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1948年以來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運動的階段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民族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韓曉婷
上傳時間:2010/4/25 9:06:00

  論文關鍵詞: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運動 法塔赫 哈馬斯
  論文摘要:巴勒斯坦人民反對以色列軍事占領的民族主義運動經歷了漫長的鬥爭歷程。其運動的代表者、實踐者、意識形態、鬥爭方式等在不斷流變,從1948年戰後至今,影響最大的三場運動是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運動、法塔赫和哈馬斯。它們在巴民族運動史上代表著三個不同階段:泛阿拉伯民族主義階段、特定的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階段、伊斯蘭宗教民族主義階段。這幾場運動都以宏大的目標為開端,但隨著以色列巨大的優勢和美國對其的過度偏袒而逐漸收縮;並且其內部不時發生分歧鬥爭,甚至惡化為暴力沖突,這成為巴以和平進程的幹擾因素。
  巴勒斯坦民族主義作為一種社會思潮和政治實踐運動,從一開始就對當地社會的政治發展趨勢和廣大民眾思想產生了至關重要的影響。尤其是1948年巴勒斯坦戰爭後,許多巴勒斯坦人終於意識到了“建立一個獨立的阿拉伯國”的必要,但“西方國家的政府和阿拉伯世界的政權,出於不同的目的卻懷著同樣不明言的希望,即巴勒斯坦問題應該消失”為了爭取自身權益,失去家園的巴民族主義者開始走上尋求民族獨立和解放的漫長道路。隨著鬥爭目標、鬥爭方式和實踐及國際形勢和中東局勢的變化。
  用比較的眼光對1948年以來的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運動加以分析,盡管其派系林立,成員復雜,但其中影響最大的是: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運動(ANM)、法塔赫(Fatah)、哈馬斯(Hamas)。這三場運動在巴民族運動史上代表著三個不同階段:泛阿拉伯民族主義階段、特定的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階段、伊斯蘭宗教民族主義階段。雖然它們還繼續共存著,但在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運動的演變過程中,其內部不時產生分歧,甚至惡化為暴力沖突,並成為巴以和平進程的幹擾因素。
  一、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運動的階段
  1948年巴勒斯坦戰爭後,處於流散狀態的巴勒斯坦人大致分為三個陣營:一個是擁戴約旦王室的納沙希比等家族勢力及其追隨者;一個是受“巴勒斯坦地方民族主義”思潮影響的處於初始階段的激進青年團體;受當時高漲的阿拉伯民族熱情的鼓舞和對猶太人人侵的仇恨,影響最大的是反哈希姆王朝的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運動。20世紀50年代初,一群來自巴勒斯坦和阿拉伯的學生在貝魯特創立了運動組織,領導者喬治·哈巴什(GeorgeHabash)和運動中的主要成員都是貝魯特美國大學的學生,他們深受學校歷史系教授康斯坦丁·祖瑞克(Con.stantineZurayk)的影響。1948年,他寫的小冊子《災難的意義》首次發行,這對阿民族主義者運動的意識形態發展有著深遠意義。祖瑞克認為:1948年災難是由於阿拉伯世界相對於現代工業化西方的落後造成的。只有通過激進的改革才能消除災難的根源。軍事上,必須經過長期的計劃和組織;政治上,必須實現阿拉伯聯合,克服分裂,形成一個現代化、工業化、統一的阿拉伯民族聯合國家。“以色列不僅是阿拉伯的敵人,也是一個被仿效的典範——它不會被擊敗,除非到阿拉伯社會的根本改革完成之後,即封建主義、宗派主義、宿命論及神秘主義都被消滅之後。這些改革必須有明確的政治藍圖和幾代人的支持。”
