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應堅持什麽樣的社會主義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社會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袁緒程
上傳時間:2007/5/28 14:43:00

內容提要:

   本文從生產方式和人的解放角度诠釋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共产主義),並提出如下觀點:

   1、社會主義本質由公共产品的生產和公共倫理價值構成,马克思設想的“計劃經濟”加“社會所有制”加“按需分配”的社会主義,實質上是一種公共產品的生產方式及生產關系,它的實現受制於生產力發展水平和社會產品稀缺程度。由於生產力發展水平和社会產品豐裕程度有限,至今它仍然是一種未來社會的假設和設想。如果不顧生產力發展的条件所限,盲目照搬,不仅不能如願以償,反而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斯大林模式的告終就是明證。

   2、由於不能实現完全非排他性、共享性的社會所有制,人類迄今為止的一切“公有制”都是有限的“公有制”,表現出私有產權的特征,它與“私有制”一樣受排他性的產權規定和約束,因此,不論生產條件的占有采取“公有制”還是“私有制”都必須建立相應的產權界定、交易和保護制度。

   3、“公有制”只是一種手段而不是目的。建设社會主義應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以及相應的人的解放為最終目的。由于現存的“公有制”對外的絕對排他性和對內的有限共享性的矛盾帶來管理上的困難,在強化對代理人的硬約束的同時,要大力發展非公有制經濟,繼續重組和調整競爭領域的國企,以減少國家直接擁有企業。

   4、生產公共產品的社會主義是一個漫長的过程,我們應著眼於生產力的解放和發展,大力提倡公共倫理道德,大力發展市場經濟,只有這樣,我們才有條件生產更多的公共產品,才能逐步逼近馬克思設想的絕对豐裕的社會主義。

   關鍵詞:公有制公共產品公共倫理

   一、問題的提出

   波瀾壯闊的中國改革又一次走到歷史的重要關頭,改革“姓資姓社”的發問又一次觸动人們最敏感的神經。什麽是改革的正確方向?什麽是社會主義?不争論或“打左燈往右轉”式的回避爭論是不可能的了。

   社會主義思潮幾乎像資本主义一樣悠久,從莫爾及他的《烏托邦》算起也有500年的歷史了;社会主義思潮傳入中國則是清末民初之時,不過100年左右的歷史;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选擇社會主義,從建黨算起不過85年,從建國算起也不過60年。但是,應當看到,作為信仰的社會主義,曾經是千千萬萬仁人誌士、革命前輩為之奮鬥終身,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的理想和動力所在;曾經是進入新中國的一代以及與新中國一起成長的一代的生命的源泉和意義所在。正像基督教徒崇拜“千年王国”、佛教徒向往“極樂世界”、中國傳統士大夫憧憬“大同世界”一樣,社會主義也曾經是所有時代千千萬萬有激情的知識分子和熱血青年的良知和青春所在①。

   作為認知的社會主義,“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们送來了馬列主義”,革命的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雖然引领了中國革命的勝利,但是我们接受和信奉的是蘇聯式的社會主義,尤其是限制商品經濟的社會主義的斯大林模式,我們始終排斥非斯大林模式的社會主義尤其是社會民主黨人所信奉的社会主義。我們也曾經歷過自己的社会主義理論的探索,把“限制資產階級法權”的“亦工亦農亦學亦軍”的自給自足的農民式社會主義當作馬克思社會主義頂禮膜拜,上演過中國社會主義理論探索的悲喜劇甚至是鬧劇。

   作为實踐的社會主義,其探索更為悲壮。一代代社會主義者為限制和消除商品經濟(市場經濟)進行過可歌可泣的偉大嘗試,悲劇性地探索過人类的非資本主義經濟之路;我們也曾試圖走出自己的社會主義道路,不僅把斯大林模式当作馬克思主義照單全收,而且“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在消除和限制”資產階級法權”及商品经濟(市場經濟)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直至積重難返,闹到“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陷入短缺經濟。即便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改革早已突破斯大林模式,我们今天仍然固守他的“兩種公有制”而作繭自縛。

   如今“社會主義陣營”及斯大林模式的社會主義早已不复存在,我們津津樂道的“渾身每一个毛孔滴著血的”資本主義則並沒有崩潰。更令人困惑的是,消除“三大差別”、免費教育和醫療,無限制的普選權等等社會主義者梦寐以求的目標竟然在西方发達國家不同程度的成為現實②。这就向所有信奉社會主义的善良的人們提出了一個嚴肅的問題:什么是社會主義?為什麽崩潰的是斯大林版的“社會主義陣营”而不是西方“資本主義陣營”?我們究竟要堅持什麽样的社會主義?

