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馬英九兩岸問題思維和政策框架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臺灣問題論文
論文作者: 倪曉剛
上傳時間:2012/2/1 14:04:00

   馬英九執政後,出於度過島內經濟危機的現實需要和謀求國民黨永續執政的長遠考慮,將緩和與發展兩岸關系作為施政重點,不走“法理臺独”路線,回應“和平發展”主張,與大陸共同努力,推動兩岸關系由對立對抗邁向互利雙赢。經過一年多的實踐,馬英九以“和解、和睦、和平”為主軸的兩岸問題思維漸趨清晰,以“對话、交流、合作”為重心的兩岸政策框架基本確立。但马在發展兩岸關系的過程中,也存在明顯的局限性和功利性,並面臨內外多重因素制約,呈現出發展中有曲折、前進中有逆流、緩和中有鬥爭的復雜局面。
  
  一、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思维
  
  縱觀馬英九一年多來的所作所為,可以清楚地看出其在兩岸問題上基本形成了一套比較完整的新理念、新思维,具體表現在五個方面:
  (一)以“互不否認”為基点的兩岸政治思維。馬英九自2005年擔任國民黨黨主席和21)1)8年參选臺灣地區領導人以來,对兩岸政治定位等敏感問題做了深入思考,並嘗試拋出了許多新論述,諸如“国民黨本土連接論”、“終極統一論”、“臺獨選項論”、“臺灣人民決定論”等,內容自相矛盾,引起了很大爭议。當選上臺後,馬不斷修正對這一问題的論述,論調漸趨一致、立场日益明晰。在法理定位上,堅持“兩個統治當局,分別管轄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主權同屬一中,治權相互分立”;在現實關系上,主張兩岸“做不到相互承認,可以相互不否認”,以便擱置争議、化解分歧;在前途走向上,強調“不統、不獨、不武”,核心是“不獨”,而“不統”並非排除統一選項。馬這些觀念的核心是國民黨版的“九二共识”和“一中各表”,雖摒棄了“兩國論”和“一邊一國論”,有助於消除“法理臺獨”的現實威脅,但坚持“中華民國的主體性”,可能留下新的後遺癥。
  (二)以“務实開放”為原則的兩岸經濟思维。馬英九對經濟問題的看法受西方理論影響頗深,認為唯有減少管制、加大開放,才能吸引外資、搞活經濟。面對島內經濟頹勢,馬希望充分借助大陸資源與市場的優勢,以“活水經濟”取代“鳥籠經濟”,采取了開放全面“三通”和大陸民眾赴臺旅遊,放寬臺商投資大陸金額上限,允許高科技產業西進大陸,啟動人民幣自由匯兌和陸資入島等一系列措施,並有意與大陸簽署“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形成優勢互補局面。馬此舉體现了他對兩岸經貿關系“倚重大於防範”的積極心態,與民進黨唯恐“臺灣對大陸過度依赖”的狹隘思維形成鮮明對比。但马也存在著明顯的單边思維,對臺有利即開放,於臺不利就緊縮,要求大陸作出更多的讓步,這不利於兩岸經貿交流行稳致遠。
  (三)以“靈活彈性”为指導的兩岸涉外思維。過去國民党執政時,兩岸在國際間的互動與較量過程中,逐步形成了臺灣參與国際社會的四大模式,即“奧運模式”、“WTO模式”、“亞行模式”和“APEc模式”,這也成為馬英九涉外思維的基礎。马上臺後明確提出“活路外交”政策,強調“裏子比面子更重要”,主張“不能只從外交看外交,而要從兩岸互動看外交”。为此,不再反對“邦交國”與大陸发展經貿關系;暫停以“臺灣”名義加入聯合國,轉而推动“以彈性身份實質性參與國際組織活動”;低調開展“過境外交”,坚持“不舉辦公開活动、不接受媒體專訪、不與美政府官員直接會面”。馬此舉与陳水扁的“烽火外交”截然不同,有助於減緩兩岸在國際舞臺上的正面冲撞,但並未放棄拓展國际能見度的基本目標,其求實不求名的策略使大陸對臺工作面临新難題。
  (四)以“止戈息武”為核心的兩岸和平思維。馬英九將实現兩岸和平共存作為長遠政治目标和政治抱負,積極尋求兩岸戰略契合點和利益交匯區,提出要盡其所能“創造臺海之間至少30年和平”。基於这一目標,馬著眼“預防戰爭”,調整確立了海島守勢防衛戰略,淡化挑釁色彩;大幅減少了海峽敏感戰備活動,避免擦槍走火;推動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推動“二軌”對話。然而,由於這一問題事涉敏感,馬當局坚持“謀定而後動”,現階段保持觀望,試探大陸底線,條件成熟后將優先討論大陸“撤導、减兵”等問題,力爭對大陸限制多、对臺約束少。
  (五)以“全面交流”為目標的兩岸文化思維。馬英九自幼受儒家思想熏陶,對中華傳統文化有著深厚感情。上臺伊始,就親自主持了“祭孔”和“遙祭黃帝陵”等儀式。此後又對陳水扁的“文化臺獨”路線實施全方位拨亂反正,包括重新設置中國历史和文學課程,將企業、建築、街道名稱由“臺湾”改回“中國”,將“自由廣場”恢復為“中正紀念堂”,提出“識正書簡”構想並倡議兩岸合編《中華大字典》等,表現出了建立“中華大文化圈”的強烈意願。然而,马堅持臺灣沿襲了“中華正统文化”,有意掌控文化交流的主導權,並借機注入意識形態因素,發揮臺湾“民主經驗”的輻射作用,對大陸实施潛移默化的改造。
  
