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臺灣二月亂象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臺灣問題論文
論文作者: 王衍
上傳時間:2012/1/25 21:04:00

論文網:   火了上流社會的許純美
  
  許純美在臺灣到底有多紅,也許沒人能說得清楚。但是,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時下的臺灣,“上流社會”、“許純美”這兩個詞的流行程度,已經遠遠超過了如火如荼的臺灣“候選領導人”為選舉造勢所喊出的“漂亮”口号。
  許纯美是誰?她和上流社會又有什麽關系?為了許純美,曾經從男變成女,因而成為臺灣新闻人物的變性人鐘玲表示,因為不屑和自稱上流社會的她同為女人,現在竟然想將性别再變回男性。
  為了許純美,娛樂天王吳宗憲竟寧願被告,也要大罵其是“精神病”。他說:“要罵就罵,要告去告啊,我還是第一次被人告,會說出這些話,絕對是秉持著社会道德與社會良知。我不吐不快!輿論壓力再不制止这股風氣,臺灣社會就真的要滅亡了.我想就算上了法庭,法官也會覺得我很無辜吧!”
  她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是電影明星。她看上去有四十多歲,號稱因皮膚姣好而常常半个月不洗臉。說話時帶着一點大舌頭,常把“非常好”说成“灰常好”。她的形象更是瘦骨伶仃,頭上帶著的貴妇似的帽子和藍色的眼影,更是成了她的“專利搭配”。
  許純美是以“筱雲媽”的身份,出現在臺灣媒體視線裏的。事件的起源來自於年前,一個叫筱雲的流浪兒,因常常睡在大買場而被媒體報道。經過一系列的追蹤後,媒體發現一個叫許纯美的女子是筱雲的親生母親。讓人覺得驚詫的是,許纯美號稱身價上億,手上的地契有四五十張之多。但是她却以“宗教信仰”為由,說這個女兒是來向她討債的,因此不認這個女兒。於是台灣媒體開始窮追猛打,而許純美卻毫不畏懼,并以一句“偶(我)們上流社灰(會)的人……”一躍而成了臺灣“上流社會”的代言人。
  慢慢的,關乎社會道德的“筱雲的媽”,已經被樂於制造“新鮮感”的大眾傳媒淡化了。許純美以她獨特的思維方式和大膽的言行,頻頻制造“笑”果。在讓人大跌眼鏡的同時,望著連综藝天王吳宗憲都被打敗的收視率,不禁也要問一句,臺灣社會到底是怎麽了?
  有好事者整理了一套許純美的語录,如:在向黎明示愛未得回應的時候,許純美也反口,指自己其實不喜歡黎明。更自稱現已是全亞洲最紅的人,不需靠黎明來宣傳自己。對於黎明的冷淡反應及歌迷不讓她與偶像見面之事,許純美語帶不悅地說:“不见就不見,當初是記者逼偶(我)講一個自己喜歡的明星,偶(我)才隨便講是黎明,本來偶(我)是想講劉德華的,但是劉德華太矮了一點。”
  在談自己日常的飲食时,許純美說:“偶(我)學佛,偶(我)不七(吃)牛肉只七(吃) 羊肉。”
  而因為女兒筱雲一炮而紅的許纯美,她也形容筱雲:“這孩子,她,不是调皮,她,不是不乖,她是毒……毒蛇的毒”。
  許纯美誇張的各式帽子造型,反復顛倒又語出驚人的言詞,再加上“偶來偶去”(将“我”發成“偶”音)的臺灣普通話,以及她頗帶無厘头色彩的問答,讓她不但成了臺湾綜藝節目的寵兒,也成了电視新聞收視率的最佳卖點。“手下敗將”吳宗憲不無憤慨地公開指出:“‘上流美’是社会亂象,找她上節目就好像找神經病演神經病一樣。”
  對於被吳宗憲罵“神經病”,许純美透露她為此徹夜難眠,她說:“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會生氣,何況偶又是上流社灰(會)的人,偶要如何面對偶上流社灰(會)的朋友?”
  接著她引用佛語開炮:“種什麽因,得什么果!他公然侮辱就是因,接受法律制裁就是他得的果。”然後她又反問:“一個神經病,能主持節目、當主播、剪彩?”
  對此現象,臺灣廣電基金會執行長林育卉說,新聞媒體自编自導“許純美現象”,創造新闻事件。一開始的報道基於人情趣味,也充分扮演了新聞守門人職責,然而電視媒體後來不斷炒作,以讽刺手法,顯現許純美的臭狀,不僅毫無同情心理,也呈現當前媒體光怪陸離的亂象。
  一位精神科醫師甚至指出,許小姐这樣的人。確實有些與一般人“不太相同”的人格特質,但更大的問題出在外界不停地“煸風點火”,讓她的表現愈加情緒化。
  當然,“有病”的不只許純美。有人就說,電視新聞比八點檔連續劇更有劇情、更精彩,也比除夕围爐的跨年綜藝節目好看一百倍。“這個年,除了冷,许純美是大多數臺灣民眾唯一的記憶”。
  對於許純美现象,臺灣《中時晚報》一篇题為《許純美的鏡子》的社會評说:“她的臺灣普通話會比吳淑珍差嗎?她崇尚名牌和時尚雜誌的品位與婦人有什麽兩樣?她崇拜金钱和日本連續劇的拜金女有什麽兩樣?她邏輯雖然不通,會比立法委員差嗎?如果她應該得到嘲笑,也只是她以一種赤裸裸的方式,當了臺灣社會最荒謬卻直接的超級大鏡子:拜金、物质、好名、不分是非廉恥、理直氣壯等等,哪一點不是臺湾的寫照?”
  
