黨真正實現由革命黨轉向執政黨的戰略抉擇,因此只有深入研究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理論與實踐內容才能推进黨內民主建設,永葆黨的活力和先進性。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2]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12.
  [3]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43.
  [4] 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社會主義系.《國际共產主義運動史文獻史料選編》第3卷[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5:37.
  [5] 中國人民大學科学社會主義系.《國際共產主義運动史文獻史料選編》第2卷[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3:47.
  [6] 《蘇聯共產黨章程匯編》[M].北京:求實出版社,1982.
  [7] 《列寧全集》第2版第1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309.
  [8] 《列寧全集》第2版第3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29.
  [9] 《列寧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馬列主義對於黨代表大會常任制的理論思考與實踐探索》其它版本

馬克思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