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黨報思想成因探析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社會主義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7/1/2 11:24:00

馬克思主義思想發展史上,列寧在俄國獨特的鬥爭環境下,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 主義。1917年,他領導的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爾什維克)成功地發動了十月社會主義革 命,使得社會主義在一個國家的範圍内取得了勝利。這一劃時代的偉大勝利,使得列寧 的革命理論被許多國家,特別是不發达國家的革命者所接受。列寧的黨報思想,也通過 第三國際對各國馬克思主義工人政黨產生很大影響,被視為馬克思主義新聞和宣傳思想 發展的一個新的裏程碑。
  列寧的革命思想,包括他的黨報思想,是在一个十分特殊的環境中形成的,他個人在 國際共運中的地位與馬克思和恩格斯也很不相同,他的個人經歷和性格特征也頗具特色 。要理解他的黨報思想,需要首先考察一下他的生活環境。
      一、俄國和西方國家:兩種截然不同的環境參照系對列寧的影響
  早在馬克思和恩格斯時代,沙皇俄國就被视為歐洲最後一個封建堡壘,以致馬恩在184 8—1849年主办《新萊茵報》時兩個主要鬥爭目标之一,就是摧毀俄國這個最后的反動 堡壘。但是直到20世紀初,俄國依然在沙皇極端專制的統治下。列寧就是在這種環境中 ,於1870年誕生在伏爾加河左岸小城辛比爾斯克一個知識分子的家庭。他的父亲是省教 育廳視察員,祖父曾是農奴,母親是一位醫生的女兒。其父是個具有民主主義思想的教 育家。他的哥哥由於刺殺沙皇而在1887年被判處死刑。列宁有條件閱讀到啟蒙書籍和馬 克思的著作,痛恨專制制度,在喀山大學读一年級(法律系)時就因參加革命活動而被開 除。從那時起,他始終受到沙皇政府的監視和各種迫害。後來他自學四年並獲得了彼得 堡大學的正式畢業文憑,在地方上做兼職律師。這為他後來發揮其論辯的才華奠定了知 識基礎。1887年,他的中學作文中,有一篇是專論印刷术發明意義的。這從一個側面可 以證明,列寧對於新聞出版的影響力從小就有較深刻的理解。
  列寧與馬克思和恩格斯不同,他是在既定的前人提供的“主義”基礎上,發展這種主 義,而不是重新創造一種主义。因而研究列寧的思想,需要不斷地回過頭来對比馬克思 和恩格斯的思想,以及歐洲國家,主要是德國社會民主黨的報刊工作經驗對他的影响。
  俄國不僅政治上是歐洲最落後的大國,而且全國民眾中的文盲數量也是最多的。雖然 當時俄國已有官方报紙,但是最早面向社會發行的報刊,卻不得不由莫斯科大学主辦, 因為社會上有文化的人屈指可數。那時歐洲主要國家的人民,都不同程度地拥有普選權 ,以及言論出版、結社、集会的權利,而在俄國,警察密探遍布,到處都有嚴格的书報 檢查,革命政黨沒有集会、結社、出版的自由,人民也沒有普選權。1898年3月,俄国 社會民主工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只有9個代表)在明斯克召開,發布了黨成立的宣言,指 定《工人報》为中央機關報。但是很快,大會選出的三人中央委員會就被沙皇警察破獲 ,《工人報》出版的努力也告失敗。而那時,列寧還在西伯利亞的流放地。
  列寧1895年曾在西方國家考察過四個月,那裏的政治环境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經歷了幾年流放後,列寧於1900年流放期滿回到內地。他意识到,如此惡劣的政治環 境,難以展開政治活動,也難以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论基礎上重新建黨,只能首先在國外 進行工作。於是他決定同年底出國與當時俄國最早的馬克思主義小組“勞動解放社”合 作,讨論重新建黨。