  走了花花公子黃任中
  
  2月10日,臺灣的傳奇人物黃任中病逝,享年63歲。黃任中在去年10月23日因糖尿病住進台北榮民總醫院。檢查出一身都是病,院方多次發出病危通知,最後死於多重器官衰竭。
  這個“風流”了一輩子的“浪子”,曾經风光無限,遊戲花叢。美女、美酒、美食,都是他平生所好,與他傳過緋聞的明星,真是數不胜數。鄧麗君、張艾嘉、林青霞等都是他的座上客。黄任中曾揚言:女人是我生命原動力,沒有女人我吃不下飯。
  黃任中是前國民黨元老黃少谷的独子,在島內有“黃大少”之稱。祖籍湖南省南縣麻河口的黃任中,生於1940年1月28日。據說,黃任中年少時曾是個十足的不良少年,但是留洋海外歸來後卻縱橫商場,所向披靡。直到晚年,又以與跳楼結束生命的香港女星陳寶蓮的那段曾經“剪不段,理還亂”的關系,让人對其奢靡的生活略有了解。
  陈寶蓮的死,黃任中有不舍、有懷念,也有懊悔,但黃任中自認對陳寶蓮已經尽了最大的努力。他对陳寶蓮的那種只求付出、不求回報的處世態度,让很多女人迷戀。
  生前放荡不羈,偷竊、持械傷人、嫖妓、抽大麻,一生女友無數。與明星艷星陳寶蓮、安雅、彭丹和鄭艷麗等過百美女交往甚密,极盡風流豪奢。晚年退休後,仍不斷與女明星傳出绯聞,名噪天下,死時卻無一個女人在其身邊,極盡淒凉。黃任中的一生,無疑是充滿了傳奇色彩的,獨到的投資眼光讓他成了臺灣第一代的科技新贵。1995年,他转戰股市,光是買賣股票的交易,就讓他賺進56億元臺幣,因为總財富超過3億美元,他名列《福布斯》雜誌全球華人富豪榜上排名第214的富人。
  懂得賺錢,也懂得生活的黃任中,於是決定趁著自己還玩得動時,好好享用他的財富和退休生活。於是,在45歲的時候,正值壯年的黃任中放出所有權,宣布自此退休。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退休以后的黃任中做起了名流。他周旋於漂亮的女人中間,身邊始終保持有20個女朋友陪伴簇擁;他喜歡京劇,搜集古董;擁有滑翔機執照,愛滑水及滑雪。
  但後來因為股市的操作錯誤,黃任中損失慘重,數十億家產頃刻間大幅縮水。股市失利也連帶使得他背負多件股票炒作官司,时常進出法院。再加上因为被課征所得稅、罰款及為兩名姐姐擔保欠稅,累計欠稅26.6億元台幣。股欠稅案未了,不但讓他因而被限制出境,還被管收拘提。部分家產也遭拍賣。原来“女弟子”們眾星拱月、話題不斷的黃任中,風光不再。就在財務糾紛煩擾之際,黃任中其實也同時飽受糖尿病之苦,進出醫院成家常便饭。
  對於這些大起大落,人情冷暖,黃任中曾自嘲說:“人生像拋物線,當它要下來時,就下來,還真是拿它一點辦法都沒有!”
  在臺灣,關於黃任中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他的奢华,黃任中能在金錢遊戲中,使自己財富膨脹到25億,又能在短短幾年的時間裏敗光。他的財富、醇酒美人、夜夜狂歡的荒淫生活,都是一般人所無法想像的。病床中的黃任中生存意誌仍然堅定,多次要求醫生保命。面色已發黑的他坐著輪椅,吊鹽水,仍堅持举行豪門宴,宴請過百賓客。饭後只剩半條人命的他,仍主動坐莊,與賓客賭天九到半夜。據唯一的一個一直陪在黃任中身邊的“幹女兒”小潘潘透露,黃任中去世當天早上,沒有任何親友見到他最後一面。小潘潘和黄任中的兒子等親友趕到医院。黃的遺言是:“不要掉眼淚,千萬要堅強!”
  對於黃任中的過世,有人評價說,雖然和臺灣大選沒有直接關系,但也许能被視為蔣介石時代,國民党貴族後代在政商關系上的又一個结束。
  