  阿民族主義者運動創辦了地下刊物《復仇》,他們認為復仇是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唯一辦法,而復仇戰爭是全體阿拉伯人的戰爭,領導勝利的唯一辦法就是統一。盡管這場運動的意識形態是阿拉伯民族主義,但它的核心是巴勒斯坦問題,目標是“實現阿拉伯民族的團結,從帝國主義手中解放阿拉伯領土,為1948年戰爭的恥辱復仇”,這使阿民族主義者運動與同時代更大、更有影響力的復興黨組織相比,目標更加明確。因此對巴勒斯坦人很有吸引力。
  在實現阿拉伯統一思想的指導下,1955年以後,阿民族主義者運動開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即擁護納賽爾為統一阿拉伯的唯一領導的階段。1958年,當敘利亞、埃及合並成立阿拉伯聯合共和國時,阿民族主義者運動的成員已達到一種狂熱。運動的敵人被不斷擴大,除以色列外,還有英國和美國,以及所有屈從於西方的阿拉伯政府,推翻它們是統一阿拉伯的先決條件。深受納賽爾社會主義的影響,由穆赫辛·易蔔拉欣(MuhsinIbrahim)和納耶夫·哈瓦特邁赫(NayifHawatima)領導的左翼,提出“統一”“自由”“社會主義”和“收回巴勒斯坦”的口號。解放巴勒斯坦已成為運動的第二階段,被委托給埃及領導人完成,阿民族主義者運動與它的最初目標,已漸行漸遠。
  1964年,巴解組織(PLO)成立,納賽爾指定候選人艾哈邁德·舒凱裏(AhmadShukayri)當選巴解組織執委會主席,這是對阿民族主義者運動的沈重打擊。他們始終從意識形態和政治運動中動員阿拉伯世界在納賽爾的領導下解放巴勒斯坦,可在納賽爾看來,阿民族主義者運動勢力弱小,只能在有限範圍內被他利用,如與約旦哈西姆家族的敵對。同時,他們面臨新的競爭對手——法塔赫。法塔赫敢於用積極主動的軍事行動證明自己,而阿民族主義者運動認為解放巴勒斯坦只能由阿拉伯正規軍來完成,越界打擊是激怒以色列的危險舉動,這會使他們處於困境。
  1967年“六·五”戰爭後,以納賽爾為標誌的阿拉伯民族主義時代結束。阿民族主義者運動走向失敗:阿拉伯統一離現實更遠了,以色列更加強大,反動的阿拉伯政府也未被推翻。喬治·哈巴什領導他的組織成立“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不再受泛阿拉伯政治、意識形態的束縛。1969年初,納耶夫·哈瓦特邁赫和他的團體從中脫離,形成“巴勒斯坦人民民主陣線”。那時,法塔赫已成為巴民族獨立運動的最強力量,人陣和民陣追隨其以武裝手段解放巴勒斯坦,成為它的“小兄弟”。
  阿民族主義運動,其失敗的主要原因是:1.它是泛阿拉伯民族主義運動的一部分,不是直接將目標對準解放巴勒斯坦,而是被納賽爾的空頭諾言導入迷途。在納賽爾的命令下,民族主義者從事煽動阿拉伯國家的各種政變,如20世紀50年代末在約旦的政變、1960至1962年的也門政變、1963年的敘利亞政變。2.運動由學生創立,難以擺脫由學生觀點控制的個性,很難進行實際的政治鬥爭,而是迷戀於各種口號和宣傳,被吸引到意識形態的暗鬥中卻沒有輪廓鮮明的政治計劃。3.運動缺乏廣泛的社會基礎。由於其不斷增多的流派紛爭,使其基於流派之上的社會基礎收縮,因此財政基礎縮水。尤其從20世紀60年代中期起,處於社會主義階段的阿民族主義者運動驅逐為其提供資金的中產階級成員,雖然有來自埃及和蘇聯的財政支持,但數量少並且限制了它的意識形態和政治行動自由。
  二、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階段
  對“阿拉伯解決”的失望必然導致巴勒斯坦人自發地組織起來。法塔赫的創建者和早期成員主要來自巴勒斯坦沿海地區,很多是在埃及控制的加沙地帶難民區成長起來的青少年,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曾在開羅大學學習,都積極參與學生組織,如亞西爾·阿拉法特等人。畢業後,這些青年活動者在科威特、沙特等海灣地區找到工作,主要在公共部門任職。漸漸的,他們感到在巴勒斯坦需要新的運動:以色列的強盛與巴勒斯坦難民地位日益惡化形成鮮明對比,而反以的阿拉伯民族鬥爭只是停留在口頭上,僅有的巴勒斯坦民族主義者運動,只按納賽爾的意誌辦事。1959年,法塔赫正式成立。
