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文化民族主義與前南斯拉夫地區的民族語言問題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民族主義論文
論文標簽:文化民族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田鵬
上傳時間:2012/1/21 15:22:00

   內容提要 1850年3月,一些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知名知識分子在维也納簽署了《文字協議》,目的是要將同屬斯拉夫語族而且十分接近的兩種民族語言——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統一起來,並作為南斯拉夫各民族的共同語言進行推廣。兩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使這一努力陷於停頓。第二次世界大戰结束後,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成立,南斯拉夫各民族追求統一語言的努力得以恢復。1954年12月的《諾維薩德协議》是這一努力的具体成果,並為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亚語的產生奠定了基础。伴隨南斯拉夫內部民族矛盾,尤其是塞爾維亞和克羅地亞之間民族矛盾的日趨尖銳,文化民族主義同語言矛盾糾集在一起,成為南斯拉夫聯邦走向解體的原因之一。
  关鍵詞 南斯拉夫 文化民族主义 民族語言問題
  
  一、引言
  
  2008年2月17日,塞爾維亞共和國的科索沃自治當局在以美國為首的一些西方國家支持下單方面宣布獨立,這一挑戰現行國際体系的行為在國際社会中引發了激烈爭議。有学者認為,科索沃宣布獨立,是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後該地區变化的一個尾聲。至此,成立於1945年11月的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一分為七,“南斯拉夫”這一國家名稱終於成為歷史名詞。
  民族分離主義是導致南斯拉夫聯邦解體的主要原因之一,國內學術界對此亦進行了不同層面的解讀,如有從政治體制演變過程進行分析的,有從經濟發展層面进行闡述的,也有從民族發展歷史或宗教文化差異角度进行探究的。但從語言文化民族主義视角進行系統分析的尚未見刊。事實上,在多民族國家裏,不同民族围繞國家語言政策所產生的矛盾往往會引發狹隘的文化民族主義,進而損害民族團結,動搖多民族國家統一的基礎。有鑒於此,本文擬系統分析前南斯拉夫地區人口数量最多的兩個主要民族——塞爾維亞人和克罗地亞人——在民族语言方面從“統一”到“分離”的歷史演變,以及科索沃地區的民族語言问題,探討文化民族主義在民族語言方面的表現及其對國家統一認同的影響。
  
  二、文化民族主義與民族語言
  
  從文化民族主義的起源來看,它與民族語言有着密切的聯系。文化民族主義起源於18世紀的德意志地區。當時,法國文化风靡歐洲,法語成為上層社會的時髦語言。法國的文化霸權对德意誌文化的生存和發展构成了極大的壓力。這種情况引起了以赫爾德為首的一批德意誌知識分子的憂慮,他们起而疾呼捍衛德意誌的民族特性和民族語言,倡導發展德意誌文化以團結德意誌民族。他们創辦刊物,作為宣揚德意誌民族文化的陣地;同時還建立了“使用德語”協會,呼籲同胞使用本民族語言,反對使用法語。為了培植統一的德意誌文化,增進統一的文化認同,他們還致力於日耳曼民族传統文化的研究,包括日耳曼民歌、民族神話和傳說。正是在這一過程中,赫爾德提出了“文化民族主義”的理論。可以說,文化民族主義是德國知識分子在德意誌文化被侵袭這一歷史背景下提出的,其目的是振興德意誌語言與文化,從而增強對德意誌民族的認同。

  可以認為,“文化民族主義”即指文化領域的民族主義。錢學梅、張淑娟等對文化民族主義的內涵做了如下概括:世界分為不同的國家和民族,每個民族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傳統文化;歷史和人類社会是多元的,而且各種要素的價值是平等的,多样性並不意味著沖突;文化是不同民族國家的本質特征,文化是民族和國家認同的核心依据。而文化民族主義的目標,就是保留、復興和壯大自己的民族文化,以增強民族與國家认同。一些學者也肯定了文化民族主義在抵制文化霸權主义、維護本國和本民族利益方面的積極作用。但需要指出的是,在多種民族語言並存的國家裏,則要避免狹隘的文化民族主義給國家認同带來的負面作用。這種副作用在前南斯拉夫地區塞爾維亞人和克罗地亞人圍繞民族語言問題产生的矛盾中表現得尤為突出。
  
