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資本主義精神”的產生和發展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資本主義論文
論文標簽:資本主義發展論文
論文作者: 許旭 龍海軍
上傳時間:2009/10/15 14:31:00

摘 要:韋伯認為新教倫理導致“資本主義精神”質的產生。文章在認同新教倫理在“資本主義精神”產生過程中重要作用的同時,認為其並不是這種精神產生的支配力量。並用回顧歷史的手段,歸納總結了影響“資本主義精神”產生的各要素。最後,文章指出:除宗教影響外,中產階級較低的生活水平、廣闊的市場需求刺激是“資本主義精神”質的成熟和量的傳播所必不可少的。
關鍵詞:資本主義精神;新教倫理;功利主義
    關於“資本主義精神”的產生和發展的問題,自從韋伯提出 “資本主義精神” 這一概念以來,學術界就有了許多的爭議和看法。韋伯認為宗教力量(其實就是新教)在資本主義精神形成中扮演著主要和關鍵的角色,但同時也承認資本主義精神的產生還受其它力量的影響。那麽,“資本主義精神”到底是如何產生和發展的呢?
    1“資本主義精神”根源的歷史追溯
    1.1猶太教徒與新教徒的功利主義精神比較
    對於韋伯的新教倫理促成資本主義精神產生的邏輯推理,最富影響力的支持莫過於對不同宗教信仰群體對成就需要的比較研究。麥克萊蘭就指出:①新教改革運動強調的是在生活的各個方面要自力更生,而不是依賴別人;②信仰新教的父母改變了培養兒童的方法,教他們自力更生和獨立自主,從而導致孩子具有更強烈的獲取成就的需要;③更為強烈的獲取成就的需要會導致經濟活動的迅速發展,而這就是資本主義精神。而格哈特•倫斯基則對人們對工作的願望、抱負和態度的相應特點進行了研究,他的研究結果是:“(最向上進取的)是猶太人,第二是新教徒,……”這意味著,猶太人比新教徒還要積極進取,還要註重個人成就。而此現象用宗教改革或新教倫理是難以解釋的。那麽,猶太教徒更為進取、更為理性的功利主義傾向源自何處呢?
    猶太人自中世紀到20世紀中葉一直是個流浪的民族,沒有國土,信仰單一,受到其他民族和國家的歧視。猶太教的教義就是天主教《聖經》中的《舊約》,和天主教義如出一轍,這個宗教千百年來也沒有進行類似於基督教的改革,我們自然無法用宗教信仰來闡釋猶太人積極進取的行為導向的根源。同時,古猶太國的遺跡中也難以發掘出這個民族擅長商業、積極進取精神的痕跡。結合猶太民族的發展歷程分析,其實猶太人積極進取精神的形成根本上還是與他們的流浪生活狀況有關的。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他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無法耕種糧食,這樣就斷絕他們建立王國和進行農業生產的可能,他們只能客居在他鄉,從事封建社會中的末業-商業。基於客居他鄉所帶來的生活不穩定感和所受到的排擠,及落後就會淪為宗主國人民的奴隸的現實,猶太人對自身積極進取重要性的感受更為迫切。久而久之,這個民族形成了行商的傳統,有了一套完善的行商道德,這就是猶太人擅長商業的根源。猶太人正是因為其獨特惡劣的生活環境,使他們的積極進取的素養遠高於其他民族和其他宗教信徒。基於以上分析可知,相較與宗教教義影響,惡劣的生存狀況同樣可以激發人的向上動機,甚至在更多情況下比宗教教義的影響更為顯著。
    1.2韋伯的“資本主義精神”的主要體現者分析
    對於“資本主義精神”的體現者,韋伯有其獨特的觀點。他指出:“商業貴族中那些具有資本主義性質的企業家既不是我們在此稱為資本主義精神的唯一體現者,也不是這種精神的主要體現者。只有那些處於上升時期的工業中產階級才體現了資本主義精神。”[1]23如果說韋伯的觀點完全正確,那麽為什麽只有中產階級才是這種精神的主要載體和主要奉行者呢?難道當時社會各階層中僅僅只是中產階級信仰新教所致嗎?