  從那时起到1917年二月革命後回國,其間除了1905年俄國爆發民主革命時返回過俄國 外,列寧大部分時間是在西方國家生活,包括德國、英國、瑞士、法國、奧匈、瑞典、 波蘭、芬蘭等等。這些國家被列寧稱為“自由國家”,盡管有時也遭遇一些麻烦,但與 俄國黑暗的專制制度相比,列寧獲得了在自己的祖國無法想像的廣泛的活動自由,特別 是新聞出版自由和通訊自由。正是這些自由使得列寧有可能以國外為穩固的基地,領导 國內的革命鬥爭。1900—1917年是列宁從事政治活動的成熟期(時年他30—47歲),這种 自由的环境,與俄國形成強烈的对照,對列寧思想的影響是巨大的。
  列寧對西方國家工人運動的公開性和自由度是羨慕的,多次談到它們。在他活動早期 ,尤其尊重德國社會民主黨的經驗和他們的領導人物,諸如倍倍爾、李蔔克内西、考茨 基等,以及德國黨的主要報刊,特別是理論刊物《新時代》。列寧熱情地追求精神自由 ,具有良好的個人民主作風,以及遵循黨内活動慣例的“守法”意識,除了家庭的影響 外,這些個人的特征主要是長期生活在自由國家養成的。
  對兩方面的深刻體验和理解,使得列寧有可能對比不同的政治環境,得出適合不同環 境的政治鬥爭策略。他在比較德國社會民主黨和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斗爭環境時就指出 ,在前者,可以展開“廣泛民主原则”,其特點有二:“完全的公開性”和“一切職務 經過選舉”。他写道:“沒有公開性而談民主制是很可笑的,並且這种公開性還要不僅 限於對本組織的成员。我們稱德國社會黨組織为民主的組織,因為在德國社會黨内一切 都是公開進行的,甚至黨代表大會的會議也是公開的。”選举制“這個條件在有政治自 由的國家中是不成問題的。……大家都知道,某個政治活動家起初做過什麽,後來又經 歷過什麽變化;他在困難時候表現得怎樣,他的品質一般說來又是如何,因此,全體黨 員自然都能胸中有數地決定是否選舉這個活動家來擔任党的某種職務。對於黨員在政治 舞臺上的一舉一動進行普遍的(真正普遍的)監督,就可以造成一種能起生物學上所謂‘ 適者生存’的作用的自動機制。完全公開、選舉制和普遍監督的‘自然選擇’作用,能 保證每個活動家最後都‘各得其所’,擔負最適合他的能力的工作”[1](P131-132)。
  而在后者,只能艱難地存在秘密組織,“在黑暗的專制制度下,在流行由憲兵來進行 選择的情況下,黨組織的‘廣泛民主制’只是一种毫無意思而且有害的兒戲”[1](P132 )。因此,列寧關於俄國黨報的理论和工作原則,總是與俄國的环境相聯系的,如果脫 離俄國的具體環境,他的某些觀點或說法,從現在的眼光看,就有些难以理解。
  列宁不得不生活在兩種完全不同的政治環境中,他處理國外黨內的事務和在國內解決 一些私人事項時,是十分民主的或寬容的。這是他個人民主作風的體現,是他的很真實 的一面。但在沙皇統治下的俄國從事黨的工作時,環境迫使他為了達到革命的目的,又 必須采取一些“專制”式的做法,包括黨報事務。革命勝利後,他作為黨和國家的最高 領導人,在具有數百年專制傳统的俄國處理國務,许多具體問題不采用同質異構的专制 措施是不可能即時解決的。在不習慣於民主討論的環境中,民主讨論帶來的往往是無休 止的爭吵和党同伐異的小動作。這种矛盾著的現象,使得列寧常常處於民主的主觀意識 和實際采取的專制措施的夾縫中。我們可以從列寧的一些信件的字裏行間感受他的無奈 和苦惱。他清楚地感受到存在著矛盾,並且努力從制度、觀念上讓社會和黨內逐漸習慣 於在國家法治和黨內法權的範圍內解決問題。但列寧生命的最後幾年,苏維埃俄國百廢 待興,無數內外矛盾交織,他必須處理的眼前事務遠遠多於未來的法治建設。因而,考 察列宁的黨報思想,需要从大量的關於眼前工作的論述和少量的體現他對未來設想的論 述或做法中把握他的思想。
  特別是十月革命勝利後的幾年,军事共產主義試驗、蘇維埃國家面临白衛軍的叛亂和 帝國主義的軍事干涉、新經濟政策的實行,工作重心經常變动。研究這個時期列寧關於 报刊和新聞政策的論述,更需要考察論述的背景。例如,在十月革命前,列寧关於西方 新聞政策的論述,主要以贊揚为主;在十月革命後,面临資本主義國家媒體對蘇維埃的 大規模的造謠诽謗,列寧對西方自由國家新聞出版政策的批判成分大大加重。這並不意 味著他的觀念發生了根本變化,而在於环境發生了變化。如果只引證他某個時期的某句 話,可能會出現片面性。