   二、正確理解馬克思版本的社會主義

   社會主義一詞源于拉丁文“socialis”,意为社會的、公共的、共同的、集體的,也有互助、合作及共同體自治的含義。從詞义上看,社會主義強調公共、集體、為大眾謀福利,與個人的利己的私有的相对立而帶有倫理的色彩。社会主義是在批判資本主義的道義上產生的,其信奉者都是一些富於犧牲精神、道德高尚的仁人志士,他們身在不完美的社會,卻向往並試圖設計人類的完美社會,其中馬克思的社會主義设想堪稱“完美社會”的典型③。

   縱觀當今社會主義五花八門,有多少社會主義流派就有多少社會主義版本,有人(如瑞典社會黨領導人帕爾梅)認為社會主義概念(定義)有幾十種之多,而自稱信奉社會主义的國家遍及亞非歐,曾多達70多個。概言之,有第一國際和第二國際沿襲下来的社會民主黨傳統的社會主義;有第三國際以來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有“第四国際”托洛斯基版的社會主義,此外,還有民族、生態等形形色色的社會主義。還是讓我們回到馬克思吧,畢竟我們是從馬克思走向社會主義的。

   (一)馬克思設想的社會主義

   馬克思的社會主義設想見於他一生的著述,尤其是《資本論》及其手稿、《哥達綱領批判》和恩格斯的《反杜林論》等主要著述中,從方法论看,主要是從以下兩种“視角”進行觀察和设想的。

   1、“生產方式”视角的社會主義

   馬克思(包括恩格斯,下同)預言和设想的社會主義的理論框架是唯物史觀。馬克思从生產力——生產方式——生產關系的歷史運动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演變的分析框架中預言和設想未來的社會主义的。因此,在馬克思看來,与間接社會化(即以貨幣交換為媒介)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相反,社会主義(共產主義的同義语)是一種直接社會化的生產方式,其主要特征如下:

   (1)生產的直接社會化。由于生產力的高度發展和革命性的演變,生產(包括生產的組織、交換、控制、分配、消費等職能)不再以市場為媒介,而采取直接的形態。以市場(商品貨幣交換)為媒介的間接社會化生產——商品經濟(即市場經濟,下同)已不復存在。由於社會生產采取直接的形態,不需要通過迂回曲折的商業勞动,交易成本等於或趨向於零,其生產方式比資本主義更有效率。

   (2)世界性的社会占有。由於生產的直接社會化,交易成本等於或趨向於零,“资產階級法權”意義上的产權已不重要或不復存,世界性的社會占有的所有制已不再具有私權性質的排他性而與历史上其它公有制和私有制相區別。

   (3)自由勞動者的聯合體④。由於联合起來的個人——社會占有生產資料,國家的政治職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由勞動者的聯合体。聯合起來的勞動者有計劃按比例分配社會勞動和進行生產。在它的初級階段,商品經濟雖已消失,但仍不能按人類生存的自然需要去分配生活資料,而必須按平等的“資產階級法權”、通過勞動的交換——即按個人提供的勞動量分配生活資料,只有在它的高級階段——物質財富不斷地泉湧時,人類才能最終消滅平等交換這一“資產階級法權”殘余而在社會的旗幟上寫下各盡所能,按需分配⑤。

   2、“人的解放”視角的社會主義

   馬克思從青年時代起就是一個彻底的人道主義者和人本主義者,人的解放、人的全面發展是他思考的出發點。他設想的社會主義充滿了公平、正義、自由和民主等人的解放色彩,尤其在他早期的著述中更為明顯。他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不論工人和資本家都是異化的人和被社會条件束縛的人。作為資本的人格化的资本家和作為雇傭勞動的人格化的工人都同樣不是完整意義上的人。要使人成其為人,必須消滅资本雇傭勞動,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转變為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唯其如此,人類才能發展自由的天賦和滿足自身的自然需要而不為“資產阶級法權”所束縛,才能最終脱離動物界而成為真正的自由人,從而結束人類的史前時期。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共產主義是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极地揚棄,因而也是通過人並且為了人而對人的本質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作为社會的人即合乎人的本性的人的自身的復歸,……,這種共產主義,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於人本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本主義,等於自然主義。”⑥可以認為,馬克思關於人的解放學說中包含的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等等具有普世價值。馬克思嘲笑和批判的是自由、平等、民主在資本主義條件下的不完全性和表面性以及虛偽性,而不是這些價值觀念本身。從这個意義上看,“人的解放”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念。