  三、南斯拉夫聯邦的民族構成及語言、文化概況
  
  南斯拉夫人(或南部斯拉夫人)是歐洲的一個民族集團,在人種上屬於歐羅巴人種东歐類型,包括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斯洛文尼亞人、馬其頓人、黑山人和保加利亞人。公元395年,羅馬帝国分裂為東羅馬帝國和西罗馬帝國,其分界線正好穿過巴爾幹半島,这條分界線大致相當於拉丁語世界和希臘語世界的語言分界線,这與後來巴爾幹半島的罗馬天主教和希臘正教的分界線大致吻合。公元8-14世紀,斯拉夫人向南遷移進入巴爾幹半島,並逐步分化為不同的南斯拉夫民族。实際上,南斯拉夫原本是一個地域概念,即指南部斯拉夫人居住的地區,上述分界線就位於這一區域。由於受到東方拜占庭文化和西方拉丁文化的不同影响,以及不同異族的統治與分化,南斯拉夫各民族形成了不同的宗教信仰:塞爾維亞人、黑山人和马其頓人皈依東正教,而克羅地亞人與斯洛文尼亞人則信奉天主教,还有部分南斯拉夫人改信伊斯蘭教。這些不同信仰的民族有相對穩定的生活區域。歷史上塞爾維亞人、黑山人以及克羅地亞人都曾建立過自己的國家實體,但擺脫外族統治和實現民族獨立的共同使命,使得來源相同和語言文化十分相近的南斯拉夫各民族也有建立統一的南斯拉夫民族共同體的願望。19世紀前葉,克羅地亞等地掀起伊利裏亞運動。該運動認為南部斯拉夫各族屬於同一共同體,並提出了建立統一的南斯拉夫的計划。19世紀40年代,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提出建立以塞爾維亞為中心的南斯拉夫國家,但這種帶有大塞爾维亞主義特征的南斯拉夫統一運动損害了克羅地亞人的民族自尊心,大塞爾維亞主義給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之間業已存在的矛盾增添了新的沖突因素。第一次世界大战後,南斯拉夫各民族首次有了統一的獨立國家,即“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一斯洛文尼亞王國”(後改名為南斯拉夫王國),但王国政權奉行的大塞爾維亞主義給王國帶來了嚴重的民族危機。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南斯拉夫王國被德、意法西斯占領並隨之解体。法西斯統治期間,塞爾維亞人與克羅地亞人、穆斯林之間的民族沖突和相互殘殺,使得民族問題成為南斯拉夫各族人民難以治愈的傷痛。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鐵托為首的南斯拉夫共產黨以聯邦制重建南斯拉夫多民族統一國家,使民族矛盾暫時得以緩和,但各民族對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認同意識淡薄。
  1991年南斯拉夫聯邦解體之前,其共和國與自治省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維那共和國(占全國總面積20%,人口占18.7%),克羅地亞共和國(占全國總面積20.9%,人口占20.1%),马其頓共和國(占全國总面積10.1%,人口占8.7%),黑山共和國(占全國总面積5.4%,人口占2.3%),斯洛文尼亞共和國(占全國總面積8%,人口占18.7%),塞爾維亞共和国(占全國總面積34.5%,人口占41.5%)。塞爾維亞共和國包括兩個自治省:伏伊伏丁那自治省,占全国總面積8.4%,人口占8.9%;科索沃自治省,占全國總面積4.3%,人口占7.6%。
  南斯拉夫聯邦共有24個民族,主要民族有6個,即: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斯洛文尼亞人、黑山人、马其頓人、穆斯林;其他民族有:阿爾巴尼亞人、匈牙利人、羅馬尼亞人、保加利亞人、土耳

轉贴於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其人、波蘭人、茨岡人以及一些沒有具體民族名稱的“南斯拉夫人”。在南斯拉夫聯邦,具有同等地位的語言是:塞爾維亞一克罗地亞語、斯洛文尼亞語、馬其顿語。
  從表中內容可以看出:在南斯拉夫聯邦,語言界限同民族區域界限大致重合。塞尔維亞人、克羅地亞人、穆斯林和黑山人均使用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使用人口占6个主要民族總人口的83.7%,占全國總人口的68.2%。因此,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语是南斯拉夫聯邦使用最為廣泛的語言。但是,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卻以不同的文字書寫,前者采用西裏尔字母,後者則采用拉丁字母。
  這裏需要說明的是,南斯拉夫聯邦使用人口最多的四種語言,即塞爾維亞一克罗地亞語、斯洛文尼亞語、馬其頓語和阿爾巴尼亞語,除阿爾巴尼亚語言之外,其余三種语言都屬於斯拉夫語族。
  