      二、俄国工人政黨的活動特點和列宁作為職業革命家的特點
  俄國社會民主工党原來屬於第二國際的一個党,黨的主要領導人,幾乎都與第二國際 主要的工人政黨有各種聯系。因而,該黨早期的組織结構與歐洲其他社會民主黨形式上 相近,所獲得的關於“黨”和“黨報”的觀念也與它們相近。但是,俄國黨的組織经常 遭到沙皇警察的破壞,其成員不得不總是處於秘密的小組活動的狹小範圍,特別是那些 被迫到國外活動的小組,在失去一致對敵的環境後,更容易形成相当狹隘的派別。
  恩格斯晚年與俄国社會主義者有較多的接觸和聯系,他很快就發現了俄国人的這一特 點。他在1890年給俄國勞動解放社成員查苏利奇寫信時指出:“我知道西歐少量俄國僑 民中正發生什麽樣的運動。大家相互認識,互相之間的私人關系或是友好的,或是敵對 的,所以,必然伴隨著分歧、分裂、論戰的整個發展,在極大的程度上具有私人性質。 這是所有政治僑民所特有的情况。1849年至1860年這段时期我們也經歷了這些情况。但 是我當時確信,黨有足夠的精神力量去首先超脫這種私人恩怨局面和不受這些糾紛的影 響,正因為如此,這樣的黨比其他政黨有很大的優越性。你们越是不受這些微不足道的 刺激所牽動,你們就越能積蓄進行偉大鬥争的力量和時間。……要讓西歐所有的社會主 義刊物都不向你們的俄國對手开門是不行的。如果俄國運動能夠比較公開地在西歐廣泛 的輿論面前發展起來,而不是躲在與世隔绝的小團體內從而有利於陰谋活動和各種各樣 的詭計,难道俄國運動本身不會贏得勝利嗎?”[2](P388)在列寧作為後生晚輩參加到俄 國社會民主工黨的政治活動中的時候,由於黨實際上名存實亡,正如恩格斯所說的這一 黨內派別鬥爭交錯复雜的局面依舊。
  把至少一半的精力放在與黨内派別而不是與敵人的鬥争上,這可能是列寧從事的黨務 的特征之一。他的論著的相当部分是在與非布爾什維克的派別進行鬥爭,不斷地批判他 們,從組織原則、策略原則到抽象的哲學思想。但是,他的目的絕不是要制造更多的派 别,而是為了黨的政治統一,克服派別而服從於共同制定的黨綱和黨的策略原則。因而 ,列寧的黨報思想,相當程度上是在與其他黨內派別鬥爭时論述的。列寧本身也站在一 定的派別上,這就是自1903年党的二大上形成的布爾什維克派(意即多數派,相對的便 是孟什维克派,意即少數派)。歷史已经證明,這個派別在主要問題上,代表了正確的 立場,將馬克思主義与俄國革命實踐結合得較為成功。而孟什維克在組織原則上堅持的 基本是第二國際的組織惯例,沒有考慮俄國不存在政治自由这一重要的背景條件;在行 動方式上,他們太習慣於“自由”的小組活動,而忽略了這些小組已經屬於一個直接向 敵人進攻的黨。
  正像恩格斯说的,西歐各國工人政黨的早期,在沒有獲得政治自由、遭受迫害、被迫 流亡的情况下,黨內的派別爭鬥甚至超過了共同的對敵鬥爭。西歐各國政治自由的基本 實現,使得領袖們的一切觀點和個人的優缺點得以公開,在工人群眾的監督下,派別爭 鬥大大减少,即使存在黨內派別,通过公開辯論也容易解決問題,党的領導人之間自然 存在的不同意見通過開誠布公,多數可以達到協調一致。
  然而在俄國,專制制度太強大了,如果秘密存在革命政黨,仍然停留在原來的小組活 动上,而且觀念上堅持小組習氣,那麽俄國革命永遠不會成功。各個分散的小組必須重 新組織成為一個黨,一個有正確黨綱和黨的策略原則、行動一致的黨。于是,在《火星 報》時期(1900—1903年),列寧為建設一個什麽樣的黨,模仿車爾尼雪夫斯基的小說《 怎麽辦?》的名稱,寫作了一本政論小冊子《怎么辦?——我們運動中的迫切問題》,提 出了一系列的設想:集中的戰鬥組織、专業化的職業革命家組織。因為對於俄國革命來 說,无產階級沒有出版、集会、結社的自由,當时也沒有議會鬥爭的場所,那麽結果就 如列寧在另一本小冊子《進一步,退兩步》中所說:“無產階級在爭取政权的鬥爭中, 除了組織,沒有別的武器。”[3](P415)他甚至借用阿基米德的話語说:給我們一個革 命家組織,我們就能把俄國翻轉过來![1](P121)所以,當我們理解列宁關於黨報性質、 作用的許多论述時,需要考慮與之相配的黨的組織結構。這種關於黨的理论,適合當時 俄國的環境,是列寧在繼承马克思主義方面實事求是、與时俱進的表現。列寧逝世後的 當年,斯大林將它總结為“新型無產階級革命政黨”理論,是否得當,这裏無法展開, 暫且不論。
