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古巴特色社會主義之比較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社會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江時學
上傳時間:2012/1/19 16:23:00

   摘要:盡管中国與古巴的基本國情有著明顯的差異,而且走上社会主義道路的時間和實施改革開放的时間各不相同.但我們仍然可以對這兩個國家的社會主義進行比較。從比較中我們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關鍵詞:中國特色社会主義;古巴社會主義;比較

  目前世界上只有5個社會主義国家,中國和古巴是其中较為引人註目的兩個。在人口、國土面積和經濟規模等方面,中國與古巴有著顯而易見的差異。例如,中國有13億人口和960多萬平方公裏,而古巴只有1142萬人口和ll萬平方公裏。2009年.中國的經濟規模高達4.9萬億美元,而古巴仅為554.3億美元。但這兩個國家都在社會主义道路上奮鬥了約半个世紀。毛澤東等革命家於1949年建立了新中國。从1949年到1956年,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国各族人民有步驟地實現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过渡時期。卡斯特羅等革命家於1959年1月1日取得了古巴革命的勝利。1961年4月16日,卡斯特羅在群众集會上宣布,古巴革命是“一場社會主義革命”。这標誌著古巴革命從此進入了社會主義階段。
  盡管中國與古巴的基本國情有著明顯的差異.而且走上社會主義道路的時間和實施改革開放的時間各不相同,但我們仍然可以對這兩個國家的社會主義進行比較。
  應該指出的是。古巴官方不使用“古巴特色社會主義”這樣的提法。但古巴領導人也經常说,古巴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應該符合古巴的國情,古巴可以學習其他社會主义國家的成功經驗,但不能照搬其模式。由此可見。每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社會主義都可被視為具有本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古巴特色社會主義之共性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古巴特色社會主義有著以下幾個相似之處:
  (一)強調共產黨的絕對领導地位。在社會主義國家,堅持共產黨的領導是歷史的必然選择。鄧小平曾說過:“離開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誰來組織社會主義的经濟、政治、軍事和文化?誰來組織中國的四個現代化?”他還指出:“在中国這樣的大國.要把幾億人口的思想和力量統一起来建設社會主義.沒有一個由具有高度覺悟性、紀律性和自我犧牲精神的黨員組成的能夠真正代表和團結人民群眾的黨,沒有這樣一個黨的統一領导,是不可能設想的,那就只會四分五裂,一事無成。”
  卡斯特羅等革命家同樣強調古巴共產黨的領导地位。古巴共產黨是3個革命組织在1961年6月合并而成的。中國有民主黨派,而古巴則不允許除共產黨以外的其他政黨存在。古巴憲法規定。古巴共產黨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工人阶級先鋒隊組織.是國家和社會的最高領導力量。它组織和引導國家和社會向建設社會主義和實現共產主義的目標前進。卡斯特羅認為,古巴共产黨“概括了一切,集中體现了我國歷史上一切革命者的理想,具體體現了革命的思想、原則和力量”,“黨是今天古巴的靈魂”。1997年古共“五大”進一步強調了古巴不搞多党制和堅持共產黨領導的必然性和重要性。
  (二)把改革作為完善社會主义制度的必要手段。無論在資本主義社會還是在社會主義社會,生產力是不會停頓的,社會是在不斷前進的。因此,社會主義國家同樣应該隨著實際情況的變化,不斷地對社會主義制度進行改革,使其經常保持與生產力相適應的狀況。此外,由於社會主義是新生的社會制度,有不完善和不成熟之處,因而必須對它進行不斷的改革。可見,改革是完善社會主義的必要手段。只有通過改革,社會主義才能得到發展和成熟。