  創始階段的法塔赫制定了兩項原則:一是必須組織和武裝自己,二是不得加入任何阿拉伯政黨和運動。這充分反映了其巴勒斯坦地方民族主義思想及它試圖喚醒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以武裝鬥爭解放祖國的決心。它的出現和發展客觀上是受第三世界的興起、遊擊戰及人民戰爭在國際上的熱潮的影響,阿爾及利亞、古巴、越南和中國,都成為它追隨的榜樣。1965至1967年問,處於秘密狀態的法塔赫以“暴風”突擊隊的名義開展武裝鬥爭,但由於阿拉伯國家的防備使得法塔赫的武裝鬥爭異常艱難,始終維持在小規模的襲擾水平。自1965年1月1日“打響第一槍”,至1967年“六·五”戰爭爆發的兩年半時間裏,“法塔赫”發動的襲擊只造成以色列方面14人死亡,72人受傷。
  法塔赫的轉折點是1968年3月的“卡拉邁大捷”,它使法塔赫譽滿阿拉伯世界,1969年阿拉法特當選巴解執委會主席,法塔赫正式接管巴解組織。有學者對此變化評價時寫道:“亞西爾·阿拉法特主席領導的法塔赫在1969年對巴解的接管,是巴勒斯坦運動歷史上的分水嶺,增強了各地巴勒斯坦人的信心。新巴解強調的是巴勒斯坦人的獨立決策。”-5然而,法塔赫頻繁的遊擊行動只能在與以色列交界的阿拉伯國家進行。1973年十月戰爭後,所有阿拉伯前線國家都不願再次與以色列發生戰爭,不可能為支持巴解組織的武裝鬥爭而損害自己的國家利益。同時,1967年以前的任何領土也未被解放,法塔赫,特別是其領導層,開始走向政治和外交的道路。毋庸諱言,鬥爭方式的改變,使巴解組織內部嚴重分裂,人陣、鬥爭陣線、阿拉伯解放陣線等組成“拒絕陣線”,要求繼續進行武裝鬥爭。法塔赫組織內部也發生分裂,反對派要求糾正阿拉法特的“錯誤路線”。隨著巴解在約旦和黎巴嫩建立的兩個“國中之國”地位的喪失,巴解組織完全失去了同以色列的戰場接觸,開展武裝鬥爭的條件已不復存在,從此,以法塔赫為代表的巴解組織主流派將主要精力放在推動和實踐政治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方面。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1988年底,巴解組織的官方文件首次承認了以色列的合法存在,承認聯合國181號分治決議及安理會242號和338號決議,提出拒絕武力、暴力和恐怖。巴解組織主流派堅定不渝地推動巴以和平進程的深入發展,於1993年最終達成《奧斯陸協議》,實現巴勒斯坦有限自治。然而,《奧斯陸協議》受到巴內部一些組織的反對,包括哈馬斯等激進組織成立“民族民主伊斯蘭陣線”且用暴力方式試圖阻止協議的實施及和平進程的深入發展。“從1994年起直到2001年底,所有的自殺性炸彈爆炸事件毫無例外是由反對阿拉法特、反對奧斯陸和平進程的組織所為。在不止一次的情況下,由阿拉法特的安全部隊對這些組織進行鎮壓,帶來的問題是巴勒斯坦已處在內戰的邊緣。”-o
  三、哈馬斯: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階段
  哈馬斯結束了法塔赫的霸權,成為其在巴民族運動中最強有力的對手。它的崛起,有濃厚的宗教背景及思想基礎,也反映了被占領土巴勒斯坦人對阿拉伯國家、巴解組織的失望。代替阿民族主義者運動提出的阿拉伯民族主義和法塔赫提出的巴勒斯坦民族主義,哈馬斯提出:“伊斯蘭是唯一的解決”。-它的意識形態和組織上的根源可追溯到穆斯林兄弟會,事實上,哈馬斯組織是由穆斯林兄弟會加沙分支改建的。1987年,巴勒斯坦“英提法達(起義)”爆發後,兄弟會建立哈馬斯作為它的“政治羽翼”。哈馬斯的創建者大部分是1948年戰爭遺留的難民或是他們的後代,有著大學教育的經歷,不像阿民族主義運動者和法塔赫的創建者大部分是城市人,哈馬斯的領導人幾乎來自農村。他們的家園不但未被提及歸還而且早已夷為平地,這更堅定了他們要結束占領的決心。哈馬斯的章程內提到:“不相信會議能夠滿足要求,實現權利,給壓迫以公正的解決。”像阿民族主義者運動和早期的法塔赫一樣,哈馬斯堅持全部解放巴勒斯坦,“在巴勒斯坦的每一寸土地上升起真主的旗幟”。-除其固有的伊斯蘭特性,哈馬斯也顯示了它實際的民族主義。它把民族解放運動異化為宗教聖戰,公開鼓勵采取包括自殺式襲擊在內的一切手段對付以色列目標,而且嚴格把這些活動限制在巴以境內。哈馬斯最大的不同就是強調社會團結並擴展各種令人印象深刻的慈善組織網和社會服務體系。這不僅得到民眾廣泛的支持也更拉近了它和社會基層的關系,鞏固了其資金來源——天課。從整個穆斯林世界,尤其是從巴勒斯坦內部以捐贈形式接受穆斯林稅收,使哈馬斯與靠納稅人生活並伴隨著嚴重腐敗的法塔赫形成了鮮明對比。