   (二)“科學”社會主義與其他社會主義的區別

   列寧曾經指出,馬克思主義來源於德国的古典哲學、法國的社會主義、英國的政治經濟學。事实上,馬克思學說不僅來源於上述三個部分,而且繼承了全人類的重要文明遺產。馬克思(包括恩格斯)關於社会主義的許多設想可以在其他学說甚至是在聖經中找到來源,比如,類似共產主義的“共有制”和按需分配的思想,在《新約全書》中有過相近的描述,也體現於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理想國》以及莫爾等空想社會主義的著述中⑦。再如,計劃經濟和按勞分配也不是馬克思的獨創,一些空想社會主義者早就作了描述。反對壓迫和剝削,追求大眾福利以及自由平等的社會主義早就植根於先哲們的著述中而代代相傳。在追求社會主義價值目標中,馬克思與空想社會主義并沒有多大的區別,恩格斯甚至認為科學社會主義是依靠圣西門、傅利葉和歐文這三位思想家而確立起來的⑧。他們之间的區別主要在於“如何實現”社會主義的路徑上。

   在空想社會主義者看来,資本主義是不人道的,充滿罪惡的,應當通過建立符合人性和理性的社會共同體的合作經濟來克服。共同體範圍可大到一個國家甚至全球,也可小至一個村落一個社區。空想社會主義試圖通過呼籲和勸说人們在一國範圍內實行“共有制”的社會主義經濟,並在小範圍內进行了共產主義公社試驗。正如普列汉諾夫指出,空想社会主義者向戴王冠的立法者呼籲社會主義是寄托在“偶然性”上的,盡管概率極小,但他们相信只要不停地呼籲總會成功的。然而他們動情的吶喊和誠懇的呼籲並沒有得到統治者的回應,連同他們小範圍的試驗一样最後都消失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不斷擴張之中。只有被馬克思視為帶有社会主義色彩的各種合作工廠(包括工人自治的合作社)像點点孤島仍然挺立在汪洋大海般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之中。

   與訴諸於人的理性和良知的空想社會主義相反,馬克思主義認為,對於資本主义生產方式,道義上的憤懣或责難不論如何地合情合理,但在科學上是無濟於事的。向戴王冠的立法者呼籲實行社會主义只能是一廂情願。一個社会生產方式所容納的生產力沒有全部發揮出來是不可能自動消亡的。必須找到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社會主義必然誕生的秘密以及資本主義的掘墓人——無产階級,並通過無產階級專政過渡到社會主義。也就是說,馬克思不僅預言和設想未來的社會主義,而且還找到了實現社會主義的“物质載體”以及過渡的方式,於是空想變成了科學。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指出,科學社會主義的“科學”是相對於“空想”而言的。

   (三)科學社會主義的內在矛盾

   然而,設计社會主義和如何實現社會主義在马克思身上並非完全統一。作為學者的馬克思和作為戰士的馬克思是截然不同的。作為學者的馬克思,他力圖科學地揭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演變為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历史過程和邏輯過程;作為革命者的馬克思,他關註現實的革命運动,關註資本主義的崩溃過程,他試圖親眼看到他所設想的社會主義的到來。前者的馬克思的頭腦中蕩漾著哲學家和经濟學家有條不紊的思緒,後者的马克思身上卻燃燒著革命者的激情。馬克思一身兼有德國的哲學家頭脑和法國革命家的心靈。正如恩格斯指出,馬克思是從哲學走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但正由於馬克思對革命的熱切期盼,他也和康德一样“限制知識,給信仰留下地盤”,他為自己的“邏輯”留下了缺口而不能自洽。比如,他為歷史上的階級鬥爭的變化軌跡作過如下的推演:在奴隸主和奴隸的相互鬥爭而同歸於盡中,產生出封建主和農奴構成的封建社会;封建主和農奴的相互鬥爭的同歸于盡又產生出市民階層(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构成的資本主義社會;按此邏輯,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相互鬥争而同歸於盡應產生出一個新的自由勞動者群體,並由其完成社會主義的使命。但是,熱切渴望新社會到來的馬克思給自己留下缺口,他認為,无產階級是歷史上最後一個階级而具有“特殊性”,可以通过“專政”消滅其對立面的资產階級和自身來完成歷史的使命——建立社會主義。为了親眼看到社會主义的實現,馬克思竟沒有徹底地遵循黑格爾的辯證法。“正題—反題—合題”的黑格爾邏輯的推演在此打了折扣⑨。