    通過對當時社會宗教信仰的分析可知,收入水平上的三個階級在宗教信仰上並無差異,而宗教信仰也並不是以收入水平來分層的。基於上文的分析思路,我們同樣可以從當時三個階級的生活處境中得到上述問題的答案。13-16世紀的無產階級缺乏經濟基礎,經濟上還是依附著地主和新生的資產階級,沒有自己的產業,在工作中他們仍持著一種被迫的態度(正如韋伯在計件工資制下發現到的雇工的情況一樣),當然那種宏遠的功利欲望就很難提起。同時也由於大多數無產階級教育文化水平低,所以他們的精神只能還停留在前資本主義時期的麻木不仁和逆來順受狀態,這種精神思想就是在現代還流傳的“小農意識”、“小市民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這種生活處境下無產階級要完全具備資本主義精神是不可能的。轉而再來看看當時的大資產階級和貴族。這部分人群大多在當時已經學會了用工商業來壯大自身的經濟實力以壯大其總體實力,似乎頗有些“積極進取”的“資本主義精神”。但是他們的獲利很多情況下是靠政治扶植、人緣關系和戰爭掠奪等非理性方式達成的,自然大資產階級也不能成為韋伯所說的資本主義精神的體現者了。反觀韋伯所說的中產階級,這部分人在14世紀初主要是指中小地主和城市家庭作坊主以及小商人。他們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和文化知識水平,從而使他們一定程度上具備了實現自身欲望的能力和空間。由於當時總的社會生產水平還不高,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無法令其滿足,而他們又缺乏像大資產階級和貴族一樣的政治經濟特權,他們如果不努力進取實現人生的攀升,自己和後代就很有可能淪為無產階級。正是在這種生活情境下,這些所為的工業中產階級在新航路開辟之後,面臨社會需求急劇增多的機會,他們積極進取,在沒有特權的情況下,理性的遵守王國法律和商業道德,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資本主義理性經營方式,最終也因此形成了成熟的“資本主義精神”。因此,與上文一樣,筆者認為艱難的生活情景是催生“資本主義精神”質的形成的主要動力之一。
    1.3“資本主義精神”產生的真正來源
    正如上文所說,韋伯的“資本主義精神”實質有二:其一是積極進取的功利主義精神,其二是理性對待功利的態度。而人類生來就有對功利的欲望,而對事物持客觀理性的看法至少在古希臘和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就已存在。古希臘的哲學和自然學家們已經會用一些自然現象來客觀理性的解釋世間萬物。而在我國古代荀子的“至天命而用之”的言論已顯示出古人對待事物客觀理性的態度。因此,可以說“資本主義精神”在人類社會出現不久就有了零碎的影子。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那麽古時“資本主義精神”的零碎影子是何時及如何被整合為一個現代意義上的“資本主義精神”呢?筆者認為貫穿其中的是人類改善自身生存狀況的努力和外部經濟環境的變化。歐洲歷史發展進程中,自羅馬帝國時期一直到中世紀,人們的生活環境惡劣,生活總體水平一直不高。且當時各國君主大都不重視經濟發展,王朝戰爭時有發生,經濟發展非常緩慢,人們生活狀況的改善或者說欲望的滿足大多采取奪取這種非理性的手段。因此,這一時期的工商業者既要想實現人生的功利欲望,又須用理性的態度去對待這一問題是不現實的,“資本主義精神”也就缺乏成熟的條件。直到13-16世紀,地中海沿岸的商業得以迅速發展,而後新大陸的發現又開辟了新航線,這些都促成了資本主義經濟的初步繁榮。資本主義手工工場逐漸形成,借貸記賬法這一新型核算方法也出現了,銀行、公司等一系列的理性商業機構產生了,這就標誌著理性的資本主義精神質的形成。與之相隨的是同期的宗教改革運動爆發,隨之產生的新教倫理不可否認在西歐很多地區對人的精神意識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但是脫離時代所處的經濟情景,要把人群信仰的改變看成是一種人類行為動機產生的主要動力,其結論是難以成立的。基於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低物質生活水平時期的人類是不會把諸如對上帝的虔誠等情感需求放在個人需求的首位的,他們的物質需求顯然要排在對上帝的精神需求之前。因此,筆者認為在宗教改革影響之外,資本主義精神產生的根源最主要還在於當時中產階級仍舊低下的生活水平,以及新航路開辟以來社會需求增加的刺激所致。