  成立初期,哈馬斯的抵抗活動方式主要是組織遊行示威、在學校與民眾間傳播反以思想以及招貼和散發反以傳單等,這與阿民族主義者運動類似,但與法塔赫不同。從1989年哈馬斯開始逐漸成立了自己的軍事組織,1992年,卡薩姆軍團正式成立,最初針對以色列士兵采取綁架、暗殺和駕車襲擊等方式進行抵抗。1994年4月13日,哈馬斯首次選擇了自殺性襲擊的方式。目標針對以色列平民。這種襲擊在以色列民眾間造成其它任何武器無法達到的巨大心理殺傷效果,直到1997年秋哈馬斯精神領袖亞辛從監獄獲釋,這種襲擊才得以中止。2000年9月,沙龍在聖殿山的挑釁行動引發了巴勒斯坦領土內的阿克薩起義,爆發了巴以自1987年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沖突。哈馬斯隨即繼續以自殺性爆炸襲擊的鬥爭方式來還擊以色列;而同時以色列則采取暗殺和“定點清除”的方式清除了多位哈馬斯組織的主要領導人,包括精神領袖亞辛。
  堅持鬥爭的旗幟為哈馬斯贏得了不少“民眾分”,可是以色列的嚴厲打擊及國際社會的封鎖使哈馬斯身上“恐怖組織”的枷鎖日漸沈重,它也被迫轉向務實和妥協,提出參政議政的新思路。2004年12月,哈馬斯西岸分支領導人,哈桑·尤素福提出:“與以色列長期休戰的條件是基於在1967年邊界上的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國。”2005年巴勒斯坦前後四輪地方市政選舉中,哈馬斯與法塔赫平分秋色,從幕後走向前臺,主動參與行政性事務。2006年1月,哈馬斯出人意料地在巴立法委員會選舉中戰勝法塔赫,成為巴第一大政黨。10月,哈馬斯武裝人員與法塔赫支持者在加沙地帶發生激烈沖突,此後沖突愈演愈烈,組建聯合政府也以失敗告終。縱觀巴內部鬥爭,有其內因與外因的各種復雜因素,不僅反映雙方在軍事力量的去留和巴安全部隊的控制權歸屬等一些重要問題上的嚴重分歧,也是美歐及以色列從哈馬斯上臺伊始就對其實施外交打壓和財政圍困的結果,使哈馬斯政府陷入極其困難的境地,從某種程度上促成了以阿巴斯為主席的巴民族權力機構與哈馬斯領導的自治政府兩個並存的權力中心的現實。
  四、結論
  縱觀巴勒斯坦三場連續的民族主義運動,一個令人驚嘆的事實是幾乎每20年就出現一次影響巨大的運動,法塔赫的發展壯大是在1968年,幾乎是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運動開始之後的20年;哈馬斯出現在法塔赫成為巴政壇主導力量的20年後。三場運動有同一起點:主要通過武裝鬥爭,解放歷史上巴勒斯坦的全部領土。可是,隨著以色列壓倒性的優勢,它們逐漸縮減目標:從解放巴勒斯坦歷史上的全部領土到解放約旦河西岸(包括東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帶。也就是說,從解放“1948年占領”(以色列占據巴勒斯坦歷史上78%的國土)到解放“1967年占領”。法塔赫早在20世紀70年代早期開始動搖其最初目標,1988年公開宣布承認以色列並提出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建立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人陣和哈馬斯雖然沒有在官方文件裏出現類似聲明,但二者在實踐中都逐漸妥協務實地朝著這一方向邁進。在奧斯陸,法塔赫代表的巴解組織主流派和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即使第三次巴勒斯坦大起義的爆發,它也控制不再訴諸武力。阿拉法特逝世後,在阿巴斯的帶領下,法塔赫代表的巴解組織主流派繼續走和平道路。即便是哈馬斯,至少在原則上,也在2003年7月曾作出戰略決定:反對以平民為自殺性攻擊目標(雖然多次失效),同時積極地走上政壇,努力去除身上“恐怖分子”的標簽,巴勒斯坦已進入後阿拉法特的內部整合期。這期間,共識與合作、分歧與鬥爭,甚至演變為兄弟鬩墻的武裝沖突,都將在巴民族主義運動史上刻下重重的印記。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析1948年以來巴勒斯坦民族主義運動的階段》其它版本

民族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