  二、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框架
  
  歷經一年多的磨合與調適,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已基本定型,呈現出穩健、務實、溫和、理性、开放的特征,其政策框架主要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一)總體方向是“擴大交流、深化合作”,長期維持兩岸和平共存現狀。馬英九出生於國民黨官僚世家,有著較強的“一中意識”和中華情結。上世紀90年代,馬曾提出全面接觸、政經一体、完全統一的“三階段統一論”。执政後私下談稱,其父“化獨渐統”遺洲是對兩岸問題的思想結晶,要從“中華民族全面振興的大格局”思考兩岸關系,通过幾代人的努力完成統一大業。前不久,馬在國民黨“五人峰會”上明確表示,將持續推動兩岸關系发展,“圖驥實現兩岸人民福祉”。盡管馬囿於復雜的客觀政治現實,任內不會推動統一,但將致力實現兩岸全方位融合:政治上,堅持“九二共識”和“互不否認”,逐步累積兩岸互信,力爭建立“一中屋頂、兩府並存”的基本框架;軍事上,推動互信機制、簽署和平協议,消除兩岸對峙,維持台海地區永久和平;经濟上,以ECFA為基礎,推動兩岸經濟全面整合,建立海峽經濟圈,達成合作雙赢;文化上,以中華文化為紐帶,強化彼此認同,以民族意識消融“臺獨”意识,實現“血緣相親、文化相近、心理相通”。
  (二)基本原則是“以臺为主、於民有利”,厚植臺灣綜合竞爭力和意識形態影響力。,馬英九有著濃厚的“中華民國”情結,自詡為“忠貞的國民黨員”,在“中國主權不容分割”問題上與大陸立场一致,在“維護臺湾生存與發展核心利益”問題上則与民進黨態度相近。其兩岸政策軸心是“捍衛臺灣利益、實現兩岸雙贏”,存在着明顯的功利色彩與本位主義。在現實需要上,馬追求兩岸關系的平穩和政治權力的鞏固,希望借助大陸的龐大資源和市場,為島內經濟源源不斷地引入活水,擺脫金融危機的困擾,以提振施政績效、爭取長期執政,並增強自身實力,厚植與大陸談判籌