  爽了爱看熱鬧的“選民”
  
  現在臺灣最熱鬧的是什麽?當然是“大選”!為了造势,阿扁甚至力邀國際影星肖恩·康納利,來給所謂的“二二八”“手護臺灣”助陣。無奈,康納利表示不願趟這渾水,害得阿扁很失落。
  當然,玩文字遊戏,耍賴皮,揭老底。为了“大選”忙壞了臺上的幾位,也樂壞了愛看熱鬧的選民。“大選”中,陳水扁在臺上痛罵對手連戰“不恥之徒”,引起了輿論的爭議。後來陳水扁卻辯解說此“不恥之徒”,乃是“不此之图”之誤。讓人不禁笑贊律师出身的阿扁果然是伶牙利齒、見風使舵的好手。明槍不行還有暗箭,臺“立法院”民进黨團在大選期間公布一份署名“林福順”的來信,林福順自稱,他在1968年到1970年期間,擔任台大政治系主任,連戰當时是客座副教授,由於兩人也是鄰居,經連戰女傭向他的女傭轉述,“連先生有時也會對方女士動粗毆打……”
  對於“立委”蕭美琴以一封信舉證藍軍“總統候選人”连戰曾打老婆一事,連宋“競选”總部發言人蔡正元說,这完全不算證據,因为他也有一位曾是陳水扁住松山時的裏長跟他講過,吳淑珍經常打老公。國民黨发言人郭素春也痛批抹黑造謠、二手傳播,這封信完全不是事實,如果是真的,署名林福順的人为何自己不敢親自站出來說清楚。這完全是綠營不入流的抹黑手法。
  街上鬧完了,政客們還要去電視上鬧。“總統候選人”的電視辯論,千辛萬苦始成局,但連戰對“邦聯”如何表態?陳水扁的“國中之國”是指什麽?恐怕沒有多少人留下印象。余波蕩漾者,多是誰沒當兵、誰打老婆、誰在“吃飯睡覺”那一類的話題。
  臺灣政治愈演愈烈的“八卦化”現象,雖然受到学者專家嚴厲批評。但追根究底,卻是因為“民眾爱看”,因此有著深厚的“民意基礎”。是老百姓太肤淺嗎?問題是,不膚淺還真活不下去。正經八百問“公投”是否違“法”違“憲”,要去那裏找答案?討論“強化國防”,又能從“政院”發言人口裏聽出什么新道理?
  臺湾的“大選”逐日進入高潮,臺灣的地下賭場,也以這場選戰的結果開盤設賭日漸高潮。據島内媒體報道,近期臺灣的各種調查大多都顯示,“連宋”的支持率略优於“陳呂”。而地下賭盤的賠率更顯示,“連宋”似乎是“必赢”。“連宋”要勝約100萬票,賠率才會達到一比一。臺灣有學者指出,對選戰結果,賭盤比民意調查更準。原因很簡單,不會有赌客為了政治而不在乎钞票的。
  對於臺灣社會在“大選”之前呈現出的“亂象”,一向以反“臺獨”,敢說話的李敖發表評論說:我個人認為臺灣和平獨立是永無可能的,臺灣就好比是大陸的睪丸,現在睪丸還被美國佬牢牢攢著,大陸哪兒都有勁使不出,當然不甘心睪丸被人抓住,到頭來怎麽做中華大男人呢,可臺灣有些人总是自我感覺很好,因為美国大爺很重視臺灣,仿佛象是對待自己的睪丸似的,可悲的是在怎麽鬧騰也還是睪丸而已,阿扁要做美國的睪丸,可惜人家裤襠底下大大的兩個,不缺你,只是不希望看到大陸拿回去罷了。真要把大陸逼極了,寧可冒揮刀自宮的危險,也要垛掉美國人的手的话,那老美八成是會把手收回去的,可是民進黨那幫人卻總弄不明白這個道理,臺灣畢竟不是人家的睪丸啊……
  李敖最後總結說:“神话有3種,第一種——神话,第二種——臺灣独立,第三種——臺湾反攻大陸。”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臺灣二月亂象》其它版本

臺灣問題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