   但是,馬克思並不單靠黑格爾邏輯的推演來預言社會主義的,作為學者的馬克思時刻關註著資本主義現實的運動。正因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在不斷變化,新的情況層出不窮,《資本論》第一卷問世後长達近20年時間馬克思竟然沒有整理出版《資本論》的第二卷和第三卷。馬克思实證的嚴謹的科學態度使其寧可拖延成書也不願草草了事,這一点從恩格斯晚年中的一些書信和文稿可窺見一斑。比如,資本主義銀行的發展和股份制的擴張帶来產權的社會化引起了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高度關註。另外,他們也改變了一些早年的看法,例如,晚年恩格斯認為“民主共和國是社會主義特殊形式”,無產階级和社會民主黨人可以通過合法鬥爭爭取社會主義,等等。這里還必須指出的是,馬克思恩格斯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论述和斯大林版的無产階級專政觀點是有區別的。他們將本質上是民主政府的巴黎公社視為無產階級專政的典範。晚年恩格斯還指出,不论是被剝奪還是自願放棄财產的資產階級分子作為個人在未來的社會主義中仍然有選舉和被選舉的公民權。為什麽需要無產階级專政呢?因為需要對付資產階级的反抗,如果資產階級放棄财產,無產階級專政還有存在的必要嗎?在馬克思看來,即使通過無产階級專政走向社會主義,也只是“過渡”的狀態,无產階級革命和專政只是“助產婆”而非“產婆”本身。問題在於,如果胎兒並沒有成熟就催生,無產階級專政或革命暴力這種助產婆是否能催產出健康的“新生兒”呢?

   (四)為什麽沒有實現消除商品經濟的社會主義

   馬克思的非商品經濟的社會主義設想距今已100多年了,遺憾的是,這一設想仍然只是一種假說,就是在遙遠的將來——比方說50年左右吧,也未必可以完全消除商品經濟而實現馬克思所設想的社會主義。這是為什麽?让我們從以下公認的邏輯進行简單的推演吧:商品經濟的消亡依據於社會占有(生產資料),社会之所以占有生產資料是因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崩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崩潰是源於資本與劳動的兩極化而造成無產阶級越來越多——即把大量的劳動者拋入無產階級隊伍;無產階级越來越多則是因為资本的私人占有與生產的社會化矛盾的激化,從而導致資本的外殼無法容納新的生產力而頻繁發生經濟危機,於是,占社會大多數的無產階级通過革命——暴力夺取政權或和平演變政權(恩格斯晚年認為像英國這樣發達的國家可以通過合法途徑即議會鬥爭來改變);無產階級革命——暴力的和非暴力的奪取政權後實現社會占有;社會占有則商品經濟消除如此等等。許多人對上述推理的某些中間假設提出過疑問,比如,在資本主義發展的進程中,無產階級人数並非越來越多,即便人数不是越來越少,至少其比重是大幅度降低了的。此外,資本主義的兩極分化越來越嚴重的現象也並沒有發生,甚至至今也無法看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有崩潰的跡象。即使撇開實證(因為實證有待長時間的歷史檢驗),這一推演的邏輯也是值得再思考的,因為商品經濟不是靠革命就能消除的,馬克思自己也意識到了,這是他留下的逻輯難點。

   1、社會占有的“所有制”與商品經濟的关系

   恩格斯指出,社會一旦占有生產資料,商品經濟即被消除,這一观點喻示,非產權的社會占有與产權的商品經濟之間的不相容關系,但這種不相容关系並非是一種因果關系,即便運用马克思的生產方式決定生產關系(所有制關系)的邏辑順序,也不是社會占有——所有制關系決定商品經濟的生產方式的演變,恰恰相反,商品經濟向非商品經濟的演變——即生產方式的变革決定了具有通常產權意義上的所有制向不具有產權意義的所有制即社會占有的所有制的演化。因此,商品經濟不可能通過無產階级專政或奪取政權後的社会占有或以社會名義的國家占有來消除。

   2、社會占有與非商品經濟的關系

   恩格斯“一旦社会占有資料,商品生產就會消除”的观點似乎隱含著社會占有的所有制是非商品經濟生產方式的前提條件,這與上述生产方式決定生產關系(所有制)是相矛盾的。与其說它們之間存在著一種因果關系,不如說是一組相容并相互依存的關系即同一社會形態的兩面。用唯物史觀的語境,社會占有——即直接的社會所有制“適應”於直接社會化生產方式——非商品經濟。反過來說,後者也“適應”前者。

   3、社會占有与非商品經濟生產方式的共同前提

   社会占有(所有制)與非商品經濟是由什麽決定的呢?它們的存在或得以實现的共同前提條件是什么呢?