  內部因素和外部因素都對中國和古巴走上改革之路產生了重要影響。相比之下,促使中國走上改革之路的動力主要來自內部因素,外部因素處於次要地位。而在古巴,促使其走上改革之路的动力主要來自外部。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發生的蘇東劇變是影響世界上每一個國家的重大事件。此前几十年時間內,古巴在經濟上嚴重依賴以蘇聯為首的經互會的援助。蘇東劇變後,古巴的外部援助不復存在,古巴經濟蒙受了巨大的打擊。在1991-1994年期間,古巴經济下降了35%,進口减少了75%,其中石油進口減少了50%,古巴人的熱攝入量從2800卡路裏跌落到1735卡路裏。
  美國對古巴遭受的經濟困難幸災樂禍。一些美國人甚至認為,卡斯特羅領導的社會主義古巴立刻就會垮臺。
  面對“特殊时期”的困難和美國的壓力,卡斯特羅領導古巴人民走上了改革之路。1991年召開的古巴共產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提出了改革開放的初步設想。1993年7月26日,卡斯特羅在紀念攻打蒙卡達兵營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宣布了允許本國公民持有美元等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因此,1993年被視為古巴改革開放的開始。卡斯特罗等古巴領導人曾在許多場合說過,只有改革才能使古巴渡過難關,才能粉碎美國的封鎖。
  (三)堅持公有制。按照新的統計分類方法,中國的非公有制經濟主要包括三大類:一是個體經濟(個體工商戶);二是私營經濟(個人獨資企業、合夥企業、私營有限责任公司、私營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公司]、私人控股的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三是非內資經濟(外商投資企业和港澳臺投資企業)。除此之外的国有企業、國有控股企業、城鄉集體企業以及股份合作企業等均屬公有制經濟。中国的非公有制經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發展,但是公有制經濟仍然是國民經濟的主體。因此,中國的經濟不是私有制經濟。
  在古巴,非公有制經濟也取得了一定的發展。例如,非公有制部門的就业人數占勞動力總數的比重已从1981年的8%提高到2000年的23%。公有制部門中的就業人數比率相應地从91%下降到76%。當然,與中國相比,其發展速度是非常緩慢的。
  應該指出的是,古巴領導人堅決反對私有化。卡斯特羅曾說過:“我們不想通過私有化在古巴建立一個富人阶級,因為這一階級會獲得巨大權力,會反對社會主義。”他認為,“一個國家用它的財产和自然資源的私有化換取外国投資是很大的犯罪.等於把第三世界人民的生活資料廉價地、几乎是無償地交了出去,將把他们引向更為便利、更加自私的新式的再殖民化”。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古巴特色社會主義之差異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与古巴特色社會主義也有以下几個方面的差異:
  (一)古巴特色社會主義缺乏完整的理論體系。中國特色社会主義擁有豐富的理論基礎。早在1982年,中共“十二大”就提出了“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中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已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思想。
  與中國不同的是,古巴似乎尚未建立起完整的古巴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1997年10月召開的古共“五大”在其核心文件《團結、民主和捍衛人權的黨》中,稱古巴共產黨是一個以馬列主義、馬蒂學說和卡斯特羅的思想为指導的政黨。這是古巴共產党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的文件第一次使用“卡斯特羅思想”的提法。然而,至於什麽是卡斯特羅思想,古巴共產黨似乎沒有給出答案。這或許與卡斯特羅等领導人不重視理論有關。例如,卡斯特羅在與法國記者格纳西奧·拉莫內進行著名的“100小時訪談”時说:“社會主義的理論和實踐有待發展……理論並不總能解決問題。”他還說:“什麽說馬克思主義?什麽是社會主义?沒有確切的定義。”