  列寧與馬克思和恩格斯不同,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是作為科學社会主義理論的締造者 出現的,他們是思想家,只在很小的程度上是黨的具體的組織者。而列寧是作為小字輩 參加俄國革命的,他不可能像俄國第一代馬克思主義者普列漢诺夫那樣較為超脫,主要 從事著述工作。列寧不得不從事許多瑣碎的黨務和黨報的编務,只有很少的時間(例如 在年輕時寫的《俄國資本主義發展》的專著,1916年寫作《哲學筆記》)從事過学術性 质的研究,因而他主要是職业黨務工作者、政論(特別是黨內政论)作家、國務活動家( 主要在生命的最後六年)。這种情形使得他的許多論述帶有较明顯的實用特征,或用於 即时的鼓動、反駁,或为了強調某一點而暫時忽略其他,此一時彼一時。必須更多地與 實際環境相聯系來理解他的論述,從總體上來體會他的思想。否则,在有些問題上,會 有一種不同時間、地點的論述相互矛盾的感覺。一般來說,列寧的思想總體上是前後一 致的,只是因為他是現實的政治活動家,多數情況下不是作为思想家在論證問題,才造 成這種感觉。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列寧與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另一不同之處在於,馬克思和恩格斯不到30歲就已經以他們 的著作《神聖家族》、《哲学的貧困》、《英國工人階級狀況》、《共產黨宣言》等聞 名于西歐各國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論界。關於他們的思想發展和理論的要點,在他们 活著的時候就已經自己總結概括了出來。而列寧在十月革命前,只是國際共運中一個不 大重要國家的黨的領導人之一。十月革命的勝利,使他很快成為世界公認的最重要的馬 克思主義代表人物、共產國際的主要領導人。但是革命成功後極為繁忙的國務活動,使 得列宁很少有時間來系統概括自己的思想發展和理論要點。他的溘然長逝,使得列寧的 思想,包括他的黨報思想,是由他的后繼者論述的,沒有他本人總結概括的依據。由於 历史的原因,這種論述長期以來又只有一種欽定的意見,排除了其他的理解。鑒於這種 情況,我們在研究列寧的黨報思想時,需要更多的獨立思考,依据列寧本人的論述並結 合當時的背景来全面理解。對於現在列寧著作中編者關於某些事件和人物的註釋(主要 根據前蘇聯的材料),要帶上批判的眼光,因為它們的表述不是客觀性語言,帶有較強 的褒貶色彩。
  列宁的個人性格特征更適合做現实問題的高明的政治家,他思維敏捷,反應迅速,寫 東西很快,具有組織者和鼓動家的天分,能夠迅速處理棘手的問題;他愛憎分明,好激 动,在激烈的論戰中對人對事的判斷容易偏激,但是冷靜下來後對事對人的判斷則較為 全面和寬容。他十分註意學習,這可以從他的許多讀書筆記中感覺到,但是繁重的工作 使得他難以長時間靜下來從理論上研究問題。因而,列寧的著作帶有論辯家的機智和滔 滔不絕的鼓動色彩,不像馬克思和恩格斯的一些理论著作那樣嚴謹。因而,對於他通過 一系列著作、文件、信件表達的黨報思想,不宜只就某個比喻、某個詞或半句話來反復 捉摸,而應从整體上來理解和把握。
      三、列寧的新聞和宣傳思想主要表現為黨报思想
  由於列寧生活在俄國極端專制的環境下,那裏沒有供人們自由發表意見的任何政治手 段,公開出版的報刊,不是官方的,就是依附於官方認可的黨派的,而且書報檢查橫行 ,因而列宁不能屈從於那些官方的或半官方的报刊的觀點,在上面發表文章。他也不可 能通過為這類报刊撰稿宣傳自己的革命主張。這不像馬克思和恩格斯,或者其他西歐国 家工人政黨的領導人那樣,可能通過為非黨的社會性報刊撰稿而達到宣傳目的。他僅在 俄國社會民主工黨成立前的1895年,曾在地方性報紙《薩马拉新聞》上發表過一篇文章 (也是他首次在報刊上發表文章)。