   從馬克思的分析看,人們之所以通過市场交換而不是通過社會直接劳動和分配來滿足彼此的自然的生理的需求,主要原因是生產力和社会產品沒有發展到“無窮大”或趨向于“無窮大”的豐裕程度。因此,私權(或私人)意義上的所有制是必然的,即使在消除了生产資料排他性的社會占有的共產主義初級階段,如果生產力沒有達到足夠的高度發達以及由此帶来的社會產品的極大豐富,也不能消除生活資料的私人所有,必須實行帶有“資產階級法权”殘余的按勞分配,而不是按人的自然需求進行分配。由此可以推理,消除商品經濟及相應的私人所有制,實現非商品經濟及相應的社會占有的共同前提是生產力的高度發達以及社會產品的極度豐富。反過來說,非市場經济的社會主義至今沒有實现,是因為當今的生產力的發達程度和社會產品的豐裕程度不足以導致私有產權的失效。因此,是否可以反推,只要人類無法克服社会資源和產品的稀缺性,商品經濟及私人性質的產權——不論是個人的、集體的、國家的所有制統統都有存在的合理性呢?或者可以說,資源(社會產品)的稀缺(相對於人的不斷增長的需求)是歷史上不論公有還是私有的產權以及商品經濟必然發生的終極原因呢?

   (五)馬克思社會所有制設想的再設想

   如果我們承認,只要不可能消除稀缺,那麽,作為解決稀缺的有效工具的產權就有存在的理由,就不可能采取剝奪的辦法來消除⑩。在社會資源和產品稀缺的約束下,即便是采取聯合起來的“社會占有”生产資料,其占有的“生產資料”也表現為“產權”而有償付費使用。或許只有通過社會資本的有偿使用,社會產品才會逐步逼近絕對豐裕。因此,即便到了共產主義第一階段,生產资料的社會占有仍然有可能表現為社會資本,任何自由勞動者對其使用都不是無償的,都須計算“利息”。而生活資料和發展資料卻可能不斷地從有償使用轉向為無償使用,也就是說,隨著生產力的提高,“稀缺”的奢侈品不斷向相對豐裕的必需品轉變,而必需品(不論是精神产品還是物質產品)又不斷向社會已有能力提供的並無償使用的公共品轉變,公共品的廣度和深度將不斷地隨之擴大。於是,展現在人們面前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則是一個过程,而不僅僅是一个“終極目標”,是一个人類社會不斷地從稀缺逼近豐裕,從必然王國逼近自由王國的過程⑾。

   三、社會主義再認識

   (一)斯大林版本社會主義的歷史經驗和教訓

   前蘇聯式社會主義是人類按照某種理想仿制馬克思的某些觀點,對非經典資本主義道路的偉大的悲劇性的探索,也可視為落後國家趕超先进國家的非常規的“工业化模式”。它取得了一定時期的巨大成功,但其代價也是巨大的甚至是災難性的。當蘇聯模式即斯大林版本的社會主義已經成為歷史,社會主義運動翻過了新的一頁之時,我們是否應當厘清它與科學社會主義設想之間的差異,并從中吸取歷史的經验教訓呢?

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1、兩种版本的差異

   從計劃經濟、按勞分配、公有制的抽象形態看,兩者有共同之處,但從具體的形態上看,其差異是明顯的。

   (1)計划經濟。馬克思的計劃經濟强調自願聯合和自主协調的原則,體現為每個成員參與下的共同體計劃;斯大林的計劃經濟強調國家強制性的行政指令配置原則,體現為國家官僚控制的“指令性計劃”。前者建立在非商品經濟的聯合勞動的基礎上,後者建立在限制商品經濟的國家強制性的“雇傭”勞動的基礎上。

   (2)按勞分配。馬克思版本的按勞分配,指的是按劳動量分配,不存在貨幣和商品交換;斯大林版本的按劳分配既不可能按勞動量分配,也不是按勞動力的“價值”分配,而是按國家雇傭勞動力的指令性價格進行分配。

   (3)公有制。馬克思設想的公有制是社會所有制,具有非排他性、共享性、世界性。斯大林的公有制(不論是國家還是集體所有制)是一國內仍然帶有“排他性”(排國家和集體範围之外)的所有制。當年恩格斯批判杜林把國家所有制與社會占有混為一談,恩格斯不无嘲笑地說,如果煙草國營是社會主義的話,那麽拿破侖和梅特涅就可列為社會主義的創始人了。從某種意義上說,一國內的國家所有制如果排斥社會成員的參與和監督,很容易蛻變為名義上的“國有”,實際上的官僚占有。

   2、應當吸取的經驗教訓

   (1)不能盲目照搬馬克思社會主義的某些設想。恩格斯一再強調,科學社會主義要求人們必須科學地對待它或研究它,即把社會主義當作科学來對待。用當下語境,科學是可以研究、探討、批判、證明或证偽的,如果既無法证明也無法證偽,只能相信不能怀疑的學說是神學而不是科學。恩格斯非常反感將馬克思學說當作神學供奉起來,也反對用唯物史觀任意剪裁歷史的教条主義式的斷章取義。因此,科學地對待馬克思關於未來社会主義設想首先是要反對教条主義,反對把馬克思學说變成神學,既要搞清楚馬克思關於未來社會主義設想的物質前提條件即足夠发達的生產力是否具備,又要不局限於科學社會主義創始人十九世紀的實驗和某些過時的具体結論,實事求是地大膽創新。如果盲目照搬馬克思的某些設想,勢必曲解馬克思學說而帶來災難性的結果。比如,用封建的半自給經濟替代馬克思設想的直接社會化的非商品經濟,甚至用“五·七幹校”式的“亦工亦農亦學亦軍”來冒充消滅三大差別的共產主义。