  四、塞爾维亞一克羅地亞語:從統一到分離
  
  塞爾維亞一克罗地亞語是在南斯拉夫聯邦使用最為广泛的語言,又是南斯拉夫聯邦兩大民族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亚人的民族語言。從主张並推進統一語言(即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到语言“分離”,兩個民族圍繞語言问題產生的矛盾,對于建設統一的南斯拉夫民族共同體產生了極大的負面作用。從历史上看,南部斯拉夫人最初都使用古斯拉夫語。公元9世紀,拜占庭皇帝派遣出生於意大利薩洛尼卡的傳教士西裏爾(saim Cyril)和梅托迪耶(Saint Methodius)兩兄弟到斯拉夫人居住區傳播基督教,他們所創造的古斯拉夫文字格拉果爾字母,曾被南部斯拉夫人普遍使用。他們的學生克萊門特(Saint Clement)在此基礎上創造的新斯拉夫文字西裏爾字母,也曾為南部斯拉夫人所接受。1054年基督教分裂为天主教和東正教(16世紀又从天主教中分化出新教)后,克羅地亞人和斯洛文尼亞人接受了天主教(許多斯洛文尼亞人後來又改信了新教),而塞爾維亚人、黑山人、馬其頓人等則接受了东正教。西裏爾文字受到使用拉丁文字的天主教會的抵制,而只为東正教徒所使用。自此時起,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使用西裏爾字母,而信奉天主教的克羅地亞人則使用拉丁字母。盡管如此,在受到外來異族壓迫時,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顯示出追求團結的一面。1850年3月,一些克羅地亞人和塞尔維亞人中的知識分子在維也納簽署了《文字協議》。该協議的第一段文字對簽署该協議的目的做了明確說明:“我们認為,一個民族(指包括了塞爾維亞人和克罗地亞人在內的南斯拉夫民族——引者註)需要一種文學語言。然而,我們的文學語言在字母和拼寫方面不同。”該協議就统一南部斯拉夫人的文學語言達成共识。其基本內容為:(1)通過綜合改造不同方言來形成一種新语言作為通用語的做法並不可取。合理的做法是選择一種廣泛使用的方言作為共同語言,如同德國人和意大利人那樣,他們並未將自己現有的不同方言進行綜合來创造新語言,而是從已有的且廣泛使用的方言中選擇一種作為文學创作語言。(2)南部方言應當被選為這種文學語言,因為这是絕大部分南部斯拉夫人的語言並且該語言更接近古斯拉夫語,因而也最為接近其他的斯拉夫語。另外,該協議還就文字拼寫提出三點建議以有利於該語言的規範與統一。該協議最後指出:“我們將能夠克服重重困難,在推進語言統一的道路上取得重大進步”。在該協議上簽字的共有8人,包括5位克羅地亞語言學界和知識界的著名人士、2位著名塞爾維亞人语言學家,此外還有1名斯洛文尼亞语言學家。很顯然,該協議表达了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亞人中部分知識分子追求統一語言的願望。該協議中所稱的南部方言,就是指塞爾維亞人和黑山人使用的塞爾維亞語以及克羅地亞人使用的克羅地亞語,將其一並稱為南部方言,是因為除了文字拼寫分別采用西裏爾字母和拉丁字母外,兩者並無太大差異。但要將其作為南斯拉夫各民族通用語进行推廣,首先要對這兩種語言進行規範,將其真正統一為一種語言。從語言學層面來說,統一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并不困難。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亚語同屬斯拉夫語族,其語法體系幾乎完全一樣,差異主要体現在某些詞匯方面,尤其是經濟、政治、法律等詞匯方面。盡管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语的書寫分別使用西裏爾字母和拉丁字母,但這兩種字母有一一對應的關系,如果熟悉這兩種字母,兩種語言的使用者完全可以相互理解。