  (二)古巴不搞市場經濟。我國改革開放30多年的最大成果之一是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建立和不斷完善了社會主義市场經濟體制。古巴不搞市場經濟。卡斯特羅說:“有人想,市場應該解決一切問题,但市場是一只發了疯的、野蠻的畜生,誰也控制不了它。人不能讓非理性支配,也不能讓盲目的規律支配”。“我們不能將我們經濟和社會的發展寄托在市場盲目的規律上。”他認為,“在我们搞社會主義的時候.經常用資本主義的那些方式。這是我們最大的憂慮之一。因為,如果我們在社會主義建設中以资本主義方式為手段,就會迫使所有的企業相互競爭,就会出現到處收買財物的強盜企业、海盜企業”。他說:“有些人曾認為可以用資本主義的方法來建設社會主義。這是重大歷史性錯誤之一。我不願意談這個話題,也不想做理論分析,但我有無數例證說明,那些自恃理論家的人,那些沒有正確理解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思想的人,在很多事情上沒有說準。”
  2008年2月27日古巴駐華大使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记者采訪時也說,古巴“是不是實行市場經濟的提法不重要,采取更多措施打開國門、吸引更多外資並做出創新,並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最重要,(古巴)坚持社會主義的原則不會改變”。
  在卡斯特羅心目中,市場經濟是資本主義社會特有的.而“資本主義社會是墮落的社會,是人剝削人的社會。不論資本主義制度變出多少花樣,它都是罪惡的。目前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在加速崩潰,資本主義制度是沒有前途的,世界終將看到資本主義制度的規律把它引向沒落和消亡”。
  (三)两國改革的成效不盡相同。中國的改革開放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古巴的改革開放同樣取得了顯著的成效。首先,古巴成功地克服了“特殊時期”的各种困難,保住了社會主義江山。其次,從20世紀90年代后期起,古巴經濟開始復蘇。1999年和2000年,古巴經濟增長率均在6%以上。此後几年雖有下降.但在2004年又達到了4.5%。第三,國民經濟多樣化程度在不斷提高。除傳統的蔗糖业以外,旅遊業、漁業、礦業以及與生物技術、制药和醫療設備生產相關的高科技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性不斷上升。第四,對外經濟關系多元化正在形成。除美国以外。古巴與世界上许多國家保持著不同程度的經貿往来。
  在社会發展領域.古巴的業績是令人贊嘆不已的。在中國,看病難和上學難等民生問題長期得不到很好的解決。一些網站在每年3月召开“兩會”(全國人大和全国政協會議)前所作的民意調查都表明。民眾對看病難和上學難這兩個問題的關注和報怨非常強烈。但在古巴,全民義務教育和全民免費教育早已惠及每一個人。根據聯合國的資料,2005年古巴的人類發展指數(HDI)數值為0.838,跻身於“高人類發展水平”的国家,居世界第51位,在拉美排名第七。中國為0.777,屬於“中等人類發展水平”的國家,排名第81位。表1的數據顯示,在推動社會發展方面,古巴的成就優於中國。
  但是,與中國相比,古巴人民的生活水平還比較低。在中國,大大小小的商店裏各種商品琳瑯滿目,應有盡有。但在古巴,許多商品(包括食品)卻依然實行定量供應。據美國美聯社2007年5月31日報道,在古巴,每人每月得到的定量供應是:6鎊大米,10盎司干豆(1盎司=28克),3鎊白糖,2鎊紅糖,4盎司咖啡,2杯菜油,10個雞蛋,12盎司鹽,1塊肥皂,1條牙膏,8盎司意大利面條,1鎊饼幹,10盎司魚,8盎司可可粉,8盎司雞肉,1鎊其他肉,30個小面包,4盎司土豆,1瓶洗衣液。
  古巴社會發展與經济發展之間的欠協調是令人不安的。有人說,“在古巴,做一個心臟移植手術比得到一片阿司匹林容易,得到一個大学文憑比得到一支圓珠笔容易”。這兩句話既反映了古巴社會發展领域的成就,也表明了古巴“短缺經濟”的嚴重性。當然,古巴人民生活尚來得到大幅度提高的原因是复雜的,其中之一就是美國對古巴實施的長達半個世紀的經濟封鎖。
  (四)两國改革的步伐有明顯的差異。如果说獨聯體國家和東歐國家的改革是一種“休克療法”式的激進式改革,那麽中國的改革則被視為“漸進式”改革。“漸進式”改革不等於患得患失,也不是“前怕狼後怕虎”。正確处理改革、發展和穩定三者之間的關系,是“漸進式”改革得以順利進行的必然要求。但是,社會主義國家在推進改革時,也不能單純為了穩定而放棄必要的改革力度。
  美國的傳統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發表的“經濟自由度指数”(Index of Economic Freedom)稱,古巴經濟的“自由度”僅為27.5%,是世界上管制最“嚴厲”(repressed)的經濟體之一(排名第156位,僅在朝鮮之前)。中國經濟的“自由度”為52.8%.在世界上排名第126位。