   (2)從實際出發,與時俱進。馬克思關於十九世紀资本主義的某些結論和未来社會主義的某些設想不可能不受到時代的限制和視野的局限。如果馬克思還活著,他一定會修正當時的許多看法,因為從古典資本主義轉變为當代資本主義,其間的变化太大了,而且還應當看到,資本主義也在吸納社會主義的許多成份,在某些方面向社會主義演變,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也在不斷地向前發展,我們必須與时俱進地吸收人類一切文明成果包括現代資本主義的社會化以及社會主義探索的最新成果,敢於和善于創新,決不能固守前人留下的某一個結論。如果需要固守的話,那也就是社會主義的普世價值:包含公正、公平、自由、民主、博愛等等人的解放的社會主義。

   (3)堅定不移地推進市場取向的改革。歷史已經並還將證明,商品經濟(即市場经濟)是歷史規定的生產方式,是不可逾越的社會發展階段,亦是人類迄今為止最有效率的生产方式,任何試圖消除和限制市場經濟的生產方式及其相应的產權制度,必然給國家和人民带來災難性的後果,限制商品經濟(市場經濟)的斯大林模式没有及早地轉型(轉到市場經济軌道)而失敗的教訓尤其值得我們認真吸取。

   (二)重新認識公有制在社會主义經濟中的地位

   社會主義既然發端於對古典資本主義及其私有制的憤懑和批判,那麽,公有制在社會主義經濟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我們的教科書甚至視其为社會主義的核心和基礎,並推而廣之,將斯大林模式的“兩种公有制”當作不可超越的、神聖不可侵犯的“唯一”的社會主義所有制,而拒不承認斯大林模式之外的其他公有制。事實上,不論何種公有制,其公有的程度如何,它不過是构成社會主義的公共“集合”中的一種,而非“唯一”。此外,公有制崇拜尤其是斯大林模式的兩種公有制崇拜並不符合馬克思主義,因為就其社會主義最終目的——人的解放來說,公有制也是一種手段。更為重要的是,所謂的公有制不过是所有不同類型的公有制的一種抽象,不能舍棄其差別而“一鍋煮”。因此,不論是總結社會主義歷史經驗教訓,还是探討今天的改革方向,重新思考公有制及其在社會主義中的地位顯然是非常必要的。

   1、所有制以及公有制的含義

   人們將主體對客体的獨占權以及法律上的認同和保護制度稱為所有制。因此,通常所有制在本質上是排他的,沒有排他性,就不成其为所有權或產權。但是,公有制就其本質(屬性)而言,是非排他的和共享的,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非竞爭性的,它與經濟學的公共產品定义是一致的。馬克思正是從这個角度定義和描述他的“社會占有”的公有制概念的。在他設想的社會主義社會中,每個人不再排他性地獨自擁有生產资料,他們之間通過聯合共享生產資料,因此,作為個人的占有体現在社會集體的聯合占有之中。于是,社會成員非排他性的“占有”使其失去了產權的意義,而不成其為所有(制)。如果沿用所有制概念,其社會所有制已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具有排他性的所有制。從另一個角度看,馬克思的社會占有類似於古代日爾曼公社的“共有”,所不同的是日爾曼公社的財產權只在內部具有非排他性和共享性,對外仍表現出排他性的所有權性質。因此馬克思認為,社會占有的公有制不可能在一國之內完成,區域性或局部性的共產主義的試驗是不可能成功的。社會占有必须是世界性的,否則就會因與共同體外的交往而導致內部公有的瓦解或變形。

   2、公有制的二重性及內部矛盾

   如果從社會占有這種純粹的公有制角度看,人類迄今為止的一切所有制不論“公有”還是“私有”,不論是國家集體所有還是個人所有,都是私人產權意义上的所有制,是一定範圍內的有限的公有制或準公有制。如果从單個體的角度看,兩人即為“公”,兩人以上共有即可稱為“公有”,共有的人越多,公有的範圍就越大,內部的非排他性和共享性的程度亦越高,直至達到馬克思所設想的社會占有的公有制。但是,由於每個共同體共有範圍都是有限的,因此表現出其內部的共享性和非排他性與外部的排他性和競爭性的雙重特征。一方面,由於人的自利性傾向與公共資源的有限性產生矛盾,不負責任(沒有成本)的濫用公共資源——经濟學稱之為“公共池塘產品”的枯竭而帶來的“公地悲劇”難以避免,另一方面由於缺乏公共監督和參與,不同層次的代理人往往打著“公有”的名義,通過占有、收益、處分(包括轉讓)的不同环節化公為私,侵犯公共財產。因此,人類管理公共財產比管理私有財產更為艱難,並要求更高的水平和檔次。