這也是為什麽《文字协議》將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语一並稱為南部方言的原因。有學者認為,塞尔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知識分子的這一自發舉動,目的主要是想顯示當時處於奧匈帝國統治下的南斯拉夫人的團結,體现了這些知識分子希望能統一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並進而將其作為南斯拉夫各民族統一語的願望。從19世紀60年代到20世紀20年代,尋求統一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言的努力有了一定的進展。1867年,在克羅地亞首府薩格勒布市,南斯拉夫科学與藝術學院宣布成立,起名“南斯拉夫科學與藝术學院”,而不是“克羅地亞科學與艺術學院”,這本身就说明了當時克羅地亞人追求南斯拉夫民族統一的願望;同年,克羅地亞語言學家布德曼尼(Pero Budmani)出版了他的《塞爾維亞一克罗地亞語語法》,該書是第一本將塞尔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統稱為稱塞爾维亞一克羅地亞語的語法書;1899年,克羅地亞語言學家曼賴迪克(Tomislav Marefic)出版了《克羅地亞或塞尔維亞語語法及修辭》第一版;1913年,塞爾維亞語言學家斯哥力克(Jovan Skerhc)建议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在語言和書寫方式方面進行妥協,以創立真正的統一語言。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伴隨奧匈帝国和奧斯曼帝國的全面崩潰,南斯拉夫各民族紛紛獲得解放。同年12月,“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亚一斯洛文尼亞王國”宣布成立。外部壓迫結束了,但王國內部克羅地亞和塞爾維亞兩大民族之間圍繞着建立聯邦制還是中央集權制的問題產生了嚴重分歧,矛盾逐漸激化。1929年1月,塞爾維亞國王亚歷山大發動政變,取消憲法,解散議會,實行獨裁統治,並改国名為“南斯拉夫王國”。奧匈帝國统治時克羅地亞人還可在不同程度上保留的自治權,此時也被剥奪。民族之間的矛盾給統一語言的努力蒙上了浓厚的陰影。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1941年納粹德國在克羅地亞扶植成立了傀儡政權。該政權宣布,克羅地亞語是不同於塞爾維亚語的一種獨立語言,並且引入新的書寫規則來顯示其與塞爾維亞語的不同。这種新的書寫規則在實踐中雖然沒有获得成功,但統一語言的努力陷於停頓。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於1946年1月通过了第一部憲法,統一语言的工作開始得以恢復。1954年12月8日至10日,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中的一些知名語言學家在塞爾維亞的諾維薩德市召開會议,討論並通過了《諾維薩德協议》(Novi Sad Agreement)。該协議的主要內容包括:(1)塞爾維亞、克罗地亞和黑山共和國使用的语言是同一種語言,這種語言的两個主要變體從兩個主要起源地貝爾格萊德和薩格勒布產生並逐渐演變而來;(2)這一語言的正式名稱應該包含兩個主要不同變體的名稱,也就是包含“塞爾維亞”及“克羅地亞”兩個名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稱;(3)克羅地亞人使用的拉丁文字和塞爾維亞人使用的西裏爾文字具有平等地位,塞爾維亞人學生和克罗地亞人學生在學校應該學會这兩種書寫方式。另外,該協議還要求就建立統一的經濟、學術及文化等方面的詞匯開展工作。上述方面詞匯的差異是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除書寫方式之外的主要不同。这一協議對南斯拉夫統一語言的努力起到了促進作用。塞爾維亞、克罗地亞和黑山知識界中的25位名人在該協議上簽字。但也有一些克羅地亞人知识分子對該協議的簽訂表示憂慮,他們認為,克羅地亞语的平等地位可能會受到威胁,塞爾維亞語也可能就此一步一步地替代克羅地亞語。