  這一指數衡量企業經营、貿易、財政、政府规模、貨幣與金融、投資、财產權、腐敗和勞動力等領域中的经濟自由度。由於美國传統基金會持右翼立場.对社會主義國家有很深的偏見,因此國際上對“經濟自由度指數”的公正性有不同的看法。但從該基金會對中國和古巴的“經濟自由度”的評判中。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國的“經濟自由度”高於古巴。換言之,在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方面,古巴不及中國。
  古巴領導人在處理改革、發展和穩定三者之間的關系時,似乎過多地強調穩定,因此,在許多领域的改革步伐很慢。例如,直到最近,古巴才允許商店銷售微波爐、DVD、手機、電脑和電動腳踏車等商品。而這些商品在中國是極為普通的。中國的住房和工資改革早已完成,而古巴直到最近才頒布了關於住房和工資改革的新條例,使古巴民众能轉讓房屋的使用權,政府对企業員工的工資收入將不設限制。
  古巴領導人在推動改革的過程中最擔憂的就是收入分配不公。因此,古巴不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其结果是,私人企業的規模和经營活動仍然受到多方面的限制。據報道,在古巴的私人餐馆(pal.adares)內,座位不得超過12人,而且店主不能雇傭家庭成員以外的劳動力。更為苛刻的是.開辦私人餐館需要支付很高的一筆費用,用來辦理營業執照。
  一般的規律是,當经濟形勢不佳時,古巴政府會適當放松對非公有制經濟的控制,如允許個體出租車运營,允許農貿市場開業,為私人餐馆或理發店發放更多的營業執照,等等。當經濟形勢好轉時,政府就會加大對非公有制經濟的限制和管制。
  古巴穩步推進改革開放步伐的意图是情有可原的。首先,美國“亡古之心”不死。這是一個非常不利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古巴改革開放的外部因素。其次,數十年的中央計劃經濟体制積重難返,很難在短時間內被全盘拋棄。第三,古巴領導人深刻地認識到,過快的改革步伐容易造成兩極分化,從而使社会穩定得不到保障。卡斯特羅曾報怨:“有些個體戶向國民收費太高,他們一個月的收入是我們一個醫生的幾倍,這些醫生或在危地馬拉的高山上,或在非洲的偏遠地區、海拔幾千米的克什米爾、喜馬拉雅山的山裏工作,搶救生命。”
  應該註意到,從2009年10月1日開始,古巴逐漸關閉了國營企事業單位中的職工食堂,取消了對多種商品和服務的價格補貼,並廢除了模範工作人員海边休假補貼、新婚夫婦入住飯店補贴和住院病人陪護免費用餐的制度。政府表示,今後還将陸續取消對燃氣、自来水、節日巧克力蛋糕和賀卡等商品的價格補貼。自11月1日起,古巴不再對土豆和豌豆實行定量供应,消費者可以在市場上自由购買.但價格是憑本供應的两倍。研究古巴問題的加拿大達爾豪斯大學教授约翰·柯克認為,“取消土豆和豌豆的配給制是古巴采用市場社會主義模式的第一個嘗試”。
  對於上述改革措施,古巴的一些媒体認為.社會公正不是平均主義,而是保證權利和机會均等。定量供應是特定时期的產物,但它已阻碍了國家決策的執行,因此,取消配給制是有必要的。可以預料,以勞爾·卡斯特羅為核心的古巴領導層將繼續推出一些改革措施,但改革步伐不會是激進的。
  (五)兩國與美國的關系大不相同。外交是內政的延續。任何一個國家的經濟建設都離不開外交。美國是世界上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擁有龐大的市場、先进的技術和管理經驗以及大量資本。因此,美國發展經貿關系的積極意義是毋庸贅述的。
  1979年1月,鄧小平訪問美國。陪同他出訪的一位資深國際問題专家曾問他,中國為何要開放.又為什麽主要向歐美開放?鄧小平回答說,跟著美國的那些國家都富強了。這一判斷出自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邓小平之口,可見美国在中國改革開放戰略中的地位是極为重要的。這同時也說明.鄧小平看到了中美關系正常化對于中國改革開放、以經济建設為中心的轉變的重大影響。
  美國視古巴為肉中釘、眼中刺。美國不僅沒有在經濟上幫助古巴,反而長期實施經濟封鎖政策.從而使古巴面臨著嚴峻的外部环境。
  古巴革命勝利後不久,美國就承認古巴臨时政府。同年4月,卡斯特罗以私人身份訪問美國,同尼克松副總統討論了兩國关系等問題。
  1959年5月,古巴開始实施土地改革。根據古巴政府的有關法令,美國資本在古巴擁有的大片土地應該被征收。美國不接受古巴提出的“賠償”方式.古巴則拒不讓步。這是古巴革命勝利後兩國關系中出現的第一次對抗。