   3、公有制的地位

   在社會主义市場經濟中,各種形態和層次的公有制雖是不可缺少或不可替代的,但我們不應拘泥於國家所有和農民集體所有這兩種公有制,即便是國家所有制和農民集體所有制都應界定产權,防止私權對公權的侵犯。比如,如果采取類似於日耳曼公社式的公有制,就應落实平等的社員主權,讓全体社員共同決定集體財產的使用方式。再如,作為放大了主权範圍的類似於日耳曼公社共有制的國家所有制則也應在界定國家以及区域產權的前提下,落實各級公民對公有財產的“主權”和監督權。当然,公有財產也可以采取按份共有、合作制以及股份制等形式。但也應看到,由於公有制尤其是國有制的产權的雙重性和管理的復雜性,應盡量選擇外部性較強、管理比較簡單(標準化程度高)以及有關國家安全等領域,而不應過分地強調其“主體地位”在所有領域推行。更為重要的是,國家應主要代表社会對經濟進行“宏觀調控”和社會化監督,而無需過多地直接擁有企業。事實上,即便像美國那樣的自由資本主義經济也不是完全“放任自由”的,國家(包括各級政府)以“公众”的名義對其經濟的直接控制和影響力的程度達到三分之一以上,間接影響力達到60%以上。因此,國家控制應主要表现為對國有資源的有效使用的控制,而不是控制國有企業的百分比或比重。如果過分強调國企的主體地位,那麽其结果勢必事與願違而事倍功半。從這個意義上看,強化對國有資源(包括國企產權)有效使用的控制,在競爭性產業領域進行“國退民進”,放開國企的產權調整以及國企的戰略重組的改革方向無疑是正確的。

   (三)社會主义本質和基本功能

   1、社會主義本質

   所謂社会主義本質,就是社會主義的基本规定或核心價值,它是所有社会主義共同特征的一種抽象。過去,我們曾不同程度地誤解了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并且偏離了社會主義主流。我們只承認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義而否認斯大林模式以外的社會主義。我們將斯大林模式中的計劃經济、按勞分配、公有制當作社會主義本質規定來頂禮膜拜,而把偏離者斥之為修正主義者和右派等等,這就在理論上帶來了極大的困惑和混亂。正如鄧小平指出,“社會主義是什麽,馬克思主義是什麽,過去我們沒有完全搞清楚”。他又指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两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⑿。邓小平關於社會主義本質的說法显然與馬克思的社會主義精神是一致的。因為馬克思的社會主義本質上是基于人的解放——即擺脫动物式的低級的生存竞爭的訴求,也是對人的解放的物質條件——公共產品和人的解放的精神條件——公共倫理價值的訴求。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提出了未來社會的公共產品——生產資料的社會占有和生活資料(包括發展资料)的按需(免費)分配以及消除三大差別等社會主义本質要求。因此,社会主義核心價值由公共產品的生產及其公共倫理構成。

   2、社會主義基本功能

   本質決定功能,社會主义本質規定了社會主義的基本功能,这就是通過解放生產力和發展生產力,通過提供更多的公共產品來滿足社會成员日益增長的需求。比如,通过提供免費的生活必需品和基础教育,使貧困家庭能有一个“人格健全發展”的物質條件和平等受教育的機會,提供社會醫療救助、社會统籌養老,以滿足人的基本健康和安全的需要等等。再如,禁止反人性或不人道的某些物品的市場交易,以滿足社會的公共倫理的需要等等。因此,社會主義基本功能的體現,一方面可以用社會公共產品覆蓋的廣度和深度來度量,另一方面也可以表現為公共倫理道德的普及程度,而不應當僅以公有制的“公有程度”和多寡來度量。在市场經濟條件下,現代產權制度的形式——不論是采取公有制還是采取私有制都應以生產力發展的需要和水平來確定,而不能人為地“拔高”公有的成份。

   应當看到,社會主義建設是一个漫長的過程,尤其是在我們這樣一個不發達的國家建設社會主義更是一個相當長的歷史过程,公共產品供給的普及和深化受社會生產力和經濟發展水平的制約,不能不顧社會財力所限,盲目照搬西方發達國家的福利模式搞公共產品“大躍進”,我們所要大力提倡的是社會主義的公共倫理道德。值得慶幸的是,包含公共倫理道德的和谐社會的宣傳教育正在深入人心,社會生存保障、社會醫療保障、社会教育保障這三大底線的建設正在起步;伴隨著改革開放的市場經濟與現代產權制度和法治的建設正在加快;經濟正在快速成長,社會主義的基本功能正在日益展現。