  1963年4月,南斯拉夫聯邦通過了第三部聯邦憲法。同1953年1月通过的第二部憲法相比,新憲法大大縮小了聯邦政府的權限,而放寬了共和國、自治省以及自治機構的權限,国家也改名為南斯拉夫社會主义聯邦共和國。但在語言政策上,新憲法試圖在南斯拉夫聯邦全國推廣國家通用語,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成為塞尔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的統一名稱。1963年的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黑山、塞爾維亞共和国憲法都將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亚語作為各自共和國的官方語言,而克羅地亚共和國憲法則改變了這一語言名稱的次序,宣稱其官方語言是克羅地亚一塞爾維亞語。盡管克羅地亞共和國改變了這一統一語言名稱的次序,但畢竟是從憲法上认可了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語是同一種語言並且是克羅地亞的官方語言。這無疑是南斯拉夫聯邦在統一塞爾維亞語与克羅地亞語、推廣國家通用語方面取得的重要進步。
  然而,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在統一語言的进程中不斷產生矛盾,尤其是在編纂兩卷本的《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言詞典》的过程中,克羅地亞知识界認為,在編纂該字典時對一些標準的克羅地亞用語進行了塞爾維亞化,並且對此表示嚴重不滿。上述矛盾的逐漸激化導致1967年3月出臺了“關于克羅地亞語言名稱和地位的宣言”。共有18個克羅地亞學術机構和140余名克罗地亞知識分子在這一宣言上簽名,而其中的許多知識分子都曾在《諾維薩德協議》上簽過字。他們宣稱,克羅地亞語和塞爾維亚語是完全不同的兩種语言,並要求憲法承認四種不同的語言,即克羅地亞語、馬其頓語、塞爾維亞語和斯洛文尼亚語。該宣言不但要求在克羅地亞社會生活的各方面都使用克羅地亞語,而且要求克罗地亞基礎學校的學生只學習以拉丁字母書寫的克羅地亞语而不是同時學習西里爾文字。
  該宣言在南斯拉夫聯邦引起了軒然大波。塞爾维亞知識分子則針鋒相對地要求保護西裏爾文字不受侵害。最後南斯拉夫聯邦中央政府表态,對該宣言進行了批評,認为挑起這場爭論毫無道理,其危害在於制造民族分裂。但南斯拉夫聯邦中央政府的批評並沒有平息爭论。1971年,克罗地亞知識界知名人士、著名語言學家拉多斯拉夫·卡提契奇(Radoslav Katicic)在《克羅地亞周刊》(Hrvatski Tjednik)上發表文章,認为《諾維薩德協議》的基礎“事實上並不存在,僅僅是臆斷的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言統一性,而這種統一性常常被用来否定克羅地亞語言和歷史的獨立存在以及領土的歷史延續”。
  1974年2月南斯拉夫聯邦頒布了第四部憲法。根據這部憲法,聯邦的权限被極大地縮減,由体現各民族主權的各共和國和自治省決定全聯邦事務的平等原則大為增強。在語言政策方面,新憲法確認了各共和國有平等的语言權。雖然新憲法試圖維護塞尔維亞一克羅地亞語通用語言的地位,但承認了克罗地亞語的平等官方語言地位。而在1963年的宪法當中,還將克羅地亞語視為統一的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语。因此,就統一語言的努力來說,1974年的憲法無疑是個倒退。