  1960年5月,美國停止对古巴的一切經濟援助。10月,美國開始對古巴進行貿易禁運。美國的行為無疑遭到了古巴的反對和抗議。1961年1月3日,美國與古巴断交。1961年1月20日肯尼迪就任總統後,美国加快實施軍事人侵古巴的計劃。4月15日淩晨,美國轰炸機從親美的尼加拉瓜出發。對古巴多個機場進行轟炸。16日,在抗議美帝國主義的群众集會上,卡斯特羅宣布古巴革命是社會主義革命。17日淩晨,由美國訓練的1500名雇傭軍在吉隆灘登陸,企圖用武力推翻古巴政府。經過3天的戰斗,古巴擊敗了入侵者。
  1962年2月,美國開始對古巴進行全面的經濟封锁。7月,蘇聯運送導弹到古巴,後被美國發現。肯尼迪總統宣布用武力封鎖古巴,並要苏聯立即撤退其布置在古巴的進攻性武器。這一“加勒比海导彈危機”最終以蘇聯的退步而于1963年1月7日告終。美國與古巴的關系進一步惡化。自那時以來,美國對古巴的制裁不僅沒有放松,反而變得更加嚴厲。
  截至2009年10月,联合國大會已連續18次通過決議,要求美國停止對古巴進行經濟封鎖.但美國依然我行我素。美国對古巴的長達近半個世纪的經濟封鎖,是人類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制裁。古巴前外長羅克在2007年9月26日聯合國大會上說。這一制裁已使古巴人民蒙受了890億美元的巨大損失。
  2009年4月13日,奧巴馬政府宣布解除對(古巴裔)美國公民前往古巴探親及向古巴親屬汇款的限制,並允許美國电信企業進入古巴電信網絡建設和衛星廣電服務市場,授權美國電信網絡供應商與古巴方面合作,構建連接美古兩國的光纤及衛星通信設施,允許美國电信服務供應商與古巴方面簽訂漫遊服務協定,允許美國衛星廣播電視服務供應商向古巴境內的客戶提供服务。允許部分個人電信器材不經审查即可向古巴捐贈等。6月3日,第39屆美洲國家組織大會废除了1962年通過的驅逐古巴的決議,為古巴回歸該組織掃清道路。美國也一改初衷,對美洲国家組織的這一決議表示支持。對此,古巴政府在古共中央機關報《格拉瑪報》發表的聲明中說,古巴政府感謝“拉美各國政府本着團結、獨立和公正的精神,捍衛了古巴重返美洲國家組織的權利”,但古巴不會重返美洲国家組織。因為“該組織一直在美國敵視古巴政策的實施過程中起著積極作用”。而且,對古巴來說,重返美洲國家組織就意味著抹煞了美國的一段犯罪史。
  (六)腐敗問題的嚴重性不同。事實表明,任何一種社會制度都會出現腐敗。在社會主義國家.腐敗同樣是不可避免的。改革不是導致腐敗的唯一一“溫床”,但改革確實為腐敗創造了條件。
  古巴的反腐倡廉工作是較為出色的。古巴的官員之所以較為清廉,是因為古巴共產黨和政府采取了以下措施:
  第一,加强思想教育。卡斯特罗曾說過。“我們正在為祖國和革命的生存而戰,而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是我們生存的基礎。”他還告誡全黨,“物質是有限的,不可能應有盡有,但精神生活是無限的”.“政治和思想精神方面的因素在我國仍然起著主要和決定性的作用。”古巴共產黨的有關文件也強調.“在社會主義國家中,任何一種經濟體制都無法替代政治、思想和覺悟的作用。”
  古巴對各級幹部加强思想教育的內容之一就是廉政。20世紀90年代以來,古巴開始進行改革開放。在這一過程中,通過引進外资和發展旅遊業,古巴與外部世界的接觸越來越多,各級幹部從事腐敗活動的機會也在增加。卡斯特羅認為,腐敗是導致蘇聯解體的原因之一。他多次指出,古巴的“革命不仅受到美國的威脅,而且也受到腐敗和容許腐敗滋生的自由化立場的威脅。腐敗將一直伴随著我們.但是我們必须將腐敗控制在踝關節以下,決不能让它達到我們的脖子位置”。他還對試圖向古巴官員行賄的外國商人發出警告:“别以為我們是能夠被賄賂的。”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古巴對各級領導幹部进行思想教育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組織他們進黨校學习,二是利用黨報《格拉玛報》等媒體宣傳腐敗的危害性,三是在各種會議上强調反腐敗的必要性。
  第二,制定有利於整飭吏治的規章制度。1996年7月18日,古巴公布了《國家幹部道德法規》。這一法規共有27條:古巴黨報《格拉瑪報》認為,制定《國家干部道德法規》的目的就是要领導幹部在個人生活和工作中都應该成為“一個無可挑剔的榜樣和典範”。根據有關規定。領導幹部即使自己有外汇也不能去旅遊飯店消費:裝修房子即使是用自己的錢也要事先得到有關部門的批準;政治局委員、部長不得更换新型汽車;部級以上幹部及其家屬不能在企業兼職或擔任名譽职務;不允許高級幹部子女經商;不允許企業領導人把家屬和親戚安排在本企業工作,等等。
