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臺灣電視政論節目亂象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臺灣問題論文
論文作者: 楊照,楊人多
上傳時間:2012/1/25 20:24:00

   臺灣電视媒體的政論節目熱潮絕對是世所仅有。像這幾年來引發風波最多的兩個政論性節目《2100全民開講》與《大話新聞》,其收視率之高,對政治(特別是選舉)事務的影響力,讓研究电視傳播的專家也跌破眼鏡。許多夫妻和家人因看電視政論節目而吵架,朝野政黨人物也花不少時間猛批政論節目,由此形成了臺湾電視政論節目、選民、政黨三者之間微妙的互動與共生關系。
  
  電視遙控器紓解政治焦慮
  
  電視政論节目哪來的魔力讓觀眾如癡如狂?幾年來為傳播學界所詬病,卻也仍不改其受歡迎程度。著名政論節目的主持人甚至可以成為商品廣告明星,節目常駐來賓也可以轉而成為節目主持人。政論也好、八卦也罢,他們在熒光屏前指手劃腳,談的不只是政治問題,他們同时也是司法專家、財經學者、道德领袖、哲學導師……即便有人指責政論節目的辛辣言辭挑撥對立,但實际觀察它的觀眾群,可以發现許多人仍仰賴它來傾泄對社會的不滿,來紓解自己的政治焦慮。
  每次的选舉後都會有政論節目消失,也有許多“名嘴”來賓消失,觀眾並不關心这些節目和來賓的去处,只要手持遙控器,随時打開電視,就會有以收視率為指針的電視台經營者,提供解決焦慮癥的解藥。
  
  檢視政论節目染色體
  
  臺灣政論節目的濫觴,是1995年開播的《2100全民開講》。那個年代,出現政論節目,有其充分的背景條件。
  背景条件之一,是臺灣社会爆發出高度的政治熱情,戒严40年的封鎖逐漸被民主開放的氣氛取代,過去不容許的高層次選舉,加上日益壯大的反對黨勢力,都使得政治領域熱鬧滾滾。政治取代了棒球、股市,成為真正的“全民運動”,大家在政治议題上投註了空前的关心,還有空前的熱情。
  1994年底首次開放的“院轄市長”及“省長”選舉,是重要轉折點,选舉中突破了過去所有政治禁忌,讓臺灣人擺脫陰影,自信且無所顧慮地大談特談政治。
  與此同时成熟了第二項社會條件,那就是让大家可以發聲大談特談政治的媒體管道。1994年選舉最有效的宣傳工具,不再是舊式的雜誌、傳單,而是到處冒湧出来的地下電臺。電訊科技大進步,加上管制松動,湊一點錢,找一棟制高點大樓,就可以辦起地下電台。電波一送出去,就有人聽,更重要的,就有人打電話進來參與討論。
  地下電台不像正規電臺需要準備節目。地下電臺節目真正的提供者不是電臺,不是主持人,而是call in的聽眾。最能刺激call in的,当然是政治、選舉話题,電臺是所有沖口而出的政治意見的匯集處。
  地下電臺開放形式的試驗,給了當时同樣新開放的有線電視重要啟發。有線電視刚剛起步,要如何和原本根底深厚的無線電視臺競爭呢?必須要靠播映無線電視臺不能播的內容。
  同一個時期,臺灣有線電視出現兩種挑戰無線臺尺度的方向——一是像《彩虹頻道》那样的情色內容,另一就是像《2100全民開講》那样的政治內容了。
  政治內容還比情色內容更有利,因為政治內容,尤其是談話內容,制播上更方便、更便宜,沒有什麽前制成本,也完全不需後制,只要準備攝影棚,現场直播,錄完也就播完,也就没事了。
  政治性談話節目移植地下電臺形式,開放call in,給觀眾在電視上發表意見的滿足快感。不過電視和广播電臺畢竟不同,call in 只有聲音、沒有畫面,完全浪費了電視在影像上的優勢。
  這些條件湊在一起,促成了政論call in節目的崛起,但也因為這些條件的限制,讓政論call in 節目,怎麽都应該是個一時的、過渡的现象。
  因應解嚴而來的政治熱潮,不可能一直維持。民主制度建立後,政治必定常態化,也就不會再有那麽多刺激性情緒可供節目利用。地下電臺的遊击戰打法,也是可以短期沖刺,卻絕對不利長期經營的,更何況電視上大量填塞只有聲音沒有畫面的call in內容,觀众怎麽可能一直忍耐?怎麽可能不提高要求,逼電視臺給更充实更多樣的內容?
  然而一晃眼,十三四年過去了,當時特殊條件塑造出來的政論call in節目,卻沒有消失,繼續在臺灣社會上存在,這實在是件令人驚讶的事。於是,格外值得探究的問題出現了:為什么臺灣社會淘汰不掉這些低投資低成本低創意的電視節目呢?
  我看,要終止政論節目亂象,唯一的办法,是認清並定位這些節目的“少數地位”,停止以他們的意見內容为主流的錯覺。越來越多關心政治的人能夠忽視、忽略政論节目在幹嘛在講什麽,這個社會才愈有機會擺脫極端少數制造的亂象,回歸民主的平衡穩定常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電視政論節目的虛偽性格
  