   這就是我們所要堅持的社會主義。

註釋:

①不論我們如何定義社會主義,它都是我黨領導革命和改革及其執政的合法性的來源。它已超出理想和信仰的範疇而寫入憲法。此外,在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的轉型中,需要一種合法而正當的意識形態,作為意識形态的社會主義的作用在當下中國是難以替代的,但是我們應堅決摒弃封建社會主義(馬克思當年曾嘲笑“臀部帶有封建紋章”的封建社會主義)。

②資本主義在某些方面吸納社會主義成分或向社會主義演化,既是歷史發展的趨勢,亦與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工人階級的抗争、以及一度存在的“社会主義陣營”對西方“資本主義陣營”的壓力是分不開的。如果用馬克思所設想的社會主義標準衡量,我们仍處於資本主義時代,與其抽象地说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對立,不如確切地說是與古典資本主義相對立,而與現代資本主义在某些方面的趨同。從這個層面上看,社會主義總是代表人類對未来理想社會、完美社會的追求,並以未來的目光批判現實以及人類的非合作博弈。

③馬克思是典型的完美主義者,他設想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就是關於人类“完美社會”的描述。而事實上,我們總是處在一個不太完美的社會,对於這一點,曾經狂熱追求過社会主義理想的南斯拉夫前領導人(德熱拉斯)感觸颇深。

④在馬克思看來,自由勞動者的聯合體是一種超越資本主義的全方位的直接民主形態,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批判了資本主義民主的不完全性和不徹底性,但这只是未來社會的完美設想。在當今的中國,即便不完全的民主化仍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⑤馬克思一再強調,建立在平等交換權力基礎上的“資產階級权利(法權)”是不可能平等的,因为“權力平等”就它本身來说,只在於“使用同一尺度”,而同一尺度對於不同的人是“不平等”的,即使是各取所需的共產主義,人們付出的勞動和需求是不一樣的,如果以平等交换的權力來衡量,顯然也是“不平等”的。因此,馬克思认為,他設想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高級階段消除了“資產階級法權”(即不再以“平等權利”進行交換)並超出其狹隘眼界,回到了人的自然的社會。但這可能是一個非常遙遠的理想。在當今社會里,必須確立平等交換的原則,必須確立和維護表現為这一權利平等交換的“資產階級法權”的產權制度,任何試圖限制和消除這一制度都是災難性的,當然,權利平等交换的“資產階級法權”及其觀念,不適應純粹的公共产品及公共倫理領域。

⑥马克思《1844年經济學—哲學手稿》第73頁,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版。

⑦《新約全書》“使徒行傳”第2章,原文是:“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

⑧《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566頁、人民出版社、1964年出版。

⑨無產階級像历史上其他階級一樣,是不可能自己“消灭”自己的。是否可以設想:將來的社會,替代無产者和資產者的是“自由勞動者”,所謂自由勞動者,既是勞動者,又是資產者(在拥有人力資本的同時也集體擁有“社会資本”),通過社會聯系的紐带成為自由勞動者的联合體。信息社會的到來,似乎預示了這種可能。

⑩產權一方面是稀缺的產物,另一面也存在於社會關系之中,如果魯賓遜所處的孤島上沒有其他主體(人),比如連“禮拜五”都不存在,不论體現為個人稟賦的人力資本还是體現為生產資料的物质資本都不會表現為“產權”,或者說失去“產權”的原來意義。

⑾任何產品都是有“成本”或代價的,問題在於:是否需要計算成本(當絕對豐裕或生产力絕對大時,成本計算已沒有意义,可忽略不計);誰來支付成本?從付費的角度看,私人產品和公共產品的差別仅在於前者由私人支付,後者由社會(共同體、團體、公共體)支付。一個產品是否成为公共品,除本身性質外,主要是生产力水平和激勵制度的考量。社會应當維持私人產品和公共產品的均衡,防止公共產品的泛濫。因而,公共產品只能從代价較低、絕對豐裕的必需品中產生,而不能來源於代價較高,相對稀缺的奢侈品。但是隨著技術和生產力的提高,一方面,舊的奢侈品因數量的增加而轉變為必需品甚至公共品。另一方面,湧現出來的新產品又將是代價昂贵的奢侈品。

⑿《鄧小平選集》第3卷第2-3頁、63頁、137頁、261頁、292頁、373頁。

转貼於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我們應堅持什麽樣的社會主義》其它版本

社會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