转貼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碼;在長遠考慮上,馬謀求台灣對大陸的思想滲透與制度侵蝕,希望扮演“亞洲民主燈塔”的角色,通過“意識形態輸出”,用臺灣的民主價值觀影響和改造大陸,為在“自由、民主、均富”的前提下逐步實现兩岸融合創造條件。
  (三)實施步驟是“分步漸進、由淺入深”,推動两岸關系沿制度化軌道發展、馬英九基於島內二元政治格局的現實,在高度敏感的两岸議題上謹小慎微、步步為營。其基本步驟是遵循“先易後难”的原則,按照“先经濟、再政治、後軍事”的順序,循序漸進建立“三大机制”。第一步是建立互利性經貿合作機制。马將密切兩岸經貿聯系作為第一任期的施政重心,在出臺一系列開放性、松綁性政策後,將全力推動兩岸簽署ECFA協議,強調這是“相當重要、相當緊迫、相當關鍵”的議題,“最遲2010年攻下這一目標,但不必把限期說死,以免引起民眾恐慌”。第二步是建立政治性協商對話機制。在第一任期後半段或競選連任後,有可能啟動兩岸政治性協商对話。馬在國民黨中常會上明確表示,兩岸經貿關系正常化後,政治議題將無可避免地被擺上議事日程, “這是客观發展規律”。第三步是建立永久性和平共存機制。在累積了一定程度的政治互信後,推動建立軍事互信機制,並逐步向“和平協議”過渡,使兩岸關系由常態化向制度化邁進,奠定永久和平的基礎。
  (四)具體策略是“兼顧各方、保持平衡”,擴大兩岸政策的包容性。針對兩岸政策面臨多方質疑,馬英九采取圓融手腕,強化政策的平衡性與包容性,力圖“穩住內部、牽住大陸、拉住美日”。對內,保持藍綠平衡。在凝聚藍營共識的同时,積極化解綠營阻力,由出身綠營的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作為緩沖,倡議朝野兩大黨在兩岸政策上展開“良性競爭”。據悉,馬在黨內會議上強調,民進黨作為綠營共主,“大陸政策發展方向具有指標性意義”,只有促成朝野联手朝“兩岸和平發展”這一共同目標邁進,兩岸關系緩和趨向才無可逆轉。在持續發展兩岸关系的同時,適時對大陸提高要價,包括加強對島內經濟的“輸血”,給予臺灣更大的“国際生存空間”,撤除東南沿海導彈等,力求“不示弱、不吃虧”。同時,保持三角平衡,與大陸、美國“等距交往”,用美臺關系平衡兩岸關系,以打消美日等西方國家的疑慮,並借助“美國牌”增加與大陸打交道的籌碼。
  