  很多人在问:臺灣今日的藍綠對決、社會空轉、價值淪喪是從何而來?如果起因于藍綠鬥爭,莫非過去國民黨與民進黨就水乳交融,和解共生?如果是起因於意識形態差異,难道過去的臺灣果真和樂融融,大家對統獨很有共識?過去難道沒有經濟不景氣?難道沒有人自殺?難道沒有貧富差距?難道沒有貪汙?難道政治人物都不會說謊?難道沒有族群沖突?簡短掃視一下臺灣歷史,就會知道,這些東西從以前到現在就一直存在,既然如此,它們就不會是导致今天亂象的決定性因素。
  接下來應该要問:這幾年的臺灣社會中,究竟有什麽是新竄起的、又難以抗拒的社會力量?答案當然很多。不過,就政治與社會的影響面來說,政論節目與电視名嘴絕對是大多數人心中首選的答案。
  這幾年來,每天回家,電視新聞頻道為你准備的就是政論節目。最糟糕的是,这些不同的節目卻都是由同一批人在主講。
  這些為数大約20人的“名嘴”兵團,從藍到綠都有,他們霸占了晚上的新聞媒體,他們壟斷了臺灣政治的诠釋權,他們剽竊了整个臺灣政治的信息權與發言權。
  然而,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些“名嘴”到底是誰?他們是不是可以代表人民?他們何德何能可以坐在那裏告訴我們政治是什麽?這些名嘴裏面絕大多數都沒有足夠的政治學背景,此外有很多都跟政黨(不論藍綠)有著極為親近的關系,有些人甚至親近到去主持政黨的晚會,有些當政黨的幕僚、策士、代言人或傳聲筒。可是,一到了晚上,他們就搖身一變,變成公正客觀的政治評論家,義憤填膺、正氣凜然,開口閉口就是人民與正義。
  更荒謬的是,這些人每天在節目中所講的政治,除了噴口水之外,還是噴口水。你永遠不會聽到任何有關政策的討論與辩論,原因非常簡單,因为這些人當中的絕大多数根本就不懂嚴肅的政策。這就凸顯了臺灣目前政论節目與電視名嘴的三個矛盾與虚偽的性格。
  首先,幾乎所有的政论節目與名嘴都一再說,臺灣人民已經厭倦口水,政治人物應該提出政策與牛肉。不過,詭異的是,他们每次遇到政策議題就惜字如金、三緘其口,甚至無話可說、面面相覷。反之,一遇到負面的口水議題,就會立刻精神百倍、口沫橫飛、欲罷不能。於是,馬英九跟謝長廷的經濟政策到底差別在哪裏?他們的两岸政策會造成哪些影響?如果臺商政策沒有管制,臺灣現在的经濟是會更好還是更差?這些政治上真正應該關心與討論的議題,無奈的是這些人與節目一概不處理。
  其實,如果真的厭倦口水戰,那立刻封口拒上節目,這個問题馬上可以得到解決。可是,偏偏這些人政策又談不來,新闻媒體又視其為生財的工具,不賺錢的事它們是絕對不會做。畢竟,誰会“笨”到去談政策?
  其次,這些節目的虛偽表現在藍綠惡鬥的催生與延续上。最明顯的例子像是《2100全民開講》,這個節目的主持人幾乎每天都要像念咒語一樣,把終結藍綠惡鬥的理想重复一遍。不過,遺憾與奇怪的是,這個節目卻很少邀請第三勢力的來賓。這就匪夷所思了,難道人們可以期待藍綠的政治人物自廢武功來終結藍綠惡鬥?其實,改變的作法非常簡單,只要每天不再邀請藍綠的來賓,認真而嚴肅地邀請台灣的第三勢力與弱势團體,讓他們來節目中暢談對政治的期許,這樣一點一滴,台灣的政治過個幾年不就可以漸漸从非藍即綠中解套嗎?然而,我自己知道這種建議根本是緣木求魚,因為,在臺灣,沒有一個政論節目真正关心過第三勢力,這些名嘴與节目口頭宣稱客觀中立,但要的卻是沖突與對立,事實上,它們每天最擔心的事就是藍綠不再對立。
  其實,要分辨臺灣政論節目是藍是綠,看call in的觀眾最準確。《大話新聞》裏頭,十之八九是挺綠的民眾發表意見,反之,《2100全民開講》則十之八九都是挺藍的民眾,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與狡辯的事實。畢竟,很少會有人有那個閑情雅致每天打開電視為的就是看自己所信仰的陣營被痛罵與修理。這個閑情雅致的缺乏就部分解釋了我們今天藍綠惡鬥、是非錯亂、社會空轉的謎題。在臺灣,藍的相信藍的口水,綠的相信綠的口水,沒有理性政策辯論,沒有第三勢力,没有客觀中立,我們的社會,因着這些有著三重虛偽性格的政論節目與電视名嘴,每天都在分裂,也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加分裂。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所以,臺灣的观眾也許應該發起一個沈默抵制運動,努力打電話給這些政論节目,然後一句話都不講,用沈默的力量來告訴並癱瘓這些分裂臺湾社會的機構。原因很簡单,因為這些人什麽都会,就是學不會沈默。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臺灣電視政論節目亂象》其它版本

臺灣問題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