  俄國社會民主工黨成立以後,不得不秘密存在,为了劃清與資產階級的界限,黨內明 确規定黨員不得在政治上參加資產阶級報刊的工作。雖然允許為了掙钱參加報刊的非政 治部分,但是這個界限是較難區分的。在黨內布尔什維克和孟什維克的鬥爭中,揭露和 批評對方成員參加資產階級報刊的工作,成为一種主要的指摘由頭。由於有這種规定, 列寧後來寫的文章,均发表於黨的報刊(包括少量其他欧洲國家工人政黨的報刊),他主 編的黨的報刊和他個人,除了發表批判資產階級報刊的文章外,與資產階級報刊幾乎完 全没有媒體間或人員間的接觸和交流。因而,列寧不可能系統论述俄國和西歐一般社會 性報刊的工作特點。
  列寧在黨報上所發表的文章,均不是新聞,幾乎全部是政論,或涉及黨內鬥爭,或涉 及正面闡述黨的綱领和策略,或是批判沙皇政府和資產阶級報刊的論點。他所寫的小冊 子,也均是關於黨內思想鬥爭或国際形勢分析方面的。而馬克思和恩格斯為報刊寫的文 章中,至少半数是新聞。
  列寧創辦的報刊,全部是黨報黨刊,總數有40多家,遠比馬克思和恩格斯創辦的要多 。由於沙皇政府的迫害,這些報刊的存在時間通常較短,被封閉掉一家,就改換名稱再 創辦一家;在一個地方被查封,就到另一个地方再創辦。但是,他為之撰稿的報刊,也 大概是這麽多家,不像馬克思和恩格斯那樣,為之撰稿的報刊有200多家,而且其中多 數是非黨報刊。
  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是思想家,他們有機會更多地從宏觀層面討論世界交往、世界貿 易,這種探討沒有國界的考慮,而是從人類社會發展的角度思考。列寧主要是俄國社會 民主工黨的政治活动家和黨的報刊的職業編辑(十月革命後多次填寫表格職業欄時,他 填的是“記者”或“著作家”),他面臨的具體問題比馬克思和恩格斯多得多,他只有 较少的機會從世界角度探討問題,諸如帝國主義問題,大多數时間要與各種黨內的派別 進行鬥爭,与沙皇政府進行鬥爭,因而讨論的主要是俄國黨和俄國自身的问題。
  鑒於以上原因,列寧的新聞和宣传思想,主要是黨報思想,在這方面他大大地豐富了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黨報理论。但是從宏觀層面探討人類的新聞傳播、一般意义的信息傳 播很少;在俄國這個傳播技術十分落后的國家,他也無暇關注世界層面的傳播技術革命 問題,只在晚年的百忙之中,關註過俄國的廣播,论述也限於只言片語。
  列寧一生都在從事黨報工作,這種工作在相當程度上即是黨的宣傳工作的最重要的部 分。因而,列寧的宣传思想是融合在他的黨報思想之中的,很難完全將宣傳思想从中分 離出來。
  列寧是出色的黨報主編,黨報中同樣也有大量的新聞通讯,他雖然沒有像記者那樣直 接采訪和撰写過新聞,但是每天要處理潮水般湧來的關於工人生活和鬥爭的新聞稿,他 對新聞本身是非常熟悉的,只是更多更重要的工作使得他無暇專門研究新聞的傳播。他 對報纸的編務和經營也非常熟悉,善於與報紙的通訊員建立親密的聯系,在這方面,他 的一些論述也是富有創造性的。
  為了了解列寧,從1902年的一段他關於社会民主工黨創辦公開的新聞性報紙的條件的 論述,可以展現他對新聞行業的熟悉程度:“要在報紙上(而不是在通俗小冊子上)談城 市的和國家的事情,就需要有新鮮的、各方面的、由能幹的人收集並整理過的材料。而 為了收集和整理這樣的材料……就需要專門的作家、專門的通訊員組成的大本营,需要 有社會民主黨人记者組成的大軍,這些記者到處建立聯系,善於打聽到各種各樣的‘國 家機密’(俄國官吏常以知道這種機密自傲,而且随便泄露出去),善于鉆到各種各樣的 ‘幕後’,——需要有‘因職務關系’而必須無孔不入和無所不知的人所組成的大軍。 我們這个反對任何經濟、政治、社會和民族壓迫的政黨,能夠而且應當去尋找、召集、 训練、動員並調動這支無所不知的人所組成的大軍去作戰——但這一切都還是有待於我 們去做的事!”[1](P141-142)
  這是列寧的設想,當然,當時的俄國黨完全不可能擁有這樣龐大的職業記者队伍。正 是由於這个原因,列寧才要強調將為數很有限的這方面的人才集中起來,讓他们成為職 業革命家,通過高质量的黨的中央機關報來宣傳黨的纲領和策略。於是,在這個基礎上 ,形成了列寧具有俄国特色的黨報思想。
  回顧列寧生活的時代對他新聞和宣傳思想的影響,以及他個人這方面的思想特征,可 以概括為一些特點:
  ——非常善於結合實際創造性地開展黨報工作,在黨報理論方面表現出高度的黨性, 堅持黨報正確的辦報方針。和馬克思恩格斯一樣,他把維護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科學性、 保證黨報理论上正確,看得高於黨的組織程序,要求黨的領導人和編輯部都必須遵循黨 的綱領和策略。同时,他很善於運用靈活方式方法,盡可能多地團結黨内同誌一道工作 ,這可以從十月革命後黨和國家主要領导集體的構成,看出他的寬容精神。斯大林、加 米涅夫、季諾維也夫、托洛茨基,都曾在黨報工作方面與列寧的意见相左,但是這些人 後來都在黨和国家最重要的崗位上。
  ——似乎有一種天然的接近報紙通訊員、了解下情的內在動力。列寧長期在國外主編 黨報,他最為痛苦的事情就是無法全面了解国內工人運動的真實情況。因而,每當遇到 從國內來到編輯部的同誌,他都要與之長談。这種黨報的編務環境使得列寧養成了通過 報刊了解下情的工作習慣,從而在理論上提出了許多關於黨報群眾工作的論點。
  ——無時不刻地考慮到蘇維埃報刊工作重心轉移到生產建設上來。列寧十月革命後成 為一個新生的無产階級掌握政權國家的主要領导人,國務活動家的責任意識使他必須考 慮“生產建設”這個任何國家存在的前提。他竭盡全力地與各種貌似革命的論點或派别 進行鬥爭,促使蘇維埃的各種報刊在內容和內部運作方式上都能適應新的環境。
【參考文獻】
  [1]列宁全集:第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2]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
  [3]列寧全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4]陳力丹.列寧論黨報和黨性[Z].新聞學研究資料,1983,(3、4).
  [5]夏鼎銘.馬克思恩格斯列宁報刊理論與實踐[M].上海:复旦大學出版社,1991.
  [6]吳庭俊.馬列新聞活動與新闻思想史[M].武漢:華中理工大學出版社,1992.
  [7]陳力丹.馬克思主義新聞學詞典[Z].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2.
  [8]陳力丹.馬列主義新聞学經典論著[M].北京:人民日報出版社,1987.
  [9]克魯普斯卡婭.列寧回憶录[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
  [10]藤井一行.社會主義與自由[M].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2.
  [11]盧森堡.論俄國革命[M].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2001.
  [12]考茨基.無產階級專政[M].北京:三聯書店,1958.
  [13]麥德維傑夫.論社會主義民主[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
  [14]中國人民大學科學社會主義系.國際共产主義運動史文獻史料選編:第三、四卷[Z ].北京:中國人民大学出版社,1985.
  [15]蘇共決议匯編:第一、二分冊[Z].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
  [16]可利列夫主編.列寧年譜:第1—4卷[M].北京:三聯書店,1984.
  [17]根基娜.列寧的国務活動[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2.
  [18]邦契—布魯也維奇.憶列寧[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19]布爾什维克報刊文集[C].北京:人民出版社,1954.
  [20]聯共(布)關於報刊書籍的決議[N].北京:人民出版社,195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列寧黨報思想成因探析》其它版本

社會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