  為了監督領導幹部是否能夠很好地執行各项廉政規章制度,古巴的有关部門早在90年代就先後設立了申訴委員会和群眾舉報委員會。其職責是受理對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違紀行為的舉報以及审理違紀黨員和黨員領導幹部對其处分的申訴。2001年5月,古巴將財政和價格部所屬的國家審計局升格為審计與監察部。其基本職責是加強財政监督,防止貪汙腐敗,執行政府的審计政策,監督政策的實施。外电認為。這是近年來古巴在反腐敗制度建設上的最重要的舉措之一。
  2007年8月24日,代替因病住院的菲德爾·卡斯特羅行使最高權力的勞爾·卡斯特羅签署了第25007號法令(2007年自9月1日起生效)。根據該法令,各級官員不得為其家属或親朋好友安排工作或提升職位。
  第三,黨和政府的高级官員以身作則。卡斯特羅和其他高級黨政领導幹部在保持艱苦樸素的優良传統方面處處以身作則,不搞特殊化,從而在人民心目中擁有很好的“口碑”。根據國家的規定.黨政機關幹部的工資不得高於同級企業領導人的工資。除極少數國家領導人以外。其他領導幹部的住宅分散在各個普通居民區中,國家沒有為他們建造專門的住宅。而且,他們的分房標準不是取決於官位的高低,而是視實際需要而定。除少数領導人以外.領導幹部一般沒有警衛員,也沒有專车,都在一般醫院掛號看病。
  第四,對違法違紀的黨政官員給予嚴厲的處罰。整饬吏治必須以嚴厲處罰違规違紀領導幹部為基礎。拉美國家的腐敗之所以得不到遏制.主要是因為有法不依、執法不嚴。而古巴則能嚴肅黨紀法纪,對腐敗分子毫不留情。1989年6月12日,原古巴駐安哥拉軍事使團團長阿納爾多·奧喬亞中將在即將被任命為西部軍區司令前夕被捕。因為他參與了國際贩毒和走私活動。奧喬亚曾與在卡斯特羅一道.參加過馬埃斯特臘山的遊擊戰,革命勝利後曾任革命武裝力量部副部長。他立功3次,得过多枚勛章,是古巴五名“共和國英雄”之一。
  
  三、结 論
  
  通過比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古巴特色社會主義,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幾個结論:
  第一,理論是实踐的指南。社會主义事業的發展必須以與時俱進的馬列主義理論為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凝聚了幾代共產黨人艱辛探索社會主義道路的智慧和心血,是中國共產黨最寶贵的精神財富,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古巴共產黨及其領導人應該為古巴特色社會主義提供強有力的理論基礎。
  第二,在推動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過程中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和古巴共产黨分別是兩國工人階級的先锋隊,同時也是兩國人民和兩國民族的先锋隊。兩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和執政地位不是自封的,而是歷史的必然選擇。也體现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共同心願。
  第三,社會主義國家應該相互學習,相互借鑒。古巴應該借鑒中國的經驗,正確處理改革、發展和穩定三者之间的關系。古巴沒有群眾上訪。可見,在加快社會發展方面。中國應該向古巴學習,使和谐社會具有真正的內涵。此外,在反腐倡廉方面,中國也應該努力學習古巴。
  第四,社會主義國家也可以搞市場經濟。古巴將市場经濟拒之門外,而鄧小平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理論勇氣,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國實際和時代特征相結合,創造性地提出了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的思想。
  第五,“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符合改革初期中国的國情。並帶動了中国的經濟發展。當然,在“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同時。政府應該采取有效的措施。縮小收入分配中的差距。古巴不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因此其收入分配不公的現象不太突出。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古巴特色社會主義之比較》其它版本

社會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