  三、馬英九兩岸政策面臨的制约因素
  
  马英九的兩岸政策面临多方掣肘,既有個人政治思維的先天局限,也有在野党“為反對而反對”的幹擾牽制,還有外部勢力插手干預的復雜因素。
  (一)马英九具有強烈的“民主、反共”意識,與大陸的政治分歧難以消除。馬英九青年時代赴美留學長達7年,人生觀和世界觀深受西方思潮影響,崇尚自由、民主、人權,返臺後又長期追隨蒋經國,反共立場堅定,在意識形態上對大陸抱有很深的誤解與敵意,馬曾公開扬言“六四不翻案、統一不能淡”,並在臺北市長任內為“法輪功”活動大開綠燈。當選後,马因有求於大陸,對敏感問题的態度轉趨謹慎,攻擊調门有所降低,但他外柔內刚、形柔實剛,凡事很有定見,“認準的事不會輕易改變”。隨著兩岸關系漸趨熱絡,尤其是臺灣經濟逐步脫困,馬可能在交流往來中夾帶意識形態的“私貨”,對大陸主打“民主牌、人權牌”。加之國民党已基本實現本土化、臺灣化轉型,逐步成為選舉型政黨,不排除基於島內政治需要,兩岸政策出現“倒退”的可能。
  (二)民進黨將“反中、打馬”作為主要政治訴求,對两岸關系邁向緩和百般阻撓。民進黨敗選後,保守僵化的兩岸政策備受批評,黨內一度出現要求轉型的呼聲,並隨之演變為“登陸熱”。然而,在新一波權力與路线較量中,“基本教義派”逐步占據上風,先是發起“抵制ECFA公投”,繼而能過“三不一没有”(不辯論兩岸政策、不制訂黨員登陸註意事項、不陷入政治操作,没有鼓勵赴大陸交流)決}義,後又决定開除參加“國共論壇”的許榮淑、範振宗黨籍。這充分表明,民進黨內只有權力之爭,而無路線之別,蔡英文“穿新鞋走老路”,基本政治立場仍是“反中、打馬”,而“打馬”的核心正是“反中”。面對政黨發展陷入困境,该黨無意向“中間路線”靠攏,仍試图通過固守“臺獨”立場稳住基本盤,下一步將堅持“議会”與街頭抗爭雙管齊下,持續為两岸人員往來使絆,為經貿合作降溫,為對活談判設障,其牽制力和破壞力不容小視。
  (三)島內主流民意與大陸漸行漸遠,在兩岸交往中維護臺灣主体性的要求強烈。當前,“求和平、求發展”日益成为島內的主流民意,但“臺灣主體意識”仍在逆勢上揚。臺“行政院研考會”最新民調顯示,島內認同自己是臺灣人的比例高達65%,遠遠超過認為是中國人的11.5%;有65.7%的人不願為經濟利益在政治和“主權”問題上讓步。在兩岸關系快速發展的大背景下,這種民意趨向折射出島内民眾對大陸有明顯的戒備心理,對兩岸前景有強烈的懷疑態度,對當局兩岸政策有苛刻的审視標準,反映出李登辉、陳水扁長期對大陸妖魔化宣傳留下嚴重的“後遺癥”,其负面影響將在一段時期內持續發酵。尤其是中南部民眾對大陸的疏離感、隔閡感更為突出,動輒被“臺獨”勢力挑撥利用。因此,一旦兩岸关系出現類似“千島湖事件”、“問题奶粉”等突發狀況,島內民意很容易被誤導扭曲,對馬当局形成直接壓力。
  (四)关日等國對臺灣前途走向心存疑懼,制約兩岸交往過密的意圖明顯。美日雖在公開場合對臺海局勢趨緩樂觀其成,但實際上卻擔心两岸關系發展過快將弱化“臺灣作為東亞戰略棋子”的作用,影響其在臺利益。奧巴馬中國問題核心幕僚強調指出,兩岸關系取得了半個世紀以來的最大突破,東亞地緣政治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變化,美對臺灣問題的影響力有所下滑,並建議美國政府對臺海政策作出全面評估,適時幹预約束兩岸關系發展速度。據悉,奧巴馬政府對此已有所警覺,鑒於現階段在應對金融危機和朝核問題上有求於大陸,考慮采取“彈性調控”策略,包括批準售臺先進武器,在兩岸問打下楔子;提醒馬英九放慢两岸經濟合作步伐,尤其是不要急於解決政治问題;鼓勵民進黨表達“不同聲音”,增加馬當局重大決策的顧忌等等。可見,美國希望兩岸關系長期維持“不戰不和、不冷不熱”的狀態,在兩岸戰爭阴雲消除後,將實施反向调控,臺海政策的“鐘擺效應”逐步顯現。
  總之,馬英九的两岸政策框架的底線是“弃獨遵憲”、上線是“漸進融合”,基調理性、溫和、務實,與大陸對臺政策存有不少戰略契合點。盡管其中不可避免地摻雜著一些消極因素,落實過程中也將遭遇方方面面的幹擾牽制,但維持两岸關系和平發展的大方向不會逆轉。對此,大陸既要著眼维系國民黨政權,協助馬英九脫困,又要對馬進行必要的敲打,防止其向大陸予取予求;既要扩大與島內其它政黨的接觸。形成政党多元交流之勢,又要堅持原則、講求策略,不讓其撈取過多的政治紅利;既要加快兩岸文化整合,厚植民族意識,又要嚴防其借机進行意識形態滲透,保持對臺工作的主動權{既要借助美日對臺影響力,維持兩岸長期和平穩定,又要阻止其深度介入兩岸事務,避免造成台灣問題國際化。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淺談馬英九兩岸問題思維和政策框架》其它版本

臺灣問題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