    2“資本主義精神”盛行的土壤——美國
    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的背後,是韋伯對美國經濟後來居上原因的分析,韋伯甚至將美國稱為“‘資本主義精神’盛行的土壤”。韋伯認為美國國民普遍信仰基督新教,有著富蘭克林式“資本主義精神”的支持,使其人民理性的奮鬥,最終創造了經濟上的奇跡。但是為什麽韋伯就能論斷這種進取並且及其理性的“資本主義精神'是受到了新教倫理的決定性影響才最終形成的呢?美國騰飛時期的西歐主要國家除意大利外都接受了這種宗教倫理,為什麽整個西歐卻被美國所超過呢?清教禁欲主義只是給了正當地獲取財富一個通行證,正如上文所述,美國資本主義精神勃發的原因除了宗教改革的影響之外,還在於其具有一些社會優勢。
    新生的美利堅民族社會整體發展水平要遠低於當時的世界中心—西歐。在沒有奴隸封建社會的經歷下,其人民的社會分層也沒有西歐那麽明顯和嚴重,因此其社會的主要組成部分是中產階級。而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普遍較低,這主要是源自當時美國社會總體社會生產水平不高所致。在諸如“西進運動”、“門羅主義”(這裏是表示美國對美洲地區的經濟殖民主義政策)的刺激下,美國經濟發展得以擁有了廣闊的市場。美國政府又把經濟作為國家發展的第一要務,使經濟發展很少受到其他方面的影響。在以上因素的刺激下,美國的經濟得以快速發展起來。美國的中產階級在這種物質刺激下,自然就不自覺的成為了最具“資本主義精神”的體現者。而由於中產階級占了美國社會的絕大部分,這種階層精神就逐漸成為了整個社會的精神。這種積極進取而又理性的精神成為了整個社會的一種精神氣質,隨之促進了美國社會的發展,美國社會也就進入了一個“資本主義精神”與經濟發展互相促進的良性循環,美國的經濟奇跡由此誕生。與之相對應的是同樣作為過英國殖民地,也同樣廣受清教主義影響的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則缺乏這樣的廣闊市場,導致整個社會的精神色彩也就沒有美國社會那麽上進和理性,從而“資本主義精神”沒能在這些國家廣泛傳播。至此,除宗教影響外,中產階級較低的生活水平、廣闊的市場需求刺激是“資本主義精神”成熟和量的傳播所必不可少的。
    3結語
    本文並不是對韋伯觀點的全盤否定,也並不是和一些反對韋伯觀點的學者站在一邊。筆者只是用一種回顧歷史的手段,來闡述自身關於“資本主義精神”產生的一些新的看法。筆者認同新教倫理在資本主義精神產生過程中的重要作用,但並不認為其是這種精神產生的支配力量。宗教改革只是歐洲在資本主義發展史上的一個特殊歷程,它只能代表宗教信仰對“資本主義精神”在歐美的特殊作用,而這種特殊作用也只可能是輔助作用。因為宗教信仰本來就是精神上的,它沒有個人欲望和經濟刺激來的那麽實際,那麽有分量。通過對人類歷史的回顧和美國作為資本主義精神盛行的土壤的歷史背景分析,作者認為:除宗教影響外,中產階級較低的生活水平、廣闊的市場需求刺激是“資本主義精神”成熟和量的傳播所必不可少的。

參考文獻


[1](德)韋伯著.龍婧譯.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上篇)[M].西安:陜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
[2](美)丹尼爾•雷恩著.李柱流譯.管理思想的演變[M].北京: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資本主義精神”的產生和發展》其它版本

資本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