  為何克羅地亞人同塞爾維亞人圍繞語言政策而矛盾不斷並且呈逐渐激化的趨勢?早在1981年,也就是鐵托去世的第二年,語言學家馬格纳(Thomas Mariner)就做了這樣的分析:“克羅地亞人出於追求政治以及经濟平等,在民族主義情感的激励下,一直致力於民族語言建設,其目的就是要使克羅地亞语同塞爾維亞語區別開來。語言和政治的分離主義似乎一直都是克羅地亞人的目標。這一目標由於鐵托這個强有力的領導而受到阻礙。現在,鐵托已經去世,我認為對於克羅地亞人的限制將被減弱甚至取消。我認為,南斯拉夫政府為了平息克羅地亞人的不满,將會允許克羅地亞人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至少在語言方面是如此。如果我這个看法是正確的話,其結果必然是出現一個獨立的語言,在書寫方法和專用詞匯方面都與塞爾维亞語有顯著的不同。從这一過程看,將會出現两種不同的斯拉夫語言。”
  南斯拉夫聯邦此後的發展,部分地應驗了馬格納的預言。1990年5月,圖季曼(Franjo Tudjman)当選為克羅地亞總統,之后克羅地亞加快了脫离南斯拉夫聯邦的步伐。同年12月21日,克羅地亞共和國議会在塞爾維亞人議員拒絕参加投票的情況下,通過了有邦聯制內容的新憲法,並於次日頒布。這部新憲法徹底改變了該共和國的政治體制和經濟體制,並規定克羅地亞语言為克羅地亞的官方语言,采用拉丁字母書寫。雖然塞爾维亞人是克羅地亞最大的少數民族,占克羅地亞總人口的12.16%(1991年),但這部新憲法並没有提及塞爾維亞語的地位,只是籠统地規定個別地區在采用拉丁字母書寫方式的同時,可以引進西裏尔字母書寫方式,這顯然是指塞爾維亞人聚居區。1991年5月19日克罗地亞共和國就獨立问題舉行全民公決,塞爾維亞人居民進行抵制,結果有94%參加投票的人贊成克羅地亞成為獨立的主權國家。5月29日克羅地亞總統圖季曼發布《克羅地亞獨立宣言》。6月25日克羅地亞議會通過憲法性法律,宣布克羅地亞共和國脫離南斯拉夫聯邦,成为獨立的主權國家。由于發生了激烈的內戰,在歐共體的調停下,國家独立推遲3個月後再實行。但在此期間,雙方談判未取得進展。1991年10月8日克羅地亞議會通過決議,宣布獨立正式生效。
  自從克羅地亚獨立以後,克羅地亞語便成为廣大民眾的交流用語,克羅地亞語言學家發出了純潔克羅地亞語言的号召,其目的就是要消除克羅地亞語言中的塞爾維亞语痕跡。許多和國家機構有關的用詞,例如“大使館”、“护照”等被修改。事實上,在一些情況下,所謂的塞爾維亞化是想象出來。一些國際通用的詞語如“航空港”(aerodrom)、“飛機”(avion/aeroplane)都被換成了地道的克羅地亞语單詞,這些新的克羅地亞詞語得到了克羅地亞政府与媒體的認可,而媒體也很踴跃地參與到這場反對塞尔維亞語的運動中。
  在獨立後的克羅地亞,語言成為區别克羅地亞人和塞爾維亚人的重要標誌。“將這一區別標誌應用於語言政策領域,它則成為凝聚所有克羅地亞人的象征,同時也成為排除其他人首先是塞爾維亞人的象征。”這種排除在獨立後的克羅地亞還是很有成效的。雖然一開始塞爾維亞人不願意去想象在一個獨立的克羅地亚國家中的生活狀況,但最終他們還是接受了塞爾維亞语的少數民族語言地位,其使用范圍在克羅地亞受到了限制。
  1992年4月27日,塞爾維亞和黑山兩個共和國宣布成立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该聯盟共和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新憲法規定,國家官方語言是塞尔維亞語、阿爾巴尼亞语和匈牙利語。此後,在前南斯拉夫地區,無論是官方或是民間,都不再使用“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亞語”這一名称。統一塞爾維亞語和克羅地亞语的努力,從此成為歷史。
  
  五、科索沃地區的語言問題

  科索沃原為南斯拉夫聯邦的一個自治省,面積10887平方公裏,毗鄰阿爾巴尼亞。科索沃地區人口構成的主體是阿爾巴尼亞人。從1948年至1991年,科索沃地區阿爾巴尼亞人在当地總人口中的比例不斷上升,而塞爾維亞人的比例則呈持續下降趨势。1948年,在科索沃72.9万總人口中,阿爾巴尼亚人占68%,塞爾維亞人占24%,其他民族人口占8%。而到了1991年南斯拉夫聯邦解體時,在科索沃195.6萬總人口中,阿爾巴尼亞人所占比例上升到82%,塞爾維亞人的比例則下降至10%,其他民族人口所占比例依然維持在8%。
  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塞爾維亞一克羅地亚語成為國家的官方語言,但憲法同時規定,在少數民族地區,少數民族語言同样是官方行政語言和學校的教育語言。因此在科索沃,阿族人學生從小學到大学均可以阿爾巴尼亞语接受教育。
  然而,南斯拉夫聯邦政府有關部門和科索沃地方自治政府在發展科索沃的文教事業方面所采取的一些措施並不妥當。例如,過於強化科索沃同阿爾巴尼亞的文化交流,大量聘用阿尔巴尼亞籍教師,在學校中大量采用阿爾巴尼亞出版的教材等。這些做法不利於科索沃自治省同南斯拉夫聯邦其他地區加強文化交流,也不利於增進科索沃地區不同民族之間的團結。
  南斯拉夫聯邦頒布1974年憲法之後,阿尔巴尼亞語成為與塞爾維亞語具有平等地位的官方語言。從1974年到1989年,使用阿尔巴尼亞語的出版物增多,雙語周刊也有發行。然而,科索沃阿尔巴尼亞民族分離主義分子的活動也日益活躍。尤其是1980年鐵托逝世後,南斯拉夫聯邦內部的民族矛盾日益尖銳,逐漸走上了民族分裂的道路,科索沃阿爾巴尼亞民族分離主義分子不斷舉行抗議活动要求獨立,在科索沃人口中占少數的塞爾維亞人處處感到受排擠。在這一背景下,1989年以米洛舍維奇為最高領導人的南斯拉夫聯邦政府取消了科索沃的自治省地位。這一舉措加劇了科索沃塞爾維亞人和阿爾巴尼亞人之間的矛盾。
  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馬其頓和波黑分別宣布獨立後,科索沃仍留在由黑山和塞尔維亞於1992年組建的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內。出於對取消自治地位的不滿,科索沃阿尔巴尼亞民族分離主义分子建立了“影子國家”,阿爾巴尼亞語則成为其進行分離主義活動的文化工具,因為這個“影子國家”及其非官方機构的一項主要工作就是資助重建獨立的阿爾巴尼亞語教育體系。當地的塞爾维亞人和阿爾巴尼亞人圍繞语言問題產生了激烈的矛盾。以科索沃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普裏什蒂納大學為例,1991年之前,這所大學一直同時采用阿爾巴尼亞語和塞尔維亞語授課。隨著南聯盟中央政府和科索沃阿族人矛盾不斷激化,1991年之後,新任校長開始在該校推行塞族化政策,許多阿尔巴尼亞人離開該校。針对這種情況,科索沃阿族人则建立了一所阿爾巴尼亞語大學並投入使用。
  1998年3月在塞爾維亞警察和阿族人的民族分離主義組織“科索沃解放軍”之間爆發了激烈的武裝沖突,聯合國安理會對南联盟實行武器禁運,但沖突愈演愈烈。1999年3月,北約對南聯盟實行空襲轟炸。1999年6月北約空襲結束后,科索沃阿族人控制了普裏什蒂納大學並拒絕以塞爾維亚語為授課語言。這一結果促使聯合國科索沃臨時行政當局於2002年2月利用國际援助在普裏什蒂納市塞爾維亞人聚居區另外建立了一所大學。
  2008年4月9日,科索沃议會特別會議通過憲法,宣告了科索沃的獨立。根據這部憲法,科索沃為“議會制共和國”,官方語言為阿爾巴尼亚語和塞爾維亞語。這一點同克羅地亞獨立時有所不同。克羅地亞獨立後,憲法並沒有明確給塞爾維亞語以任何法律地位,而科索沃宣告獨立后的憲法則將阿爾巴尼亞语和塞爾維亞語共同列為官方語言。筆者认為,科索沃新憲法之所以給塞尔維亞語同阿爾巴尼亞語平等的官方語言地位,一個原因是科索沃在南斯拉夫聯邦時期一直是塞爾維亞共和國的一個自治省,塞爾維亞語的影響非常廣泛;另一個原因是為了有利于爭取團結科索沃的塞爾維亞人並得到他們的支持,以鞏固其獨立的基礎。
  從以上塞爾維亞人与克羅地亞人以及科索沃地區塞尔維亞人與阿爾巴尼亞人圍繞民族語言的矛盾演变可以看出,在前南斯拉夫地區,民族主義思潮不僅體现在政治、經濟方面,也體現在民族語言問題上:狭隘的文化民族主義進一步激化了民族之間的矛盾,动搖了對國家統一的認同,從而加速了南斯拉夫聯邦的解體。因此,在多民族國家中,避免狹隘的文化民族主義損害各民族對國家統一的認同,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文化民族主義與前南斯拉夫地區的民族語言問題》其它版本

民族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